相比之下,前方的狼羣數量,明顯更爲密集,因爲那是它們埋伏的重點區域。而後方,雖然也有零零散散的黑炎狼,不過總共也就十頭左右,而且相互之間都有間距。

葉天看了一下形勢,當即喝道:“走,咱們從後面撤!這裏黑炎狼太多,沒必要硬拼。”

說着,他便拉着鳳凰向後掠去。而阿飛則是緊緊跟上,同時在後面說道:“領隊,咱們不管其他人了嗎?”

葉天頭也不回,說道:“我已經提醒過他們,他們卻當我放屁,我還能怎麼管?我可不是活菩薩,也不是他們的爸媽!”

說話間,兩頭黑炎狼看到了葉天三人,立刻嚎叫着撲了上來,阻止他們衝出包圍圈。

“嗷!”

其中一頭狼,撲向葉天的方向,碩大的身體帶起了一陣腥風,十多釐米的狼牙以及如刀子一般的利爪,同時向葉天探來。與此同時,它口中還噴出一團黑色的火焰,熱烈之極。

“找死!”

葉天猛地從玄神寶盒中取出黑色重刀,一刀迎了上去。至於那迎面而來的火焰,葉天則是直接無視了,只是在他身前,凝聚出了淡淡的護體真氣,阻擋着火焰的侵襲!

現在的葉天,雖然還不能完全做到真氣護體,但已經能夠在局部凝聚護體真氣了。這一點,是其他力武境九重武者都做不到的。葉天能夠做到,是因爲他修煉了真武化氣訣,形成的真氣比同等級武者都要強大。

看到葉天的黑色重刀,黑炎狼並未退避,而是直接用利爪去迎接。

黑炎狼擁有着強悍的兇獸體質,而它的爪子,更是全身最堅硬的地方,自信能夠抵擋葉天的刀!

可下一刻,黑炎狼卻發出一聲慘叫,只見黑色重刀與它的爪子輕輕一觸,便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直接將它的爪子削掉了!而且重刀去勢未減,又直接砸在了黑炎狼的前胸上,直接將其砸飛。等到黑炎狼落地的時候,已經停止了哀嚎,變成了一具狼屍。

另一邊,衝向鳳凰的那頭黑炎狼,更是自尋死路,只見鳳凰隨便揮出一掌,強大的真武境真氣呼嘯而出,直接將那頭黑炎狼轟飛出去,化作焦黑的屍體。

眼看葉天和瀟瀟,隨隨便便就轟殺了兩頭黑炎狼,周圍其它的黑炎狼,都不敢圍上來了。葉天和鳳凰以及阿飛,從容的出了包圍圈,向遠處奔去。

而在包圍圈中,有許多人看到葉天突圍,都想跟上來,藉着他打開的缺口衝出重圍,可是那些黑炎狼怕葉天和鳳凰,卻不怕他們,紛紛撲上來圍追堵截。

僅有四個幸運的傢伙,跟着葉天和鳳凰的腳步,衝出了包圍圈,而其他人,又都陷入了重圍,十幾個人被四十多頭黑炎狼圍殺,死傷人數繼續增加着。

對於跟着自己衝出來的幾個人,葉天只是回頭淡漠的看了一眼,並未理會。他們既然跟出來了,葉天也不會把他們怎麼樣,就算是他們命大吧。當然,葉天也絕對沒有保護他們的義務。

“此地已經是是非之地,看這狀況如果莫洪易不出手的話,估計剩下的人裏面,沒幾個能活下來的。”葉天衝出包圍圈後,並未停住,而是一邊前進一邊對鳳凰說道。

鳳凰俏媚微蹙,道:“那公子你覺得,莫洪易會出手嗎?”

