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她傷心登上飛機的那一刻,你才知道,原來你已經做過了爸爸,可惜的是,當你想對那個幼小的生靈和愛你的女孩兒負責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你回憶到這裡,早已經淚流滿臉,如夢初醒一般抬起頭,現前面哭泣的女孩兒已不見,於是你開始恨那片黑暗,恨的歇斯底里,恨的無以復加!

你無聲的大喊著什麼,瘋狂的捶著自己的腦袋,撕心裂肺哀嚎,可一晃眼,你居然看到了天上的一輪月亮!

熟悉的聲音傳進你的耳朵,直接震撼了你的靈魂!

「嗨,老頭子,今天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是不是心裡有啥事兒?跟我說說嘛,看看我能替你出主意不?」

在你眼前,熟悉的劉家灣老宅院子里,一個年僅十一歲的少年,看到一個老頭子坐在院子里愁眉不展,竟然像個小大人一樣,大大咧咧跑過去勸慰他。(讀看看小說網)(讀看看小說網)-_

老頭冷冷的看了少年一眼,叱道:「你這麼小,你懂個屁!」

「靠!好心當做驢肝肺……」少年小聲嘟噥了一聲,然後轉身就走開了。其實在他轉身的那一刻,身後的老頭已經看到了他眼中那一閃而逝的落寞,老頭忽然意識到,他的話,無意中傷了少年的自尊心……

……

「你個小兔崽子!我把你送到學校里,是想讓你給我好好念!你他媽整天就知道給老子惹事生非嗎!」

場景變換,那一次,少年又在鬆口中學惹禍了,打了不少人,被老頭子知道了,老頭子直接從屋子裡拎著哭喪棍就沖了出來,作勢要打斷少年的雙腿!

嚇得少年一邊跑一邊哇哇大叫:「老爺子老爺子是人家先惹的我!你別攆我了!是你說劉家的人不能讓人家欺負的!」少年一邊說一邊嚇的頭也不回的跑出了院子。

可那時少年卻沒注意到,老頭子在聽他說完之後,一下子就愣在了院子里,雙手木然,不再追了。因為那一刻老爺子心中忽然泛起了一股凄涼之意,少年從小沒有爹娘,實在是孤獨怕了!自己這個當爺爺的整天也是對他不管不顧,他除了自己保護自己,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受了欺負,他也只能自己去找回來,他不想一個人沒出息的躲在黑暗裡哭……

……

接下來恍恍惚惚變幻的第三個場景,更加讓你淚流滿面!

「伯陽,你這小兔崽子,你跟爺爺說,你這輩子最大的願望是啥?」那一晚,老頭子坐在院子里乘涼,而少年則趴在石台上看星星,爺倆史無前例的交交心。

「我啊?沒啥大願望,我將來只想掙很多很多的錢,找很多很多的美女當媳婦!」少年看著天上的星星,滿懷憧憬的說道。

「呸!瞧你那點出息!你要那麼多錢幹啥?」老頭子不屑道。

「嘿嘿,就是想要,你管我!」劉伯陽笑道。

老頭子冷哼一聲,不再搭理他。

可是忽然,少年又重新把頭轉了過來,對著老頭子說道:「爺爺,將來我要是有了錢,我肯定拿出一大半來孝順你,給你養老,我說話算數!」

「哼,老子缺你那點錢?」老頭子一聽,心中忽然感到了莫大的欣慰,但還是冷巴巴的說道。

少年不樂意的嘟嘟囔囔:「你有,那是你的。但是我給你,那是我的心意啊……」

——

不知何時起,你看到這些畫面,已經哭的沒了力氣,你不出聲,只能跪在地上痛心大哭,可那些圖片就想幻燈片一樣,齊刷刷的在你眼前四周亂閃,那些熟悉的畫面,一幕幕,一疊疊,震撼著你的視聽,衝擊著你的心靈!

