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顧凡卻像看白痴一樣看了他一眼,就往前走去。

「喂!你那是什麼目光!你給我說清楚!」

另外一人看了眼顧凡前進的方向,正是那已經死去的鹿角靈獸,連忙吼道,「你要去幹嘛!給我站住!」

「如果我是你們的話就不會過來。」顧凡沒有理睬他們,淡淡說道。

「你!」兩人已經知曉了顧凡的意圖,神情卻是不住變幻,顯然內心極為糾結。

他們二人已是重傷,而顧凡剛才卻未出手,實力肯定還保持在巔峰,再加上他身懷十一桿旗子,實力必然不可小覷。

可是十一桿旗子,加上鹿角靈獸體內的一桿,足足十二桿旗子的誘惑,也是極其之大。

眼看著顧凡距離死去靈獸越來越近,兩人互視一眼,隨後其中一人惡狠狠的道,「走,身懷這麼多旗子,肯定會有人來收拾他!」

說罷,兩人便互相攙扶著往別處走去。

然而,還未走出數步,兩人便是齊齊驚呼,「誰!」

話音剛出口,隨後便是響起了兩聲咔嚓聲響,兩人竟是選擇了直接捏碎令牌,沒有絲毫的猶豫!

「呵,跑的還挺快。」一聲輕笑傳來,卻是在兩人被傳送出去的地方不知何時站著一道人影。

他的穿著跟外門弟子截然不同,身披漆黑長袍,站在那裡就如同融入了黑夜般,若不說話,恐怕也發現不了有人。

「你是誰?」

顧凡沒有去收取靈獸體內的旗子,第一時間回過了頭,同樣看到了之前兩人直接捏碎令牌的一幕,神情有些凝重,因為他同樣沒發現還有第三方的存在。

「紅井長老,新人隊長,方然。」

黑影向前走了兩步,報出了自己的名號,似是猜到了顧凡的疑惑,接著說道,「你可以記著這個名字,因為馬上,你的十一,不,是十二桿旗子,都要歸我了。」

顧凡眉頭一皺,這方然,似乎對自己的實力頗為自信。

「是么?」顧凡不置可否,對方沒有出手,他也不可能判斷出對方的修為境界。

「你應該是修鍊過某種隱匿靈訣吧。」

顧凡打量方然的同時,對方同樣在打量著他。

說罷,方然忽然一笑,「打過就知道了。」

話音剛落,便聽見呼的一聲,那是快速移動下空氣吹鼓起長袍的聲音。

顧凡不敢怠慢,卻也毫不畏懼,通過之前跟陳秀的對拼,他便發現同境界中他的靈力似乎要比別人凝練的多,況且他自信對於靈力的掌控,築靈境中他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兩人即將撞上的一剎,顧凡手臂上忽的有著靈力流轉。

啪!

簡單的一個對碰,兩人一觸即分。

「築靈八層。」方然的修為境界瞬間便被顧凡明了。

「有點意思。」方然卻是喃喃說道,因為他發現,他根本無法第一時間知曉顧凡的真實境界,而只能通過兩人的那一掌靈力碰撞中猜測對方的境界。

築靈八層?不,有可能是築靈九層。

方然在心底暗自猜測,果然剛開始就身懷大數量旗子的不是軟柿子。

不過,就是這樣才有意思……

方然後腳猛的剎住,止住身形,目中露出強烈的戰意!

強大的靈力瘋狂湧出,覆蓋住方然的拳,角,周身。

一接近顧凡,方然的拳腳便如暴風雨般傾瀉而下!狂暴無匹的攻勢瞬間籠罩顧凡!

顧凡目光凝視,緊抿著嘴唇,忽然手掌上有著靈力浮現,一掌拍出,擋住了對方落下的一掌,緊接著幾乎同時就是曲腿,手掌上的靈力消失,膝蓋上同時浮現出靈力,攔下了對方席來的腿腳。

砰!

嘭!

