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航天中心正在討論前往藍月的白農小隊大半天前的登陸行動。

“什麼!登陸失敗!”

https://ptt9.com/89846/ “冷靜,空幻長老,並不是登陸失敗,只是登陸過程中投送艙碎裂了而已!”

“而已!都裂開了,還只是而已,這難道還不是失敗!”

“您老請聽我解釋,這其中有很多的意外情況……”

事情還得從白農所在的投送艙接近藍月低軌道說起,雖然一路順利沒有遭遇蟲子也沒被對方發現,可路上白農小隊投送艙因爲是第一個發射,沒有任何經驗,所以問題不斷被發現的情況下,乘員們大都有些緊張。

在即將突入低軌道之際,白農突入想起了之前航天中心發出的隔熱層問題。因此,他與隊員們很快就這一情況進行討論,並覺得應該將外殼部分更換或者調整一下。這個討論很快有了具體結果,以最散長精細操控的白敏成爲主力,在艙內前方控制室內,直接隔着船體對頭部的隔熱層進行念力細節的調整。

然而等白敏將那可變形隔熱板取下來後,衆人才猛然間發現,隔熱板本身在幾天的宇航飛行中似乎出現了某些細節變化,以至於他們手中的隔熱板材質情況有所出入,而此時想要再換一個更是缺乏好的替換品。

更爲麻煩的是,取下隔熱板後,前艙內層裝甲板可是完全暴露在了宇宙射線之下。

於是,一方面亡羊補牢地將隔熱板停留在前艙正前方,並用念力防護;一方面,白農等人則毫無壓力地將‘宇宙空間有可能降低人思考能力’這種詭異的結論標定之後,重新開始討論解決方案。

一羣人冒冒失失又嚴重缺乏經驗,不得不停下來重新討論方法,這一討論就是小半天,結果等白月方面兩個礦物廠都建好了,這裏才得出一個全面修改隔熱板分子組成,來關閉其高溫變形這個畫蛇添足能力的計劃。

但就在他們打算動手之際,一路好運的投送艙終於遭遇了在藍月低軌道守衛的蟲族。

話又說回來了,不同於白月,藍月這裏可是還有着不少敵人,蟲族也有數只腦蟲守衛,因此太空中的防禦力量不說比擬雙月星,至少也能大體監控整個藍月的情況了,白農小隊的1號投送艙飛了大半天了才遇到一隻,其實已經算幸運。

但幸運也由此結束,因爲隔熱板剛剛拆卸下來,衆人大部分注意力還集中在如何改造上,所以當蟲族驟然出現之時,他們根本連反應都沒做出,就被三顆電漿球砸中。

雖然在常規防禦的設計方面朋族技術員們的節操還算充足,投送艙的裝甲板很穩固,順利地抵擋了第一波攻擊,但被拆下來讓白敏的念力託着的隔熱板就沒那麼幸運了。在白敏因爲遭遇攻擊而措手不及之時,隔熱板失去念力,又被爆炸衝擊,所以很快在太空中劃出優美的弧線,並直接提前登陸。

這下好了,連改裝的時間都省掉。

三位幽神很快利用念力在一公里的距離上解決了那隻不過用作監視地面,所以太空攻擊能力並不強的蟲族,隨後未免被蟲子圍堵,做出了立刻登陸的決定。

但缺乏隔熱板,在擁有大氣層的藍月登陸途中,摩擦產生的熱量讓投送艙前艙很快變成了烤爐,連底艙的貨物和中艙的環境都受到影響,全隊三十人大部分退到了後艙,白農更是用念力全力保護後艙安全。同時,爲了保證底艙貨物的安全,北鳴和白敏則將念力投入底艙。

然後,高度降低到70公里左右的距離。

此時,運氣再一次降低,好死不死的,投送艙撞上了一頭未知生物或者未知蟲族,然後本就脆弱的投送艙就這樣一命嗚呼。

碎裂開來之後,所有人都在高空散開,三幽神的反應很快,他們將念力依拖精神力製造了三個龐大的念力罩子,藉此籠罩了六十多公里半徑的區域,這才收攏了大部分貨物以及所有乘員。

