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修面無表情道:「別人尊重是因為你實力強大,不要把別人的尊重當成驕傲的本錢,軍隊里卧虎藏龍,高手多的是,還是要保持低調。」

西門雪風撇了撇嘴,「老大,你口口聲聲說要保持低調,但是你看現在的情況,這可不是低調的表現。」

王修抬手一個暴栗敲了過去,故作生氣道:「就你話多,你以為我想這麼做?還不是因為別人非要找我麻煩?」

兩人正說著,淳于意迎面走來。

「王修,沒想到你連張海都能打敗,真是讓人意外。」

王修眉毛一挑,「怎麼?你也想試試?」

淳于意皮笑肉不笑,說道:「我承認你的實力要強過我一些,但你不要以為打敗一個張海就能在軍隊里稱王稱霸,比你強的人多了去,你還是小心一點,免得被誰惦記上。」

王修攤了攤手,「這就不勞你淳于大少操心了,我這個人雖然不喜歡惹麻煩,但也不怕麻煩,誰要是想找麻煩,先問問我的拳頭答不答應。」

淳于意冷哼一聲轉身離開,到如今淳于意敗於王修之手,就連張海也沒能教訓王修,反而被王修一頓胖揍,淳于意已經沒有資格在王修面前放狠話。

但淳于意似乎並不在意這些,臨行前自己父親給自己的一系列計劃尚未實施,王修如何暫且不需要去管,只要能夠取得藍語柔的好感,拿下藍語柔要比在王修身上多費功夫有價值。

看著淳于意若無其事走開,西門雪風摸了摸下巴。

「老大,看這小子臭屁樣兒,真想上去揍他一頓。」

王修撇了撇嘴,「想揍他你可以去試試,我給你壓陣。」

西門雪風趕緊擺了擺手,「老大,我就說隨便說說,沒必要給這小子一般見識。」

回到宿舍,兩位舍友早就在等著,看到王修進來,兩人臉上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

「王修,今天有沒有空?」

王修略感詫異,「怎麼?有什麼事嗎?」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異口同聲道:「咱們也一起住了那麼久了,還沒有好好聯絡一下感情,所以我們準備請你吃個飯。」

西門雪風瞪大了眼睛,面色古怪的看了兩人一眼。

「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你們兩個不是不屑於跟我們住一起嗎?今天怎麼想著請我老大吃飯?」

兩人有些尷尬,但也知道王修打敗張海以後在軍隊里的影響力非同往常,至少不會有老兵敢隨便欺負,西門雪風跟著王修混不僅混到軍隊里,連一些老兵見了他都很客氣。

但是跟著那群新兵,除了每天被人嘲諷,就連吃個飯還要看人臉色。兩人自然不想過這種生活,所以準備拉攏王修。

「王修的實力有目共睹,連張海都敗在他手下,跟著王修也能沾沾光。」

「對啊,那群新兵根本不知道團結,被人欺負也不敢吱聲,實在是窩囊!」

王修面無表情道:「你們兩個該不會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吧?現在跟我套近乎是幾個意思?早幹嘛去了?」

兩人臉上都有些不自然,這種事幾乎不需要解釋,前有淳于意,後有張海,對王修都保持敵對態度,大家都以為王修沒有能力應付,所以不想惹麻煩上身。

然而到如今王修依然獲得好好的,所有想要找王修麻煩的人均是被打臉回去。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在王修面臨各種敵視排斥的時候除了西門雪風一如既往站在他身邊,沒有人看好王修。

偏偏王修一次又一次渡過難關,一次次反擊。王修只是一個鄉下來的普通子弟,換成誰也不會相信他能做到這些幾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兩個舍友嘴角動了動,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西門雪風倒是很大方,擺了擺手,一臉不在意。

「算了,我老大沒那麼小心眼,我就替他答應你們請吃飯的邀請。」

王修瞥了西門雪風一眼,本想讓這兩個舍友認清現實,西門雪風倒是搶先一步。

隨後王修便是搖頭道:「算了,我沒空跟你們計較這麼多,一起吃飯的話可以,想跟著我混還得看你們表現。」

兩個舍友臉上一喜,趕緊說道:「那我們就跟西門雪風一樣,以後喊你老大好了。」

王修不置可否,輕笑道:「既然是我王修的小弟,你們應該自我介紹一下吧?」 一番自我介紹,王修便是認識了兩個舍友。一個叫凌霄,一個叫聶君明。

兩人實力都在真武境七重,在高手輩出的軍隊里真武境七重甚至擺不上檯面,但在新兵群里也算是不錯。

從剛入軍隊到現在,整整一個星期,一個宿舍的四個人總算是聚到一起。

「老大,你要吃點什麼?」

「隨便點,咱不差那點錢。」

看著凌霄和聶君明兩人獻殷勤,西門雪風臉色不太好看。怎麼著也得考慮考慮我的感受吧?光顧著孝敬老大,也不知道孝敬孝敬我?要知道不是我開口你們倆能被老大接受?

