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這種事,每天都會發生。

不就是手法殘暴了點,對於他們來說,用這種拙劣手法殺人的,絕對殺不了自己!

衙役們顯然也沒見過如此殘暴的一幕,眼角狠狠抽了幾下,紛紛別過頭。空氣里,濃重的血腥熏得人幾欲嘔吐。

「杵在這裡幹什麼?還不趕快把人放下來!」地方官厲聲,「叫仵作檢查!」

「是!」當差的,也有當差的苦。眾衙役立即走進房間,小心翼翼將屍體取下,平躺著放在旁邊地上。

仵作走到屍體旁邊,蹲下。

「屍體呈死灰,皮膚上有略微褶皺,屍斑尚未出現,預計死亡時間是清晨。」仵作說,旁邊案情記錄員筆錄。

隨後,仵作微抬了抬屍體頭部,檢查脖子上的勒痕:「痕迹很淺,屬死亡后吊起。」

然後再檢查身上幾處傷口:「斷陽在先,致命傷在脖子上。」

……

與此同時,專門也有衙役探看案犯現場,比如窗戶,比如桌椅移動或倒地的痕迹。

房間外,地方官站在走廊上略微看了看現場情況后,立即叫人將紈絝手下喊了來詢問,其他衙役則分散開來挨個對昨夜住客棧里的人做問話。

對於紈絝的身份,只稍稍對他手下詢問后,便已清楚。

此人叫周晉安,鹽運使周湘閑的兒子,這趟是押運官鹽進京,這本是其父周湘閑的事情,但因得周湘閑恰好重病,便將事情交給了兒子。

豈料,還沒到京城,這位周晉安便看上了一位絕世美人,丟下父親給的差事不管,一路追美人到此!

「追美人?」地方官側頭,往房間里周晉安赤果的身體看過一眼,特別是垮下的部位。割掉那種地方,顯然是那方面惹的禍!

「是。公子對沈姑娘一往情深,已經跟了幾天了。不過,沈姑娘好像只是拿公子尋樂子。」周晉安的下人忙著回答。

「說詳細點。」地方官吩咐。

周晉安的下人立即將那日周晉安如何提出要買傲雪,傲雪如何抬高身價,最後又拒絕不賣的事情加油添醋說了一番。總之,給人的感覺無非是傲雪吊著周晉安的胃口,藉機坐抬身價。

「那女人在哪裡?」地方官問。

「那個房間!」下人往傲雪房間一指。

「來人,將人給我帶過來!」

傲雪就坐在房間,她很清楚外面正在做詢問工作,也知道遲早會問到她這裡,她沒有出去圍觀。這是地方官的事情,她可不想多管閑事,就等著待會兒問完她后,她就可以繼續上路上。

關於穆盟主金盆洗手,既李胤駿專門遣人叫她不要管,很顯然,那事肯定與太子脫不了干係,至於這位紈絝誰誰誰的死,管他是情殺還是仇殺,與她半毛錢關係也木有。

當房門「砰」的推開的時候,傲雪正在看她的小紫呢!猛然見房門口擁入一大群人,傲雪「啪」的一聲將盒子關上,側頭,眸光中一派冷凝。

她也沒起身,只坐在位置上,冷冷的:「你們不知道敲門么?」語氣中,說不盡的高傲,配上絕世的容貌,更是數不盡的冷艷。

衙役辦事,大多針對百姓,平日里,即便是要進誰的家門,也是如此直來直往。如今,忽遇得有人要求敲門,而且在他們進去后也不起身迎接,而是居高臨下的態度,這對他們來說,本來就是心理的撞擊。

衙役們首先就畏懼了幾分,心裡只一個感覺:這女人,不簡單!

剎時,衙役們原本沖門而入的盛氣弱了大半,領頭那位上前一步,恭敬的:「請問可是沈姑娘?」這個問題,其實是無需置疑的,也便只有這般容貌,會讓人神魂顛倒拋開正事了!

