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來自殺的毒藥沒了不說,現在也為人所制,只能任人宰割。

扮作侍女的細作揚起頭狠狠地瞪了眼桓儇,「你休想知道是誰派我來的。」

「徐姑姑。」

聞訊趕來的徐姑姑遞了名錄過來。桓儇抬眸掃了眼細作,翻動著手中名錄。神色柔和。

「此人是前些時日掖庭撥來的宮女。名曰卻月,平日都在園子里做些洒掃的事。」徐姑姑警惕地盯著那露恨的細作,「今日本來不是她當值,園子里另外一人病了。」

話落桓儇皺眉。府中婢女眾多,她也不常在府中。除了幾個近身伺候的人以外,她對大部分人印象都不深。

「以前是哪個宮的?」桓儇手指挑弄著眼前的花枝,問道。

「不曾在哪呆過。去年您從洛陽回來的時候,她剛剛入宮不久。」徐姑姑將名錄遞給白洛,又看了眼看著桓儇恨意滔天的卻月,「平日里在掖庭也是個沉默寡言的性子。身世清白……」

凝視著卻月,桓儇鳳眸微眯。看著那雙含恨的眸子,似是想起什麼,唇際微微揚起。

「或許我應該稱你一句段娘子?」

身份敗露,卻月頂開塞口的帕子。憤然斥道:「你這賤人設計害死我父母。現在又為了一己私慾要謀害他人,簡直是惡毒。你不得好死。」

段漸鴻仗著山高水遠,沒人可以管他。在劍南作威作福,勾結上下官員。以權謀私不說甚至是假傳聖旨,欺瞞百姓。當日剷除段氏一門時,段漸鴻一人身死。

至於其骨肉也沒有趕盡殺絕,除了一個段凝月被囚在掖庭外。想不到他另一個女兒居然也在宮中。甚至還能搭上宗家這條線。

初春的天氣還有些冷。忽有風刮過,拂花滿地。徐姑姑見狀忙讓人取來披風披在桓儇身上。

指尖摩挲著系帶,桓儇揚唇輕笑,「難道你覺得本宮有錯?而段漸鴻無罪?」

「我阿耶有沒有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爹對我們都很好,他很愛母親。可你卻為了鞏固自己的勢力設計殺了我阿耶。」卻月置若罔聞,「我母親被你逼得自盡!凝月也被你派人帶走。段家那些人都是受你脅迫。賤人!你還我爹娘命來。」

吼聲極響。然而桓儇始終都是神色譏誚地望著卻月。

府中的婢子皆是她去年回來時,徐姑姑從掖庭挑來的。有些人看上去是身家清白,可實際上有些卻是被派來的細作。不過桓儇也沒叫徐姑姑把這些人打發走,她覺著留下這些人或許未來大有用處也說不定。

卻月破口大罵的時候。阿韻正領著婢女款款而來,看了眼被人押在地上的卻月,眉頭一皺。越過卻月同桓儇低語起來。

看了眼仍舊在破口大罵的卻月,韋曇華移步上前打量著她,「卻月娘子。段漸鴻若真的是清白,朝廷又何必處置他?段娘子你在益州時,可有見過城外的慘狀」

聞問卻月一怔。

「段凝月還在本宮手裡。宗家是不是答應你,事成之後就放段凝月出宮和你團聚?」桓儇笑吟吟地看著卻月。

在場的幾人除了阿韻以外皆是跟著桓儇去過益州的。見過益州百姓的慘況。這會瞧見卻月這般,神色陡然複雜起來。

宗家當真是有趣。明知道大殿下無一斬盡殺絕,找到了卻月。拿段凝月做脅,逼迫卻月替他們辦事。這事情若是辦好了姐妹團聚,若是辦不好,也查不到宗家。

瞧著桓儇面上笑意越發溫和。卻月奮力掙扎站起來,可桓儇指發勁氣彈在她膝蓋上。又再度跪了下去。動彈不得,只能惡狠狠地盯著桓儇。

「你害我阿耶阿娘。如今又要害凝月。」卻月深吸口氣,將一切罪推到桓儇身上,「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如何淪落至此?像你這樣的人就應該永墮阿鼻,受盡苦楚不得脫身。」

