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一開始啓動,江炎整個人就如同一隻泥鰍一樣,整個身體以一個匪夷所思的姿勢,險之又險的躲過的何師傅的這一擊肘擊,同時,江炎右腳一招橫掃千軍,徑直朝着對手掃去。

江炎這一下,比方纔女孩的表現更加的讓何師傅以及在場的人感到震驚,女孩本來就是名家之後,武藝精湛也是情理之中,但江炎這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子,耍起武士來也是像模像樣的,難道這年頭高手就如大白菜一樣不值錢了嗎?

江炎也沒有想到自己的這一招竟然會如此的精妙,其實這也是利用超能模仿來打架的一個特點,因爲是模仿的緣故,江炎的招數都是從視頻東拼西湊出來的,所以很不穩定,有時會有精妙的發揮,但有時就是稀爛無比。

何師傅從來也沒想過這小子還會反擊,所以根本就沒有防禦的打算,江炎這一下橫掃千軍的掃堂腿,正正的擊中了他的小腿,讓個人整個人不由得失去了重心,跌倒在地,雖然並未受什麼傷,但這實在是太過於屈辱。

想到自己主動進攻,竟然被這個毛頭小子一招就弄倒在地,一陣怒火不由得從心中升起,何師傅一臉猙獰的望着江炎,立刻爬起身來,這一下他真的生氣了,施展起自己的看家本領,對着江炎襲來。

這時,整個武館響起了一陣響亮的聲音。

“住手。”只見馬雲天突然乍現,出現在江炎和何師傅中間,左手橫立,背對着江炎,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何師傅說道:“何師傅,在我的武館,我不希望我的客人收到傷害。”

突然出現的馬雲天讓何師傅的進攻戛然而止,他知道自己不是馬雲天的對手,就算攻過去也只是自取屈辱,雖然此時自己很生氣,但也很快的思考出了其中的厲害關係。

“各位,請走吧,我們武館今天不接待客人。”言罷,馬雲天擺了擺手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但就在這時,意外橫生。 就在馬雲天話音剛落的時候,從西裝男身後衝出了一個人,其衝出來的速度之快讓人膛目驚舌,江炎只感覺一陣殘影飄來,瞬息之間那人便已經到了馬雲天的身旁,雙手展開千變萬化的攻勢,瞬間就將馬雲天籠罩在了攻勢之中。

“爸!小心!”眼看馬雲天瞬間就陷入了別人的攻勢中,方纔格鬥的那名女孩這時不禁大聲的說道。

不過雖然對方的攻勢十分的巧妙,但馬雲天作爲馬家這一代的家主,自然是有兩把刷子的,就在對方快要攻到他身上的時候,這個時候,馬雲天終於有了動作。

只見馬雲天左腳一個側步,整個身體一個凌空側擺,直接就從對方的攻勢之中逃離了出來,動作十分的簡單直接,但又讓人有種賞心悅目的感覺,此時的江炎看到如此,心想要是自己能有這種水平也就滿足了,心裏不禁堅定了留在馬家拳館的決心。

“馬館長果然是名不虛傳啊,在下佩服。”這時那人見狀,對着馬雲天說道,其聲音十分的沙啞,給人一種十分蒼老的感覺,但仔細一看那人卻又不像超過40歲的樣子。

“原來是雷震師傅,不知道剛纔雷師傅的舉動是什麼意思。”馬雲天擺了擺衣袖,說道。

“久仰馬館長的大名,今天特來討教,希望馬館長不要讓我失望哦。”雷震操着沙啞的嗓音,一對眼睛冷冷的看着馬雲天說道。

其實在武術界中,馬雲天並不總是受到武術界中的人的敬重,正所謂同行如敵國,所以雖然馬雲天一向做事帶人都很得體,但還是受到很多武術界人士的妒恨,“武術”這塊蛋糕就那麼一塊,沒有誰會不對其動心,而拿着這塊蛋糕最多一部分的馬雲天自然成爲了衆人矛頭的焦點。

這這些妒恨馬雲天的人中,雷震就是其中最爲明顯的代表,雷震本身功夫就很不錯,去年舉辦的武士大賽更是成功的衛冕,在B市的聲望也不小,所以他一直都想取馬雲天武術界老大的位置而代之。

