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紅梅抱著自己的孫子,逗弄著他咯咯只笑,這個小傢伙,長得飛快,這還不到十多天,就長大了不少,穿著黃素珍做的可愛之極的虎頭鞋帽,咱們駱少的兒子的確不凡,不愧是有個變態的老爸,兒子也不差。這才多少天啊!就能手舞足蹈的到處亂爬了,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小子,幾個月了呢!

這才一個月都沒有,真是個「小怪胎」,親了下充滿香甜奶香的小傢伙,殷紅梅看了眼坐在沙發上,聊著二郎腿的很無聊的駱林,淡淡地說了句。

「呼!…哦!…駱世傑啊!我看他啊!…可能都把咱們早就給忘了!這都多長時間了?電話都不打,難道他工作就忙到這種程度?打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哼!國內現在運動可還沒結束,還在那喊口號,他就忙到如此境地?他是國家領導人還是咋的?不知所謂!…」

駱林靠在沙發上,看著黃素珍和張倩在那綉著什麼東西,兩人在那低聲談笑著。

夏丹不在,她現在可是個大忙人,跟無線,亞視的談判僅在進行中,薛玉芬在那看著電視,女人都喜歡看那些無聊透頂的言情劇。

駱林看了明顯瘦了不少的殷紅梅,帶著不屑的口氣說。

「臭小子!怎麼說話的啊?他可是你老爸!你怎麼能這樣說他?…你最好現在去打電話,能把你爸喊過來一起過年!…」

殷紅梅白了駱林一眼,帶著嗔意責怪的說了句,看到手裡的小傢伙打著小哈欠,趕緊把他抱在懷裡,輕輕的搖晃起來。

「要是他不來呢?…我看這個駱世傑啊!估計在外面找了女人了!….」

駱林看是有意無意的淡淡地說了句,眼角瞟了下臉色馬上變了的老媽殷紅梅,心說,誰是他兒子,我擦!老子可不姓駱,咱只是附了體而已。

「胡說八道!…你爸為人,我還不知道,他那性格除了老娘我誰能看上他?…」

雖然殷紅梅這樣說,但心裡未嘗沒有懷疑,的確,這麼久都不來電話,上一次打電話都在是三個月前的事情了,這都多久了啊?嘴裡肯定是要爭辨下。

「行!既然老媽你這麼相信他,我就去打電話,不過依我看來,駱世傑,這老小子他跟咱們可不是一路人啊!…他就是那種喜歡自以為是,還喜歡裝B的那種人,以前可能這種性格,還不會怎麼體現出來,現在他可是大廠長了,牛了啊!我看你心裡也要有個準備!不要太一廂情願!…」

駱林對駱世傑的印象,那是惡劣到了極點,上次還甩了他一個耳光,他沒還手,那就是這一巴掌抵消了兩人之間的所謂父子關係了!

Scottish Government Topics 當然這件事情,駱林並沒有跟殷紅梅說,那啥美艷妖精女秘書啥的,他怕殷紅梅受不了打擊。

但是,他感覺這種事情,遲早會讓殷紅梅知道的,駱世傑可不是個啥好鳥。

「我看這樣吧!先打個電話,喊他過來,他如果願意的話,我派人帶他過來就是了!…行了吧?…」

駱林看到老媽殷紅梅還在那嘮嘮叨叨,無奈地搖著頭起身,去打電話。

「…嘟嘟…喂!…請問駱廠長在嗎?….我是他親戚!…嗯…什麼?調到市政府去了?…那你有他聯繫的電話嗎?…哦!…謝謝!咔噠!….」

現在正是下午上班時間,駱林開始打電話電話,心說,好傢夥,駱世傑這老東西,混得不錯啊!都混進了市政府了啊?好傢夥!看來傍上了什麼人啊!厲害!果然是個喜歡裝B的,他不是很高傲嗎?擦!

「啊?…你爸去市政府工作了?…」

駱林打電話的聲音很大,客廳的人全都聽到了。

這幾個女人,都清楚自己的小冤家跟「公公」關係很不好,她們都很聰明都不提,這下一個個都立著耳朵,假裝搞著自己的事情,其實一直都在注意著駱少跟「婆婆」之間的對話內容。

「嗯!我看說不定給那個當官女人包了,哈哈…一個老白臉吃上軟飯了!…」

駱林這廝這張嘴巴,也夠毒的,雙手插在褲兜裡面,帶著恥笑大咧咧的笑著說。

「你這個小王八蛋!胡說什麼呢?他可是你老爸!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殷紅梅頓時就沉下了俏面,對著一臉譏諷嘲笑的駱林,就低聲罵了幾句,心裡也對駱世傑突然去市政府工作,感到奇怪,也不是說,駱世傑沒這個能力,問題是,你去哪裡工作,怎麼不跟自己的老婆說呢?什麼意思?

