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卡車剛纔被孫少指使三子撞到了側門,有一點凹陷。

看着側面被撞得有些凹陷的皮卡,林楓有些無奈,這車看來得去修一下了。

打了兩次火,都沒有打着,可能是剛纔被撞到的原因,林楓正準備去看看那裏出了故障。

雖然林楓不是學機械的,但像這種小毛病,一般人也能夠解決,林楓自然也不例外。

就在林楓準備去看看的時候,突然,玉牌空間似乎有了新的變化,讓他腦海一震。

而林楓不知道的的是,在他把孫少等人弄進玉牌空間的時候。隨着玉牌空間的分解,籠罩着空間邊緣的迷霧似乎是向外擴大了幾米,空間裏也有了一絲涼風。

隨着空間的變化,在泉水邊整理着傳承記憶的白墨也被驚醒。

正好奇的時候,天上又掉下了兩塊很大的陰影,白墨嚇了一大跳。趕緊飛快的閃開。

原來是那時候林楓正好把那兩輛車扔了進來。

林楓進來的時候,白墨正圍着兩輛車研究這是什麼東西。

一看到林楓進來了,它就飛快地竄了過去。

“老大,你來了?”

“下次,你不要亂丟東西進來了好不好,剛纔都差點砸到我了。”

“還有,你丟進來的是什麼東西,長得好奇怪啊!”

“咦!老大,你怎麼溼成這樣,外面下大雨了嗎?”

林楓聽着白墨一連串連珠炮一樣的發問,一陣無語,白墨自從吞了巨蟒妖丹之後靈智確實是增長了不少。 “我下次一定注意,在扔東西的時候先跟你說一下。”

林楓雖然感覺到有些無語,但是聽到白墨的話也感覺到是這樣一個道理,他還真的害怕有時候扔的準頭不準,如果一下子砸在了那一些他在神祕的地方得到的東西,秦浩可就真的是太心疼了。

“這還差不多,老大,你能不能告訴我你這次扔的是什麼東西?”

白墨有些好奇的來到林楓剛剛扔下的車旁邊,有些好奇的用他的爪子碰了碰。沒有想到,他力氣用的有點大,所以直接在車上弄出了一個大洞。

看到這個情況,林楓嘴角抽了一下,他也沒有想到白墨不僅僅是智慧有所增加,並且力量也增加了不少。

在空間裏面,白墨也沒有感覺到它的力量到底有多少,反正以他現在的力量無論怎麼用力都沒有辦法使空間變化一分一毫。

所以他也並不清楚他現在到底有多麼強大,因此並沒有控制好自己的力量,纔會造成這一輛車基本上已經算是報廢。

看着自己的車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受到了重創,林楓感覺到非常的無語,恨恨的看了一眼白墨,如果不是害怕打不過白墨,他真的好想打白墨一頓。

“我不是故意的。”

白墨也沒有想到他面前的這一個東西居然如此的脆弱,有些害怕的看了看臉色已經黑成炭的林楓,飛快的爬進了靈泉裏面,將身體全部沒入了其中。

“唉,算了。”林楓有些不捨的看了一眼他的那一輛車,心裏面還是有些疼。並不是說他買不起一輛車,只是這輛車畢竟是陳剛留給他的唯一的禮物,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毀在了這裏,感覺有些對不起陳剛。

不過事情既然已經發生到這樣的地步,林楓也沒有再糾結做一件事情,他已經被空間裏面的變化深深的吸引了。

“這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怎麼感覺整個空間彷彿是要活的一樣?”

林楓仔細的感受了一下空間裏面的變化,發現剛纔感受到的那一股風並不是他的錯覺,而是真正存在的。

衣服上面因爲沾染了很多的雨水,如果只是溼着的話,是不會感覺到有其他的感,但是現在林楓感覺到一股股的風在空間當中飄蕩着,順着他的衣服鑽了進去。

“白墨,趕緊給我出來,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既然弄不清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林楓只能夠詢問已經得到他母親的傳承的白墨,希望能夠從他那裏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咕嚕嚕,咕嚕嚕。”然而令他沒有想到的事,每一次都能夠迅速的來到他的身邊的白墨居然只是在靈泉的下面吐出了一圈圈的泡沫,但是他的身影卻沒有冒出來。

“快點出來,我有事情要問你。”林楓來到靈泉旁邊,然後狠狠的朝下面抓去。

這裏的一草一木,所有空間裏面的東西都受他的節制,無論是水還是其他的東西。因此林楓一下子就抓住了藏在靈泉下面的白墨。

“老大,老大,我知道錯了,你放過我這一次好不好?”

