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同時,羅丹背後那被冷落許久的血瞳紋身突然間光芒大盛,愛琳嘴角的笑意戛然而止,雙目圓睜,提線木偶似地看向羅丹,同時催眠效果中斷,眾人一下子清醒過來!

心有餘悸地對視一眼,力諾罵罵咧咧,「這個臭女人,差點遭了她的道!」

「哼!幸好我有血瞳紋身保佑!這下子被反噬了吧?」

羅丹輕輕拍了拍愛琳的臉蛋,現在你總算可以老老實實地回答問題。

「現在,先來個自我介紹。?「

接下來愛琳對於眾人的問題有問必答,千依百順,整個盜竊事件前因後果也浮出水面。

愛琳王爾德,獵人公會註冊的三星獵人,同時也是一名眾生階的光元素巫師,掌握了一環巫術催眠術。她自幼父母雙亡,由父親戰友養大,在整個西斯帝國到處遊歷,最近兩年定居在了辛特拉。在這一次大買賣之前,已經組織參與了多次盜竊,從無失手碩果累累,擁有四名擁簇一般的忠誠夥伴。而葷素不忌,經常舉辦拍賣會的的獵人公會成了他們最好的銷贓所。

盜竊過程和羅丹推斷的差不多,她買通碼頭部隊廚師,葯翻當天巡邏的隊伍,同時讓身為箭術大師的同夥將繩索射到倉庫尖頂,之後催眠掉五層的兩名護衛,催眠術也只能同時催眠兩人。

最終她與四名同夥輾轉十來趟運走了所有星星礦石,二十噸共計賣出了六十萬馬瑞利。

聽到此處,烈農情不自禁肉疼不已,明明只要坐趟船便可以翻一倍,他們這是暴殄天物,當然獵人公會也有趁火打劫的嫌疑。

六十萬馬瑞利,愛琳拿了三十萬,剩下四人平分了另一半。

然而最讓幾人震驚的是她這筆錢的去處,愛琳王爾德,受到養父影響,極富正義感俠義精神,三十萬馬瑞利被她一分不剩地捐贈給了辛特拉的北城孤兒院她這兩年來長時間往來的場所,統統存放在孤兒院帝國銀行賬戶之中。

愛琳中了催眠術反噬,傀儡一般將事情抖了個一乾二淨,莫名地眾人看向她的目光不復當初那般厭惡,憎恨,甚至隱隱有些佩服。

克萊爾垂下頭,一臉呆萌地喃喃自語,「我這一生,好像還沒有做過什麼不求回報的好事。「烈農同樣神色複雜,」現在,我有點恨她不起來。「

「大家怎麼了!?難道就這麼放過她,這批礦石花了我們所有的積蓄啊!」力諾見眾人態度鬆動,急切地上躥下跳,然而效果甚微,片刻后,他也無奈地嘆了口氣。

「罷了,誰叫我們都那麼傻,這件事怎麼處理,大家說了算!」

羅丹提醒道「你們要考慮清楚,一百多萬馬瑞利的損失可不是小數目!「

烏瑪銀牙輕咬粉唇「對,我們不能就這樣放過她!話說回來,風色旅團是不是還差一個巫師?」幾人心有靈犀地相視一笑,心中有了決意。

愛琳回過神來,驚覺自己已經把所有信息泄露出去,頓時心若死灰,懇求道「你們要怎麼處置我都沒問題,請一定不要為難那群孩子們,他們都是可憐人!「

「所有要求都答應?「烈農大少爺摩挲著布滿鬍渣的下巴,驀地湊到她面前,「聘用一名眾生階巫師一年大概十萬馬瑞利,那你就加入風色旅團,免費給我們為我們服務十年怎麼樣?」

「十年?!」愛琳面上閃過一絲慌亂,十年人身自由對於一名壽命悠長的巫師算不得什麼,但她卻不是屈居人下的性格,不過當前由不得她考慮,腦海中閃過那一張張天真純潔的笑臉,她抿了抿紅唇,線條硬朗的面龐在月光下柔和了稍許。

「我答應你們,不過中途我若是突破到了星辰階,那時間得重新斟酌才行!」

「沒問題,你能突破我們可求之不得了!」烈農含笑應下。

幾人馬不停蹄地前往獵人公會購置簽訂了巫術契約,盜竊之罪一筆勾銷,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消弭。這筆交易實際上還是烈農這邊吃虧,畢竟沒有誰會一次性付清十年的薪資,而且他們如今只有幾萬馬瑞利的余錢,想要重新發家難度極大。