“肯定不會。”葉天想都沒想就回答道。

對於莫洪易,葉天雖然與之交集不多,但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傢伙不但心高氣傲,而且極爲狠辣自私,從他獨吞了那三枚大地蠻熊的獸丹,就可以看出來。所以葉天斷定,除非是莫洪易自己受到威脅,否則他絕不會出手救人的。

“本來,爲了擊殺九階妖獸的時候更方便,我還想盡量保全那些組員的,不過他們對我的話置若罔聞,甚至當做放屁一般對待,那就不能怪我了。誰能活下來,就看他們的造化吧。”葉天神情淡漠,跟鳳凰說完後,又轉向身後跟着的四個人,“你們四個,能逃出來是你們命不該絕,不過從現在起,你們就自求多福吧。”

說罷,他直接拉着鳳凰,加速前進。而在他身後,只有阿飛跟了上來,葉天也沒有阻止,至於另外四人,葉天是不會理會了。

有些時候,機會就只有一次,一旦錯過了,就不會再出現。葉天給過那些人機會,可惜那些人沒有抓住,這怪不得葉天。

四個人在原地面面相覷,隨即一個個哭喪着臉。對於他們四個來說,想要在這連雲山脈中繼續任務,簡直是難如登天,一個不小心就會死掉。所以四人商議一番後,便決定打道回府,返回千刀門。雖然這樣很不光彩,甚至會受到重罰,但總比死了好。

黑炎狼的包圍圈中,此時還有十名左右的青竹分舵弟子,仍然活着。他們被羣狼圍攻,被逼的縮成了一團,苦苦支撐着。

“怎麼辦,這麼下去,咱們肯定會死光啊!”

“葉天這傢伙好狠毒,竟然見死不救,自己逃跑!啊……”

“莫洪易領隊,你要救我們啊!”

他們這些力武境九重的弟子,根本就不是羣狼的對手,此時根本就是苟延殘喘。而葉天和鳳凰早已經遠離這片是非之地,只剩另一個領隊莫洪易,依舊在包圍圈中。

只見莫洪易站在那裏,手持長刀,身子筆挺。一旦有黑炎狼接近他,他就會立刻揮刀斬出,一刀便能收割一條性命!

力武境九重的黑炎狼,在真武境二重的莫洪易面前,根本沒有任何威脅。

不過看着周圍的同伴一個個死掉,聽着他們的慘叫和呼救聲,莫洪易卻並沒有出手相救。相反,他一直留在原地,只要黑炎狼不攻擊他,他就不會主動出手。到了後面,黑炎狼也看出了他的強大,所以都紛紛繞開,根本不去攻擊他了。

剩餘的那些力武境九重弟子,在狼羣的圍攻之下,一個個死去。

漸漸地,包圍圈中就只剩下了一個活人,那就是莫洪易。至於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經死了,化作了滿地的殘屍,正在被一羣黑炎狼爭相吞食!

血腥的場面,震懾人心,莫洪易卻絲毫不在乎,淡漠的看着那些黑炎狼,緩緩收起了自己的長刀。=

“真是一羣廢物,將近二十個人,只擊殺了不到十頭黑炎狼,就被滅乾淨了。黑炎狼是具有火屬性的兇獸,恰好符合宗門任務的要求,火屬性獸丹總共需要十六枚,倒是差不多夠了。”

莫洪易的嘴角,帶着一絲冰冷的笑容,隨即提着長刀,行走在那些黑炎狼屍體之間。每一刀下去,都會拋開一具狼屍,從中取出一枚火紅色的獸丹。不多時,十六枚火屬性獸丹,就收齊了。

“唉,你們幫我收集了十六枚火屬性獸丹,以及三枚土屬性獸丹,也算沒有白來一趟吧。不過後面的獸丹,就要靠我自己搞定了,那霸刀訣前兩式的獎勵,一定是我的!哼哼,現在唯一剩下的競爭者,就是那個葉天了吧?不過就憑那小子,又怎麼與我相爭,如果下次讓我遇上他,必然讓他橫死荒野!”

莫洪易冷笑着,跨過滿地的殘屍,向山林深處走去。而他前去的方向,正好與之前葉天和鳳凰前進的方向,完全一致。 葉天和鳳凰以及阿三人,一路繼續深入連雲山脈。

遠處不斷傳來獸吼之聲,讓葉天等人十分警覺,時刻都小心着兇獸偷襲。

葉天發現,在自己的龍武魂開啓後,身體的各種感官都會變得靈敏許多,尤其是精神力,會對周圍的情況都有一個大概的感應,能夠對一些異動提前發覺。

這一點,對於身處山林的他十分有用,能夠起到提前預警的作用。

所以這一路上,一旦有強大的兇獸出現在附近,葉天往往能夠提前預知,這讓他們減少了許多危險的可能。

葉天仔細的感受着周圍的動靜,開口道:“現在這片區域,主要還是力武境九重兇獸生活的區域,之前咱們遭遇的黑炎狼乃是火屬性,估計火屬性的獸丹,現在已經足夠十六枚了,如果我猜得沒錯,那些獸丹現在應該都在莫洪易手中。所以咱們下一步,就收集剩下的四種屬性獸丹吧。”

