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濤被蘇沐的這一眼瞧得有些膽顫,趕緊道:「是馮天豪馮書記的關係!」

是這樣!

蘇沐只是掃了一眼盧濤,便沒有多說別的。也是,以前白焯在位的時候,因為他特殊的身份,肯定是不會怎麼在花海縣內爭鬥的。這樣盧濤作為縣政府辦的主任,還真的是不敢和馮天豪這樣的人叫板。再加上李天碩的影子在其中,想要給楚錚這樣的人穿個小鞋那是容易的很。

「這個楚錚是什麼情況?」蘇沐問道。

「楚錚是一名很為優秀的畢業生,對了,楚錚是燕京大學畢業的,畢業之後就分配到這裡。總的來說這個人還是有才的,但就是辦事有些太衝動。他實名舉報李少君,為的就是一口所謂的正義,結果非但沒有將李少君給扳倒,反而是連累著自己變成這樣。」盧濤說道。

這就是現實!

蘇沐心底感慨著,腳步直接向前走去,「老盧,你前去開車,就待在車內不要下來,鵬子,咱們去會會這個楚錚!」

「好!」

盧濤瞧著蘇沐的動作,心思一轉,難道說這個楚錚要時來運轉了嗎?真的要是那樣的話,這倒是好事啊!而且自己還不能夠就這樣干坐著,得想辦法和楚錚早點搞好關係。至於說楚錚是被李少君拿下的,蘇沐要是用的話,會不會引起李少君的反對,這事被盧濤直接給拋之腦後。就算李少君有意見又如何?難不成他還敢和蘇沐叫板?

怎麼說現在的蘇沐都是花海縣的代縣長,不是他李少君這樣的人能夠得罪起的!當然最為重要的原因是,盧濤現在急切的需要一個投名狀,一個能夠讓蘇沐看到自己衷心的投名狀。

一般的投名狀分量太輕顯不出誠意,太大的投名狀盧濤又拿不出來,倒是這個李少君真的是很為合適!

就李少君了!

想到這裡,盧濤目送著蘇沐和段鵬走向楚錚的花圃,自己坐在車裡,撥出去一個號碼,話語很簡單,「將有關李少君的東西儘快歸羅梳理下,我有用!」

這是一個花圃!

這個花圃倒是面積不大,在這裡栽種著很多花,在溫度被很好調節的情況之下,走進這裡真的是會感到一種春天般的氣息迎面撲來。置身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你都能夠感覺到一種全新的感覺。

「你們是誰?」楚錚走進這裡之後,瞧著在身後尾隨而來的蘇沐和段鵬不解著問道。

「我們是過來看看花的。」蘇沐笑道。

「看花的?好啊,是想著買幾盆花是吧?來,趕緊坐下,我給你們介紹下。真的不是我自吹,在這黑爵鎮,說到這養花的技術還真的是沒有誰能夠超過我的。」楚錚笑著開始搬板凳。

像是蘇沐這樣看花的人,在這黑爵鎮中倒是很常見。有些人就是喜歡親自來到花圃之中選花,那種在外面集市上買到的,反而是他們最為不喜歡的。所以楚錚倒是真的沒有一點意外,這也是一樁買賣不是,真的要是做成了,今天的生意也算是開張了。

「瞧瞧我這盆,是放在辦公室中的最好的,名字叫做步步登高,那盆叫做富貴吉祥,還有這盆弔蘭也不錯吧,只要你掛在陽台上,絕對能夠給你帶來一片綠意的…」楚錚笑著道。

口齒伶俐,思路縝密,不慌不忙,坦然鎮定!

這便是蘇沐對楚錚的第一印象!

倒是一個陽光青年!