畫面里的人都好熟悉啊,小穎,小柔,千夏,葉琪,爺爺劉天龍,小叔劉鎮龍,大叔劉鎮海,二叔劉鎮江,楊林,賀小斌,老貓,高震飛,國棟,虎子,鐵錚,游龍劍……

李萬豪,龍天養,任嘯天,萬梓良,馬曉玉,馬可兒,貂蟬,貴妃,莎姐,杜局長,楊雲萍,任建華,宋佳瑤……

紅老爺子,黑老爺子,李骨白,馬俊笙,熊瞎子,劉慧民……

等等等等,好多好多……

可是還有三個人的身影,你始終看不清,總覺得有印象,很熟悉,但是當你走近她們的時候,又覺得很模糊,陌生,又似曾相識,你可以肯定,那是三個女孩兒,但她們都是誰呢?

你想了半天,都想不出個所以然,想的頭都痛了,你再次蹲下身,雙手狠狠捶打自己的腦袋,可是你忽然聽到有人在無邊的黑暗中叫著你的名字:「陽哥,你快醒醒,你醒醒啊……」

「老公,醒醒,求你了……」

「哥!你不可以丟下我不管的,快醒來啊!!」

那是誰?是誰在叫你?你瘋狂的抱著頭,目眥俱裂的跑過去,可不知為何,你周圍起了風,是很強勁的勁風,像龍捲風一樣,攜著你天旋地轉,你的頭痛到了極點,你抱著頭瘋狂的大吼,周圍的一切黑暗都在扭曲,都在融進你的腦袋,那那無邊無際的呼喊,像是空曠山谷中的迴音,不停的衝擊著你的腦海!

你的頭好痛,你仰天慘叫,你的身體簡直快要爆炸了……本來應該鞠躬感謝昨天投了票的同志和朋友的,但是之前連續兩次上傳章節都因為作品感言中有非.法.關.鍵.字被擋掉了,估計是哪位朋友的id犯了忌諱,無奈之下只能籠統的感謝一下昨天支持了本人的朋友,請大家諒解!(未完待續。) 「啊!!」

劉伯陽慘叫一聲,陡然睜開眼睛,差點一下子坐起來,可是剛一動,就感覺全身無力,身上每一處骨骼,每一寸肌肉都在酸痛!

「陽哥,你醒了!!」旁邊床上的楊林驚喜大叫道。

劉伯陽正咬著牙想活動一下自己的手腳,聽到這個聲音,轉頭不可置信的望著楊林:「老二,你……」

「哈哈!陽哥,你醒了! 旋風百草4:愛之名 你真的醒了!」楊林確信劉伯陽醒了過來,激動的不行,趕緊對著外面喊道:「大飛,小斌,國棟!你們快進來,陽哥醒了!!」

劉伯陽詫異的看著楊林,再轉頭看看自己身處的這個地方,牆壁是白茫茫的一片,還有不少醫療器械,自己旁邊就是一個輸液架,床頭柜上擺著一台心電圖測試儀,左手手腕上還被捆著血壓帶。

劉伯陽深深吸了口氣,他終於明白了,原來剛才的那一切都是自己在做夢,好險好險,萬幸只是個夢,如果永遠生活在那個無邊無際的黑暗裡,那自己不哭死、孤獨死才怪!

劉伯陽貪婪的呼吸了幾口久違的空氣,抬起蒼白的手,微微看了看,心中卻是充滿了對上蒼的感激,這一刻他只想說,能活著真好!

病房門「砰」的一聲被打開,只見高震飛賀小斌崔國棟老貓虎子萬梓良任嘯天一群兄弟都滿臉欣喜的爭著衝進來,都快把那張窄窄的門給擠爆了!

在他們身後,便是馬可兒貂蟬貴妃等一群女孩兒,也是歡欣雀躍的跑進來,再後面,就是楊林的父母楊名海和蕭瀾,以及楊霆雷三位老爺子了。

「陽哥!你醒了!你終於醒了!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容易死!」崔國棟擦著紅紅的眼睛跑上來笑道。

「切!」老貓推了他腦袋一把,笑罵道:「不知道是誰,這幾天哭的跟蛤蟆一樣,我好勸歹勸就是不聽……」

「暈!貓哥,擦乾眼睛再說話行不?那幾天你眼珠子都腫成啥樣了,現在咋好意思說這話呢!」崔國棟頗為不服道。

賀小斌笑罵道:「行了!你倆閑著沒事兒幹了,陽哥都醒了還吵個什麼勁。」

兩人嘿嘿一笑,崔國棟走上來輕聲對劉伯陽道:「陽哥,你可算醒了,這幾天可把我們嚇壞了!」

劉伯陽抿嘴一笑:「有你們這麼惦記我,我哪捨得死啊。」回憶起「夢」中的那一幕,劉伯陽真的是感慨萬千,如果自己失去了這幫兄弟,那將是多麼可怕多麼孤獨的一件事,以後一定要加倍珍惜他們。