於是西門雪風輕咳兩聲說道:「我說你們倆,這裡可是軍隊,能不能不要用外面那一套來應付老大?」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一愣,隨後反應過來,滿臉堆笑。

「風哥你吃什麼?跟老大口味一樣嗎?」

西門雪風撇了撇嘴,「現在才想起來我?哥不愛吃了!」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有些尷尬,趕緊賠禮道歉。

格蘭自然科學院 當然,西門雪風並沒有真的生氣,這種小事他也不會在意。

幾個人正研究吃什麼飯的時候,餐廳外面傳來一陣騷動。

不知誰喊了一句,「巡營的來了!」

於是整個餐廳瞬間安靜下來,該吃飯吃飯,沒人再說話。

巡營的人剛進餐廳,王修便是皺起了眉頭。來人並不是別人,而是有過一面之緣的藍玉榮。

藍玉榮掃視一周,很快便是發現王修的存在,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王修並不想惹麻煩,但麻煩偏偏要找上他,藍玉榮徑直往他的方向走了過來。

餐廳里不管是老兵還是新兵均是把目光聚集到王修身上,淳于意坐在一個角落裡,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王修,聽說你跟張海打了一架,還把他打敗了,我還真是小瞧你了,本以為你到軍隊里會被人揍得跟狗一樣。」

西門雪風正要反駁,王修按住了他。這是在軍隊里,不是在外面。藍玉榮怎麼說也是上校級別,如果跟他發生衝突,只要藍玉榮一聲令下,餐廳里所有人都要聽他指揮。

幾百上千人一擁而上,王修自認為沒有那能耐抵擋。

「藍上校,多謝你的關心,不過我可沒那麼容易被人打趴下。」

藍玉榮眼中泛起一道狂熱的火焰,沉聲說道:「上次如果不是藍將軍阻攔,我定要揍得你滿地找牙,這次剛好有機會,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王修一愣,「藍上校,你這是要與我切磋嗎?」

藍玉榮捏了捏拳頭,「正有此意!」

餐廳里吃飯的士兵們頓時傻了眼,說好的巡營到了這裡竟然又變成切磋!雖然眾士兵並不清楚藍玉榮與王修之前的恩怨,但有熱鬧看誰也不願意錯過。

藍玉榮與王修兩人一前一後出了餐廳,西門雪風也一臉興奮地跟在後面。凌霄與聶君明兩人卻是有些擔心,忍不住扯了扯西門雪風。

「風哥,老大行不行啊?那可是上校!」

「怎麼說也是上校啊,萬一不小心打傷了是不是還要接受懲罰?」

西門雪風擺了擺手,「你們想什麼呢?老大的實力我比你們清楚太多了,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未嘗一敗,我倒是希望看到看到看到老大能被人打敗一次。」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相顧無言,雖說王修在招募考核中表現亮眼,雖說他打敗了淳于意和張海,但現在這個可是上校啊!

凌霄和聶君明的擔心是多餘的,聯邦軍隊里只有在執行任務或者有訓練的時候軍銜才有作用,平日里誰管你肩膀上有幾道杠幾朵花,拳頭不夠硬不會有人服你。

還是那處場地,不過王修的對手卻是由張海變成藍玉榮。如果不是因為藍語柔的關係,上次王修便要讓藍玉榮知道自己的厲害。

「王修,這裡沒有上校和士兵,只有兩個對手,所以等會你不需要手下留情,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王修撇了撇嘴,「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也不會把你當領導看,如果你要是被我揍成豬頭,可不要到藍將軍那裡告狀!」

圍觀士兵皆是一臉興奮,藍玉榮與王修兩人一個上校軍銜一個普通士兵,且不論身份地位,單從表面實力看藍玉榮是要強過真武境九重的王修,但之前張海的下場已經證明,勝負還真不能看表面實力。

藍玉榮淡淡地瞥了王修一眼,開口道:「你不過是一個鄉下來的小子,我實在是想不明白語柔為什麼會對你有好感,所以今天如果你敗了,我勸你還是不要妄想再見到她!」

不說藍語柔還好,一說藍語柔王修臉色馬上沉了下去。

「我和她之間的事情你還沒有權利過問,不過你成功激怒了我,你應該感到榮幸!」

圍觀的士兵有些不耐煩,要打便打,兩人好像一直在放狠話。

「你們到底打不打?我們還要吃飯呢!」

「磨磨唧唧怎麼跟個娘們兒似的?」

「趕緊動手了,不要浪費時間!」

藍玉榮眼神微眯,緊握的拳頭上突然凝成一團能量,毫無徵兆轟向王修。

這一拳帶出一股氣浪,夾雜著音爆聲,呼嘯而來!

