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們來到櫃檯之處時,便是見到鼻青臉腫的李江正被李雲護在身後,而李雲站在李江的身前,用他那並不算多麼寬闊的身體將自己的弟弟護在身後。

李江的對面有著一群人,大概十多個的樣子,全是武尊以上高手,仔細一看,其中竟是有著好幾個身著天羽門的服飾,至於剩下的,看那身服裝,林天龍等人便是辨認出,他們乃是合歡宗以及摘星門弟子。

「怎麼回事?」呂嵩皺著眉頭走過去對著李雲問道。

「宗主。」李江說道:「剛才我正點完菜,這些人便是走了進來,讓掌柜的不給我們上我點的那些菜,就隨便給點剩菜剩飯!」

聽到李江此話,呂嵩便是看向了李雲,李雲說道:「的確如此,就在剛才,他們還說我們玄天宗之人只配吃他們的剩菜剩飯!」

聽到這話,呂嵩便是冷冷的看向了那十幾人,冷聲道:「難道我玄天宗現在竟是輪到你們都可以在我們頭上隨便踩了么?」

那邊一位有著四階武尊高手的天羽門弟子站了出來,冷笑道:「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看看你,作為一個宗主,修為竟是還沒有我高!你們玄天宗能夠在六大宗派之宗排在最末而不是淪為二流門派,那全是我們天羽門可憐你們,別以為有個排名第六就了不起了!」

由於現在大家都是隱藏了修為,呂嵩更是將修為隱藏到了三階武尊的修為,所以那名天羽門弟子這才是有膽子說出這番話。

「哦?」林天龍冷笑道:「你們可知道,不論我師兄的修為有多高,他始終都是一宗之主,是能夠與你們宗主平起平坐的人,而你剛才的這句話,便是足以令得你們進入萬劫不復的境地了,你知道么?」

「你是誰?這裡有你說話的份么?」那名天羽門弟子指著林天龍說道:「特么的,老子就特么看不起你們玄天宗了,你能把我咋樣?別說你們整體的實力沒有我們高,就算有,這裡可是天羽城,天羽門就坐落在這裡,這裡是我們天羽門的地盤,難道,你還敢動手么?」

那人話音剛閉,便是被一個人抓在了手中,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林天龍。

林天龍用實際行動證明了玄天宗並不是好惹的,提著剛才說話那人,林天龍冷冷的道:「你剛才說的那些話已經足以讓你死上萬次了!但看在如今乃是交流大會期間,我就賣你們天羽門一個面子,就不殺你了!」

那人被林天龍提在手中,一開始還有些惶恐,擔心林天龍會動手將自己殺掉,卻是聽到了林天龍如此的一番話。

他以為林天龍是因為害怕天羽門的高手出現而不敢動手,又不想落下面子才是說出這樣的一句話,於是這人的膽子便是在瞬間又是大了起來。

有著這種想法的那名天羽門弟子便是大聲呵斥道:「既然不敢動手,那你為何不將我放下來,然後給我磕頭認錯,要是大爺的心情好,說不定還能勉強的饒過你們,不給我哥說。」

「哦?你哥?」林天龍聽到這話便是立即來了興趣,原來這四階武尊的天羽門弟子還有著後台來著的,於是便裝作很是驚訝的語氣問道:「啊!你的修為都是這麼高了,那你哥豈不是更加的高?」

「那是當然……」那人得意的說著,然後又是緊蹙著眉頭說道:「你怎麼還不將我放下來,難道是活膩了么?」

「你哥是誰啊?我又不認識!」林天龍說道。

「混蛋,趕緊放開我,我哥乃是田宏,下一任天羽門門主的有力人選,你要是敢動我……」

不等那人講話說完,林天龍抓著那人手臂的右手卻是突然的一用力,「咔嚓」一聲,那人的手臂斷掉了。

「你哥是田宏么?」林天龍說道:「原本只打算廢掉你一隻手臂的,現在我卻是改變了主意,嘿嘿……現在我打算將你的四肢都給廢掉!」

隨後,林天龍一掌便是將此人的另一條手臂也是給廢了,口中還說道:「你可不要怪我,誰叫你哥是田宏呢?」

然後,林天龍再是兩掌,此人的雙腿也是廢了,整個身子在地面之上扭動著,臉上那是驚恐的表情,甚至是已經被嚇到連痛苦都是叫不出來了!

而其餘的人,在林天龍動手將這人的雙手打斷之後便是快速的逃離了此處,想必是去通知天羽門去了。

不過林天龍等人也並沒有阻攔,他之所以這麼做,便是為了表現出玄天宗的實力,讓別人知道,玄天宗,縱然暫時排名第六,也不是誰都可以隨便侮辱的!

他們倒是要看看,天羽門到底敢拿他們怎麼樣?

此事發生之後,原本同在大廳吃飯的人全都是沖忙的離開了酒樓,原因無他,怕惹上麻煩!