鳳凰和阿飛點了點頭,阿飛開口道:“嗯,走了這麼遠,咱們也遇到十幾頭兇獸了,雖然大部分是力武境九重,不過屬性卻不怎麼合適。畢竟任務要求是帶有五行屬性的兇獸,而且數量那麼多,要找到也並不容易。”

葉天沉吟了一下,道:“找兇獸的事情就交給我吧,你們跟在我後面。”

說着,他當先邁開了步子,在他的精神力感應中,前方應該有一羣力武境九重的兇獸,不過具體是什麼種類、什麼屬性,還要過去才能知道。

這一路上,一旦遇到力武境九重的兇獸,葉天都會過去看看,不過符合五行屬性的兇獸,竟然是一頭都沒遇到。

這次,三人悄悄的來到了那羣兇獸附近,躲在灌木中觀望起來。

全球崩壞 只見那一羣兇獸,足有二十多頭,一個個壯實無比,高大如山,竟是一羣白色的犀牛!這些犀牛通體白色,如同穿着一身堅硬的鎧甲,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是鐵甲白犀,力武境九重兇獸,恰好是金屬性!哈哈,那麼一大羣鐵甲白犀,足夠收集十六枚金屬性獸丹了。”鳳凰看着那一大羣白色犀牛,高興的笑了起來。

阿飛卻是面露難色:“屬性是對了,數量也足夠,可是對於咱們三個來說,這也太多了吧?雖然這鐵甲白犀只擅長防禦,攻擊性不太強,但畢竟是有二十多頭啊!就憑咱們三個,怎麼可能對付?”

葉天和鳳凰聞言,卻是相視一笑。

“怎麼對付?你就看我們的吧。”

說着,兩人根本沒有掩藏自己的意思,直接大踏步走了出去,走向鐵甲白犀羣!

“你們瘋了嗎?快回來!”阿飛大叫一聲,不過卻看到葉天和鳳凰沒有理會自己,依舊向前走去。而此時那羣鐵甲白犀,已經發現了葉天和鳳凰的存在,一個個發出了高昂的吼聲,似乎是在警告二人趕緊離開。

鐵甲白犀一般情況下,只是素食類的兇獸,不過在植物稀缺的時候,也是會吃肉的。而且一旦惹怒了它們,它們的攻擊也不含糊,尤其是那銳利的獨角,以及堅如鋼鐵的身軀,絕對是大殺器!

阿飛猶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還是沒有跟過去。同時他哼了一聲:“哼,兩個笨蛋,我的任務是跟住你們,隨時掌握你們的情況,可不是跟你們去送死!如果你們死了,大不了就是我的任務結束,回去覆命就是了!”

就在阿飛自言自語時,葉天和鳳凰,已經來到了鐵甲白犀羣中。

“哞吼!”

一頭身高三米開外的鐵甲白犀,第一個衝了上來,頭上那將近兩米長的獨角,徑直對準了葉天刺去。鐵甲白犀的身體重達數蹲,跑起來速度也非常快,以其巨大的衝擊力和獨角的銳利,絕對可以輕易刺穿葉天的身體。

不過葉天並未慌張,直到鐵甲白犀來到了近前,才腳步邁開。

“無影步!”

玄妙的身法戰技施展開來,讓葉天輕鬆的躲過了鐵甲白犀的衝撞。

與此同時,他回身甩臂,手中也早已握着重達三百多斤的黑色重刀。

砰!

黑色重刀直接斬在了鐵甲白犀的身上,發出一聲如同金屬碰撞的聲音。同時鐵甲白犀痛苦的嚎叫了一聲,身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傷口。

可這還是讓葉天一驚:“好強大的防禦!我近乎全力的一刀,竟然沒有破開它的皮甲,僅僅是留下了傷口而已!”

這鐵甲白犀,不愧是以防禦著稱,一身皮甲堅實如鐵,就算以葉天的黑色重刀,都沒能將其斬殺。

被葉天砍了一刀,那鐵甲白犀十分憤怒,迅速的回過身來,以更恐怖的速度衝向葉天。

面對衝來的鐵甲白犀,葉天這一次也更爲認真,他手持黑色重刀,腳踏無影步,身姿縱掠而起,舞出了一個柔和而漂亮的刀花。

“狂浪刀訣,水過無痕!”

