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倒計時!

「蕭寒,我怕……」西門曉詩面露懼色,嬌軀不覺緊靠在蕭寒身上,在瑟瑟發抖,雙手也是緊緊抓著蕭寒的衣角。

「沒事。」蕭寒安慰了一聲,此刻他眉頭也是緊皺,這離奇的死亡,他也是沒有看出端倪。

「這世上還真有鬼不成?」蕭炎眉頭皺起,自然不相信所謂的鬼怪之說,不過眼前這詭異的死亡現象,又根本無法用常理解釋。

「你們有沒有發現,之前那不斷重複回蕩在這方空間中的詭異聲音,越來越清晰了?」這時,林動突然說道,他性格沉穩,一直在密切觀察著場中的細微變化。

聞言,蕭寒也是注意到了這一點,剛才因為場中的離奇死亡,他都忽視了那詭異的音調,他發現,不僅那詭異音調變得愈發清晰了,而且場中死亡之人的實力也是越來越高了,開始死亡的都是至尊之下之人,此刻已經有至尊強者相繼死亡了。

「難不成離奇死亡與這音調有關?可是,這音調除了只是在詭異的不斷重複外,似乎並沒有什麼殺傷力。」蕭炎眉頭皺起,這音調並沒有給他什麼致命威脅。

「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這音調並無致命殺傷力,若說場中死亡是因這音調而起,根本說不過去。」林動道,眉宇間也是透著疑惑,可若離奇死亡不是因這音調,那又是什麼原因?

此事,撲朔迷離,無比詭異。

蕭寒眉頭緊鎖,面露沉思,同樣百思不得其解。

「走,過去看看那些屍體。」蕭寒說道,隨即率先朝著一具屍體走去。

「死前慘叫,七竅流血,眼神迷離,空洞無神,你們說,怎樣才能是這般死狀?」蕭寒目光閃爍,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什麼。

「若無鬼怪之談,這死,是由內由亡,氣血衰竭,精氣全無,像是…靈魂或者精神力量在一瞬間被重創了。」林動緩緩分析道。

「嗯,沒錯,靈魂或者精神力突遭重擊,便是這般死狀。可是,這不太奇怪了嗎?若是有人發動靈魂或者精神攻擊,以我們三人的靈魂和精神力,難道會察覺到絲毫?」蕭炎皺眉道,愈發疑惑。

「蕭炎說得不錯,這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林動點頭,同樣疑惑不已,這種死狀,的確就是靈魂或者精神被瞬間重創,可是,他們卻絲毫察覺不到那股靈魂或者精神攻擊,這怎麼可能?

「你們說得都沒錯,這方空間中,的確存在著一股致命的靈魂衝擊音,其實,那股致命靈魂衝擊音一直都在我們耳邊回蕩著,只不過,這靈魂衝擊音極為詭異,對於有的人或許是死亡之音,但是對於其他人而言,卻是並沒有絲毫影響。」蕭寒目光逐漸眯起,給出了這樣的分析。

「有這種詭異的靈魂衝擊音?」聽得蕭寒的分析,蕭炎和林動也是有些吃驚,不過隨即二人瞳孔一縮,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蕭寒接著說道:「死亡原因,其實,就是這空間中不斷重複的音調,而發出這詭異音調的是……」

蕭炎和林動目光也看向蕭寒,三人異口同聲說道:

「聖物!」 所有的表情,都彷彿千年的玄冰凝固在他們臉上,包括驚詫,震驚,不可思議,難以接受!

羅征的小塔比其他人都強大,那些武者們心中也十分清楚,雖然他們不清楚羅徵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可是這也強大的太離譜了……

能夠守過十波的武者,乃是這一批外圍試中的佼佼者,四百名武者現在只剩下二十幾名。

特別是守住海鰲巨人這一波,沒有強大的實力與耐性,根本收不住三座小山一般的巨人碾壓。

他們拼盡了自己的全力,甚至動用了某些秘法,燃燒了自己的精血等手段,終於熬過了海鰲巨人,兢兢業業的將自己的小塔晉陞到了十級,現在只剩下一步了!在第二階段之中的廝殺中獲得自己的一個名額!

結果忽然碰到了這種事情……

驚詫之後,震驚之後,不可思議之後,他們的臉上流露出來的是憤怒,為什麼會有這麼不公平的事情?那個照神境三重的小子,憑什麼擁有這麼強悍的小塔?這不是作弊么?

