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長風望著消瘦疲憊的父親道:「爹爹如此辛苦,真能製作出這件舉世駭人傳說的天兵?」

步空雲拍了一下傻呼呼的步長風道:「不過,這也不是那麼好煉成的,必得盡心用力的經過千百錘鍊擊打,反覆火淬精融,方才有出世的機緣。

步長風點了點頭,心中明白以父親的執著,是多麼熱切希望早日能煉成這件天下間秘密的傳說天兵。

步空雲望了一眼眼前的兒子,緩緩的說道:「父親這一生與器而生,與武(指兵器)而立,最想製作的就是件天兵,如能成功,一生夙願何求啊?」

步長風怔怔的望著火紅狂燥的熔爐,點了點頭。

「兒啊!為父明白你的心境。」步空雲眼神期期的望著步長風,道:「自小你就是本鎮最聰靈的孩子,修鍊的天賦也最好,自從你被雷霹以後,不但修為消失了,而且連頭腦也受到了損傷……」

步空雲嘆了口氣,道:「但是為父從沒淘汰你在為父心中的地位,為父一直以你為傲。」

「父親!」步長風眼色熱紅的望向步空雲。

步空雲拍著步長風的肩頭,道:「放心吧,兒子,族長長老和父親正在想辦法恢復你的修為!」

「告訴你,知道為父為什麼會製造這件天兵神器么?」

步空雲俊黑的臉上一抹剛毅的神采道「因為傳說中,這件神兵能爆發出龐大的鋪助力量,能激發出雷霆的威力,而這世間能操控這件天兵的人正是要雷劈而生的人。」

「而你就是這樣的人!所以,這件天兵其實就是專門為你準備的!」

「啊?」步長風抬起頭望著頭道:「為我準備的?」

「不錯!」步空雲望向火融炎炎的熔爐,道:「雖然製作這件天兵不是一般的艱辛萬難,但是,幸運湊巧的是無意中就將製作這件天兵的配方和材料都找齊了,再經過七七四十九次的熔煉,便能神兵出世了。」

「到時,我兒亦可憑這件神器傲視天下,一展鴻願。」

「哈哈哈哈……」步空雲一陣開心的大笑,「上天對於你何嘗又不是棄玉琢鑽,柳明花暗,其運自來?」

步長風一臉半驚半喜,半懵半迷糊的神情看著開心中大笑的父親。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關於藍嵐使者對於步長風的「懲罰」和一些與著「天馬行空」的行為,是當步長風回到家才豁然發現和深深體會到的。

黑暗真正降臨的時候,步長風滿腦裝著父親又一個驚天秘密的回到了家。

在家裡,有著一雙藍藍明亮似水嬌柔的使者藍嵐姑娘不但在自己家用了晚飯,還毫不客氣的「霸佔」了步長風唯一的「妻子」步飛兒。

今晚,當步長風回到家的時候,看著桌上的一張字條,步長風面帶驚艷的笑容。

「因本姑娘無處下榻,故借夫人一用,占榻之便,望君自諒。君子量大,自清自容。不候,早安,嵐字」。

按著步長風那一世的演算法也就十點鐘的樣子,而這一世的時間裡,使者藍嵐姑娘卻是早早的「擁」著步飛兒去睡了。「合巹同被」了。

步長風望著已經關上了的卧室房門,突然,臉上一笑,無奈的搖著頭,心道:這位美麗的使者行事也不是一般的不靠譜呀。

對於這位奇怪舉動的使者不免生起了怪異想法,似乎這位使者的出現和行動都有著神秘莫測的色彩,對於自己似乎也有著濃厚的興趣,而自己似乎也莫名的升起了對於這位美麗的使者有著幾分好感和濃厚的興趣,兩人都有著什麼共同的秘密在相互吸引一樣。