「沒錯。」傲雪依然淡淡的,漫不經心的玩著手上裝紫蛋的盒子,連眼睛也不往旁邊斜一下。

「沈姑娘,今日清晨,客棧發生命案,死者乃鹽運使周大人的獨身公子,因周公子愛慕沈姑娘,故朱大人有請,想就周公子的死詢問一二。」

「這樣……」傲雪本想叫他們把這位地方官朱大人喊過來,心裡又一想,還是低調點,便站了起來,「那好吧!」

眾衙役見傲雪肯配合,忙往旁邊退了退:「姑娘,請」

朱大人依舊站在走廊上,旁邊正跪著早上從這裡衝出去的月菊。此刻,月菊已穿好衣服,頭髮也微微攏過,一張臉上蒼白的全是駭然。

朱大人聽到旁邊傳來腳步,轉頭,便看見一襲藍裙的傲雪,美艷絕倫的臉上,一雙眼睛天生的微微勾起,正是書本上描寫的狐狸精的模樣。

再看看自己一眾手下,平日里氣勢洶洶耀武揚威的,怎麼這會兒一個個跟在那女人身後,就彷彿是那女人手下似的。

他的眉頭,立即就皺了起來。

眾衙役見自己的頭兒這幅表情,自知道他心裡不快,忙快步走到朱大人旁邊。

朱大人再次瞥過傲雪一眼,並不理會,繼續問月菊話:「說,今兒個早上是怎麼回事?」

「啟……啟稟大人,小的早上醒來,就看見周公子掛在屋子中央,已……已經死了!」說話間,月菊舌頭和牙齒不斷打架,戰戰兢兢。

「昨天晚上,你們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啟稟大人……是兩更。」

「周晉安死之前,有沒有和你說什麼?」

月菊想了想,搖頭。又過了一會兒,她忽然想到一事,又補充道:「周公子喝醉的時候,一直叫著沈姑娘,說喜歡她!不知這算不算?」

朱大人點了點頭,目光朝傲雪看過一眼,繼續問月菊:「今天早上,你有沒有聽到什麼?」

月菊再搖頭:「昨天晚上弄的太累了,小的睡得沉。醒來的時候,周公子就已經死了。」

「窗戶和房門呢?」

月菊搖了搖頭:「窗戶我沒注意,但房門是關著的。我印象很深,當時我很害怕,從房間里衝出來的時候,跨到了凳子,剛好跌到在門口。我拉開房門才跑出來的!」

朱大人再次點頭,月菊的描述,和兇案現場一致。

「好了,你先回去吧,這幾天隨時會傳喚你。」朱大人說著,轉身看著倚在樓梯扶手上一臉無聊的傲雪,「沈姑娘對吧,麻煩跟我到衙門走一趟!」

到衙門走一趟?!

傲雪頓時不爽了,她的下巴第一個指向月菊:「為什麼她不去?!」月菊可是第一個發現兇案現場的人,她都沒去衙門只在這裡問話,憑什麼要叫她去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寧致遠的介入,劇情很大程度上被改變了的結果,男主角麥克斯並沒有出現在軍械庫中。

