瓏月大急,這二人均是軒嘯的生死兄弟,現在卻為了救她,置身險境,若他二人有個三長兩短,叫她如何能過意得去?

楊稀伯受的傷輕於衛南華,現下還可以談笑自如,嘴角鮮血仍在,言道:「弟妹將心放在肚子里吧,今日我二人拼上性命,也會將你救離此地!」

這便是軒嘯的過命兄弟,當年若非軒嘯拚死一搏,天元四地數萬的人性命興許都會隨那一戰而喪生,也是因為那一戰,軒嘯失去了至親、至愛。

兄弟能為他做的便是,在他未站起來之前,替他抗這這片天。如今他二人來了,未達目的,即便賭上性命也絕不退卻。

楊稀伯彈起身來,由那門洞之中,冷冷望著那龔野,叫道:「老傢伙,你就這點力氣的話,還是留著給自己撓癢吧,大爺我是屬貓的,九條命!」

話音未落,三道強大的氣息突然殺到。

楊稀伯頭皮發麻,心中叫苦連天,忖道:「一個老傢伙就讓人如此頭疼,再來三人,不給人活路了?」

瓏月驚叫一聲,撞在楊稀伯背上,將他撞開少許,屋頂破洞。瓦片「哐啷」閃落,人身如石一般墜下,就在好楊稀伯扭頭之際,臉上瞬時被來人橫身一腳,抽得飛出屋外。

龔野未動,連那楊稀伯從身旁飛過,亦當作視而不見,念力散去,這三道氣息讓他頓時緊張起來,這三人當中至少有兩位與他實力不相上下。二人合擊之下,即便是他,頂多有自保之力。

瓏月心中一驚,雖然被制住,可那與生俱來的感覺仍在,身旁這人予她一種熟悉之感,雖然他將那眼耳口鼻捂得結實,但那一舉一動,定然是她熟知之人。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是誰!

楊稀伯悲呼之時,後背一緊,頓時被人抱個結實,張嘴活動活動下巴。叫道:「今天可真他娘的熱鬧!」

二人同時抬頭,望著那小樓之上,兩道人影衝天飛起,瓏月正被先前出手傷楊稀伯之人攬在懷中。

楊衛二人尚未開口。只聞龔野低吼道:「閣下連我斗神宮的人也敢劫,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話音未落,人影已閃現至半空之中。搓掌成爪,紫氣狂泄而出,朝那人背心之處擊去。

楊稀伯與衛南華只覺眼前一花,完全沒看清他是如何沖至高空之中,心中極是驚駭,以此人的實力,全力而為,他二人別說救出瓏月,即便是逃命也是痴心妄想!

龔野如疾飛猛禽一般,利爪離那人後背將近一尺之時,身形突然一滯,旋身怒揮,當空成就一道紫氣漩渦,身周兩道人影頓時顯形,被這突然一招,逼退數丈。

二人裝扮如一,同樣黑布罩頭,只得兩隻眼睛露在外面,如那夜空中的明星一般,散發得幽幽藍光。

龔野望著瓏月與那人遠去的身影,忖道:「新夫人不能按時抵達神宮之內,君上怪罪下來,老夫的命也算到頭了!」

這二人便是先前龔野感應到的兩大高手,出手襲擊那逃走之人,只為將這二人逼得現身,現下目的已然達到,來回望了二人各一眼,言道:「二位即然不給老夫活路,那老夫只得跟你們同歸於盡了!」言罷之時,周身已被那濃濃紫氣裹中當中,臉孔呈鬼詭血紅之色,瞬時將體內玄元之氣運轉到極致,務求速戰速決,以他的身法,想來還可追上瓏月。

左側之人冷聲道:「傳說天煞仙君得當年嗜血羅剎傳承,練成九轉玄陽密術,否則那三千多條人命也不會喪在你手,今日你逼我二人現身,那我們便成全你!」

「畏首畏尾的小人!」龔野暴喝一聲,周身溢出的元氣如那紫色火焰一般,竄出一丈多高,火苗無風自擺,周遭那溫度狂升不止,木質建築未及著火,便已化作灰燼!

