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齊習慣的雙眼放光,用出鑒氣術,把身旁人的氣運全都看個通透,鑒氣術成了玄齊日常必用的術法,就好像喝水喘息般自然順暢。剛進入飛機的時候,玄齊就用鑒氣術望了一眼乘客,發現大部分人都紅光滿面的,這次航行一定會很順暢。

現在再用鑒氣術一看,卻發現周圍人的臉上,掛著一絲絲墨綠色的災氣,而這些災氣凝結在一起,已經幻化成了一股股烏油油的死氣。

「怎麼會這樣?」玄齊愕然,同時猜測般的四處觀望,輕聲自語:「難道這個飛機上有恐怖分子?他們打算劫機?」

從華夏首都直飛義大利佛羅倫薩,玄齊會在佛羅倫薩轉車,前往艾米利亞-羅馬涅大區博洛尼亞省的伊莫拉,伊莫拉有世界著名的恩佐與迪諾·費拉里賽車場,每年的聖馬利諾大獎賽都在此舉行。而尚濤也會在伊莫拉登台亮相,進行處子秀。

玄齊仔細看了機艙內全部人的氣運,並沒有找到可能是恐怖分子的人,這就讓玄齊詫異,再次狂想,莫非是空難?因為駕駛員操作的原因,又或者是因為飛機本身的故障,造成空難般的悲劇?

玄齊窮極目力望向機艙,發覺不管是機長還是空姐們的氣運都很正常,甚至就連飛機各部件同樣正常,這就讓玄齊更加詫異。

此刻飛機在三萬英尺的高空上,平穩的飛行,在別人眼中新奇的精緻,在機長的眼中簡單而枯燥。大型客機上本就裝載有自動駕駛系統,在沒有意外的情況下,客機會按照固有的航線飛行。在機長的眼中,這將是一次例行公事的飛行,只不過賺取的財富都被貪婪的吸血鬼們弄走了

枯燥而乏味飛行讓機長提不出絲毫的興趣,張開嘴巴打出一個大大的哈欠,眼睛微微的眯起,離佛羅倫薩還有些時間,機長對副手說:「弗蘭柘林,你喜歡新來的那個紅頭髮的空姐嗎?」

副駕駛上坐著的佛蘭柘林,立刻摘去耳機說:「是的她的身材真豐滿,屁股很大也很圓,特別是那兩個胸,猛然看過去,就好像是兩個大號的木瓜。

「我想她在床上一定很風騷」機長說著發出一聲哈哈的大笑,剛笑了一半,又打了個哈欠,半是抱怨的嘀咕:「年紀大了,精力不濟了我先睡一會,有什麼事情叫我。」說著就躺在座椅上開始打盹。

佛蘭柘林見機長睡了,而飛機又切換到自動駕駛,他也摘去耳機,緊了緊衣服,嘴角上浮現出一絲淫笑:「昨天晚上那個紅頭髮可真風騷,把老子折騰的現在腰還疼」嘴上雖然抱怨,嘴角卻是淫笑:「先眯一會,等下了飛機再好好的收拾她。」

就在這個時候,耳機內傳來吱吱的電流聲:「塔台呼叫,塔台呼叫。在航線內的空氣中出現極端的強對流天氣,按照你們現在的飛行速度,大約會在二十分鐘內抵達,請你們立刻改變航向,請你們立刻改變航向。」

地面指揮中心,望著屏幕上的雲圖,雙眼中堆滿擔心,一遍遍的呼叫大客機,連續三聲沒有得到回應,地勤急了,時間每浪費一秒離風暴就會接近一分,悲劇很有可能就會上演。

佛蘭柘林怕睡覺的時被打攪,特意開了靜音模式,關閉飛機上的揚聲器,這一下即使地面塔台叫破喉嚨,也沒用。

一時間,地面塔台與航空公司急的團團轉,明明發現問題,前面也就是風暴區,但卻無法把這個消息傳遞出去,著急無奈卻又無可奈何。怎麼辦?怎麼辦?只能夠瞪眼看。

時光總是不緊不慢的踩著秒走,當玄齊又把全部可能遺漏的地方都看了一遍后,依然沒能發現問題,這個時老黿低聲說:「天道出手了他已經布置大殺之局,你要做好思想準備。」

聽到老黿這樣一說,玄齊這才恍然,雙腳踏在機艙上,全身的真氣藉助機艙往外伸展,而後就感覺到這一方諸天內,靈氣異常的紊亂,在飛機的航線上,濃郁的雷暴之氣正在醞釀,這就是天道布下的殺局啊