「愛琳王爾德,歡迎加入我們風色旅團,希望今後合作愉快!「

雙方在一種奇特的氣氛中重新做了自我介紹,態度明顯緩和了許多。

但愛琳對於羅丹這個曾惡語威脅的人卻一直沒有甩過什麼好臉色。

「愛琳姐姐,你就別怪他了,剛才的話不過是為了逼供不得已為之,那些事情都是胡說八道編撰的,我們可做不出來!「

「那可說不定哦!「羅丹似笑非笑地頂了一句,克萊爾立馬丟過去一個嗔怒的眼神。

「哼!幸好你不是風色旅團成員,不然說什麼我也不會答應這個條件!「

「哈哈,羅丹老弟人品絕對沒問題,我們一起出生入死了好幾回!」力諾也罕見地替他說了句話。

「愛琳姐姐,要不現在帶我們去孤兒院看望一下孩子們吧?「

愛琳露出一副為難的表情,「現在晚上十點過了,孩子們已經熄燈睡覺,你們看明天早上怎麼樣?我保證你們會喜歡上那群小可愛!」

眾人約好時間后,分道揚鑣,風色旅團對於羅丹的態度在明顯好轉,看向他的目光柔和了許多。

回歸旅館后,欽可夫依然沒個人影,估計還在酒館花天酒地。有那麼一瞬間,羅丹腦海中閃過昨日那具火辣性感的嬌軀,小腹微熱,深深呼吸冰冷的空氣強自按捺下衝動。

婚意綿綿,男神太高冷 卧室中,依然鐵打不動的開始每日元素牽引、血種淬鍊的修行。

元素粒子與靈子交相輝映,二十五奧倫的精神力在精神海中皎月般光潔的圓珠內濃郁的堆積成一堆宛若實質,血脈之力在靈須的提煉下越發精純。他漸漸陷入物我兩忘的狀態。

隨後這段時間的經歷開始在腦海中回溯。擊殺兩百多名古因斯食人族,吸納皮格曼純凈靈魂,青銅階的血脈之力及精神力得到大幅度提高,接下來又受到掉石化蜥蜴心臟中不遜於木髓的精血滋潤,再進一程。

最主要的是體質得到巨大的好處,毫不客氣的說,他的力量和敏捷、耐力甚至已經超過了青銅階巔峰的力者。

封印薔薇也在石化蜥蜴精血中被全面強化,黑鐵階幾乎難以破開其防禦力,靈性符文得到進一步淬鍊,增幅力度由一成上漲為兩成,翱翔符文完美充能,能夠不間斷持續飛行三天三夜。

綜合起來,他目前的狀態,雖然剛進入青銅階一個多月,但其祖龍之力濃厚程度已經比得上正常修行一年多的青銅力者。修鍊冥想法不足一年,卻已經積累下二十五奧倫的精神力,距離進階正式巫師的三十奧倫相去不遠,到時候,精神海中圓珠會否產生質的變化?這一點令他尤為期待。

在實戰方面,他完完全全掌握了基礎黑日劍術精髓,輻射削弱之力能夠無聲無息浸透對手,五條祖龍觸鬚令敵人防不勝防,還有殺手鐧噴毒性龍吼。薔薇盔甲張開的光翼讓他身法神出鬼沒,對地面敵人產生巨大優勢。秘輪術心之壁雖然消耗巨大,但是連石化吐息也能抵擋住,填補了防禦力這一弱項,可謂攻守具備。

翅膀,觸手,腐蝕吐息,最終會進化成為什麼形態

此外巫術方面,掌握了伊莎貝拉教導的清潔術,標記術等兩個輔助性的巫術伎倆。

巨大的進步無法否認,但面對克爾魯薩斯、黑魂、帶走辛西婭的未知大巫,抑或是前往迷霧碎層尋找迪克,都遠遠不夠! ?翌日清晨,羅丹外出的時候正好碰見浪了一個晚上的欽可夫,頓時大吃一驚。◢隨◢夢◢小◢.lā僅僅一天未見,欽可夫原本還算壯實的身體縮水似的消瘦了下去,眼瞼帶著濃濃的黑眼圈,一副無精打採的疲憊模樣,然而嘴角卻掛著一個獃滯的笑容。

