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望著她的背影,唇角狠狠的抽了幾下,臉色明顯的多了幾分厭惡,但是卻又很快的將那厭惡之色掩飾了下去,大姐說過,成敗就在此一舉了,他必須要忍耐,不能懷了大事。

只要二夫人死了,二房的那些財產就都是他的了,畢竟,他可是將軍府唯一的男孫。

「我怎麼不關心,我怎麼不想你呀,我不想你,我又怎麼會在這兒等你呀,你都不知道,我在這兒等了都快半個時辰了,我都等急了,你才來,所以,我心中肯定著急呀。」夢浩遠的手扶向她的肩膀,微微的轉過她的身,讓她面對面的望向他,一臉認真的望向她,一臉的情深意濃。

不得不說,夢家的人都很有演戲的天份,能夠對著一個比自己大了近十歲,明明心中十分厭惡的女人,還能裝的這般的深情,的確是不簡單呀。

「真的?」翠兒的雙眸微亮,臉上多了幾分欣喜,臉頰也微微的爬上幾分紅暈,在那月光下,倒也有著幾分朦朧的美麗。

「當然是真的,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呀。」男人說謊都不帶打草稿的,說的那叫一個理直氣壯。

說話間,還微微的靠近,在翠兒的臉上微微的吻了一下,不過,只是飛快的吻了一下她的額頭,然後便很快的離開了。

翠兒的臉更紅了,身子微微的一傾,便靠在了他的懷裡。柔情盡現。

夢浩遠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不過並沒有推開她,而是慢慢的將她攬進了懷裡,只是,眉頭卻是微微的皺起。

「你說,你會娶我的,你會不會反悔呀?」翠兒此刻正隱在他的懷裡,自然沒有看到他皺眉的動作,反而低聲追問道,聲音中隱隱的帶著幾分試探,亦或者還有著那麼幾分猶豫。

夢浩遠的臉色微沉,但是卻柔聲說道,「當然不會,我親口答應你的,怎麼可能會反悔呢。」

「真的嗎?你不會騙我?」翠兒聽到他的話,身子一動,快速的抬眸,望向他,月光下看到他那年輕,好看的臉,眸子中多了幾分痴迷,他雖然年輕,但是卻很好看,而且很溫柔,很會哄女人。

只要他真的娶她,她可以為了他做任何事情。

「我怎麼會騙你呢,只要二夫人死了,二房的那些財產成了我的,我就什麼都不用擔心,什麼都不用怕了,到時候就算父親不同意,我都會娶你的。」夢浩遠的甜言蜜語果然說的很動人,那誓言更是聽的翠兒心花怒放。

「你不會嫌我大嗎?」翠兒雖然心中高興,但是仍就有些不放心地問道,因為,這一次,她的選擇弄不好就是萬劫不復,所以,她一定要得到足夠的保證。

至少要讓她覺的,值的她去冒那個萬劫不復的險。

「傻瓜,我不是告訴過你,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大又怎麼樣,大才知道疼人,大的我更喜歡。」夢浩遠的聲音中多了幾分曖昧,說話間,故意的揉著她面前的柔軟,一語雙關。

「討厭。」翠兒假裝嬌嗔,假裝伸手去推她,不過,手碰到他的手時,卻又微微一縮,並沒有推開他。

「你真的那麼喜歡我嗎?」翠兒的臉紅通通的一片,月光下,倒是多了幾分誘惑。

「當然,你還要我說多少遍你才相信?」夢浩遠的心中多了幾分懊惱,不過臉上卻仍就是一臉的輕柔,一臉深情。

突然想起大姐說過,你要讓一個女人完全的相信你,全心全意的幫你,最好,最直接的辦法就是要了那個女人,只是那個女人的身子是你的了,她的心就會完全的向著你,她就會完全的聽你的了。

