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一出,東洲大帝口噴鮮血,再也無法淡定,「你這個畜生……」

「究竟我是畜生,還是你畜生不如,世人自由公斷!」譚雲雙目赤紅,「我的族人,為了至高祖界人類,在魔之海域和惡魔廝殺。」

「可最後呢?他們得到了什麼?沒有榮耀,有的是被你們這些豬狗不如的畜生圍殺!」

「還有,但凡是簽下血誓,勢殺我不朽古神族的城池,我都會殺他個雞犬不留,而南洲祖城只是個開始。」

「接下來你就慢慢的欣賞吧!」

譚雲說完后,方梓兮拔出了洞穿東洲大帝的神劍,玉臂輕輕一拂,一蓬空間至高道祖之力束縛住了東洲大帝,使得他懸浮在了皇宮上空。

「梓兮,先血洗皇宮,再滅東洲祖城!」

譚雲話罷,和方梓兮開始屠殺皇宮中的敵人,將所有皇室以及宮中侍衛、太監、宮女全部滅殺。

然後,直到夜幕降臨,才讓整座東洲祖城變成一座死城。

俯瞰著下方慘烈的景象,不能動彈的東洲大帝,心如刀絞,他臉色漲紅,接連噴出數口血液,被活活氣死!

當東洲大帝至高道祖魂和一尊至高道祖胎飛出屍體時,譚雲釋放祖力泯滅了魂、胎。

夜幕中,譚雲踏空而立,昂視著蒼穹,吶喊道:「爺爺,您看到了嗎?」

「孫兒又給您殺死一個仇人!」

「爺爺,正義也許會姍姍來遲,但是絕不缺席!」

……

一刻后,譚雲和方梓兮飛出了血流成河的東洲祖城,一路朝東方飛去。

目的東洲神宗! 四季交替,一年半后,寒冬,大雪紛紛。

東洲神宗。

兩道身影自茫茫雪空中俯衝而下,在山門前化成了譚雲、方梓兮。

「來者何人……」看守山門的兩名弟子,像是見了鬼般盯著譚雲、方梓兮,發出一道尖叫,「不好了……」

「砰砰!」

譚雲右臂一揮,兩名弟子便化成了兩團血霧,屍骨無存。

譚雲在兩名弟子掉落的祖戒內找了一遍,沒有找到通往東洲神宗的時空神門開啟令牌。

「譚雲,怎麼辦?」方梓兮問道。

「無妨,既然沒有,那我解除時空神門禁制,便可打開時空神門。」

譚雲話罷,右臂一揮,一蓬浩瀚的祖力衝天而起,立時,茫茫雲海中浮現出一座高達百萬丈的時空神門。

時空神門上,刻錄著一縷縷密密麻麻的禁制紋路,譚雲觀察片刻后,道:「若要開啟,估計需要一些時間。」

……

同一時間,東洲神宗,內門大長老殿。

「大長老,大事不好了!」一名內門執事,急匆匆的衝進了大殿,朝內門大長老:韓霆說道。

韓霆白眉一皺,「王執事,何事驚慌?」

王執事道:「大長老啊,就在方才看守山門的兩名弟子,生命燈熄滅了!」

「你說什麼?」韓霆豁然起身,神色凝重道:「你的意思是說,剛才有人殺了我宗看守山門的弟子?」

「是的大長老。」王執事神色慌張道:「大長老,我懷疑是不朽古神族譚雲又來了,您想啊,放眼整個東洲神域,誰敢殺我們看守山門的弟子啊!」

王執事之所以說是又來了,那自然是因為之前譚雲來過的緣故。

「別慌,先跟我去看看!」韓霆話罷,便和王執事邁出了大殿,化為兩道光束,極速飛落在了外門地域前方,一座鶴立雞群的神山之巔。

但見神山之巔,懸浮著一塊熒屏。

韓霆祭出內門大長老令牌,一道光束自令牌內射出,鑽入了熒屏內,頓時,熒屏閃動間映現出一幅畫面。

畫面中,但見一名白髮青年,和一名白裙少女,正在並肩而立於山門前,昂首注視著時空神門。

「老天!」韓霆嚇得一個趔趄,感到四肢發軟,神色驚恐,顫聲道:「果……果然是譚雲來了,那個少女應該就是當今的天門主宰、天門宮主方梓兮!」

說到這裡,韓霆遏制著心中恐慌,彈指間,一縷祖力射入虛空,立時,虛空中狂風大作,雲霧散開,浮現出一口高達十萬丈的青紋神鍾。

「咻咻咻!」

韓霆先後釋放出三股浩瀚的祖力,狠狠地撞擊在了神鍾之上。

「咚、咚、咚!」

旋即,如同魔音滾滾般三道鐘聲,響徹整個東洲神宗。

聽到三聲鐘響,東洲神宗無論是外門、內門、精英門、核心門、親傳門、天才門弟子,還是高層皆大驚。

依照宗規,敢私自敲響通靈神鍾,那可是死罪啊!