「怎麼辦?」玄齊驚悚了老黿也無可奈何,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飛機往雷暴區衝去,半晌后才冒出了一句:「在這種情況下,咱們能做的也只有聽天由命」

「聽你妹」玄齊雙眼爍爍:「你覺得天道會給我們什麼樣的命?」

氣急敗壞的玄齊,明白天道的殺心,在三萬英尺的高空上,雷暴閃爍,萬一飛機被雷暴打到后,又將是一番如何的劫難,到時別說自己這個剛到沖氣境的修士,恐怕就是術法通玄的玄修,在這架飛機上也不能活。

老黿無語,空氣中顯得有些粘黏靜止,原本睡在一旁的李可兒忽然間驚醒,縮了縮腦袋,望著玄齊問:「怎麼了?你的心情糟糕?」

玄齊把頭一搖說:「不只是感覺有點冷」說著裹了裹身上的毯子時刻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修士,很討厭不能掌控命運的感覺。這就好比是把一柄絕世神兵,交託給一個廚師,最終成了一把燒火棍,所託非人啊所託非

轟轟轟轟轟轟越靠近雷暴區,天地間的轟鳴聲越大,一道道刺目的閃電從天而降,最後扭曲成銀蛇擊打在空曠至極的海面上,震耳欲聾的雷鳴呼嘯,一聲聲,一聲聲,很快就驚醒正在打盹的機長。

機長睜開朦朧的睡眼,看到天地都化為黑色,下面的海水不停的怒嘯,天空中暴雨淋漓,電閃雷鳴。他剛吼出一聲on刺目的閃電就打在機翼的一側,一下把客機上正在轉動的螺旋槳打碎。

原本還飛的較為平穩的客機,立刻間顫動起來,一面顫動一面左搖右擺,就好似不斷旋轉搖擺的玩具機,過山車般開始大角度的俯衝。

「不」機長發出一聲悲呼,拉動操縱桿,保持客機的平衡,但呼嘯而至下墜的客機,並不是那麼好駕馭,搖搖擺擺震蕩的更加厲害。

隨著飛機左右搖晃,機艙內立刻出現劇烈的震蕩,這一刻不管是酣然入睡的乘客,還是正在眯眼偷瞄空姐的色狼,全都難以抑制的發出一聲驚呼。每個人的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人們都開始焦慮的時候,機艙內的廣播響起來,柔和的英語帶著安撫說:「諸位乘客不要擔心,飛機遇到到強對流天氣,大家請坐在座位上,不要隨便亂走,謹防意外傷害……」

這樣的廣播的確能安撫一些人的慌亂的心,而坐在機翼旁的乘客立刻大聲的怒吼:「鬼扯什麼還強對流天氣,我這邊的引擎都被打的只剩下一個渣,半邊的翅膀都快斷掉,你們家強對流是這樣的?」冷冰而殘酷的事實出現在大家的眼中,讓每個人都無法迴避,只能面對。

窗戶外電閃雷鳴的世界如此真實,大家又不是白痴,能被三言兩語所欺騙,一時間整個機艙內瀰漫著恐懼的氣氛。李可兒也感覺災難將至,直接撲到玄齊懷裡。酥玉軟香滿懷,不但沒能激起玄齊的**,反而讓玄齊的眉頭緊皺,腦袋中只剩下一個念頭,我命由我不由天?

機艙中機長又戴上耳麥,一面控制飛行平穩,一面降低飛行高度,同時不忘問:「塔台塔台為什麼沒有提醒……」

「提醒你nlgh,老子都喊半個鐘頭了你們不答應」塔台沙啞著聲音,怒火高漲,聽到塔台這樣后,機長的心拔涼拔涼的,望向佛蘭柘林吼:「誰讓你這個王八蛋開的靜音」

佛蘭柘林無語而無奈,最終卻什麼都沒有說,畢竟他是機長,而自己只是個副駕駛一面縮著腦袋,一面拉緊操縱桿,原本還左搖右晃的飛機終於平穩一些,飛行高度也從三萬英尺的高空降低到八千英尺,降低高度后雷暴打的也沒那麼准。