反正他是男人,這種事,他又不會吃虧。

想到這些,而且翠兒長的也還算不錯,清清秀秀的,只不過是年紀大了點,不過此刻在這月色下,倒是有著幾分朦朧的美麗。

夢浩遠的手,更加用力的揉著她的柔軟,另一隻手也在她的後背上慢慢的移動著,一邊移動,還一邊的扯著她的衣衫。

翠兒感覺到他的動作,身子明顯的僵滯,略帶羞澀地說道,「不要,不要。」

「為什麼不要,你明明知道我心中是喜歡你的,狠不得立刻把你吃下去,你這是要拒絕我?難道你不喜歡?」夢浩遠明明知道她的心思,去故意那麼說,不得不說,他應該算是一個**的高手,要不然二十七歲的翠兒也不可能就那麼被他騙了。

「不要在這兒,會被人看到的。」翠兒的臉更紅了,身子微微的扭動著,想要避開夢浩遠在她的身上不動移動的手,只是,她此刻這樣的紐動,反而挑起了他的衝動,原本只想逢場作戲的夢浩遠,這一邊倒是真的有了**。

「怕什麼,這個地方怎麼會有人來。」他突然一把緊緊的抱住了她,唇也狠狠的壓下,只不過卻不是吻向她的唇,而狠狠的用力的咬向她的胸前。

雖然隔著衣服,但是因為他太用力,翠兒一時吃痛,差點驚呼出聲,再次的紐著身子,想要推開他,但是他卻咬的更緊,更用力,痛的翠兒倒抽出了一口氣。

翠兒感覺到胸前微微的有些濕意,也不知道是他的口水,還是被他咬出了血來。

「痛,痛,痛,放,放開。」翠兒實在有些受不了了,又不敢用力的掙扎,只能低聲喊著。

還好,夢浩遠終於鬆開了口。

「我實在是太愛你了,情不自禁。」夢浩遠有這樣的一句甜言蜜語,來掩飾自己剛剛的粗魯。

翠兒雖然還在疼著,但是心中卻多了幾分欣喜,他這樣對她,便說明,他是真的喜歡她的。

夢浩遠看到她的樣子,心中暗暗得意,更加的將她攬在懷裡,一隻手,更是肆意在她的身上遊走著,引的她,氣喘噓噓的。

「二夫人那邊到底怎麼樣了?按理說,這幾天,她也該死了,聽說,上次大姐端去的魚湯她沒有吃,你要想辦法讓她再喝魚湯才行。」夢浩遠一邊在她的身上亂動,一邊低聲的問著二夫人那邊的情況,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不同。

女人在這個時候會完全的沉迷,但是男人卻可以同時想著其它的事情。

翠兒聽到他的話后,身子明顯的僵滯。

「怎麼了?」夢浩遠感覺到她的異樣,也不由的愣住,有些疑惑的望著她。

「那件事,已經被五小姐發現了。」翠兒極力的壓低聲音,在他的耳邊說道。

她來之前,心中還有些矛盾的,還在掙扎著要幫二夫人,還是幫夢浩遠。

所以,她今天一來,沒有說起二夫人的事情,而是先試探夢浩遠的態度,夢浩遠剛剛的態度讓她很滿意,所以,她決定了要幫他。

而且,她覺的,夢浩遠畢竟是將軍府的少爺,總比二夫人的份量重,依靠他應該不會錯的。

「什麼?你說什麼?」夢浩遠的動作猛然的停了下來,一雙眸直直的望著她,怒聲吼道,「那你怎麼不早告訴我?」

「她們是故意讓我來騙你的,我先前也只是想要確定你對我是否是真心的。」翠兒感覺到他突然的轉變,微愣了一下,有些委屈地說道。

「我對你肯定是真心的,這一點,你不用懷疑的,只是,這件事情讓我太吃驚了,剛剛把我嚇倒了。」夢浩遠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聽到翠兒那麼說,便覺的翠兒還有利用的價值,所以再次的哄騙著她。

