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她放棄掙扎的瞬間,她前方的奧古斯丁卻突然伸出手,一把抓她的手臂,將凱瑟琳遠遠的拋了出去。失去目標的觸手,轉而奔著奧古斯丁的左胸刺去。

「媽的!」奧古斯丁暗罵一聲。

為了救凱瑟琳,他已經喪失躲避的時機,只能依靠本能向著右側移動,避開心臟的位置。油膩的觸手一下子刺穿了他的左肩,將他從甲板之上抬起,這條從獨眼下顎刺出的觸手變得越來越粗壯,刺穿了奧古斯丁的左肩后並沒有停下,反而向著天空深處延伸而去。

其實就在獨眼變身的瞬間,那股邪惡混亂的氣息也進入到了奧古斯丁的精神世界,可剛剛進入他精神世界的這股邪惡氣息,瞬間就被隱匿在他精神世界的那個股神秘力量絞的粉碎,然後當做養料被吸收掉了。

這也是為什麼他能夠第一時間清醒過來的原因,看到觸手襲擊凱瑟琳,來不及多想,就出手將她拋走。

被觸手掛著半空的奧古斯丁,感受到這觸手之上有著一股混亂、邪惡的遠古氣息,看著還在不斷變化的獨眼,他突然想到了這是什麼。

「虛空邪神!」這可是最邪惡強大、可怕的物種。

奧古斯丁揮舞著右手的長劍,一下子就斬斷了刺穿自己左肩的觸手,綠色的粘稠液體不斷的從觸手斷面流出,而他也從半空中掉落在了甲板之上。而被斬斷的觸手,一段繼續向著天空中延伸,一段則迅速得縮回到了獨眼的下顎。

被斬斷觸手后的獨眼,從他的空口傳來一聲非人的痛苦咆哮,好似奧古斯丁的那一劍給他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其實就連奧古斯丁的自己也沒有想到,手中的長劍可以輕易的斬斷這個「邪神」的觸手。

「伊莎貝拉!」倒在甲板之上的奧古斯丁,對著黑礁號上的伊莎貝拉大聲咆哮道,蘊含著強大精神之力的咆哮聲,瞬間刺穿了眾人混亂的精神世界。眾人雖然臉上還存在著那股痛苦的表情,但眼中已經沒有了混亂迷茫的神色。

黑礁號上的伊莎貝拉立刻反應過來,手中出現一把銀色的法杖,古樸神秘的法杖上流轉著強大的魔法氣息,在法杖的頂端懸浮著一顆若隱若現的寶石——星辰之眼。

一般的魔法杖,都是鑲嵌著與施法者屬性相同的寶石,而作為空間施法者的伊莎貝拉,她法杖頂端的那顆星辰之眼,不僅僅擁有空間屬性,能夠提升她的施法能力,還蘊含著強大的精神之力與神秘的占卜力量。

伊莎貝拉腳下出現一個若有若無的魔法陣,身影瞬間從黑礁號上的甲板消失,出現在了奧古斯丁的身旁,一把抓他的身體。就在此時獨眼下顎的突然竄出六、七觸手,向著兩人襲去。

伊莎貝拉一手扶起奧古斯丁,另一隻手法杖一揮,在她的身前出現一面巨大的水幕,將觸手死死的攔住。緊緊抓住奧古斯丁,兩人瞬間從獨眼身前消失,回到了黑礁號上。失去元素之力的水幕,一下子散落在了海盜船上,那幾條觸手也都狠狠的扎在了甲板之上。

凱瑟琳和雷諾兩人也都清醒過來,圍在伊莎貝拉的身前,恐懼的望著變成怪物的獨眼。尤其是凱瑟琳,看見奧古斯丁受傷的左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如果不是自己突然攔下奧古斯丁,就不會變成這種情況。

