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自己撒歡了開跑,不等金鐘落地,便能再度接住,不亦樂乎。

「有門!」

上上下下的感受,以及耳畔鐘聲的巨響,對修士之身來說也沒有多大不適,齊休手執【通明幻鏡】,指著鏡中景象喜道:「若是我們被拋到邊緣地帶,就同時離鍾開跑,應該能脫離這黑土範圍!」

眾人一看,果然,靈智不高的古獸就這一點好,傻傻的,玩來玩去玩忘了,自己不知不覺已跑到了黑土的北方邊緣地帶,遠遠能看到翠綠森林的蹤影了。

「注意,注意,等我命令。」

齊休手執符篆,死死盯著寶鏡內的景象,越來越近了……生路越來越近了。

「這是什麼!?」

明貞眼尖,手指寶鏡一角,古獸背後的遠處,一條細細紅線,正貼著黑土遊動接近。

「別管這些了!就是現在!」

機不可失,先跑出去再說,哪還能管那些。齊休一聲令下,還是老樣子,四位金丹裹起明貞、秦長風、潘家洛三人,從金鐘里閃出,然後沒命向黑土範圍之外疾飛。

三階金鐘乾脆都不要了,值當吸引那古獸注意力。

對於元嬰級別的古獸來說,由於其靈智不高,被人類合作圍攻之下,大都可以對症輕鬆滅殺。但這種小規模遭遇的情況又不一樣,古獸面對同階的元嬰修士反倒極佔優勢,畢竟元嬰級別的爭鬥中開始帶入大道真意,人類後天無論如何努力,在這個層級,暫時還追不上已經和天地作伴了千萬年的古獸。

現在也是一樣,脫離金鐘之後,齊休立刻感受到天地之間,無處不在的土之沉重真意。

彷彿此地就是另外一個世界,是以那元嬰古獸的意志構築的世界,這個世界里,一切都要被重力吸引,最終歸於塵土。

靈力運轉遲鈍無比不說,連滯空也快不能,幾人飛不多遠,就被壓得越來越貼近地面。

「去!」

齊妝再次召出靈狐器靈,一百零八柄劍組成的【蜂雲劍陣】第四層將眾人團團圍住,以劍陣之力對抗大道真意,勉強又能支應一會兒。

在古獸的眼裡,幾隻小蟲子忽然從玩具內飛出,倉惶飛竄,就連他們情緒中的恐懼和驚慌,自己都能品味得到。蚊子再小也是肉食啊,舌頭一彈,向那幾隻小蟲子捲去。

「孽畜!想吃我們!?我臭死你!」

展仇自從踏進這黑土地開始,就憋屈壞了,見那粉紅的大舌頭捲來,罵罵咧咧地將【雙珠九轉壺】祭出,壺嘴裡【鬼面黑水藤】器靈,裹著一束惡臭至極的【黑河水】,往那舌頭上交纏而去。

「哇~」

古獸舌頭陡然回縮,生生將【鬼面黑水藤】這木妖器靈吞噬,喉嚨里發出嬰兒啼哭樣的震天大叫,雙眼之中淚光含含,急忙低頭大口大口吐唾沫,明顯被臭的不輕。

展仇法寶器靈被滅,『噗』的噴出一口鮮血,頹敗下來。

「快走!」

齊休把他搖搖欲墜的身子一把拽住,眼看逃離此地在望,那古獸的舌頭卻第二次卷至。

「著!」

祭出一張攻擊符篆,打在看似柔軟的舌頭上,毫無效果。

【幻山沉海棍】,【心生蜂雲劍】俱都無功而返,楚無影攻擊力就更低了……

可惜無法落地,否則據陣而守,會有效得多。

就在楚秦諸人苦苦掙命的時候,早先明貞發現的那道紅線速度飛快,已悄無聲息地游移到附近。

『嘭!』

齊休等人合力扛過【風息歸土獸】的第二擊,正在凝神準備應付即將到來第三擊的當口,整條紅線忽然如弓般繃緊,然後往人群里彈射而出。

「這是!?」

不用感應,那血腥味直接沖鼻而入,紅線速度太快,轉瞬撲到眼前,「血修!」齊休看清對方的猙獰形狀,不禁失聲驚叫。

雖是血修,卻和資料里大鬧黑河坊的血影邪修『血刀』的模樣大不相同,那個好歹還能稱之為半人半魔,這個簡直就是半魔半獸了。

雖然不能確認,但看對方的目標,分明是撲向自己這邊修為最低的潘家洛,齊休來不及細想,抖手打出早備好的【化血幡】,將自己人全數罩定。

「嗬嗬……」

頭部被有針對性的化血幡影一擋,立刻燒灼出一陣青煙,血修嗓子里傳出無意識的痛苦嘶吼,突然,就這麼一爆而開,灑下漫天血霧。 「就是這樣的小傢伙一次性的煉製了二十瓶完美級別的藥劑,是我這個大宗師都沒有辦法辦到的事情,而且你看看那個雙頭食人魔,就是這樣的蠢貨,居然也會拍馬屁了,你們難道不覺得這裡面有問題么?」麗娜眨巴眨巴眼睛的問道。