想想也不奇怪,原劇情中麥克斯能順利地來到軍械庫,還是借著克魯格的手下把控制中心給炸了之後的便利。

可眼下,克魯格和他的兩個手下早已經死透了,控制中心那邊沒有被炸掉,麥克斯想趁機混水摸魚自然就難了。

別看他一身外骨骼裝甲確實很牛波依,但極樂空間里的戰鬥機械人也不是吃素的,雙方碰到一起,還不知道誰會贏。

就算男主角麥克斯更靈活一些,但架不住戰鬥機械人不怕死,而且數量也多,對上一個還好,對上兩個就慘了。

更別說,按照原劇情的發展,這位麥克斯手上可是沒有武器。要不是克魯格手下炸了控制室,哪那麼容易通過。

好在,只要ghost病毒擴散到更多和系統里,男主角麥克斯來與不來,對於寧致遠的計劃來說意義並不大。

不過,寧致遠是無所謂,但弗蕾卻是等得急了。一時之間連女兒也顧上,死死地盯著大門的方向滿臉的焦急之色。

「老闆,整個極樂空間站的安保系統已經被ghost攻下。」站在電腦終端起操作著的t900,突然彙報道。

「ok!」知道這個系統一被攻下,那些戰鬥機械人就形不成什麼威脅的寧致遠,立時開始召集起了自己的人馬。

沒多會兒的功夫,一隊隊拿著五六式衝鋒槍的t900,就按不同的小組,順著軍械庫外的通道往外散去。

至於為毛用五六式衝鋒槍這種老古董貨,而不是用能量武器。則是因為寧致遠不想自己掌握的技術漏出去。

再說了,雖然槍的造型是五六式沒錯,但裡面的結構已經被優化過,甚至連子彈也是特別訂製的加強版破甲彈。

這種子彈不但破甲效果非常的好,而且本身的威力和精度也因為火藥、彈體、槍體的改良,比原版強得太多。

而七十五發裝的彈鼓。也能保證一定程度上的火力輻射,再加上小「甜瓜」等輔助型攻擊武器,戰鬥力足夠了。

畢竟,生活在極樂空間里的那些都是嬌生慣養的傢伙,沒了戰鬥機械人的保護,用t900都已經是殺雞用牛刀了。

到是寧致遠的身邊不斷出現士兵的情景,落在一旁的弗蕾眼裡,原本就因為獵殺者裝甲而詭異的形象,就更詭異了。

「弗蕾。從現在開始,你可以選擇繼續待在這裡,也可以選擇跟著我們出去,不過,請不要做出讓我誤會的舉動。」

已經會用手上那把電磁槍的寧致遠,在交待了一下留守t900的任務和注意事項后,說完就拎著槍朝外走去。

「等等先生!等等先生!」看了看正拿槍戒備著自己的t900,沒有遲疑太久。弗蕾就抱著女兒追上上去。

只可惜,寧致遠早就煩了這對殺不能殺。放又放不走的母女,所以一出門就開啟了獵殺者裝甲的隱形功能。

「見鬼!!」在打開軍械庫的大門發現失去了某人的蹤影后,抱著女兒的弗蕾,遲疑了一下,還是往電梯口走去。

「你妹的!總算是走了!」看著電梯門合上並且朝著底層降下去之後,重新現身的寧致遠。很有種送瘟神的感覺。

「ok!與有小組注意,佔領所有控制單位!清理所有潛在威脅!把礙事的那些傢伙們統統都給我關起來先!」

沒了兩個拖累在身邊的寧致遠,並沒有回軍械庫,而是等電梯空下來后,才坐著電梯往樓上的控制大廳趕去。

雖然因為克魯格和他兩個手下的早死。劇情的發展已經完全偏離了原有路線,但控制大廳還是很快被佔領了下來。

而且,與原劇情不同,兩小隊t900隻是開了幾槍,就將控制室里的那些工作人員給趕到了一邊看押了起來。

絲毫沒有傷到控制室里的那些電腦平台,所以,當寧致遠趕到時,很快就通過大屏幕看到了極樂空間的情況。

由於整個空間站足足有六十公里的直徑,所以,核心管理局這邊的動靜,並不是所有極樂空間的公民都清楚。

好在,寧致遠也沒想過去佔領這個空間站,所以,注意力都放在了警察部隊以及入侵的黑幫老大spider身上。

很快,通過極樂空間的內部監控系統,寧致遠就找到了之前才乘坐著飛行器入侵到空間站里的spider一行人。

只不過,這位可沒原劇情那麼走運,先是碰上了戰鬥機械人,好不容易才解決掉,就碰上了組隊出來的t900。

對於這幫人,寧致遠可不會象對弗蕾母女倆那麼心軟,於是,短暫的槍戰後,這一行人就剩下了spider一個。

這還是因為寧致遠看上了對方的電腦天賦,同時,也是因為之前的決定,打算將這裡交給對方掌管的緣故。

不過,寧致遠關心的可不是這個,而是在原劇情中,極樂空間系統被重啟之後,派往地球的那些急救飛船。

這玩意兒可不得了,雖然戰鬥能力實在是渣的可以,但架不住人家裡面配備了大量的治療機和醫療機器人。

相對於那些安裝在極樂空間住宅里,沒辦法帶走的治療機來說,這些急救飛船才是寧致遠真正的目標之一。

而且,除了這超強的醫療技術之外,寧致遠還需要用這玩意兒來驗證一下智腦泰坦提出的一個猜想。

由於,這前ghost已經攻陷了極樂空間的安保系統,沒有了戰鬥機械人出來搗亂,t900的佔領行動相當的順利。

雖然,那個總統的身邊也配有一股類似特種部隊的武裝力量,但與t900相比起來。戰鬥力差得可不是一星半點。