此時天空中那節觸手消失的位置,逐漸被漆黑的雲層遮住,從中不時傳來恐怖的電閃雷鳴,還有怪異狂亂的咆哮聲,領甲板上的幾人心神不寧。而隨著各種元素之力的不斷彙集,天空中的那片區域,空間開始逐漸坍塌破碎,猶如初冬的湖面一般,被人輕輕地用手指捅破了薄薄的冰層,露出深不見底的水面。

狂亂的虛空之力從中噴薄而出,一股遠比此時獨眼身上更強大、更邪惡、更混亂的氣息,從無盡的虛空中傳來。虛空中的生物雖然還未現身,但僅僅是它不經意間傳遞而來的強大氣息,就已經讓人感受到了它恐怖。

「伊莎貝拉,虛空中的應該是這個邪神的本體,你有沒有辦法閉合這道虛空裂縫!」奧古斯丁急切的說道。

「邪神!」聽見這個詞,幾人心中都是一顫,無需奧古斯丁多言,幾人都了解這些虛空邪神的可怕之處。奇迹大-陸作為無盡虛空當中的一個主位面,自然而然的鏈接其他神秘位面,不時也會爆發「小規模」的位面戰爭,其中最為可怕便是「深淵入侵」。

惡魔與魔鬼是所有主位面的敵人,他們就如蝗蟲一般,席捲所有存在生命的世界,帶來無盡的殺戮與恐慌。但他們也是有所目的,無論是渴望靈魂,還是渴望鮮血,亦或是掠奪信仰,總歸是一種「追求」。

但比惡魔還要可怕的就是這些不知在虛空中存在了多少億萬年的邪神,他們既不渴望靈魂,也不需要信仰。他們沒有理智,不存在智慧,與虛空一樣古老,也如虛空一樣可怕。對於他們來說即沒有所謂的生命,也不存在所謂的死亡,他們的存在沒有任何目的,他們在虛空中嘶吼著、遊盪著,與群星一同出現,偶爾回應生靈的呼喚。 「我儘力而為,應該能夠阻止他本體的降臨。」伊莎貝拉對著三人鄭重的說道。

這到不是因為她擁有可以匹敵邪神的力量,只不過是因為無論是任何「神靈」亦或是「惡魔」的本體,在降臨主位面時,都面臨著巨大的困難,可以說是比男人生孩子還要困難。

首先他需要在主位面存在著一個「燈塔」,不然他永遠無法在無盡虛空中尋找到這個主位面。其次他還要對主位面產生足夠大的「影響」,無論是自身信仰的傳播,還是名號的傳唱,都需要對這個主位面的歷史進程有著深遠的影響。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擁有足夠的力量來抵擋「位面意志」,當一個強大的物種降臨主位面時,他將受到整個位面意志的壓制與敵意,相當於與此位面的所有生靈為敵。該位面的生靈在自己位面意志的影響下,將會自然而然的將你視為敵人,對你進行獵殺,而那些狩獵你的生靈,將會受到位面意志的「嘉獎」,很有可能成為「位面之子」。

而最讓這些神靈無法接受的就是本體降臨主位面,你將受到無盡虛空中「第一法則」的影響,那就是無論你本體的實力在虛空中亦或是自己的位面如何強大,當你降臨到其他主位面時,你所擁有的實力是無法突破該位面的極限的。

這就好比你在虛空中是一條巨龍,但當你的本體降臨其他主位面時,該主位面最高戰力是狗,那麼你也只能變成一條狗,當十多條狗圍攻你自己時,你完全沒有任何辦法。

這就意味著,當神靈本體降臨其他主位面時,他是有著「隕落」的風險的,雖然未必能夠真的完全「殺死」神靈,但打碎你的神國,剝奪你的神權,熄滅你的神火,還是很容易的。

這也是為什麼很少有神靈降臨主位面的原因,畢竟你本體的降臨和自身投影、分身的降臨,實力差距並不是很大。而且分身的降臨,根本不會有「隕落」的風險,最多失去一點點的神力罷了。

