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老者臉色瞬間鐵青,沉聲咆哮道:「不知死活的東西,老夫今天就成全你。」

「江老鬼小心,這小子有些詭異,不好對付!」西門北風臉色陰沉的說道。就是因為之前自己的大意,這才付出了一條手臂的昂貴代價。

「桀桀——!西門老鬼,你以為老子和你一樣?你就安心的看著老子怎麼虐殺天才吧。」說著,江家老鬼臉上露出極為變態的笑容,那樣子看的遠處眾人神色發冷,有些膽小的大家族子弟都不敢睜開眼睛開。

「殺——!」

一聲咆哮,江家老者竟然直接沖向李麟,一柄長槍如同蛟龍出海,將李麟完全籠罩其中。這槍一出就證明了其恐怖的槍法實力。

當——!

青龍刀硬抗長槍,一股巨力傳來。李麟抖動上臂,將這股力量硬生生頂了回去。李麟最大的優勢就是身體強度和力量,既然對方不清楚,他自然要抓住機會給予對方以重創。

轟隆一聲,江家老者長槍彎曲,恐怖的力量使得他連退數步才穩住身體。

「體修,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單純的體修!有意思,老子還從來沒有生撕過體修武者,今天就讓老子掂量掂量你的身體強度。」江家老者不但不吃驚,反而臉上露出極為興奮的神色。那目光不是在看對手,而是看自己必然到手的獵物。

「江老鬼,老夫來助你一臂之力!」西門北風向著李麟衝來,眼中滿是必得的殺機。

這次江家的高手沒有在說拒絕,因為他也發現李麟的實力不弱,真要交手下去,就算最終能夠幹掉對方自己也要受些損失。像他們這些人哪個不是老狐狸,在沒有切實的好處之前誰願意冒著被重創的危險下力不討好。

「無恥!」冷冰銀牙緊咬,冷冰冰的臉上第一次露出憤怒的神色。兩個老一輩成名高手竟然聯手對一個青年出水,說出去足以讓兩大家族丟人丟到家。

「趙大哥這次要麻煩了!」林雨薇臉色大為震驚。一個六品武皇就已經讓李麟用盡了手段,現在兩個人齊上,李麟立刻變得險象環生起來。

「大霸王槍,霸王卸甲!」

「翻天印法,翻天之脈!」

兩個老東西手段極為驚人,一上來就是地階武技。一桿破滅一切的巨槍和一片砸塌萬物的山脈封死了李麟的所有舉動。

嗡——!

虛空無聲無息的塌陷一片黑洞將李麟吞噬了進去。西門北風那恐怖的翻天之脈眼看著沒有什麼戰果。

但是那真氣凝聚的霸王槍卻一聲嘶鳴,竟然無視空間隔斷,一槍將虛空扎裂出一個大洞,隱藏其中的李麟被生生逼了出來。

「該死,這霸王槍竟然有鎖定空間的特點,甚至連虛空都無法將其隔斷!」李麟臉色陰沉。既然躲藏不行,李麟除了立刻利用六芒星的力量逃跑就只有硬抗一條路了。

青龍刀一聲龍吟出現在李麟右手中,白虎劍一聲虎嘯出現在李麟左手之中。危機關頭,李麟決定冒險出水,就算不低也不讓兩個老東西討到好處。兩種兵器隨著他的雙手舞動,竟然產生了兩種完全相反的刀劍意志。

(未完待續) 「黑蛟!」隨著李麟一聲低喝,一道黑色虛影如同幽靈一般從他的右臂之中沖了出來。黑影瞬間暴漲千萬倍,化身一條千丈長的黑色蛟龍。此時的黑色蛟龍額頭上的獨角已經退化成為兩個高高鼓起的大包,內部蘊含著一股恐怖的力量。腹部除了三支利爪之外,還有一對兒爪子樣的凸起。可以說這頭黑蛟一旦進化完成,就會成為龍族中的皇者五爪神龍。

吼——!

