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艷穎愣了愣,某個丫頭?難道是她妹妹?

「哎呀!鈺鈺,是你太苛刻了,我是因為……哎呀!反正我的等級都是被逼出來的。」

顏洳鈺笑了笑,面對笑容這麼燦爛的孩子,她好像也冷不起來。

看著顏洳鈺的目光,完全被這個小女孩給佔據了,沐傾城站一旁臉色又黑了。

咚咚——

凌霄殿內響起了聲響。

測試殿內走進一名身穿凌霄殿弟子衣服的少年:「已經測試通過的弟子,請跟我來。」

一群通過測試的弟子,跟在他的身後向殿內走去,包括顏洳鈺三人在內。

弟子帶著他們穿過測試殿,經過一處小樹林,然後進入一處居住院,居住院有兩個大門,分男女休息區。

「通過測試的弟子按照號碼牌的順序,在此休息,午飯過後,會有人來帶你們見長老,然後再分配你們都進入哪位長老的門下。」少年將事情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居住院的地方很大,房間也很多,只不過這些房間都不是長居之地,僅僅只是稍作休息。

田艷穎一刻閑不下來,傳話的弟子剛走,拉著顏洳鈺便問道:「鈺鈺!你是幾號啊?」

「一百零八」

田艷穎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立馬跳了起來:「啊!我的是一八零九,我們肯定是連在一起的。」

說罷不管一旁黑著臉的沐傾城,拉著顏洳鈺便去找休息的房間。

沐傾城咬了咬牙,告訴自己不能跟小孩子計較,抬起手又放了下來,反覆幾次,無奈只好去找自己的房間。

到了午飯的時候,又換了一位弟子,帶著新進的弟子走到食堂去吃了午飯,然後沒有休息直接帶去凌霄殿的正殿。

殿內站著六位長老,其中的四位是顏洳鈺與沐傾城見過的。

而在大殿的兩側站著兩行人,最醒目的便是長相出眾的顏姬澈,一臉漠然的注視前方,彷彿眼裡誰也沒有。

坐在首位的是顏洳鈺沒有見過的大長老,看著下面的新進弟子揚聲道:「你們是第一批弟子,這裡坐著的都是我們凌霄殿的長老,你們如果有非常中意的,可以自行拜在其門下,不過、重要的還是長老們肯收了你們。」

田艷穎小臉激動的通紅,眼神定定的看著站在首列的顏姬澈。

顏洳鈺見此,差點被口水噎到,這……這眼神太灼熱了吧? 果然不出顏洳鈺的所料,這時顏姬澈俊美的容顏滑過一絲異樣,濃黑有型的眉毛也皺了起來。

田艷穎緊走幾步站在大殿的中央,指著位居首列的顏姬澈揚聲道:「大長老!我要拜在他的門下!」

噗——

大長老剛端起茶來喝水,聽見這麼一句話,失禮的噴了出來。

就連顏姬澈的嘴角也是幾不可見的抽搐了一下,眼神不自覺的掠過說話的女子。

「咳咳、姑娘!他……他現在還只是弟子,還有資格收徒弟。」

田艷穎燦爛的笑容暗了下去,紅著眼咬著唇:「那……那…那」本來她就是沖著他來的,他不收徒弟,那她來幹嘛?

「姑娘,你再看看還有沒有想拜入的門下?」大長老溫和的看著田艷穎。

「大長老……能不能破個例?」

顏洳鈺眉頭跳了跳,眼珠子轉了轉,如果這丫頭對大哥有意,那她拜如大哥的門下,豈不是****?這可不行!

「大長老,我不想拜入長老的門下,可是我又想留在凌霄殿,怎麼辦?」

大長老聞聲望去,見是一位相貌出凡的年輕女子,淡笑道:「這自然是有辦法的,只不過,老夫可以問問你不想拜進門下的原因嗎?」

這丫頭有意思了,既然不想拜入門下,那還來凌霄殿做什麼?