黃階下品的狂浪刀訣,被他使了出來,儼然已經是大成的水準。這一刀,雖然看似柔和,但卻蘊含着無匹的力量,綿柔卻持久!

轟!

如同潮水拍岸一般,葉天的刀落到了鐵甲白犀的頭上。鐵甲白犀的頭部,乃是全身最爲堅硬的地方之一,比身上的鐵甲還要堅固。所以看到葉天的刀斬過來的時候,鐵甲白犀根本連躲都沒躲。

可這一次,葉天的刀卻如同切西瓜一樣,直接破開了鐵甲白犀的腦袋,同時發出一聲炸響!

砰!

鐵甲白犀的腦袋轟然碎裂,**四濺。而葉天則是飛掠出去數米,身上沒有沾染一絲污漬。

“什麼,竟然如此簡單,就擊殺了一頭鐵甲白犀麼?!”

不遠處的阿飛,驚訝的看着這一幕,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原本,他已經認爲葉天和鳳凰這一出去,肯定是找死了,可沒想到葉天如此乾脆,就殺死了一頭鐵甲白犀。

“鐵甲白犀的防禦力如此強橫,可葉天一刀就將其腦袋劈開,可見他這一擊的力量之強!估計他的實力,應該已經不止是力武境九重了吧,上次我見到他突破,不知道到底是突破到了什麼層次,難道……是真武境?”

阿飛眼珠子急轉,不過更讓他驚訝的情景,還在後面。

只見另一邊的鳳凰,像是個不懂戰鬥的菜鳥一般,笨拙的面對着三頭鐵甲白犀的圍攻。這種局面,讓誰看見,估計都會認爲鳳凰必死。畢竟她看上去,就像個不懂修煉的弱女子。

可下一刻,只見鳳凰微閉着眼,胡亂的揮舞了一下雙臂,同時嬌喝一聲:“哈!”

頓時,一股恐怖的氣浪,從她的周身波散開來,所過之處,摧枯拉朽,瞬間就將那三頭鐵甲白犀給震飛了!

不僅如此,在震飛了那三頭鐵甲白犀之後,恐怖的真氣氣浪繼續蔓延,直將附近的另外數頭鐵甲白犀也給打翻在地,才漸漸消散。

阿飛的腦子,已經停止運轉了,只剩下滿臉的驚愕。

“這……這是什麼情況?我一定是產生了幻覺,那個叫鳳凰的小丫頭,怎麼可能擁有如此磅礴的真氣,一下子打翻了一羣鐵甲白犀?那種真氣,就算是真武境一二重的武者,怕是都不會有吧!”

阿飛狠狠地搖了搖頭,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而葉天與鳳凰的表演,還在繼續。在他們面前,銅皮鐵骨的鐵甲白犀,根本就像是紙糊的一般,葉天一刀就能劈死,鳳凰更是簡單,一下子能打死好幾頭!

不多時,原本兇悍的鐵甲白犀,便都不敢停留了,紛紛落荒而逃。

葉天和鳳凰也不急着追,而是隨意的將較近的鐵甲白犀殺死,看一看地上,此時已經橫七豎八的有十幾頭鐵甲白犀的屍體了。

“數量好像差不多了,公子,咱們就不要製造多餘的殺孽了吧。”鳳凰停止了廝殺,看了看地上的鐵甲白犀屍體,說道。

“嗯。”葉天也停下來點了點頭。雖然他不像鳳凰那般善良,不過也不願多造殺孽。

葉天擡頭,向遠處看呆了的阿飛喊道:“阿飛,過來幫忙吧,剛剛你沒動手殺戮,這收取獸丹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呃,好。”

阿飛茫然的點了點頭,趕緊跑過來,處理滿地的鐵甲白犀屍體。對於他來說,單單是處理這些死屍,竟然都是一件難事,畢竟鐵甲白犀的獸丹,都藏在頭顱裏面,可要破開它們的頭顱,饒是一羣死屍,其難度也不小!

足足用了小半個時辰,阿飛才把十六頭鐵甲白犀的獸丹取了出來,累得滿頭大汗,手都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