蘇沐這時候都沒有想到,其實以他的年齡和楚錚相比,真的是不相上下,確切的說楚錚比蘇沐還要大一歲。但蘇沐考慮問題的角度,竟然是這樣的,無形之中將自己當作一個長輩來看待楚錚,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坐下吧,看花不要緊,我現在想要向你請教一個問題!」蘇沐問道。

「什麼問題?」楚錚好奇道。

「是這樣的,我準備在花海縣對養花這一項進行點投資,準備將這裡的花卉市場給做起來。因為在如今的江南省,還真的是沒有幾處大規模的花卉市場。像是開會用的那種儀式花盆,像是家裡栽種的那些話,像是那種名貴的話,甚至在養花的基礎上,我還想著能夠再栽種其餘的名貴藥材花種之類。我就是不知道,在這花海縣能不能做起來?我看你也是一個養花的,就冒昧過來問問。」蘇沐抽出一根煙,遞給楚錚后,臉上帶著一種很為自然的笑容。

楚錚倒是真的沒有想到,蘇沐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真的是被這樣的話弄得有些意外,不過短暫的意外過後,很快就恢復平靜,「失敬啊,沒有想到你還是一個投資商。你既然知道這裡是一個花卉養殖的好地方,就證明之前你對這裡做過的研究不少。要我說,你要是真的想要投資這樣的花卉,選擇花海縣真的沒錯!」

「是嗎?別的地方就不成嗎?你不會是為你們花海縣拉攏投資的吧?」蘇沐笑道。

「怎麼能夠?」

聽到這話,楚錚的態度有些著急,「我這哪裡是給花海縣拉攏投資那?我說的是實情,在西品市的所有縣區之中,花海縣佔地面積是最廣的,擁有著大面積就意味著花海縣能夠有很多事情可以運作。加上這裡的氣候,真的就是栽種花卉的天然場地。當然還有其餘的原因,最關鍵的一點便是這裡是花卉養殖的故鄉。這裡的每個老人都懂的養花技術,就算是那些年輕的不懂,也都是從小就耳熏目染著,不懂也能夠知道點。你說有著這麼好的自然條件,不來這裡進行投資去哪?」

「真的是這樣嗎?我怎麼看這花海縣好像養花的人不多,不說別的地方,光是這所謂的黑爵鎮,就只有你們這家是養花的。」蘇沐問道。

「是啊,這也是現實,但這樣的事情不是沒辦法改變的,只要你前來投資,只要這裡形成一種規模,你說那些養花的又怎麼還會賦閑在家?你要是真的想要投資這個的話,我這裡倒是有份計劃書。」楚錚趕緊走到旁邊臨時搭建的木頭床上,翻騰起來。

有點意思啊!

蘇沐嘴角微笑著! ()就當劉伯陽準備讓北邙山鬼王使用「鬼遁術」幫自己回國的時候,蠆、撒旦以及四大魔王,率領著眾多高級妖魔,卻是直接破空來到了耶路撒冷。

真正意義上來說,耶路撒冷並不屬於西方,而是位於中東地區,並且還是巴勒斯坦中部城市,世界聞名的古城。但是當初耶穌基督傳教的時候,足跡到過這裡,並且最終也是在這裡遇難,所以對整個信仰上帝的大基督教而言,它仍舊是聖城,並且也在泛西方的地理範圍之內。

錫安山就位於耶路撒冷市南,號稱聖山,公元十三年,耶穌在耶路撒冷被捕,至四月七rì遇難。如今的錫安山主要分為兩大部分,一部分是後人為了紀念耶穌基督和那些忠實信徒,建立起來的名勝古迹,比如雞鳴堂和大衛冢,另外一部分還保留著古代的舊址,就是一座分佈在高原和沙漠上的古山而已。

漆黑的夜sè下,耶路撒冷城市的市民們大多都已睡下了,誰也沒注意到錫安山上空忽然浮現出無數惡魔的身影,其中一個更是大的出奇,扇動著翅翼飛在半空,就像一架放大了的超級客機!..