。雖然激光劍是一級魂導器,但並不是說就只能傷害到10-20級的魂師。

嚴格來說,前四種魂導器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定裝魂導器,只要運用得當,就算是魂王都得認栽。

而五和六級的定裝魂導器則是斗二和斗三大家熟悉的定裝魂導炮,分別相當於魂王和魂帝的正常攻擊威力。其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像魂師

《斗羅之皚皚血衣侯》第一百六十章找七寶琉璃宗幫忙 接應自己的人,居然是貝爾摩德。

看來這次的任務應該不會很輕鬆,只是笹島律不明白為什麼要大費周章把自己從東京調過來執行任務,難道說組織在美國的行動組成員非常短缺,以至於要從日本調人過來。

作為打工人的笹島律自然不會閑到沒事幹去問貝爾摩德這方面的問題,畢竟兩人並不熟悉,雖然他對她還挺感興趣的。

因為貝爾摩德很可能與APTX4869有關聯,所以把關係相處融洽是有必要的,說不準就能套到一些有用的情報。

「又見面了,Vermouth。」

「我說過我們很快就會見面的。」貝爾摩德朝着套房的小吧枱走去,枱面上擺放着各種不同品牌的酒水,她拿起一瓶麥卡倫微笑道:「Bloodandsandcocktail,喝過嗎?」

「沒有。」

「是ScotchWhisky和Vermouth都包含在裏面的一款雞尾酒。」

貝爾摩德熟練地拿起製作血與沙雞尾酒的材料,放入調酒壺裏充分搖合,極為專業的姿勢讓笹島律錯以為眼前是一位職業級別的調酒師。

將裏面混合好的深血橙色液體倒入冰鎮過後寬口香檳杯中,最後放上一片橙皮作為裝飾,她端起香檳杯遞到麥卡倫的面前,示意這是為他特調的。

知道自己不勝酒力,笹島律在接過雞尾酒後只是象徵意義上微抿了一小口,果香濃郁回口甘甜,還有一點蘇格蘭威士忌特有的煙熏味,總體感覺是比較偏甜的,倒挺適合當飲料。

「我還是第一次使用Macallan還調這杯,味道如何?」

「很好喝。」

「你只喝這麼一小口能嘗出來?」

笹島律略顯尷尬的摸著白凈的脖頸,解釋道:「我不是很能喝酒,怕耽誤任務。」

「如果說你的任務就是陪我喝酒呢?」

「啊?」

貝爾摩德終於在這張總是風輕雲淡的臉上捕捉到「錯愕」,她輕笑道:「組織很少有你這麼好騙的行動組成員了,去沙發上面休息一會吧,我去叫個客房服務,你有用過早餐嗎?」

十四個小時前的漢堡算嗎?自然早就消化得一乾二淨。笹島律也不客氣,直接說道:「麻煩也給我來一份,謝謝。」

與女影星共處一室有莫名的拘束感,先前是在公寓樓里倒還好,可現在是在酒店的套房裏面,甚至能看到敞開的卧室門裏面的大圓床。笹島律端坐在沙發上面為了緩解氣氛拿出手機,這才發現自己的飛行模式一直沒有關閉。

而就在他把飛行模式關閉的時候,手機忽然陷入卡機的狀態。

「?」

笹島律划動了兩下屏幕發現沒有反應,然後忽然就震動得沒完沒了,大量郵件湧入到郵箱裏面,那「叮叮叮」的提示音都快把他給弄煩了。

心裏忍不住暗罵道:是哪個腦子有病的白痴?

在看到郵件的名字后,笹島律心裏的小人立馬拿起橡皮擦把這一段心理過程給抹去,因為這些短訊的主人——

是琴酒。

其中還夾雜着兩封降谷零發來的。

不僅郵件發送了很多條,未接來電也有四十四通,這讓笹島律很難不懷疑…是不是東京發生了什麼事件,又或者是組織的研究所、訓練基地之類的地方被炸了。

等等,該不會是一場誤會吧?

大腦飛速運轉起來的笹島律忍不住想起貝爾摩德幾個月前讓自己帶給琴酒的那句話。

——「想念和你調Martini的日子了。」

想到調配馬丁尼的含義,又想到自己現在與貝爾摩德獨處一室的狀態,難道琴酒誤會自己和她有什麼關係,所以才奪命連環CALL?