等高度降低到30公里時,三幽神已經將念力罩相互聯繫起來,進而帶着他們念力罩籠罩的東西相互靠攏,並最終在20公里高空中將罩子回籠成爲一百米直徑的球體,同時降低了墜落速度。

人員是沒什麼事情,可貨物大半是沒戲了。

最終降落地點,白農小隊選擇在了一座高山,一方面那山峯白雪皚皚沒多少生物活動,另一方面白雲正好籠罩那裏,可以阻擋太空窺視,畢竟在一年前,藍月的系統保護就已經消失。

此後,總算穩定下來的白農等人檢查留下來的東西。

很幸運,通訊器、質能轉換巨蛋等貨物無損,但很不幸,裝着給質能轉換巨蛋用的那些能量結晶的箱子卻一個不剩全消失,唯一一塊能量結晶還是一名能量體之前在底艙看見時,因爲貨物奇特,而帶上和後艙衆人探討才得以留下。

最終在向朋族方面發信的同時,在衆人期待的目光之中,這塊能量結晶通過質能轉換巨蛋,給衆人提供了一大堆的……糖。

具技術員解釋,這是爲數不多的幾種能夠轉化成能量結晶的非單一元素物質。

……

然後當看到這些東西之時,整個小隊陷入了對那些指定貨物的技術人員的詛咒之中,你們難道就不能弄點正經點的東西嗎?

直到半晌之後,纔有一位負責超空巨蛋的能量體發言解釋,這東西似乎是用作某些物質生產的。但這時候連建造礦物廠的資源都沒有,拿這些有啥用,於是,幾乎是同時,白月和藍月的能量體們都開始轉職礦工。

只不過白月方面是順順利利地在礦物廠建好之後,而藍月……

“也就是說,藍月方面還算順利。”

聽到這些的空幻舒了口氣,雖說問題較多,但資源沒有了採集就是,重要的人留下,那麼貨物除了少許精密儀器,都可以現場製作,所以白農小隊的問題其實不大。

他現在與白農的心靈聯繫還能感受到,可無法進行直接交流,所以也只能依靠這些無線電來通訊。若是白農在登陸藍月上因爲這種烏龍而掛了,不僅白農的三意識任務可能出現問題,首先三人的關係就會讓他很困擾。

所幸,一切尚算順利。 轉眼間,時光飛逝。

五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在朋族內部,五個月的時間足以做很多事。

例如,完成了海洋三族的聯合,並開始對海族進行三極體制的改造以及文化技術傳遞;例如,技術大會後續會議還是沒能得到結果就閉幕,但還是組成了一個聯合技術協會,以協調各個研究部門的研究方向,向臨時主體的能量和精神兩個方向靠攏;例如,那被偶然間提出,又偶然間碰觸了朋人內心,於是偶然間就成爲主體理論的‘盛極而衰’理論,在各種偶然間的不斷演變之後,越來越像一種思想了,而社會討論也在政府隱晦的引導下開始趨於理性等等。

衆多的事情都在這兩個月間飄然路過,並得以實現。

不過這些對於空幻而言都只是網絡和報告紙上的東西,因爲他已經在B02這座完全改造成航天中心的領土浮空島上,度過了47年的秋天,並迎來了寒冷的冬季。

漫步在用水泥平整出來的道路上,穿梭於風雪之中的空幻表現的很是悠閒,視線時不時地掃過不遠處龐大的軌道發射器,看着軌道器發射啓動區那高高的工廠架子已經完全搭建成功,更遠處的幾個龐大船塢樣的東西,正在不斷吞噬着鋼鐵的模塊,隨後在肚子裏孕育着某些東西。