而後,酒樓的掌柜便是出現了,他一出現便是站在了大門之處,以他那武尊巔峰的修為擋住大門,不讓林天龍等人逃走,但看到地上那人的樣子,他也是有些心怯,不敢與林天龍等人正面交鋒。

林天龍等人都不用猜便是知道這掌柜也是天羽門的人,而這座酒樓的幕後老闆想必也正是天羽門吧!

林天龍等人也不動手,就這麼靜靜的等待著天羽門的高手到來。

沒多久,便是有著一隊天羽門的弟子來到了此處,將整個酒樓圍得水泄不通。

之後,那掌柜的身後便是出現了一個人,見到來人,掌柜的大鬆了一口氣,剛才在面對眼前這些人之時,他可是把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兒,生怕他們群攻而上,將自己碾殺之後逃之夭夭。

不過萬幸的是,他們並沒有這麼做。

掌柜的指著林天龍對著來人說道:「田宏少主,就是他打傷了您的弟弟。」

「嗯?」來人抬頭一看,視線剛好與林天龍對視,忽然開口說道:「是你?」

他們認識?

這是掌柜和所有圍觀之人的心聲。

「沒想到你還真敢出現,護心閣的閣主。」田宏聲音越來越冷:「玄天宗現如今最為出色的弟子,林天龍!」

「正是我,怎麼,難道你想要動手不成?」林天龍說道:「外面可是有著不少的人看著呢,事情的起因我也就不解釋了,想必報信的人已經與你說過了!」

「動手的話,就趕快!」林天龍說道:「我玄天宗,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想要欺負咱,那就得事先做好準備,失敗的準備!」

林天龍料定田宏不敢動手,雖然玄天宗已經是被天羽門列進了必滅的名單,但現在卻不是動手的最佳時機。

果然,田宏接著便是叫上兩名弟子,把已經昏迷過去的那人,嗯,田宏的弟弟抬走了。

最後,在離開之前,田宏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天龍,道:「你很有心機!知道我不會動手的,這次,我記住了!」

「走。」隨著田宏一聲怒嘯,所有天羽門的弟子便是迅速的撤離了此處,只留下掌柜一人尷尬的站在門口。

「掌柜的,去給我們準備飯菜吧!」林天龍不屑的看著掌柜說道。

連田宏都是不敢動他們,他又如何敢貿然惹怒這行人呢,於是只好乖乖的去準備。

坐下之後,林天龍便是笑著對李江說道:「你看到了吧,若是你一直沒有改變,結果可能便是與剛才那人一樣,甚至更甚也不一定!」

李江在見識到囂張跋扈的後果之後,后心早已是驚嚇出了一身的冷汗,連忙賠笑道:「還好,我已經改變了……」

「不過,我要說的是,囂張也得分人、分事,對敵人無論你怎麼做我不管,但對自己人,卻是一定不可以這麼做。」林天龍說道:「要是在外有人欺負了你,不用怕,儘管給我們說,有什麼事宗門替你扛著,我們大家給你扛著!」 對於林天龍所說的這一番話,李江自然是被感動得一塌糊塗,就差沒給林天龍下跪了!

雖然之前鬧出了那一件事,但接下來的時間卻是沒有人再把主意打到林天龍一行人身上來。

一夜的相安無事,自然的,這一夜大家都是沒有睡覺,而是全都跑到鴻蒙空間里過了一夜。

外面一夜,裡面則是二三個月的時間,趁著這段時間,林天龍將九段斬以及星耀九天都是修鍊到得心應手的地步。

自然的,破天巨劍在他的手中,也是能夠發揮出比他用雙拳更加強大的威力。

其他人也是沒有閑著,各自都是有著各自的事情要做。

第二日一大早,眾人便是從鴻蒙空間之內出來,不是他們不想,實在是現在的他們對於天羽門來說,乃是十分關注的對象,要是讓得天羽門的人發現了鴻蒙空間的秘密,怕是得提前動手。

而這樣一來,自己等人一旦過早的將底牌暴露,那便是起不到想要的結果了。

一行人直接的下樓去吃點心,正當林天龍一腳踏入大堂之時,卻是突然的愣住了。

眾人順著林天龍的視線看去,一個打扮得並不花枝招展但看起來又十分的美麗的女人背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天玄子小聲的對著幾人說了幾句話,其餘人便是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林天龍,各自去吃各自的點心去了。

「欣兒!」林天龍看著那背影,一眼便是認定這背影乃是出自張欣兒,於是便試探著叫道。

張欣兒與師傅正好站在櫃檯處,張欣兒的師傅也在對著掌柜問著些什麼,張欣兒自然是背對著林天龍。

但當張欣兒一聽到這個聲音之時,渾身便是突然的一震,有些不可置信的轉過頭來。

當兩雙眼眸對視在一起的時候,彷彿其它所有的一切都是靜止了一般,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二人。

兩人對視了半響,誰都沒有先開口說話,就那麼睜著眼對視著,彷彿是想要看到對方在分別之後的經歷一般,永遠都看不夠。

良久之後,林天龍率先開口,輕聲道:「欣兒……我回來了!」

「回來就好!沒事就好!呵呵。」張欣兒喃喃笑道。

接著便是飛一般的朝著林天龍撲上去,當兩人擁抱在一起之時,大堂里所有的人無一不是將目光匯聚在了此處。

郎才女貌!