步長風關上外間房門,輕步的轉身走向旁側的一間石屋。

——今晚只好自己找休息的房間了。

這間房間是大娘的寢室,步飛兒母親的房間,在生下步飛兒的難產中逝去了,對於父親這是不可觸摸的疼痛,成了心中的禁區,阿媽也從不提及大娘,只是時常的進來整理打掃,保持得乾乾淨淨的。而裡面也至今保存著當年的樣子,小時候步長風和姐姐時常進入玩耍,對於姐姐親母的房間,姐姐似乎天生更依戀一些,所以步長風也時常進入,慢慢的這間大娘住過的房間反而成了步長風修鍊的凈室。

步長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緊閉雙目,心神靈境的進入冥想修行之中。

隨著念決的走動,鼻觀心,心觀神,神入丹府,至自心海……

對於修鍊,對於一個穿越的地球人來說,這理解就像武俠片里的內功一樣,想要功夫好點,力氣大點,身手靈活明捷一點,不礙就多練一練修鍊的法決,多坐坐功課,萬事都是熟能升巧,從中尋覓要點和訣竅,聰慧的人能從中舉一反三,一日千里,而笨挫的人就只能循序漸進,死記硬背,毫無進展。

步長風就是屬於有一點聰明的人,所以在七歲的時候,就進入了元氣境,在十二歲的時候進入了元力境,十三歲時已是全鎮百年來第一位元力境二階高級的天才少年。

能全靠自身的修為,毫無外力和各類修鍊鋪助藥品丹丸的幫助下達到這種境界的聽說在整個帝國也是能排進前十的。

對於步長風天才少年的修鍊,不僅全鎮人們知道驚喜,而且連鳳來都府也備案造冊,登記在目,以備步長風及冠之年,至少也可以保舉進一個上等學院進修學習。

對此,全鎮的人們,族長長老和父親全都寄予了深深的期盼和高遠的展望,希望在這個偏遠的山鎮出得一位舉世聞名的英雄人物,以至以後能成為一代無上宗師,高高在上的大能存在……

對此,很小的步長風也沾沾自喜,高興狂傲的展望著自己的抱負,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為帝國守護一般的存在,舉手輕笑之間,千萬敵人紛紛瓦解,人仰馬翻,丟盔棄甲,棄屍成野,再也不敢侵犯帝國寸草寸土,面對強者,傲神自立,輕蔑一切,須彌之間一招定成敗,讓對手俯首頓拜,猥縮汗顏,顫溧驚魂。

可是……

一頓霹靂驚詫的變故,一道驚雷劈下,不但讓步長風一落千丈,從天才變成廢材,而且周身的筋脈血路全數毀壞斷裂移位錯亂,這意味著就是大羅神仙也休想能再次讓廢材變成天才。

對於這次的打擊,步長風能感到父親黑俊的臉上帶出的蒼老和哀傷,自己的消沉和落寞。全鎮的譏諷和嘲笑……

但是,雖然打擊出乎意外的出現,對於本來就是地球人思維的步長風來說只要命還在,相信終有一天是可以尋到解決的辦法,畢竟自己現在還很年輕,還只是一個剛成年的少年,對於時間,自己還有一大把可以「揮霍」的青春,相信這麼長的時間應該可以找到一些辦法,即使乜沒有希望的出現,只要能像現在一樣的幸福生活,守著父母和嬌柔的妻兒,步長風還是希翼滿滿的。

黑暗的靜室中,步長風微微痛苦的搖晃的身子,滿頭大汗,一臉痛苦的表情。

「呀」的一聲驚呼,步長風緩緩的睜看一雙疲憊的眼睛,在黑暗中微微的發著光。

「還是不行呀,身體里的元氣依舊潰散的躲藏的斷裂的筋脈之中,無法凝聚暢通的收攏成氣……」對於身體的狀況步長風比任何人都清楚自身的糟糕情況,但是,步長風相信也只有通過自己的堅韌努力才能恢復自己的身體和修鍊,做任何事都得靠自身的堅韌意志和不懈的精神折磨。雖然這幾年毫無進展的修鍊,步長風也從無落下,總是堅持不懈的修鍊冥想。雖然每次的修鍊都會讓自己無論**還是精神都痛苦萬分,煎熬難受,但是步長風都要咬牙奮鬥,孜孜不倦的堅持,因為,步長風相信「滴水穿石,鐵棒也一定能磨成針」!