「那就好!呵呵,陽哥,你現在感覺身體咋樣?還有哪不舒服?如果有就趕緊說,我現在就去找醫生過來看看!」虎子激動道。

「呵呵,沒啥事兒,就是沒力氣,應該是抽血抽的吧,緩緩就會好的。」劉伯陽輕輕的抓抓腦袋說道。被這麼多兄弟牽挂惦記,他自己也感覺不好意思,現在想想,貌似當時自己的決定確實很衝動很任性啊!

對了,想起輸血,劉伯陽陡然想起楊林,轉過頭去問他道:「老二,你身體咋樣,沒事兒了吧?」

此刻的楊林躺在床上,頭髮因為躺太久的緣故,像鳥窩一樣亂糟糟的,赤著上身,胸前纏滿了紗布,聞言,眼睛紅紅的對劉伯陽道:「陽哥,我沒事兒了,我都聽兄弟們說了,謝謝你!我別的啥也不說了,我這條命是你給的,以後……」

「嗨嗨嗨,你這麼說咱就不願意聽了昂,什麼叫我給的?咱們兄弟就別來這套,難道你不是替我擋的槍嗎?以後這種話不要說,咱們兄弟未來的路還長,這份情,就記在心裡吧。」劉伯陽笑道。

「嗯!」楊林哽咽著點點頭道。這世上能讓楊林落眼淚的事兒可不多見啊,在劉伯陽印象當中,這小子哪怕是被人一刀一刀的割肉,他都不會掉一滴眼淚的,可現在居然哭的像個孩子……

不過在場的所有人也都能理解楊林的心情,所以沒誰會笑話他。

虎子已經跑出去找醫生了,高震飛輕聲問:「陽哥,你已經三天沒吃飯了,現在肚子餓不餓?我去給你弄點吃的吧!」

三天沒吃飯了?

劉伯陽驚詫了一下,「大飛,你是說我昏迷三天了?」

「是啊!在這三天可把兄弟們急死了,我們都差點以為你不行了,陽哥,以後千萬別開這種玩笑了,我們可跟你折騰不起啊。」高震飛苦笑道。

劉伯陽還能說什麼?只能由衷的點點頭,「嗯,不會了。」

「你先稍等等,我下去給你買份排骨湯,你是抽血導致昏迷的,骨髓能補血。」高震飛說完就轉身向外走。

貂蟬貴妃忽然道:「讓我們去吧,你們兄弟說說話就好啦!」兩人紅著眼圈兒悄悄的看了劉伯陽一眼,然後就顛顛兒的跑出去給劉伯陽買排骨湯了。

劉伯陽這才注意到站在兄弟們身後的女孩兒們,只見除了貴妃貂蟬,馬可兒昭君西施也在,而且還有一位高挑曲線玲瓏的絕代美女也站在眾人之後,一雙美目靜靜觀察著劉伯陽,憑印象,劉伯陽知道那是自己沒見過幾次面的蜜月天堂第一美女,李師師!——怎麼連她也過來了?

馬可兒悄悄的鼓起腮幫,透過人群,看著劉伯陽那劫後餘生的虛弱樣子,心裡除了對上天的感激,就是無盡的心疼。這三天她簡直都揪心死了,以後一定要找個機會數落一下他,老這樣拿生命開玩笑,是絕對不行的!