「那好,你想辦法修復空間裂縫,我們幾人對付那個怪物。」奧古斯丁對伊莎貝拉說道。

只要他們幾人把變成怪物的獨眼殺掉,這個邪神失去了在主位面的這個「燈塔」,幾乎就無法進行降臨了。

「好!」伊莎貝拉鄭重的點了點頭,腳下法陣一現,出現在了天空中空間裂縫的附近,在如此近的距離,虛空之中傳來的那股邪惡、混亂的氣息更加強烈,讓她的整個精神世界一陣顫抖,來不及多想,伊莎貝拉的法杖一揮,一個散發著光芒的魔法盾將她完全包裹起來,「光之魔法盾」光系黃金位最強的魔法護盾。

「光之魔法盾」的出現抵擋住了大半得邪惡氣息,光系魔法對這些邪惡力量有著巨大的剋制,魔法盾內的伊莎貝拉明顯感受到自己的精神世界不再混亂,但還是有著微弱影響。

魔法盾內的伊莎貝拉,揮舞著法杖開始著手「修補」空間裂縫,像是這種暫時性的空間裂縫,都是能夠人力進行修補的。但需要耗費巨大的精神力與空間之力,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修補」裂縫,要是自己的老師艾伯特在此,肯定能夠輕易修補。

伊莎貝拉臉上神色一凜,拋棄腦海中雜亂的想法,開始一心一意的「修補」空間裂縫,像是「修補」這種空間裂縫沒有任何其他辦法,只能用自身的空間之力一點一點的「縫補」裂開的空間,伊莎貝拉揮舞著手中的魔法杖,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向著天空中的空間裂縫彙集,開始不斷的修復空間裂縫。

而奧古斯丁三人卻向著變成了怪物的獨眼襲去,凱瑟琳一馬當先的沖在了最前面。落後她一個身位的奧古斯丁在心中嘀咕道:「她雖然腦子不好使,但戰鬥卻滿積極的!」

甲板上的獨眼已經完全看不出人類的樣子,身體已經變成了墨綠色,四肢也都變成奇怪的海洋生物的樣子,五指完全黏在一起,就如鴨蹼一般,腳趾則如同野獸的利爪一般,死死的扣在甲板之上。

下顎的觸手變得越來越長,在甲板上遊盪穿梭,幾乎將整個甲板覆蓋。粘稠的體液,散發出一種令人眩暈噁心的味道,就如同船艙中存放多日的死魚所散發出的那種死亡的腥味。

變成怪物的獨眼,面對飛奔而來的三人,身上的觸手亂舞,猶如利劍一般向著三人襲去。觸手上散發出的那種混亂、噁心的氣息,領三人不由得有些干惡。尤其是凱瑟琳,雖然她第一個沖在最前面,但是面對這些觸手時,內心還是很是抗拒,可能女性對於這些粘稠的觸手有著天生的恐懼。就連「見多識廣」的奧古斯丁也覺得這個怪物身上的氣息,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狂舞的觸手向著出現在甲板上的三人襲去,三人各自揮舞著手中的長劍抵擋著觸手的進攻。當手中的騎士劍砍到觸手身上時,凱瑟琳才知道自己小瞧了變成怪物的獨眼。

當自己手中的騎士劍斬到觸手之上時,觸手表面那層滑膩粘稠的液體,輕易的就抵擋了自己的元素之力,劍刃上的力量被那種邪惡的液體瀉去了大半,自己的雷系鬥氣根本對這些噁心的觸手造成不了任何傷害。不僅如此,沾染在騎士劍上的那種奇怪粘液還在不停的腐蝕著自己手中的劍,在這樣下去,不僅無法殺死這個怪物,恐怕他們三人也凶多吉少。