面對羅丹的質問,他打著哈哈糊弄了過去,時間緊迫,前者也就沒有多問,趕過去與風色旅團幾人匯合。愛琳換下兜帽斗篷,改頭換面。寬邊帽,藍色夾克,薄薄的三分褲顯得大腿結實修長,身形健美飽滿,相比於巫師,她更像一名力者。

一行人有說有笑地向著辛特拉城北的阿曼達孤兒院走去,一路上提前在麵包店,水果店買了滿滿十個大袋子的禮物。提到那一群可愛乖巧的孩子,愛琳臉上神采洋溢,眉飛色舞,有說不完的話,烏瑪,克萊爾兩名女人也顯得興緻勃勃。

羅丹則想起琪琪格那個肉肉的小蘿莉,半個多月沒見面,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

漸漸地,一座中型府邸出現在視線中,最外層是一圈高大結實爬滿淡綠色藤蔓的花崗岩圍牆,當中空出一片小院落,城堡作為主體坐落在最裡面,可以清晰看到其上一扇扇充滿藝術氣息的花窗,圓潤的尖頂。

褐色的沉重大門上鑲嵌著一道袖珍門扉,此刻正有衣衫襤褸的男人使勁敲門,沖著裡面大聲呵斥。

愛琳見狀臉色一變,大步流星地趕了過去,眾人緊隨其後,氣勢洶洶地衝到那幾人面前。「又是你們這群傢伙,我已經警告過你們很多次了,不要再來騷擾孤兒院,錢很快就會給你們,為什麼冥頑不靈!?「愛琳一聲嬌吒,對方卻有人輕蔑地一笑,」冥頑不靈的是你們吧!等了那麼久,阿曼達孤兒院卻只還了個利息,我們只能按照合約將孤兒院收下!「

「呸!」愛琳粉面含煞,質問道「當初我們只是借了二十萬馬瑞利,如今不過剛到一年,還了三十萬還不夠!?你們是怎麼算的利息!?」

「嘿合約上黑紙白字寫的清清楚楚,一年本金加上利息算起來有六十萬,如果到期沒有全部還完,那這座孤兒院就抵扣給我們老大!」

「嘖嘖短短一年本金翻了三倍,高利貸也不是這麼算的吧?「羅丹帶著人畜無害的笑意,卻毫無掩飾地將一身殺意朝著對方釋放,頓時一股濃郁粘稠的血腥氣息將幾名嘍啰籠罩,他們噤若寒蟬,臉色大變,四周的環境好像突然從草長鶯飛的天氣變成了寒冬臘月,身體止不住輕輕顫抖。

「瞧你們這身衣著打扮,一臉痞氣,莫不是乞丐王亨瑞二世的手下?「

」這這位大爺,您您和阿曼達孤兒院非親非故,何何必為他們出頭?乞丐王老老大的虎鬚可不是那麼好捋的!「

那人帶著諂諛和一絲警告的以為,結結巴巴把話說完。

「誰說和我們沒關係?阿曼達孤兒院的事情就是我們的事情,你們還不趕緊滾蛋,非要我們好好教訓一頓?!「

風色旅團三人及烈農深以為然地點點頭,投去一股同仇敵愾的目光。

「想要孤兒院,讓你們乞丐王老大自己來,或者我們自然會上門去拜訪他!「

羅丹收斂住令人顫慄的殺氣,那幾名嘍啰頓時如蒙大赦抱頭逃竄,走遠一些還不忘拋下狠話,「你們這群不識好歹的傢伙就等著吧,到時候乞丐王大人發下血腥邀請函看你們還敢不敢這麼猖狂!「「這一次真是太感謝大家!」愛琳突然走到眾人面前鄭重鞠了一躬,對羅丹誠懇的說道,「上次是我想錯了,你是一個好人!」

「額既然你加入了風色旅團,那我們就是朋友了,說不定以後還會一起出生入死,站在你這邊那不是自然的事?!「

烈農好奇地問道「你盜取我們的貨物賣錢就是為了還掉乞丐王的舊賬嗎?」

愛琳點點頭,「因為我們實在太缺錢了。阿曼達姐姐的孤兒院屬於私人組織,辛特拉政府不願意出資援助,她只能向那個地頭蛇借錢,畢竟有一百多名孩子需要養活,每天光食物消耗都是一筆巨款,而且,今年還有幾名適齡的孩子要到聖加倫城入學,學費同樣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但我們也想不到乞丐王會那麼黑!」