就在機長與操縱桿搏鬥時,緊閉的機艙門被打開,滿頭紅髮的空姐惶恐的走進飛機中,望著機長問:「有問題嗎?」

「廢話」機長急的滿頭大汗,爆著粗口說:「肯定有問題,飛機誤入雷暴區,又被打壞一邊的引擎,沒栽進大海里就已經是萬幸了你說有沒有問題

胸脯如木瓜般大,屁股滾圓的空姐甩著滿頭的紅髮問:「那我讓大家寫遺囑了」

「寫吧寫吧」機長懊惱的說:「這種情況肯定也飛不出太平洋,墜落是早晚的問題,讓大家都寫遺囑,有什麼說什麼然後準備跳傘。」

老外們不光有浪漫主義,還有實用主義,反正都要死了,有什麼遺憾說出來,或者寫出來,放在黑匣子里,交託給自己的親人又或者被遺憾的人,也算是彌補了遺憾。這就是為什麼金髮碧目的老外,突然變故后抗壓能力比其他膚色的人種強的原因。 張勝利剖析完后,看到吳俊傑一臉心虛地神情,意識到自己的猜測完全是正確的,家族一直在想辦法撮合吳俊傑和林沐瑤的事情,目前林沐瑤雖然已經改變對吳俊傑的態度,並且愛上了吳俊傑,但是吳俊傑卻好像一直都在有意避開林沐瑤,而這次幫林沐瑤治病則是一次讓兩人確認關係的機會,這樣難得的機會,張勝利怎麼可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從自己的眼前溜走呢?

「俊傑!我還以為你擔心什麼,原來是因為這個事情,不說我說你,你完全是庸人自擾,你也知道這次大舅之所以會把瑤瑤調到滬海來工作,就是想撮合你和瑤瑤,而且我小姑和姑丈現在也是希望你們兩個能夠結果,對於這點你完全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如果是過去,為了救林沐瑤他或許會接受這個事實,但是昨天的事情發生之後,他對林沐瑤的印象變得極為不好,心裡已經產生遠離林沐瑤的想法,所以當他聽到張勝利的話時,一臉認真地對張勝利回答道:「勝利!首先我非常感謝張將軍那樣看得起我,我當你是兄弟,所以我不想對你隱瞞我的想法,我跟林沐瑤並不適合,如果真的勉強在一起,將來早晚有一點會再次分開,以其將來彼此都受到傷害,還不如趁現在兩人還沒開始的時候,就做個了斷。」

前兩天張勝利還明顯的感覺到,吳俊傑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排斥林沐瑤,結果沒想到這才兩天的時間,吳俊傑對林沐瑤的態度竟然發生了這麼大的轉變。在這刻他本能的想到吳俊傑的身份,認為吳俊傑是因為林沐瑤的器官受損,擔心將來生出來的孩子會出現身體上的缺陷,而無法繼承家族。

想到這個原因,張勝利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同樣也是身為家族子弟的他非常清楚。一個大家族對繼承人的要求是多麼的嚴格。像吳俊傑那樣的守護家族更是不用說了。

儘管張勝利自認自己目前跟吳俊傑的關係非常好。但是關係再好也沒有聯姻的關係那麼鞏固,否則他們這些家族為了結盟,也不至於需要通過聯姻來鞏固家族之間的結盟關係了,想到張家的未來。在這刻張勝利的心裡仍舊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對吳俊傑問道:「俊傑!你是不是擔心瑤瑤的器官受損,將來生出來的孩子會有一些缺陷?」

吳俊傑沒想到拒絕張家撮合自己跟林沐瑤的事情,竟然會讓張勝利誤以為自己是嫌棄林沐瑤身體器官受損的原因,這無疑是讓他感覺到極度的鬱悶,一臉無奈地對張勝利抱怨道:「張勝利!你瞎想什麼?在你的眼裡我吳俊傑是那種以貌取人的人嗎?如果我喜歡一個女孩。即使她是個醜八怪。是個殘疾。我也不會在意的。」

「但是林沐瑤卻不行,我跟她的性格並不合適。如果勉強在一起,指不定就會出現像江姐那樣的婚姻,以其將來後悔還不如現在就不要讓他開始。」

張勝利聽到吳俊傑說並不是因為林沐瑤器官受損的原因,高懸的心終於放了下來,鍥而不捨地對吳俊傑勸說道:「俊傑!我知道瑤瑤的性格讓人感覺就好像面對千年冰川,但那是過去的事情,自從她到了滬海之後,完全就好像變了兩個人似的。」

「我是她的表哥,雖然我們之間的歲數相差並不是很大,但是她的事情我卻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她到了滬海之後,明顯像變了一個人,不但性格變得非常有女人味,而且還學著煮飯,要知道她長那麼大,可是從來都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所以我敢斷定她肯定是愛上你了,當然了,現在瑤瑤身上的毛病還很多,但是愛情卻能夠改變一個人,只要你給瑤瑤一點時間,相信她會成為一個合格的妻子。」

過去林沐瑤雖然性格很冷,但是因為她是張勝利的妹妹,吳俊傑並不怎麼排斥,但是今天的事情發生之後,吳俊傑對林沐瑤這種做事衝動,而且還不計後果的性格非常的不滿,非常堅決地對張勝利說道:「勝利!如果你還當我的朋友的話,你以後就不要再提這個事情,我跟林沐瑤之間是不可能的。」

