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五大家的修者都響應起來,哪怕再不滿平家的慕容家也沒有出言。慕容燕知道,他們平南里內鬥歸內鬥,屍紋道的修者是必須要死。這是不論南北雙方的潛規則之一。

被重重包圍的黃泉道婦全身黑氣瀰漫,如鬼如魅。那一頭稀疏的長發隨風飄蕩,如同九幽爬上來的幽魂。影子的黑煙從她右手與左足飄出,兩團高大的黑影輪廓站在她的附近,如守護著她。

她面上沒有懼色,狀若瘋癲:「既然你們想要滅殺老道,老道何懼一戰!?」 ?第一百二十九章──南山,南山

徐焰的身影落在地上,全身不斷的顫抖。

而首先過來的便是左成哲、白雲以及平清。

看到徐焰這副模樣,白雲率先道:「先不要動他,他狀態不太好。」

左成哲也是微微點頭,只是眼眸深處泛過一抹擔憂。

而平清的面色很平靜,手中卻是握著一個小瓶。

徐焰的狀況沒有不好,相反,他只感自己身體的寒冷瞬間退去。而當他凝神看去,發現正是心頭那一縷天火,卻帶著吞噬天地的氣勢,把所有寒氣一噬而空。他能夠清楚的聽到那黑色鬼爪的虛影發出那凄厲的慘叫聲,如同鬼哭神嚎!

徐焰的眼眸猛地張開,眸里深處泛過一抹赤紅。

只是這抹赤紅消散得極快。

咯。

在他身後,一道對象落地的聲音。

徐焰下意識的看去,只見一根通體碧綠色的前臂骨。臂骨如同玉質而成,看上去更像翡翠,很難想象這樣的質地會是一根骨頭。他馬上收了起來,而這時平清也走了過來,向他遞出一顆丹藥。

他放進嘴巴后,只感一陣清涼瞬間運行全身,剛才那極寒帶來身體的不適瞬間消退。

徐焰向平清點頭致謝,然後便抬起了頭。

因為上方的戰鬥波動,大得嚇人!

…………

轟轟轟!

「哈哈哈哈!!這就是平南五大家族!?連老道這樣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也殺不了?」黃泉道婦尖聲厲笑,身周兩道黑影卻是飛舞著。那握劍的身影仍然平靜,一劍又一劍。無數劍氣飛舞,長達逾百米的劍氣劃過之際,尖銳的紋力令人望而生畏。

那錘打胸口的黑影一拳又一拳的轟出,彷佛只要他錘打胸口的次數越多,其拳光便越強大!一名三宮紋者一次閃避不及,被拳光擊中,胸口砃縮爆裂,就此身死!

看到那老賊婆如斯強悍,平正修也是暗暗駭然,嘴中卻是暴喝著:「所有三宮境或十紋境的修者,全部離開戰場!四宮境或百紋境的,一起斬殺此道婦!」

三宮境與十紋境的修者聞言,馬上逃離戰場。

呼的一聲,圍著黃泉道婦的,仍然有著十多人。這些都是百紋境的紋師或四宮境的紋者。每一個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這就是南方五城中,平南的底蘊!

三宮境的強者,若是放在至南城便是巔峰的存在。而在眼前的上空的戰場,卻是連參與戰鬥的資格都沒有!

三宮境及十紋境的修者離場,看上去人數少了,但力量卻不減反升。之前因為怕誤傷,所以一些大手段都沒有發動。而此刻在場的都是強者,彼此之間有著默契,此刻都是再無保留全力出手!

轟轟轟!!

無數紋圖紋技在天空中飛舞,把這黑夜照得如同白晝!

黃泉道婦厲嘯連連,身邊的兩道黑影都是黯淡了不少!她狂吼一聲:「老道跟你們拚了!」她噴出一口鮮血,神色蒼白如紙,但面上的瘋狂更盛!就在這時,她的左足也是冒出一道黑影!

這身影甫剛冒出,便是一聲厲嘯!這聲嘯聲,與剛才把賓士那【極窮】紋轟破的一模一樣!

一劍一拳一嘯。

三道身影此起彼落,彷佛有著相輔相成之效!

整片夜空中,平南五大家族的強者的攻擊在此刻都被壓了下來,被轟退數百米!

黃泉道婦再次癲狂一笑:「想留住我!?做夢!」她的目光恨恨的盯向下方,穿過無數人群,準確的落在徐焰身上。雖然那臂骨上的陰森之氣被消除,但畢竟曾是黃泉道婦的寶具,當中那心神相連的感覺令她輕易的找到徐焰。

她厲聲尖嘯:「姓徐的小娃兒!我黃泉道婦發誓,你我不死不休!」

周遭的人順著目光看向徐焰,卻發現徐焰面色如常。一邊都是在議論紛紛,這少年到底做了甚麼才能令眼前這強大的瘋婦如此憎恨。

她扔下一句恨話,身形便向上飛起,彷佛要從此包圍網中逃出!