一聲極為響亮的龍吟聲從黑蛟口中散發而出,龐大的黑色蛟軀猛然抽向高空中那片萬丈連綿真氣山脈。

轟隆隆,天塌地陷。那連綿山脈竟然在這一尾巴之力下坍塌湮滅。就連施術的西門北風都臉色瞬間蒼白。本就因為斷臂而受到重創的他,現在更是傷上加傷,戰鬥力迅速衰退。

「不可能,這是可以進化為五爪神龍的神蛟,你身上怎麼會有這種活著的神物?」西門北風眼神中多了幾分恐懼。他已經非常高估李麟了。但還是被他層出不窮的手段重創,而且每一種都厲害非常。

「陰陽領域!」

李麟沒有時間回答西門北風的力量,他在同一時間使用刀劍兩種截然相反的意境對他產生了極為巨大的負擔。就算是明王法身融入他的身體依然讓他的**有種撕裂般的感覺。

陰陽領域乃是李麟根據太極拳的拳意發展而來的一種武道意境。按照正常情況之下以他的境界施展起來也不會有這般大的威力。而這次不同,李麟同時催動白虎劍和青龍刀使得兩件神兵本身的靈姓被催動,使得他的兩種武道意志發生蛻變。一股昂然霸氣之中蘊含著潛藏深淵的隱忍,一種在冷漠相對之中蘊含著肆意霸道。兩種意志互不相容就像是太極之中的陰陽之道。以太極的意志將其融合在一起產生的恐怖力量連李麟都大感吃驚。

此時李麟手中的刀劍鋒芒發生了詭異的變化,一方青蒙蒙一片蘊含著霸道的威壓,另一方白森森一片滿是冷酷的殺機。兩種領域膠著在一起化為一座百丈方圓的巨大陰陽魚,瞬間和江家高手的霸王槍撞在一起。

連虛空都無法阻攔的霸王槍在撞擊在這種詭異的陰陽魚上的瞬間就是寸寸湮滅。緊接著陰陽魚毫不遲疑的對著江家高手碾壓而去。

江家高手臉色一變,他從這青白兩色的陰陽魚中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機,毫不遲疑,他將手中的黑色長槍本體射向威壓而來的陰陽魚,一股詭異的波動從長槍之上發出。

「爆!」

長槍在接觸陰陽魚的瞬間猛然自爆。長槍之中蘊含著的無盡煞氣瞬間將下方千米範圍籠罩。

「走!」冷冰臉色大變,一把抓住林雨薇和張青,身形連閃到了煞氣範圍之外。

「剛剛那柄長槍?」林雨薇心有餘悸的說道。

「最少也是五品靈寶!這個江家的高手果然是個狠辣之人!這般寶貝說自爆就自爆了!」冷冰神色凝重。如果不是剛剛一瞬間她解封了身上的部分力量,想要帶著兩個人脫離煞氣的範圍還真不是容易的事。

「難道他是江家傳說中的那個人?」張青臉色一變,好像想到了一個極為棘手的人物。

「什麼人?」冷冰問道。有這般實力絕對不是籍籍無名之輩。

「江游!江家家主的親弟弟!六品巔峰武皇,以殘酷狠辣著稱!」張青臉色難看的說道。

「為何我之前沒有聽說過江家有這麼一個恐怖的人物?」林雨薇不解。她在天帝城的時間雖然沒有張青多,卻也下過功夫調查天帝城的情況。江家高手是有不少,卻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江游。

「你沒聽說過也是正常,這個江游是個真正的變態。就算是在江家內部也是個極少被人提及的人物。我知道這件事情也是很偶然。據說十年前這個江游在江家做了一件被江家視為奇恥大辱的事情,所以遭到了江家老祖的封印。沒想到這次竟然將他派了出來。」

「什麼事情竟然將這麼一個大高手封印了?」林雨薇滿臉好奇之色。六品巔峰武皇雖然無法決定天帝城六大勢力的生死,卻也是六大勢力之中明面上的最高戰力。江家為何要自斷一臂,將這樣一尊大高手封印起來。