“雷震,我們武術界的事情,我希望我們可以內部解決,我不希望我們武術界被外人所利用,做出一些不齒的事情,敗壞我們武術界的名聲,希望雷震師傅一定要三思。”馬雲天淡淡的說道,所說的話盡顯大師風範。

而他所指的外人,自然就是指方纔那名西裝男背後所代表的的程志遠所在的龍騰集團有限公司,這個集團一直都很像徹底的佔有B市的武術協會,從而利用武術協會在民間的威望來牟取暴利。

因爲武術協會並不是一個官方的組織,從存在開始就是馬家自發聯合其他的一些武館形成的組織,不過隨着時代的進步,武術界也在悄無聲息的發展壯大着,到如今武術協會在民間已經有了很高的地位。

正因爲如此,龍騰集團有限公司纔會三番兩次的派人來找馬雲天希望能夠跟他合作做一些交易。

但馬雲天一早就看出來了龍騰集團有限公司的歪歪心思,如果對方是真心想要發展武術業,馬雲天自然是大力的合作,但如果對方只是想利用武術界來爲自己謀取暴利的話,說什麼馬雲天也是不會答應的,這也是馬家一直的在武術上的堅持。

龍騰集團有限公司找了馬雲天幾次之後,見馬雲天不肯合作,便開始打起了其他的心思,其實他們找到馬雲天,最關鍵的就是因爲馬雲天所坐的武術協會會長的這個位置,可以說是B市武術界最爲重要的一個位置。

而既然馬雲天不肯合作,龍騰集團有限公司便打算把馬雲天從這個位置上弄下去,然後找一個肯合作的人坐上去,那麼問題自然就可以解決了,而他們找到的,正是目前風頭正旺的雷震。

其實雷震本不是什麼壞人,可以說他就是一個武癡,從小就開始習武,他還曾因跟人比武弄壞了喉嚨,但一直沒有放棄,始終堅持着自己的武道,可以說除了武術以外的東西他都絲毫不會在意。

但當龍騰集團有限公司找到他以後,答應幫他坐上武術協會會長的位置,他不禁一陣怦然心動,這個位置是他夢寐以求的位置,所以當時他也是一陣激動,再加上他一向很少與人交往,三下兩下就被龍騰集團有限公司的人給忽悠住了,完全看不穿其中隱藏的陰謀。

在他看來,馬雲天只不過是不希望權力外放,希望能夠把武術協會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上的貪婪小人罷了,雷震心想只要自己能夠打敗馬雲天,再當上武術協會的會長,到時候在跟龍騰集團有限公司合作,大力發展武術業,到時候他就是B市武術界的一代功臣了。

所以無論如何,他也要找機會想擊敗馬雲天才行,所以今天他纔會特意跟着龍騰集團有限公司的人一起來到馬家的拳館,雖然對於西裝男的一些做法他也不是很贊同,但也沒有說什麼,一看到馬雲天出手,他就忍不住上前對馬雲天展開一陣攻勢。

“馬師傅此言差矣,程董事長是希望能夠幫助我們武術業發展,是你太過於年邁迂腐,不懂得去與人合作,我看你這個位置,確實該換人了。”雷震操着沙啞的嗓音對着馬雲天一陣冷笑說道。

“冥頑不靈。”馬雲天嘆了一口氣說道。

“我倒要看看你馬雲天今天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雷震眼冒一陣精光的說道,說完,他的手腳便開始有了動作。

而江炎此時正處於兩人身後不遠的地方,感受着兩人身上不斷外協的氣勢,江炎急忙往後退了兩步,生怕被這兩個高手的打鬥所誤傷,到時候就真的是倒黴透頂了。

而他沒有注意到的是,他的身後正是馬家的一羣人,他這麼一退,便就直接退到了馬家的人羣中,看起來就像是馬家那一夥的人一般。

“既然如此,出手吧。”馬雲天見此戰不可避免,便擺出了起手式,對着雷震說道。

雷震不再言語,將自己的注意力提升到了極限,兩眼緊緊的盯着馬雲天,像一隻正在接近獵物的獵豹一般,渾身都充滿着無窮的爆發力,就連隔得老遠的江炎都感受到雷震給人的壓力。

而馬雲天此時心如止水,外表上看起來仍是一副寵辱不驚的模樣,彷彿絲毫沒有受到雷震身上散發出的壓力的影響,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盡顯一代宗師的風範。 兩名在B市武術界鼎鼎有名的人物即將就要在自己面前進行一場大戰,讓江炎一時間心中有些激動,雖然自己算不上是什麼武術界的人,但能夠看到這樣的大師級人物對戰,也實在是一個千載難逢的難得的好機會。