吳俊傑說到這裡,隨即對張勝利說道:「勝利!我的科室那邊還有事情,就先過去了。」

看著吳俊傑離開的身影,張勝利的心情再次跌落低谷,他轉身走回到病房,躺在病床上的林沐瑤看到張勝利,心情就變的非常緊張,剛才看到吳俊傑連招呼都不跟她打一聲,就轉身離去,她清楚的意識到吳俊傑很可能真的生氣了。

想到吳俊傑對她的警告,想到自己卻陽奉陰違,林沐瑤緊張地對張勝利問道:「勝利!俊傑走了嗎?他真的生我的氣嗎?」

張勝利聽到林沐瑤的話,臉上露出失望的神情,極為生氣地對林沐瑤說道:「生氣!你覺得俊傑僅僅是生氣嗎?他已經明確無誤的警告過你,讓你在執行任務的事情不要衝在第一線,你幫他的話當耳邊風就算了,竟然還忽悠他,你知不知道他現在很生氣,已經明確無誤的告訴我說跟你不合適,你們之間壓根就不可能。」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變成這樣,我只是想把那些東瀛人繩之於法而已,不行!我要去找俊傑,我要當面向他解釋。」林沐瑤聽到張勝利的回答時,神情一下子變的恍惚起來,臉色煞白地的自言自語道。

「什麼!俊傑真的是這樣說,瑤瑤也是為了執行任務,他至於這樣生氣嗎?」張美芳聽到張勝利的話,臉上露出不解的神情,儘管女兒的衝動讓她很不滿,但是這刻吳俊傑的小氣同樣讓她感到非常的不滿。

「小姑!我跟俊傑認識了那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像今天這樣生氣,甚至告訴我說,如果我再糾纏這個話題,我們之間連朋友都沒得做。」張勝利想到吳俊傑的話,無疑是非常的生氣,對「原本在俊傑受傷的時候,瑤瑤的關心已經讓他產生好感,他之所以會不讓瑤瑤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沖在前面,那是因為他關心瑤瑤,擔心她出事,結果瑤瑤卻對他陽奉陰違,這怎麼不讓他感到憤怒。」 當現實無法迴避時,那隻能坦然面對,東方文化與西方文化本就有全然的不同。在李可兒縮在玄齊懷中時,廣播再一次響起,這一次播音員沒有用公式化的開場白,而是飽含深情的說:「各位乘客,我們現在在雷暴區,飛機另一半的引擎被擊毀,我們正在太平洋上搖搖欲墜,如果沒有奇迹,飛機會在二十分鐘后墜落……」

這番話很快讓機艙內的乘客們發出驚呼,虔誠的信徒們開始向他們的主祈禱,另外有些人悲觀而絕望,拿出降落傘背在自己的後背上。在暴風雨中,在太平洋上,想要跳傘逃生還真需要無盡的勇氣。

「我不想死我」李可兒淚如雨下,很平常的一次出國旅行,怎麼就成了亡命之旅,誰能夠想到飛機會在太平洋上遭遇雷暴,這也太……

「你不會死」玄齊雙眼內寒光一閃,緊緊的把小秘書擁入懷中:「只要有我在,就不會讓你有意外。」

「乘客們,我們雖然可以跳傘,但生存率並非百分之百……」空姐聲音哽咽一下,而後繼續說:「一會我們會發下紙筆,請你們寫下遺囑,遺囑會裝進黑匣子里,有什麼遺願也許真能實現……」

不大的工夫空姐就把紙筆分發下去,讓每個人寫自己的遺願,當確定飛機真的會墜落,自己必須要死的時候,不大的機艙內上演眾生相,有癲狂的,有瘋狂的,還有埋怨詛咒的……

玄齊冷然旁觀著這一切,發現北歐或者說有教廷,並且信仰皈依宗教的人,在如此巨變的情況下,他們顯得特別從容,安靜的寫著遺囑,通過文字與家人進行最後的訣別。在他們的眼中,死亡並不代表絕望,而是全然的新生,是回到天國,皈依信仰的輪迴,所以他們很坦然。

而驚恐萬分,歇斯底里慘呼的人,則多是亞太地區,特別是華夏國內的,因為他們沒有信仰,功利之心太重,好不容易經過奮鬥,才有了車,有了房,有了錢可以坐飛機出國旅遊,現在卻忽然要失去這一切,沒有信仰人的眼中,自然難以接受。

