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身氣息壓向王泰,威壓下,王泰渾身顫抖,神魂也隨之而動。

片刻后,秦守把王泰丟在了一旁。

此刻的王泰,整個人氣息又有些變化,更加陰柔詭異起來,雙目也閃過一絲精色。

「去做事吧!」

「是,陛下!」王泰快步退去。

看到王泰的變化,秦守心頭多了一點疑慮,但此刻他也無心去探究。

城外,得到消息的趙劉二人久久不能平靜。

「皇帝瘋了!一夜殺了盡半的大臣,而且還是滅門!還有那麼多年輕士子也殺!」趙氏家主目光陰冷,面色陰晴不定起來。

劉氏家主也是心有餘悸,這等殺法,簡直就是自斷內部安定,會讓大臣人心惶惶,但他同時捕捉到了一個信息,就是秦守著急了,煩躁了,以殺大臣為發泄點來發泄內心的惶恐。

「看樣子這秦氏一族氣數已盡了!」

「那我們今晚強攻拿下這帝都,然後以帝都為城,想辦法解決掉剩下的三路大軍,到時候我們以東西為界,各守一方!」趙氏家主有些著急。

絕寵小嬌妻 劉氏家主點了點頭,道:「好,今夜子時行動。」

「嗯,我回去安排了。」趙氏家主說完就離開了。

劉氏家主饒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離去的趙氏家主,臉上浮現出了冷笑,然而出門而去的趙氏家主的臉上也浮現出了同樣的冷笑。

三百裡外,剩下的三大氏族引領的叛軍也正向著帝都開來,整個帝國的叛軍幾乎全部向著帝都進發著。

七百裡外,張景帶著三萬強勁鐵騎星夜兼程回援帝都。

兩千裡外,蘇儀登上了九等仙門向陽山的山門。

向陽山,是帝國唯一一個九等仙門的山門所在,山高几千米,縱橫百里,鬱鬱蔥蔥,靈氣瀰漫,山內不時還有仙禽異獸出現,山上亭台樓閣、流水小橋不知幾何,時不時還能看到修士御空而行。

「爾等何人?來此作甚?」守門的修士對著蘇儀喊道。

蘇儀拱手上前道:「在下帝國使者蘇儀,奉命前來拜見向陽門主!這是出使文牒!」

「帝國使者?哪個帝國?」守門修士問道。

「石國,現已更名為大秦帝國。」蘇儀回道。

「呵呵,我聽聞不是讓自己手底下的人滅了嗎?」守門修士不屑道。

聽到這麼一個守門修士居然如此調侃帝國,蘇儀大怒:「爾等所在疆域耐帝國疆土,不存感恩之心,居然如此輕慢,我是帝國使者,速速通報!」

不得不說,蘇儀氣息外放,遊走奇經百骸的縱橫之氣嚇了這守門修士一跳,嘟囔了一句拿著蘇儀的文牒就向著山門內而去。

看到守門修士去通報了,蘇儀鬆了一口氣,要是見不到人,就有些麻煩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48420/ 不多時,守門修士回來了,把文牒遞給了蘇儀,道:「走吧,我帶你去會客廳。」

