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工夫,帕克變成了一具屍體。

“媽的。混蛋……”斯德克爾暴出一句粗口,全身衣服無風之動,看着我,怒聲道:“想殺人,那好,我們來試試,到底誰更強,永生領域,空間領域給我全力開啓,我們今天就拼個你死我活。”

聲落,蔚藍的天空濛上了層淡淡的白光。

洛克重新復活,瘋狂的他一瞬間再次投入戰鬥。

“ZX3,開啓永生,ZX4開啓死亡。”阿提納一聲冷笑。

“死亡,我也有。”死神莫菲全身一瞬間被黑氣所籠罩。

當相同的領域重疊之時,領域被相互間抵消。一切恢復正常

“ZX5,時間。”阿提納發出冷笑。

天地間一片黑暗,滴嗒的聲音剛想又突然間停止,天空再次變成一片蔚藍。

“哈哈,不好意思,時間我有。”穿刺者哈哈一聲大笑。

領域的再次中和讓阿提納很生氣,獰笑道:“該死的,好,硬拼對吧,那們就來吧,看看誰先死。”

一聲命令,千餘名高手混在一起,陽光爲之黯然,狂風暴雨聚集着,閃電雷嗚呼嘯着。

龍宇和舞卻似乎對這一切不在意,緊緊的相擁在一起,好半天,兩人才分開,龍宇拉着舞道:“走,這裏的事情和我們無關,他們愛怎麼打隨便。”

舞輕嗯一聲,笑着點點頭。

戰場中血肉橫飛,慘叫連天,但是這些龍宇都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舞。

“嘿,他們的死活確實和我也無關,不過你的死活可是和我有關。”雷克斯一陣風似的擋到了龍宇的面前,活動着手腳道:“我們兩個似乎還沒的結果,更何況你的這位女友的能力我很喜歡,不如……”

“雷克斯,現在你我力量相當,還準備浪費時間打嗎?”龍宇惱怒道。

“不一定吧,什麼力量相當,那他媽都是對付那些自欺欺人傢伙的。”雷克斯聞聽瘋狂大笑起來,“實力相當,呵呵,騙鬼的,誰說弱者不可以勝強者,誰說實力相當就分不出勝負,來吧,我們兩個來一場真正的決鬥,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

龍神在龍宇體內瘋狂的咆哮着,激動之情感染着龍宇,龍宇也確實需要和這個傢伙分出一個勝負來,不然如此糾纏下去,不知會拖到何年何月。

龍宇想着,於是點點頭道:“好,想就來一個了斷吧。”

“那就來吧。”雷克斯說着,全身緩緩的被一層黑色的龍鱗覆蓋起來,一隻左手異化成一隻駭人的龍爪。

“宇。”舞不高興的看着龍宇,他剛答應自己不再參加戰鬥的啊。

“放心,想殺我,他還差一些。”龍宇安慰的拍了拍舞的小臉,道:“退開一些,不要插手哦,乖。”

“恩,自己小心。”舞乖巧的點點頭退開。

千餘人的混戰經過這一會,淘汰了一半的人,那些剛增強實力,卻無法熟練運用能力的人成了第一批的犧牲者。

千里之地化成沙漠,戰鬥中的勁風將石塊絞成沙塵漫天飛揚。

活下來的都是那些經驗和實力原本就超強的人。

戰鬥此時己經進行到白熱化。

阿提納的戰士雖強,但只不過是程序控制,戰鬥中一旦實力相當,程序的弱點就顯現出來,雙方戰至平手。

×××

汗,本來以爲是可以跳回去的,結果發現還是不成,對不起大家了。還得等幾章。 龍宇和雷克斯兩人就在此列,兩人緊緊盯着對方。

妖,閃動着銀光,魔化身成鎧甲保護龍宇的全身。

阿提納注意到另一邊的情況,分出十名原本保護自己的戰士,直接向龍宇和雷克斯發起攻擊,他還是無法放棄這兩個超級的實驗體。

一比五,阿提納認爲這足夠對付兩人了。

十名戰士快要近身之時,卻被一道火牆擋住了去路,兩名較快的戰士在火海中掙扎着,最終化成灰燼。

舞一隻胳膊纏繞着一條火蛇,正擋在其餘八人的面前,表情冷漠道:“準備打擾他們的戰鬥嗎?過了我這一關再說。”