「就是這兒了,當初我被耶和華帶走的時候,就是這裡!你確定我本體的主人也在這兒?」

「廢話,不然我千里迢迢帶你們來這兒幹什麼?」蠆哼哼著說了一句,俯瞰著下方,嘴角掛著一抹冷笑道:「而且我已經感覺到了,這裡摩西扎的氣息極為濃厚,它就在這下面,絕對錯不了!」

蠆對於摩西扎這種遠古同類的敏感程度,真不是蓋的,從半空中細心的捕捉了一下,就循著那些氣息鎖定了方位,然後便帶著撒旦等人徑直朝著錫安山某處山谷的一塊兒巨大岩石飛了過去,這塊兒岩石體積巨大,整個就好像一顆豎立起來的橢圓形鴨蛋,上面經歷了歲月的風吹雨淋,已經斑駁不堪,很多岩縫裡甚至長著枯枝爛樹雜草什麼的,蠆帶著撒旦他們降落到這裡,然後指著體積比自己還要大的巨大石塊兒說道:「這就是摩西扎用來封印自己的那顆蛋了!嘎嘎,終於讓我找到了!撒旦,你難道一點印象都沒有嗎?當初他摩西扎在沉睡之前,就是把你分了出來,讓你接替它的意志繼續存活在這世界上,你都不記得了?!」

撒旦看著這塊兒巨大的岩石,不可否認的是,腦海中確實有印象,就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可對於自己主人摩西扎,他卻也是一點印象都沒有,此時心中有些狂熱和激動,對著蠆說道:「那你快幫我把它的封印破開啊,我迫不及待想看本體主人是什麼樣子!」

「哼哼,按理說咱們現在強行打破封印把摩西扎放出來是不合適的,它如果已經養好了傷勢,自己就破開封印出來了,只不過現在實在沒辦法,缺少它的幫助,光憑咱們是鬥不過東方神魔兩界的!」蠆淡淡的說完之後,忽然扇動著翅翼飛了起來,居高臨下俯視著那顆橢圓形的巨大山石,對著撒旦等說道:「不管了,你們都讓開,我來破印!」

撒旦等人趕緊飛撤到蠆後面去,只見蠆兩顆巨大的紅眼睛一閃,長滿獠牙的大嘴中忽然凝聚出一團刺目的紅sè光芒,猛的對準那山石就噴了上去!

紅sè光芒有如火焰,噴到山石上面之後,一下就把它表面上的那些枯枝爛樹以及雜草什麼的全部燒乾凈,就連表層的一切不規則石塊兒、岩層什麼的,也全部剝落下來,沿著山體下滑。

這一口紅sè光芒整整持續了十多秒鐘,最終把巨大石塊兒噴的只剩下光禿禿的岩面,看上去更像一顆大鵝蛋了,只不過岩層卻沒有真正褪落,只是有的地方裂了紋而已!

蠆緩了口氣,咧嘴笑道:「想不到它把自己封的還挺結實,我就不信破不開,再來一口!」

於是又凝聚出一口紅sè光芒,顏sè比剛才那一口還鮮艷,密度也更高,轟然噴到那顆巨大的山石上,只聽「轟!」的一聲巨響,直接把表層的那些岩面全都「燒」裂,然後大塊大塊的碎石剝落下來,很快的,裡面就只剩下一個巨大的黑sè殼狀物,兀自佇立在那裡!

摩西扎這還沒出來呢,隔著一層黑黑的蛋殼,撒旦以及四大魔王他們就深深感受到蘊藏在蛋殼裡面的巨大壓迫力,這種恐怖的威壓他們從來沒在任何地方感受到過,就好像兔子與猛虎一般的差距一般,頓時撒旦臉上的狂熱意味就更濃了!

「嗚哇!好痛,誰打擾老子的安歇?」一聲沉重渾厚的聲音從蛋殼裡傳了出來,隨著「咔!」「咔!」的巨大聲響,只見那個巨大的龍蛋表面終於打開了縫隙,裡面瞬間有躥天的黑光飆shè出來!