一旁的雷諾情況比凱瑟琳還要糟糕,只能苦苦的支撐,抵擋著觸手的進攻,自己所有的攻擊都被觸手上那股邪惡的力量所抵消,根本無法對這個怪物造成任何傷害。

就在兩人面對觸手一籌莫展之際,卻發現一旁的奧古斯丁已經在大殺四方,在他的腳下全都是被他砍斷的觸手,身上掛滿墨綠色的粘稠血液。這些觸手在奧古斯丁的攻擊下,就如切瓜砍菜般輕鬆寫意,只要他手中的長劍觸碰到這些觸手,必然輕易地將它斬斷。

而隨著奧古斯丁的瘋狂進攻,他周圍的觸手越來越少,這些觸手彷彿也都有了恐懼、害怕的思想,開始逃離他的四周。轉眼之間,他的周圍已經沒有了一條觸手的存在。

凱瑟琳和雷諾對望一眼,雖然不知道奧古斯丁為什麼能夠傷害到這些觸手,但現在他是三人唯一的希望,都一邊抵抗一邊向著奧古斯丁的方向移動。

彙集到奧古斯丁身旁的凱瑟琳,看著他滿身的綠色血液,不由得眉頭一皺,這種粘稠噁心的液體,著實讓她無法接受。

真不知奧古斯丁是怎麼忍受這些噁心的血液的。

彷彿感受到了凱瑟琳目光中的含義,奧古斯丁也是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這些血液自己也很是噁心,可有什麼辦法呢?

「你是怎麼斬斷這些觸手?」凱瑟琳焦急的問道。

奧古斯丁剛剛也發現凱瑟琳兩人的情況,他們不僅無法斬斷觸手,就連手中的騎士劍也都被那種邪惡的粘液慢慢腐蝕。凱瑟琳手中拿的可不是什麼普普通通的騎士劍,那可是她的家族專門為她打造的一把黃金級的騎士劍,擁有多種附魔屬性,價值可能還要遠高於伊莎貝拉送給奧古斯丁的靈風。

讓凱瑟琳兩人一籌莫展的觸手,在自己的面前,就如砍瓜切菜一般,而且當自己手中的長劍接觸到觸手時,他彷彿感受到了一種饑渴的欲-望從手中的長劍上傳來。每當斬斷一條觸手時,奧古斯丁彷彿都感受到有一股力量從手中的長劍上傳來。

「難道自己手中的劍,在吞噬著這個邪神投影的力量!」奧古斯丁胡思亂想著。

「我說不知道,你信不信!」奧古斯丁一本正經的對凱瑟琳說道。

「你!!!」凱瑟琳氣得完全說不出話來。

但奧古斯丁卻緊接著說道:「很有可能跟我手中的這把長劍有關。」

聽了他的話,凱瑟琳兩人都望向了奧古斯丁手中的那把長劍,看樣子不過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長劍罷了,甚至在劍身之上連最基本的銘文與符咒都沒有,也就是說這把劍沒有絲毫的附魔屬性。

但就是這樣一把普普通通的長劍,竟然絲毫不受觸手身上那些粘液的影響,沒有一絲一毫被腐蝕的跡象,反而在斬斷那些觸手后,劍刃彷彿變得更加明亮鋒利。

奧古斯丁抬起手中的長劍指向獨眼身上的一條觸手,那條觸手彷彿感受到了這把劍的可怕,瞬間龜縮到了獨眼的下顎。奧古斯丁轉而又指向另一條觸手,也同樣回縮到了獨眼的下顎,轉眼之間,在甲板上的觸手,就全都回到了獨眼身上。

凱瑟琳點了點頭,看來奧古斯丁說得很有可能是真的,雖然不知道他手中的長劍為什麼能夠對這個邪神投影產生傷害,但既然能夠傷到這個邪神投影,那麼這個邪神就沒有那麼可怕了。 奧古斯丁手持長劍,小心翼翼的向著變成怪物的獨眼身前走了半步,雖然自己手中的長劍好像能夠剋制這個邪神投影,但他依然不敢太過冒險。