對此,這幾年來,步長風慢慢的摸索自身的情況,慢慢的發現自己頭腦中每當盤膝冥想運功的時候。步長風便感到了自己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至於是什麼變化自己又說不上來。

首先是自己的腦海好象被划西瓜一樣的一破為二,左邊的腦海好象一團烏雲密布的天空,飄著閃爍發光的一團雲霧氣體。其間雷電霹靂,象巨大的鏈鎖一樣的雷電霹靂捲起陣陣煙雲盤旋裹繞著自己不知道的一團巨大膨脹,似是要爆體而出,卻又讓自己清醒無恙。

右邊腦海卻全是一片黑暗,了無星光,死寂沉沉。讓自己琢磨難明。

最大變化是步長風發現自己腦海之中冒著一個似有似無的五彩氣團。

五彩氣團虛無飄渺,象一個五顏六色的玉盤一樣的在腦海中虛飄著。有時自己能清晰的發現,有時又蕩然無存,很是奇妙,很是古怪。

步長風開始興奮的以為難道這是要幻化出元氣境的特徵?

找到族長一試,又發現不是元氣境的特徵。

連步青步雷長老都沒見過。

但確實浮現盤踞在步長風的腦海之中。

也許是哪道神秘的藍色雷電帶來的。

因為無證可考,大家也沒見過,也無傳說的記載。

經過大家的查閱推敲,族長最後神秘的給步長風了一個答案:「這是奇迹。」

步長風一片愕然….

不過,現在步長風似乎了解到了這神秘變故的一點作用。

那就是和時間和空間有關的聯繫。

只要每次修鍊到那團五彩氣團膨脹盈實,自己頭腦欲裂的時候,自己就可以輕輕地推動那麼一瞬間的對於時間和空間的掌握,似乎可以在急劇消耗掉五彩氣團的瞬間,定格住自身以外的一切,包括世界。

一瞬,千萬分之一秒的時間。

步長風自從發現自己這一奇怪的特異功能后,經過無數的日夜冥想修鍊,和深思熟慮,即沒找到修鍊的方法和竅門也沒發現對自身的傷害和幫助,對於這麼千萬分之一的時間和空間掌控,新奇中的步長風屢試屢敗,但從未放棄,因為「聰明」的步長風偶爾發現雖然自己煉不成這世間的元力,但用這世間的功法卻能完成五彩雲團損耗的補充幫助。

每當自己損耗一下五彩雲團,通過自己不斷的修鍊,在體內的五彩雲團就會緩慢的積累出現,緩慢得很慢的逐漸轉換盈實飽滿,已備自己下一次的使用和推動對於時間和空間的掌控。

對於自己的發現,步長風也已悄悄的經過上千次的試練。

就如自己曾經欲抓住的那隻奇異的蝴蝶……

在正常情況下,沒人能從容的抓住一隻飛動著的蝴蝶。

所以,步長風動用了一下自己神奇的異能-——五彩雲團。

雖然步長風最終也沒抓住那隻蝴蝶,但是步長風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確是在十萬分之一那一瞬間,掌控住了時間和空間的奧妙,讓時間瞬間的那麼停上了一下,至於有多長,對此,步長風並不在乎,步長風在乎的是自己終於抓住了一點運用和掌控的法門,這才是步長風自從擁有這一神奇異能以來最關心最高興的事情——懂得運用,掌控,才是擁有神奇異能的主人和發展運用的關鍵。

步長風苦笑了一下,喃喃道:「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和使者談了一下「理想」又聽了一下父親的秘密。」低頭望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目光奇怪悶惑的道:「龍殉龍跡」到底是什麼?今天父親錘鍊的那道鐵件居然莫名的吸引著自己體內的五彩雲團,翻騰攪拌不休,蠢蠢欲動的欲透體流露而出,以至自己頭疼欲裂的難受萬分,神識恍惚不定。

步長風起身從桌上倒了一杯茶水,潤了潤乾澀的喉嚨,輕輕地躺到床上,定定的眼睛凝視著夜色,靜靜的暗室中,緩緩的時間流過……

修鍊,修鍊……

掌控時間空間的修鍊也是不錯的呀?!