倘若此刻在現實之中,他們或許會克制自己的憤怒,畢竟命只有一條,面對羅征如此強悍的小塔,他們可能會四散而逃。

可是幻陣之中卻不會真的死亡,加上這些武者又憤怒至極,腦子一熱,竟然又有十幾位武者朝著羅征衝上來!

「殺了他!」

「大家一起上!他一個人無法應對我們這麼多人!」

「多半是天下商盟幫他作弊,這也太欺負人了!」

十幾位武者沖向羅征的同時,他們腳下的十級小塔上的弓手也紛紛揚起手中的長弓,朝著羅征射出一道道玄冰箭!

「咻咻咻……」

每一座十級小塔之上,都有十位弓手,十幾位武者有十幾個小塔,所以此刻朝羅征攻擊的總共有一百多名弓手!

十級小塔上的弓手,每一箭射出來,相當於神丹境中期的武者的全力一擊,也就是說在這一瞬間,就有一百多位神丹境武者向羅征同時展開進攻!

高冷男神呆萌妻 密密麻麻的箭雨,朝著羅征覆蓋而來,其中每一根箭的威力都異常強大,這一幕幾乎能讓人有窒息的感覺。

羅征的臉上也出現凝重之色,他雖然擁有一座十二級的小塔,可也不敢硬接這些箭雨的攻擊。

「迴避!」

在羅征的操縱之下,腳下的小塔瞬間挪動了數百丈的距離,避開了這一片箭雨的衝擊。

在迴避的同時,羅征也展開了反擊,十二位堪比虛劫境的強者再一次抬手!

總裁前夫你滾開 在這幻陣之中,虛劫境的強者就足以碾壓所有人了,畢竟這些武者之中最強的也不過神丹中期,何況羅征身邊還有十二位虛劫境的弓手!

「咻咻咻……」

十二支流光璀璨的利箭激射回去,這十二支箭的箭勢遠比那一百多支利箭兇猛的多,速度更是快的難以閃避。

「啪啪啪啪啪……」

隨著十二道光芒炸開,又是十二位武者連人帶塔,被湮滅在了其中,連人帶塔被炸的粉碎。

「又有十二人出局了……」剩下的武者一個個臉色頓時黯淡下來,他們根本無法跟羅征抗爭分毫。

第二階段的規則,是摧毀對方對方的小塔,獲得對方的積分,羅征查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塔,上面的積分正在飛速增長。

僅僅只是羅征一人,就幹掉了十六座小塔,而在這片空間中的武者,總共也才二十多人……

也就是說,只要羅征願意,他完全可以將所有的武者全部幹掉,一個人把三個名額獨攬在手,不過他要三個名額也沒用。

「這位朋友,我來自來自於三品頂尖宗門,紫華宗!你若是敢淘汰我,就是與我紫華宗為敵!」一位身穿紫色道袍的武者對羅征吼道。

但是身穿紫色道袍的武者話音剛落,就有一道流光璀璨的利箭飈射而出,頓時就將那武者炸的粉身碎骨!

亂世帝女:鳳主天下 剩下的不少武者,不少來自於三品宗門,不過三品宗門根本沒資格得到天下商盟的名額,所以他們宗門的武者只能以獨立武者的身份參加武道大會。

所以聽到紫華宗的那位武者威脅羅征,他們一個個也準備如法炮製!沒想到紫華宗的那位武者下場如此慘,而羅征又如此肆無忌憚!彷彿根本沒有將紫華宗放在眼中。

紫華宗好歹也是三品頂尖宗門,只差一步之遙就能夠踏入四品宗門的行列,與血木崖,玄陰館等四品宗門齊名!

「威脅我,沒有用,」羅征冷冷的說道,「剩下的兩個名額由我來決定,你們出價!」

「什麼?」

「你還想拿外圍試的名額來賣!」

「這太過分了吧!」

剩下的這匹武者,一個個臉色更是陰沉下來,他們原本還想跟羅征協商一下。因為羅征幹掉了十幾位武者和小塔了,鐵定能夠拿到其中一個名額,他大可以在旁邊旁觀,剩下的兩個名額由他們爭奪就可以了。

沒想到羅征竟然坐地起價,在這裡販賣天下商盟的名額……

這其中沒有黑幕?打死他們都不信,所以這時候他們在肚子裡面罵的不是羅征,而是天下商盟,果然天下商盟乃是中域最大的奸商……

桑洋在信圭中看到這一幕,鼻子都氣歪了,見過過分的,還沒見過這麼過分的,當他天下商盟是什麼了?這小子也太能投機倒把了。

墨樂章則是苦笑著問寧雨蝶,「你們雲殿的這位弟子,到底是有多窮啊,連這個也要賣?」

寧雨蝶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神色平靜的羅征,她沒有回答墨樂章的話,不過心中卻想,倘若真的掏出羅征的身價,恐怕能把墨樂章給嚇死!