馬雲天擺好起手式之後,並沒有馬上出**奪戰局的先機,這讓雷震心中十分的不解,按照他對馬家拳法套路的瞭解,馬雲天應該是像方纔的那個女孩一樣,想辦法搶奪先機纔是,可馬雲天現在的做法卻讓他有些納悶了。

馬雲天一直都沒有搶攻的打算,只是一臉高深莫測的看着雷震站在原地,讓人搞不清楚他到底想做什麼,難道他不怕雷震搶得先機嗎?

不過雷震也絕不是那麼簡單就會被他給唬到的,管他在想什麼,對於自己的身後雷震也是十分自信的,要不然也不會對馬雲天主動的鐳戰。

只見雷震大喝一陣,整個人化爲一道殘影,剎那間便來到了馬雲天的身旁,左右手猶若天羅地網一般,將馬雲天籠罩在其中,這一招,便是他自創的天羅地網式,跟馬家善攻不善守很相似,只是他的這套拳法的“攻”比起馬家拳法,顯得更徹底,方纔他對馬雲天使用的正是這一招。

雖然同樣是一招“天羅地網”,但現在的這一次明顯要比上一次威力要強得多,剛纔他只是試探一下馬雲天的實力,而這一次他才真的是使出了全力,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倒馬雲天。

反觀馬雲天,臉上沒有一絲匆忙和緊張的表情,整個身子不退反進,非但沒有逃離雷震的“天羅地網”,反而是整個人迎了上去,這一下,就連雷震也是打出所料,要知道這還是第一個主動進入他“天羅地網”的人。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雷震在心中狠狠的想道,要知道雷震的這一套“天羅地網”就猶如水中的漩渦一樣,越靠近“天羅地網”的中央,對人的限制也就越強,讓人越容易被雷震的一招一式給牽制。

所以通常別人與雷震對戰,都是與他拉開距離,儘可能的逃離“天羅地網”的範圍,就算逃不掉,多多少少也能減少一些“天羅地網”的威力,可如今馬雲天的舉動卻與其他人截然相反,不得不讓人驚訝萬分。

此時兩人的戰鬥,才一開始就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實在是讓人驚心動魄,就連江炎都不自覺的爲馬雲天捏了一把汗,畢竟從印象上來說,他還是比較希望馬家贏的,雖然方纔的那個女孩確實是挺蠻不講理的。

因爲馬雲天十分“配合”的緣故,雷震很快就把馬雲天完全的籠罩在了自己的攻勢之下,而他只要完全的用“天羅地網”把對手籠罩了,這套拳法的威力將高到讓人無法想象。

想到自己很快就能擊敗這B市武術界的第一人,雷震的心中也是一陣激動,在他看來,自己擊敗馬雲天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對於自己這套拳法,沒有誰能比他更瞭解其中的威力,就算是馬雲天,他也不認爲馬雲天此時還有翻盤的可能。

不過,雖然馬雲天完全陷入了自己拳法的包圍中,但絲毫沒有一絲驚慌的表情,依然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一次次的躲過雷震的攻擊,倒也沒有在場面上顯得那麼的落入下風。

不過雷震深知自己這一拳法的威力,一旦陷入其中,雖然可以勉強保持自己短時間內躲過攻擊,但這樣所耗費的體力也是十分巨大的,並且隨着雷震不斷的加快自己進攻的速度,對手之後落敗的可能。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這就是雷震這套拳法最高的奧義,於是,雷震便將自己拳法的速度又提高了不少。

但就在這個時候,場上的形勢轉瞬即變。

只見馬雲天雖然身處雷震拳法的重重包圍中,看似處處受制,但很快,雷震第一個發現了馬雲天有一些不對勁。

本以爲只要自己不斷的加快攻擊的速度和頻率,現在已經將近50歲的馬雲天的體力應該會消耗得很快,到時候自己擊敗他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不過馬雲天的表現卻讓雷震十分的意外。

馬雲天並不像雷震想象的那樣變得氣喘吁吁,臉上依然是一副平淡的表情,似乎根本就沒有受到自己“天羅地網”的影響。

這怎麼可能,此時雷震的心中實在是驚訝無比,對於自己的拳法他自然是十分的自信,但此時馬雲天的表現卻讓他感覺自己在做夢一樣,無論如何他也不會相信自己的這一“天羅地網”會對馬雲天一點效果都沒有。