作為妻子肯定是有想法的,但是表面上,可不能助長駱林這個當兒子對老爸的這種無法無天的態度。

幾個在客廳的女人,差點笑出聲來,哪有兒子說自己老爸是啥「老白臉」的,還吃軟飯?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哼!…說不得我可能猜中了!你想啊!駱世傑長得還行,也是屬於中老年婦女的偶像!….再說了,他一個廠長當得好好的,怎麼突然調去了市裡面?你不知道吧!你的老公駱世傑現在,在市政府是幹什麼?告訴你,他是市長秘書啊!哼!你不知道市長是誰吧,告訴你是個女人!叫什麼…吳長征的!聽說沒老公的!嘿嘿….這還不明顯嗎?…秘書!我看是貼身秘書吧?專門舔女人溝子的….生活秘書….」

駱林可真沒啥好話,真是稱為毒舌也不為過,他不知道他這些話說出來,聽到殷紅梅的耳朵裡面,那就跟炸雷似的。

「夠了!…你太放肆了!…哪有你這麼說自己父親的?…太過分了!…你就是個小流氓!什麼舔…啐!…」

殷紅梅抱著家裡的小太子,柳眉倒立臉色紅白交錯,瞪著美眸,沒好氣的嗔罵了起來。

「…你還別說!我今天就告訴你!知道上次我去駱世傑的廠子裡面,看到什麼了嗎?那還是夏天的事情了!一個長得跟妖精一樣的女人,跟你的老實老公駱世傑,大中午的,關著門,我敲了好久才開門,最後就是那個妖精一樣的女人開的門,你的老實丈夫駱世傑睡在裡面的房間,那個女人一看就是春情蕩漾,有啥事還不清楚嗎?

你以為我還真是個純情少年兒童,還是咋的,看不出來?要不是怕你傷心,我一直沒說,今天我看不說不行了,你還真以為他是啥老實厚道人?我呸!他跟咱們根本不是一路人,他看不慣咱們以前賺錢那一套!

知道嗎?後來我在香港賺了錢,他更是不爽,加上你也過來香港了,他不會有其他想法?別天真了!他早就不把我們當一家人!…為了那個女人,他還打了我一巴掌!你知道嗎?…」

駱林真的怒了,提起駱世傑他就是一肚子火,當場就爆發了,當然,說話的口氣就是陰陽怪氣,把個殷紅梅氣得半天沒吱聲,抱著小傢伙輕輕拍著,也不是駱林故意要氣老媽殷紅梅,他知道這些事情,遲早會讓殷紅梅知道的,早知道還好點,省得殷紅梅到時候更加的傷心。

其他幾個大廳的女人,聽到駱林這話,想笑,又不敢笑,大家都是一家人來的,也不存在有什麼丟面子的。

「…兒子!…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怎麼能一直瞞著媽媽呢?…」

殷紅梅內心一片苦楚,芳心發酸,美眸中瞬間就是充滿盈盈的晶瑩,帶著顫抖的聲音,低聲說。

「呼!…老媽!我就知道你會這樣,為了個這樣的垃圾,值得嗎?你是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他不知道珍惜,那是他傻,好了!別為這種人傷心了!這種人,到時候有的他哭的!…」

駱林看到殷紅梅一副哀怨低泣的樣子,馬上就朝正好回頭看著這邊的薛玉芬打了個眼色。

薛玉芬馬上就從沙發上走過來,做到殷紅梅邊上,低聲勸慰起來。

張倩和黃素珍也放下手中的綉品,起身走了過來。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我說紅梅,我們也是多少年的姐妹了!我也跟你說句實話吧!宋明生自從去了市局,那也是變心了,他還以為老娘我不知道?他跟他們單位一個女人勾搭在一起了,兩人現在都住在一起了,他的領導張局長告訴我的!唉!算了!我也就帶著微微過了!…這人啊!就得想開點!何況林林婆,這麼有本事,有出息!你有什麼好傷心的?你不是還有個好兒子嗎?…」