雖說寧雨蝶不清楚,羅征身上到底有多少好東西,可是一滴真龍之血能夠隨隨便便送給自己,由此就可以想見!

「嫌過分,可以不買,若是沒人要的話,我就動手了,」羅征繼續說道,只要他一聲令下,現場所有的武者全部都要被他屠滅。

距離羅征不遠處,兩位神丹境中期的武者正不斷的用真元傳音,互相溝通。

羅征剛剛進入宮殿之際,這兩位神丹境中期武者就關注過羅征,兩人萬萬沒想到,他們的命運最終會受到這位照神境三重的羅征來掌控。

「怎麼辦?大哥,要不要用重手段滅殺他?我們兩人合力一擊,有一定的把握!」其中一位神丹境中期武者說道。

另外一位淡淡的搖搖頭,「他身邊那些弓手的修為,相當於虛劫境強者,就算我們拼盡全力一擊,最多也只有兩成把握,可能兩成把握都不到,這個概率太小了,不值得!」

「這小子殺伐果斷,絲毫不將紫華宗放在眼中,就算用我們宗門來威脅他也毫無用處!那現在怎麼辦?」

「跟他妥協吧,這種人物,未來必非池中之物,若是在圍賽中遭遇了,就將他扼殺在萌芽之中!」

兩位神丹境中期的武者臉上都閃爍出一抹猙獰之色,隨後其中一名武者對羅征拱拱手喊道:「等等!」

羅征聽到那武者的話,臉上露出一絲淡笑,「如何?你打算出價?」

那神丹境中期武者說道:「我們兩人來自於梧桐宗,我們一人一個名額,每個名額五十顆極品真元石,你看如何?」

羅征也沒有絲毫含糊,視線環繞了一圈后說道:「五十顆極品真元石一個名額,還有出價更高的嗎?」

一顆極品真元石等於一百萬顆下品真元石,即使對於這些神丹境的武者,也是一筆大錢,聽到這個價格,許多武者臉上流露出一絲肉痛。

宮殿之中的桑洋,此刻已經氣的七竅生煙了,「這小子,這小子竟然還在拍賣!」

寧雨蝶抿嘴微微一笑,「拍賣,拍賣不是挺好么?」 梧桐宗也是一個三品頂尖宗門,更重要的是梧桐宗毗鄰一座真元石礦藏,所以梧桐宗相對於其他的三品宗門要富裕許多。

梧桐宗的這兩位武者一口氣喊出五十顆極品真元石,也是想著一口價拿下這個名額,免得其他武者來競價。

實際上經過羅征剛剛的屠殺,這裡也僅剩下七名武者而已,除了羅征和這兩位梧桐宗的武者,還剩下四名武者。

空蕩蕩的幻陣之中,眾人頓時一陣沉默,忽然有個人站在自己的小塔上出價道:「我出八十顆極品真元石。」

說話的這個人是敖翔,也是今日外圍試中除了羅征外,唯一一位照神至極的武者。

敖翔現在是滿肚子鬱悶,原本以他的實力,通過外圍試的考核,拿到一個圍賽的名額是板上釘釘的事,沒想到最後關頭崩出這樣一個傢伙。

其實敖翔覺得自己有三成把握能夠斬殺羅征,方才羅征反擊的時候,敖翔也想動手,幾道不斷盤旋的風刃螺在他的手中輕輕的環繞著。

最終敖翔還是放棄了進攻。

三成的把握,太少了,何況羅征本人遠非表面的實力那麼簡單,雖說他表面看起來只有照神境三重的實力。

如果能夠用極品真元石解決這個問題,就在再好不過了,他敖翔別的東西不多,就是極品真元石多……

他常年在呼倫草原之上歷練,曾經掉進了一個草原洞穴之中,無意之中發現了一座大型寶藏,這座寶藏應該是曾經某個宗門藏在其中的,不過這個宗門已經在六百年前就覆滅了,於是這座寶藏就成了敖翔的獨有之物。

所以作為獨立武者的敖翔,比梧桐宗的那兩位武者更加富有。

聽到敖翔開價,梧桐宗的兩位武者臉色頓時一沉,這種事情有人競價就麻煩了。

「一百顆極品真元石,」梧桐宗的一位武者咬牙喊道。

宗門弟子的收入一般也不會太高,即使是完成宗門分派的任務,宗門也要抽取一般獎勵,一百顆極品真元石,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