衛南華乃至陽之體,身負至陽氣與這龔野如出同源,當他有這種感覺之時,自己也是嚇了大跳。

龔野一掌擊出,熱浪濤天,翻滾奔騰,瞬時照那二人猛撲而去。漫天紫霞如流雲飛霧,如此異景,瞬時將全城居民的目光吸引,紛紛登到高處,翹首以盼,更有修行高人飛臨界高空之中,俯瞰那城主府之內,一時之間,熱鬧非凡!

銅盧子頓時感覺情態有變,偷襲之人仿若是兩波人馬,先前一波不可能是那龔護法的對手,隨後殺至之人實力與龔護法在不相伯仲之間,一掌將那石桌拍得粉碎,喝道:「好大的膽子,連我斗神宮的人也敢搶,不將這群狗賊宰了,我斗神宮顏面何存?」

眾人爭先鞏后,朝那別院之中疾行而去。

兩位黑衣人聯手一擊,同為玄元之境,氣浪狂卷,與那紫焰猛然一撞,轟轟轟…….暴響激鳴,元氣四散,將這城主府頓時毀了小半,下人連滾帶爬,衝出府外。

換過一招,那龔野頓時吃了大虧,想不到使出九轉玄陽密術還不是他二人的對手,跌退之際,吐血不止。

更讓他驚心的是,這二人都是老熟人,翻身一掌擊在空處,將身形穩下,懸在半空之中,怒道:「想不到是你們兩個王八蛋!」

那二身形突然重合,突聞前方一從笑道:「龔護法,既然讓你知道,就沒打算讓你活下來。」身後之人運氣玄氣,又掌猛然擊在身前之人的背心之上,後者如離弦之箭般怒然射出,帶出一道紫色殘影。

龔野面色數變。冷聲道:「讓老夫死可以,不過你二人不付出點代價怎行!」身型暴漲,皮下生浪,漣漪激蕩。狂吼一聲,躬身一拳擊在身前那空處。

砰……

骨裂之聲隨即響起,那處人影突現,只見那先黑衣人吐出一口鮮紅,整個胸膛已被這一拳砸得深陷,胸骨盡碎。

此人受了重傷,手上卻是不弱。掌刀寒芒一閃,擊破那護體元氣罩,半隻手掌已插進龔野的胸膛之中,再無力寸進。

按說楊稀伯與衛南華應當追著那黑衣人而去,伺機可救出瓏月,可從最後二人出現起,他們便有種被人意念緊鎖之感,稍稍一動便有身死當場的可能!

望著那龔野,不知為何。衛南華心中竟有些同情他,在他身上除了那無盡的殺意之外,還有一比凄涼。

黑衣人無力地垂下了頭,生機尚存之手。手肘之處被人猛然一擊,整隻手臂頓時從襲野的胸膛穿過,將心臟從背後取出,握在手掌之中。

原來另一黑衣人趕到。趁龔野無暇分身之際,給他致命一擊。

在那龔野的臉上看不到一絲痛苦,反而有一絲解脫的表情。不止讓衛南華與楊稀伯極為吃驚,連那兩個黑衣人的面罩之下亦一張滿是不可思議的臉龐。

這便是襲野所說的代價,本是打算讓身前之人以命抵命,不想還是功虧一簣。

后一名黑衣人攬起得傷之人衝天而起,手臂從龔野胸中抽出之時,怒然一捏,瞬將那心臟捏得粉碎。

龔野如若能感受到心臟的疼痛一般,殘破的身子如遭雷擊,倒頭栽下。

此時,銅盧子等人正巧趕到,望著那遙不可及的兩道身形,旋身之時正巧見到楊稀伯與衛南華。

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少不了又是一番生死大戰。

可楊衛二人非是魯莽之人,此時,斗神宮人多勢大,憑他二人只有逃命令的份。

見得別院被毀,瓏月下落不明,頓時火冒三丈。十數日前,羅法仙君令他前往凡界助聖尊等人一臂之力,不想聖尊身死,軒嘯逃過一劫不說,自己還搭上一條手臂。若非自己的師父求情,恐怕他早已是具屍體。本以為借著將瓏月安全送到斗神宮,將功抵過,不想卻半道被人劫走。

