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天一步邁出,沒有去管那被他吐出的寒氣,凍住的虛空,臉上帶著笑意,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出現在了星月神族人們的視線當中。

「大統領……」星月神族的人們現在已經徹底接受了洛天的存在,畢竟伏文斌老祖都沒說什麼,他們又能怎麼樣,況且,洛天的為人,人們是有目共睹的,因此,洛天一出現,星月神族的人們臉上頓時便是露出了恭敬之色。

「怎麼樣,徹底解決了么?」伏星月和伏星陽還有伏星旋兄妹三人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臉上帶著一絲喜色。

「嗯……終於不用再束手束腳了!」洛天點了點頭,目光看向伏星月三人。

「那你什麼時候動身蠻族?」伏星旋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目光中帶著不舍之色,雖然她想同洛天一起,但是伏星旋知道,洛天一定不會答應。

「恢復一天,明天我就動身!」洛天沉吟了一下,算了下自己神魂的狀態,估計一天的時間,應該能夠恢復到巔峰的狀態,沖著三人開口。

「真的不用我們陪你去么?路上說不定會有些麻煩!」伏星月眉頭緊皺,眼中也是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你們跟我一起去,會讓星月神族更麻煩!」

「放心吧,如今我的實力,想找到我也是不太可能,縱然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想要找到我,也做不到!」洛天臉上露出自信之色,沖著伏星旋三人開口。

「好吧,一切小心!」伏星月和伏星陽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隨後便是沒有打擾洛天恢復,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今天晚上來我房間吧!」伏星旋眼中露出一絲紅潤,隨後便是沖著洛天開口,彷彿逃走一般的朝著自己的住處跑去。

「啥?」洛天聽到伏星旋的話,彷彿沒有聽清楚一般,隨後臉上有些發獃起來。

「去她的房間,難道是要我做什麼?」洛天心中有些心猿意馬起來,隨後飛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開始盤膝閉目恢復起來。

夜幕漸漸的降臨,洛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經過一個白天的恢復,洛天的精神狀態明顯好了許多,神魂也是恢復了大半,基本上沒有了什麼大礙。

「這丫頭找我幹什麼呢,不會是要干那些事吧,我到時候要是把持不住可怎麼辦?」洛天傻笑了兩聲,隨後便是推著房門走出了大殿,躡手躡腳的走進了伏星旋的房門外。

「星旋,我來了。」洛天輕輕聲開口,打算輕輕的扣下房門,但是還沒等洛天的手碰在房門上,房門便是輕輕的開了。

「嘿嘿,即使不能吃了,拉拉小手,親親小嘴也不錯,在占點小便宜也很好啊!」洛天搓了搓手,邁步走進了房間之中,臉上露出一絲賊笑。

伏星旋的房間不同於星月神族其他人的房間那麼奢華,整個房間都是帶著陣陣的香氣,顯然伏星旋精心準備過的。

視線中,一張桌子,放在那裡,桌子上擺著滿桌子的酒菜,而伏星旋的身影,不知道跑到了哪裡,陣陣的水聲,在洛天的耳中響起。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被耍了

「洛天,你來了啊,我在洗澡,你等我一會兒啊!」洛天聽著水聲的同時,伏星旋的聲音也是隨之從伏星旋的卧室之中傳了出來。

「洗澡!」聽到伏星旋的話,洛天頓時浮想聯翩,想象著伏星旋出浴的樣子,有些口乾舌燥。

「那個星旋啊,要不我幫你搓搓後背什麼?」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便是朝著伏星旋的卧室走了進去。

「你說什麼?」還不等洛天走到卧室門口,卧室的門便是打開了,伏星旋臉上帶著一絲紅潤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紫色的長發披散在伏星旋的肩膀之上,雙眼之中露出一絲笑意,渾身散發著陣陣的清香,讓洛天有些迷醉起來。

而伏星旋今天依然是一身紫色,不過卻是穿的隨便了一些,雖然隨便,但是身軀卻依然傲人,更是彰顯出一股慵懶,頭髮還有些潮濕,讓洛天看的不禁有些痴了。

「星旋,你真美……」洛天忍不住輕聲開口,如同花痴一般,整個人直直的盯著伏星旋,不忍心將視線轉移。

「就你嘴甜,明天你就要走了,我來犒勞犒勞你,這些都是我親手做的啊!」伏星旋俏臉含笑,沖著洛天開口,拉著洛天,來到了桌子前。

「來吧!」伏星旋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便是夾起一塊不知道什麼肉,送到了洛天的嘴前。