「也許是看你們兩個女流之輩好欺負才咄咄逼人!」烏瑪忿忿不平地說道。

羅丹卻提出另一個看法,「乞丐王,他圖謀的肯定不是錢,而是孤兒院這個場地和那群孩子們啊。孩子是最容易被洗腦的,說不定他是想把一百多個孩子全部轉化為忠誠的手下!而且以後還能源源不斷地提供人口!「

「可惡!孩子們那麼天真純潔,怎麼可以變成惹人生厭的乞丐、扒手?!」

說話間,緊閉的門扉突然訇然開啟,露出一張小巧的蘋果臉來。

「愛琳姐姐,我聽聲音就知道是你!」這個嬌小的女孩一聲清甜的歡呼,飛快地撲入了對方的懷抱,她穿著一身極為淡薄的破滿是布丁的泛黃布衣,身材廋弱似乎營養不良,蒼白的小臉上蔚藍色的眼睛大的有些出奇,越發襯托出其瘦削,此刻她眼角泛紅,就像剛哭過一般。

愛琳一掃之前的憤怒、滿臉慈愛地撫摸女孩的單薄的背脊,「娜娜莉,姐姐已經幫大家把壞人趕走了,看姐姐帶了什麼?你最愛吃的蘋果,喜歡嗎?!」

「咯咯、愛琳姐姐最好了!「說著她眼神靈動地掃向周圍幾人,細長的手指點了點圓圓的下巴,」這幾位哥哥姐姐是誰了?「

不等愛琳開口,克萊爾壓抑不住心中的母性,一臉憐愛地靠過去輕撫女孩兒燦爛的金髮,「真是可愛乖巧的小傢伙,哥哥姐姐們是專門來看你們的!「

說著她抖了抖手中的,「瞧瞧,我們帶了許多你們喜歡吃的東西。「

「哇唔「小傢伙睜大亮晶晶的眸子,小嘴長成了型,」太好了,今天有這麼多哥哥姐姐可以陪我們玩!「聽到這句話,幾人都忍不住有些眼角泛紅,尤其是兩女。

娜娜莉瘦小的體型與羅丹記憶中琪琪格那肉肉的奶貓似的身軀形成鮮明對比,他情不自禁想要伸手撫摸一下小女孩,卻被他靈敏地躲了過去。

「這哈哈「羅丹尬尷地笑了笑,似乎他最近殺人不少,又一副獨眼的模樣,讓小女孩情不自禁有些害怕。

「難道她看出了我的隱藏屬性?「他這樣捫心自問。

「娜娜莉,這位哥哥可是大好人了,不要怕他,不然他會傷心的!「

愛琳好笑地剜了羅丹一眼,掐著嗓子稚聲稚氣地說道。

「哦」小女孩聞言大大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就像一頭萌萌的小鹿般,良久之後走上前拉住他的衣袖,「哥哥,其實你長得真好看!」

羅丹心中暖暖柔柔的就像被溫泉洗滌,驀地一把將小女孩抱了起來,讓她坐在自己脖子上,兩條白嫩的小腿一擺一擺,發出百靈鳥似的笑聲。

進門后,入目是一片覆滿青嫩的草地的寬敞庭院,四周種著一圈結滿青黃交接稚嫩果實的樹木,一簇簇奼紫嫣紅的花叢交相輝映,充滿了美妙春天的自然氣息。

視線中央的那飽經風霜洗禮的樓梯上,一名留著白金色披肩長發,膚如凝脂,帶著溫柔笑意的御姐款款走來,在她身後跟著一群小至三四歲,大到十二三歲的蘿莉正太,少男少女,這群孩子看見這幾名陌生人顯得躊躇不前,好奇又有些拘謹地緊捏小手。

愛琳王爾德激動地大聲說道,「這位美麗動人的女士就是孤兒院院長阿曼達格林。「愛琳妹妹,為我介紹一下這幾位朋友吧。「

當下眾人進入這座古老的城堡,進行了一番友好的交流。

城堡內部裝飾簡潔,顯得有些過於空曠,了解完具體情況后他們對於這名獨身收養上百名孤兒的傳奇女子不禁更加佩服。

阿曼達格林,出身於西斯帝國瑞爾納西南行省的一座小城市,是一名小貴族的長女,家產豐厚。可惜她不願意遵從父母安排的婚事,五年前帶著全副身家逃出了家鄉一路向東,沿途遭遇劫匪,死裡逃生卻遺失了大部分財務,最終輾轉反側來到辛特拉。