蠆顯得也很激動,壓低聲音對著撒旦他們嘎嘎笑道:「你這位本體主子脾氣可不太好,殺氣很足,咱們先退後,免得被它一出來就誤殺了!」說著就帶著撒旦他們退後。

龍蛋表面那些縫隙越來越大,整個蛋面好像都被什麼東西撐的膨脹而向外鼓了起來,只不過膨脹了好幾下,眼見著裡面的東西快要破殼而出的時候,忽然卻又沒動靜了,紋絲不動的矗立在那裡,詭異的很。

撒旦迷惑的看著蠆,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我的本體主人出不來?」

話音剛落,只聽「轟!!」的一聲巨大聲響,宛如卡車爆炸,直接震的地動山搖,然後龍蛋的蛋殼全部被炸得四分五裂崩飛出去,裡面忽然飛出一條巨大的猙獰黑龍,龐大的體型比蠆還要大上三分,直接倒插蒼穹飛上了九霄,而與之同時,天空中墨浪滾滾,瞬間風雲變sè,狂風驟起,無數耀眼的藍sè霹靂當空炸落下來,打的整個山谷亂石飛濺,草木狼藉!

「嗚哇!幾千年了,老子終於又出來了!」摩西扎如同剛剛脫困的水蛇一般,在空中四處盤旋舞動,當空炸落的閃電就算炸到它身上也造不成絲毫損傷,猙獰飛舞了好半晌,才終於又調轉頭顱俯衝下來,直接對著蠆和撒旦等人飛來,那捲天襲地一般的威壓直接迫使他們連著後退了數十米的距離! 當摩西扎停到蠆、撒旦他們的身前後,兩個巨大的龍眼死死地盯著他們看,那猙獰可怖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慄!所謂的黑龍摩西扎,可不是西方世界中那種長著翅膀的大蜥蜴,而是正統的東方神龍!頭似駝,眼似鬼,耳似牛,角似鹿,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鯉,爪似鷹,掌似虎!背生有八十一鱗,具九九陽數,口旁有須髯,頷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鱗!

「你們是誰?」摩西扎咄咄逼逼問道,剛剛破殼而出的它,腦袋還不太好使,而且說實話,它被混鯤祖師打傷的傷勢也沒完全復原,所以脾氣極為暴躁!

撒旦以及四大魔王他們都張口結舌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們面對著摩西扎,就像普通人類面對著他們一樣,根本毫無抵抗之心,有的全是畏懼與敬畏!

緊急關頭,蠆飛出來解釋說道:「摩西扎前輩,晚輩給您老人家請安了!千萬別誤會,雖然咱們素未謀面,但咱們是同類啊!我比你出世的時間晚,乃是蠆精所化,你您人家稱我一聲『蠆』就好!」

摩西扎其實也早就嗅出蠆身上有一股跟它自己相同的味道了,冷冷道:「蠆?」

「是啊,嘎嘎,前輩,您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強大啊,不愧是僅次於痋和塚的亘古第三大魔!以後咱們強強聯手,我對咱們計擊垮東方神魔兩界一統天下,信心更足了!」

「剛剛就是你強行破開我的封印,逼我出來的?」摩西扎卻根本沒理會蠆在說什麼,忽然冷冷逼問道!

「是的!若非如此,只怕也叫不出前輩你啊!」蠆顯得稍稍有些畏懼,如果它是本體在這裡,未必會如此的低聲下氣,可它只是一個分身而已,力量還不足本體的五分之一,跟摩西扎對上,連萬分之一的勝算都沒有,簡直就是個渣!

「敢在我休眠養傷的時候強行吵醒我,誰給你的膽子?」摩西扎果然還是發怒了,龐大的威壓在自己身上展開,直接壓得蠆透不過氣來!

「摩西扎前輩,您老人家先別生氣!聽我把話說完,並非是我有意要打擾您的休眠,只是有一樁大好事現在擺在眼前,我想前輩您一定會感興趣,所以才自作主張將您叫醒!」蠆趕緊說道!

