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效果還是很不錯的,而且運行等級劃分公子也已經提前想好了。

按照公子的吩咐,只要丐幫成立以後只要能達到封聖境便可以獲得八袋長老的稱號。

連續五天對與李霸天的折磨,就連傍晚時不時也對其折磨一次。

在最後的兩天里李霸天的精神顯然有些恍惚。

精神極盡崩潰,似乎就連睡覺的時候李霸天也是提心弔膽的生怕雲權突然在背後給他來一刀。

不過這正是雲權想要的結果,他不是喜歡這種刺激嗎?那我就讓他刺激個夠。

此刻李霸天的氣勢全無,如同死後一般待在自己的房間里。

神王帝宮的刑罰長老當初聽到李霸天抓捕失敗以後,於是便大袖一揮離他而去。

起初他讓李霸天捕捉!靈種,其實自己也是有私心,他想要在送給完顏烈之前,先好好的爽上一把,體驗一下這天地生養的靈種女子是何感覺。

不過此刻他的想法落空,他也不打算和他繼續耗下去,因為擁有水屬性與空間屬的雙先天武者可不是自己想抓就能抓到的。

此時還是等到宮主來處理吧!他待在這裡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最後李霸天便陷入了四面無援的孤立地步。

此刻他清楚自己只能抗到等神王帝宮的宮主到來以後,到那個時候那多次折磨你自己的神秘人才能付出代價。

不過對於你這個幾天的折磨自己幾乎快要被逼瘋,不過算來宮主大人很快就會來到這裡,處理這件事情,他來並不是看在李霸天的面子上,而是因為這天啟大陸是他的地盤,有人敢在他的地

盤撒野他自然要管一管,說到底金山城真誠的主人還不是神王帝宮。

所以雲權這樣多次挑釁他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不過雲權對此卻全然不知,但,就算那所謂的神王帝宮的宮主來了,面對雲權他也只能夾著尾巴做人。

雲權又豈是九品洞天境的宵小能夠比擬的。

他來雲權照虐不誤,在最後兩天的時候雲權頻繁了對李霸天的折磨。

雲權的就要將他折磨至瘋癲,讓他的精神徹底崩潰。

這便是他想要的結果,雲權的預期在最後一天也得到了實現,李霸天徹徹底底的瘋了,此刻神志不清的摔著房間里的東西。

看他的樣子很是可憐,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也是他多行不義必自斃的結果並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然後在最後一天的時候,兩道身影降臨到了城主府,其中一人云權並不算陌生,就是幾天前與雲權交手的那名神王帝宮的刑罰長老。

而此刻他恭敬的立在一個人身邊,「宮主就是此人!」

說來也巧他們正好撞見,刑罰長老看到已經瘋了的李霸天神色中有些複雜,雖然並沒有同情的神色,不過對於雲權所使用的方法卻不寒而慄,竟然火生生的將一個人折磨至瘋。

看來此人手段狠毒,是一個狠角色。

神王帝宮的宮主用那蔑視眾生的神色看向雲權,眼神中充滿著冰冷的寒意。

當他的命令沒有人可以違抗一般,有種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上位者看待下位者的氣質。

不過對於螻蟻的王頂多還是螻蟻,叢林中的雄獅有怎會被其嚇到。

雲權看向他,眼神中充滿戲謔之色。

「你就是什麼狗屁神王帝宮的宮主,正好你原本不來,我也會去登門拜訪。」

「哦,你找本尊有何事?」

雲權冷冷的笑道:「當然是讓神王帝宮退位的事。」

「哈哈,我欣賞你的魄力,不過你未免有些太狂妄了些。」

隨後他便釋放出自己九品洞天境的威壓向雲權襲來,雲權靈光一動決定陪她演一齣戲。

此刻雲權漏出了痛苦的神色彷彿說話也有些吃力,神王帝宮的宮主見到這一幕開口道:「我還以為有多麼強,原來如此的不堪一擊。」

一旁的刑罰長老神色有些詫異,按道理來說剛才那威壓他應該可以躲過去的吧,那日他可是親眼見到過他那變態的速度的,怎麼今天卻顯得如此的笨拙。

刑罰長老此刻有些摸不著頭腦,難不成上一次他是接觸什麼特殊的手段或著法寶才達到那個驚人的地步的。

而如今未能實現,所以正中宮主

的威壓。

看來這小子的運氣到頭了,刑罰長老也漏出了一絲愉悅的神色。

神王帝宮的宮主開口道:「聽說你是擁有雙屬性之力的先天武者,本尊十分欣賞你這一點,要不要考慮加入我的麾下為我辦事,其他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先天武者到哪裡都是十分稀少的是無數實力想要擁有的一類人。

只要人後勤奮修鍊取得的成就自然不會小。

而且聽說他是雙先天武者,像這樣稀少的幾乎沒有幾個的存在,自然是無數實力拉攏的對象,如果將他納入麾下日後稍加管教就會成為他神王帝宮的一把利劍,到那個時候他天啟大陸除了一個絕世的天才,武之世界的所有武者都會對天啟大陸,對神王帝宮另眼相看。