張倩自然知道宋明生,現在是混得風生水起的,還找了個小姑娘做「愛愛」,她也不生氣,她正好巴不得呢,這樣她就可以達到長期跟駱林在一起的目的。

以前還對宋明生有點愧疚,現在是一點都沒有了,這也是駱林故意叫張大同透露給張倩知道的,就算張倩知道是駱林搞的名堂,那她也只有開心的份。

駱林這樣做不就是為了跟自己在一起嗎?她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生氣呢? 洛天飛行在黑暗的天空之下,整個地獄龐大無比,而無崋殿則是位於紂鬼王城的整西方。

一路之上,地獄人員稀少,顯然是在攻打著仙界,地獄有些空虛。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飛行了七天的時間,來到了無崋殿的勢力範圍,無崋殿方圓那幾萬里,都非常的繁華,人也明顯多了許多,洛天找了一座比較大的城池停了下來。

此城名叫無雙城,距離無崋殿八萬里,是無崋殿勢力範圍比較有名的城池,洛天一進入城中,並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

隨便找了一家客棧住下,洛天開始休息起來,不過雖然休息,洛天的神識外放,聽著客棧中人們的交談。「聽說了么?祖神山這些天經常有怪動靜傳出,而且山中有風聲響起,有時候又傳出吸力,將行走在祖神山外的人吸進去,怪異無比,無崋殿已經派人去探查了,不過這已經過了七天,卻沒有什麼音信傳回

來。」

「可不是么,祖神山距離無崋殿只有一萬多里,要麼是有異寶,要不就是有大凶,無崋殿不可能坐視不管。」陣陣的議論之聲,傳進洛天的耳中,讓洛天心中疑惑。

「難道是羅生門?」洛天心中凝重了許多,感覺這或許是一個局。

洛天並不打算直接去,而是打算在這裡住上幾天,徹底打探清楚再做決定,若真的是局,那麼自己或許就萬劫不復了。

第二天早上,洛天便是走出了住的地方,行走在無雙城的大街之上。

行走間,洛天發現,不少地獄鬼修,從城門進過來,有些住了下來,有些則是急匆匆的從北城門進,從南城門出。

「洛兄!」就在洛天行走之際,一聲驚喜的聲音在洛天的身後響起,讓洛天轉身。

「尹武?」洛天眉頭一挑,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無崋殿的聖子,兩人的關係可不怎麼友好。

「洛兄來我無崋殿這裡,也是為了祖神山的事情?」尹武走到洛天的跟前,似乎忘了之前在輪轉殿的不友好。

「有所耳聞,好奇而已!」

「尹兄有什麼消息么?」洛天輕聲開口,他能夠感覺到,這祖神山似乎並不是那個給自己消息之人所說的有羅生門那麼簡單。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也了解一些,我無崋殿也派出了兩名仙王去探查,只回復了四個字,就沒有了音信。」尹武沖著洛天開口。

「世界之心!」尹武不等洛天詢問,便是直接開口。

「世界之心?」洛天雙眼微微一縮,如今能夠引起閻羅十殿重視的,也只有這樣的天材異寶了。

「沒錯,就是世界之心,曾經的祖神山,雖然也有寶物出世,但是那些東西,對於仙王強者來說,沒什麼作用!」

「不過,我聽說前段時間,有幾名真仙巔峰,進入到了祖神山的深處,發現了一座大幕,幾人只進入了入口,撿了幾件中品鬼器便出來了!」

「至於大墓的主人,不知道是誰,不過,當時從墓穴的入口,衝出了一股氣息,根據那股氣息判斷,應該是來自上古年間的強者!」尹武繼續開口,講述著自己知道的情況。

只不過,那幾個真仙境,似乎打破了某種禁制,直接被彈了出來,一行八人,被一股氣滅掉了七個,只有一個半步仙王活了下來。

那個人將消息帶了出來,之後便是渾身爆裂而死,似乎被某種詛咒之力侵襲。

而且,祖神山時不時還會爆發出吸力,將周圍之人直接吸進去,仙王之下,根本逃不掉,只有擁有界域,才能抵擋住那股吸力。

尹武繼續開口,同洛天講述著情況,很是仔細,讓洛天詫異無比。

「原來如此!」洛天點了點頭,還是決定先考慮考慮,打探打探,尹武的話,也不是完全可信。

「我之前一直在攻打仙界,此次回來,也是為了這件事情,殿主讓我前往那裡查看,找到我無崋殿的強者,二是看看這座墓到底是什麼人的墓!」尹武輕聲開口。

「那你們殿主就不親自去一趟么?畢竟是上古強者的大墓!」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他似乎有些明白尹武的目的了,分明是想讓自己幫忙。

