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美少女的生活寧靜而美好,就是無比枯燥。

秦牧雲原本期待看到樹人美少女鑽木取火,去掉頭就啥都亂吃。

最好是鑽毛取火剛有點火星的時候就下雨,四處抓蟲子卻發現連只螞蟻都沒有。

在饑寒交迫快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秦牧雲就伸出援手,給她一碗甜豆花,讓她明白自己的慷慨。

然而,這美少女真的好獨立啊,她甚至沒有覺得寂寞,就這麼樂在其中地生活在樹林里,但每天除了乾飯還是乾飯。

彷彿吃飽對她來說就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

秦牧雲無奈,只能將注意力放在她的能力上。

美少女在催生樹木生長的時候,也會動用到符文。

但跟秦牧雲那自己琢磨的簡短符文不同,涉及到的符文數量接近一千,而且組合方式非常複雜。

秦牧雲是第一次知道,符文組合不僅僅是平面的。

在秦牧雲的符文視覺下,美少女調動體內的能量,形成一個個符文,然後組合成猶如胚胎的形態。

雖然符文數量多,但穩定。

上千個符文的組合,每次使用時,差別只有百分一的符文會產生變化。

秦牧雲之前通過樹人祈禱挖出來的符文組合其實也很複雜,他只是挑選了出現頻率最高的小段,推測這一段是相同的效果。

但現在看來,這一小段不過是真正符文組合裏面的一小段。

現在看到真正的「法術結構」,秦牧雲才明白自己當初有多亂來。

如果用編程來類比,變異樹人身體雖然怪異,但他們的身體是一個完整的程序,可以正常運行。

或許有小bug,但好歹能運作。

秦牧雲是強行插入了一小段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功能的代碼,塞入到原本能夠完美運行的程序裏面。

結果小bug就變成了大bug。

換成電腦,最多就是跑步起來,再麻煩點就是卡死而已。

但換成一個真正的生命體,可不存在斷電關機的情況,他們的身體很努力地想要融合這段「程序」,開始不斷「修改自身代碼」。

結果,只有美少女一個人成功適應了。

這麼看的話,這妹子運氣比之前想的更加逆天。

秦牧雲有點不好意思,決定以後做測試之前還是多收集點資料。

現在就不錯,有美少女使用「法術」,秦牧雲就可以仔細記錄測評了。

胚胎符文組合看起來雖然複雜,但秦牧雲彷彿對這個世界的一切符文都有絕對控制力。

心念一動,他就組合出一個來。

看着這種複雜的結構,秦牧雲沒辦法記錄在平面的筆記本上,只能畫了個簡單的平面圖,然後在旁邊標註「植物催生符咒」。

單個符號秦牧雲稱為符文,這種能夠確定效果的符文組合則被他記錄為符咒,方便區分。

花了兩天時間來研究,秦牧雲覺得自己對這個符咒已經很熟悉了,便又心動着想要搞點實驗。

當然,他不會再拿美少女的小樹林來做測試了。

主要是不好意思,美少女花了很多時間才種出這麼一大片樹林,要是自己扔個符咒下去毀掉了,或者又弄出什麼詭異的玩意出來,那美少女的家就沒了。

做人呢,不能盯着一個人來坑,這樣太不厚道了。

所以,秦牧雲向護士申請要種植物。

七院無疑是一個很正規的精神病院,並不是雷電法王那種摧殘性質的地獄。

對於病人合理的要求,護士都會盡量滿足。

種花好啊,種點小植物,有助於病人轉移注意力,平復心情。

所以,秦牧雲的要求,很快就被滿足。

護士小姐姐不知道從哪裏找來了兩個小盆栽。

一個是豬籠草,一個是石生花。

看起來水靈靈的,小小的,非常的可愛。

護士小姐姐還很耐心地跟秦牧雲說照顧植物的操作,怎麼澆水,每天曬多少太陽等等。

秦牧雲連連道謝,但一句都沒記住。

關上病房大門,秦牧雲就對這兩個小盆栽說:「抱歉,這是為了檢驗真理,只能犧牲你們了。」

說完,秦牧雲凝神靜氣,凝聚出胚胎符咒。

這是秦牧雲第一次在現實世界裏面凝聚符咒,但似乎也並沒有什麼不同。

不知從何而來的能量,在他的控制下形成上千個詭異符文,按照他的心意組合成型。

過程很快,哪怕秦牧雲仔細又仔細,但整個過程都不到兩秒。

要是不那麼謹慎的話,幾乎是念動即成。

胚胎符咒凝聚在秦牧雲的掌心,只有一顆種子大小。

秦牧雲瞄了一眼旁邊的鏡子,卻沒看到符咒的存在。

這玩意,並不會發光啊,看來是只有自己能夠看到。

「可惜了,沒有手機,不然應該錄下來的,這可是人類第一次施展法術的珍貴情景。」

吐槽完畢,秦牧雲就將這胚胎符咒扔到那棵豬籠草上。

胚胎符咒順利無比地融入到豬籠草之中,秦牧雲全神貫注,想要看清楚豬籠草體內的變化。

現實世界的物品似乎是沒有符文存在的,秦牧雲觀察過身邊的一切,都沒發現符文的存在。

就像是空白的硬碟,理論上可以塞進任何程序,但卻無法運行,只能產生貯存的效果。

理論上是這樣,但秦牧雲很快就發現理論什麼的,完全沒有意義。

這是兩個世界的法則融合,不能以任何常理去推論。

符咒融合到豬籠草體內之後,像是被踩了一腳的螞蟻窩,無數符文從胚胎之中冒出來,迅速充滿了整株豬籠草。

胚胎符文的效果,應該是催發植物生長和結果,美少女使用的時候就能讓小樹變成大樹,可以讓樹枝結滿果實。

但這一株豬籠草並沒有瘋狂的生長,而是在符文充滿體內之後開始迅速變異。 當初因為陳凡平易近人,待人和善,加上成績優秀,能力十分出眾,人也漲得清秀帥氣,所以有很多的小迷妹追隨。