面對著向前半步的奧古斯丁,邪神投影沖著他不停的開始嘶吼,混亂的聲音直達三人的腦海,刺激著幾人的精神世界。然而除此之外,這個邪神投影竟然沒有任何動作,下顎的觸手只是亂舞個不停,卻不敢伸出去襲擊奧古斯丁。

「好像這個邪神投影,真的有些害怕自己手中的長劍。」

奧古斯丁又向著邪神投影的方向前進了一小步,邪神沖著他嘶吼的更加瘋狂,狂舞的觸手將邪神的那張章魚臉撕扯的扭曲變形,卻依舊沒有攻擊奧古斯丁。

腳下魔法陣一現,奧古斯丁不在遲疑,向著邪神投影的方向瘋狂襲去,面對襲來的奧古斯丁,邪神投影的嘶吼聲更加強烈,但緊扣在甲板上的爪子,卻不自覺得開始向後移動,但此時臃腫如肉山一般的軀體,卻成為了他移動的最大障礙。

轉瞬之間,奧古斯丁的就出現在了邪神投影的面前,看如此巨大畸形的怪物,他的心中不免有些噁心。

「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令人作惡的生物?」

避無可避的邪神投影,開始陷入完全的瘋狂之中,下顎的觸手狂亂的向著奧古斯丁的襲去,轉眼之間就將他的身軀全部包裹起來,消失在圍成肉球的觸手之中。

「奧古斯丁閣下不會有什麼危險吧?」雷諾擔心的問道,想要去幫助他。

「等一等」,凱瑟琳一把手攔住了雷諾,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肉球內奧古斯丁穩定的氣息,說明他並沒有什麼危險,況且兩人也根本奈何不了這些觸手,上去幫忙不過是添亂罷了。

就在此時,肉球內突然爆發出一陣金色的光芒——「旋風斬」,風系鬥氣當中最簡單基本的大範圍武技,從奧古斯丁的長劍上爆發出一圈金色的鬥氣,狂暴的鬥氣瞬間就撕碎了圍在他身體周圍的觸手,變成肉塊的觸手,「啪」「啪」的掉在了甲板之上。

被斬斷觸手的邪神投影,爆發出一陣痛苦的嘶吼。而從肉球當中顯現出身影的奧古斯丁有再次發動武技「鬼閃」,變成一道漆黑的身影,瞬間出現在邪神投影的面前。面對突然出現的奧古斯丁,在邪神投影扭曲畸形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恐懼的表情。

「給我去死吧!」奧古斯丁沖著邪神投影咆哮道,手中的長劍爆發出金色的光芒,用盡全部力量向著邪神的章魚頭揮去。

金色的劍芒一閃而過,邪神投影的章魚頭顱,高高的向著天空拋去,巨大臃腫的肉身轟然倒塌在甲板之上,爆發出巨大的聲響,從被斬斷的脖頸處,流出大量墨綠色粘稠的血液,從中散發著令人作惡的腥臭。

從空中掉落到甲板之上的邪神頭顱竟然還沒有死亡,下顎處被斬斷的觸手還在不停的揮舞著。但奧古斯丁早已出現在了頭顱的旁邊,手中的長劍裹挾著金色鬥氣狠狠的向下刺去,直接刺穿了邪神的章魚頭,將他的頭顱死死的定在甲板之上。

面對這些恐怖的邪神,不能有絲毫的放鬆,誰知道他們還有那些稀奇古怪的能力,所以奧古斯丁想都沒想,就直接揮劍而下。

當邪神的頭顱被刺穿之時,口中爆發出痛苦的嘶吼聲,一股邪惡、混亂的遠古氣息,向著奧古斯丁的靈魂深處襲去。就連站在天空中的伊莎貝拉都感受到了那股氣息的可怕,不安的向著甲板上望去。