「這是對我的考驗,若是能夠成功,那麼我就會成為無崋殿的殿主,若是失敗,那麼我就還要等了!」尹武臉上帶著苦笑。

「那麼我預祝尹兄一切順利了!」洛天抱了抱拳,沖著尹武開口,讓尹武微微一愣。

洛天猜的沒錯,尹武的確是想要找洛天幫忙,畢竟那大墓聽起來就不簡單,洛天的實力,他是深有體會,是一個強有力的幫手,若是洛天能幫自己,那麼自己成功的幾率就更大了。

「洛兄留步!」尹武愣了一下,洛天已經轉身離去,尹武連忙喊住了洛天。

「尹兄還有事么?」洛天心中輕笑,目光疑惑的看著洛天,他之所以走,就是想抬高自己的身價。

「洛兄,咱們之前有些誤會,這點我知道,但是那是因為咱們兩個是不同陣營!」「如今,天元宗地位還不穩固,我若是成了無崋殿主,那麼對於天元宗的事情,也是有幾分話語權的,不知道洛兄肯不肯幫我這個忙,跟我進入祖神山一趟。」尹武回應,目光看向洛天心中期待,他覺得,

洛天一定會答應自己,因為他說的都事實。

「嗯……我考慮考慮吧!」洛天沉吟了一會兒,心中則是在思索著,尹武的話,他的確很重視,但是洛天本能的感覺到這祖神山不簡單,顯然是有人想要自己來到這裡趟這趟渾水。

因此洛天想考慮兩天,畢竟這是關乎他性命的大事,他的命現在可值錢的很,若是自己死了,那麼天元宗,必定會被仙界和地獄所不容,要麼滅亡,要麼被打碎吞併,根本沒有緩衝的時間。

看到洛天還沒答應,尹武的臉色瞬間變化起來,心中暗罵,以為洛天是嫌自己給的不夠多。「洛兄,若是幫我這個忙,我可以保證,我無崋殿,十年之內,絕對不會談論天元宗任何事情!」尹武咬了咬牙,目光看向洛天。 「就是!…我看駱林,也不會亂說的,哪有一個愛妻子的丈夫,從來不打電話給遠方的妻子的道理啊?而且,他完全可以跟你一起過來的啊!…由此可見,有些事情,駱林說的是真的!…BJ市市長,還真是個寡婦!長得還挺漂亮!還很妖,都幾十歲了,哼!…這個我倒是知道的!…」

薛玉芬也在那裡添油加醋的說的,對於吳長征,她不可能不認識,關係一般,她是有點看不慣她,很老了,還喜歡打扮,在薛玉芬心裡那就是個不要臉的女人,沒想到,竟然跟自己的小冤家的老爸搞到了一起?真是不可思議!

對於駱林的話,薛玉芬那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因為駱林本身就是個很神奇的存在,他也不可能沒事找事,胡說八道,畢竟那個人還是他的老爸啊?一般人都會這樣想。

「…嘶嘶…行了!我這也是…唉!…你們說,這男人怎麼都這麼狠心啊!…沒良心!…」

殷紅梅雖然沒啥文化,但是也是個獨立,情感細膩多情的女人,現如今雖然還只是對駱世傑諸多的猜測,再加上駱林又說了一些「證據」,這就讓殷紅梅不得不面對駱世傑「背叛」的事實了。

低聲抽泣了一會,接過薛玉芬遞給她的小手帕,擦了下眼中的淚花,低聲咒罵幾句。

小白兔與大BOSS 「我說老媽!你這話,可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我可是有良心的好男人啊!….」

駱林馬上不樂意了,嘟囔的說了幾句。

「啐!我看你這臭小子就是…算了,我才懶得管的你的事情!…」

殷紅梅抬起發紅的美眸,白了兒子駱林異樣,看了下幾個臉色微微發紅的女人,心裡不由一陣感嘆,看看,兒子在女人方面,處理的多好啊!

這些女人全都跟兒子有關係,也沒見她們爭風吃醋的,至少表面上是這樣,有如此還要如何呢?