這一切罪過,只得算在衛南華與楊稀伯身上。銅盧子狂吼道:「我要你兩個小畜牲陪葬!」端起那獨臂,虛空的抓,氣刃頓時凝出。

二人見狀,神色緊張,換過眼色之時,衛南華搶先躍出,楊稀伯跟在他身後,二人一同將那龔野的屍體捲起,手臂一揮,頓時消失在原地。

眾人大驚,誰能想到二人會憑空消失,銅盧子更是怒不及,吼道:「給我出來!」一連擊了數掌,玄元之氣於城主府中瘋狂肆虐,府中一半已成廢墟。

康耀板著臉,冷聲怒道:「銅兄,此處乃我祥風城,我二人關係再好,你也不能拆我府邸吧?就算鬧到君上那處,兄弟我也不怕你!」

銅盧子面色猙獰,如瘋魔一般,叫道:「康耀,你這王八蛋竟然勾結外人劫君上未過門的夫人,待我稟明君上,定將你全府屠之待盡!」

康耀當場便撕破臉,叫道:「銅盧子,別給你臉不要臉,你斗神宮仇家無數,這些爛賬難不成都要算在我祥風城上,老夫忍氣吞聲,你別當我怕你!」

銅盧子身側的夫人拉著他,勸道:「夫君請息怒!」不想換來的卻是一耳光,叫道:「人都跑了,還息怒,息你娘個嘴兒!」

另一位夫人頓時將他抱住,叫道:「夫君,誰說瓏家小姐被劫走,就沒新娘子了?」當下朝不遠之處那女子望去,銅盧子稍稍冷靜,放眼望去,頓時便明白夫人的用意。(未完待續。。) 近日來,仙界之中最為轟動的便是斗神宮之主羅法仙君九月初九納妾之事。聽聞這小妾乃是紫徽宮大小姐,此女花樣年華,貌美驚人,據傳年紀輕輕便已修入玄元之境。不知為何一個如此優秀的仙子為何要嫁給羅法那個老怪物。

眾人不解之時,也只得嘆惜,「白菜都讓豬給拱了!」

斗神宮座落之地,相傳數萬載之前乃眾仙君聖者鬥法比試之地,不知多少傳奇仙君由此地走出,美談筆筆皆是,不知後來為何會成為斗神宮門之所在。

做為近千來最為神秘的人物,羅法的身世一直為外人所猜測,多年來有幸目睹他真容之人如鳳毛麟角。可此次卻如次高調地納妾,廣邀仙界大能前來,眾人本著這好奇之心,不管手中有沒有那請柬,亦是自行前往,當中不乏閃修中沽名釣譽之輩。好奇心是與生俱來的。

刓都城作為斗神山下規模最大的仙城,人口數百萬,繁華無比,就連那邕行在此城都開了兩家分行。

近日來,這城中人滿為患,若想在城中找家像樣的客棧,也不容易。

斗神宮財大氣粗,將城中奢華客棧盡數包下,凡是參加羅法大婚之賓客,憑手中請柬便可自行入住,只待九月初九當日前往斗神宮便可。

刓都城南,有間客棧佔地足有方圓數百丈,名為群仙樂,出入之人無一不是九天上有頭有臉的人物。

距羅法仙君大婚之時還有一日,這日午後,群仙樂的大門處,進來一雙男女,男子不足三十,生得清秀俊逸,一身藍色勁裝,讓他倍感精神。玉帶纏腰,數顆寶石鑲嵌其中,手中摺扇輕輕晃動,滿面笑容,如春風四拂,惹得過往女子紛紛側目,與這男子偶爾對眼,便若觸電般,俏臉兒生霞,失神駐足。