「你要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若是讓老夫人知道了,這件事就麻煩了。」夢浩遠畢竟年輕,已經有些懂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你是將軍府的唯一的男孫,老夫人不可能會把你怎麼樣的,而且現在老夫人跟二夫人之間發生了一些矛盾,老夫人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樣幫著二夫人的了,五小姐也早就想到了這一點,所以五小姐並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老夫人,反而想讓我來騙你們。」翠兒聽到夢浩遠的話,連連說道。

「對呀,那倒也是。」夢浩遠也覺的她的話有道理,而且孟千尋這擺明了是不敢去告訴老夫人,那麼他也就不用那麼害怕了。

「現在,我們要想一個其它的辦法來對付她們,五小姐可不像二夫人那麼好對付,而且五小姐身邊還有三皇子,還有一個身份不明的父親。」翠兒相對的卻是冷靜的多,分析起事情來也是頭頭是道。

她的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再次補充道,「不過,此刻其它的人都已經離開了,只有五小姐在陪著二夫人,這應該是一個機會。」

「走,去找大姐。」夢浩遠自然是想不出什麼好辦法,所以,他想到了夢若婷,他知道,他的大姐的主意是最多的,這件事,本來也是大姐一手安排的。

兩人很快找到了夢若婷。

朱顏改:有鳳來儀 「大姐,二夫人的那件事,被夢千尋那個死丫頭髮現了。」夢浩遠壓低聲音向夢若婷說明。

夢若婷一驚,一雙眸子猛然的眯起,快速的望向了翠兒,臉上帶著明顯的的懷疑。

「她們原本是讓翠兒來騙我們的,不過翠兒對我是一心一意的,自然不會騙我,所以把一切都告訴我了。」夢浩遠連連的解釋,他自然是想著這件事情還要利用翠兒,所以現在自然還是好好的哄著翠兒。

但是翠兒卻以為他是真心為她的,不由的心中感動,望向他時,更多了幾分深意。

這個男人,這般的對她,她就算死了也沒有遺憾了。

「看一下,有沒有人跟過來。」夢若婷冷冷的望了翠兒一眼,然後低聲吩咐著一邊的侍衛。

侍衛明白她的意思,細細的查看過後,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回夫人,沒有人跟蹤。」

「他們怎麼知道這件事是我們做的?是你說的?」夢若婷的眸子再次的轉向翠兒,冰冷中帶著幾分嗜血的狠絕。

夢浩遠似乎到現在才想到了這一點,望向她的眸子中也多了幾分冷意。

翠兒的身子微微的一顫,頭下意識的垂下,小聲說道,「她們給我喂下了十條生魚,然後要把那條被子裹在我的身上,我、、我真的很害怕、」

「就因為害怕,所以你就出賣遠兒?」夢若婷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絲冷笑,聲音中也更多了幾分狠絕,一雙眸子卻是微微的望向一邊的夢浩遠。

夢浩遠原本冰冷狠絕的眸子在對上夢若婷投過來的目光時,不由的怔住,看到她神情間傳達的表情時,頓時明白了她的意思,臉上的冰冷與狠絕便快速的隱了下去。

「大姐,你也不要怪她了,那些東西的恐怖也是見過的,就算換了是我,我都受不過,更何況,她只是一個弱女子,你就不要怪她了,她現在來,不就是要將功贖罪的嗎,你怎麼著也要給她一個機會呀。」夢浩遠的聲音極為的輕柔,完全的是維護著翠兒的。

翠兒那極力垂著的眸子猛然的抬起,直直地望向夢浩遠,看到夢浩遠的臉上沒有絲毫的怒意,望向她時,仍就是一臉的深情,心中更加的感動,唇微微的動了幾下,才顫顫地說道,「謝謝你這麼幫我。」

