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往裏面看了一眼。

“警察,下車配合一下檢查!”

青年嗤笑一聲,“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爸是誰嗎?”

話音剛落,青年摁着的女的咬了一口青年,連忙大吼一聲。

“老師救我!”

王浩一聽這個聲音有點耳熟,仔細一看。

可不就是之前自己的那個女學生嘛,也就是之前安然在學校裏面找的那個女學生。

王浩記得這個學生好像就在附近租了個房子住着,上次就在附近見到過一次,沒想到今天又碰到了。

青年一個大嘴巴子就呼在了女學生的臉上。

“賤人!閉嘴!”

青年捂着女生的嘴,回過頭看着王浩威脅道。

“你最好什麼也沒有看到,快點滾!”

王浩的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一把抓住了青年的頭髮,從車窗裏面給拽了出來。

抓着青年腦袋砸在了後車窗上。

啪嚓一聲。

車窗炸裂。

青年滿臉是血。

王浩抓着青年的腦袋,又是咔咔一陣砸。

隨後對着青年腿彎就是一腳,青年跪在了地上。

王浩一腳踢在了青年褲襠。

啊!

青年一聲慘叫,捂着褲襠在地上滾來滾去。

疼的魂兒都沒了。

女生急匆匆跳下車,把衣服穿好,躲在了王浩的身後。

青年跪在地上,憤怒咆哮。

“你知道我爸是……”

哐!

話沒說完。

王浩一腳就踹在了青年腦袋上。

車門當即就撞出來了一個坑。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青年使勁晃着腦袋。

“狗東西,竟然敢壞老子的好事!你等老子……”

哐!

王浩又是一腳。

青年這一次徹底沒有了動靜。

王浩點了根菸,看了眼躲在身後的女生。

“怎麼回事?”

女生擦了擦淚水,驚魂未定道。

“他是我們學院的學生會會長,晚上他說學生會有聚會,聚會結束他自告奮勇送我回家,沒想到到這個地方之後他就突然想要**我。”

王浩吸了口煙,“沒事了,你住哪兒,我送你回去吧。”

女生搖搖頭,“老師,送他去醫院吧,他爸爸是銀州市的一個挺有名的企業家,我們惹不起的。”

王浩咧嘴一笑,“沒事兒,他爸就是天王老子也不用鳥他。你叫什麼來着?”

“何巧雲。”

“行,走吧,送你回去。”

“可是老師……”何巧雲還是有些不放心道。

“沒事,他不會再找你麻煩的,先送你回去,剩下的事情我跟他說,解決這種事我在行。”

何巧雲點點頭,“好,謝謝老師。”

送何巧雲到了樓下,何巧雲看了眼王浩後,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了?”王浩問道。

何巧雲搖搖頭,“謝謝老師。”

“沒事。”

原路返回,等王浩找到青年的時候,發現青年已經醒了,旁邊還站着幾個人。 青年夾着腿,捂着褲襠,指着王浩。

“就是他!就是他打的老子,還壞老子好事!”

王浩定睛一看,都是幾個年輕人的模樣,看樣子估計也就是這個青年的同學。

其中一個個頭最高的捏着拳頭,指節嘎巴作響,走向了王浩。

“媽的,我們老大你也敢打。”

捱了打的青年在後面大聲道,“哥兒幾個,只要你們今天把他們給我收拾了,這個月的花銷我掏了!”

高個子活動了一下脖子,一副裝逼的樣子。

“陽哥,你就放心吧,哥兒幾個都是體院的,天天練呢,打這麼個菜籃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就是,陽哥,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裏吧。”另外幾個也跟着湊近王浩。

那邊的青年捂着褲襠,“你們把平常的本事都給我拿出來,只管打,不要怕出事,出了事兒有我兜着,我花點錢就能擺平這件事。

在銀州市,老子纔是主人!”

“你就看好吧陽哥。”

高個兒第一個衝了上來,朝着王浩的側臉就是一拳。

王浩咧嘴一笑。

微微往後退了一步。

錯開了高個兒的拳頭。

就在錯開的同時,王浩一拳就給頂了上去,正中高個兒的小肚子,一拳就把高個兒乾的朝天飛了起來,落地之後,高個兒蜷縮成了大蝦形狀,動彈不得。

另外幾個愣了一下。

就在他們發愣的功夫,王浩已經衝了上來,左右開弓,噼裏啪啦,直接給打的七零八落。

十秒鐘不到的功夫,幾個人全部躺在了地上滾來滾去。

王浩緩步走向了靠着車的青年。

青年嚇得兩股戰戰。

“我爸是……”

王浩從嘴上摘下來菸頭,一把塞進了青年的嘴裏面,擡手摁着青年的嘴巴。

青年疼的嗷嗷叫,但是怎麼都掙不脫王浩的魔爪。

只能自顧喉嚨中發出怒吼。

幾秒鐘後。

估摸着菸頭已經滅了,王浩鬆開了手,

青年跪在地上,張嘴就吐。

疼的眼淚鼻涕一起往下流。

王浩蹲了下來。

就像是拍西瓜一樣的拍着青年的腦瓜子。

“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下次別讓我再碰到了。

還有,別再欺負同學了,不然的話。”

哐!

王浩一腳踢在了車身上。

小汽車橫着滑行了三四米才停了下來。

青年嚇得忘了大叫。

那邊的幾個體育生也是一時間忘了大叫。

王浩拍了拍手,重新給自己點了根菸。

腳尖挑起來青年的下巴。

“記住了嗎?”

青年嚇得不敢說話。

王浩微微俯身。“我在問你話。”

青年連忙點頭。

王浩回過頭看向了地上躺着的幾個青年,沒有說什麼,轉身就走了。

目送王浩離去。幾個人在地上滾來滾去,疼的才叫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