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不知,陸胤又豈會是第一次買畫?

不過,能轉移她的注意力,也是好事一件。

驗貨完畢,陸胤爽快的把尾款付了。

對於林沁兒殺熟的買買賣,他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權當不知道了。

收到了錢,林沁兒十分滿意。

「下次有需要,再合作。」丟下話,林沁兒捏了捏景行的小臉蛋,笑吟吟的離開。

就這麼走了?

哪能這麼便宜。

頓住腳步,林沁兒笑意還未收斂,詫異的問,「還有事么?」

「你還有事要忙么?」陸胤意有所指的低頭,睨了一眼懷裡的肉糰子。

這個傢伙,他一個人可搞不定。

似乎感受到了舅舅嫌棄的目光,小景行立即掙扎了起來,張開兩條小胳膊,遙遙伸向了林沁兒。

很顯然,在要抱抱呢!

「我……」林沁兒仔細想了想,好想也沒什麼特別重要的事需要她親自處理的。

眼前的景行,實在是個誘惑。

說實話,她很喜歡小孩子,也很渴望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孩子。

看到可愛的小孩子,她也會忍不住想要逗一逗,抱一抱。

陸胤問出這句話之後,她就已經看出他的意圖了,只是還在猶豫罷了。

男人邁開長腿,來到她身邊,林沁兒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懷裡一沉。

陸胤就這麼不容置喙的把小景行塞進她懷裡了:「景行好像很喜歡你的樣子,我的助理和秘書,沒有一個能搞得定他。就麻煩你幫忙照顧一下吧。」

「等等,你去哪?」

「我還有個會議。」

言下之意,麻煩你在我開會的時候,照顧這個小傢伙。

交代完了之後,陸胤果然拿著資料,跟助理一起去了另一個會議室開會。

林沁兒低頭,看向懷裡的小傢伙,對上他清凌凌的眼眸,心尖都柔軟了起來,「景行,現在只有我們了。」

小傢伙咧嘴一笑,眉眼彎彎的樣子可別的可愛。

不一會兒,秘書敲響了門。

「林小姐,總裁說您可以帶著小少爺回總裁室休息。」

林沁兒目光微轉,「好,我知道了。」

抱著景行在公司空中花園逛了逛,小傢伙似乎是累了,趴在她懷裡,有些昏昏欲睡。

「累了是不是?」林沁兒不得不承認,陸胤的話是對的。

景行不僅看起來胖嘟嘟的,也確實有些沉。

抱了一會兒,手臂已經酸麻了。

正好他也累了,林沁兒索性就把他帶回總裁室休息。

秘書推開總裁室的門,告訴她,「總裁的會議大概還有兩個小時左右才會結束。林小姐需要喝點什麼,或是吃點什麼么?」

「謝謝,不用了。」

「那好,您有需要可以隨時按下內線叫我。您若是累了,可以到休息室里休息。」秘書盡職盡責的說完,退出了總裁室。

偌大的總裁室,還能看出當初熟悉的樣子。

懷裡的景行,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等林沁兒從回憶里回過神來,感覺胸前一涼。 低頭看去,一灘晶瑩的口水打濕了她的衣服。

哭笑不得,她小心翼翼的抱著景行躺在沙發上,替他蓋上薄毯。

坐在沙發上,看著熟睡的景行,又看到熟悉的辦公室,回憶一幕幕襲~來。

深吸一口氣,她暗暗告訴自己,不能再想了。

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過去那些笑也好,哭也好,傷痛也罷,全都過去了。

慶幸的是,她挺過來了。

誰年輕時,沒有一個愛而不得的人。

會議比陸胤想象中的時間還要久,會議結束后,他回到總裁室。

推開門,便看到沙發上熟睡的兩人。

景行躺在沙發上,身上蓋著一條薄毯,小臉蛋睡得紅撲撲的,林沁兒身子側向景行,半趴在沙發上,誰得很不舒服的樣子。

跟在身後的助理剛要進來,被陸胤一個手勢打斷。

「出去。」

助理明白,小心翼翼的退出總裁室,順手把門帶上。

資料放在辦公桌上,陸胤轉身,隨手解開兩顆襯衫紐扣。

看著沙發上的這一大一小。

不是讓秘書告訴過她,若是累了,可以到進休息室里躺下休息么?

沙發上能睡得舒服么?

感覺身子一輕,林沁兒迷迷糊糊睜開眼,一眼便看到近在咫尺的,好看的男性下顎線。

意識稍稍回籠,「你……」

抱著她的男人垂眸睨了她一眼,「我要辦公了,你們到休息室里睡。」

「不用了,既然你忙完了,我得走了。」林沁兒掙扎著,要從他身上下來。

陸胤頓住腳步,「你在緊張什麼?」

「誰,誰緊張了?」

「不緊張你結巴什麼?」陸胤只覺得好笑,他一片好意,她有什麼好緊張的?

他又不會吃了她。

再說了,她留下能照顧景行,他也能安心辦公,左右她也沒什麼事要忙,留下來不是很好么?