想到這,雷震心中一陣急躁,同時將自己手上的速度提升到了自己的極限,兩隻手臂一時間快速無比,讓人只能看到一道道殘影,可見其速度之快。

看到這,馬家這一邊的人無不是緊張的萬分,想不到雷震的出拳速度竟然能達到如此誇張的程度,心中不禁開始爲馬雲天一陣擔心,而那名女孩更是一副緊張萬分的表情。

但馬雲天作爲一代的武學大師級人物,當然不可能就那麼簡單的被雷震那麼輕易的就擊倒,馬家橫霸B市武術界那麼多年,自然是有其道理的。

只見馬雲天依然是一一擋下了雷震的進攻,雖然表情已經不再從容不迫,開始變得有些嚴肅,顯然雷震的這一手確實給他製造了不少的麻煩,但依然沒有對他造成什麼致命的威脅。

看見自己的攻擊速度已經達到了極致,但依然不足以擊敗馬雲天,雷震心中也是無比的震驚,難道自己跟馬雲天的差距就這麼遠嗎,一時間雷震不禁有些質疑自己起來,畢竟仍誰看見別人輕描淡寫的阻擋了自己的殺手鐗,心中都不會好受。

不可能,雷震絕對不能相信這個結果,自己從小就比任何人都要勤奮的練習武術,付出了別人好幾倍的努力,他絕對不敢相信馬雲天竟然會比自己還要高出一個檔次。

雷震開始瘋了一樣的對着馬雲天展開攻勢。

不過他這樣不要命似的進攻,對於體力的消耗也是非常恐怖的,只過了幾十招,雷震就感到了有些後繼乏力,而當自己這一陣的攻勢結束之後,又怎麼去應對馬雲天的反攻。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馬雲天的動作不自覺的停滯了一下,露出了一個空當,此時已經接近瘋狂的雷震哪裏會管這是不是什麼陷阱,一拳狠狠的朝着那個空當擊去。

等馬雲天想要防禦的時候,已經有些來不及了,畢竟雷震出拳的速度十分的快,猶如一顆出了膛的子彈一般的快速。

無奈之下,馬雲天只能採取圍魏救趙的辦法,右手握掌,朝着雷震的左肩拍了過去。

“啪”的一聲,雙方各自擊中了對手,表情看起來都不是很好受,而馬雲天更是開始一陣劇烈的咳嗽不止。

“爸,你的哮喘。”這時女孩突然一聲高呼道。

這時稍微冷靜下來的雷震才知道,原來馬雲天還有哮喘,想必剛纔的停滯就是因爲哮喘的突發,這次給自己找到一個機會,但儘管如此,他也擊中了自己,不得不讓雷震一陣佩服。

這時女孩匆忙幾個健步上前,拿出一瓶噴霧朝着馬雲天的喉嚨噴了幾下,一對玉手不停的不斷按撫着馬雲天的後背,這才止住了馬雲天劇烈的咳嗽。 雷震盯着馬雲天望了許久,心中很久不是一番滋味,方纔馬雲天只是因爲哮喘發作,這纔給了他一個可乘之機,如若不是這樣,恐怕自己直到力盡都無法攻擊到馬雲天。

雷震雖然很想擊敗馬雲天,但此時別人哮喘發作,他當然不能乘虛而入,練武的人,除了自身的武術造詣以外,更加看重自己的聲望和名聲,要是自己這個時候乘人之危,難免會被人給笑話。

蝕骨癮婚,霸道總裁的愛妻 “馬師傅的功夫果然是名不虛傳。”這時雷震對着馬雲天說道,這句話是真的對馬雲天的功夫心悅誠服,剛纔馬雲天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確實是在自己之上,這是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輸了就輸了,還那麼愛面子啊,說什麼名不虛傳。”這時那名女孩聽後,忍不住吐了吐舌頭對着雷震說道,不過對此雷震自然是不爲所動,能夠在武術上到達他這個程度的,自然不會跟一個小女孩斤斤計較。

於是乎,雷震就開始想着要不要繼續跟馬雲天再打了,因爲馬雲天現在一定是不再適合打鬥了,只要自己現在乘人之危的話就顯得有一些勝之不武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西裝男出來說話了:“看不出馬館長還真的很厲害哦,不過下個月的拳王爭霸賽,恐怕雷師傅又要蟬聯了,到時候馬館長一定要來頒獎哦。”