拳腳相互碰撞發出的悶響不斷。

「哼。」

忽然,顧凡發出了一聲悶哼,眉頭瞬間緊蹙在一起。

啪!

顧凡面色忽的有著痛苦之色浮現,從方然的攻勢中脫離了出來,整個人蹦蹦蹦的後退了數步,目光卻依然緊盯著對方。

方然並沒有尾隨上來,而是在原地大口呼吸了起來,雖然不如顧凡般被擊中倒退而出,但這樣一番狂風驟雨般的攻勢下來自身靈力也有些吃不消。

反觀顧凡,雖然被擊中,卻也不過是一些小傷,但他的靈力,較之先前卻彷彿並沒有多大的消耗。

「這小子的靈力,」方然同樣緊盯著對方,腦中卻是回放起了之前兩人近身戰的畫面。

「不對,是對靈力的掌控。」方然眉頭一挑,目中有著訝異,對於靈力有著這般爐火純青的掌控,便能盡量減少一些沒必要的消耗,將一絲一毫的靈力都用在該用的地方上!

「看來不能這樣繼續下來了。」方然心中已經有了決定,然而卻是目光一凝。

因為,對面的顧凡沖了過來! 「嘭!」

顧凡,方然兩人手肘一個對撞,同時連連後退數步。

顧凡大口喘著氣,目如鷹隼,死死的盯著面前。

方然同樣喘著氣盯著顧凡,面色蒼白,心中卻是極為驚訝。

若說第一次近身搏鬥中,顧凡能夠接下他六成的攻勢,那麼剛才,剛開始的時候,顧凡能夠接下他約摸七成的攻勢,到最後,兩人已是旗鼓相當!

在戰鬥的同時,竟然還在進步!

方然內心沉吟,忽的似見到顧凡神情的微弱的變化,一股靈力立即自身周升起!

他不想再給顧凡機會,因為如果再來第三次近身搏鬥,恐怕就不是他壓著顧凡打,而是被吊起來打了!

「如果你現在自己捏碎令牌,或許還能保住一條命。」方然盯著顧凡,語氣極其自信,周身靈力依舊在不住升騰。

顧凡沒有說話,神色凝重的望著對方,同時在恢復著剛才靈力的損耗。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給你機會了。」方然淡淡的說道,手掌之上,出現了一道圓形的物體。

彷彿圓盤,巴掌大小,上面刻畫著無數的痕迹,仔細看去,卻有似有一定的規律可言,繁奧至極。

從這圓盤一出現,顧凡便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方然手托圓盤,身周的靈力往手掌上狂涌而去!

圓盤就如同一個深淵般,將所有的靈力全然吞噬。

方然的面色愈發的蒼白,目光望著手中的圓盤卻是凝重不已,彷彿還有一絲的敬畏。

待靈力盡數被圓盤吞噬,方然手掌往前一托,同時喊道。

「去!」

幾乎同時,顧凡周身寒毛倒立,一股強烈的死亡窒息感籠罩而來!

靈器!

這圓盤之物,絕對是靈器!

靈器是修鍊者所用,用自身靈力催動,迸發出強大力量的物體。

靈器分數品,顧凡所知的只有上中下三品,即便是下品靈器,也能為修鍊者提供莫大的助力。

有靈器的修鍊者,跟沒有靈器的,在戰力上絕對是一個天一個地。

顧凡心中閃過對於靈器的描述,未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拔腿就往後跑去!

「嘿嘿,被乾坤盤盯上了,現在跑又有什麼用。」方然嘿嘿一笑,也不追趕,直接盤腿坐了下來,顯然對自己的靈器「乾坤盤」極其自信。

危機感越來越強烈,顧凡驚恐的發現,自己與那圓盤的距離愈發的近了。

顧凡忍不住回頭望去,只見圓盤之物竟是一圈圈的開始變大起來,而且距離地面也越來越高。

下一刻,瞬間出現在了顧凡頭頂!

隨後,猛的落下!

頓時空氣被壓縮,傳出凄厲的呼嘯!