在這個魚龍混雜的港口城市,她與貴族卡西歐一見鍾情,火速結婚,然而天生體弱多病的卡西歐婚後一年離世,為阿曼達留下萬貫家財還有這間豪華的府邸。

夫妻平日里都是樂善好施之人,因為自己沒有生育,喜歡將辛特拉的孤兒接過來收養。丈夫死去后,阿曼達更是將全部感情寄托在孤兒們身上,收養的孤兒從零星的幾個增長到了如今上百人,她索性將府邸改造成了孤兒院。然而要照顧數目龐大的孤兒們吃穿住行,每天開支都是一個龐大的數目,入不敷出,不過三年便耗光了所有積蓄,還病急亂投醫地向乞丐王貸了巨款。如果不是最近一年愛琳隔三差五便捐贈些金錢,孤兒院早就支撐不下去。 ?城堡內的大廳置有眾多桌椅,孩子們便三五成群在此處玩耍學習,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衣衫穿了數年一般破舊,甚至有些小蘿莉正太,粗糙布鞋都露出了潔白的大腳趾頭,絕大部分都顯得過於瘦削,營養不良。?隨?夢?.lā

「來,孩子們!蘋果和麵包,人人都有份!」孩子們一個個翹起小腦袋,眼神中飽含渴望、激動,卻沒有付諸行動,而是紛紛看向了阿曼達。

阿曼達欣然一笑,「排好隊,一個一個慢慢來,不要擠著弟弟妹妹,記得向哥哥姐姐們道謝!」聞言,孩子們爆發出一陣歡呼雀躍,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上百名孩童居然自發地排成整齊長隊,從前至后按照年齡先幼后長,沒有絲毫混亂,就像是練習過千百遍般。每一個孩子結果禮物,臉上都會洋溢出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接著向著風色旅團幾人鄭重無比地鞠一躬,讓他們越發不是滋味。

「嘖嘖這才是真正的好老師,一個人就把上百個孩子管的服服帖帖,教育得如此乖巧。「羅丹忍不住心中讚歎。

拿到水果和麵包的孩子們並沒有立刻食用,讓人頗為感動的是,他們想到的第一個人不是自己而是阿曼達,每一個孩子都將一半的食物擺放在了阿曼達面前。

這位金髮的御姐臉上笑容越發璀璨,眼神溫和的解釋道,「孩子們都很懂事,我會把這些禮物替他們保存起來,今天晚上或者明天再吃。「

他們小口小口地吃著,顯得非常享受,有幾隻小蘿莉每吃一口便眯著眼睛伸出粉嫩的舌頭將嘴角的殘渣乾淨,不允許任何浪費。

烏瑪、力諾,克萊爾,烈農就這麼靜靜地看著,眼神越發柔和,心中好似有一抹清泉流過,眼神充滿了疼惜和愛憐。而羅丹也明顯感覺到心中的戾氣在消弭,各種堆積的負面情緒宛如被春雨溫柔地洗滌。

「大哥哥你也吃!「突然一道天真稚氣的童音傳來,羅丹一轉頭,卻發現那隻名叫娜娜莉的小蘿莉,正將一個殘留著秀氣牙印的紅彤彤蘋果伸到他面前,圓圓的臉蛋上,蔚藍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滿是期待和忐忑。

「我」他驀地燦爛一笑,輕輕在蘋果上咬了一小口,「嗯,真甜,好吃!」說著,他伸手撫過娜娜莉金色的小馬尾,蘿莉掛著甜甜的酒窩,享受地眯起了皺了皺小瓊鼻,似乎在感受對方的氣息。

「小妮子剛開始不是害怕這個哥哥嗎,怎麼突然又這麼親近了?」愛琳突然問道,

娜娜莉歪著腦袋思考了片刻,認真地答道,「最初見到哥哥我的確是被他的獨眼的外貌給嚇到了,不過近距離接觸后,我發現他身上有股很好聞的味道,而且他是個好人呢!」

「是個好人?」羅丹額頭布滿黑線,「怎麼老是喜歡這麼評價我,不能換個說法?」

「咯咯你說的不錯,小妮子!」愛琳笑盈盈說道,「羅丹,娜娜莉就是今年要去聖加倫城入學的五個娃娃之一。我記得你和咱們風色旅團也要過去吧?到時候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們!「