於是他們都不淡定,吵吵嚷嚷甚至有的開始破口大罵,彷彿通過這樣的宣洩,能夠創造奇迹,能夠改變結局。

被他們吵嚷的煩躁,玄齊不由出口說:「都不要再刮噪想寫遺囑就寫,不想寫就把救生衣穿上,降落傘背好,再準備些食物和水,落在海水上不一定會死」

聽到玄齊這樣說,原本還惶恐不安,歇斯底里,張口咒罵的華夏人,全都醒過神來,把救生衣與降落傘都背在身上,而後再把食物收集起來,同時準備飲用水,裝進一個大包袱里。

有信仰的人把生命交給信仰的神邸,沒信仰的人,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隨著雷暴越來越密集,客機另一側的引擎也被打碎。這一下客機沒有動力,只能依靠慣性進行最後的滑行,最終還是會墜毀在海面上。

機艙內災氣凝若實質,死氣已經盤桓在每個人頭上,玄齊再用鑒氣術一瞧,又發現很有趣的事情,那些有信仰的老外們,真的會在這次空難中死翹翹,而那些沒有信仰的人們,腦袋上居然有三分的生機。看來命運只眷顧主動者,把命運寄托在別人身上,不如把命運抓在自己手中。

空乘員把遺囑都收好,而後放進黑匣子里。這時飛機又開始劇烈顫抖,暴風雨中本就氣流混亂,上升的氣流與下降氣流混雜,造成飛機劇烈的顛簸。每個人臉上都帶著懼怕,繼而變成慘白色。

玄齊抱著李可兒,給她套好救生衣,而後綁上降落傘,又把一些食物與飲水都裝在背包里,再望向李可兒說:「你準備好了嗎?」小秘書沒言語,而是重重的點了點頭。

玄齊望著面色躊躇的李可兒說:「高速墜落的飛機,撞在海面上后,速度與衝擊力遞加,即使溫柔的海水,也會變得如鋼板般堅硬。誰都不能保證飛機一定能平穩降落。所以我們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推開門跳出來,博出那一線的生機。」

玄齊的話讓李可兒沉思,小姑娘便做好跳傘的準備。一旁原本神情躊躇的人,聽到玄齊這一番話語后,也開始變得蠢蠢欲動。

慌亂的空姐把遺囑與黑匣子放置妥當后,又打開廣播,按照程序宣布下面的事情:「各位乘客,因為飛機引擎損壞,必然會墜落在太平洋中,所以我們都要跳傘,降落傘與救生衣就在……」

廣播在玄齊耳畔響起時,玄齊摸了摸鼻子,老外就是這樣刻板教條,不管做什麼都是按部就班,而且紀律性都比較強,服從彷彿已經烙印在骨子裡。

一個個的人都穿上救生衣,套好降落傘,隨著飛機越來越震蕩,換好救生衣與防護服的空姐站到艙門前,讓乘客們排好隊,而後依次的往下跳。

李可兒小鳥依人般依偎在玄齊身邊,高空跳傘,而且還是在暴風雨中,這樣的經驗她從未有過。只有靠近玄齊,才能感受到溫暖,才能讓她忐忑不安的心逐漸變得穩定。

人群中玄齊面容恬靜,雙目放光,永遠都是最引人注目的一個,空姐對玄齊招手:「這位先生與這位女士,你們來這邊第一個跳。」

不管做什麼事情,都講究一個開門紅,如果玄齊他們先成功跳了,那就能給後面的人帶來勇氣,如果第一個人不敢跳,畏縮,驚恐,就會給後面的人帶來壓力。

玄齊攬著李可兒來到艙門前,對著空姐點了點頭,空姐對玄齊囑咐:「一會艙門大開你們就跳下去,不要害怕,不要緊張身軀要舒展開,而後等離飛機遠點后,拉開降落傘包上的拉繩……」

小秘書把頭點頭,而後湊在玄齊的耳邊說:「你一定要抱緊我,如果你鬆開了手,我會怕……」

玄齊沒言語,而是把李可兒抱在胸前,伸手摘去李可兒背後的降落傘包,調整自己降落傘的背帶,把李可兒束縛在裡面,這樣兩個人就共用一個降落傘

浪漫的法國人立刻怪叫著鼓掌,他們的生活除了愛情,就是愛情。所以在生死的關頭,能看到這般浪漫的事情,緊張的心情都得以平復。

空姐也跟著鼓掌,而後見玄齊做好準備后,便打開機艙的門。外面的世界雷鳴滾滾,滿是烏雲的世界大雨傾盆,黑壓壓的天氣壓在心頭上,彷彿已經到了世界末日。玄齊轉身任由暴雨灌入機艙,心中發出暢快的笑:「既然你要滅殺我那就來吧」腳掌往機艙上一沓,在李可兒驚恐大吼中,玄齊跳出機艙,暴露在暴風雨中。