邪神投影自知無法存活,想要用最後的邪神之力,去「污染」奧古斯丁的靈魂,一旦讓他成功,那麼奧古斯丁將成為這個邪神的又一個分身。

被邪神之力入侵到精神世界的奧古斯丁,身上突然爆發出和這個邪神一樣混亂恐怖的氣息,眼中逐漸充滿殺戮的慾望。凱瑟琳兩人絕望的看著他,當邪神之力侵入他體內時,兩人就知道一切都完了,變成怪物的奧古斯丁可能遠比獨眼恐怖的多。

就在兩人不知所措之際,奧古斯丁身上散發出的那股邪神氣息轉瞬即逝,眼中也回復了清明。被邪神之力入侵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奧古斯丁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看見凱瑟琳兩人恐懼的看著自己,他也低頭看了看自己一眼,除了因為沾染邪神的血液有些噁心外,沒有其他變化啊!

「怎麼了?」奧古斯丁見兩人像看怪物一樣看著自己,渾身不自在的問道。

「你的身體沒有什麼不適嗎?」雷諾擔憂的問道。

奧古斯丁搖了搖頭,雖然不知道兩人為什麼這麼問自己,但還是又檢查了一遍身體,除了肩膀上的傷,沒有任何其他不適。而且自己的精神世界反而格外的飽滿充盈,靈魂好像也變得更加強大堅固。

見奧古斯丁好像真的沒有被那股邪神之力影響,兩人都舒了一口氣,雖然心中還隱隱有些擔憂。但現在不是深究的時候,船上的邪神投影雖然解決了,但天空中的空間裂縫依舊存在。

當那股邪神之力侵入到奧古斯丁的精神世界,想要污染他的靈魂時,瞬間就被在他靈魂深處的那股神秘力量絞殺,化作養料被吸收掉了。

而被奧古斯丁刺穿頭顱后,邪神投影的身軀和頭顱逐漸開始融化,化作一灘墨綠色的血水,散發著一股濃烈的死魚腥味。甲板上那股邪惡、混亂的氣息也終於開始逐漸消失,感受到邪神之力的消失,奧古斯丁三人臉上都出現一絲輕鬆的表情。

而在修補空間裂縫的伊莎貝拉卻突然感受空間裂縫後面的邪神本體變得更加瘋狂,想要不顧一切的打破空間壁壘,降臨到主位面。

因為奧古斯丁殺死了邪神投影,他的本體就失去了在虛空的「燈塔」,如若不馬上降臨的話,那麼當投影的氣息完全消失時,邪神本體將失去奇迹大-陸在虛空中的「坐標」,將不太可能降臨主位面了。

感受到邪神的瘋狂,伊莎貝拉也不顧一切的瘋狂調動體內的空間之力,想要修復空間裂縫,汗珠不受控制的從她額頭上流了,臉上浮現出精神力過度透支的蒼白之色,可見她也是在苦苦的支撐。

然而即使是人域境界的伊莎貝拉,在面對虛空邪神時也不過是一個渺小的存在罷了。就在空間裂縫即將修復時,一條恐怖的觸手緩慢的從即將閉合的空間裂縫中鑽了出來,當這條觸手慢慢的向下延伸時,一股比邪神投影身上恐怖百倍的邪惡氣息從觸手身上散發出來。

漆黑恐怖的觸手,足足有三、四米那麼粗壯,這還僅僅是它才顯露出的前段罷了,至於隱藏在虛空深處的邪神本體,到底有多麼的巨大,奧古斯丁等人根本不敢想象。

「你們快逃,我快支撐不住了」,天空中的伊莎貝拉沖著奧古斯丁幾人喊道。

一旦邪神本體降臨,不要說他們幾人,就連英雄境界的職業者恐怕也對付不了,只有那些傳說中的傳奇職業者才有可能是邪神本體的對手。

甲板上的三人沒有一個動彈的,凱瑟琳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拋棄伊莎貝拉獨自逃走的,而作為金薔薇騎士的雷諾,他的責任就是保護皇族。