王修臉色有些凝重,毫無疑問,單從這一拳上看,藍玉榮的實力明顯要比張海高出一大截,雖然同是半步尊者,但差距還是很明顯。

「來得好!」

一聲低喝,王修毫無花哨的一拳正迎著藍玉榮轟了過去。

眾人只見兩道殘影閃過,緊接著爆發出一聲巨響。

「轟!」

王修與藍玉榮的身影再次顯現,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但藍玉榮緊握的拳頭卻在微微顫抖,王修也忍不住甩了甩手。

這次對撞兩人竟是平分秋色,圍觀的士兵紛紛叫好。不過不同於上次,這次誰也沒有出聲支持哪一方,即便藍玉榮是上校。

「真是精彩,如果天天能看到這樣的對戰多好!」

「省省吧,你以為軍隊是擺擂台的,誰想上去打就能打?」

凌霄和聶君明兩人目不轉睛地盯著場中,他們剛剛攀附上王修,自然希望王修能夠取勝。 藍玉榮面無表情看著王修,眼中閃著好戰的光芒。

「王修,一段時間不見,你的實力沒有什麼進步啊。」

王修撇了撇嘴,「你不是也一樣?我還以為你有什麼依仗,所以才要找我打架,現在看來不過如此!」

藍玉榮臉色一冷,「即便是沒進步,對付你也足夠了!」

說著藍玉榮氣勢轟然爆發,瞬間席捲向王修。王修不緊不慢亦是釋放出宗師之威,半步尊者的威壓瞬間消弭於無形。

「鋼裂拳!」

重生之銀河巨 「靈蛇劍法!」

眼看藍玉榮拳頭將至,王修突發奇想,以指代劍,使出靈蛇劍法與藍玉榮纏鬥。

拳風呼嘯,拳意凜然!王修雖是以指代劍,但指尖吞吐的劍意卻是不可小覷。以點破面的招式每次都讓藍玉榮束手束腳不敢再進一步。

拳影漫天,王修似是毫無察覺,指尖劍芒或是橫掃或是輕點,靈活多變,刁鑽難尋軌跡。

藍玉榮越戰越心驚,本以為自己無限接近尊者境的實力對付王修綽綽有餘,沒想到王修雖是只是真武境九重,爆發的實力並不比自己差太多。

圍觀的人屏住了呼吸,兩人的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凌厲的招式總會帶出兇猛的氣浪,若不是有禁制在,只怕圍觀的人有不少人會因此受傷!

拳指相接,發出刺耳的金鐵交鳴之聲,雙方你來我往幾十招,依然不分勝負。

西門雪風兩眼瞪得老大,內心不免在想,原來劍法還可以這樣用,自己太過依賴手中的劍,忽視了對劍法的磨鍊。

而在此時,凌霄和聶君明兩人總算見識到王修的真正實力,經此一戰,他們發現王修之前與張海戰鬥還是隱藏了實力。

拳勢越發兇猛,劍意肆虐更甚,眾人只看見場中兩人身影翻飛,招式快速變換,到後來甚至連兩人的身影都已經有些模糊,只能看到殘影。

「真是一場精彩的戰鬥,誰輸誰贏已經無關緊要了。」

「王修的實力居然如此強大,本以為已經低估了他的實力,想到他隱藏實力還是太深!」

「槍打出頭鳥,王修表現這麼突出,只怕會被人給惦記啊。」

「好像找王修麻煩的人還沒有一個能夠成功的,等著瞧吧!」

……

又交手幾十招,藍玉榮便是發現自己在王修手上並沒有討到任何便宜,心中憋著一股氣。而此時的王修也不好受,本來藍玉榮境界就比他高上不少。

半步尊者境雖然與真武境九重僅有一步之遙,但已經摸到尊者境的門檻,對功法武技的理解和運用幾乎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這是王修不能相比較的。

但好在王修吃過伐髓丹,全身經脈經過拓展強化,內氣渾厚程度即便與藍玉榮有些差距,也不是很大。

藍玉榮的氣息已經有些紊亂,而王修依然在尋找一擊成功的機會。

就在此時,藍玉榮突然露出一個破綻,王修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一指戳出,直奔藍玉榮破綻而去。王修速度快如閃電,沒有給藍玉榮任何反應的機會。

「噗……」

一聲輕響,王修的指頭點在藍玉榮胸前。藍玉榮大驚,一拳揮出,王修迅速跳開。

「你已經輸了,假如我是敵人,你已經是個死人。」

藍玉榮深吸了一口氣,陰沉著臉看向王修。

「王修,你只不過是僥倖勝了一招而已,你不可能傷到我!」

王修撇了撇嘴,「你應該慶幸我只是以指代劍,輸了就是輸了,不要給自己找借口!」

藍玉榮冷笑著說道:「你的實力是不錯,但是想要得到藍家的認可還差了太多!你的身份地位跟語柔相差太遠,我勸你早點放棄,不然以後你的麻煩只會越來越多!」

王修眼神瞬間轉冷,「不需要你操心那麼多,我和藍語柔之間的事情你左右不了!」

兩人戰鬥就此停止,圍觀的士兵意猶未盡,但都知道藍玉榮已經敗了。拋開境界不談,單論戰鬥力王修還是略勝一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