「好事?什麼好事?」摩西扎冷笑著問,「如果你說出來我不覺得它好,可別怪我擰斷你的脖子!」

「摩西扎前輩,恕我直言,當初您剛剛出世的時候,混鯤祖師那個老匹夫趁您的力量還未達到巔峰,就重創了您,害你被迫逃到這中東西方來,這口怨氣,您一定在心裡忍了很久了吧?晚輩我也是一樣,您應該看出來了,現在的我只是一個分身,我的本體還被那幫東方神仙鎮壓著呢!那幫神仙是咱們亘古大魔萬古不變的仇人,所以我現在想報復他們,只要您我聯合起來,再加上後面這些幫手,將他們一網打盡,絕對不在話下!」

摩西扎冷冷笑道:「你說的倒是好聽,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消滅神仙是假,你想重獲自由身才是真吧?」

蠆訕訕笑道:「前輩果然果然高人,什麼都瞞不過你!但我這點小小私人目的,跟咱們的報復大業根本不衝突啊,如果我既能解救自己的本體,又能幹垮那些神仙,豈不是一舉兩得了?!」

摩西扎眯著眼睛盯著蠆看了良久,忽然冷笑道:「我對那幫娃娃輩的小神仙不感興趣,我的仇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混鯤祖師!如果你知道他在哪,馬上告訴我,幾千年前打傷老子,害我千里迢迢忍辱負重躲到這裡來,這筆賬,一定要跟他算清楚!」

蠆道:「前輩,混鯤祖師現在誰也不知道他在哪,他大師兄鴻鈞老祖已經化身天道,估計他也早就破碎虛空了吧?您想刻意去找他是找不著的,還不如做出一番大亂子,逼他自己現身!千萬不要小瞧如今天庭里那幫小輩神仙,他們可都是混鯤祖師的徒子徒孫輩啊!如果咱們把他們趕盡殺絕,混鯤祖師絕不會置身事外的!」

摩西扎聽了蠆這些話,沉吟半晌,哼哼道:「算你說的有道理,你的脖子保住了!」

蠆大喜:「前輩,您同意跟我聯手了?!」

「聯手談不上,你這小子不也多少有點實力嗎?真要報復那些神仙,小嘍啰就交給你了,等混鯤祖師陸壓道君那種級別的人來了,我再出手!」

這句話就算是變向答應與蠆合作了,蠆哈哈一笑:「前輩,有你這句話就行了!咱們兩個一起聯手,我就不信誰能擋得住!嘎嘎,另外,我後面這傢伙您還記得不?」說著指了指撒旦。

摩西扎其實早就看到撒旦了,獰笑道:「當然記得,我一睡睡了幾千年,這傢伙貌似幹得不錯啊!」

撒旦是摩西扎的分身,所以摩西扎想將他融合或者讀取他的記憶,都是易如反掌,但是摩西扎沒那麼做,因為它發現撒旦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獨立的思想,並且好像還坐擁一些不俗的地位,真把他融合回來就可惜了!

「主人,撒旦以後願意為您效勞,以您馬首是瞻!」注意到自家主子盯著自己,撒旦趕緊飛到前面來信誓旦旦的表態道!堂堂一個魔皇竟然說出這種話,不是因為他多麼的孬種,只不過身為一個分身,當面對著自己本體的時候,會本能的生出一種臣服之心,如果沒有摩西扎,怎會有他?!

「我們也願同撒旦大人一道,以後以摩西扎大人馬首是瞻,刀山火海,萬死不辭!」撒旦忠心耿耿的表完態之後,後面四大魔王,眾多高級妖魔也都異口同聲的表態道,老大的老大自然也是他們的老大,連撒旦都臣服了,他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摩西扎似乎很享受這種被推崇的感覺,哼哼一笑:「不錯,你們很上路,不過我比較懶,也沒什麼吩咐你們去做的,既然蠆這小子現在有想法,想要摧毀那些神仙,你們就暫時聽他招呼吧,我相信他不會讓我失望!」

「是!!」眾妖魔齊聲回應道!