至於奧古斯丁,他的腳下魔法陣一現,雙手托著自己的長劍,不顧一切的向著天空中的邪神觸手衝去,秒小的身影與漆黑巨大的觸手之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望著向天空中邪神觸手衝去的奧古斯丁,伊莎貝拉發出撕心裂肺的絕望呼吼:「奧古斯丁,不要!」

奧古斯丁彷彿沒有聽到伊莎貝拉的呼喊聲,握劍的身體爆發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沖向那條漆黑巨大的邪神觸手。

當劍芒與觸手接觸時,劍上的力量與邪神之力爆發出激烈的碰撞,如同來自太古的兩頭凶獸撕咬在了一起,令在場的幾人心頭一顫,有一種想要跪地膜拜的衝動。長劍上爆發出的劍芒,瞬間照亮了整片海域的天空,邪神之力再也無法阻擋奧古斯丁的長劍,劍身「嗖」的一下劃過邪神的觸手,連同奧古斯丁的身體也從斷了的觸手中間穿過。

被斬斷的那節觸手從天空中墜落,一同墜落下來的還有奧古斯丁的身體。邪神本體的力量,即使是一根觸手也遠遠不是投影可以比擬的,斬斷觸手的奧古斯丁被恐怖的邪神之力擊暈,要不是他靈魂深處的那股神秘力量的存在,他早就被邪神之力侵蝕而亡了。

當觸手被斬斷時,伊莎貝拉聽到從虛空之中傳來了那個邪神痛苦的嘶吼,奧古斯丁剛剛的那一劍,好似給他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原本還要掙扎著衝出空間裂縫的那條觸手,被奧古斯丁斬斷後,迅速的縮回到了虛空之中,趁著這個機會,伊莎貝拉瘋狂的調動空間之力,終於將空間裂縫修補上了。

當空間裂縫被修復的瞬間,伊莎貝拉腳下魔法陣一現,瞬間抱住了不斷下墜的奧古斯丁,昏迷中的奧古斯丁好似感受到臉上有水滴滴落。

「你怎麼這麼傻!」伊莎貝拉輕聲的呢喃道。 懷中抱著昏迷的奧古斯丁,伊莎貝拉緩緩的落到了黑礁號的甲板上,凱瑟琳兩人趕忙圍了上來。他們兩人沒有想到奧古斯丁會第一時間、奮不顧身的沖著邪神襲去,邪神本體當時爆出來的氣息,讓兩人有些不知所措,根本來不及思考。

凱瑟琳漲紅著臉,看著昏迷中的奧古斯丁,有些羞愧的對伊莎貝拉問道:「公主殿下,奧古斯丁有沒有事情」。

她即對自己剛剛阻止奧古斯丁殺獨眼的事情感到羞愧,更對自己沒有第一時間衝上天空,幫助伊莎貝拉感到恥辱。明明自己曾宣誓要守護公主殿下的,可當殿下有危險時,沖在最前面的竟然不是自己。

凱瑟琳感覺自己愧對伊莎貝拉,更有辱自己的騎士之道,她單膝跪在甲板之上,對伊莎貝拉說道:「凱瑟琳有辱公主殿下對我的信任,請殿下責罰我」。

「凱瑟琳姐姐,你這是做什麼,快起來!」抱著奧古斯丁的伊莎貝拉,焦急的說道,邪神的突然出現,是誰也無法預料的事情,並不能僅僅責怪凱瑟琳。

但凱瑟琳卻倔強的跪在甲板之上,她對自己的「無能」感到格外的恥辱,自己一直都瞧不起奧古斯丁,可是最後還是靠著他才將邪神「打敗」的。這更是讓她心裡不是滋味,眼淚不爭氣的從眼中滑落,「噠」、「噠」的掉在了甲板之上。