不過這些女子與那公子身側的女子一比。便成庸脂俗粉。

藍衣公子衣側之女生得唇紅齒白,膚若冰玉,讓諸多男子涎液直流,兩眼發直。

這雙玉人當真是郎才女貌,羨煞旁人。

此時,突然有人認出這二人的身份,一路小跑迎了上來,笑得合不攏嘴,大聲叫道:「陳公子……..」

這陳公子有些錯愕。全然不識得這向他衝來之人,只見其抱手一禮,叫道:「我就說今兒一大早便噴涕連天,原是故人前來。今夜誰也別跟我搶,這東我是做定了!」

陳公子失神之際,女子於側傳聲言道:「此人姓陸,名管乃南屏王家的四少爺。與陳青書是酒肉朋友,他早就想搭上陳家這條線,將自家生意做大。他可在陳青書身上花了不少錢了!」

「陳公子」聞言,方聲大笑面,「陸兄啊,陸兄,你可讓我好生想念,陸兄非是這刓都城的地主,做的是哪門子的東啊?」

二人相視大笑,此時再來行來一人,放聲叫道:「陸兄非是地主,那不如讓在下來吧!」

此從三步並作兩步走,來到他們身邊,言道:「傳聞北冥涵家與南屏陳家聯姻,在下還以為不過是謠言,如今看二人出雙入對,看來是好事將近了。不過這一天未成親便算不得夫妻,涵小姐當是待嫁閨中才是,怎的有如此興緻,千里迢迢來了這刓都城?」

這對佳人,正是陳青書與涵寒,涵寒是真,而陳青書,實則為軒嘯所扮,其完美程度,興許連陳青書的父母親來亦無法辨別。

兩日之前,軒嘯等三人前一座城池中的苦候並未白費,陳青書前呼後擁地來了,見到涵寒第一眼的時候,不敢相信父母為他指婚的女子如此貌美,只是不太理解她身旁兩位男子那不懷好意的笑容是何意思。

幾息之後,真正的陳青書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軒嘯,數十名下人亦被軒嘯以他愛少爺的性命所威脅,對軒嘯唯命是從。

行來之人就算真正的陳青書來了也不認識,因為此人是沖著涵大小姐來的。

涵寒面無表情,言道:「司馬和塗,本小姐沒空應酬你,給我閃開!」

此人乃是刓都城司馬家大少爺,司馬家為斗神宮爪牙,亦為其點金手,多年來,為斗神宮斂財不計其數,四大家族聚會之時,此人正是受邀賓客之一,有幸得見涵大小姐一眼,便再無法自拔,幾年間用盡所有理由前去北冥神宮,可謂是對涵寒窮追不捨。

司馬和塗笑道:「和塗就這麼不受小姐待見嗎,你與這陳家小少爺不過是有婚約而已,並未成婚,難道和塗就再無機會嗎?」言語之時,將「陳青書」從頭到腳打量了個遍,眼中那不悄的神情暴露無遺。

即便軒嘯不是那陳青書,亦對這眼神極是不滿,「嘩!」摺扇收攏,在掌心拍了兩下,言道:「司馬公子如此好客,陳某真是受寵若驚,寒兒趕路辛苦,現下應當回房稍作歇息,晚些時候,在下定當與寒兒赴約!」

兩聲寒兒叫得這從不知兒女之情為何物的涵寒魂不守舍,俏臉緋紅,一時間,手足無措,言道:「我有些累了,先走了!」

軒嘯心覺好笑,追在那涵寒身後,眼睛卻望著二人,言道:「還不好意思了!」便消失在堂內轉角之處。

這客棧之中,別是別院便有數十座,如陳家這等有頭有臉的人家,自然是可以獨享別院,連下人亦有地方安身。

廂房之中,三人圍坐,涵寒將始終將頭埋著,到是柯塔,先前一直見到人,這時卻出現了。

軒嘯極是好奇,問道:「柯兄,你手又癢了?」

柯塔言道:「不是手癢,這刓都城乃斗神宮所有,在此處丟了東西,這賬自然是要算在斗神宮頭上的,這損人利己的事不做,那不是在下的風格!」

軒嘯轉而朝那涵寒言道:「大小姐,先前事出緊急,沒經你允許便喚你名字,還望小姐恕罪!」

涵寒心中暗罵不斷,怨道:「你這傢伙,叫便叫了,何需道歉?若是我不原諒你,難不成還真把你宰了?」心中這微妙的感覺,讓她心跳加速,面紅耳赤,難道是生病了不成?

