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顧笙歡會涉足娛樂圈。她進娛樂圈的方式和上輩子的不同,可還是「殊途同歸」了。

想到這,顧承翌又覺得心悸。

假如結局都註定了,只是換另外一種形式走結局。那他的阿笙是不是註定了同上輩子一下早逝?

如果是這一個結局,他重來一回又有前面意義?

想得多了,思緒就偏遠了。以至於顧笙歡連叫他幾聲他都沒有聽見。

直到顧笙歡生氣的擰了他耳朵,他才回過神來。

「怎麼了?」顧承翌迷茫的問。

顧笙歡氣笑了,「我才要問你怎麼了呢,叫半天不見你回話。哥,你是不是害相思啦?魂不守舍的!」

「瞎說!」

「那你在想什麼?」

「想點娛樂圈的事,結果就想遠了。」

「哥要開疆擴土還是想去演戲?」

顧承翌說:「我看你有興趣,所以就了解了下。」

「多謝哥關心。」顧笙歡嘻嘻的笑著,眉眼彎彎的,特別乖巧。「那哥要不要做我靠山啊?」

「那是自然的。」顧承翌點頭,「不過有個問題想問你。」

「你問。」

「你想要做演員得話,沒有演技怎麼辦?」

顧笙歡以為什麼嚴肅的問話呢,沒想到竟然是無關痛癢的問。

「哥就放心吧,我演技不錯的。」

顧承翌自然知道她演技不錯,只是……

「你沒有學過,怎麼會有演技?」

聽到這話,顧笙歡又笑了,「我跟一個阿姨學了有幾年了,演技完全不是問題! 八頭異獸神色盡皆不同,有恐懼,有震驚,有難以置信。

布萊德身為它們的大哥,可以說對其了解是極多,實力強悍不說,那詛咒之力絕對是牛逼的存在,換做它們,哪怕詛咒之力對它們無法產生根本性威脅,但同樣可以令它們戰力無限下降甚至廢了它們。

正因為布萊德有這種可怕的天賦神通,它們才可以活下來,否則早就被布萊斯給吞噬了。

異獸與異獸之間是可以互相吞噬的,如果不是布萊德有這種臨死反擊的神通,它們絕不可能佔據死亡森林,雖說死亡森林比不上外域中心地帶,但是在整個外域也是核心所在,真氣充裕不說,能夠生活在這裡對自身修鍊有巨大的好處。

布萊斯身為它們之中最強悍的存在,早已統治了整個外域,如果不是忌憚布萊德的臨死反擊這種詛咒之術,它們早已被布萊斯給吞噬了。

「殺了他!」一頭異獸近乎瘋狂,它們可以想象失去布萊德的庇護後面對布萊斯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是直接被布萊斯給吞噬了還是成為它的手下呢?

不管如何,對它們而言都極為不利,布萊德雖說實力強悍,比它們強大了不少但是對它們卻是以兄弟相稱,完全沒有將它們當成屬下。

如今布萊德一死,它們想要活下命來只能選擇依靠布萊斯,哪怕被布萊斯吞噬了也總比被九洲大陸的修士給幹掉要好。

在大是大非面前,它們還是會保持團結的。

「受死!」周丹直接開啟透視之能,立刻發現了這八頭異獸的弱處,當即便直接動手了。

「吼,我要生吃了你。」一頭異獸猛然伸出十八隻手臂直接對著周丹拍來。而這時候其它七頭異獸也動了,封住了任何出路。

周丹面色平靜無比,他不但不閃躲反而迎上了那十八隻手臂。

轟隆。

十八隻手臂彷彿巨大的枷鎖,靈活無比,就在周丹避開第一隻手臂后,其餘的手臂便將他牢牢的困住了。

「死吧。」這頭異獸面色猙獰無比,張開虎口直接將周丹往口中送去。

周丹感覺天旋地轉,因為整整十八隻手臂將他困住,並且不斷的晃動著,若是尋常人早就擋不住這般巨大的衝擊力。

霸道總裁愛上我 然而周丹仍舊保持著理智,雙眸死死的盯著那逐漸變大的虎口,就在他即將被送到虎口時,他動了。

龍劍發威,橫掃無敵,十八隻手臂直接被砍斷,周丹掙脫開來。這頭異獸也發出一聲慘叫,但是卻沒有任何退縮,低頭猛地一咬,周丹整個人便被吞入口中。

「吼吼吼……」

其餘七頭異獸見此頓時激動的連連怒吼,它們竟然順利將這個殺死它們大哥的人給幹掉了?