顏洳鈺仰首看著首列坐著的大長老:「因為我有師父,如果再拜入其他門下,似乎……」

大長老好笑的看著一臉盎然的紅衣女子:「你既然已經投入別人的門下,那為何還來到凌霄殿,難不成是來尋開心的?」

顏洳鈺先是一臉的惶恐,后而雙眸泛著光芒,崇拜的看著大長老:「小女子不敢,大長老誤會了,我會來到凌霄殿,純粹是我個人特別崇拜大長老,所以才會冒著被師父打斷腿腳的風險,跑到凌霄殿。」

大長老眯起一雙小眼,揚聲大笑:「哈哈哈!你這小丫頭,我喜歡,那你以後就跟著我吧!」

顏洳鈺不好意思的看著大長老,扯了扯身側的田艷穎:「那長老大人,我的好妹妹能不能跟我一起?」

田艷穎先是愣了愣,旋即眼睛一亮:「我可以嗎?」

大長老眉開眼笑的看著顏洳鈺,臉色故意板了板:「剛來就提要求,以後還不把我的霧淆堂給搬空了。」

顏洳鈺姣好的容顏,搭配可憐兮兮的表情:「長老大人……」

「好好好!准了。」大長老忍著笑點了點頭,這丫頭和自己的孫女一般大小啊!

二長老臉色微變,提出質疑:「這怎麼能行?一般留下來的弟子都是打掃雜物的。」

「這要什麼緊?難道在我霧淆堂就不能打掃了?」大長老冷眼略過二長老的臉龐。

顏洳鈺立馬眉開眼笑的連聲稱讚自己遇到了好人,大長老的為人真是一等一的棒,把大長老是一通海誇。

餘下的弟子大多都分在各位長老的門下,天分較好的基本上都被二長老吸納去了。

也有沒有歸入長老門下的,比如說沐傾城,等級屬於中高的,卻沒有進入長老門下,反而自願打掃凌霄殿。 大長老笑著向顏洳鈺招了招手,顏洳鈺屁顛顛的跑上前。

「怎麼啦?」

大長老淡笑看著顏洳鈺:「等我一會,我跟你們一起走。」

顏洳鈺笑著點了點頭,心想這老頭真有意思……

眼見大殿里的人都分配好了,大長老揚聲道:「好了,第一批的新進弟子安排好了,一個時辰后還有一批弟子,歸到各個長老門下弟子,跟隨凌霄殿弟子都下去吧!」

大長老看向站在自己身側的顏洳鈺:「走了,帶你們去看看我的霧淆堂。」

顏姬澈看著與大長老一起離去的顏洳鈺皺了皺眉,好熟悉的感覺,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以為他看見鈺鈺了,他們家鈺鈺最愛紅色的衣服了。

顏姬澈抬手按了按額頭,可能是最近頭疼事太多了,出現幻覺了吧!鈺鈺應該還在家裡,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臉上泛著一抹無奈,想必也是許久沒有回家的緣故。

站在門外等著顏洳鈺的沐傾城,見顏洳鈺跟著大長老從自己身邊走了。

俊臉黑了黑,咬牙看著她指了指自己:「顏兒!為夫……」

顏洳鈺在所有人沒注意的時候,轉臉對著他吐了吐舌頭,而後眼神傲嬌的轉了開去,對著身側的田艷穎有說有笑的。

「…………」沐傾城嘴巴張了又張,卻沒有發出聲音。

轉眼看了一眼大殿內的人,無奈跟著身側領路的人向後堂走去。

一路跟著大長老穿過分堂,徑直奔向霧淆堂,霧淆堂不算大,但是裡面幾乎沒有什麼僕人,二位裡面的桌椅明顯有一層灰。

顏洳鈺抽了抽嘴角:「這……」

大長老眼底閃過一絲笑意,旋即臉色變得嚴肅:「哦喲喲!你不是說你最崇拜本長老了,那這裡你跟這位小姑娘整理一下吧!」

田艷穎一臉怪異的瞥了一眼大長老,這老頭子不會是有病吧?