白墨重新變回了一條小蛇的模樣,然後討好的趴在林楓的手上,兩隻眼睛可憐兮兮的看着林楓。

“那件事情我本來就沒有打算拿你怎麼辦,趕緊告訴我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林楓早就忘了剛纔白墨把他的車給弄壞的事情,現在他心裏面非常想要知道空間裏面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這樣的變化到底是好是壞?

說真的,自從林楓得到這一個空間以後,就一直想要知道那一些隱藏在霧裏面的東西,但是他做了很多的實驗,最後才無奈的發現,周圍的灰濛濛的環境不是他能夠揣測的。

不管是扔什麼東西進去,都會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上一次空間的變化讓林楓感覺到了一些的希望,所以也買了一些真實的古玩,但是還是沒有什麼結果。經過了一些試驗以後,他也就死了這條心了。

現在只不過是扔了一些死人進來,怎麼會引起這麼大的變化?這一個玉令可是關係着他的以後的一系列的計劃,如果在這個時候發生一些不能夠掌控的事情,那麼林楓真的要哭死。

“噢,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白墨看到林楓臉上全部都是焦急的神色,沒有一點兒對他生氣的意思,於是整個身體就像是人一樣站立了起來,然後露出了一臉沉思的表情。

“老大,我想起來了。”等待了一會兒,直到林楓感覺到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墨白才興奮的擡起了頭,頗有些手舞足蹈的感覺。

“快說,我都快要急死了。”

林楓臉上露出了喜色,他看到白墨誇張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在我的記憶當中,這樣的空間在很久很久以前,是奇門的一件非常重要的寶貝,不過自從奇門消失不見以後,就再也沒有人見過這樣的東西。”

林楓還是第一次聽到他撿到了這一個玉令居然還有這麼一份歷史,所以也產生了一些的興趣,不過現在最主要的不是這個,於是快速的打斷了白墨的話。

“我再說一遍,我想知道的是爲什麼會產生這樣的變化?”

林楓抓住白墨的尾巴,然後把他吊了起來,雖然是有些不滿意白墨剛纔的表現。一個小小的蛇,還有當老師的習慣。

白墨剛纔的行爲讓林楓想到了他在高中時候的一個特別愛裝逼的老師,於是恨得牙癢癢的,所以纔會如此的虐待白墨。

“老大,我說。現在發生這樣的變化,只不過是這個空間裏面的一些特有的性質正在慢慢的甦醒。

在我的記憶當中,這個寶貝是可以變成一方小世界的。”

白墨冷不丁的被翻了個身,頭朝下,一陣陣的血氣衝到了腦海裏面,爲了不讓這樣的情況繼續持續下去,所以趕緊將腦海中傳承得到的記憶說出來。

“還有嗎?”

林楓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說明這樣的變化對於空間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還有就是,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一個空間發展到現在,還有着另一個功能,那就是一旦你遇到一些危險的時候,可以提前的示警。”

這還真的是一個不錯的功能,林楓沒有想到只不過是扔了幾具身體,居然會有這樣的變化。在這一刻,他心裏面還是有些感激孫少的。

“沒了嗎?”

林楓還在那裏等待着白墨繼續的往下說,但是等了五秒鐘還是沒有聽到任何的聲音,於是更加急切的問道。

“其他的就沒有了,真的沒有了,老大,我知道的都告訴了你了。”

林楓你也不相信白墨所說的話,不過看到白墨這麼的悲慘,還是有些不忍心的把他給放在這地上。

“老大,我再也不想理你了。”剛剛重獲自由的白墨,有些傲嬌的看了一眼林楓,然後直接躲到了靈泉裏面,這一次打定注意哪怕是要用上他的全部的力量,也不會再出去了。

林楓張了張嘴,不過並沒有說什麼,他越來越感覺到白墨神智越來越多,然而到了現在智力也只是相當於七八歲的智力的孩童。

對於這樣的情況,林楓又怎麼可能捨得去下重手對待他呢?所以看到白墨的這樣的行爲,只是感覺到有些有趣,但再沒有在強行的把他給抓起來。

仔仔細細的站在空間裏面,林楓越來越覺得,在這個空間裏面飄蕩着的風,並不是那麼的簡單。

每一次的飄過,林楓都能夠感覺到他的身體的力量和速度在不斷的增加着,雖然增加的有點少,但是如果觀察的仔細的話,還是能夠感受到的。

第一次,林楓感覺到力量增加的美妙之處,就彷彿是渾身上下,有着很多的美女的手在不斷的給他按摩一樣。每一片的肌膚,每一個毛孔,都變得非常的輕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直到身體的各個地方再感受不到這樣的變化以後,林楓才漸漸的睜開了眼睛。