但是還不等它們緩過神,那激動的神色驟然僵硬在臉上。

只見那頭將周丹吞噬的異獸發出陣陣慘叫,在地上不斷的翻騰,表情十分痛苦。

而這時候從其脖子後方亮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光芒衝天而起,令整片死亡森林都耀眼無比,而那光芒之中隱約可見一道白影飛掠而出。

吼~~

這頭異獸停止住了掙扎,並且氣機開始消散。

此時周丹凌空俯視,手中的龍劍早已變了顏色,深紅無比,散發著詭異的氣息。

「三弟。」

「三哥。」

七頭異獸震怒的咆哮了起來,它們如何也想不到對方不僅順利逃脫還將自己的兄弟給斬殺了。

周丹目光閃爍著寒芒,這一次他算是冒險進入『絕地』才順利將這頭異獸給斬殺的。

通過透視之能,周丹可以清楚的看出這八頭異獸各自的弱點所在,其中七頭異獸的弱點皆都在體外,唯有這頭剛被他斬殺的異獸,其弱點卻是在頸椎之處。

在他看來,這九頭異獸威脅最大的並不是布萊德,而是這頭剛剛被他斬殺的異獸。

生命弱點在體內,縱使將其切割成碎片仍舊無法殺死對方,這才是令周丹感到最大的威脅所在,所以他毫不猶豫選擇冒險,並且順利成功了。

其實與周丹所猜測的差不多,這頭異獸的確堪稱不死,如果無法發現其生命弱點,哪怕是永生境強者親自出手都拿起沒有辦法,頂多只能壓制罷了,想要將其殺死根本不可能,除非發現其弱點所在。

不過這也是對修士而言,對於異獸來說,這頭異獸的實力只能算普普通通。

「殺了你。」轉眼間就失去了兩名兄弟,這七頭異獸已經癲瘋無比了,它們此時的念頭就是殺死眼前這修士,完全將其能夠給它們帶來威脅的事情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周丹微微一笑,這才符合他的意願,若是這七頭異獸仍舊保持冷靜,那他反倒需要多費點手段了。

「畜生,你們的死期到了!」周丹大聲喝道,緊接著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天空之中,將速度展現的淋漓盡致,下一刻便來到一頭異獸下方。

這頭異獸的生命弱點在屁股,但是周丹卻沒有動用龍劍,因為他覺得用龍劍去戳其屁股是對龍劍的不敬。

當然,他二話不說直接動用了小千靈陣,百把地器懸空而起,以天器為主直接構成了小千靈陣。直取對方的屁股。

「噗嗤~~」

「啊~~」

比殺豬聲還要慘的叫聲傳開,月天等人頓時尷尬無比,特別是倩馨兒更是狠狠瞪了眼周丹,彷彿在表達你怎麼這麼噁心啊。

周丹有苦難言,誰讓這頭異獸的生命弱點在那地方,還真以為他想這樣做啊。

慘叫聲消失后,這頭異獸的生機也消散了。

重生福氣小軍嫂 「五弟。」

「五哥。」

很明顯這頭被周丹斬殺的第三頭異獸在九頭異獸排行第五。

如今九頭異獸,就剩下六頭了。

六頭異獸臉上除了怒容,更多的是驚恐。

「二哥,怎麼辦,他好像知道我們的弱點!」一頭異獸終於承受不住驚恐,立刻詢問旁邊的另外一頭異獸。

「怎麼辦?」其他異獸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了,之前它們老大被殺可以理解成誤打誤撞,甚至老三被殺也可以認為是巧合,但是如今老五被殺,如果在反應不過來,那就真的太愚蠢了。

「兄弟們,如今對方是不可能讓我們離開的,所以我們只有血戰到底。」身為老二,自然要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他立刻將想法給說了出來,穩住其他兄弟的心。

「對,殺了這些該死的修士。」

「二哥,我們九個人聯手都不是此人的對手,如今就剩下我們六個了,如何抵擋?」一頭異獸連忙說道,但是臉色卻堅定無比。

「你有何計策?」二哥不由的問道。

「吃了我們!」這頭異獸話語極為堅定的看著二哥:「只有這樣,才有一線生機。你將我吞噬了可以增加實力。」

「不行。」二哥立刻否定了這個說法,連忙說道:「你我都是兄弟,我豈能吞噬你來增加自己的實力。」

「這個時候你怎麼還如此執迷不悟,你要是不將我吞噬了,不只是我會死連你也會死。」這頭異獸越說越激動,甚至說到最後都開始咆哮了:「你想死可以,但是我不想看到我的兄弟遭受九洲大陸修士的獵殺!」

二哥深深看了眼高空中的周丹,臉上滿是複雜之色,是那個人逼它們到絕路的,絕對不能饒恕。

「吃了我吧。」這頭異獸再次說道:「唯有如此你的實力才可以得到增加,到時候保住兄弟們的性命就可以了。」

但是這時候,周丹已經消失在高空中了,二哥神色無比的凝重,因為此人連它們的大哥都不是對手更別說它們了:「快閃開。」二哥渾身氣勢一漲將它們給震飛了出去,而後十八隻手臂直接朝虛空纏繞而去。

噗嗤~~

龍劍神威在顯,十八隻手臂應聲而碎,但是二哥也藉此脫離了一次危機。

「兄弟,我答應你!」二哥突然對著那頭異獸說道。

只見這頭異獸露出一絲喜色,隨後龐大的身軀便村村斷裂,生機緩慢消散。

「這是要做什麼?」周丹站在虛空中,臉上滿是疑惑之色,這頭異獸竟然自我毀滅,難道是知道不可能環生故此如此選擇么?