八名戰士對望一眼,命令佔第一位,分抄包夾而來。

有人的狂妄和過渡的自信忽略的很多問題一下子暴露下來,沒有雷電能力,沒有冰系能力,八名戰士就連石化都沒有。

其它的能力在火焰之下等於任人宰割的豬羊。

剛接近舞,八名戰就被火焰吞沒,發出哀嚎和慘叫變成灰燼。

“我們兩個是不是應該先解決那些笨蛋,然後再決鬥。”龍宇笑說着,他擔心舞萬一被阿提納派來的其它的戰士傷到。

“嘿,熱身活動也不錯。”雷克斯獰笑着。

緊接着,兩道人影閃入了戰圈。

舞化身成火鳳凰加入其中。

阿提納知道自己做了一生最錯的一件事,在得到足夠的實力之時,他的大腦失去了原有的冷靜,爲他的愚蠢他付出的巨大的代價。

十名戰士沒能抓到目標,而是全部折損。

在現在文明這段時間內人類的藐視,他錯誤的認爲在實力相當的情況下,人數纔是優勢,他卻忽略的經驗和實戰。

從原來的千餘名戰士降到現在的一百餘人,而另一方留下的一百多人則全是精英,實力懸殊,差距太大,阿提納知道自己敗了。

“龍神,龍神,請幫我,請幫幫我。”阿提納不甘心的向着天空中一直沒有加入戰圈的五位龍神發出哀求。

“阿提納,從你親口說出那些話的時候,我們之間己經再無聯繫。”一名龍神毫無感情的回答,“在古文明,你們最開始並不是龍神族,你們也不是我們龍神的後代,你的祖先救了我們,我們爲了回報他決定保護你們不受任何人的傷害,因此同所有的神族訂立的契約,不參加人類的戰爭,而後又用自身的細胞讓你培育出了三大將軍,讓你利用我們的基因改造出強大的殿堂武士,這都是在契約允許的範圍之內。但是……”龍神頓了頓道:“你剛纔的話解除了我們之間的承諾。”

“是什麼,是什麼,我剛纔並沒有說什麼?”阿提納哀嚎着。

戰鬥還在繼續,但是己方戰士數量己經減少到五十多人。

斯德格爾等人一方還有近百人。

“你說,現在你和我們的實力是平衡的,這就是關鍵,當年我們的承諾就是,如果有一天龍神族的人只要認爲他們的實力和龍神的實力是相當的,那麼我們的承諾自動解除。”

“啊,我不甘心,該死的。”阿提納狂叫着,千里沙漠黃沙揚起,阿提納瘋狂的催動着體內的力氣,期望用最強的一擊。

轟……

天空大雨傾盆而下,黃沙被雨水打溼化成黃泥重新落裏地面。

只見太子等幾人全身泛着白光,原始能力發揮極限,壓制下了阿提納的反撲。

“嘿嘿,人類,自相殘殺的感覺如何?阿提納是吧,成爲我的僕人吧,做我的僕人,我給你絕對強大的力量,保證你可以成爲最強戰士,我可以讓你統治整個大陸。”

天空之中,虛無的聲音再次響起。

“該死的,又是那兩個虛僞的神。”龍宇忿然發出抗議。

這兩個傢伙似乎絕定不親自動手了,而是打算讓人類的自相殘殺而解決掉麻煩的傢伙。

“我要,我要,我要更強的力量,偉大的神,給我力量。”阿提納抓住了臨死前的救命稻草,怎麼可能會放過呢。

“發誓吧,發誓吧,和我完成契約,成爲偉大冥神的僕人,我給你絕對強大的力量。”

“我發誓,我發誓,我阿提納以生命發誓,我願意……”

一柄長劍穿過五十餘名保護着戰士,斬下了阿提納的腦袋,鮮血失去壓力,彷彿噴濺的血泉向天噴去。

劍握在龍宇手中,地面還有着沒有收攏的電網。

“嘿,嘿,失敗了,人類,你們等待着吧,慾望是每個人都有的,所有的人都不會例外,你們不過是我們的棋子,放棄了懲罰你們是因爲我覺得看着你們自相殘殺更有意思。”