洛天此時哪裡能夠拒絕,想都沒想,一口便將伏星旋夾起的頭咬在了口中。

「嗯……」洛天咬了兩口,剛要誇讚伏星旋的手藝,但是隨後臉色便是微微變化起來。

「怎麼樣?」伏星旋臉上帶著希冀之色,目光看向洛天,彷彿一個小孩子在等待著父母的肯定一般。

「嗯!好吃啊!」洛天大口的嚼了起來,口中發出陣陣的咀嚼的聲音,隨後直接咽了下去,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滿足之色。

「我們家星旋還真是全才!」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開口誇讚起伏星旋來。

「真的啊,我也是第一次做,還擔心弄不好呢,我果然是個天才,哈哈!」伏星旋有些紅潤的臉上帶著一絲得意之色。

「來來,嘗嘗我這個我做的龍魚,這可是好東西啊,我們星月神族也很少,一百年才能培育出一條來!」伏星月眼中露出一絲笑意,將一塊魚肉送到了洛天的嘴前。

「嗯……」洛天再次一口咬下,想都沒想,不斷的嚼了起來,一股腥味瞬間從洛天口中傳遞起來,反胃的感覺頓時升騰起來。

「這是什麼魚,怎麼可以這麼腥!」洛天心中大罵,但是眼中卻是露出滿意之色,不斷的點頭,根本嚼都不嚼,直接便是咽進了口中。

「來,嘗嘗這個……」伏星旋臉上帶著喜色,再次夾起了一口菜,送到了洛天的嘴邊。

「那個星旋啊,咱們喝一杯吧!」洛天乾笑了兩聲,端起酒杯,看向伏星旋。

「先吃點菜!」不過伏星旋顯然對酒這東西沒什麼興趣,彷彿看著洛天吃著自己親手做的菜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一般。

「好……好……」洛天無奈,點頭答應了下來,將伏星旋遞到身前的菜再次吃了起來。

「額……」一口落下,洛天的眉頭便是緊緊的扭曲起來,隨後便是舒展,又是一副很好吃的樣子。

「怎麼?不好吃么?我嘗嘗……」但是洛天那緊皺的眉頭,哪裡能夠逃出伏星旋的眼睛,讓伏星旋眉頭微微一皺,絲毫沒有在意筷子是洛天用過的,再次夾起剛才洛天吃過的菜,朝著小嘴送去。

「等下,星旋啊,這菜很好吃!」洛天一把將伏星旋攔了下來,一口將菜吞了下去,隨後想都沒想,直接將盤子拿起來,一頓往嘴裡填了起來。

「一盤……兩盤……」洛天一頓猛吞,很快便是將伏星旋那滿滿的一桌子菜全部吞了下去。

「星旋那,你做的菜實在是太好吃了,我都吃了,你不怪我吧!」洛天臉上帶著笑意。

「表現的不錯,等下獎勵你!」伏星璇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在洛天的臉上輕點了一下,讓洛天有些飄飄然,連那股反胃的感覺都是少了許多。

「好了,我在房間等你,你去將碗洗一下!」說完,伏星月便是起身,嫵媚的看了洛天一眼,轉身走進了卧室之中。

「哈哈……」聽到伏星璇的話,洛天臉上露出喜色,一想到獎勵,渾身就有些燥熱,哪裡能夠拒絕,洗碗就洗碗,對洛天來說,還真的沒什麼。

看著伏星璇走了卧室,洛天連忙起身,開始麻利的收拾起來,這點小事對於洛天來說,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隨手一點,一個個盤子飛起,隨後一團清水,在洛天的手中飛起,不到片刻,便是將桌子整理起來。