「驚雷掌!」

顧凡瞳孔驟縮,不敢有絲毫的保留,靈力狂涌而出!

驚雷聲響,顧凡雙掌朝天迎了上去!

天要壓我,我也要拍出兩個窟窿!

抱著這種決心,顧凡身軀筆直,如同一桿長槍!

圓盤落下,還未與顧凡雙掌接觸,一股強大的壓力如同山嶽般已經壓了下來。

強烈的窒息感讓人根本喘不過氣來。

就在顧凡決定要捏碎令牌的時候,胸口處卻傳來一股炙痛!

無名紋路,再一次有了動靜!

「砰!」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激起地上碎石碎葉泥土紛飛!

不遠處,聽到這聲動靜的方然眉頭一挑,嘴角有著微笑浮現。

「這下,總該不在了吧。」

方然起身,朝前走去。

不多時,便看到前方壓在地面上巨大的乾坤盤,掐出一個訣印,朝著前方一指,只見乾坤盤瞬間變小,朝著方然急速飛來。

待方然收起靈器,繼續往前走去,地面上已經被壓出了一個扁平巨坑。

「還是用令牌逃走了嗎。」方然大致掃視了一眼,便往回走去,在他看來,死不見屍,唯一的解釋就是顧凡在最後關頭捏碎令牌逃走了,不過,這也在意料之中。

「轟隆!」

忽然,一聲巨響如平地驚雷,方然神色大變,連忙轉身!

「不可能!」

方然瞳孔驟縮,大喊出聲,一掌迎了上去!

「砰!」

「咔擦!」

方然面目瞬間扭曲,手臂上的衣物同時炸開,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極其滲人!

「啊!」

方然大叫出聲,整個人如遭雷擊,瞬間倒飛出去!

地面上頓時出現一條長長的划痕。

「嘭!」

最終,方然的身體重重擊在了一顆樹前,止住了倒飛的趨勢,一口鮮血脫口而出!

「不,不可能。」方然喃喃出聲,面如白紙,雙目無神的盯著前方。

那裡,顧凡正一步一步的走近。

一步一步,極為穩健,氣息如常,甚至一點傷勢都沒有。

看著方然如同丟了魂一般的同樣,顧凡現在依舊感到一陣后怕,在最後關頭,他都已經決定要捏碎令牌了,胸前神秘紋路一熱,然後顧凡便感覺到自己出現在了白霧世界中,而等那圓盤靈器被方然收走,又重新被放了出來。

這還是第一次顧凡在有自主意識的情況下強行進入白霧世界。

不僅如此,顧凡甚至感覺到了白霧世界對那圓盤靈器傳出的一種渴望感。

捲土重來 就算沒有這層考慮,顧凡同樣對那靈器極為感興趣。

這般思定時,顧凡已經走到了方然的身前。

「靈器呢?」顧凡皺眉問道。

方然艱難的抬起頭,嘴角還殘留這猩紅,死死的盯著顧凡,「為什麼,為什麼你會沒事,為什麼。」

「靈器呢!」顧凡沒有回應對方,而是重複了一遍自己的話。

兩次詢問無果,顧凡的耐心也是被耗盡,彎下身來就往方然身上摸去。

「乾坤盤是我的!是我的!靈器一經認主,別人就算拿去,也無法驅使!哈哈哈,是不是很氣,但是又很想要,哈哈哈……」方然大笑,如同痴顛!

顧凡搜了一圈,卻是沒有找到任何東西,不由得大生疑惑。

「哈哈哈,放棄吧,要麼你就殺了我,不過,你敢嗎!」方然依舊大笑著,彷彿兩人的戰鬥勝利者是他一樣。

顧凡的目光在方然身上掃動,忽然落在了對方的手上,開口說道,「早就聽說有修行界里有一種戒指般的東西,稱之為納,對,納什戒,其內有一方小空間,可儲存物品,方便修行者隨身攜帶。」

隨著顧凡的訴說,方然的笑聲漸漸停了下來,身體也變得有些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