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腹部被洞穿,那麼,他們的仙帝仙嬰,自然也被刺碎了。

「這…….」

三名中級仙帝,只怕做夢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自己會死一名仙王劍下。

所以,皆是雙眼圓睜,死不瞑目,臉上充滿了不甘之意。

「這是一個惡魔,非我們能敵,少主快退!」

快穿:女配又跪了 這時候,有初級仙帝驚恐大叫道,拉著炎龍和流風,極速而退,遠離江寂塵。

此時,那怕江寂塵道身幾乎潰滅,身上無一處完好,但是,他憑著剛剛擊殺三名中級仙帝的氣勢,已然震懾全城。

炎龍和流風,還有餘下的一群初級仙帝,直接被驚退。

「竟然,連中級仙帝都能殺,這還是仙王該擁有的戰力么?」

四周圍觀的眾仙,已經被震撼到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一直以為,那就是江寂塵的極限了,然而,江寂塵卻表現得彷彿沒有極限。

他更像是一個不死戰神,只要生命不絕,便戰鬥不息。

此時,江寂塵拖著將要潰滅的道身,神情漠然而冰冷,繼續向前。

這裡的一幕,已經被人拍下,傳向四方,眾仙皆可看到。

萬商盟盟主府中,秋意寒看著畫面上,那一道孤獨、殘破、悲涼的身影,她瞬間淚流滿面。

「你、你不會死的,是么?」

「你說過,你還要殺回來的,是么?」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活著出去的!」

秋意寒幾乎把牙齒咬碎,顫聲自語道。

鞦韆道看著這一幕,除了一聲嘆息,別無他法。

呂雨帆看著這一幕,雙眼噙淚,顫聲叫道:「凌塵老大,一定要挺住啊!」

易風、樓小月也在看著這一幕,此刻他們沒有說話,但是臉上的緊張之色,已表明了一切。

當然,更多的人,都是希望江寂塵倒下的。

此時,江寂塵繼續向前!

中央仙城城門就在眼前,只要他一步邁出,便可踏出。

然而,這時候,他的身後,虛空顫動,一道道的身影浮現。

「江寂塵,若是你再敢往前踏出一步,他們,都將成為死屍!」

同時,一道聲音傳來。

江寂塵轉首看去,臉色一變。

因為,他看到,這些人,竟然提著一隻隻影兔,手中之劍,掛在影兔的脖子之上。

這些影兔,江寂塵又豈會不認得?

都是,追隨他的影兔一族!

江寂塵目光尋找,沒有發現影兔族公主影小玉的身影。

至於這些抓住影兔族人來威脅自己的,有丹器宗、十大仙族、催家、天丹門、玉家、天恆仙星、火雲宮,甚至還有素未謀面的七派和四院之人。

這些人,足有數千,他們手中,都提著一隻影兔。

「江主,莫要管我們,快走。」

「江主,活著,將來為我們報仇。」

「江主,不要為了我們,浪費逃命的時間。」

「我們,願意為江主而死…….」

然而,這時候,這些影兔竟然悲壯地開口道。

它們讓江寂塵快離去,不要管自己的死活。

這一剎那間,江寂塵心生無窮感動。

雖然,他這一生,敵人無數,遍布仙界,但也有忠心追隨、至死無悔的人不是?

「好,我不邁步走出中央城門口,你們,放了它們。」

江寂塵終於收回了邁出的腳步,終究沒有邁出這一步。

剛剛,這一步若是邁出,他便可以離開了中央仙城了。

然而,最終他放棄了,收回了這一步!

「江主,不要……」

影兔一族的人,悲呼道。

而就在這時候,虛空再次顫動,恐怖無邊的氣處,蓋壓天地之間。

隨之,城門口中,幾道恐怖的身影降臨!

看到來人,眾仙震驚。

丹器宗副宗主付雲、火雲宮宮主炎霸、玉家家主玉飛劍!

這三人,皆是頂級仙帝的存在!

誰能想到,連頂級仙帝都出手了,那麼,江寂塵這一刻絕無半絲的機會了。

剛才,他若不收回那一步,他衝出了中央仙城,尚有一絲生機。

現在么,被困在中央仙城之中,除了等死,別無它法。

「哈哈……江寂塵,妄你為一代天驕,竟然為了幾個螻蟻,也甘願連命都不要,可笑之極!」

「而且,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你覺得,我們有必要對一個必死之人,遵守諾言么?」

「告訴你,剛剛只不過是騙騙你而已,只需拖延一點時間,頂級仙帝大人們,便可以趕到。」

「哈哈…….江寂塵,你現在是否感到很憋屈、絕望、無助?」

「若如此,那麼,我們就讓更憋屈、更絕望吧!」

丹器宗、十大仙族、催家、天丹門、玉家、天恆仙星、火雲宮,甚至還有素未謀面的七派和四院這些人,哈哈大笑著,然後,手中之劍,直接割下。

噗,噗,噗!