「嘿嘿,星璇啊,我來了啊!」洛天臉上帶著賊笑,飛速的將外衣脫了下來。搓著雙手輕輕的敲了敲伏星璇的房門。

「進來吧,記住不許用神識啊!」伏星璇的慵懶的聲音在卧室之中響起,光是聽聲音,洛天便是感覺有些激動起來。

「那我進來了!」洛天推開門,隨後便是走進了房間之中,不過一進房間,卻是一片漆黑。

「這小妮子,一定是害羞了啊!」不過,洛天也並沒有在意,認為伏星璇是不好意思。

「那我來了啊!」洛天走在黑暗之中,一邊走,一邊開始脫起貼身的衣物來,很快,洛天便是露出了精壯的上身。

不過,洛天剛剛將衣物脫掉,整個卧室瞬間變的明亮起來,兩道身影出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跟前,雙眼盯洛天。

「生辰快樂!」混亂的聲音,頓時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打了個機靈,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哈哈……」下一刻便是爆發出了陣陣的笑意,一雙雙眼睛,看著赤裸著上身的洛天.

「草……」洛天大罵一聲,飛速的將衣服穿戴起來,目光看向那兩個身影,嘴角抽搐起來。

「小子,你這是想幹什麼?」伏星陽和伏星月兩人站在幾人的最前端,目光之中帶著危險之色,而伏星璇則是站兩人的身後,臉上也是帶著笑意。

「被耍了!」洛天心中頓時升起了這樣一個詞,臉色一紅,自己此時雖然穿戴還行,但是剛才黑暗之中那副醜態,他可不相信兩人沒有看見。

「你媽的!」洛天心中低罵,不過,此時也是不能太過表現出來,輕聲開口:「我有點熱,不行么!」

「小子,別裝逼,不過,這次考驗算是你通過了!」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想到了伏星璇的飯菜,兩人也是受害者,洛天能夠吃下去,而且還假裝不讓伏星璇知道,就說明洛天還是很在意伏星璇的。

「小妮子,你竟然聯合別人坑我!」洛天聽到兩人的話,目光頓時放到了臉色有些嬌羞的伏星璇的身上。

「人家之前聽三個姐姐說,今天是你的生辰,所以想給你個驚喜嗎,把大家找來,給你慶祝慶祝,你不會怪我吧!」伏星璇臉上帶著可憐兮兮的表情,來到了洛天的身前,沖著洛天開口,紅彤彤的小嘴,讓洛天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不生氣,謝謝你!」洛天心中一暖,自己活了這麼久,只是當初在天元大陸過過一次生辰,沒想到伏星璇這麼有心,還記得自己的生辰,再看見伏星璇那模樣,洛天縱然再氣也是消失一空了。

「好了,來吧,今天晚上不醉不歸!」伏星月和伏星陽兩人,大笑著,讓開了身子,再次露出了一桌子的酒菜,將洛天讓了過來。

「誰要跟你們不醉不歸,我可是只想摟著老婆睡覺!」洛天心中嘀咕,不過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來,他可不知道,若是自己說不樂意,這兩個王八蛋,會想出什麼樣的辦法來整他。

不過,這一次三人都沒敢喝醉,只是喝到了半夜,伏星月和伏星陽,便是拉著洛天走出了伏星璇的房中。

「你媽的!」洛天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在自己的住處,低罵起來,一想到伏星月和伏星陽兩個王八蛋,洛天就想破口大罵。

「嘎吱……」不過,就在洛天剛剛躺在床上的時候,房間的門卻是被推開了,一道倩影,在黑暗之中,出現在了洛天的跟前。

「星……」洛天還沒說話,嘴巴便是被堵了上了,一道身軀撲到了自己的懷中。

一刻鐘后,懷中的人感覺有些窒息了,從洛天的懷中掙脫出來,輕輕的靠在了洛天的身前。

「星璇啊,我有點難受……」黑夜中,洛天的聲音響起,讓懷中的人身軀輕輕一顫。

「那……那讓我怎麼辦,若是現在……思惜姐姐會不會拔了你的皮……」有些柔弱的聲音響起。

「就像上次我幫你那樣啊……你也可以幫我嗎……」隨後洛天的聲音響起,開始引導起伏星璇來,香艷的場面在黑暗之中不斷的演繹起來。

清晨,陽光灑落,洛天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看著如同一隻八爪魚般,纏在自己身上的伏星璇,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輕輕的吻了一下伏星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前往蠻荒大陸

「我走了!」洛天低聲呢喃,目光中帶著柔和,他知道,自己這一去,下一次見面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了。