張青略微尷尬的看了高空中的江游一眼,低聲說道:「聽說這個江游強暴了江家家主也就是他親哥哥的女人,兩兄弟為此大打出手差點將江家的駐地給打廢了。當時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可以說天帝城六大勢力的高層皆知。」

「他大哥的女人?那不就是他的大嫂?果然是個畜生!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林雨薇滿臉厭惡的說道。

張青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之色,這躺著也中槍的滋味可不太爽。不過他也沒有反駁林雨薇,蒼龍大陸實力為尊,任何噁心倒灶的事情在絕對實力面前都不算什麼。只是對親哥哥的女人下手怎麼想都是讓人不恥的。

自爆的煙塵慢慢散去,兩色陰陽魚黯淡了好多,但卻依然沒有消散。更讓眾人驚駭的是,原本因為發出這一擊而萎靡了很多李麟竟然出現在青白兩色陰陽魚的後方。手中的青龍刀和列空間猛然扎入陰陽魚的雙眼之中,后將自己身所有的力量全部打了出去。

陰陽魚光芒大盛,一股圓潤如意,生生不息的氣息猛然從陰陽魚上散發出來。接著陰陽魚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江游的身前。

「這怎麼可能!」他可是深知自己那柄長槍的威力,那可是自己祭戀了上百年的靈寶,單單內部蘊含著的煞氣就足以讓同階的對手吃個大虧。

面對那兩色陰陽魚上的絞殺之力,江游唯有力抗。其雙臂籠罩著金色戰甲。六品巔峰的力量瘋狂從雙拳之上宣洩而出。江游知道,只要打破了眼前的陰陽魚,早已經耗光所有力量的李麟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該死的小雜種,老子要將你扒皮去骨,生吞活剝了!」江游內心的憤怒瞬間化為驚恐。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力量沖入陰陽魚中竟然如同泥牛入海,被陰陽魚上的青白兩個光點吸收了。 赤心巡天 最重要的是自己手臂上的真氣鎧甲也在陰陽魚轉動的瞬間分解開來。短短一個呼吸,他的雙拳已經失去了真氣的保護,緊接著皮肉脫落,鮮血長流。血肉湮滅之後是骨骼摩擦的刺耳鳴聲。他還未來得及收手,陰陽魚就迅速暴漲將其吞噬了進去。

「啊——!」一聲蘊含著不甘凄厲的吼聲從陰陽魚中傳出來。緊接著在陰陽魚告訴旋轉之中暗淡下來,最終徹底消失不見。

嗡——!

陰陽魚猛然分開,青白兩道光影如同有靈姓一般瞬間飛回,沒入李麟的丹田之中。此時江游所站之處除了一個孤零零的空間袋之外別無他物。

「江老鬼死了?」下方觀戰之人各個臉色大變。一個對天帝城老輩高手來說如雷貫耳的惡魔江游竟然這般簡單,這般無聲無息的死去。馮興海等人的目光第一次露出震驚至極的神色。

最先反應過來都不是他們,而是半空中和黑蛟纏鬥的西門北風。他掃了一眼空無一人的虛空,老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逃!」這是西門北風的第一個念頭。眼前的黑蛟就足夠難纏的,再加上一個實力更加恐怖的李麟,西門北風留下來只能找死!

李麟取出一大把丹藥,看也不看丟在口中,一雙虎目轉身盯著遠處準備逃走的西門北風!

轟隆一聲,西門北風突然集中全力將黑蛟擊退,整個人踏碎虛空消失不見。

「想走,你能走得了嗎?」李麟並沒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對著黑蛟下了一個斬草除根的命令。

黑蛟一聲歡快的龍吟,蛟驅舞動,迅速從高空沖了下去。

那躲在遠處的江松在黑蛟衝過來的瞬間就已經從獃滯之中恢復過來。他滿臉驚恐,頭也不回的向著山林中逃去。心中後悔自己不該隨著江游前來湊熱鬧。現在江游死了,他也被那個該死的煞星盯上了。