「咳咳!你們先打掃著,我休息一會,我這裡沒什麼人,但是房間多得是,你們想住哪裡自己去挑吧!」大長老說完便轉身向卧房走去。

顏洳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難怪他對收弟子一事不是特別關注,原來他根本就沒有收過弟子,最起碼在顏洳鈺眼裡是這樣。

眼角餘光瞥見田艷穎聳著肩,一臉的鬱悶。

「怎麼了?」她淡淡的問道。

田艷穎不由自主的嘆了一口氣:「唉——怎麼會這樣呢!」

顏洳鈺挑了挑眉,旁敲側擊道:「你是說顏姬澈不收徒一事嗎?」

田艷穎雙眼放著異芒,轉眼驚訝的看著顏洳鈺。

「鈺兒!你怎麼知道他叫顏姬澈!你……你不會喜歡他吧……」先是驚訝,而後一臉的不安。

顏洳鈺差點笑出聲,故作嚴肅的回道:「唔……這個也說不定,顏姬澈看上去挺完美的一個男人。」

果然……顏洳鈺剛說完田艷穎癱軟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沮喪道:「完了完了,你這麼完美,我沒戲了……」

噗——

「哈哈哈!穎兒,你太可愛了。」顏洳鈺直接笑噴了。

這下田艷穎才發覺自己上當了,一張臉羞憤的看著顏洳鈺。

「好了,你來這裡不會都是為了他吧?」

田艷穎撇著小嘴,一臉的委屈,狠狠的點了點頭。

啪—— 顏洳鈺一巴掌毫不猶豫的拍在她的頭上,而後一臉的不贊同:「我說你有沒有腦子,還好他沒有收徒,你知不知道,他如果成了你的師父,你們兩個就再也沒有可能了!」

田艷穎眨了眨眼,一臉的茫然:「為……為什麼?」

顏洳鈺翻了一個白眼,就這裡的尊師重道,還有那什麼倫理,嘖嘖……

「為什麼?你想顏姬澈背負迷惑自己徒弟的罵名嗎?他是你師父那就是你的長輩,如果和你在一起,那就是L倫!」

田艷穎驚得倒退一步,她沒有想那麼多,而這個方法是唯一能接近顏姬澈的方法啊!

「鈺兒……還好……還好有你。」田艷穎瞪著大眼,獃獃的看著顏洳鈺。

顏洳鈺撇了撇嘴,這丫頭真是有夠迷糊,只不過這樣更有意思……

「想要報答我是不是?那就把這裡打掃一遍吧!」顏洳鈺向眼神掠過滿是灰塵的房子,示意她去打掃。

田艷穎眼神環顧一周,吞了吞口水,打掃?嘶……應該沒問題吧?

「唔……打掃而已……我會……」她抬手揉了揉鼻子,轉身便開始準備打掃。

她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袖口,而後擺出視死如歸的氣勢,將自己乾淨的袖口在座椅上擦了擦。

顏洳鈺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田艷穎:「……你……你幹嘛?」

「打掃啊!」田艷穎一臉理所當然,沒看見她正在很努力的打掃嗎?真是的!

顏洳鈺抬手撓了撓額頭,懷疑道:「你難道不知道有抹布這種東西?」

田艷穎眨了眨眼,看了看自己的袖口,有……有嗎?她明明看她家的下人就是這樣擦啊擦,擦啊擦……

「……嘶……那個……」田艷穎咬著手指,一臉委屈的看著顏洳鈺。

顏洳鈺一臉黑線的看著她:「怎麼樣?味道不錯吧?」

田艷穎張了張嘴,尷尬的放下手。

顏洳鈺揉了揉發疼的額頭,指望這丫頭,沒戲!

「炎純,炎銀,出來做事。」

嚇!田艷穎驚愕的看著顏洳鈺,弱弱的問道:「鈺兒你在跟誰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