「嗯……」伏星璇蜷縮在床上輕輕的嗯了一聲,隨後便是不再說話,睜開雙眼,帶著一絲眷戀之色,看向洛天。

「唉……」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心中沖滿了愧疚感,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左右的了的,未來的大戰他真的沒有把握,若是人族勝了還好說,以他在人族的地位,能夠將整個星月神族保下來,若是敗了,或許憑藉著星月神族,自己能夠活下來,但是他身邊的親人朋友卻不一定。

嘆息中,洛天邁步走出了房間,目光之中帶著堅定,不管如何,終究還是要面對,洛天目光看向星月神族的人們,沒有去同伏星月和伏星陽告別,飛身而起,化成一道長虹,消失在了星月神族的大陸,出現在了冥域那有些灰暗的星空之下。

「走……」下一刻,洛天便是劃破虛空,朝著老薩蠻給他的蠻族的位置飛去。

假面女生:俘虜良家少年 「嗡……」就在洛天動身的一瞬間,一道道細微的波動,從虛空之中升起,跟隨在洛天的身後,波動隱藏的很好,即使是洛天都沒有發現。

「他要去蠻族,星月神族之外,不好動手,在半路截殺他!這一次,不能讓他再逃了!」意念彼此交流著,隨後虛空便是再次沉寂了下來。

洛天急速的飛行著,身形化成了星月神族的模樣,省了不少事,至少沒有人能夠認出自己,再加上洛天如今的修為通天,縱然是准王也根本無法找到自己。

一路之上,洛天看著強大的太古萬族,心中有些感嘆,人族這些年發展迅猛,但是無論是低端,還是高端戰力,都還要比太古萬族低了一些。

「唉……希望不要太早的爆發大戰吧!再給人族喘息上一段時間!」洛天心中自語。

「嗡……」不過就在洛天還有半天的路程,抵達到蠻族的時候,陣陣的波動,頓時在星空之下升起,迅速的蔓延,直接將整片星空封鎖起來,讓洛天停下了身軀,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小子,你可是讓我們等的很苦啊!」不等洛天反應過來,冰冷的聲音頓時在星空之下響起,幾道身影,從虛空之中踏出,身上泛起讓洛天忌憚的氣息。

「還是被發現了么?」洛天雙眼一凝,看著那幾道身影,隨後心中便是一沉。

幾人洛天全都認識,正是之前在星月神族遇到過的麒元正,羽不休,渾正青三人,而且還有最讓洛天忌憚的麒洪瑞這個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

不只如此,還有一名身穿灰衣的強者,站在三人的身前,身上泛起洛天熟悉的波動,正是銷聲匿跡很久的冥族。

「小子,隱藏的手段倒是不錯,差點連我都騙了過去!」麒洪瑞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洛天。

「紀元之書么?」洛天眉頭緊皺,他自信他的手段,唯一能夠找到自己的辦法,就是靠著紀元之書的感應。

「有些棘手啊!」洛天心中長嘆,目光謹慎的在幾人的身上打量了一翻,四名准王,一名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這樣的陣容,縱然是對於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來說,都堪稱絕殺了。

「嗡……」洛天沒有託大,直接將天道雷霆劍拿了出來,目光謹慎的看向對面的五人。

「呵呵,紀元之寶么?」麒洪瑞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隨後身後一揮,青色光芒從麒洪瑞的手中升騰而起,一隻青色的麒麟咆哮著化成了一枚青色的大印懸浮在了幾人的頭頂之上。