老黿更是哈哈大笑:「暢快啊暢快,你能感受到嗎這周圍的靈氣是如此充裕,難怪人說富貴險中求,這也許是你的機遇。」

玄齊默默拉動降落傘包上的繩索,一朵白色的傘花在虛空中綻放,原本急速下降的身軀,頃刻間綳在半空中。玄齊雙手往前一拖,把李可兒往上抱了抱,附在她的耳邊說:「別害怕,一切有我。」

李可兒乖巧的點頭,竭力的往玄齊的身體內蜷縮。隨著降落傘繩緊繃,玄齊身軀成了弓形,李可兒好似坐板凳般坐在玄齊的身上。隨著大雨傾盆,兩個人身上的衣衫早就被打濕,寒風瑟瑟中蘇茗雪不由得又往內縮了縮。

生死之間兩個人都沒在意這些細節,玄齊身軀內的真氣瘋狂的運轉,已經達到沖氣境的玄齊,又在與魔尊交戰時領悟五行術法,全身真氣都運行在這方諸天中,利用風力裹帶降落傘,按照原本航線的方向往前飛。天空上雷鳴震蕩,一道道的驚雷扭曲成雷蛇,對著降落傘就劈打。

玩電早就玩的熟能生巧,玄齊周身毛孔大開,好似一口口的深井鯨吞這天地間的靈氣,危機危機果然就是危險中的機遇。 重生娛樂圈全能影后 隨著靈氣呼嘯,玄齊運氣如兵,化為真氣華蓋,遮擋在降落傘上空。

隨著雷電轟鳴,真氣華蓋把雷電降低減少,最後剩下點雷霄之氣,都沒入到玄齊的身軀中,本就強悍的身軀被電的麻麻酥酥,又在靈氣的滋養下,玄齊就感覺那胯下之物,越來越大,越來越來硬,好巧不巧的頂在李可兒的雙腿間

最初時李可兒也沒在意,甚至都沒多想,感覺本就冷冰的身軀忽然間多出些溫熱,原本青紫的嘴唇上多了些喜色。接著就感覺到下面有硬硬的一坨東西,頂在自己雙腿間的要害處,李可兒還半是嬌嗔說:「別胡鬧用小棍子頂人家那裡」說完后就挪了挪身軀,而後用手往下一抓,直接抓到根子上,即使未經人事的小姑娘,也知道這麼大一根東西是什麼,原本冷白的臉頰,頃刻間變成漲紅色。

沉寂半晌后才怯懦著說:「咱們現在都這樣了,你腦袋裡怎麼都是這事?要是你早些時候跟我說,我早就答應了」羞澀的小姑將羞得臉頰漲紅,雙腿又緊了緊,下面的那根東西更硬更熱了。 ..隨著東日製藥廠的那些東瀛人被抓,東瀛在華夏秘密研究生化武器,並企圖利用生化武器毀滅華夏民族的證據終於被查出來,當華夏高層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無疑是非常的震怒,並且在第一時間召開了緊急會議,對這起東瀛軍方針對華夏的陰謀事件展開討論,最後在會議結束的時候,華夏新聞機構向全世界公布這件事情,並且非常堅決的表示將以東瀛政府正式斷交。

當華夏高層宣布東瀛蓄謀已久的陰謀時,各國高層無不為華夏公布的新聞而感到震驚,各國高層怎麼也想不到東瀛竟然試圖利用病毒顛覆華夏,一些大國紛紛召開緊急會議,在全國範圍內排出東瀛特工。

各國在對本國中的東瀛企業進行調查的同時,都拭目以待,想看看華夏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不過在各國的意識當中,華夏最多就是表示幾聲抗議之後,就不會再有下文,結果他們怎麼也想不到華夏竟然找回華夏常駐東瀛大使館人員,併當眾宣布跟東瀛斷交。

這個消息不但讓各國感到震驚,甚至讓華夏民眾感到震驚,不過在震驚之餘,華夏全國上下到處充斥著鞭炮的慶祝聲,儘管華夏民眾知道跟東瀛斷交會對華夏的經濟帶來影響,但是在這刻壓根就沒有人在乎這一點損失。

東瀛政府在得知軍方的陰謀被華夏政府揭穿的時候,第一個反應就是否認這件事情,並以華夏企圖利用這件事情增加軍費為借口,扭曲華夏公布的事實,直到華夏公開所有證據的時候,東瀛政府才閉口不言。

