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利益而組成的隊伍,關鍵時刻,隊友豈能可靠!

氣場被壓制,體內真氣流轉不暢,胖青年的實力不能完全發揮出來。

最要命的是,他發現自己在戰鬥意識與戰鬥技巧方面同樣完全落於下風,根本沒有扭轉頹勢的機會。

他未到超凡境高階,連自爆靈體,拼個魚死網破的能力都沒有。

也就苦苦支撐了不到百息時間,他便因傷勢太重,真氣無法流轉,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

接下來,自然是由林辰來斬殺此人。

雖然此人苦苦哀求,聲稱自己是受了唆使,林辰也沒有心軟,先以隱殺斬之,再收了此人的儲物袋。

那錦衣青年的儲物袋自然也已被林辰收下。

「領主大人,那隻五級大蟲子還沒死掉。」

依雲指了指巢穴深處,笑著說道。

此愛只是隔岸觀火 此時大戰結束,她笑得很甜美,看著她的笑容,林辰不禁一陣心神恍惚,有種被魅惑了神魂的感覺。

他猛地搖了搖頭,而後走向了那隻五級大蟲子。

那大蟲子已然垂垂將死,無力地伏卧著,身邊流淌著墨綠色的液體。

林辰催動隱殺,輕易將之斬殺,隨後取出它的晶核,收起它的屍體。

五級以下的大蟲子,屍體沒有太大價值,但是到了五級就不一樣了。

這場戰鬥過後,他的系統經驗值增加了七百五十萬點,他的系統經驗值的數值首次超過了兩千萬點!