涵寒口吃言道:「我才發現你傢伙喜歡逞能,那司馬和塗顯然是想給你下馬威,你還答應他前去赴宴,自取其辱!」

軒嘯嘿嘿一笑,心中忖道,「誰辱誰還不一定呢?」

多日來忙於趕路,以至於仙界當中多少事還沒弄清楚,想了想終於還是問出了口,「你二位可有聽說過軒塵閣這一仙派!」

柯塔一口茶水噴出,跳將起來將軒嘯那張嘴給堵住,低聲道:「你想死啊,沒事你提什麼軒嘯塵閣,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軒嘯見他如此緊張,知道這當中定有原因,涵寒倒是一副無關痛癢的神情,言道:「在房中,你還怕誰能聽見不成?這軒塵閣可是在仙界之中大有名氣,只不過可惜了。」

軒嘯一聽有戲,言道:「可惜有什麼辦法,軒塵閣得罪了斗神宮,被連根拔起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只是我受人之託,尋找一名軒塵閣的弟子,想知道這軒塵閣的山門在何處!」

柯塔低聲道:「不就一個多月前的事嘛,軒塵閣從上到下被一鍋端,活著的人沒幾個,誰還敢說他是軒塵閣弟子?那軒塵閣,就在斷屏山以西的湖薈仙谷之中,就在羅法仙君婚事傳出之前,這閣主一家被殺得雞犬不留,聽聞那日正巧是軒塵閣主之子的滿月酒。」

軒嘯心中苦笑,這仙界之中才發生三十多天的事,在凡間卻過了三十多年,如今軒嘯已經三十齣頭了,來到這仙界,有人跟他說,他父親剛才世一個月,這種感覺,常人是無法理解的。

涵寒淡淡道:「這軒塵閣之主也算是位奇人,據說由凡界破升而來,不到兩年時間,便將大批有志之士召集在一起,對抗仙界中的不公,不過可惜,他們的存在會讓這世上許多人的利益受到影響,這才讓他們遭了難。」

柯塔亦同意這觀點,言道:「三界初分,這仙界之中土生土長的人都有那與生俱來的優越感,數萬年來,仙派之間的明爭暗鬥從未停止,這便讓戰火蔓延到了凡界,那軒廷拓興許是見不得人間疾苦,便將治本,於是第一目標選擇的便是一座他當時無法逾越的高山,但我並不覺得這是軒塵閣覆滅的理由!」

話到此處,柯塔便停了下來,軒嘯終是不耐煩,叫道:「你這人好生奇怪,話只道一半,難道是要吊我胃口嗎?」

柯塔言道:「湖薈仙谷之中常會霧氣瀰漫,最讓人驚奇的是,這谷中幾乎可將人的修為境界壓制在仙元之境,任何人也不例外,以軒廷拓那逆天的修為,同境之中幾近無敵,可為何他會在兒子滿月酒那天離開湖薈仙谷呢?」

軒嘯腦中如驚雷炸響,突然想起那日眼前的幻覺,父親身死之地,根本不在什麼山谷之中,他的滿月酒,這般重要的日子,父親沒理由離開谷中,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軒塵閣中出了內奸,並且此人與他父親的關係絕非泛泛!(未完待續。。) 天元凡界,流雲後山竹林之中內。

一青年男子坐在那旬雲子的墓前,若有所思。

此人與軒嘯幻化之人生得是一模一樣,只是與軒嘯此刻的春風得意相比,他卻是愁雲密布,他正是陳青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