「多謝!」蘇儀拱手跟上。 但這去會客廳的路上,一些向陽山門的修士故意把攻伐手段打到蘇儀跟前,一些管理異獸的修士故意把異獸拉來蘇儀跟前,明顯是有恐嚇之意。

蘇儀自然看的出來這些修士是在給自己下馬威,但身為帝國使臣的他,怎麼能弱了帝國的威嚴,一路面不改色,雖然心頭早就泛起滔天巨浪。

山中一處亭子,裡面坐著一個老頭和一個中年人,其中老頭是向陽山的老祖宗,號純陽子,修為被他自行壓制在日輪境巔峰。

中年人是向陽山的門主,號青靈子,一星天空境修為。

「這使者年紀輕輕,一路上遇到這麼多事卻不慌亂,有趣啊!」純陽子捋著鬍鬚道。

「心性不錯,不過,老祖,我昨夜夜觀天象,這石國本來應當勢弱的紫微星忽然直衝入了更高的層次,我已無法觀之了!」青靈子有些疑惑的看著純陽子。

純陽子笑了笑,道:「既然看不到,就好好修行,修為高了,自然就看的到了。」

「謝老祖解惑。」

「去吧,去見見這個有些奇異的使者,回來我們繼續下棋!」純陽子笑道。

「是。」

青靈子說完踏步而去,一襲青衫,舉手投足卻有那一絲暗合天地大道之意,不虧是天空境的修士,一步就跨越了幾百米。

會客廳內,蘇儀坐在客座等待起來,他是第一次來這種仙門之地,頗有些忐忑。

不多時,客廳就來了三個中年人,三人都是向陽山的門主,為首的是正門主青靈子,其他兩人是為左右副門主。

蘇儀禮貌性的起身相迎,青靈子擺手道:「使者請坐。」

待眾人落座后,青靈子閉目養神,沒有開口的意思。

獨家試愛,腹黑總裁別太狠 向陽山的右門主見狀開口了:「你是前來索要過去十年你們朝廷贈與我們向陽仙門的資源的嗎?」

語氣極為不善,蘇儀平靜道:「此等事小,在下來還有其它要事與諸位相商!」

「哼!小事?不是說資源不返還就要滅我們向陽山的道統嗎?」右門主冷哼一聲。

蘇儀面帶微笑,道:「按大陸規矩,本應是仙門向帝國交好,但我們帝國一直交好境內仙門,卻未得到善意,境內十等仙門讓吾皇心寒,才有此等之事。」

「呵呵,仙門交好帝國?就你們那懦弱的皇帝,也配?」右門主冷笑道。

聽到右門主這麼說秦守,蘇儀一下就站了起來,怒道:「吾皇英明神武,親手覆滅紫荊仙門兩千餘眾,爾之口出狂言,在吾皇手下也走不了一個回合,有何自傲之處?」

這讓右門主大怒,他畢竟是八星日輪境修士,一拍扶手,渾身氣息壓向蘇儀,喝道:「給我跪下!」

一瞬間,蘇儀身形就佝僂起來,臉色醬紫,身體似聽到骨骼噼里啪啦之聲。

「在下此生只跪吾皇,爾之壓迫豈能讓吾跪下!」蘇儀渾身浮現出了縱橫之氣,居然緩緩把身體站直了。

這可讓幾人大驚,畢竟蘇儀只是星辰境,要不是右門主被吩咐了,控制了自己的氣息,蘇儀直接會暴體而亡。

「大膽!」右門主說著要加大氣息。

卻被青靈子攔住了,清靈子緩緩開口道:「既然使者有事相商,那就說來聽聽。」

蘇儀目光如炬,偏頭呸了一口鮮血,直視青靈子,沉聲道:「吾皇只有一個意思,從今以後無論帝國的疆域品階多麼高,帝國境內都只有向陽仙門一個仙門,但向陽仙門必須服從帝國的統治!」

「痴人說夢!」

「門主,讓我一巴掌拍死這小子!」

左右門主同時開口,因為蘇儀所說太過於搞笑了,他們仙門強大無比,要是傾巢而出,就目前帝國的情況,轉瞬就可以滅掉帝國,而且門主已經晉級天空境,可以說是帝國修鍊界第一人!

「給我一個讓我不得不接受的理由!」青靈子制止了左右門主的暴動。

蘇儀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剛才又被兩道氣息所傷,但他目光依舊堅毅:「吾皇有統御大陸之志……」

「哈哈,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紙薄,門主,讓我送客吧!」右門主起身,殺意凜然。

但是蘇儀目光卻堅定無比,因為他知道,秦守之志,當比九天之帝王,有過之而無不及!