沒有看郵件的內容,笹島律立馬按下未接來電回撥的按鈕,這必須立馬解釋,要不然自己不是要被誤會與大哥的女人有一腿啊。

手機自帶的鈴聲從酒店房門外響起,笹島律眨巴兩下眼睛,該不會這麼湊巧吧。

貝爾摩德還在卧室裏面與前台溝通送餐,他只好握着手機朝門口走去,剛拉開門漆黑的槍口就直接抵在他的額頭,站在門外一手還握着手機的人,果然是琴酒。

「Gin,我和…」

「Vermouth,你又在打什麼算盤?」

琴酒在察覺到來開門的人是麥卡倫便收回伯萊塔,他沉着臉色瞥向雙手環抱胸前一副看好戲模樣的貝爾摩德,緊鎖著眉頭不悅道。

「啊啦~你怎麼會在這裏呢?Gin。」

「是我在問你話。」

站在兩人中間的笹島律覺得自己現在應該在樓底,他默默朝後退去讓自己的存在感少一些,奈何自己人高馬大的,想要藏起來也不現實。

貝爾摩德非常喜歡琴酒一本正經的模樣,不愧是自己曾愛過的男人,她笑着撩起長發悠然道:「當然是有求於他,需要他協助我完成一項任務。」

「什麼任務?」

「你好像非常感興趣啊,要不然你來也可以,反正我們先前也合作過很多次,扮演情侶這種事對你而言應該不難吧?我可是很歡迎你的。」

琴酒聽到貝爾摩德說出的話不由冷哼一聲,他側過頭視線落在吧枱上擺放的各種酒水,視線一轉朝前看去,便注意到茶几上的那杯血與沙雞尾酒。

笹島律自然是察覺到琴酒的目光,連忙朝旁邁出一小步阻擋視線,說道:「抱歉Gin,手機調整成飛行模式所以沒有看到你發來的郵件和未接來電,我和…」

「血與沙雞尾酒,怎麼了Gin,你想喝嗎?我可以給你調一杯的哦。」貝爾摩德觀察著兩人的神情,悠然道。

解釋的話再度被打斷,這女人還真是唯恐天下不亂,是故意打斷的吧!

琴酒盯着香檳杯許久后,看向臉色緊繃的麥卡倫,寒聲道:「酒量不好就少喝,好好完成任務,這女人如果要造反…呵,可以隨意處置。」

「?」

怎麼好像和自己想像中的劇情不太一樣。

所以琴酒並不是在吃醋么。

「你可別忘了我與那位先生的關係,Gin。」

「哼,下不為例。」

下不為例又是指什麼,為什麼他們的對話自己有點聽不懂。

笹島律第一次有了挫敗感,感覺自己的智商被以一種奇怪的方式碾壓了。 馬思婷居然養有白蛇?而且為了不讓馬苗苗知道,所以一直隱瞞着,因為蛇王的緣故,馬苗苗一直討厭蛇,馬思婷不敢被馬苗苗知道。

一般的女孩子,你說養個小貓,養只小狗,那再正常不過了,可馬思婷居然養蛇,哪有女人會喜歡蛇的?

我不禁有些懷疑,馬思婷是不是繼承了什麼基因,不會是……

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老王,或許人人都可以是老王。

「什麼白蛇,拿出來我看看。」我對馬思婷說道。

馬思婷怯怯的看着我:「可以給你看,但你不準傷害它。」

我笑了,說你心眼也太多了吧?我跟一條蛇過不去幹什麼?而且其實我也是很愛護小動物的。

「好吧,給你看看。」馬思婷說完,突然從胸口一掏,從比較尷尬的部位掏出了一條……

草,這哪是蛇啊,這特么分明是蚯蚓吧?