其餘四人互相看了看,都默默的搖搖頭,顯然在這四人看來,庫克不過是天賦絕佳而已,煉製藥劑的時候五人都在場,根本沒有誰能夠在四人面前作弊,麗娜看了看,嘆息一身的說道:「其實我是從這小子身上感覺出來感覺有股極其微弱,也不是微弱,應該是極其怪異的空間波動,這種空間波動顯得有些微弱,唉。解釋不清楚,反正就是有種怪異,晦暗的空間波動從這小子身上散發出來。」

「不會吧!空間波動極為強烈啊?」其餘四人趕緊的用精神力掃視了一下,沒有發現什麼,米羅最是擔心,皺著眉頭問道。

「是斷斷續續的,不是一直產生波動。」麗娜沒好氣的說道。

「那好吧!」其餘四人互相看了看,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無奈,這四人估計是麗娜想找庫克的麻煩,才會這麼說的,至於說什麼魔法波動能瞞過四人強大的精神力?沒有,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麗娜在說謊。

「那好吧,巴格魯,前面帶路!大撒,本撒你們斷後,貝爾貝蘇你們跟著巴格魯,咱們趕緊的走吧。」庫克手裡還是抱著小蕾,這小東西似乎感覺道將要發生什麼事情,就是不留在米琪那裡,庫克沒辦法,其實就是現在,庫克的身體防禦力遠遠沒有小蕾的強悍,小蕾的指甲輕輕一劃就能在精鐵鍛造的武器上劃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庫克還做不到。

「是,偉大的主人!」巴格魯興奮的沖在前面,揮舞著兩把巨大的武器,加上全身的金屬盔甲,在地下世界的四通八達的通道裡面就像一輛金屬怪物一樣。

巴格魯可以說是這裡的土著,對於地形比庫克這些地面生物還熟悉,庫克一行人就在一些七拐八拐的通道裡面進進出出的,巴格魯後面的貝爾手裡有一個巨大的照明石,而庫克身後的大撒手裡也有一個,整個隊伍前後數百米都被照得通透無比。

「嘟啦!嘟啦!」食人魔巴格魯一邊走,一邊大聲的吼道,所過之處居然沒有什麼魔獸來搗亂,其實地底世界裡面,食人魔的部落也算是遠近聞名了,因為食人魔不但身體強悍,而且能運用鬥氣,所以一般的魔獸以及人類都遠遠的避讓開,因為一個食人魔部落起碼有十幾頭成年食人魔,這些傢伙皮糙肉厚的,遇到什麼都是一擁而上,很是難纏的。

「該死的,偉大的巴格魯回來了,你們這些膽小的傢伙,居然躲的一個都沒有了。」巴格魯大聲的吼道,因為巴格魯覺得自己這身裝備要是不找個機會顯示一下,自己都覺得過意不去。

「好了,巴格魯,趕緊的走!廢話再多就沒收你的裝備!」庫克在後面沒好氣的吼道,這傢伙生怕沒有什麼麻煩似地。

「嘟啦,嘟啦!」庫克的話剛剛落腳,就聽見遠處居然也有這樣的聲音。

巴格魯眼睛一亮,大聲的吼道:「你們這些該死的雜種,居然敢擋住偉大主人的路,看巴格魯不把你們切成塊做成烤肉,嘟啦,嘟啦!」

在庫克苦笑不得的眼神裡面,巴格魯帶著一道旋風就消失在黑暗之中了,這傢伙顯然是想拿這些傢伙練練手:「走吧,去看看去!」

其實庫克不知道,食人魔裡面的嘟啦不但有激發戰鬥的慾望,更是顯示自己的存在,而要是還有另外一個食人魔這麼叫,那麼就有挑釁的意思在裡面,所以巴格魯不衝過去才怪,巴格魯一向認為,主人第一,小主人第二,自己怎麼也是第三,小主人就是小蕾,其餘的都是浮雲。