再回到依雲身邊時,他想起了她能吸收外溢的生命精華與真氣功力,便開口問道:「你是現在吸收,還是以後吸收?」

「不著急,我們先離開這裡吧。」

依雲搖頭說道。

「嗯。你看看這兩隻儲物袋裡面有什麼。」

林辰先收了錦衣青年與胖青年的屍體,跟著將剛剛收穫的兩隻儲物袋交給了依雲。

他剛到心府境不久,還未感受到自己的意識力量,更不可能將之控制,無法查看儲物袋的儲物空間。

依雲邊走邊查看,同時開口道:「沒什麼太有價值的東西,只有幾千塊下品靈石,幾件中、下靈器與幾塊靈符,還有幾瓶用於療傷的丹藥。」

「外出執行任務,他們確實不會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帶來。」

林辰點頭道:「一是沒有必要,畢竟對他們而言,蟲星算不得多麼危險;二是為了防止意外,若真遭遇危險,他們不想不僅丟了性命,還丟了自己的全部家當!」

依雲停下腳步,將兩隻儲物袋裡的東西全部取了出來。

林辰只收了一隻儲物袋,說道:「你也留一隻儲物袋吧,這樣比較方便一些。」

「謝領主大人賞賜。」

「把這些東西也收起來。」

「好的。」

依雲並沒有拒絕,在收取東西的時候,她指著一面白色圓盤說道:「這件靈器似乎有些古怪,我要使之認主,然後看看它具體有什麼用處。」

「行!」

林辰知道她是在徵求自己的意見,當下點頭應允。

讓無主的靈器認主很簡單,在其上滴血即可。

那白色圓盤原本屬於那個胖青年,此時原來的主人已死,它與原主人的認主關係隨之解除,成了無主之靈器。

「領主大人,它是一面尋靈盤,有中品靈器的品級。」

依雲一邊繼續收取東西,一邊說道:「將它催動,它能探測出方圓百里內的修鍊有成的生命體。」

「哦?」

林辰先是怔了怔,隨即眼睛一亮,說道:「這可是一件好東西哇!有了它,就不用瞎走碰運氣了!」

「是的呢!」

依雲接話道:「方才那幾人,應該就是用它遠遠跟蹤我們的。」

「我之前還有點疑惑,為何蟲星上的厲害大蟲子很難躲避清剿,現在明白了。」

林辰微笑說道:「除了尋靈盤這類的靈器法寶,估計搖光各族還有很多尋找厲害大蟲子的手段。」

依雲試著催動了這面尋靈盤,片刻后,盤面上出現了許多光點。

那些光點的亮度明顯不同,每個亮點都代表著一個生命體,亮度則代表某個生命體的氣息強弱。

盤面的最中心,代表著尋靈盤主人目前所在位置。

盤面有著如蛛網一般的細微紋絡,由此能精準定位每個光點的準確位置以及距離。

「領主大人,跟我來,咱們去這裡!」

依雲指了指尋靈盤上的一個光點很密集的地方,開始大步前進。

林辰不用想也能猜到,那種光點密集之處,必定是一個蟲族巢穴。 時間不斷流逝著,林辰與依雲一直待在蟲星地下深處的一條條山洞中,斬殺的厲害大蟲子越來越多。

所謂的厲害大蟲子,指的自然是二級以上的。

為了不浪費時間,他們輕易不會對三級以下的大蟲子動手,除非它們擋住了去路。

有尋靈盤相助,他們能有針對性地選擇行進路線,這也會節省不少時間。

這種日子雖然很充實,卻也十分枯燥乏味。

還好有依雲陪著,不然的話,林辰若是獨自行動,以他的性子肯定早堅持不下去了。

男女搭配,幹活不累!

這句老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除了依雲的陪伴外,林辰看著不斷上漲的經驗值也能得到不小的慰藉。

轉眼,他們來到蟲星已經過去了十天。

最近的幾天,他們遭遇過幾支人族的修士隊伍,但並無任何交流,甚至沒有打過招呼。

無冤無仇的情況下,同族之間很少會有互相殺伐的狀況發生,除非是遇到了貪財或貪色之輩。

能到蟲星地下深處獵殺厲害大蟲子的修士,不是超凡境也是四象境高階的修為,他們一般不會輕易起了貪念,沒有十足的把握,也不敢隨便向別人發起攻擊。

但是,那僅僅是同族之間,若是遇到了異族隊伍,情況可能就不一樣了。

在來到蟲星的第十一天,林辰與依雲就遇到了一支地精族的修士隊伍。

搖光大陸上,大家都知道地精族以貪婪著稱,跟他們打交道必須要格外小心。

地精族的修士個頭比較矮小,整個外形與人族很近似,但他們卻長有背甲,身體的其它地方長滿了毛髮,四隻指爪很長很鋒利,更像一隻只小猴子。

他們不喜陽光,常年生活在地下,異族不喜歡與他們打交道,他們也不願意與異族有太多交集。

保守,固執,貪婪,富有,搖光各族通常用這四個詞語形容地精族修士。

常年在地下活動的他們,特別擅於尋找各種礦脈,特別是靈石礦脈,所以他們很富有。

在靈智方面,他們並不差於人族,甚至在煉器制符方面,他們相對於人族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們的煉製法寶與符寶,只有他們能用,異族就算得到了也催動不了,這使得強大的異族對他們沒有太大征服欲。