「想跑?」

一道聲音響徹天地。

向上飛著的黃泉道婦面色大變,在她的眼前突然出現一顆只有指頭大小的丹藥。

這丹藥看似平凡,但在黃泉道婦眼中,這並非一顆丹藥,而是一座大山。這是丹,也是山。

賓士的身影不知何時再次出現整座南山的上空,他的嘴角甚至仍然殘留著一縷鮮血,只是他看著下方黃泉道婦的目光卻是漠然:「你們這些客卿,也許不知道我們平南五家為何能夠坐擁南山數百年吧?」

賓士那張老臉此刻無比凝重,一咬拇指,一滴鮮血被彈射而出,落在那顆平平無奇的丹藥之上:「鎮壓!」

轟!

那顆丹藥上的氣息陡然暴漲,一座山的虛影出現在這顆丹藥之上,而這山的虛影,赫然便是南山!只是這座南山卻是上下顛倒,一上一下兩座南山的山尖之間,便是那顆平平無奇的丹藥。

空中的山之虛影漸漸的落下,其鎮壓之力明顯針對黃泉道婦!

這等變化與威壓,看到在場觀戰的眾人面色都是一變,當中更有些弟子、客卿看得目瞪口呆,顯然並不知眼前這一幕到底是甚麼。而一些家族的強者心裡雖然早知此秘,但面上仍然露出驚嘆之色。而慕容家的家主慕容燕看著天空的那顆丹藥,面上更是露出狂熱的慾望:「南山丹……」

「不可能!」黃泉道婦狂吼著,看著天空那座山之虛影,面上如癲如狂!眼前這山影,其力量已經無限接近五宮境界,當然她看得出這力量只能在南山範圍發揮出來,縱是如此已經足夠可怕!

轟!

虛影降臨,當中的鎮壓之力如同一座真正的巨山落下!

黃泉道婦如遭重擊,一口鮮血噴吐!那圍著她附近的三道黑影也變得黯淡了些,已經快要消失不見的感覺。

她那癲狂的臉龐上儘是不甘之色:「若非因為那寶具與我心神連繫被強行中斷,心宮受了重創,豈會如此狼狽!?」她又想到,若非徐焰的掙扎,現在的她已經成功煉出可怕的寶具然後逃之夭夭,怎會被留在這裡?

越是想著,她對徐焰的恨意便越發滔天!

空中的山影再次降臨!

她再次慘笑一聲:「既然如此,老道就是死,也要找個墊背的!」 ?第一百三十章──垂死一擊

她右手抬起一拍胸口,沒人看到的她的心臟被她這一拍震得碎裂!口中一口心血噴出,除了濃郁得似黑色的血外,還有一些心臟碎塊。那是修者的心血,也是修為的精血!

她控制著這口精血落在那道如鬼魅般的身影。

那持劍的身影與不斷錘打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只剩下那如鬼般的身影,彷佛黃泉道婦把全身修為聚於那道陰影之中!

「屍紋道!精血入魂!」

「去!」她狂笑一聲,那道鬼魅般的身影在此刻向著徐焰俯衝而去!

…………

那鬼魅所向披靡,每每經過的修者都是避之則吉。他們都不是傻子,一眼就看出這是那老婦死前一擊,誰都不敢接近!這一擊之威肯定極強,哪怕是四宮境、百紋境觸之也會重創甚至身死。誰都不敢冒險。

更何況……

那個少年本就非五家之人。

在場緊張的,只有寥寥數人。

空中控制著那枚丹藥的賓士看得目眶欲裂:「不!!」他再次彈出一縷鮮血,這些鮮血同樣也是賓士的精血,每一滴失去都代表需要數月甚至數年才能恢復!

這鮮血落在丹藥之上的同時,他的臉色也變得更加蒼白。但他緊咬著牙:「給老夫死!」

那南山微微一顫,然後再次向前降臨!

轟!

源來者 夾在兩座山的山峰之間,黃泉道婦全身血肉模糊,傷痕之間黑氣流逸,彷佛有著幽魂從中竄出,凄厲慘叫!但她仍然面露猙獰,那充滿怨恨及陰毒的目光,看向徐焰的方向!

…………

那厲鬼般的身影俯衝而眼,只是眨眼之間便來到了平家之上!

平家的修者一個個相視一眼,便下意識的退開,讓出了從中的徐焰。只有三人站在他的身邊,左成哲、白雲與平清。

「公子!快過來!」

一名青年遠遠大喊,面上露出焦急!

此人徐焰並不陌生,正是那天欲置他於死地,對他有著莫名其妙的恨意的平家子弟──平文彬。

女扮男裝的平清聞言只是搖了搖頭,面上仍然一如以往的淡漠:「徐兄是我邀請來平家作客的,若是徐兄遇險,我平清也無顏面對天地。」

周遭的平家修者看得大驚,那退後著的身影陡然而止,馬上向著徐焰方向撲來!

他們不敢冒險!

若是波及到平公子……

這可是一名四宮紋者的垂死一擊啊!

…………

左成哲的面上很平靜,走上前兩步。

身上的氣勢陡然暴漲,道道黑氣瀰漫全身。與黃泉道婦那種充滿陰森的黑氣不一樣,在左成哲身上的黑氣如同墨水般濃郁,卻是帶著堂皇之意。

因為那是左家的【墨意】。

在衣服之下的胸口那個龍頭再次睜開雙眼,嘴巴張開無聲嘶吼!