其中以顧南星,朱佳琦等為主的千金大小姐最為突出,她們跟著陳凡身邊得到了很大的改變,不光是學習上,還有生活上的點點滴滴。

最重要的是他們做了很多事情,教訓學校里仗勢欺人的混混學生,幫助貧困家庭的學生度過難關等等一系列充滿正能量的事情。

久而久之,這些人就把陳凡當做信仰,當做精神的支持,相信只要跟在陳凡身後,就一定讓自己的人生過的精彩紛呈。

可是當陳凡忽然的消失在東城后,造成的影響是巨大的。

有的人默默的接受,比如顧南星就毫無念想的就去了國外進修讀書,但有的人卻是備受打擊,從而陷入了墮落的深淵。

當從顧南星聽完朱佳琦的變化后,陳凡面色陰冷了幾分,「你剛剛說她經常在就把廝混,是哪個酒吧?」

顧南星從未見到過陳凡如此陌生的一面,而且一副無形的壓力撲面而來,讓她有種對他的問題必須回答的錯覺,她也是幾乎脫口而出的回答:「市中心東西街上的夜皇酒吧!」

隨後,陳凡毅然決然的轉身走出了廚房,出來第一件事就是打給了洛菲,「是我,現在立刻馬上召集一百人到夜皇酒吧外圍,我馬上就到。」

夜皇酒吧,位於市中心黃金區域東西街。

這條街從晚上八點開始就是最熱鬧的時候,許許多多的都市男女們都紛紛的湧入這裡,這裡更是東城龍蛇混雜的地方,勢力犬牙交錯。

曾經有人統計過,東西街最鼎盛的時候,曾經一晚上可以收益上千萬,這其中貢獻最大的莫過於夜皇酒吧,它是東城富二代娛樂的首選。

坐在車子里的陳凡,冰冷的眸子死死的望著夜皇酒吧的牌子。

他在想自己該怎麼讓朱佳琦回頭!

好言相勸應該是行不通了,如果可以的話,顧南星早就能勸她回頭了。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以暴制暴。

這個時候,洛菲就在窗戶外敲了敲,等著陳凡搖下車窗后就彙報道;「陳先生,按照你的吩咐,已經召集了一百人在待命,不知您有什麼打算?」

只見陳凡拿出手機調好了十五分鐘的倒計時,一臉陰沉道;「砸了夜皇酒吧,搶了他們!」

話音一落,洛菲眼裡詫異了下,想勸一句陳凡不要衝動,眾所周知夜皇酒吧是兄弟盟旗下的產業,要是砸了的話就等同於和兄弟盟開戰了。

雖然洛菲並沒有把兄弟盟放在心上,但她不懂陳凡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他不是想低調的做生意賺錢,然後驚艷所有人嗎?

見陳凡的眼神無比凌厲,渾身散發出了冰冷的氣息,知道這件事已經是板上釘釘了。

「不用這個表情看著我,我知道你的顧慮。」陳凡拿出了自己準備好的黑色口罩,淡淡的一笑,「這樣我的身份就不會有事,這下放心了吧?」

洛菲楞了下,不禁有些尷尬,沒想到陳凡已經想到這一層了。

隨後她捂嘴輕笑了下,自己也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粉紅色口罩,上面的圖案和陳凡口罩的一模一樣,上面都是一個蛇頭的模樣。

兩人相視一笑,像是已經有了多年的默契一般。

「動手!」

陳凡眼神一寒,果斷的從車上下來。

洛菲立刻拿出手機,平靜的說道:「開始行動!」

兩人就這麼悠悠的往夜皇酒吧走去,陳凡有些好奇的說道;「其實這次你可以不用來的,我一個人可以搞定了,你要是受傷了怎麼辦?」

「陳先生,我能被老闆派給你做助手,可不僅僅只是會左右逢源哦!」

「……」

兩人說話的時候,身後已經是聚集了大片的人群,每個人身上都穿著黑色的短袖,胸口上都擁有一個明顯的標誌,白色蛇頭特別的醒目。

這一幕直接嚇退了周圍的路人,趕緊的四處躲了起來。

「十五分鐘的時間,你們進去的時候,無論見到什麼都給我砸,要是有人阻攔往死里打,聽見了沒有?」陳凡表情無比冷酷的說道。

「明白!」

陳凡大手一揮,人全部都一下子如潮水般涌了進去。

很快便傳來打鬥的聲音,空氣中還伴隨著東西不斷碎裂的聲音。

幾分鐘后,陳凡和洛菲慢悠悠的走了進去,酒吧大廳里蹲著幾十號人,外圍的人全部都是洛菲的人,場面已經得到了全面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