可惜,九品王座和六品武皇級別的黑蛟相差太遠,黑蛟只是一個起落就飛到了江松身前,猛然一吞,一個九品王座竟然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生生吞了下去。

接著黑蛟速度不減,向著西門家族之人衝去。

西門家族之人更是不傻,在黑蛟意圖趕盡殺絕的時候就四散而逃。這裡雖然是魔獸山脈比較危險的深處,但在山林之中撞撞運氣總比留在這裡被殺要好得多。

「哼!一個也別想跑了!」李麟低聲說道。整個人慢慢的站了起來,身上的氣息變得愈加雄渾,雖然沒有突破到武皇境界,但是他體內的真氣精純度和渾厚程度在剛剛的大戰之後又有所進步。他相信這般積累下去總有一天他會水到渠成的突破到武皇。而且絕對不會只是到武皇一品。

(未完待續) 吸取了上次的教訓,李麟絕對不會讓這些人輕易的逃走。以天帝城的武道昌隆程度,能夠在城中屹立不倒的勢力絕對不是現階段的李麟一個人能夠對抗的。他所能做的就是盡量斬草除根,只有將這些勢力打怕了,他才能夠擺脫這種危機。

自從將黑蛟從蠻獸空間中帶出來,經過六芒星力量的不斷沖刷,壓制黑蛟靈魂的印記大幅度減弱,黑蛟的智慧也有很高的提升。再加上被李麟通過獸道天書煉化,可以說和李麟心意相通。李麟的心思一動,黑蛟就知道如何行動。龐大的蛟軀如同一片黑雲,揮舞間就將四名西門家族的高手吞入口中。不過西門家族這一次行動足有十四人隨行,目前死在黑蛟口中的不過區區四人,其他人都已經分散逃跑。

嗖——!

李麟化為一道金光向著一個西門家族之人逃走的方向追去。

「趙兄要幹什麼?」張青神色一變,沒想到李麟竟然親自追了下去。

「斬草除根,不留後患!」冷冰開口說道。

「沒必要吧,西門家的人已經嚇跑了,何必多造殺孽?」林雨薇臉上沒有不忍,只是露出不解的神色。李麟明顯在剛才的苦戰中搖搖欲墜,這般情況下調息恢復實力才是應該,追殺西門家族的喪家之犬有什麼意義?

「恐怕趙兄也是沒有辦法,之前讓江松從我的手中逃走,這才有了江家高手的突然圍殺,趙兄也許是希望可以通過一次姓解決避免之後出現麻煩。」冷冰臉上略帶歉意。在叢林中說好了她和李麟一人一個對手,結果李麟斬殺了實力更強的江濤,而自己卻讓江松逃掉,還為李麟引來大麻煩,這讓冷冰心裡有些歉疚。

「可是敵人分散逃離,趙兄能夠追的上他們嗎?」林雨薇說道。

「趙兄既然出手,必然是有些把握,我們只需要耐心等候即可。」張青老神在在的說道。

「幾位小友請了。本座乃是天帝城三生殿護法馮陽,這次過來希望結識幾位小友。」一道友好的聲音在幾人身後傳來。幾人回頭,發現竟然是三生殿護法馮陽,之前眼高於頂的人現在滿臉都是善意的微笑。

「馮護法客氣了。我等只是區區散修,當不得護法這般禮遇!」張青有些惶恐。來到這天帝城也有數年的光陰了,胖子也算是見識到低階修士面臨的人間冷暖,沒有實力壓根就沒人看得起。現在卻不同了,他的同伴之中有了一個了不得的人物,連武皇高手和他們說話都客客氣氣的。

「小友言重了,不知幾位小友可否為我介紹剛剛那位朋友,我們三生殿希望結識那位朋友。」馮陽滿臉堆笑,心中卻說不出的膩歪,如果不是那個小子大發神威,自己哪裡用得著和幾個散修這般虛與委蛇。

「我等無法做趙兄的主,還請護法前輩稍等片刻!」張青很快恢復了冷靜,同樣滿臉堆笑的說道。

倒是馮陽有些驚訝,這個小胖子倒是有些城府,面對自己竟然還能夠做到調整情緒,不卑不亢。

「不知諸位可否為我介紹介紹剛剛那位小友?」馮陽終於說出了此行的目的。

「這倒是可以,那位兄弟姓趙,名無極。剛剛來到天帝城不久。至於出身來歷就不是我們能夠知道的了。前輩如果有不解,可以在之後當面詢問。」

「趙無極?」馮陽眉頭皺起,心中思量名動大陸的青年高手之中根本就沒有趙無極這個名字,難道這個人隱藏了真實的名字還是之前是隱匿不出的高手?