看大小,看長度,這都是蚯蚓,可等我認真觀察完后才發現馬思婷沒有騙我,這真是蛇,就是小了一點,渾身白色,跟蚯蚓差不多。

「這是什麼變異奇行種嗎?蛇還有這麼小的?發育不良吧?」我說道。

可那白蛇好像能聽懂人話一樣,居然在馬思婷的手心裏對我齜牙咧嘴,沖我斯斯的叫着,脾氣貌似不是很好。

「哎,你個小不點,你還衝我叫,小心我扁你。」我舉起拳頭裝腔作勢,嚇得那白色連忙爬回了馬思婷胸裏面。

正常長度的蛇都不敢對我齜牙咧嘴,你就跟個蚯蚓一樣,還敢對着我叫,你是真不怕死。

「住手,你剛才說過,不會傷害它的。」馬思婷連忙說道,想阻止我的行為,但我只是裝腔作勢,壓根沒真想打它,不用阻止。

「就是它咬斷了繩子嗎?」我有些哭笑不得,誰又能想到,在一個妙齡少女的胸裏面,居然藏有一條白蛇,一條跟蚯蚓一樣的白蛇,早知道這個,當初她就逃不了。

馬思婷點了點頭,說就是白蛇咬斷了繩子幫助她逃跑的,別看它體積小,但不比正常體型的蛇遜,能派上用場的時候很多。

我對它能做什麼不感興趣,畢竟就這麼點,如果無毒的話,我讓它咬都咬不破皮,小垃圾一個。不過我對它的體型還是挺感興趣的,跟蚯蚓一樣大的蛇,這到底是變異還是什麼情況,這真是第一次見,簡直對它充滿了好奇心,如果被科學家那些人發現,估計能抓去做實驗。

「這蛇,你哪裏得到的?」我朝馬思婷問道。

馬思婷思考了一下,好像在回憶,她說很久了,應該是在她八歲那年,她被外婆馬韻韻罰站不能吃飯,還得站在門前站到天亮。

到了半夜的時候,馬思婷是又累又餓,肚子一直咕咕叫,馬思婷實在受不了,連忙去廚房偷點東西吃。

可馬韻韻好像知道她會整這一出一樣,廚房空空如也,連一點東西都沒有留下,後面馬思婷靈機一動,去了祠堂。

馬家很大,家裏還有自己的祠堂,裏面擺放着許多靈牌,都是馬家的列祖列宗,那裏每天都有供品,馬思婷年紀小,根本不扛餓,她實在受不了了,偷偷跑進了祠堂,然後偷吃上面的供品,一邊吃一邊哭,還給馬家的列祖列宗磕頭,說對不起列祖列宗。

吃飽喝足后,馬思婷太累了,而且哭得頭暈,直接就倒地睡著了。

沒過多久,突然一陣冷風將自己吹醒過來,等她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有一條小白蛇正昂着頭好奇看着她,那條白蛇很小,跟蚯蚓一樣,搖頭晃腦的,極其可愛,不像其他蛇那麼陰森,一下子就引起了馬思婷的注意。

馬思婷將它拽在手裏,它也不反抗,愜意的躺在了馬思婷手掌心,咪着眼睛,好像很有靈性。

馬思婷看它可愛,又通人性,所以就偷偷收做寵物,然後悄悄養了起來。

只是很奇怪,這條白蛇根本養不大,永遠都這樣子,雖然說這樣可愛,但這也太不正常了吧?哪有蛇跟蚯蚓一樣大小的?

馬思婷一開始以為它是營養不良,可沒想到它就是這麼小的,吃再多都這樣,後來馬思婷也懶得期盼它長大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可能它就是一條袖珍蛇,這樣也挺可愛。

馬思婷說了收養這條白蛇的經過,不過並沒有什麼異常,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馬家的祠堂居然有蛇?馬苗苗不是討厭蛇嗎?難道是這條蛇太小了,她沒有發現?

。。 刀疤男再次拿出了那把手槍,對準了邋遢道士,聲音極其陰沉的說道:「不想死,就馬上給老子滾,老子可沒時間聽你在這裡嘰里呱啦的。」

「無量天尊。」

邋遢道士念了一句法號,又塞了一根薯條進嘴裡,總是沒有再煩羅天,而是望向了刀疤男,笑眯眯的說道:「施主,你的火氣有點大啊。」

「大你麻痹,你這煩人的臭乞丐,趕緊給老子滾,馬上,要不然,老子就讓你嘗嘗子彈是什麼滋味!」

刀疤男有點受不了這邋遢道士的煩人勁兒了,保險打開,手指放在了扳機上,極為不耐煩的厲喝道。

只是,面對那黑洞洞的槍口,邋遢道士卻沒有半點害怕驚慌之色,依舊笑眯眯的,還又吃了一根薯條,而後緩緩搖了搖頭,說道:「無量個天尊,施主為何口吐穢語呢?這樣不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