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多說一句話,只有站在衆生之巔的人,打着爲世人好的幌子,幹着利己的事情。

地藏王眼睜睜的看着殿中盤膝坐在蓮花上的,世人信仰的佛祖,不由的悲哀。

蓮……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然而此刻卻被她們當做掩飾自己虛僞面容的道具,沾染世俗的利益糾紛。

靈山書店裏的人也許亦正亦邪,可在他短短相處的一段時間裏,林凡在他心裏形象就高達萬丈。

是佛所不能比擬的。

有這樣的人領導的隊伍,怎麼可能會只利己,怎麼可能會輸。

地藏王心底思考着這些年的種種,他忽然想到,佛門讓他成佛,卻從未在意過他度化鬼魂在體內留下的魔化之氣。

倘若有心,就不會不知道,成佛需心無旁騖 全身上下不得有一絲戾氣。

佛門真的想讓他成佛,早就幫他度化這一身鬼氣了。

說白了,不過是怕他不受掌控罷了。

佛門今日所說的話,更是讓他從心底裏唾棄。

“地藏可有什麼想法?”大日如來看向地藏王,眼神深邃,琢磨着地藏王在想什麼。

地藏王聞聲,平淡的擡頭看着大日如來,眼神甚是平靜。

“嗯,觀世音菩薩說的極是。”

他現在只想趕緊開完,趕緊走,在這兒多待一秒,他都覺得自己被侮辱了。

大日如來料到地藏王會這麼說,神情不變的道:“既然這樣,那就散了吧。”

說罷,他便瞌上眸子,一副他要如定,該離開的人便離開吧的樣子。

衆人見狀,也不再停留,紛紛起身離開……

地藏王心底驀然一鬆,可算是度過了這一天,現在他要去靈山書店走一趟。

由於身體中的鬼氣被淨化,地藏王的背影看起來無比輕鬆。

不久,殿內就只剩下大日如來和觀世音菩薩兩人。

大日如來緩緩睜開眼睛,看着地藏王離開的方向,輕聲道:“世音,你覺得地藏王有什麼變化嗎?”

……

珞珈山上。

無當聖母一襲白衣,遺世而立與山巔之上,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油然而生。身旁兩側站着聞仲,天蓬,雷震子還有金吒。

五人都臉色各異的看着眼前珞珈山上的結界。

遠看近看都沒有任何東西,可一但靠近,就會感覺一道能量層在逐漸打向他們,若被打到,結界之中就會立刻將有人來犯的訊息,傳往珞珈山中。

還好他們避閃的快!

聞仲本爲法師出身,對結界陣法都瞭若指掌。故而此刻看着這在一本古籍之中的陣法,不由的感嘆。

果然是四大菩薩爲首的觀世音菩薩,這結界可非常人破的啊!

“破解這個結界有兩種方法,第一種能力大者直接破但是一定會驚動珞珈山裏的天兵天將。”

聞仲說到這裏,看了一眼無當聖母。他本人是不怎麼支持這種方法的,萬一觀世音趕回來,他們不好脫身。

可若無當聖母硬是要直接破的話……他也攔不住。

天蓬見聞仲不說話,急性子又飆升上來。

他眉頭一皺:“聞老弟,你要是這麼墨跡,咱們就直接打上去,到時候那羣什麼守衛,俺一個打一百個!”

聽天蓬這麼說話,聞仲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打得過觀世音嗎?” 聽到觀世音三個字,天蓬立馬又像霜焉了的茄子一樣,身高都矮了一寸。

觀世音怎麼可能是他這個小小太乙能打的過的!

“嗯……俺打不過……”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騰’的一下跳起來,神情激動的說:“呸!她還在西天大雷音寺,俺怕他作甚。”

說着,就拿着自己的摺扇向結界衝去。

“哇丫丫,小生不才,特來會會珞珈山諸位仙友。”

一眨眼,他變化爲了一道光,直向結界撞去。

“咚——”的一聲,聞仲無奈的捂住了眼睛。這天蓬的腦子裏裝的難道都是糞土和稻草嗎?

草包一個?

只見天蓬被一道強大的力量彈回來,若不是雷震子眼疾手快將他從虛空中拽回來,恐怕他已經……魂歸西天了。

隨之,珞珈山表面附着的結界變成了紅色。

滿級戒備!

聞仲心底默哀。

就算觀世音不在,你也不能就這麼冒然的衝上去,觀世音不在,結界在啊!