「傻瓜,我說過我是真心愛著你的,我不幫你,還能幫誰?」夢浩遠對著她微微一笑,沒有半點的責怪她的意思,反而仍就是一副款款深情的樣子。

「我、、我對不起你,我不該說出你的。我、、。」看到夢浩遠這樣,翠兒的心中更加的自責,更加的痛苦。

「好了,都說了這件事情不怪你的,你也別太自責了。」夢浩遠再次柔聲勸著她。

「謝謝你。」翠兒更加的感動,聲音中都微微的帶著幾分嗚咽,是感動的。

「遠兒,你還打算相信她嗎?你又怎麼知道,她這次沒有說謊,你又怎麼知道,她這一次不會再背叛你?」夢若婷卻是冷著一張臉,故意說道。

其實,她現在跟夢浩遠算是一喝一合,只是為了哄騙這個丫頭。

若是翠兒被人跟蹤,她會直接的將翠兒除掉,但是剛剛侍衛說,翠兒沒有被人跟蹤,那麼這件事,她就要另做打算了。

當然,這一次,她必須的確保翠兒全心全意的幫他們,不會再背叛他們。

那麼要想讓翠兒這一次全心的幫他們,絕不會再背叛他們,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夢浩遠來感動翠兒,所以,她剛剛便暗示夢浩遠跟她演這一齣戲。

不得不說,夢浩遠演的還挺像的。

把那丫頭哄的東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大姐,我相信她。」夢浩遠卻是望著翠兒,一臉認真,一臉堅定地說道。

「大小姐放心,這一次,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絕對不會再背叛少爺的,不管少爺讓我做什麼,我都會毫不猶豫的完成的。」翠兒見夢浩遠這般的維護她,感動的眼睛都有些發酸了,她真的沒有想到,少爺對她的感情,竟然這麼深,竟然會這般的毫無條件的相信,竟然會這般不顧一切的維護她。

她在心中暗暗發誓,這一次,她絕對不會再做出對不起少爺的事情。

「哼,有了第一次,就會有了第二次,也就遠兒相信你。」夢若婷仍就冷著一張臉,故意說道。

「好了,大姐,你就別再怪她了,你看她都快要哭了。」夢浩遠有些不滿的望了夢若婷一眼,然後微微伸手將翠兒攬進了懷裡。然後再柔聲安慰著她,「好了,你也不要再難過了,有我相信你就夠了。」

「你?你竟然為了她跟我頂嘴?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夢若婷的臉色愈加的陰沉,故意的大聲怒吼。

「大姐,你若是再這麼為難翠兒,我就不聽你的,我明明知道我是真心愛著她的,你非要當著我的面讓她難堪,那你要我怎麼做?」夢浩遠也故意的對著夢若婷怒聲吼道,儼然就是一副為了一個丫頭,兩姐弟反目的情形。

「少爺,大小姐,你們不要為了我吵了。」翠兒看到夢浩遠竟然為了維護她,跟他一直最敬畏的姐姐吵架,心中又是感動,又是難過,更是自責。

「都說了這件事跟你無關,你不必難過。」夢浩遠卻是更加的攬緊了她,一臉的疼惜,「既然她不相信你,那我們走。」

說話間,他還真的攬著翠兒打算離開。

夢若婷的雙眸微閃,這小子還真會演戲,要不是這本來就是她的主意,只怕連她都會被騙了,也難怪他能夠騙了翠兒那丫頭,讓跟在二夫人身邊那麼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的翠兒最終卻背叛了二夫人,甚至聽到夢浩遠的話加害二夫人。

這小子,還真是感情的殺手呀。

這戲演到這兒,也應該差不多了,相信那個丫頭現在對遠兒肯定是死心塌地,絕對不可能再背叛遠兒了。

「少爺,不要,翠兒不能讓你跟大小姐因為翠兒而鬧翻。」翠兒緊緊的拉著夢浩遠的手,不讓他離開。

「行了,行了,看在你的份上,我就再相信她一次。」夢若婷見火侯差不多,便開始收網了。

夢浩遠這才停下腳步,轉身,望向夢若婷,只是神情間仍就帶著幾分怒意,有些懷疑地問道,「你真的相信她?」

「既然你那麼相信她,我還能說什麼,若是她再背叛你,那也是你自找的,是你活該,怪不得別人。」夢若婷故意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似乎有些無奈地說道。