步長空心懷意得的在緩緩的夢中笑了……

這世間誰能掌控時間和空間?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步長風精神飽滿的用力的啃著手中的麵餅,眼睛不時的瞟著裡屋,喝著已經被美女使者藍嵐「強制」取締了綠果仁的米粥。

飛兒靚麗的粉面上帶著幾分春意嬌羞,芊芊的柳腰像微微的細風似的在步長風的眼前打著旋的進進出出,「春風綿綿的」樣子。

步長風好大的一陣奇怪訝異。

不就被藍嵐使者「強佔」了一晚么?一大早的就像新媳婦似得嬌情泛濫的表情!

難道藍嵐使者是男拌女裝的?可是經過步長風賊亮的眼睛「交流」,那對偉岸的胸可是比起飛兒的也不曽多讓。這個世界的女人可沒罩罩什麼的,那直觀的得能「了解」到是多麼的「貨真價實」。

難道這使者是……那個……啥?……拉拉?這個可怕沒局限吧?難道昨夜調【戲飛兒了?

步長風那個糾結呀。

幾次想拉住飛兒問問,又怕唐突的不是那麼回事傷著飛兒的心。

步長風左看右看的,總覺得自己吃了虧,無論咋樣,飛兒今天有「問題」……

步長風狠狠的用力啃著手中干圓的麵餅,心中的氣全使著麵餅撒去……

——問不得飛兒,問使者去……

***********

步天雷氣呼呼的朝著步晴天就是一腳,心裡那個氣呀恨不得將這小子剁了四肢做球踢。

好不容易花了好大的關係才留下來,多呆上一段時間,就等著「玩玩」步飛兒那浪蹄子,可花了五千金鈔請的山客(強盜,土匪,馬賊)呢?

步晴天這小子咋辦的事?到現在都看不到鬼影子一個,眼看延留的時間不多了,自己還沒玩上步飛兒,小腹下就陣陣慾火邪冒,這幾天忍啊忍,弄著後院那幾個要死不活的女人就興趣寡味。這等啊等的,得等到什麼時候?

「臭小子,本少爺辦的事哪?」赤紅著雙目的步天雷青筋暴跳的一把抓起步晴天的衣領吼道。

一個大跟頭跌在地上的步晴天一臉的木然猥瑣的苦擠著臉,呲著嘴,那個忍著痛的趕緊回道:「雷少,雷少,息怒息怒……」

咳了咳嘴,忍下痛,道:「我不是辦妥妥了么?」

「妥妥?」步天雷一推衣領,步晴天又一屁股跌在地上,「這叫妥妥?老子忍的逑都冒火了,還沒見到一根毛,這叫妥妥?」

步晴天看著一步一步走過來,雙眼冒著火,冷青臉的步天雷,順勢跪立起來,忙道:「雷少……」

步天雷一把又抓住步晴天的衣領將步晴天提小雞似得拉了起來,「說!」

步晴天努著一對擠得有點變形的眼珠子,用力的朝著前方轉著,被步天雷勒緊的口中嗚嗚的叫著。

步天雷楞起冷眼,緩緩的轉過身,回頭望去,只見自己最恨最討厭的廢材居然追在使者大人的身後嘴裡叫著「告訴我……快告訴我……」穿過關口去了。

步天雷一把放開步晴天,驚異的抬頭望了望消失的人影,回頭道:「怎麼回事?廢材跟著使者幹什麼?」

「那個……正是要報告雷少的,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幾天那個廢材老是和使者在一起,才未敢動手的,畢竟那有帝國的官員。」

步天雷陰陰的沉下臉,鄒了下眉頭:「這倒是,把使者這個因素忘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