「你們這些該死的傢伙,居然敢在偉大的巴格魯的主人的領地來打獵,你們是那個部落的。」當庫克一行人出現的時候,詫異的發現巴格魯正趾高氣昂的在數個食人魔跟前晃悠,而那幾個食人魔則有點眼暈,這是被巴格魯身上的裝備晃得眼暈,看著那數米長的寬大巨型雙手大劍,以及閃耀的寒光,還有那鏗,鏗的金屬重甲移動時產生的聲音,這幾個食人魔再看看自己手裡的石頭棒子以及身上破爛的皮甲,根本興不起反抗的慾望。

「嘰咕,嘰咕!」庫克聽著巴格魯與這幾個食人魔嘰咕嘰咕的,這是食人魔的語言,庫克縱然有禽言獸語的天賦,也聽不懂。

不大一會兒,巴格魯就屁顛屁顛的帶著這幾個食人魔,這幾個食人魔一看就有些營養不良,而且渾身臭氣熏天的,正忐忑不安的看著庫克以及庫克手下的拿下全套金屬盔甲的獸人,至於說貝爾貝蘇則自動被忽視了。

「偉大的主人,這幾個小傢伙願意為主人效勞!」其餘的幾個食人魔看到巴格魯獻媚的表情,而且看到巴格魯自彎腰,這幾個食人魔趕緊的趴在地上,小眼睛慌亂的看著庫克。

「嗯,巴格魯,讓他們發誓吧,發誓以後就歸你管轄了!」庫克大手一揮的說道。

「偉大的主人啊,你簡直太偉大了,巴格魯讚美偉大的主人啊!」巴格魯趕緊的匍匐在地親吻庫克的靴子。

「好了,你的忠心我知道的,他們發誓以後你先帶他們搓洗趕緊,然後先每人發一把武器,其餘的裝備暫時不發,等到以後立功了再發!」庫克雖然覺得被一頭食人魔怕馬屁有些丟面子,不過庫克還是讚賞巴格魯。

「偉大而英明的主人,其實先不用發武器,只要管飽了,這些傢伙就心滿意足了,要是再有一套人類那樣華麗的衣服,這些傢伙就會揮舞著拳頭衝上去撕爛主人的一切敵人。」巴格魯更陰險。

「嗯,不過必要的訓練還是要有的,等以後訓練好了,你把表現好的人報上來,我再分發武器,他們暫時算傭兵團的輔助人員,一個月五個金幣。」庫克點頭說道。

巴格魯眼睛一亮,隨後轉過去大聲的對那幾名食人魔用種族語言說道「你們這些該死的傢伙,聽好了,偉大德爾主人已經原諒了你們,但是你們必須得為你們犯下的錯誤承擔責任,現在你們就用祖先的靈魂發誓,永遠效忠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很慷慨,只要發誓以後,你們就能吃飽,還有機會得到我這樣的裝備,不過在這之前你們只能吃飽,現在,那麼,該死的傢伙們,發誓吧!」

面對巴格魯晃動的兩把巨型雙手大劍,六個食人魔戰戰兢兢的發誓,而且還在巴格魯的教導下用人類語言發誓,至於說一個月五個金幣,不好意思,這是偉大巴格魯的福利了。

「好了,你們以後就歸巴格魯管轄了,先去洗澡,然後咱們先休息一下。」庫克接到了天眼的訊息,已經能夠清楚的看到基地的情況了,庫克趕緊的吩咐一聲。

「好了,跟我走吧,先去洗澡,我跟你們說,沒有洗乾淨的就沒有吃的,洗乾淨以後偉大的巴格魯會考慮傳授你們烤肉這門非常高深的技藝!」巴格魯到達地面以後終於知道烤肉其實是僕人應該做的,而巴格魯早就想找替死鬼了,這不來了六個現成的僕人,巴格魯不用白不用,巴格魯一路罵罵咧咧的帶著六個食人魔去洗澡,而其餘的獸人傭兵而警戒的警戒,打獵的打獵,生火的生火,因為吃飯的時間到了。

「天眼,把畫面傳送過來!」庫克趕緊的戴上眼鏡吩咐道。

「畫面轉化需要閣下鬥氣的支持,眼鏡的能量不足以支持畫面的轉化!」天眼的回答讓庫克無語了,只好把鬥氣運行起來。 「天眼,往左邊移動畫面五百公里……一百公里,五十公里,兩公里!」半個小時以後,庫克終於看到了要塞的情況,但是令庫克驚訝的是要塞居然像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一樣,不但有衛兵來回巡邏,更是有學院的學員進出,一切就像是沒有發生過一樣。