「當然沒問題!「羅丹拍著胸膛應道,」不過你確定小傢伙有十三歲了?「

娜娜莉有著圓圓的蘋果臉,身材嬌小不過一米四左右的樣子,怎麼看都是一個**歲的孩子。這個世界女孩兒們十三歲通常都會發育的相當不錯了,她的外表卻太過於**,細胳膊細腿,胸脯平坦,就像沒有發育一般。

「唉,主要是平日里孤兒院生活拮据,經常餓一頓飽一頓的,而且這孩子還老喜歡把食物讓給更小一些的弟弟妹妹,所以自身的生長發育受到了嚴重影響。」

娜娜莉聞言有些羞赧地低下了頭,而羅丹心情沉重地說道,「再這麼營養不良下去怕死會對生理產生一些無法逆轉的負面影響。「他又想到了白白胖胖的琪琪格,溫柔地將小蘿莉摟在懷中,「這個孩子到了聖加倫的吃穿住行,我包了!」

愛琳露出一絲奸計得逞狐狸似的笑容,「那剩下的四個孩子你看是不是也能?!」

「額你真把我當自主提款機了?」「啊?那是什麼東西?」

另一邊孩子們安靜地享受美味麵包,阿曼達帶著幾人繼續參觀整座古老的城堡。漫長的走廊幽寂深邃,卻沒有名貴的油畫,古董裝飾品。一個接一個房間都是經過明顯打通改造,擺滿上下鋪成為孩子們的擁擠簡陋的卧室。連阿曼達自己的居室也是樸素的過分,除了陳舊的床鋪,梳妝台,鏡子、幾套老式的衣服,再沒有任何彰顯其身份的諸如瓷器,野獸標本等等。

整座城堡中最彌足珍貴的物品便是一書架的各類文獻,這是孩子們的寶貝。那淡黃色的紙張中每一頁都可以明顯看到歲月的痕迹,以及孩子們不斷翻閱的記錄。這樣的勤奮,放在地球上也就只有求知若渴的將一本教材幾乎翻爛的山村小學生們才擁有。

「平日里孩子們都做些什麼?」烏瑪好奇地問道。阿曼達說道,「每天早晨至傍晚我會親自教導孩子們基本功課。周一周二是識字課程,周三周四是算術課程,周五周六是國家人文歷史課程,周日是孩子們自由活動的時間。他們整天都可以在庭院中玩耍。「

克萊爾面露欽佩,「阿曼達姐姐,你獨身一人教導這麼多孩子很累吧!要死換做我,估計堅持不了一個月就放棄了!「阿曼達眼中掠過回憶的光芒,「說實話,一開始我沒有想過自己能夠堅持下來,不過每次看到孩子們那充滿求知慾的眼神,還有學有所成后發自內心的喜悅,我就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一切的苦累都是物有所值!「

這一刻眾人從阿曼達臉上帶著求道者的堅持和執著,那是無法動搖的信念。

「姐姐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孩子,希望將來他們能夠成才,再回來幫助自己的弟弟妹妹們,那樣就心滿意足!」愛琳王爾德仰慕地說道。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人是最難以揣度的生物!這些單純善良的孩子們進入複雜的社會後又會發生怎樣的變化,誰又能保證他們能夠知恩圖報,出淤泥而不染?「

羅丹把這些話藏在心底,不願意說出來打擊她的積極性,「如此美好的事物,理應存在。「

「辛特拉有沒有公立的孤兒院?「」並沒有呢,若不然姐姐這裡也不會收留到那麼多孩子。辛特拉充滿了商貿氛圍,高層管理者實質上是也是商人,對於這等費力不討好的事情,他們可捨不得付出。姐姐也從來沒有過他們那裡得到過任何資助。「

羅丹問,「那你們是否向其他商會組織申請過贊助?「

「當然「愛琳忿忿不平地說道,」甚至有組織願意出資,可惜都是些別有所圖用心不良的傢伙,要不就是圖謀姐姐的姿色要不就是提出一些對孩子們有負面影響的條件,姐姐都統統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