「吼!」

但是這時候一道震吼聲徹底打破了他的想法,只見二哥肉身再次暴漲,比起之前足足高了數倍,而再次生長出來的十八隻手臂直接將死去的四頭異獸盡數圈在手中。

下一刻最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死去的四頭異獸直接被二哥送入口中,而其更是不斷的嚼動著,最後將四頭死去的異獸直接吞入腹中。

「不好!」見到此景,周丹頓時暗罵了一聲,如今他已經知道對方在做什麼了。

吞噬同類,增加實力!

這乃是異獸最為喜歡的手段,在異世界之中,但凡一些實力弱小的異獸要麼是臣服一些強大的異獸之下,要麼就是讓它吞噬。

至於吞噬之後的異獸,不但可以得到強大的力量,更能獲取對方的天賦神通。

比如說現在的二哥將它們的老大和排行第三第五和第九的異獸盡數吞噬,不僅可以得到它們的實力,更能得到它們的天賦神通,由此可見多麼危險。

吞噬完之後,二哥終於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原本就碩大無比的身軀再次暴漲了百倍,背後甚至生長出兩道翅膀,而那氣息也不斷的增長著。

周丹駭然的發現,二哥的生命弱處竟然開始在流動,不再固定一個地方。

二哥之前的弱點在腳底,如今這生命弱點卻是因為吞噬了四頭異獸后發生了變化,不斷的在體中流傳,這無疑堪稱真正的不死之軀。

試問一個可以流動的生命弱點,還如何捕抓?如何擊中?

周丹知道此次麻煩大了,立刻傳音給儒通,令其將眾學員都收入芥子空間之中。

而他也知道,這一次如果不全力以赴,極有可能全軍覆沒,哪怕是他都有可能交代在這裡。 顧笙歡什麼認識一個會演戲的阿姨的,顧承翌完全不知道。上輩子他總以為作為一個哥哥,他已經做得很好了,可直到重生后,聽到顧笙歡提到的認識一個會演戲的阿姨,顧承翌才發覺,上輩子的自己對顧笙歡是多麼的不關注。

他以為是的把自己覺得好的捧給顧笙歡,卻從沒有問過她,需要或不需要。

這麼一想來,自己是多麼的自私啊。

「阿笙要喜歡演戲,那就去吧。」

最後顧承翌這麼說。

得了他的準話,趁著周末最後一天,顧笙歡跑去找林正茂了。

《男生女生大冒險》第三季第01期正在B市錄製,錄製地點在郊外。錄製地點雖沒有向外公布,但也沒有刻意隱瞞著,所以顧笙歡這邊很輕易的找到了錄製地點。

她騎著小電驢找到時正是正午時分,劇組正在人工降雨錄製節目。 心術:腹黑狂妃 顧笙歡倚靠在小電驢上看了會兒,那幾個常駐嘉賓穿著漢服,吊著威亞在雨中打架。其中有個蒙著面,穿著粉衣的應該是女主吧,她被人打中從半空中掉下來時,一個男人就飛速的衝上前把她接住,然後才半空中慢慢的旋轉下來。

當然,這些動作是他倆坐在道具上,旁邊有工作人員在轉著道具的。

在旁邊看的顧笙歡,簡直樂得不行。

平時電視劇里看到這樣的鏡頭,女孩子都會覺得很唯美很浪漫,可是這樣的鏡頭竟然是用這麼搞笑的方式拍成。顧笙歡想,看到這種拍攝方式,以後她看電視劇時看到這樣得劇情,她肯定會笑場。

那個鏡頭拍完后,顧笙歡還站在旁邊翹首以盼。她期待接下來的鏡頭,也許會挺好玩的。

就在她等著的時候,那個飾演女主的女人朝她走了過來。顧笙歡看著她,覺得身形有些熟悉,只是想了想,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她。

女人走過來的時候,劇組人員以及圍觀的群眾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朝顧笙歡看過來。顧笙歡猜測,走過來的女人應該蠻紅的。

只是不清楚面紗遮掩的面孔是誰,而對方似乎奔她而來?

等女人在她面前站定,顧笙歡扯著嘴唇輕笑。

這女人就是奔她而來的啊,不是似乎!

她朝女人笑的時候,女人伸手,動作緩慢的解下了面紗。

女人抬手的時候,眼前看到的一切就像慢鏡頭似的,非常的戲劇化且唯美。

微風緩緩的過來,吹飛了女人解了一半的面紗。而剛才為了拍攝,旁邊那裡袋子里的塑料花瓣被風那麼一吹,都紛紛揚揚的飛來。它們簡直像長了眼睛似的,就在女人周身翩躚飛舞。

顧笙歡還是懶懶的靠在自己的小電驢上,她含笑看著女人,心中吐糟著這狗血的畫面,又想著女人很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

大概漂亮的女人給人的感覺都是相同?

顧笙歡想。

那女人朝她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