當然他不會是這麼簡單的邀請雲權加入,而是先上他帶回去,他曾經見到過一種弒神洗腦丹。

等煉製好以後,讓雲權服下,他便會絕對的忠誠於神王帝宮。

不過如今的重點是先要搞清楚他的具體來歷,如果沒有什麼背景還好說。

但,如果他身後有什麼龐然大物的話,那就絕不能輕易傷害他只能假意拉攏與其拉進關係。

不然如果他身後有什麼龐然大物發怒,那麼他神王帝宮乃至天啟大陸都會迎來毀滅性的打擊。

所以當務之急是搞清楚他的身世,神王帝宮的宮主也正是明白這一點才僅僅將雲權控制在原地並沒有過多的傷害他。

因為在一切沒有明了之前,一切事物都存在著意想不到的變故,輕則引火上身重則灰飛破滅萬劫不復。

雖然他一直保持著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子,不過他考慮的確十分的全面。

畢竟在他那個高度有很多事情都不得不考慮清楚,這便是位居高位的煩惱。

當然看他一副得以的樣子,繼續陪著他演戲,「不可能!」

「區區神王帝宮還沒有資格驅使我為你們辦事。」雲權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緊緊的咬緊牙關裝出一份十分吃力的模樣。

然而那男子還真蹬鼻子上臉,「區區?你到底是誰?到底有何背景。」

雲權冷笑道:「你還沒有資格知道。」

京城再無佳人 「你!」神王帝宮的宮主變得有些不耐煩了起來。

(本章完) 而那個打開車門的男子,始終沒有看她一眼,似乎她不曾存在一般。

熙熙攘攘的街道之上,恰值寒冬時節,柳如絮卻是覺得,此時的天也更冷了。

而茶樓之上的人,只看著樓下的一幕,負在身後的手指輕碾,嘴角卻是泛起了一抹冷笑。

此時,馬車裡邊的慕容淵,卻是看著蘇雲初嘴角,怎麼都平不下去的笑意,眼中已是布滿柔意,輕笑一聲,「這下可滿意了?」

蘇雲初輕咳一聲,微微掩飾了自己幼稚行為之後的小心思,「什麼滿意了?」

慕容淵也是不揭穿她,此時,這般模樣的蘇雲初讓他覺得很受用,往日里的蘇雲初都太冷靜理智了,何曾有過這樣小女兒的時候。

馬車太遠,方向不一,送柳如絮回去?呵!他怎麼會不知道她的心思。

又是伸手揉了揉蘇雲初的頭,輕嘆了一聲,「傻!」

蘇雲初面上的神情頓住,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變成了這般模樣,就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一樣,容不得別人對慕容淵的一絲絲覬覦,她知道柳如絮的心思,所以想要在柳如絮面前上演這一場,這矯情的一幕,連她自己都會在心中鄙視自己。

看著慕容淵面上似寵似縱的神色,還有脫口而出的那句男友力爆棚的「傻」字,蘇雲初眼神微眯,自以為嚴肅十足,「我說過不許再把我當成小孩!」

蘇雲初從未有過如此懊惱的時候,想她的年齡,被慕容淵說成傻,她真的無力辯白。

可慕容淵只是看了她一眼,眼神微閃,卻是不應她的話。

蘇雲初輕哼一聲,也揭過這一章,卻是看向慕容淵,「這是去哪?」

「送你回府?」

「你怎會在此處?」

「路過?」

慕容淵雖是這麼說著,卻是眼神微微閃動了一下,蘇雲初是什麼人,人有沒有說謊,她只稍看一眼便能判定出來,何況還是對她本就沒有防備與警惕的慕容淵呢。

足足看了慕容淵有幾秒鐘的時間,看得慕容淵都覺得心中有了從未有過的心虛,蘇雲初才移開視線,微微靠在車壁之上,神色之間卻是有了一絲愜意,「你有什麼要問我的?」

慕容淵恐怕不是路過的吧,今日慕容治才剛剛找她,轉眼出來就看到了慕容淵,她覺得這個巧合,巧合得有些過分了。

慕容淵心中有些泄氣,自從當初慕容治說了,他與蘇雲初之間有兩年的相識之後,這件事情,一直在他心中縈繞不去,即便她相信蘇雲初,但是,卻是因為那段不知情的歲月,讓他心中不安和害怕。

說到底,慕容淵其實在這份感情之中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人,大概,這與他小半生的經歷也有些相關吧。

可是,他不能去調查蘇雲初,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小女人啊。

可是,他更不知道,怎麼開口問蘇雲初。

足足糾結了幾息的時間,最後,他還是敗給了自己對蘇雲初的愛意。

輕輕拉過蘇雲初的手,在掌心揉了揉,面上已經不復現蘇雲初開口時候的神色,「沒事。」

蘇雲初微微嘆了一口氣,這是要往往事隨風而去的樣子么?明明心中在意,卻是為了顧及她的感受么? 既然你不願意歸順與我,那我就讓你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

此刻神王帝宮主心中已經有了抉擇既然他不願意歸順也不願意說出自己的來歷,那麼就將抹殺然後封鎖消息,就算他身後有龐大的勢力追究起來也怪罪不到他們頭上。

因為沒有證據,此刻這是處理這件事情最好的方法。

不然他在這撒野然後拍拍屁股走人,那他神王帝宮不要面嗎?