感受了一下身體裏面充滿着爆炸性的力量,林楓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充滿了喜色。他感覺到這一次的力量增加的並不是特別的多,但是身體的柔韌程度卻是大大的增加,各個地方的力量能夠瞬間的爆發出來。

這樣的好處就是,哪怕是神經系統沒有作用過來,身體也會相應的作出有利於他的地方。而不用像以前那樣,只有經過一系列的傳遞才能夠做出相應的動作。

這樣的變化,讓林楓在面對一些避免不了的危險的時候,可以根據本能,儘量的減少受傷的程度。

“糟了,也不知道現在過去了幾天時間。”

林楓從喜悅之中甦醒過來,臉色突然變得非常的難看,他可是不會忘記上一次的事情,在這樣的一邊是感覺不到外面的時間的變化。

如果這一次花費了太多的時間的話,真的不知道他的父母,還有那些關心他的人是該如何的焦急。

一想到這裏,林楓迅速的從空間裏面走了出來,然後快速的掏出手機,想要和家裏面的人報一個平安。

不過讓他有些無語的是,他的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沒有電了,看到這種情況,林楓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夠焦急的趕路,希望能夠快速的到達縣裏面。 在全速的行進的過程當中,林楓感覺到現在的速度是以前的三倍,真的如同風一樣的在樹林裏面奔跑着,如果有奧運長跑的教練在這的話,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把他給請到馬拉松長跑比賽上去的。

重生暖婚:復仇悍妻霸道寵 不過到了那個時候,林楓考慮的就不應該是會不會得冠了,而是會不會被一些組織祕密的軟禁起來,然後進行切片。

等到天空上的太陽上升到四分之一的地步的時候,林楓憑藉着他的雙腿跑回了縣裏面。來不及喘息,林楓就趕緊找了一個超市,然後快速的撥林欣的手機號碼來。

“喂,你是?”林欣甜蜜的聲音從電話筒裏面傳了出來,不過聲音當中還是能夠聽出一些心不在焉。

“是我,欣兒。”

林楓趁這一個時候,快速的掃了一下牆上的電子錶,發現上面寫的日期只是他離開的第二天而已,於是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哥,你去哪兒了?你知不知道我們真的非常的擔心你!”

聽到林楓的聲音,林欣忍不住捂住她的嘴巴,小聲的哭了起來。

“別哭,都這麼大的人了,還怎麼這麼容易的哭。”

林楓不明白林欣爲什麼會聽到他的聲音以後,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所以忍不住笑道。

“我纔沒哭呢!你一定是聽錯了。”林欣自然聽出了林楓話語當中的調笑的聲音,所以忍不住撅起了嘴巴,有些不滿。真的是白浪費了她的表情,真的是白擔心他了。

“爸媽呢?他們在不在你的身邊。”林楓還是想要親自的向着他的父母報一個平安。昨天晚上林楓不過他們的阻撓,非要去找那你去欺負他們的人的麻煩,並且一晚上沒有任何的音信,肯定會讓他們擔心。

“不在,昨天晚上等到你那麼長的時間沒有音信,爸媽和一些人都去找你了,原本我也想去的,但是家裏面必須有一個人在這裏守着,所以我只能和珊珊姐留下來。”

林楓眉頭皺了起來,心裏面非常的自責,他非常的後悔,昨天晚上就那麼不顧一切的衝了出來,沒有考慮那一些關心她的人的感受。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還是他自身的原因。雖然經過一系列的整改,林楓的家人還是沒有能夠完全的相信林楓。

“ 哥,我能問一下那一些人怎麼樣了嗎?”就在林楓有些自責的時候,林欣有些緊張的聲音傳了出來,並且有一種做賊的感覺。

“我沒有找到他們,算他們這一次走運。”林楓自然不會將孫少這一些人的行蹤告訴林欣,他不想讓他的妹妹知道他殺了人。

那樣的話,林楓不知道他的家人又該受到怎樣的擔驚受怕,哪怕是林楓告訴他們不會有事情的。

“那就好,那就好。”

哪怕是沒有見到林欣現在的模樣,林楓也能夠想象得到林欣現在的模樣,一定是輕輕的拍着她的發育良好的胸部,滿臉輕鬆。

“欣兒,你趕緊去找一下他們,不要讓他們再找下去了。”

林楓趕緊的讓林欣去找一下父母,還有那一些找尋他的人。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林欣聽出林楓不會很快的回到家裏,於是有些着急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