庫克沉吟了一下,大致想到這肯定是要塞高層的做法,不外乎就是穩定人心,當然這個過程絕對不會太長,肯定會找個機會一併解決的,庫克隨後大量著畫面,發現這畫面不是十分的清晰,只能看到大致的裝扮,根本看不清人的樣貌,不過能有這樣的結果,庫克已經欣喜異常了。

「天眼,就鎖定這一區域!」庫克命令道。

「是!」天眼的回答很乾脆,庫克再次看了一遍,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終於摘下眼鏡,然後放進空間戒指裡面了,而外面的巴格魯已經回來了,正在大呼小叫的指揮著新的屬下烤肉。

「該死的,要輕輕的割,輕輕的割,你看看你,骨頭都割碎了!」

「還有你,把口水都流在了烤肉上面……。」

「啪,你這該死的傢伙,這可是純正的花蜜,一關數百金幣,你居然偷吃,該死的,這錢得從你將來的薪水裡面扣除來,還有你,刷那麼多鹽幹什麼,什麼?鹽很貴重?該死的,該死的!」

巴格魯不停的轉來轉去的,不過面對六個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的烤肉的傢伙,巴格魯兩個腦袋也不夠用了。

「鏗!偉大的巴格魯先把話放在這裡,誰再敢不聽話,巴格魯就不客氣了,那裡不聽話就割那裡!」巴格魯手裡揮舞著兩把大劍,劍刃不時的在這些傢伙眼前晃悠,總算是好多了。

「算了,咱們還是吃帶出來的東西吧,這些傢伙烤的肉我可不敢吃。」庫克苦笑的看著康妮。

「主人,偉大的主人,您的烤肉我親自做,親自做!」巴格魯趕緊的拿起已經腌制好的一個小型地鼠。

還一邊解釋道:「這是一隻雄地鼠,只有七八個月大,最是鮮美的時候,而且還沒有成年以後的騷氣!」巴格魯熟練的拿出小刀,然後開始烤起來,在巴格魯看來,跟主人打好關係是很有必要的。

庫克吃完以後,看著巴格魯期待的樣子,不由的贊道:「不錯,不錯,的確鮮美,巴格魯的手藝又提高了!」

巴格魯被庫克一贊,覺得輕飄飄的了,不過隨後庫克一句話更讓巴格魯興奮不已:「巴格魯,這次你能從你的部落裡面拉走多少人我都給你管轄,不過發誓還是必須得做的!」

「偉大的主人,忠實的巴格魯有個小小的請求。」巴格魯眼睛一亮的說道。

「說吧!」庫克點點頭。

「請主人給巴格魯幾把金屬武器,巴格魯只需要帶著這幾個傢伙就能帶走部落所有的人。」巴格魯說出了自己的請求。

庫克被巴格魯的想法嚇了一跳,庫克可不想有大隊的小食人魔,不過這也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庫克問道:「你打算怎麼做?」

「我要他們都看看做主人的手下比在部落裡面好過,我會打敗現在的族長,但是我不會坐族長,一個小小部落的族長算什麼,我要做就做食人魔一族的王!」巴格魯大聲的說道。

「王!好,我支持你!」庫克有股想笑扥衝動,不過還是讚歎的說道,隨後手一揮就出現六把小一些的雙手大劍,因為巴格魯手裡的巨劍根本就沒有大量打造,庫克拿出來的是按照獸人體型訂做的。

其餘幾個食人魔看到突然出現的金屬武器,嚇的匍匐在地,渾身直哆嗦,巴格魯沒好氣的一人一腳:「快點,偉大的主人賜予我們強大的武器,該死的傢伙,立功的時候到了,快點,拿起武器!」

「嘟啦!」其中一個食人魔哆嗦的拿起一把雙手大劍,迷惑看著手裡的大劍,用手指在上面輕輕的一摸,一道鮮血就湧出來了,這食人立馬興奮的大叫起來,其餘的幾個食人魔趕緊的搶武器。

「一人一把,該死的,你拿著兩把幹什麼?放下!」巴格魯看到亂鬨哄的樣子,沒好氣的大吼道,手裡的巨劍更是不停的揮舞著。

「巴格魯,留下一個帶我去你說的那個巨魔部落去,我在那裡等你!」庫克看到這樣的情況,不由的也感到頭疼,也不開口,索性讓巴格魯自己去處理。

巴格魯留下一個膽戰心驚的食人魔,然後大呼小叫的就揮舞著手裡的武器朝著另外一個方向前進了,而這個食人魔被巴格魯交代了帶路到最大的巨魔部落骨刺部落,對於周圍千里方圓來說,骨刺巨魔部落是非常大的一個部落,足足三百人的成年巨魔,數十個家庭組成的,其中更是有一名巫醫,這才是最重要的。