況且,想要征服他們並不容易。

見到這一支地精族的修士隊伍,林辰與依雲自然不想搭理,當即走向一條分岔山洞。

「兩位且慢!」

一位地精修士以人族語言開口喊道。

林辰停下腳步,轉過身來,一臉疑惑地問道:「有何指教?」

「指教談不上,有筆生意想要與兩位談談。」

那地精修士笑著說道:「我們打算收了你們得到的蟲族晶核……」

沒等對方把話說完,林辰就斷然拒絕道:「我們沒興趣賣!」

「我們可是高價收購喲!」

對方又補充道:「你們留著蟲族晶核,無非是要去換取靈石獎勵,我們能給的,絕對比你們能得到的獎勵更多!」

「恕我直言,在我的印象里,你們地精族可是不會做賠本買賣的。」

林辰不咸不淡地道。

「呵呵,那是當然!」

對方笑了笑,又道:「實話說,我們高價收購你們的蟲族晶核是不會賠本的。只要你們願意賣,咱們雙方會是雙贏!」

「你先說說你們為何不會賠本,然後我再考慮是否賣給你們。」

萌寶駕到:總裁爹地放肆寵 林辰淡然道。

「人族果然狡猾,想要套我的話!」

絕代丹帝 對方仰著腦袋說道:「我也不瞞你們,我族擅於利用各種晶石煉製法寶與符寶,而蟲族晶核就是一種極好的材料。」

「領主大人,我們走吧,他沒有說實話。」

依雲開口提醒道。

「各位,抱歉了,我不會與喜歡撒謊的異族修士做生意。」

林辰言罷,再次轉身。

「哼!有些生意可容不得你不做!」

為首的地精修士冷哼一聲,同時揮動一隻前爪,示意他的隊友們開始進攻。

六位地精修士之中,有三位是五級修為,另外三位也都是四級高階修為,整體實力當然不容小覷。

「果然沒安好心!」

林辰大怒,當下催動幻形衣,先讓自己遁入虛空,不被對方鎖定。

依雲也似早有準備,對方剛動,背對著對方的她不僅沒有轉身,反而向前疾行十多丈遠。

她知道林辰會催動中品靈符,她不想受到影響,所以要先脫離中品靈符的發威範圍。

確實,剛剛隱匿起來,林辰便取出了幾塊中品靈符。

嘭!!

一塊被催動的中品靈符炸碎成一團白霧。

那白霧在須臾之間,便將這個大洞穴完全籠罩起來。

那白霧有極強的蒙蔽感知力的用處,對方未到六級,沒有修鍊出神識,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緊跟著,林辰又催動了一塊中品的金藤靈符。

一條條金色藤蔓蜿蜒而出,卷向被白霧籠罩的六位地精族修士。

對方反應也不慢,他們同樣催動了一塊塊特製符寶,先將自身保護起來。

隨後,他們又催動了各自的法寶,一起攻擊周圍的金色藤蔓。

他們的法寶不同於人族的靈器,沒有器靈存在其中,但威能卻絕然不差,而且很容易被催動。

一根根金色藤蔓在他們的猛攻之下,不斷潰散為無數金色光點。

依雲仍舊沒有衝殺過去,她要等林辰再催動幾塊中品靈符,讓對方付出更多消耗,她才有把握將對方全部留下來。

這陣子,林辰與她配合很多次,二人之間已有默契,他當然知道她的想法。

他沒有絲毫磨蹭,一塊塊中品靈符被相繼催動。

一時間,濃郁的白霧之中,不斷閃耀各色靈光。

金色的箭矢,耀白的劍光,淡紫的雷霆,炙熱的火蛇……

林辰根本不給對方片刻喘息之機,也不敢給,對方的整體實力很強,只能從頭到尾死死壓制住,否則後果難料。

六位地精修士很惱火,作為十分富有的種族,從來都是他們攜帶的外力依仗更多,偏偏今時不同往日。

對方的中品靈符彷彿不用花費靈石一般,一波接著一波地猛攻著他們,令得他們只能被動防守,無法組織任何反擊。

他們有些後悔,一上來不該與對方進行言語交流,直接發起攻擊可能情況會不一樣。 在這白霧之中,六位地精族的青年高手只能不斷催動自己攜帶的符寶與法寶,抵擋一波接著一波的靈符猛攻。

他們哪裡知道,對他們最危險的並不是連續不斷的靈符攻擊,而是伺機而動的依雲。

如果知道這一點,他們此時肯定會選擇設法逃跑,不會咬牙強撐。

他們想要等到對方的靈符耗盡,再利用己方數量的優勢,讓對方付出慘重代價。

貪婪的地精族修士,一旦付出了,一定要連本帶利討回來!

可惜他們今天是無法如願以償的,因為林辰的中品靈符實在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