而恰逢此時,劉伯陽也看到了馬可兒那雙略帶幽怨的清澈眼眸,心中淡淡湧上一股溫馨。

「伯陽,你感覺怎麼樣?除了身體沒力氣,還有沒有別的地方不得勁兒?」楊霆雷三位老爺子走上來問道。

「呵呵,楊爺爺,崔爺爺,賀爺爺,我沒事兒,你們不用惦記,這幾天讓你們費心了。」劉伯陽輕笑道。

「我們費什麼心。伯陽,啥也不說了,楊林這條命是你救的,這點你楊爺爺心裡有數,以後有啥事兒你就指使他辦,他要不聽你的話,你就跟我說,我替你拾掇他!」楊霆雷瞄了一眼楊林道。

楊林嘿嘿一笑,沒說什麼。

楊名海和蕭瀾都覺得老爺子在這種場合說這種話,有些不合適,不過劉伯陽能醒過來對他們而言也減少了一分負罪感,所以兩人也是含笑不語。

「哈哈,楊爺爺放心吧,我和楊林是好兄弟,就像你們當年跟我家老爺子一樣,我們這幫小輩,將來一定不會輸給你們的!」劉伯陽笑道。

更多: 原來住院也可以這麼爽,劉伯陽這輩子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受。**!*

此刻的他,舒舒服服躺在柔軟的病床上,馬可兒貴妃西施昭君四位美女都坐在他旁邊,而另一側,貂蟬拿著小勺,小心翼翼的一勺一勺舀著排骨湯,貼心的送到劉伯陽嘴巴里。每當舀起一勺來的時候,她都是很小心翼翼的吹吹,然後再往劉伯陽嘴裡送。那無微不至的樣子,真像是乖巧的小丫鬟,在服侍著自己的主人。

劉伯陽一邊愜意的喝湯,一邊耐心聽著眾兄弟們慢慢向他闡述著在他昏迷這幾天里發生的事。

死神會被滅了,這是毫無懸念的,僅僅一天,楊老爺子的人馬就讓死神會在w市除名!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沒有秦王山罩著的死神會,跟個軟綿羊有什麼兩樣,當天楊霆雷下令之後,九架直升飛機直接飛過去,秋風掃落葉,殺的死神會各大堂口猝不及防,死神會老大獨孤繆光甚至還沒搞懂怎麼回事兒,就被一幫空降的超級殺手給堵到了自家別墅里,一槍打穿了眉心,再一槍爆頭,可憐這位新任死神會老大,屁股還沒坐熱,就倒在血泊里死的不明不白。

不單是他,死神會所有堂口的堂主以及長老們,也在同一時間段遭遇賭殺,出手的人都是一些玩兒過命的狠辣角色,死神會二十六堂堂主,連一個倖免的都沒有,一天之間,所有中堅力量,全部連根拔除!

老大們都死的含冤莫白,死神會眾小弟群龍無首,當然沒膽子反撲,他們居然連對手是誰都沒弄清楚,就莫名其妙沒了組織。所謂樹倒猢猻散,這w市的大幫派,崛起不容易,可亡的也快,居然短短一天,就在w市歷史上消失!楊霆雷老爺子的能量,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在劉伯陽昏迷的這段時間裡,小柔、千夏、寧葉琪都曾無數次打來電話,詢問劉伯陽的情況,眾兄弟們想來想去,還是決定暫不把劉伯陽的消息往外透露,費了好大力氣才撒謊瞞住她們,不過萬幸劉伯陽現在醒了,否則的話,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這幾天里的第二件大事,就是李骨白死後,戰魂堂順理成章接管了市北,這是絲毫沒有懸念的事情,地盤是老子們打下來的,為此連兩個老大都九死一生,小弟死的死,傷的傷,付出了這麼多,一定要得到應有的回報。

原本按照劉伯陽的想法,紅門和龍幫肯定不會任由自己獨霸市北的,這種天大的便宜,他們肯定會來分杯羹,可誰知楊霆雷老爺子卻主動替戰魂堂擔起了這事兒,放出話給所有人聽,哪個不長眼的想來搶老子孫子們的地盤,木問題,先從老子身上踏過去再說!

對此紅老爺子倒沒多說什麼,馬俊笙一開始還在憤怒這老傢伙是誰,居然敢這麼狂!但當他的探子把楊霆雷的老底摸出來之後,頓時傻了眼,打死他都沒想到,原來劉伯陽這幫人,居然就是昔年名震全國的w市四大虎人的子孫!這才是真正的跋扈後代啊!