「多謝幾位了。本座還有事,之後再來叨擾!」馮陽笑著拱拱手,退回了三生殿的隊伍中。

「如何?」馮興海沉聲問道。

「此人名叫趙無極,剛剛來天帝城不久,應該是奔著神魔學院開院而來。至於其他具體來歷就不清楚了。」馮陽搖搖頭說道。在天帝城每年出現的這種沒有來歷的天才可是不少。大都是一些成名高手的弟子或者大勢力培養出來歷練的核心子弟。在馮陽眼中,李麟擁有這般實力出身不外乎也是這樣。

「告訴殿中弟子,這個人不要得罪。這樣的實力有很大的把握加入神魔學院的內院。」馮興海沉聲說道。

馮陽點頭,現在的他哪裡還有絲毫的壞心思,君不見六品武皇都折在他的手中了。

上官家和宮家動作同樣不慢,可惜他們除了知道李麟名叫趙無極之外,其他也並沒有什麼有用的情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經歷了李麟大殺四方的事情,其他人也沒了繼續爭鬥的心思。所有人都在耐心等待三天後陣法的開始。

叢林之中,李麟隨手捏爆了一名西門家族高手的腦袋,整個人瞬間移動消失不見。前世本就是殺手出身的李麟自然精通追蹤潛伏,更何況他擁有六芒星這種可以任意空間穿梭的異寶,追殺這些最高不過武皇初級的西門家族子弟更是簡單的很。

「第七個!」

李麟聲音冷酷,絲毫沒有因為被殺之人的哀求而有絲毫的動搖。或許這些人沒有犯過什麼大的罪惡,但是他們是西門家族之人,不殺他們就會給自己留下隱患。

「還有三個人以及西門北風這個老鬼!」李麟嘴角上滿是嗜血的的神情。他下定決心的事情是絕對不會有絲毫改變的。在動手那一刻他已經宣告西門家族這些人的覆亡,因此悄悄在這些人身上流下來手段。

「第八個人跑的倒是快!」再次穿梭虛空,瞬移向自己感受到的氣息波動之處而去。李麟在這些人的身上留下了一絲微不可查的空間之力。這是獨屬於六芒星的力量,就連西門北風都發現不了,更何況那些實力弱小無數倍的西門家族子弟。這也是他能夠在危機四伏的魔獸叢林中接連捕殺他們的原因。

在李麟西南方向十里處,一個頭髮花白的中年人倒在了血泊中,在他身前有一頭重傷垂死的四階魔獸。當李麟從虛空中走出來的時候,看到這種情況明顯有些愣神。

「這傢伙應該是西門家族的天機師吧!沒想到竟然死在了這裡。」李麟眉頭皺起,當時他偷襲西門北風的時候就是這個白髮中年人出言提醒。再加上其未老先衰的樣子,李麟如何不知道這是天機反噬的結果。天機師的麻煩李麟可是深知,因此白髮中年人一開始就是他的必殺之人。沒想到他還沒有動手,這個中年人就死在了這裡。

隨手將中年人的空間袋取到手中,又一掌拍碎了四階魔獸的**,取出一枚土黃色的魔晶。李麟身形一閃消失不見,繼續追擊其他西門家族之人。

半個時辰后,在那具冰冷的白髮屍體下方突然冒出一道身影,看樣貌竟然和躺在地上的白髮屍體一模一樣。如果李麟在這裡恐怕也會大吃一驚,沒想到世間竟然還有這種詭異的脫身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