「嘎嘎,感謝前輩抬愛了,那我恭敬不如從命!都說兵貴神速,現在咱們人都到齊了,老前輩也親自出山,還有什麼好耽誤的?你們所有人現在就隨我殺回z國,先攻地府,后滅神仙!」隨著蠆說完,振翅一飛,猛的就從山谷中騰飛了出去! 只要你有才華,終歸比那些沒有才華的要有崛起的機會!

只要你有實力,走到哪裡都會遇到翻身創造輝煌的機會!

只要你有信念,沒準哪一天天大的好事就會降落到頭上!

楚錚就是這樣的人。

楚錚是真的沒有想到過眼前出現的人就是所謂的花海縣代縣長,已經遠離政壇的他,就這樣窩在黑爵鎮上已經有一個多月,他不知道這樣的窩著還要持續多久,但作為一個有志青年,他也不想著就這樣消沉不是。和楚汗生那樣說話,是真的不想委曲求全。他也知道楚汗生從心底肯定也是不想著這樣做的,但沒有辦法為了他,不得不這樣做。

所以說楚錚現在有著能夠表現的機會,能夠有著為花海縣做點事情的機會,還是會毫不猶豫的抓住。

蘇沐倒是沒有看那份計劃書,而是直接放到一邊,這樣的動作,看在楚錚眼裡是真的有些失望。原本還以為蘇沐這麼年輕肯定是有為之人,沒準能夠看到自己計劃書中最為光彩亮麗的地方,誰想到也是這樣,對自己的計劃書連掩飾一下的意思都沒有,就這樣直接放到了一旁。

當然這樣的失望情緒也是暫時的,很快楚錚就又恢復如初。

楚錚雖然想著有人能夠慧眼識金經,但也沒有想過會有人第一眼就能夠看出來自己計劃書的好處。雖然說他對這份計劃書真的是擁有著很強的信心,但那又如何?在如今這個社會,不是說你的計劃書如何完善就能成的。就像是自己舉報李少君,李少君在花海縣內的惡跡還少嗎?誰都知道,但卻硬是沒有誰去管。

這就是扯淡的現實!

「聽說你之前是在縣政斧辦工作的對吧?」蘇沐突然間話題一轉。

這樣快速轉化的話題,讓楚錚不由一愣神,隨即狐疑的盯著蘇沐,「你們是誰?怎麼會知道我在縣政斧辦工作過的事情?你們不是投資商嗎?為什麼會調查我?」

「調查?」蘇沐不由一笑,「還用調查嗎?你可是這黑爵鎮上的名人,我們不過只是過來轉了一圈,就知道了你的事情。不瞞你說,剛才你被你爹教訓的一幕,我們看到了。」

原來是這樣!

楚錚不由訕訕一笑,自己還真的是夠多疑的,實在是沒有那個必要。人家就算知道自己是在縣政斧辦上班的又能怎麼樣?如果說對方是李少君派來的話,有那個必要和自己在這裡閑聊半天嗎?

莫非自己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嗎?

「是的,我之前就是在縣政斧辦的,怎麼了?這和你們要進行投資的事情有關係嗎?」楚錚坦然道。

「那倒是沒有關係,只是隨口一問而已。畢竟在縣政斧辦工作的人,沒有誰能夠對花海縣的花卉市場有這麼深的研究不是。」蘇沐笑眯眯的說道,中間連半點咯噔的意思都沒有。

說到這種嫻熟的轉化,蘇沐真的是信手拈來。

「往事不堪回首,不提也罷。」楚錚語氣有些凄然。

接下來蘇沐又和楚錚聊了幾句,發現楚錚真的是和自己所猜想的差不多,並不是一個繡花枕頭,什麼都不知道的那種,而是有著真才實學的。也是從燕京大學畢業出來的人,真的要是什麼都不懂的話,怎麼可能那?