所以,饒是馬俊笙再咽不下這口氣,也沒膽子跳出來與楊霆雷抗衡,連他爹馬振華那一輩都清楚,h縣這幫老頭子殺人不償命,漫說一個小小g市,他們真要發起飆來,整個s省照樣翻大浪,便是連夜市長陳月笙,都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

於是這樣一來,戰魂堂就徹底稱霸了市西和市北,幾乎短短几天的功夫,它就由市北一個新興少年幫,一躍壯大成整個g市第一大幫!

沒辦法,人家是踩著樓攝影上位的,連李骨白都弄死了,還有誰敢不服?整個g市二分之一的底盤已經是戰魂堂的,現在劉伯陽這群兄弟的大名,整個g市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如雷貫耳,英雄不問出身,牛逼是不需要理由的。

戰魂堂如此壯大,慕名前來入幫的人當然是雲集,這短短的三天里,市西市北加起來已經有三四千眾之多,幸虧趙霜梅高局長這幫市領導都在頭上幫忙頂著,要不然就憑這爭相加入黑社會的不良趨勢,就不知能嚇壞多少市民,帶壞多少g市的風氣。

自此,戰魂堂的堂下小弟就已經不單單是在校學生了,連許多社會上的大混混或者大痞子都開始入伙。當然,對於這些慕名來投的人,高震飛和老貓這幫兄弟帶著不少堂內精英小弟親自把關,想加入戰魂堂可以,別的沒說的,先在老子們手上過十招,能站起來的就算你們過關。

一開始不少人都覺得高震飛等人簡直就是信口開河,十招而已,這也太容易了吧,可當第一天那個散打出身的退伍軍人被高震飛虐的找不著北的時候,所有人終於意識到這絕不是一個玩笑了。對加入戰魂堂,也就持了一種慎重態度。

要知道那幾天劉伯陽可是還沒醒,戰魂堂這幫兄弟可都是暴躁的紅了眼的,出手都是極重,能抗住十招兒,那絕對可以稱的上精英了,某些想渾水摸魚的,哼哼……

經過三天的選拔,前來入幫的淘汰了將近二分之一,不過留下的兩千多人可都不是酒囊飯袋,至少,都是有些真料子的。而通過這次選拔,也讓整個g市所有黑道都對戰魂堂更加刮目相看,這種嚴謹,這種壯大,果然不是一般人就能惹得起!

在此同時,學校那邊也傳來捷報,在親眼見證了劉伯陽的領導能力和戰魂堂的雄壯崛起之後,藝體那邊的兩位美術班老大,裴三和郭永勝,都選擇了投誠,沒辦法,再爭下去那是蠢貨的行為,連關世傑和龐天鑫都栽了,劉伯陽現在沒去收拾他們,那是給他們臉,如果他們自己再不明智,將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自此,整個北x中學,除了音樂班那個冥頑不靈的錢榮臻,基本上全被戰魂堂統一,劉伯陽已經是整個北x中學名副其實的老大了,那一呼百應的地位,便是連校長任建華都望塵莫及。

除了上述這些,楊林還告訴了劉伯陽一件事情,整個市西和市北,除了蜜月天堂之外,所有戰魂堂罩的場子,已經全部把該收的權利和利益收了上來,把原先的那些老闆全部趕走,由戰魂堂自己來做老大,來當老闆!

這是楊霆雷崔八卷幾位老爺子給出的主意,他們是過來人,知道黑社會應該怎麼混,你給人家看場子,哪裡比得上自己當老闆經營來的舒坦?錢全進你的腰包,還用得著看別人眼色?眼下正是戰魂堂蒸蒸日上發展壯大的時候,說要場子,誰敢不給!?玩的就是霸道,無論強買強賣還是強取豪奪,總之,那些老闆們,無論識相的不識相的,最終還是咬牙吞下了這口氣,沒辦法,這幫殺紅了眼的人,惹不起啊…… 眼看丘吉爾就要火山爆發,眼看皇家空軍就要承受首相大人的雷霆之怒。但一個人卻出乎意料地制止了丘吉爾的爆發,李爾文僅用了一句話就讓丘吉爾忍耐了下來。