「坐下,什麼時候我說話不管用了?」青靈子淡然開口,右門主急忙躬身致歉快速坐下。

「大陸上無論帝國還是仙門,都是各自為戰,各自為政,看似各方制衡,卻無衝破此界之力,在下聽聞,咱們大陸只是上界的一塊田地而已,青門主可有與吾皇一看上界風采之志?」蘇儀說出了一個極少人知道的秘密。

「你祖上何人?」青靈子目光凝視蘇儀,因為他也從老祖宗哪裡聽到過這個傳聞,此等傳聞,不是古門氏族不可知耶。

蘇儀躬身向外拜了一拜,回身避而不答道:「在下今日來,只是為了代吾皇問門主之意,是合則兩利,還是不日我帝國鐵騎踏平向陽山!」

左右門主大怒,但是青靈子沒有發話,兩人只能幹瞪眼。

「有趣,合還是為敵,暫且不說,不過你帶給了我一絲驚喜,右門主聽令,命你帶領五名日輪境門眾,去往帝都約束那幾個仙門之人,戰爭,不應有仙門中人參與,野修可不管,若是帝國平叛成功了,傳信於我!」青靈子說完起身。

聽到青靈子這麼說了,蘇儀心頭石頭瞬間落地,沒了仙門參與,此戰就好周旋多了。

右門主愣了一下,急忙起身拱手道:「謹遵門主旨意!」

「青門主,不日帝國定會設宴款待門主,在下使命達成,就不做停留了。」蘇儀起身告辭。

青靈子點了點頭,再次看了一眼離去的蘇儀,身上流動的縱橫之氣讓他很好奇,一種不同於靈氣的氣息,卻無比強大。

待蘇儀一走,左門主急忙問道:「門主,這樣做我們不就是向帝國服軟了嗎?他們那點實力,我一人就可帶著門徒掃平了!」

「知道我今年多少歲嗎?」青靈子問道。 左門主不解的答道:「門主今年剛過四十,就邁入天空境,是東域千百帝國和仙門中一等一的修鍊天才,要不是咱們所在帝國資源少,門主您應早就邁入天空境了。」

「是啊,我才四十,大道之始,我也想看看上面的風景。」青靈子留下這麼一句話,就消失了,又去亭子和純陽子下棋了。

左門主站在原地良久后,突然狂喜:「難道是真的?」

另一邊,蘇儀離開向陽山後,就去出使那沒有明顯動作的兩大也佣有兵勇的大氏族。

……

帝都外,天色漸晚,軍營之處士兵們也開始調動起來。

趙氏家主在大營一處前搭下了將台,請來了隨軍出征白髮修士和雙方主要將領,決定進行誓師大會。

「劉家主,你那邊人來齊了嗎?」

「來齊了,所有大將都來了。」劉氏家主笑道,因為兩人都感覺到了對方的心思,現在就看誰技高一籌了。

「那好,諸位,舉杯,我們喝完酒,就一鼓作氣,滅掉秦庭,到時候諸位都是開國功臣!」趙氏家主已經按耐不住自己的野心了。

能來此都不是傻子,劉氏這邊的將領一個個臉色都變了,這還得了,這是要他們稱臣啊!