「一百五十顆!」敖翔平靜的喊出自己的價格。

那兩位梧桐宗的弟子對視了一眼,隨後用真元傳音商量了一番后,其中一名武者搖頭說道:「我放棄!」

梧桐宗的兩位弟子放棄了一個,而另外一位則是用一百顆極品真元石交換到了名額。

羅征淡淡一笑,點頭說道:「兩個名額成交,麻煩你們以自己的武道之心起誓!離開幻陣之後將極品真元石交給我就好了。」

點點頭誰都會,不過現在的話沒有絲毫保障,走出了幻陣后翻臉不認帳羅征沒有絲毫辦法。

「一點真元石而已,沒這個必要了吧……」梧桐宗的那位弟子說道。

「不以武道之心起誓,就沒有談的必要了,」羅征神色淡然的說道,不過話語之中卻隱藏著森森殺機。

最終敖翔和梧桐宗的那位弟子還是咬咬牙,以武道之心起誓。

等到他們起誓之後,羅征目光一閃,身邊的十二位虛劫境的弓手同時舉起了長弓!

「咻咻咻……」

剩下的那些武者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不過在虛劫境的弓手射擊之下,無論他們如何奔逃,掙扎都毫無用處,最終還是逃不掉被弓箭射殺的命運。

這一波射擊之後,幻陣之中就只剩下三位武者了,羅征,敖翔以及那位梧桐宗的弟子。

寧雨蝶看到今天外圍試的考核到了尾聲,心中那種複雜而奇怪的感覺更加強烈,雖然她今日是專門來看看羅征的表現,可現在她突然又不想讓羅征看到自己,甚至不想讓羅征自己知道來過……

於是寧雨蝶堆起笑容,對墨樂章和肖老說道:「既然考核已經結束,那我就告辭了,不過有一件事情拜託各位長老,不要跟羅征說我今日來過。」

聽到寧雨蝶說出這個奇怪的請求,墨樂章和肖老臉上都流露出奇怪的神色,這雲殿堂堂的一位殿主,為何還躲躲藏藏的,生怕自己雲殿的弟子知道自己來過?

被墨樂章和肖老用這等目光逼視,寧雨蝶那白皙的臉莫名其妙就紅了。

看到寧雨蝶臉上,墨樂章和肖老更加詫異,這又是哪一出?

寧雨蝶勉強一笑,只說到:「我先走了,」說完,扭頭急匆匆的出了宮殿。

看到這怪異的行為舉止,只是讓墨樂章和肖老,以及桑洋等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不一會兒,今日進入幻陣的武者紛紛走出來,進入宮殿之中。

四百名武者之中,僅僅只有三人能夠晉陞圍賽,淘汰的比例驚人的高。

其中絕大部分武者,是被幻陣本身淘汰的,只有二十來位武者是被羅征的小塔所淘汰。

而被羅征淘汰的這二十來位武者,幾乎都用仇恨的目光盯著羅征!若不是因為宮殿之中有天下商盟的長老在場,他們恐怕早就一擁而上,將羅征撕成碎片了。

被這麼多仇視的目光盯著,羅征卻是滿臉淡然,臉上甚至還掛著淡淡的微笑。

而敖翔則走到羅征跟前,將一個裝滿極品真元石的袋子扔給了羅征,梧桐宗的那位弟子同樣也是如此,畢竟已經以武道之心起誓了,若是因為這點真元石產生心魔,對於武者來說就很不划算了。

絕大多數武者都不清楚這是哪門子事,畢竟他們並不清楚在第二階段的考核中發生了什麼事……

桑洋則是很頭疼的看著這一幕,他有心想要取消掉羅征的名額,但想想寧雨蝶如此護短,倘若他因為此事取消名額的話,寧雨蝶肯定會找自己的麻煩!更關鍵的是,這件事情桑洋自己站不住道理,倘若寧雨蝶真的找天下商盟理論起來,麻煩的還是他自己。

所以儘管桑洋非常不非常不爽羅征的行為,最終卻只能作罷。

「今日外圍試通過考核的三人,分別是羅征,敖翔,付高卓!這三人獲得參加圍賽的資格,其他的獨立武者可以領取一份天下商盟的獎勵……」

獨立武者之中也有一些天才,武道大會便是天下商盟籠絡這些天才們的機會,畢竟天下商盟不像雲殿,虛靈宗那樣,成立宗門培養屬於自己宗門的弟子,他們更多做法是吸取廣大獨立武者。

得到了圍賽的資格后,羅征的心略微安定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