儘管東瀛政府選擇沉默,但是他們壓根就不擔心華夏政府會做出其他舉動,因為在他們的意識當中,華夏高層的口號是以穩定壓倒一切,就算華夏政府掌握一些證據,他們也不敢輕易跟東瀛開戰,最多就是表示幾聲抗議,最終就會不了了之。

結果就在東瀛政府壓根沒把華夏政府的舉動當中一回事的時候,華夏政府當眾宣布跟東瀛斷交,這讓東瀛高層感到非常的震驚,甚至認為今天是愚人節,華夏政府只是裝裝樣子而已,直到華夏將大使館的人員全部撤回,並且當眾驅逐東瀛駐華大使館人員,這才讓東瀛政府真正意識到華夏政府這次並不是打口水戰,而是動真格的。

從二戰結束,華夏一直以來都是東瀛的出口國,同時也是東瀛的一大經濟支撐國,每年最好從東瀛進口數百億東瀛元的貨物,而旅遊更是給東瀛帶來了很多外匯收入,當華夏正式宣布跟東瀛斷交的消息傳開之後,對東瀛的經濟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當天東瀛股市徹底的崩盤,東瀛跟華夏有出口貿易的工廠和公司都在第一時間接到華夏的通知,停止所有訂單,只在短短的幾天內,東瀛的許多工廠和貿易公司分別宣布倒閉,大量的東瀛人因為工廠的倒閉而失去工作,一場有史以來最大的經濟危機很快席捲整個東瀛,當然了,這些都是后話。

就在全世界都為華夏當局公布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在滬海的一家酒店會客室內,張家的所有成員都聚在一起。

「勝利!小吳跟瑤瑤的事情,你有沒有再找過小吳?」張年華坐在沙發上,表情嚴肅地看著在場的所有人,對張勝利詢問道。

張勝利聽到他父親的詢問,想到這兩天他找吳俊傑的結果,臉上露出一副極為無奈的表情,他也沒想到心胸向來開闊的吳俊傑,在對待林沐瑤陽奉陰違的事情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爸!我找過他了,跟他提了好幾次瑤瑤的事情,開始的時候俊傑直接岔開話題,後來俊傑非常嚴肅的告訴我說,如果我再提連兄弟都沒的做。」

「都怨我!如果我不答應那個丫頭,事情也不至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張年華聽到張勝利的回答,想到當初林沐瑤找他的事情,讓他感到非常的後悔,對張勝利詢問道:「勝利!你覺得俊傑會不會是因為瑤瑤器官受損的原因?擔心將來生下的下一代在身體上存在一些缺陷。」

張勝利聞言,下意識地搖了搖頭,回答道:「不是!我曾經也這樣懷疑過,並問過俊傑,他當時非常明確無誤的告訴我說,如果他真的喜歡一個女孩,即使這個女孩是殘廢他都不會在意,他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有人欺騙他,哪怕是善意的謊言也不行,當時他已經非常嚴肅的警告過瑤瑤,結果瑤瑤卻把他的話當做耳邊風不說,還對他陽奉陰違,這樣的女人他永遠都不會選擇。」

儘管張美芳對女兒和吳俊傑不能走到一起的事情同樣也感到遺憾,但是女人天生就喜歡口是心非,當她聽到張勝利的回答時,臉上馬上露出不滿的表情。

「不就是沒跟他說實話嗎?至於這樣嗎?這個社會像他這種年輕有為的年輕人多的去了,有好得家世又有什麼了不起,這樣心胸狹隘的男人我們家瑤瑤不嫁也罷,我們家瑤瑤要樣貌有樣貌,要家世有家世還怕找不到一個好的丈夫嗎?」

「小芳!你給我閉嘴,你知道什麼?不說像吳俊傑這種隱世家族在選擇兒媳婦的時候會非常的嚴格,就說我們這些家族,你覺得會找一個處事陽奉陰違的人來當媳婦嗎?」張年華想到自己的猜測無疑是感到非常的氣惱,結果這時張美芳的話無疑是等於火上澆油,讓他忍不住怒聲喝止張美芳。

在張美芳的眼裡自己的女兒絕對是非常優秀的天之驕女,如果她要給女兒找個女婿,那些愛慕者絕對可以繞著燕京城一圈,結果他怎麼也想過自己的女兒有一天要面臨這種倒貼上門,別人還嫌七嫌八的境地,這讓身為母親的她感到極為的不滿,憤憤不平地回答道:「難道我說錯了嗎?瑤瑤又不是腳踩兩隻船,又不是做了對不起他的事情來,他至於這樣嗎?」