就算t900還是有了一定的損傷,不過,也只是傷了點皮肉和仿生內臟,除了樣子嚇人這外,戰鬥力並無損失。

到是之前跑出去找男人的弗蕾,誤打誤撞之下。到是給她找到了,因為安保系統被黑剛擺脫戰鬥機械人的麥克斯。

通過監控屏幕看著兩人接觸之後就朝著軍械庫的方向走去時,寧致遠搖了搖頭的同時,不忘下達了指令。

「可以幫麥克斯治一下傷,前提是只要沒有異常的行為。如果不聽解釋非要亂來的話,授權你們便宜行事。」

雖然也對原劇情里的這一對苦命鴛鴦的結局感到悲哀,但寧致遠可不想因為他們影響到自己的穿越大計。

真要是不識時務的話,寧致遠並不介意把這兩個不穩定的因素從這個世界抹去。好在,這個可能性並不大。

原本還想佔領這座空間站的寧致遠。在改變了主意決定撈一把就閃后,行事的手法自然就更顯得肆無忌憚起來。

眼瞅著控制室這邊有t900掌控著,為能早日將這個地方掌控在手裡,於是,就又開始玩起了暴兵。

不但又弄了一大批的t900武裝機械人,而且還調了兩隊無人機做為空中支援,以免出現不必要的損失。

不過,這一次弄來的無人機。可不是《遺落戰境》的那種原版貨,而是給過改良之後炮灰級產品。

除了個頭從原本的尺寸變得只有籃球大小之外。飛行的速度和高度,還有武器系統的威力,都要顯得小上一些。

好在,雖然是炮灰有的產品,但個頭小了,反到是更加的靈活。用在一些空間狹小的環境里效果卻更好。

至於武器的威力上,就跟那些小口徑的步槍一樣,只要距離足夠、而且能射中目標,結果依舊不會有什麼區別。

而這時,隨著被佔領的控制室這邊同樣被上傳了ghost病毒。極樂空間的主系統被攻陷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先是外圍的一些輔助系統被ghost病毒給控制住,接著一層一層的推進,最後也只剩下核心的主系統還在頑抗。

至於極樂空間管理局這邊的人質,也零星的抵抗后,全部被t900全部押送到了底層的一處平坦空曠的草坪上。

再加上炮灰級的無人機在懸浮在空中虎視眈眈,除了剛開始抵抗的那幾個傢伙,到是沒人敢再輕舉妄動。

在大量全副武裝的t900和無人機的配合下,很快,整個管理局以及附近的幾個區域就已經全部被控制住。

至於那些因為安保系統被控制而暫時陷入「罷工」狀態的戰鬥機械人,這個時候也開始配合起t900的工作來。

而這時,寧致遠也接到了軍械庫那邊的消息,得知男主角麥克斯,已經成功地接受了治療並且恢復了健康。

不過,那一身外骨骼裝甲也被取了下來,這會兒兩人已經被t900很有禮貌地請進了當初弗蕾被關押的雜物室里。

好在,治好的身體上的疾病,心愛的女人又在身邊,男主角麥克斯也沒了爭勇鬥狠的勁頭,表現的非常之配合。

到是那位黑幫老大spider先生,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面對t900的押送,罵罵咧咧的顯得很不配合。

想想也不奇怪,這位不在地球享福,在這個時候親自跑到極樂空間里來,為得還不就是麥克斯腦子裡的重啟程序。

只可惜,被卸載掉了外骨骼裝甲后,再經過治療機的修復,麥克斯腦子裡的程序,早就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不過,這位spider可不知道這個情況,只是眼瞅著自己的如意算盤全部落空,顯得有些火大而沒出發泄罷了。

看著監控屏幕上的這位spider的反應,寧致遠真心不覺得就這麼一個發黑心財的傢伙,真得能夠管好空間站。

即便是已經決定當個收割者,任由這個世界自行發展,但寧致遠也不會傻到坐視這個世界被某些傻瓜給毀了。

所以,沉吟了一下之後,乾脆在控制中心這一層里找了個會議室,讓t900將這幾個劇情人物一起帶了過來。

沒多會兒的功夫,被相位槍打暈的德拉克特部長、治好了疾病的麥克斯三人,以及spider就一同被帶了過來。

而這時,坐在上首位置的寧致遠,已經脫掉了身上的獵殺者裝甲換了一身休閑西服,不過安全方面到是沒敢大意。

來自於軍械庫里的那種手持式護盾發生器,這會兒正在寧致遠的手上把玩著,再加上旁邊的t900,安全沒問題。

等三方的人隔著一定的距離落座之後,知道這幫傢伙指不定在心裡怎麼編排自己的寧致遠,率先開口道: 「月菊姑娘的問題已經問完了,故不需要叫她去衙門。」朱大人回答。

不知何故,平日里,對待這些嫌疑犯,他都是相當威嚴的態度,可如今對著傲雪,他非但威嚴不起來,還有一種隱隱想俯小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覺得相當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