「sir,我必須提醒您,這是一次聯合轟炸!」

丘吉爾看了李爾文一眼,他當然知道這是一次聯合轟炸,而正是因為這是一次聯合轟炸才讓他無法忍耐怒火。如果皇家空軍僅僅是在家裡丟人現眼也就罷了,本著家醜不可外揚的原則,捂蓋子也沒啥。可這一次竟然丟人丟到了國外,在俄國人面前大出洋相。這就無法忍耐了。

丘吉爾剛要說什麼,李爾文加重語氣又一次說道:「sir,這是一次由皇家空軍和紅色空軍聯手進行的大規模轟炸行動。本次行動已經基本摧毀了羅馬尼亞普洛耶什蒂地區的大型煉油廠,沉重地打擊了軸心國的囂張氣焰。這是一次成功的轟炸!它預示著勝利必然屬於大英帝國!」

丘吉爾陡然反應過來了,他終於明白了李爾文的意思。他應該在議會和對民眾強調,這次勝利的轟炸行動是由皇家空軍和紅色空軍聯手進行的,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果。反正議會和老百姓也不知道普洛耶什蒂轟炸的真相,他硬要強調聯合轟炸的屬性,甚至暗中略施小計錯誤地引導一下,那麼結果還用說嗎?

丘吉爾高興了,他臉上立刻多雲轉晴,將噴向皇家空軍的口水變成了表揚:「立刻在參與了此次轟炸的飛行員中挑選一些英雄出來。大英帝國需要知道他們的英雄事迹!」

打發走了皇家空軍的司令之後,丘吉爾的臉色立刻又垮了下來,他沉著臉對李爾文說道:「你們要注意輿論引導,我希望民眾以為我們才是這次轟炸中的主體。注意淡化蘇聯的形象,千萬不能再給布爾什維克可乘之機了!」

丘吉爾這也是被搞怕了,每一次針對蘇聯的陰謀詭計總是會失敗,這一次他又必須暗度陳倉,只能特別給李爾文強調一次無論引導工作。

不得不說,李爾文在這方面還是有些天才的。她成功的誤導了英國和所謂自.由世界的輿論,讓大眾以為普洛耶什蒂轟炸完全是由英國皇家空軍主導的一次偉大的空中轟炸行動。至於蘇聯,那不過是一個配角而已,僅僅提供了部分場地和領空的開放。這充分說明只有英國才能拯救世界。

「你就不對這些噁心的報道生氣?」雅科夫問道。

李曉峰笑了笑道:「我為什麼要跟一群自欺欺人的傻逼生氣呢?」

雅科夫搖了搖頭道:「這不像是你的脾氣,你一向是睚眥必報的!」

李曉峰繼續笑道:「我還真沒打算報復英國人,甚至沒打算拆穿他們。」

雅科夫驚訝了:「為什麼?」

「讓他們繼續活在自己編織出來的夢幻中不是挺好嗎?」李曉峰邪惡地笑了笑,「皇家空軍進行了一次勝利的而且是具有偉大意義的戰略轟炸,這多麼具有代表意義?不值得大書特書永遠銘記?不值得吸取其中成功的先進經驗嗎?」

雅科夫吐槽了一句:「這裡面哪有什麼先進經驗,英國人幹得一團糟!」

李曉峰大笑道:「誰說他們是一團糟。我這就準備發動自.由世界的輿論力量幫皇家空軍總結經驗教訓。讓他們永遠地保持這種先進的轟炸方式直到永遠!」

雅科夫立刻就明白某仙人想要做什麼了,依然是坑英國人。英國佬不是說轟炸很成功嗎?那就繼續保持這種「高效」的轟炸方式直到永遠吧?什麼?皇家空軍想改?對不起,普洛耶什蒂的成功經驗可不答應!