「主公,這酒我喝不下!」劉氏這邊一個耿直的將領把酒一放,非常生氣。

趙氏家主自然明了,大笑起來:「諸位將軍莫要著急,這天下,畢竟只能有一個人主!」

「你什麼意思!」幾個劉氏將軍直接要拔劍了。

趙氏家主哈哈大笑起來,道:「這麼明白都聽不懂嗎?諸位要是歸順於我,他日共享榮華富貴,否則,殺無赦!」

隨著「殺無赦」幾個字被趙氏家主喊出口,四周衝出無數士兵,手中都拿著可以射殺一般銀月境修士的玄黃弩。

看到四周的弓弩,劉氏手下的大將一個個的都有些慌亂了,想要大叫,卻發現四周已經被放置了陣法,隔斷的聲音。

「玄黃弩?隔音陣法,趙家主好手段啊!」劉氏眯起了眼睛。

「呵呵,自然,你我都是明白人,所以,你自裁吧,你的家人,我會給你留下香火,保證他們永世大富大貴!」趙氏家主囂張無比。

「是嗎?」劉氏家主也笑了起來。

趙氏家主臉色驟變,因為他發現自己忘記考慮一個關鍵問題了,此番跟來的仙門人士。

「你太大意了,仙門中人,也有自己的打算的!請仙師出手!」劉氏家主看向了一旁一臉笑意的白髮修士們。

「在下願意答應其雙倍的條件!」趙氏家主大驚,他沒有想到完全沒有交集的仙門人士真的會參與進來。

「實在不好意思,我這個人比較在意誠信!」

白髮修士說完后,就雷霆出手,在場的他,六星日輪境,加上修有秘術,這些只有星辰境和銀月境修為的人,簡直不夠他一開之和!

幾個呼吸后,就只剩下了趙氏家主一人。

「呵呵,百密一疏,你太把大家默認的規矩當規矩了,其實就算沒有仙師們出手,你也得乖乖聽話,帶上來!」劉氏家主輕喝一聲。

聲落,一隊黑衣人就帶著一群帶著頭套的男女老少來到了台下。

但頭套揭開的那一剎那,趙氏家主傻眼了,因為這些都是他的妻兒子孫。

「月黑風高夜,黃泉路上行,趙家主,一路走好!」劉氏家主終於顯露出了他的獠牙。

咔嚓!

整齊的聲音,飆起的鮮血,一方強人趙氏一族就這樣死了,相比同姓的權臣趙匡一家,更為憋屈。

「爾等速速去整頓趙氏大軍,按吾之前安排去做,明日天空魚肚白之時,攻伐帝都!」劉氏家主傳下令去。

「是,主公!」

劉氏家主手下大將,一個個的單膝領命而去。

場中,看著死了一圈的趙氏人後,白髮修士仰頭喝了一口酒,道:「事已成,記得剩下的報酬。」

「當然,最遲明日下午,答應仙師的東西都會送來。」劉氏家主笑道。

「嗯!」

白髮修士自然知道這是一番託詞,但是劉氏開出的東西,足以讓他去等,所以搖晃著身體向著自己所在的營帳而去。

看著白衣修士離去,劉氏家主臉上卻閃過一絲陰狠,他也開始認同秦守的觀點了,帝國之內,不應該存在控制不了力量。

「可惜,你不懂得韜光養晦,太著急了。」劉氏家主看了一眼帝都方向,有那麼一絲可惜之意。

皇宮,御書房內,王泰已經把劉趙這邊情況遞給了秦守。

看完諜報,秦守笑了起來:「不錯不錯,這樣幾乎兵不血刃就拿下十萬的兵勇,很聰明!」

「陛下,臣已經重金招募了幾名銀月境巔峰的殺手,要不要直接去處殺了這劉氏?」王泰建議道。

秦守搖了搖頭,道:「去了是送死,這劉氏比想象中有魄力,先不說他自己就是邁入日輪境的修士,四周暗中保護他的,起碼也有幾名日輪境,你拿陰月境的殺手去,如卵擊石!」

「是老臣疏忽了。」

「不要著急,培養勢力不是一蹴而就的,千秋帝國也不是一天而建成的,我現在著急掌控國家,是因為要給四周國力強盛的帝國們傳遞一個信息,我們的帝國並不是那麼弱。」秦守淡淡道。

聽到秦守解釋一番后,王泰瞬間頓悟了。

「老臣謹記陛下之言。」

「好了,去城門口把劉氏派來的使者殺了吧!」秦守敲著桌子,因為他手中正拿著蘇儀用飛劍傳回來的消息,內容自然是向陽山出手約束仙門中人了。

王泰微微一愣,快步而去。

看著手中的紙條,秦守抬眼望向了天空,很是好奇這種快速傳遞信息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