虛無縹緲的聲音越來越弱最終消失,而此時龍神族的所有戰士全滅。

場中活下來的人也不過七十餘人。

萬里黃沙,千里血染,經歷了滅世,自相殘殺的洗禮,這裏就如同地獄一般。

地下下陷數千米形成了湖泊,殘屍血海,這些都是戰鬥中死去的人。

敵人的,自己人的。

活下來的感覺多好,活着的強者們呼吸着帶着血腥的氣息,終於知道打打殺殺是多麼的讓人厭煩。

但是有人並不這麼想,雷克斯巨大的黑翼在背後舞動着,立於半空中望着龍宇,道:“障礙清除了,龍宇,我們似乎應該開始了吧。”

“如你所願。”龍宇學着執法隊的樣子行着禮,衣服無風之動,緩緩的懸浮於半空之中。

“嘿,嘿,有熱鬧看,有熱鬧看啦,大家下注誰贏啊。”剛經歷完死戰,凌霸天等人立刻開始打賭誰贏。

原本的陰沉氣息立刻輕鬆了下來。

“廢話,當然賭龍宇贏了,這傢伙什麼時候輸過?”索格爾哈哈大笑着扔出一張銀行卡道,“我賭一千萬。”

“媽的,老子賭一百萬,沒錢了,前幾天本來以爲會沒命,全玩了。”凌霸天扔出自己的銀行卡。

“我賭雷克斯,那傢伙也不是省油的燈。”劍手說着。

“那你賭什麼?”凌霸天看着劍手只說話,居然不下注。

“我又不知道你們所說的一百萬是什麼單位,我家裏有一噸黃金,這行不,全壓上。”

“成成,有錢人啊,一噸黃金。”

×××××××××

虛空之中,龍宇全身被覆蓋着銀色的戰甲,雷克斯左手的龍爪閃着寒光,絲毫不遜於妖的鋒利度。

寒風凜烈,龍宇首先動了,雷克斯幾乎在龍宇動的同時也動了,兩個人都知道乾耗下去並沒有用處,什麼以靜制動那全是廢話,實力相當的兩人對壘,如果想贏就用實力幹掉對方,經驗,反應,任何一點那怕小小的因素都有可能影響結果。

雷克斯動的剎那,全身突然被一團黑氣包圍,接着凝聚成三隻黑色鳳凰,四條巨龍,還有被吃掉的海怪莫妮卡的形態。重四周包夾向龍宇。

虛無縹緲的形態在空中噴射出一道道黑焰,冰錐,石塊和雷電。

但是打在龍宇身上卻真實的現出真實的傷害數據。

“放我出去,我去纏住那些虛化的怪物。”依附於體內的龍神在龍宇心中吶喊着。

“好。”龍宇答應一聲,意識放出,肩膀上鎧甲分開,肩膀的位置一陣蠕動,一塊凸起漸漸變大,接着離體飛出迎風即長,瞬間化成千餘米長的巨龍。

一聲震天龍吟,龍首在變,一化爲三,炙熱,冰冷,狂風似的三道龍息從鼻中噴出。

面對着第一代的龍神,光明世界的龍神明顯的表現出敵意,迴應似的發出示威的龍嘯。

黑暗界僅存的幾位龍神則瑟瑟發抖的落下雲頭在地面上匍伏着,龍首緊緊的帖服在地面上。

而天空中那幾條失去意識,只知道接受命令殺戮的虛擬的黑龍和黑鳳,龍神毫無客氣的噴出龍息。

別看龍神一身三首,攔住三條黑龍和四條黑鳳卻絲毫不落下風。

龍宇和雷克斯的戰鬥剛剛開始。

天地之間,一張巨大的電網鋪設着,龍宇就如幽靈一般的穿越在電網間。

雷克斯速度也不慢,超強的感應讓雷克斯幾乎在龍宇出現的瞬間就感應到位置。 第一寵婚,蜜戀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