而且畢竟已經將他得罪,此刻也算是騎虎難下。

所以他不得不走出著一步,隨後神王帝宮的宮主南宮問天抽出自己的兵器向他攻了過去。

雲權見勢冷冷的一笑,而後收起了面色的痛苦,挺直腰板,負手而立。

南宮問天眉頭一皺,心中詫異道,自己也並沒有減弱那威壓的威能,反而自己將威能提升至最大。

「小子,你剛才是裝的!?」南宮問天實在想不出他為什麼會有如此變化,唯一一個能說通的理由,只有剛才他所表現的痛苦之色是裝出來的。

「看來你已經做出了選擇!」雲權以玩味的語氣開口道。

雲權隨之抽出往生劍輕鬆的脫離了原本覆蓋在他身上的威壓。

他們的攻勢在相撞的那一刻,漣漪在空中摩擦行程了刺耳的鏗鏘聲。

一旁的刑罰長老看到這能量的波動,微微感嘆,這已經不是我能插手的戰鬥了。

刑罰長老不知說什麼好,自己修鍊了數百年還不如這個看起來不過四五十歲的男子。

羞恥之心在他的心中迅速泛濫,他並不知道雲權如今所變化的面容並不是雲權原本的樣子。

如果讓他知道雲權不過是一名18歲的小輩,不知道會做何感想,而且僅僅在數載就提升到了如今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用妖孽都不足以用來形容雲權,如今雲權的所表現的天賦早以超出了妖孽的範疇。

這也已經到達了用言語無法形容的變態程度。

不過雲權確信,自己雖然在他們眼中十分的妖孽,不過在浩瀚的宇宙之中,雲權卻不認為自己有多麼的優秀,想到在那裡可能還有很多比自己優秀不知道多少倍的天才。

雲權了不會因為一片葉子而遮擋住自己的視線。【…~愛奇文學#&免費閱讀】

一葉障目不見泰山,雲權卻並不是一眼睛去看,而是用自己的心來體會。

在那強大的漣漪四散開來的時候,牆摧房倒,可造成了不小的動靜,很多好奇的人都來遠處觀望著他們的打鬥,不過對於那兩個男子人們只認識其中的一名,那便是神王帝宮的宮主南宮問天。

而今一名男子是誰他問全人不知,不過小婕認出了那人手中所拿的長

劍乃是大哥哥的往生劍。

「那是大哥哥!」小婕脫口而出。

雲權為了不讓他們戰鬥波及到距離的人們只能將南宮問天引向更高的虛空之上。

此刻他們與雲層同立與秋風共舞,增添一種飄逸之感。

南宮問天在追上去的同時,看向腳下的四周剛才的聲響已經引起了全城人的關注。

如今的他真是後悔招惹這個神秘的男子,下面有那麼多人圍觀就算自己將他抹殺也很難保證消息不走漏出去,就算屠近全城的所有人也根本不能將一切偽裝的天衣無縫。

南宮問天真是有些慌了,不知怎麼辦才好。

看來此刻最好的方法只有將他放了,此人動不得。

但,事實是他發現自己與之對戰竟然絲毫不佔任何的優勢,相反雲權表現的卻是那麼的風輕雲淡,這怎麼可能,自己好歹也是九品洞天境的強者,為什麼他會強到這種地步,最終他無奈的做出了一個決定,如今他只能夾著尾巴做人,快送的逃離這裡。

就算惹了對方,在沒有著稱大錯之前難不成他還會將他神王帝宮給血洗不成。

南宮問天心想就算打不過我還多起嗎?他相信以自己的速度如果想逃對方應該追不上自己的才對。

然而讓他沒有找到的是,在自己轉身逃遁的下一秒,雲權就以光送攔住了他的去路。

此刻雲權腳下生光,流光溢彩縈繞腳踝,他正是施展了天殺七字的疾字,將自己的速度提升道了極致。

如果他自己觀察就會發現雲權的腳下隱隱有一團疾風,沒錯雲權運用的正是以及的風屬性,以此來為自己提速,可是根本沒有人觀察到這一點。

南宮問天雖然心中已經徹底慌了,不過他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自然不會流露於表面。

「這麼快你就想逃嗎?」雲權嘲諷道。

南宮問天徹底傻眼了,以剛才他的速度以及無論如何都不能逃出他的手掌。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南宮問天說話的時候收起了原先那高高在上目中無人的態度,因為他知道眼前這名男子如果在於自己耗下去定然能掌握自己的生死。

當然其實他是不知道,雲權實際並沒有用盡全力,不然別過是他區區九品洞天境,就算是一二三品齊天境真要讓雲權認真起來都得跪在雲權的面前叫小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