他剛剛還擔心,萬一無當聖母沒控制住自己的脾氣和積蓄已久的力量,直接像轟廣目天王那樣一掌轟了這結界。

到時間引的在此守衛的天兵都齊聚過來怎麼辦。

現在看來,他對無當聖母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因爲多了一個不長腦子的豬呆子!

這下可好,結界沒破,還引來一大堆天兵。

還不等聞仲吐槽天蓬幾句,便從珞珈山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的天兵,端端幾分鐘的時間就已經站在聞仲他們面前。

爲首的天兵身穿銀色雪絨鎧甲,兩眼森冷的盯着無當聖母一行人。

“什麼人,竟敢擅闖觀世音菩薩的珞珈山,是活膩了嗎?”他語氣十分冷酷,甚至還載有一絲嘲諷。

眼前這四男一女,都是他沒見過的人,也不知道是誰,爲何會趁着觀世音菩薩出行大雷音寺的時候來珞珈山。

這其中緣由他一定要弄清楚,這樣才能跟觀世音菩薩交代,討個靈丹妙藥,得以晉級。

看着對面那烏壓壓的黑色盔甲天兵,聞仲不由的嘆了口氣。

唉,這一戰是在所難免了。

他轉頭無奈的看向無當聖母,用眼神詢問她出不出手。

無當聖母卻只當沒看見,她仍舊立在原地,漠不關心的看着這幅景象。

聞仲正想說話,金吒湊過來問道:“你剛剛說的兩種方法,第二種是什麼,我們用第二種吧!”

娘嘞!這天兵這麼多,若是開戰,還不得戰到觀世音回來,然後他們幾個葫蘆娃救爺爺輪流送死?

聞仲幽幽的看了一眼金吒,現在問第二種方法,不覺得很遲嗎?

日租:一日老公不打折 店長大人這都是給他配的什麼無敵沒腦子隊友!

有道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然而,更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天蓬站穩身子,一手付後,一手舞扇,微風輕過,便青衣翩翩。

他狀似武俠小說中的俠客,臉色豪爽的誇張,他大喊一聲:

“賊子,俺們闖的就是你們珞珈山,觀世音算個什麼,呸!我玉面小生一個打她兩個都綽綽有餘。”

嗯?

天蓬你是不是以爲換了副樣子,就沒人能認識你,所以可着勁的吹?

棒極了!

聞仲目瞪口呆的瞅着天蓬此刻的騷操作,捂着自己的胸口,久久不能回神。

來人,護駕,本太師要心肌梗塞了!

爲首的天兵皺着眉看着天蓬,什麼玉面小生,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這三界之中,什麼時候又蹦出來個名叫玉面小生的傢伙!

還頗爲自信的說能一個打觀世音菩薩兩個?

就憑他?

“哈哈哈哈哈哈,笑話,本將今天真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就憑你這個瘦不拉幾的小不點,哈哈哈哈哈。”

囂張的笑聲傳入天蓬耳中,他頓時臉上浮現出怒色。

狠狠的甩出自己的摺扇,那扇子在空中打了個旋兒,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直逼那天將面前。

眨眼間,那天將便身首異處。

而下一秒,扇子又安穩的落入天蓬手中。

“呵!就這點本事,還敢嘲笑我天……玉面小生。”

見最強的天將只在眨眼之間便神魂俱滅,衆位守衛都略微有些慌了神。

剛剛那一瞬間,他們連這個玉面小生什麼實力都沒猜出來!他們家老大就這麼,笑聲還沒斷的就死在了他們眼前。

衆位守衛的眼中都有顯而易見的恐懼。

他們想退,可他們退不了,往後退是觀世音菩薩的懲罰,往前進就是身首異處的慘狀。

左右爲難之間,雷震子和金吒覺得天蓬這番操作還挺像那麼一回事兒,便分別走出來大喊:

“吾乃雙胞胎怪盜其一,盜基德!”

“吾乃雙胞胎怪盜其二,盜德基!”

……

聞仲此時的臉色已經不能用正常來形容了,畢竟身邊跟着這三個腦子不正常的人,他作爲一個正常人屬實有點鶴立雞羣了。

然而下一幕卻讓他更是大跌眼鏡。

雷震子和金吒雙雙比了個剪刀手,站在千軍萬馬之前,聞仲心想,這倆貨到底在幹什麼?

他們是來盜寶的 不是來耍雜技的啊!

果然,天兵中有人指着聞仲問道:“那這個醜八怪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