聽見凱瑟琳的哭聲,伊莎貝拉更是心急如焚。但因為懷中抱著奧古斯丁,她根本放不開手去扶凱瑟琳,而凱瑟琳就這麼一直跪在甲板上哭泣,讓她更是揪心。

自從離開戰爭學院,在與凱瑟琳相遇之後,她一直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像姐姐一樣守護在自己的身旁。身為皇族的公主,自身往往是孤獨寂寞的,但正是有了凱瑟琳的存在,讓自己孤寂的生活中多了一絲曙光。

感受到伊莎貝拉的焦急,雷諾趕忙上前對她說道:「公主殿下,將奧古斯丁閣下交給我吧。」

伊莎貝拉心疼的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奧古斯丁,小心翼翼的將他放入到了雷諾的手中,然後趕忙扶起跪在甲板上的凱瑟琳,輕輕的將她臉上的淚痕擦乾,對她溫柔的說道:「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姐姐,無論做錯什麼,我都不會怪你」。

「公主殿下???」,哽咽的凱瑟琳還想繼續說些什麼,但伊莎貝拉卻一把將她抱住,在她的耳邊低語道:「謝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

感受到公主殿下對自己情誼,凱瑟琳感覺自己彷彿被一道溫暖的光包裹著,眼淚又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染濕了伊莎貝拉的肩膀,但心中的信念卻更加的堅定,從此以後自己就是公主殿下手中的盾,無論是誰要傷害伊莎貝拉,都要從自己的屍體上越過。

當邪神狂亂的氣息終於消散后,整片海域終於恢復了往日的寧靜,落日的餘暉將蔚藍的海面染得金光閃閃,將擁抱中的伊莎貝拉兩人的影子越拉越長,彷彿已經融在一起。

偉大的羈絆(1)不知何時會悄然而至,一旦出現,即使是死亡也無法將它斬斷。

伊莎貝拉再次從雷諾的手中將奧古斯丁接過,凱瑟琳也撫平了自己眼角的淚痕。此時黑礁號上,就只有他們三人還保持著清醒,其餘船員在邪神分身出現時,都因為無法抵抗邪神的氣息,全都陷入了昏迷之中。

望著昏倒在甲板之上的船員,伊莎貝拉對雷諾吩咐道:「雷諾騎士,將這些昏迷的船員都拖到船艙內」,畢竟接下來的航行,還要小小的依靠這些船員,雖然他們也幫不上什麼大忙。

「是,公主殿下」,看著倒在甲板上的這些船員,雷諾生氣的搖了搖頭。

雷諾一手一個的將這些昏迷中的船員拖回船艙之中,而伊莎貝拉兩人也將奧古斯丁抱回了船艙,面對渾身上下都是綠色血液的他,伊莎貝拉兩人有些不知所措,總不能自己幫他清洗身體吧。

「公主殿下,還是交給我吧!」凱瑟琳一副悲壯的樣子,公主殿下的尊貴之體是絕對不能做這種事情。

看凱瑟琳這副視死如歸的樣子,伊莎貝拉笑道:「去把雷諾隊長找來不就行了!」

聽見了她的話,凱瑟琳眼中一亮,邪神的事情已經讓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好使了,她趕忙跑出船艙,去找雷諾。

雷諾也剛剛將船員們都拖入船艙,看見凱瑟琳跑來,有些奇怪的問道:「凱瑟琳閣下,有什麼事情嘛!」

「公主殿下,想讓你幫奧古斯丁清洗一下身體!」

聽了凱瑟琳的話,他才想起奧古斯丁渾身上下都是邪神的血液,而公主殿下兩人作為女士,的確不太方便幫昏迷中的奧古斯丁清洗身體。

「好的,凱瑟琳閣下」

一番折騰后,清洗完身體的奧古斯丁,依舊處在昏迷之中,安靜的躺在床上,如若不是感受到他穩定的氣息,伊莎貝拉此時肯定心急如焚。

「公主殿下,奧古斯丁不會有什麼事情吧!」凱瑟琳擔憂的問道,畢竟如果不是自己攔下他的那一槍,就不會有這麼多的麻煩事,如果他真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也會過意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