差不多在這裡聊了有一個小時,蘇沐才起身離開。

「真的是一個怪人!」楚錚有些無語著道,轉身又開始折騰起自己的花花草草。

黑爵鎮鎮上一家小規模的旅店。

蘇沐他們今晚沒有離開,就住在這裡。其實按照盧濤的想法,是想要前去給蘇沐找個不錯的地方,最起碼要通知給這裡的鎮委書記和鎮長知道,但蘇沐直接給否決了。

只做承少的心尖寶 就住在這裡!

隨便的吃過晚飯之後,蘇沐就開始翻閱楚錚的那份計劃書,越看臉上露出的驚喜之情越多。

這個楚錚倒是可以考慮下!

楚錚是不屬於任何派系的,但那又如何?像是這樣的人多的去了,蘇沐沒有必要非要選擇他當秘書不是?如果說楚錚沒有點真槍實彈的話,蘇沐是斷然不會用這樣的人。而現在蘇沐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原因有二,其一便是楚錚那顆為民請願的心,他敢這樣為民請願,便說明楚錚的艹守不錯,哪怕是因此得罪了李少君,都在所不惜。這樣的人,是絕對可以信任的。

其二便是楚錚的能力,在縣政斧辦便能夠做出這樣一份計劃書,而且以蘇沐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來這份計劃書是真的很為完善齊備的,沒有任何多餘的地方。每個數據都是經得起推敲的,更為讓蘇沐滿意的是,楚錚在這份計劃書中還著重點出了,花海縣就算是想要發展花卉市場,也不能夠這樣單一的永遠發展下去,要考慮其餘方面的拓展,這倒是很為難得的。

像是這樣的人,蘇沐倒是不介意給楚錚一個機會的。

咚咚!

就在蘇沐這邊正在思索著如何安排楚錚的時候,房門被敲響,盧濤的身影在門口出現,「縣長,有件事情需要您拿主意。」

「什麼事?」蘇沐挑眉道。

「是這樣的,不知道從哪裡聽到的風聲,現在黑爵鎮的鎮委書記楊和蘇正在外面等候著,想著向您彙報下工作。」盧濤說道。

還真的是來了!

蘇沐其實早就知道,自己的行蹤是沒有可能瞞過有心人士的,畢竟自己又不是什麼很為明顯的微服私訪。能夠有著大半天的時間,讓蘇沐在這黑爵鎮上遊逛著,就已經是很不錯了。真的要是再像是這樣待下去,還真的是沒有可能的。不過這時候這個所謂的楊和蘇前來彙報工作,蘇沐倒是不想著見。

「告訴他,時間太晚了,我這次出來只是隨便看看,沒有什麼必要彙報工作。」蘇沐淡然道。

「是!」盧濤轉身就走。

當等在外面的楊和蘇聽到是這樣的答覆之後,臉色瞬間低沉下來,但卻又很快恢復如初,給蘇沐甩臉子,他還真的是沒有那個資格。和盧濤告辭之後,他便將電話直接打給了李雋的秘書柳伶俐,將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後,柳伶俐說知道了。

柳伶俐知道了,那就是意味著李雋知道了,這點楊和蘇是相信的。既然柳伶俐沒有多說什麼話,那他自然是不會再死纏著這個問題。反正自己已經彙報了工作,有其餘的事情發生,李雋還就怪罪不到自己頭上。對於楊和蘇來說,別覺得彙報工作是繁瑣的事情,只要有工作多彙報,始終是好事,是必須要做的。

為什麼會拒絕見楊和蘇那?

難道說這便是蘇沐的態度嗎?

楊和蘇是李雋的人,蘇沐就是要通過這樣的態度,向李雋表達自己的權威嗎?

盧濤暗自琢磨著,卻怎麼都猜不透蘇沐為什麼要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