這就是用陽謀坑人了,而英國人被坑了還有苦說不出,想要改正必然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相反,紅色空軍卻在積極主動的總結經驗教訓,不斷地改進戰略轟炸戰術。

對紅色空軍來說,轟炸普洛耶什蒂雖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也暴露出了不少問題。這次行動能夠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出其不意。德國和羅馬尼亞並沒有料到蘇聯會突然轟炸普洛耶什蒂,在這個方向配置的空中力量略顯不足。而地面防空也被證明並不是那麼可靠,在面對大規模戰略轟炸的時候,地面防空真的是只能被動挨打,尤其是雷達等探測設備被廢掉之後,防空也就是一句空話了。

「我們必須關注電子戰。在未來不排除敵人也會用同樣的辦法來對付我們的雷達,那時候我們能擋住敵人的轟炸嗎?所以升級雷達,不光要有固定的雷達站,還要發展機動性更強的雷達設備,要做好主要雷達被壓制或者摧毀之後。備用雷達能很快頂上彌補空缺的工作。」

這是關注於防禦的一方,而主張進攻的一方則更加犀利:「從這一次的行動可以看出,雷達等無線電設備對未來戰爭的重要性。癱瘓敵人的無線電設備顯得尤為重要。我們的必須重點關注這個方向,研發能夠摧毀敵人無線電設備的新武器,以及積極研發新的有針對性的打擊戰術!」

在這次軍.委特別會議結束之後,蘇聯的裝備部門立刻就上馬了三個優先順序特別高的項目——一個是高度機動性的防空雷達,而後面兩個是新的電子偵察和電磁干擾設備。

當然,這些經驗教訓偏重於技術方面。對於紅空軍來說,戰略轟炸和為戰略轟炸機護航的新戰術問題也亟待解決。

首先就是更先進的戰略轟炸機,不管是圖-3還是pe-8航程和載彈量顯得還是小了一些。紅軍需要一種能夠運載四噸炸彈飛到2000公里以外進行轟炸的新式轟炸機。而這個項目就交給了圖波列夫。

其次是為戰略轟炸機護航的問題,之前實際上已經提到了幾次這個問題。通過給雅克-3增加可拋棄式副油箱,似乎這個問題已經解決了。但實際上空軍知道,這並沒有解決問題。因為他們發現老舊的護航戰術才是制約護航效率的關鍵所在,而要修改這一戰術,首先就需要挑戰阿爾克斯尼斯!

為什麼要挑戰阿爾克斯尼斯呢?因為他實在是太重視也太在乎遠程航空兵了。以至於不允許任何人對遠程航空兵提出任何不同意見。尤其是在護航問題上,阿爾克斯尼斯不是一般的頑固,他強硬地命令空軍戰鬥機部隊必須全程一刻不停的護衛在遠程轟炸機旁邊,時刻準備驅逐一切來犯之敵。用阿爾克斯尼斯的話說:「戰鬥機部隊的首要職責就是確保轟炸機群能夠平安歸來!」

之前說過這種戰術是有問題的,這樣刻板的戰術直接導致了戰鬥機部隊變成了轟炸機的附庸,毫無主動性。只能被動招架。而阿爾克斯尼斯在圖哈切夫斯基下台之後,將這句話作為標語貼在了所有空軍的機場指揮塔里。

按照阿爾克斯尼斯的要求,戰鬥機群在戰鬥中往往聚集在轟炸機編隊周圍,儘力阻止佔據著有利位置的德國戰鬥機沖入轟炸機群。但狡猾的德國人往往調虎離山,用小部隊引開戰鬥機,再投入主力打擊轟炸機。有時甚至集中兵力先打擊既沒有高度、速度優勢,又缺乏靈活性的戰鬥機編隊,將其徹底壓制住后,再解決轟炸機群。這造成了紅空軍戰鬥機部隊損失十分巨大、士氣也非常的低落。

這種糟糕的局面直到一個人開始對空軍的情況表示不滿。那就是李曉峰。作為穿越者,他深知遠程航空兵和戰略轟炸的威力,所以在之前的十幾年裡他都是阿爾克斯尼斯的堅定支持者,哪怕是圖哈切夫斯基期限最囂張的年代,鍾情於前線航空兵的圖帥也沒能徹底的壓制遠程航空兵的發展。

但是,這並不代表李曉峰就對阿爾克斯尼斯的所有做法都表示滿意,空軍存在的意義並不僅僅是戰略轟炸,戰術轟炸對地支援以及奪取制空權都是同等重要的。李曉峰從來沒有想過要單方面的偏向哪一方。而現在,阿爾克斯尼斯為了戰略轟炸而剝奪了戰鬥機部隊的所有主動權。將戰鬥機完全變成了提線木偶,這真心是某仙人不願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