說完之後,西裝男就帶着人走了,雷震看了看馬雲天幾眼,也很快的離開了。

“爹,你沒事吧。”等人都走了以後,女孩匆匆對着馬雲天說道。

“我沒事,對了,剛纔那個小兄弟在哪。”馬雲天擺了擺手說道。

“馬前輩,我再在。”聽到馬雲天問起自己,江炎匆忙上前一步說道。

馬雲天點了點頭,對着江炎說道:“小夥子,剛纔多虧了你救了我的女兒,我真的很感謝你。”

江炎擺了擺頭說道:“不用謝,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事情,再說我看那個人也很不舒服,幫助你的女兒只是應該不爽而已。”

馬雲天點了點頭,頗有一番孺子可教的意味,對於江炎,他心中還是比較的欣賞的,從剛纔江炎的舉止還有說話的語氣等等看來,他對江炎還是有着比較不錯的印象的。

於是,就這樣,江炎無緣無故的就獲得了馬雲天的好感,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江炎聽到了異能器對他的提示:主人,檢測到附近有可以學習技能的人,請問可以學習技能嗎?

對於這樣的提示,江炎自然沒有不答應的道理,直接就選擇了答應接受學習技能,而學習的目標自然就是馬雲天,馬雲天的技能比較多,請棋書畫基本都會一些,但是江炎要學的只是他的拳法。

馬雲天的拳法是高級的,並不是江炎想象中的大師級的,不過這也很不錯了,能夠學到馬雲天的拳法,自己以後這學校裏面就可以橫着走了。

於是,江炎便開始學習了,同時順便要求馬雲天收下自己作爲徒弟,這樣也可以起到掩人耳目的作用,可以說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而馬雲天因爲對江炎本來就有幾分好感,便直接答應了江炎的要求。

就這樣,江炎就順理成章的成爲馬家武館的一個弟子,算是成全了這一行的目的,也算是不虛此行。

在武館拜師之後,江炎才知道原來那女孩就是自己的師姐,馬師傅的獨生女,馬苗,馬苗一直都在對着江炎冷哼,這讓江炎心中一陣不是滋味,自己又沒怎麼你,你爲什麼這樣看我。

不過現在自己是寄人籬下,倒也不敢怎麼放肆,人家是自己的世界,人家的老爸是自己的師傅,再怎麼樣自己也不可以隨意的放肆。

跟馬雲天聊了一會後,江炎發現這個B市武術界的大師不光是在武學上厲害,對於其他的知識也是非常的淵博,不管是什麼樣冷門的東西,老先生基本都懂一些,這不得不讓江炎心中十分十分的佩服。

因爲馬師傅現在的身體不適特別好,也只是簡單的跟江炎聊了一會,就到房間裏面去休息了,而他叫馬苗好好的帶她這個是師弟好好的熟悉一下馬家的大院。

對此江炎雖然很想讓師傅給自己換一個人,但一時間也找不到理由,自己一看到自己這個世界,心中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可以說是非常的非常的不好的預感。

“走吧,爹叫我帶你四處逛逛。”馬苗聽見父親對自己的要求後,表情不懂聲色,但江炎感覺這個女孩似乎在想着一個整蠱自己的方法,一時間江炎有些不知所措。

“這裏是大家練功的地方,看你的功夫不錯,我們來練兩手。”來到了練功的地方後,馬苗直接的就對江炎這麼說道。

馬苗這一下,讓江炎有些猝不及防,雖然自己心中知道這個女孩不會那麼簡單的就放過自己,但是他沒想到這個女孩竟然那麼快的就對他展開報復,這讓他十分的鬱悶。

不過也還好,自己擁有異能,一時間也不用太懼怕馬苗的攻勢,想到這,江炎立刻開啓自己的異能器,開始跟馬苗對戰。

不過馬苗自然不是江炎的對手,缺乏對戰經驗讓馬苗處處受制,基本上三下兩下就被江炎給打敗了。

馬苗倒在地上,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自己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被這個小子給打敗了?這麼樣馬苗都不敢相信這個結果,從小就練武的他從小就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

不過江炎直接走了過去,對着她一陣安慰,馬苗一時間心中有些小小的感動,看不出這小子還是蠻會關心人的,心中對於江炎也是有了幾分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