「大小姐,絕對不會的,翠兒絕對不會再背叛少爺的,絕對不會的,我發誓,若是我再背叛少爺,就讓我天打雷劈。」翠兒聽到夢若婷的話,連連發起了毒誓。

「好了,都說了相信你了,幹嘛還發那樣的毒誓呀。」夢浩遠故意略帶不滿的說道,只是,卻是等到發完了毒誓以後才說的話。

「行了,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你們跟我進來吧。」夢若婷仍就故意的板著臉,但是心中卻是暗暗的得意。

夢浩遠這才攬著翠兒慢慢的跟在夢若婷後面進了房間,護衛便守在外面。

房間里,夢若婷的臉上多了幾分嗜血的狠絕,微微靠近翠兒的耳邊,小聲的說著什麼,然後將一件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塞進了翠兒的手中。

翠兒的臉上多了幾分害怕,但是望了夢浩遠一眼后,便一臉堅定的點了點頭,「大小姐放心,我一定不會讓大小姐失望的。」

「恩,最好是這樣。」夢若婷輕聲的應著,那聲音中隱隱的帶著幾分暗示。

「不過,你也要小心點,不能被他們發現了,我真的害怕你會有危險。」夢浩遠卻是故意的攬著她,一臉不放心地說道。

「少爺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二夫人還是相信我的,剛剛大小姐也說,他們並沒有派人跟蹤我,可見他們都是相信我的。」翠兒一臉感動的望著他,臉上更多了幾分凜然,為了他,她怎麼都不怕。

「恩,那你自己小心點。」夢浩遠仍就一臉不的擔心,一臉的不舍的望著她。

翠兒感動的稀里嘩啦,有這個男人這般的關心她,她就算現在死了,也知足了。

翠兒暗暗的下定決心,有些不舍的望了夢浩遠一眼,然後才決然的轉身,離開。

「哼,這個死丫頭,竟然背叛我,我絕對不會放過她的。」只是,翠兒不知道的是,她一離開房間,夢浩遠臉上的深情便瞬間的消失,換成了駭人的冰冷與狠毒。

「要對付那個丫頭,還不簡單的很,現在最重要的是除去夢千尋那個死丫頭。」夢若婷的唇角也扯出嗜血的狠絕,一字一字殘忍地說道。

「大姐這次有把握嗎?」夢浩遠聽她這麼說,微怔了一下,連連轉向她,有些不太放心地問道。

「放心吧,我做事,絕對不會失敗的,這一次,我定然要把那個賤丫頭徹底的毀掉。」夢若婷陰冷的笑著,得意中更是那讓人驚心的狠毒。

「那樣就最好了,就真的,我也一直看那個死丫頭不順眼,早就想要除掉她了,我就不懂了,就那丫頭那副醜樣子,三皇子怎麼就看的上她的。」夢浩遠一臉的嘲諷,他還沒有過去二夫人房間,所以並沒有見過現在的孟千尋現在的樣子,只是聽說孟千尋回來了。

夢若婷微愣了一下,雙眸突然微微一閃,臉上突然更多了幾分狠毒,她突然想到了一個更好玩的遊戲,總之這一次,她一定會讓那個賤丫頭永無翻身之地的。

二夫人的院子里。

初月小心的走進房間,然後在孟千尋的耳邊輕聲低語了幾句。

孟千尋的雙眸一眯,臉上多了幾分冷意,「真的?」那聲音中,也是再明顯不過的冷意。

「恩,是初也送過來的消息,絕對不會錯的。」初月微微的點頭,不再半點的遲疑,一臉的肯定,初也的消息是絕對的不會錯的,而且初月跟蹤人的能力絕對是一流的,一般人是根本不可能發現的,所以也不用擔心敵人跟他們玩反間計。

孟千尋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那臉色卻是慢慢的陰沉。

床上,二夫人已經睡著了。

「熄燈,睡覺。」孟千尋望向桌上的燈光,突然微微一笑,慢慢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