尤其三聲鐘聲,可是只有在東洲神宗面臨生死存亡時,才能敲響啊!

一時之間,整個東洲神宗內門弟子、高層人心惶惶起來,認定是有敵人攻來了。

眾人不傻,紛紛便猜到了殺來的敵人是不朽古神族譚雲。

同一時間,問鼎神山,問鼎殿。

盤膝而坐,正在修鍊渴望觸摸到至高道祖境三重屏障的富察蜀,豁然睜開了雙目,接著,起身大步流星的邁出了大殿。

「嗖嗖嗖——」

這時,一道道光束從天而降,自富察蜀身前化成了一百三十名道祖境的宗門高層。

這一百三十人中,修為最低的是道祖境一重,最高的是道祖境大圓滿。

其中道祖境大圓滿者共有兩人,這兩人便是東洲神宗大供奉、二供奉。

「嗡嗡——」

虛空震蕩中,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渾身散發著至高道祖境一重的氣息,自富察蜀身前憑空而出。

老者不是別人,正是東洲神宗護宗聖老:孫無量。

孫無量在二百萬年前,便晉陞了至高道祖境一重,如今除了至高道祖境二重的富察蜀外,孫無量實力最高,其次是大供奉、二供奉。

「宗主,莫非是譚雲和方梓兮來了?」孫無量問道。

「不清楚,待本宗主一看。」富察蜀釋放出了神識,頃刻間籠罩住了整個東洲神宗,通過神識,在外門通靈神鐘下方的峰巔上鎖定住了內門大長老韓霆。

「韓霆,可是你敲響的通靈神鍾?」富察蜀之音,縈繞在韓霆上空。

韓霆昂視著空無一人的蒼穹,猛地跪了下來,渾身發抖道:「回稟宗主,是屬下敲響的通靈神鍾,原因是譚雲和方梓兮攻來了,二人就在山門前企圖破開時空神門!」

「來了多少人?」富察蜀之音再次響起。

「回稟宗主,只有譚雲和方梓兮二人。」韓霆話罷,再次祭出令牌,打開了熒屏。

問鼎神山上,富察蜀通過神識觀察完譚雲和方梓兮的境界后,他笑了,笑聲中蘊含著大局已定的意味,滾滾之音,傳入東洲神宗所有人耳中:

「爾等莫慌,譚雲只不過是道聖境五重,方梓兮也不過是至高道祖境一重罷了。」

「而本宗主早在一百萬年前,便晉陞了至高道祖境二重,他們此番前來,便是自尋死路!」

聞言,整個東洲神宗沸騰了,難以遏制的歡呼聲、振奮聲、叫囂聲接連響起:

「太好了,我還以為我們宗主是至高道祖境一重,原來宗主早已是傳奇強者二重!」

「是啊!就算不用我們宗主出手,就憑我們傳奇強者一重的護宗聖老,和大供奉、二供奉就能滅了方梓兮、譚雲!」

「方梓兮、譚雲,還想攻打我們東洲神宗真是不知死字怎麼寫……」

「譚雲這個雜碎,當初易容成了內門大長老,殺了我們少主和十五位少爺,就應該逮住他,將他抽筋拔骨、碎屍萬段!」

「不對不對,那樣太便宜譚雲了,依我看,就該把他囚禁起來,日日夜夜的折磨他,讓他想死都難……」

「……」

在眾弟子議論紛紛時,富察蜀已帶領護宗聖老,以及大供奉等一百三十名道祖境的強者,殺意凌然的朝山門方向飛去……

途中,富察蜀腦海中不斷的浮現出,幾百萬年前,自己十六個兒子慘死的一幕幕,他噙著淚水的雙目逐漸變得赤紅起來!

仇恨、憤怒吞噬著富察蜀的神經,他迫不及待的想將譚雲挫骨揚灰! 一刻后。

東洲神宗山門前,譚雲依舊觀察著頭頂上空的時空神門。

「譚雲,怎麼樣?」方梓兮問道。

「快了。」譚雲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時空神門上的禁制陣紋,一邊道:「最多再有一刻,我便可打開時空神門……」