當庫克看到巨魔部落的時候,放鬆了不少,儘管看似這巨魔部落就像一個城寨一樣,不但有五米高的用亂石與岩漿澆築的城牆,還有雜亂無章的建築,這都表明這是一個有一定的防禦力的部落,當然還有那些身高兩米五,體重達到一百五十公斤,長長的獠牙,綠色的皮膚,還有穿著的粗糙的皮甲,這無疑是一個戰鬥力還可以的巨魔部落。

「居然還是一支稀有的火焰巨魔!」庫克摸著下巴詫異的嘀咕道,巨魔一般被分為四種,冰霜,森林,沙地,高山,不過還有很多細小的分支,其中火焰巨魔就是其中的一個分支,庫克原本直接殺死這些巨魔,但是看到是稀有的火焰巨魔的時候,庫克的想法變了。而且更難得的是還有一名巫醫,巫醫這是巴格魯的稱呼,人類稱謂是巫毒,這是非常罕見的天賦。

「走,咱們看看去!」庫克大手一揮,直接從黑暗中走出來,而數百米之外的巨魔立馬發現了庫克一行人,紛紛的拿起手裡的標槍,巨魔善於投擲武器,庫克看著這些傢伙骨質的,石質的標槍前端都泛著隱隱的黑色,不由的嘴角微微上翹心裡嘀咕:「看樣子真的有巫醫!」 血霧低落黑土之後便迅速消融,無蹤無跡。

「這就完了?是他嗎?」

被齊休扶著的展仇雙目赤紅,四顧尋找。

雖然此地附近出現的血修,極可能是他的殺父仇人,但一來形態差異太大,不敢認,二來若是這麼輕易就了結,說實在的,還真有點失落的感覺。

「沒完……」

回答展仇的是秦長風,「這是一種血遁之法。」

精研星遁術的他,自然能觸類旁通,體味到其他遁術的細微玄妙。

「以血為引,這是【血引遁】!剛才他撲向我時,我就感覺體內血液開始燃燒雀躍,似乎在準備迎接新主人的到來。」

潘家洛顫聲補充道。

眾人才發現他的臉色煞白,原來不是被那血修撲來時嚇的,而是血液被對方遁術引動,已經消耗掉不少!只是他心志堅定,咬牙堅持下來,連身邊的妻子明貞都沒感覺到異狀。

算上器靈被吞的展仇,楚秦門已經傷了兩人了。

「是要以你為遁術的跳板嗎?那他現在去哪了?目標是什麼?」

為了報仇,齊休等人特意研究過血修功法,這【血引遁】必須以鮮血為引才可以遁走,而且距離不能超過肉眼範圍,別說比不上秦長風的【星遁】,在血修遁術中,和一字之差的【血影遁】也是天差地遠。

而在這黑土地上,除了身藏在【化血幡】中的楚秦諸人……

形勢不容多想,齊休和齊妝、楚無影三人聯手,第三次擋開古獸那討厭的舔舌攻擊,將兩個傷員交給明貞和秦長風照顧。

『哇~』

【風息歸土獸】一聲悲鳴,剛被楚秦眾人抵擋住的舌信尖端,『噗』地爆出朵小小血花,一個血人從裡面鑽出來。

「桀桀……」

果然是他,竟然用【血引遁】直接侵入了元嬰古獸的身體!

血修狂笑著,像是在自家院子里一般放鬆,隨手捧起古獸舌尖上的血喝下,然後挺身一縱,再度鑽入。

古獸痛得胡亂打滾,哇哇大叫,也不敢貿然吞回舌頭,連連甩動,想把血修給甩出去。

整個黑土之海,狂風龍捲愈來愈肆虐,天空也開始陰暗下來,烏雲滾滾,電閃雷鳴,完全是古獸此時痛苦心理的映照。

隨著血修在內部游移汲取,古獸舌頭迅速乾癟,一開始是舌尖,然後中段,慢慢快發展到舌根部了。

以這蠻荒古獸的靈智,對自家身體里的癥狀,似乎是沒辦法,又似乎是捨不得。

而那血修像是進補了一樣,鑽進鑽出的身形,在急劇地變化著。

全身肌膚的血紅顏色開始變淡,頭上黑髮以可見的速度生長,臉部輪廓亦慢慢恢復正常人形。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