「嗡……」嗡鳴回蕩,冥族的那名強者臉上帶著獰笑,伸手一揮,灰色的宮殿的同樣散發出灰芒,宮殿之上泛起鎮壓一切的氣息,正是冥族的紀元之寶,冥王殿。

「知道你手段多,我們怎麼可能沒有準備,小子,今天你必死!」冥族的那名強者,冷聲開口,對於洛天,冥族的恨意更深。

「殺……」說完,冥族的那名准王,便是飛身朝著洛天沖了過來,而麒元正,羽不休,還有渾正青三人臉上也是帶著冰冷,身上泛起陣陣的華光,朝著洛天襲殺而來。

「想殺我,你們也要付出代價!」洛天伸手一揮,將天道雷霆劍打出,同時黑色的陰魚也是從洛天的手中飛出,兩件寶物,朝著冥王殿還有麒麟印轟殺而去。

而洛天身上也是泛起了強大的波動,氣血升騰起來,雖然知道這一戰艱難,但是洛天哪裡會束手就擒。

「嘭……」轉眼之間,麒元正四人便是殺到了洛天的近前,不斷的朝著洛天轟殺而來。

「殺……」洛天沒有絲毫的保留,四名准王,足以對洛天產生威脅,洛天幾也要全心全意的應對。

複雜的符文蔓延在洛天的全身上下,加持著洛天的全身,同時洛天雙手掐訣,身軀轟然暴漲,法相天地施展開來,站在了星空之下,彷彿腳踏諸天星辰的無上存在一般。

「大道封魔……」轟鳴中,一道道龐大的拳影布滿了洛天的周身,不斷的同看起來如同螻蟻一般的麒元正四人碰撞在了一起。

「轟……轟……轟……」轟鳴之聲滔天,麒元正四人,面對如此強大的洛天,同樣也是凝重無比,畢竟洛天之前的戰績擺在那裡,死在洛天手上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星空崩滅,洛天龐大的身軀不斷的倒退著,四名准王給洛天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而最讓洛天擔心的是站在那裡,一直冷眼旁觀的麒洪瑞。

另外一面,陰魚罵罵咧咧的的不斷的同冥王殿碰撞在一起,而天道雷霆劍,也是不斷的對抗著麒麟印,四件無上的寶物,同洛天幾人一樣,彼此對峙著。

不過,洛天心驚的同時,麒元正四人也是更加心驚,他們四人圍攻一個,竟然只是逼退洛天,沒有對洛天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蜜語甜言:我的治癒系男友 「這小子,到底有多強!」麒洪瑞臉上也是泛起神光,看向不斷被麒元正四人逼退,而且還不斷還擊的洛天,雙手開始凝聚起強大的武技來。

「你媽的,大不了一死!」洛天心中大罵,他現在需要快速的解決掉麒元正四人,否則若是麒洪瑞也是參與進來,自己必死無疑。

「封王戰法!」洛天低吼一聲,布滿裂痕的身軀,彎曲了一下,隨後便是化成了一道洪荒巨獸一般,朝著麒元正四人沖了過去。

「快……」洛天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麒元正四人只是聽見陣陣的爆音,洛天那龐大的身軀便是出現在了幾人的跟前。

「去死吧!」洛天連拳頭都沒出,實在也是沒有時間去出拳,整個人彷彿一座大山一般,散發著一股野性的氣息,一往無前,直接便是撞在了麒元正四人的身上。

「嘭……」洛天的肉身如今已經到了一種恐怖的程度,縱然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洛天自信若是小看自己的肉身,都要付出代價。

四聲轟鳴之聲頓時在星空之下蔓延起來,麒元正四人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口中不斷的噴出鮮血,身軀倒飛,感覺自己彷彿被一座大山撞上了一般。

「怎麼這麼強!」四人最後的念頭便是如此,隨後便是撞塌了星空,被洛天直接撞到了虛空之中。

「咳咳……」一下子撞飛了四人,洛天也沒有太好過,龐大的身軀彎了下來,身上泛起噼里啪啦的響聲,一根根斷裂的骨頭飛速的癒合著。

「小子,你很強,但是今天除非是你們人族的三個大能來,否則誰都救不了你!」就在洛天喘息間,冰冷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一直沒有出手的麒洪瑞雙手舞動,一張青色的大手,橫拍了下來。

「給我滾!」洛天看到那青色的大手,雙眼微微一縮,低吼一聲,直接邁出了蠻七踏,畢竟那是活出了第二世大能的傾力一擊,洛天可不敢大意。

轟鳴中,金色的大腳,踩踏著諸天星辰,同那張蓋壓天地的大手碰撞在了一起。

大片的星空開始崩滅起來,與此氣浪翻卷,吹盪在洛天那龐大的身軀之上,使得洛天倒飛了出去。

「這就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么!」洛天口中噴出鮮血,染紅了星空,雙眼露出凝重之色。

「去死吧!」不等洛天喘息過來,虛空之中再次升起強大的波動,四股恐怖的武技,帶著毀天滅地的氣息,從虛空之中橫推出來,朝著洛天席捲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