「誰結巴了?」林沁兒掙脫開他,從他身上下來。

轉頭往沙發的方向看了一眼,沒看到景行,陸胤回答了她的疑惑,「景行被我抱進休息室里睡了。」

原來是這樣。

林沁兒抬手,捋了捋凌亂的頭髮,「那我先走了。」

「等等。」陸胤攥住她的手腕,「不是說好了留下來幫我照顧景行的么?」

「你叫育嬰師來不就行了?」

話落,兩人相對無言。

陸胤似乎也明白,自己在強人所難,鬆開了她的手,揉著額角,「好,你走吧。」

他這麼輕易的妥協,倒是讓林沁兒不適應了。

看他疲憊的樣子,似乎是真的很忙,不然也不會說出讓她幫忙照顧景行這樣的話來了。

到底還是心軟,她咬著唇瓣,問:「那萌萌呢?」

「她有事,不知道跑哪去了、」

萌萌有事不能照顧景行,所以把景行扔給了他,而他工作繁忙,也不可能親自照顧景行。

偏偏秘書和助理,景行又不喜歡。

這似乎是個僵局……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她留下照顧孩子,或是把育嬰師從莊園里叫過來。

「不是說走么?」陸胤眉梢微挑。

林沁兒沒好氣的白他一眼,「你在趕我么?」 這些年來,古木並沒有研究過醫術,自然也不會提高,他之所以能判斷出來也正是得益於前世的記憶。

要知道,五行天君擁有三等階位的五行天,而且還是在上合境,這樣的強者對於武道理解極高,僅僅是為其療傷就可以窺出隱疾。

古木雖然覺醒古族血脈失敗,但將靈魂深處封印的記憶打破,也算獲益匪淺。

此刻的他修為只有化臻期,但畢竟曾經達到過至尊,成就過天君之位,這可是一筆寶貴的武道經驗,況且記憶恢復后,對於『五行真元決』有著更直觀了解,畢竟這門功法就是他自己創造,而且還有那五行混沌珠,也是當年特意懇求造物天君煉製,可謂量身打造。

更多的好處,此刻他沒心思去研究,而是凝聚水木真元貼在龍靈的背上,為她調養經脈。

「當年本君首敗蒼冥之主,逃離三境,落在荒蕪大陸,後來孕育出古族和龍族,沒曾想如今因果輪迴,龍靈竟然成為了我的主人。」

古大少心中感慨萬分。

當年他之所以在荒蕪之地開闢種族,以自身修為提升至三等階位,為的就是融合五行天,從而提升段位,好找蒼冥之主報仇。

結果還沒開始融合,便和域主相遇,然後稀里糊塗就打了起來,最後身死道消,還拖累了那方世界和虛無子。

不過幸運的是,當時他將五行天強行脫離,後者才免於崩碎和降級,至今安然無恙,還是三等階位。

太武大陸的龍族是因為他而誕生,後來一絲靈魂未滅穿越到地球,在龍帝的龍之召喚之下機緣巧合又再次回到那個世界,然後和龍靈簽下了神聖契約,這一切,當真是造物弄人!

……

對於五行真元決的掌控和理解達到更高層次后,古木為龍靈調養暗傷也是極為輕鬆,半個時辰就徹底為其修復。

龍靈感覺到自己周身經脈運轉通常,沒有絲毫堵塞,於是微微一笑,本要轉身說話,卻突然看到一張臉湊過來,霸道的貼在自己唇上。

唔——

龍靈下意識的想要掙扎,而古木卻將她緊緊摟住。

自從前往聖界至今也有二十多個年頭,每天每夜的思念,如今再次看到老婆,那不得親個夠本啊。

龍靈掙扎不開,只能半推半就,而心中卻很幸福。

嘎吱——

就在此時,古霖樂顛顛的推門而入,看到父母二人摟在一起,先是微微一怔,急忙麻溜後退,權當啥也沒看見。

兒子進入房間,龍靈自然意識到了,於是用力推開古木,紅著臉道:「兒子都看到了。」

古木意猶未盡,心中那叫一個崩潰,差點忍不住跑出去將不合時宜出現的古霖給暴揍一頓。

新婚嬌妻寵上癮 算了。

誰讓這是我兒子呢。

古木笑了笑,然後問道:「龍族血脈有三種級別的覺醒,你來到三境這麼短時間修為達到七十二力,一定是殿堂級血脈覺醒吧。」

龍靈聞言微微一怔。

首先,她很意外自己修為一直很好的隱藏著,夫君怎一眼就看破了呢,難道修為比自己高?

在和龍淵比斗之際,龍靈猜測古木的修為在六十至七十力。

其次,龍族血脈覺醒分為三個級別,就算祖龍天的普通武者也很難知曉,除非進入祖龍池內進行覺醒,由祭祀長老來判斷,而覺醒的武者也都守口如瓶,不對外人談起。

帶著諸多不解,她問道:「你是怎麼知道我的修為和龍族覺醒的級別劃分?」

「這個……」

古木糾結了。

他能知道這些自然因為前世是五行天君,而當年他恃強凌弱欺負龍天君,從口中套出很多有關龍族的秘密。

何止是悲劇的龍天君。

那時候古大少在三境內,十八名天君除了幾個階位比較高的天君,他都揍過,而且也正是因為當年的那份狂氣,最後把域主也給得罪了。

說到底,這傢伙當時就是三境內頭號無恥天君,除了沒偷女人內褲外,啥事情都干過,最後還打蒼冥之主妹妹的注意,結果引來殺生之禍。

這都是陳年爛穀子的事情,不提也罷。

如今獲得前世記憶,古木也明白自己當時玩的太過分,最終落得如此地步,所以這時候必須要低調,也不能對外說自己是五行天君,否則一旦泄露,第一個饒不了自己的就是龍天君,第二個就是鴻天君,因為當年為了培養太武大陸的階位,他經常混入鴻鈞天的區域偷世界之源,把當時的鴻天君氣得肺都快炸開了。

所以糾結了稍許,他只能善意的欺騙道:「鴻天君對我很看重,和我講了很多三境內鮮為人知的秘密。」

「原來如此。」

龍靈信以為真,笑著說道:「你猜錯了,我不是殿堂級覺醒,而是聖堂級覺醒。」

「聖堂級覺醒?」

古木微微愕然,心中暗道:「看來龍天君那老小子當時沒說實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