一場關於駱世傑「出軌」的風波,就這樣悄然過去了。

眼看就要過年了,駱林也給老爺子打了個電話,說過年初二,跟他拜年去,。

民間就有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拜姑娘的說法。

那就是初一,兒子要去看父母,初二那就是女婿上門看岳父丈母娘一家,初三初四,那就是姑娘回門了。

香港過年的熱鬧的,大年三十這天晚上,基本上每家每戶都掛上了紅燈籠,表示喜慶,駱家別墅也是的燈火通明,到處是掛滿了大小的紅色燈籠。

周曼麗還寫了一筆好字,自然寫了幾副春聯,得到了眾女的由衷的欽佩和讚歎。

能寫一筆好毛筆字的人,可不多見,周曼麗不但人長得是眾女中最高貴,最典雅的也是才學最高的,不得不服啊!

全家都是穿著殷紅梅服裝公司做的唐裝,駱林是一身富貴紅,其他女人是紫色,水紅,桃紅,大紅真是如同百花怒放一半,爭奇鬥豔,令人目不暇接啊!

一個個都是喜氣洋洋,俏面紅潤,幾個小丫頭嬌笑連連的在外面燃放著煙花炮仗,不時的傳來嬌聲的尖叫和甜美的笑聲。

就連小山這小傢伙,都穿了套大紅花紋的小唐裝,帶著個虎頭帽子,小嘴一直咧著,烏黑的清澈大眼睛都笑眯了,發出咯咯的笑聲,被周曼麗抱著看著別墅大院,在漆黑空中璀璨綻放的各色燦爛煙花。

「呵呵…咱兒子啊!…喜歡看煙花啊!…」

駱林今天很開心,背著雙手站在別墅大廳門口,看著穿著新衣裳扭著小腰的靚麗小丫頭,跟幾個保鏢在那放著煙花,探頭親了下,周曼麗懷中抱著的兒子,笑著說。

周曼麗嬌媚瞟了一眼駱林,這就是幸福啊!心裡甜蜜之極,抱著小山看著黑暗空中,璀璨如星碎煙花飛散….

「咯咯…」

小傢伙一直笑個沒停,周曼麗感到自己真的很幸福,想起以前自己還是個殘疾的輪椅女,自打認識這個神奇的小老公,整個命運就改變了,現在連兒子都有了,整個人生充滿了驚喜和甜蜜,美眸深深的看著駱林這個,讓她靈魂都愛到崩潰的男子,心裡幸福得一塌糊塗。

「我的兒子小山,最乖了!媽媽最愛了!滋滋…」

周曼麗美眸散著幸福至極的異彩,帶著溫馨幽香香唇,親了懷中咯咯直笑兒子的滑嫩之極肥嘟嘟的小臉蛋,嬌笑著說。

「呼!…嗯!我們這都有兒子了!真是! 兵王傳奇 …人生…真美好啊!…」

駱林背著手,也發出了感慨,確實,對於前世一個孤單的傢伙來說,現在他也是有家室的人了,而且最愛的女人,還跟他生了個兒子,還有啥不滿足的呢?

其他幾個女人,薛玉芬,夏丹,張倩,黃素珍等人,都眼神充滿了艷羨看著站在門口玉樹臨風的駱林和嬌俏美艷絕色的周曼麗,心裡說不妒忌,那是假的,她們也暗自下定決心,也要生兒子,汗!

夏丹,薛玉芬,黃素珍還好說點,畢竟她們還沒生過小孩,只有張倩自卑點,她可是生過小孩的女人,而且自己的女兒,以後肯定是駱林的妻妾之一,唉!無奈啊!

殷紅梅也看著這一堆嬌艷各有千秋的女人,心裡也感嘆,沒想到兒子就是個女人的剋星,這些女人也真的是…無語啊!

唐玉鳳倒是更幾個小丫頭,做一堆,到是也不顯得扎眼。

「嗯!…媽媽的事情,真是那樣嗎?…」

周曼麗換了只手抱兒子,這小子長得太快了,身子越發沉了,美眸看了眼,邊上帥氣的掉渣的駱林,輕聲問了句。

「嗯!…是真的!我估計那個老小子…不說了!我過了年去跟老爺子拜年的時候,去看看吧!…吁!有些事情,還真是強求不得啊!…不過老媽還年輕啊!…」

駱林搖了下頭,背著手,看著空中綻放的煙花,淡淡的說了句。

「是呀!…唉!…你還是去看看到底怎麼回事!…我看媽心裡不好受!…我們也不能說多了…」

周曼麗輕柔的拍了拍在她懷裡亂扭的兒子,換了個舒服點姿勢,美眸瞟了下另一邊站著的殷紅梅,小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