接著,血腥的一幕出現了,只見一顆顆影兔族人的頭顱,紛紛掉落。

數千影兔族人,江寂塵忠心無悔的追隨者,統統被屠滅在場!

江寂塵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慘然之笑道:「果然,還是我太天真了。」

其實,江寂塵又豈會不知,這些人,絕不可能會遵守諾言的,只是騙他,為拖延時間而已。

然而,明知如此,江寂塵依舊選擇留下。

因為,他的心中,還是有一絲的期盼,希望這些人,能夠劍下留情。

(本章完) 但是,這些人並沒有!

依舊無情舉劍,殺了這些影兔族人。

本來,這些影兔族人不應該死的,但因為追隨了他,而被牽連。

另外,江寂塵留下,只為了心中的堅持。

因為,他若無情離去,他過不了道心那一道坎。

哪怕知道,他留下,毫無意義,依舊救不了他們。

江寂塵心中悲涼,充滿恨意,雙眼通紅,幾欲淌血。

但是,這些怨憤,都統統被他埋在心底。

因為,他知道,這些情緒,於現在,根本無用。

「江寂塵,你有何遺言,說吧!」

丹器宗副宗主付雲冷然開口道。

江寂塵神色一片慘然,但是聲音卻是出奇的平靜道:「需要遺言的是你們!」

「你們最好想好了,總有一天,我會殺回來,那時,我可不會給時間你們去想好遺言。」

誰能想到,這一刻的江寂塵,面對三名頂級仙帝,竟然還如此的強勢無懼。

霹靂之男神拯救計劃 只見,他的目光,掃過眾人,彷彿要把他們一個個記在心底。

面對江寂塵的目光,眾仙心中感到一陣寒意凜然!

「此子必須死,若不然,他們只怕天天都要做惡夢,根本無法安心。」

眾仙心中,同時生出這樣的想法。

不過,三位頂級仙帝都出手了,江寂塵不可能還有活命的機會,必死無疑。

丹器宗副宗主付雲,本以為可以一言震撼住江寂塵,然而,江寂塵對他無懼,還反過來,放言威脅他們,這讓付雲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之前,江寂塵諷仙帝之事,早已傳遍了中央仙城,這讓付雲感到很不爽,一直想找個機會抹殺掉江寂塵。

直至現在,他得知,江寂塵就是丹老和鐵老的親傳弟子,於是,他親自出手了。

「無知狂妄的小子,看來,你真的是在找死!」

「竟然你無遺言,那我直接將你抹殺吧!」

付雲淡淡地開口,然後,一掌拍下。

之前,江寂塵曾避開過他隨意的一掌,所以,他現在自然吸取上次的教訓,這一次出掌,稍微認真了一點。

一邊的火雲宮宮主炎霸、玉家家主玉飛劍,此時站在一邊,根本不屑出手。

他們前來,只是為保萬無一失而已。

若不然,真讓江寂塵逃了,那必將是一個巨大的隱患。

所以,此時他們只是站在一邊,封絕江寂塵的前進之路而已。

轟!

一道遮天巨掌,蓋壓而下。

這一次的攻擊,遠比上次不知強大多少倍?

剎那之間,江寂塵便已感到了生死的威脅。

「一掌便想取我命,痴心妄想!」

「而且,你早已試過了,一掌取不了我性命的,何必這麼傻逼,再試一次?」

江寂塵此時,卻是淡淡地開口道。

對於付雲,江寂塵心有恨殺之意,所以,自然對他出口無情了。

「你…….」

被江寂塵罵他傻逼,當眾說起他的難堪之事,這讓付雲,臉色難看到極點。

「小子,死!」

付雲怒然大喝,掌力狂暴起來。

轟!

下一間,遮天巨掌完全蓋壓而下。

如此情況下,在眾仙看來,江寂塵這般狀態,也只不過能呈口舌之快而已,想逃,也根本逃不掉,只能等死了。

然而,下一刻,他們便被震撼當場,難以置信地看著那一道身影,從掌印之間,閃現出來。

付雲這必殺的一掌,竟然再次落空。

「這怎麼可能?」

四周眾仙,呆愣當場,甚至有人失聲驚呼。

便是付雲,此時也不由得臉色大變起來。

而且,接下來,他們更是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他們看到,江寂塵身頂一株神秘小樹,那神秘小樹,激發出神秘古老的仙力,籠罩著江寂塵。

下一瞬間,他們便看到,江寂塵殘破的肉身,竟然在以恐怖的速度恢復著。

幾乎是在眾仙反應過來時,江寂塵的道身已完好如初!

除了身上的血跡,已根本看不出他有受傷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