「瑤瑤是我的女兒,又不是你們的女兒,你們當然不生氣了。」張美芳發了一大堆嘮叨之後,憤怒地摔門而去。

看到妹妹摔門而去,張年華同樣也感覺到非常無奈,在剛剛得知吳俊傑的身份時,他確實非常希望能夠撮合吳俊傑和林沐瑤的事情,但是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他的這個想法想要實現並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林沐瑤體內的器官完全衰竭,如果不儘快治療的話,最終自己的外甥女會因為器官衰竭而香消玉損。

「吳俊傑是否原諒瑤瑤的事情暫時先放一放,現在最重要的是瑤瑤的病該怎麼辦?目前為止只有吳俊傑能夠救瑤瑤,拋開瑤瑤是否能夠嫁給吳俊傑的事情不說,我們也不能這樣眼睜睜地看著瑤瑤出一點事情。」

「大哥!我覺得吳俊傑之所以會態度那麼堅決,很可能是因為他的家族在選擇另一半的事情上有強制要求,在今天早上我意外收到一個消息,在吳俊傑中彈的時候,曾經有位神秘的老人出現在手術室,這位老人持有的是警備十局的證件,所以我懷疑像吳俊傑這種隱世家族的繼承人之一,隱世家族很可能派人關注吳俊傑的一舉一動,對他是否合適成為隱世家族的繼承人進行考察。」

張美容聽到張年華的擔憂,馬上想起她早上意外獲得的消息,覺得吳俊傑的態度很可能跟隱世家族的硬性規定有關,隨即把她的猜測講了出來。

張年華聽到張美容的話,無不感到非常的震驚,他驚愕地張大了眼睛,身為華夏的高官,他非常清楚警備十局到底代表著什麼,他一臉震撼地看著坐在一旁的張美容,急切地對張美容問道:「美容!你是聽誰說的?這個消息確切嗎?」

張美容聽到張年華的詢問,就把她早上意外得知的消息講了出來:「這個消息我是聽特需病房的護士那裡得知的,吳俊傑受了那麼重的傷,竟然能在短短的幾天內復原,這對醫院裡的醫生和護士而言,都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那天我剛好到護士站,結果意外的聽到她們的談話。」

「原本我還想證實這個消息是否可靠,後來專門找了說這個話的護士了解,結果那個護士聽到我的詢問時,馬上露出非常緊張的神情,矢口否認她所說的話,由此可以判斷這件消息並不是空穴來風,很可能是因為醫院下達了封口令,才會造成那位護士膽戰心驚的樣子。」

儘管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吳俊傑很可能是隱世家族的子弟,但是當他們聽到張美容說的消息時,還是為之感到震驚,在這刻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張美容的分析非常有道理。

「爸!大姑!我有個想法不知道可行不可行?」張勝利在聽到這個消息

心裡越加的想要拉近跟吳俊傑的關係,一個想法從他的心底用了上來,非常認真的介紹道:「通過我對俊傑的了解,俊傑其實並不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而且目前能夠救瑤瑤的也只有俊傑,我的想法是先不要再提聯姻的事情,請俊傑救瑤瑤,只要兩人發生了關係,我想到時候俊傑的心腸就算再硬,他也不至於會拋棄瑤瑤,如果瑤瑤有幸能夠懷上俊傑的孩子,到時候一切自然就水到渠成。」

.. 玄齊這一刻有苦自知,舌頂上額全身真氣如走珠般在經脈內運轉,形成真氣華蓋,抵禦四面八方的雷霄之氣。同時氣血盈身,加速真氣流動。但卻因為現在飄在半空,腳下沒有實地,再加上酥香軟玉滿懷,所以玄齊不可抑制的硬了

最為關鍵的是,在運氣之時不能開口說話,一旦說了話,必然會散掉全身的真氣,到時被雷電劈開降落傘,那可就麻煩大了。

老黿更是在玄齊的耳邊發出一連串怪笑:「你不要以為這一切都是巧合,其實這也是天道的後手,他故意這番分你的心。如果你的脖頸上沒有安魂玉,在這種情況下,被女色一惑,恐怕你早就把持不住心魔叢生,到時候都不用天道出手,你自己都能被**燒死。」

李可兒見玄齊不語,還以為他不好意思。人是很複雜,也很情緒化的生物,平日里所堅持的道德底線,總會在某些時候蕩然無存,甚至有些清教徒苦行僧般的人物,一旦破了戒,那所要犯下的錯事,是普通人的十倍百倍乃至千萬倍。

如果人體內都有一條滿是**的毒蛇,那麼你平日里擠壓的越緊,它反彈起來就會越大,所釋放出的另一面也就越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