許多人在見到這一幕之時,心中最想說的便是這四個字!

兩人看上去實在是太般配了,這男的外表看上去只是覺得有些小白臉般的秀氣,但雜眼一看,竟是可以從中看出一種隱約的霸氣!

女的雖然打扮得不怎麼樣,但這身材、這臉蛋,相信不少男同胞在見過之後絕對會將其奉為心中的女神!

兩人相擁在一起,久久不曾分開,這一刻,彷彿是林天龍的春天到了一般,是如此的令他開心。

不過正當林天龍開心之際,卻是發現懷中的張欣兒不知在什麼時候竟然是推開了自己,現在正用她那如嬌似玉般的小手猛烈的捶打著自己的胸膛,或許是因為張欣兒是女人力度小,林天龍卻是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

「欣兒,怎麼了?」看著正在捶打自己胸膛的張欣兒,林天龍不解的問道。

自己和欣兒才剛剛重逢,但貌似自己哪裡惹到她了一般,才是令得她如此的捶打著自己。

「你幹嘛要回來!」張欣兒說道:「天羽門的人已經帶人上玄天宗找了你許多次,他們現在有很多強者,你回來不是羊入虎口么?」

張欣兒輕聲抽泣道:「我怕,怕你出什麼意外……你在這世上可以說是我唯一親近的人,也是我唯一愛的人,要是你出了什麼意外,那我也……」

林天龍伸出手掌輕輕的堵住了張欣兒的小口,憐惜的說道:「欣兒,別怕,這麼多風風雨雨我都是經歷過來了,難道小小一個天羽門便是能夠阻擋住我的腳步么?」

其他人聽著這話,所想到的便只是認為林天龍年少輕狂,難道他還想將天羽門踩在腳下不成?

但這句話對於張欣兒來說,卻是有著另外的一種含義,也可以說是這句話原本所想要表達的意思。

林天龍這一句話對於張欣兒來說,其真正的含義便是回家!

這裡的回家,卻不是處於天武帝國的那個林家亦或是張家,而是他們兩人真正的家!地球!

雖然以林天龍現在的修為說出這番話是顯得有些過於自信,但張欣兒卻是能夠肯定,林天龍說的話一定是會成為事實的!

身為一個女人,對於自己的男人,要做到最為重要的一點便是信任,不光是女人,而是所有情侶都應該具備的條件。

相互信任,只有相互信任,沒有猜忌,才是能夠令得一段感情長久的保持下去,直至雙方離世,甚至……海枯石爛!

「我相信你。」張欣兒被林天龍重新擁在懷裡,俏臉貼在這個看似並不寬闊的胸膛之上,卻是顯出了一種安心,一種釋懷的表情。

在戀人的懷中,縱然是世界末日,我也不怕!

因為,有他(她)在,哪裡都是天堂!

「欣兒,這便是你的小情郎?」

如此溫馨的一幕卻是被一個聲音給突然打破,兩人瞬間便是意識到了此處貌似還有著其他人在場,於是便迅速的分開。

林天龍尋著聲音看去,這是一個老嫗,看上去頗有些英姿煥發的樣子,想必其年輕的時候也是迷倒過許許多多的男性同胞。

張欣兒轉身對著這名老嫗說道:「師傅,您又在取笑弟子了……」

「哈哈哈,我這哪裡是取笑。」老嫗大笑了一聲,看她的樣子,與在這個年齡應該表現出來的虛弱毫無關聯。

只聽這老嫗接著又說道:「倒是你這小妮子,你剛才與你這小情郎說的話我可是一字不差的都給聽到了,而且還記在了心中!」

接著老嫗裝作可憐的樣子,說道:「哎!可憐我這老太婆,老了老了,好不容易收到一個自己滿意的弟子,現在卻是親耳聽見她說她唯一的親人,唯一所愛的人不是我,而是她的小情郎!」

「師傅,你聽我解釋,這其中有著許多的原因,我才是說出的剛才那些話,我並沒有那個意思的……我,我……」張欣兒一時之間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她想將所有的事情都解釋給師傅聽,但卻是不知道該不該說,如果說,又該從何開始說起,難道開口第一句話便說「師傅,我不是天武大陸的人」么?

她相信,只要自己將這句話一說出來,人家定是會認為自己病的不輕,你人在這個世界,你的父母也在這個世界,你說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難道你還能是上界下凡的?

就在張欣兒不知該怎麼解釋而手足無措的時候,一隻大手輕輕的按在了她的肩頭之上。

這隻大手剛一觸碰到她的肩膀,很明顯的,她立馬便是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