不待譚雲話落,頓時,時空神門內傳出一道充斥著憤怒意味的蒼老之音,「不用等了,你不是想要殺本宗主,想要血洗我東洲神宗嗎?」

「本宗主這就打開時空神門,成全你!」

「轟隆隆!」

話音甫落,時空神門上禁制陣紋似乎活過來一般,徐徐蠕動中,百萬丈的神門便打開了。

「嗖!」

富察蜀率先自時空神門內飛出,踏空而立。

「嗖嗖嗖!」

緊接著,至高道祖境一重的孫無量,和道祖境大圓滿的大供奉、二供奉飛出了時空神門,出現在了富察蜀身後。

而後,一百二十八名道祖境一重到九重的強者,相繼飛出。

方梓兮昂首掃視眾人一眼后,神色頓時凝重下來,傳音道:「譚雲,東洲神宗護宗聖老孫無量,此人是至高道祖境一重,而富察蜀我竟然看不出他修為!」

譚雲心中一驚,定眼望著富察蜀,傳音道:「梓兮,富察蜀是至高道祖境二重,待會兒我來對付他。」

方梓兮點頭傳音道:「好!」

這時,富察蜀俯視著譚雲,眸子里透露出滔天殺意,「你這個狗雜碎,殺害本宗主十六個兒子,今日本宗主必將你抽筋拔骨!」

譚雲想到富察蜀當年在低等宇宙時,強行帶走素冰,以及將素冰眾女囚在東洲神湖畔之事,怒火便吞噬著他的全身神經。

譚雲雙目赤紅,星眸中戾氣肆虐,「沒錯,是我殺了你十六個兒子,想必你一定很想念他們吧?」

「今日我好事做到底,就送你們父子團聚!」

聞言,富察蜀怒火中燒,不再理會譚雲,他回首厲聲道:「護宗聖老,你來對付譚雲,記住要活的,方梓兮本宗主來對付!」

「是……」孫無量剛一開口,便被譚雲截斷,「富察蜀,你的對手是我,有種滾下來和老子一戰!」

「該死的雜碎,我看你能嘴硬到何時!」富察蜀氣得渾身發抖之際,孫無量目光陰沉道:「宗主您不必搭理他這個螻蟻。」

「還有,對付二人屬下們即可,不用您動手。」

「屬下來對付方梓兮,就讓大供奉、二供奉來逮住譚雲便是。」

聽后,富察蜀點了點頭,沉聲道:「護宗聖老對付方梓兮,其他人去把譚雲這個雜碎的手腳砍了!」

「屬下遵命!」孫無量領命后,體內湧出了古之至高道祖之力,一根古屬性的長鞭,自皮包骨的右手憑空而出。

「咻!」

「轟隆隆!」

蒼穹轟然崩塌,孫無量舞動神鞭,撕裂了虛空,俯衝而下,朝峰巔的譚雲、方梓兮抽下。

「譚雲,你不用擔心我,只管安心對付富察蜀即可。」方梓兮嬌軀內瀰漫出了空間至高道祖之力,祭出神劍,正要迎擊時,腦海中響起譚雲之音,「梓兮,把戰場遠離山門。」

譚雲擔心,激戰中敵人不敵,而逃進東洲神宗。

「好。」方梓兮傳音后,手持神劍,從峰巔上化為一道弧線,自山脈上空極速穿梭。

病公子的小農妻 譚雲施展鴻蒙神步,自峰巔上憑空消失,下一瞬便出現在了數萬仙裡外的山巒上空。

「砰——轟隆隆!」

孫無量那釋放出的鞭芒抽空后,震耳欲聾巨響中,塵土瀰漫山門崩塌。

「想逃?做夢!」孫無量手持神鞭,白髮飄飄,朝方梓兮追去。

方梓兮刻意放慢速度,待孫無量追上后,釋放出一道道浩瀚的劍芒,和孫無量自山脈上空激戰在一起。

「轟隆、轟隆隆——」

一時之間,山門上空被無窮無盡的摩天劍芒,和那散發出恐怖氣息的鞭芒吞噬,傳奇強者一重境的大能一出手,便是山崩地裂、蒼穹成片成片的毀滅……

……

同一時間,時空神門外踏空而立的富察蜀,怒指數萬仙裡外虛空中的譚雲,咬牙切齒道:「大供奉,你們還愣著作甚?上!」

在富察蜀心中,根本不通道聖境五重的譚雲,能是大供奉等人的對手。

在他看來,譚雲之所以有膽子前來,就是依仗著至高道祖境一重的方梓兮,而如今孫無量纏住了方梓兮,譚雲面對大供奉等人,根本沒有一戰之力。

在大供奉等人視線中,譚雲面對自己等一百三十名道祖境的強者,如同嚇傻了一般自虛空中一動不動,任由自己等人將他凌空包圍。

「譚雲小兒!」大供奉體內瀰漫著道祖境大圓滿的氣息,面帶獰笑的盯著譚雲,「你可還認得本大供奉?」

「認得,當然認得。」譚雲皮笑肉不笑道:「你不就是當年在魔之海域追殺我的那個廢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