轟!

下一刻,左成哲雙腳重重的踏在地上!

偉岸般的身體黑氣纏身!

這一幕看得一些平家修者瞳孔一縮:「那是左家的護體紋技【墨甲】!」

左成哲的雙手彷佛有著龍爪的虛影冒出,掩紋布下的龍爪與十指遙遙相對,彷佛他的手便是龍爪、龍爪便是手。

轟!

空中那厲鬼般的身影頓了一頓,而左成哲的身影卻如同沙包般斜斜飛向平家一座別院,整座別院被毀!他的身體黑氣在此刻全部散溢,口中同樣噴出一口鮮血昏倒過去,生死不知!

而那厲鬼只是一頓,便再次俯衝下來。

這一頓,只有半息不到的時間。

白雲同樣面色很難看,他雖然也很強,但他畢竟只有一宮境。若是他敢於像左成哲那般衝上去,只會瞬間身死。他也沒有帶著徐焰離開,因為他知道這一擊是黃泉道婦死前的怨念所化,其心神已經徹底鎖定徐焰。除非徐焰突然變身成五宮境或千紋境的修為,否則是無法逃過這心神鎖定!

但他最強大的,並非實力,而是見識。

只見他身體化成白影消失,竟然臨陣而逃。但也在他離開的同時,一聲鶴唳響徹整個平家!在此刻,所有在南山飛行著的鳥獸或紋獸盡皆身形顫抖,斜斜的向下倒去!

那聲音彷佛化成實質,與那厲鬼相撞!

轟!

這聲波的轟出,竟然令那厲鬼的身影瞬間變得黯淡!

也在此時,白雲的聲音淡淡的傳進徐焰耳中:「這是心神攻擊,我能幫我只到這裡。若是你在此夭折,也只能證明你與雲府無緣。」

徐焰的面色很平靜,厲鬼與他相距還有數百米。但他卻是動了。

只見他手掌化刀,切在平清的後頸!

這一幕看得所有平家的修者面上殺意大盛!

但下一刻,徐焰竟然把平清抱起,向著平文彬方向扔去:「我的劫,就別讓她來摻和了。」

在看到這幕,所有平家修者面上的殺意都是瞬間凝滯,顯然有點不可思議,更多的是尷尬。

語畢,他也顧不得周遭平家人複雜的眼神,抬起頭看向那厲鬼般的影子,口中喃喃自語:「心神攻擊嗎?」在他腦海中泛過那一幕幕。

自從那天從烙印山脈出來后,他心口中的天火看起來沒有變化,但徐焰很清楚它像是「醒」了過來。自此,它的異動便多了起來。除了像貪得無厭的吸食著自己的紋力之外,它的異動都是保護自己。

吞噬那黃泉道婦口中的九幽之寒、那能夠把自己心臟掐成粉碎的鬼爪……

再加上賓士跟他講述過古書中對於天火的記載,他隱隱有所推測。這天火,根本就是一個吃貨。無物不吃,無物不吞。心神攻擊嗎?

徐焰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自信,站在原地張開雙手,彷佛在迎接這厲鬼的來臨!

這一幕看得在場的修者目瞪口呆:「他瘋了嗎?」

而平文彬抱著平清,面上露出猙獰的目光看著徐焰:「死!死了就好!沒人能夠跟我搶清兒!」

而慕容家的慕容燕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失心瘋。」便沒有再多理會。

空中的平正修與平辰一也是無能為力,那攻擊速度太快,而且是比他們更強的黃泉道婦死前的最後一擊,他們想要趕上去阻擋都是來不及。

最焦急的賓士已經狀若瘋狂!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傳人竟然便要死了,他全力以赴,那丹山虛影降下,黃泉道婦身體被這樣一壓,全身骨骼盡碎!但她沒有理會,仍然癲狂大笑,彷佛將死之人不是她。她的目光儘是滔天之恨,只是死死的瞪著徐焰,彷佛要看著他怎麼死! ?第一百三十一章──曾經北方淘屍人

空中的厲鬼身影張開了嘴巴,向著徐焰發出無形的厲嘯!

這厲嘯化成一根黑針,沒有外露。

而在吼出這厲嘯的瞬間,那厲鬼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只有那根黑針,速度瞬間暴漲,沒入徐焰的眉心!

那並非實質攻擊,而是精神攻擊!

黃泉道婦選擇精神攻擊,除了是因為那第三道黑影是她擁有最強的幽魂,還是因為精神攻擊的速度最快,最是防不勝防。若是這攻擊換了是那劍氣或拳光,也許來不及看徐焰怎麼死,她便被賓士的丹山鎮壓而死了!

這是她垂死前的一記最強大的紋技,此人就連在場之人也沒人看得出。因為那是曾經北方的一強大的紋師散修的本命紋圖【鬼哭神針】。針對精神的紋圖,防不勝防,在北方也是一個赫赫有名的存在。

但卻在一次,被黃泉道婦盯上,隨之獵殺,將其化成自身的其中一個屍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