這讓開空幻感到很欣慰,因爲朋族總算還是向太空邁出了越來越堅實的步伐。

這時,更遠處的小型軌道器再一次發出一陣嗡嗡聲。在這裏的幾個月中,人們對此從一開始的不適,到現在的習以爲常,現如今每一個聽到這種聲音的B02居民都可以告訴來客,這不是軌道器又在發射衛星了,就是又在調試新的軌道器了。

而此時,瞳孔中映照出來的是一塊正高速衝向太空的物體所拉出的長長軌跡,那這就表明是又一顆空間衛星被髮射了出去。

“第34顆了……”

空幻喃喃自語,但身旁隨即傳來話語補充:“可惜正常在軌運行的只有9顆。”

“額……”

氣氛頓時有些沉默。

“那個,畢竟是剛開始,必要的學費能夠以這樣的方式交出去,已經算好了,而且現在成功率不已經高出了很多嗎?”

空幻這解釋的確是事實。

爲了儘可能快地實現朋族在太空技術方面的提升,衆人完全是不計成本地在進行連續試驗。而因爲軌道器的低成本發射能力,使得大家對此更是完全肆無忌憚。從幾百公斤的通訊衛星到幾噸幾十噸幾百噸的空間試驗衛星,從單一功能的衛星,到裝備人工大腦的自動控制試驗衛星……自從兩艘投送艙發射成功之後,朋族方面在進行了一個月的理論驗證和總結之後不久,就開始連續不斷髮射低軌道衛星。

不過成功率最開始的確很低,每三顆就有兩顆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或者是射線保護不好導致精密區域受損;或者是入軌之後動力不足,導致墜落大地;亦或者是材料問題,導致在軌運行沒半個月就停止工作等等。

總而言之,在各種缺乏經驗的情況下,朋族完全是用量來積累突破質。

不過上個月開始,在經過連續三個月高強度試驗並配合完善的經驗總結之後,有了豐富技術經驗的朋族設計部門,終於設計出了全新低軌道衛星標準,成功率開始不斷攀升,到最近一個月的統計,成功率已經提升到了70%左右。

現如今,朋族在軌衛星已經達到了9顆,如果剛剛發射的這一顆也成功的話,那麼就是第10顆。

“現在在軌通訊衛星2顆、空間試驗衛星6顆,射電望遠鏡1顆,剛剛發射的是……嗯,又是一顆空間試驗衛星,不過安裝了電磁軌道炮。據說航天小組有人提出設計全球低軌道通訊監控系統,還有人提出了行星圈監控體系,不過這些都太小家子氣了。”

“額,不是吧?”

“至少這些提議被反駁的原因上是這麼寫的。”

“這羣傢伙!”空幻捂額。

一直跟在空幻身旁的人顯然不會是靈雪,亦或者其它那個熟人,一身利落的女僕裝完全是處於愛好,她就是長老院中來自暗音部隊的一批幽神之一,名爲咲夜。當然,這和空幻記憶中那個很厲害的pad長絕對毫無關係,除了姓名……也許還有衣服類型。

在這五個月中,長老院和神庭完成了第一階段的改組,完全整合成了一體,這個組織繼續沿用長老院的稱呼,但對外則採用神庭的稱呼。這是因爲在長老院中的衆位幽神陰神,未來對外時將採用從神、正神的稱呼,以確保朋族對雙月各族的高端統治。

出於對航天的重視,人手比較充裕的長老院在B02留下了五名長老,以空幻帶隊。

其中,咲夜負責的保衛、精密製造等等工作,算起來可以說是空幻的副手,但更多時候她更喜歡飛在天空巡邏浮空島,以確保該地的安全穩定而不是跟在空幻身後查漏補缺。

信步行走間,兩人很快來到了航天中心的門口,在遞交了證明,待對面的衛兵通過網絡確認之後,他們才得以進入其中。

隨後,兩人在航天中心後方的萬噸級船塢中,看到了體積龐大的模型。

1型空間站,這就是眼前物體的名字,出現在空幻和咲夜眼前的只是一個組裝模型,用作地面測試。因爲外形和體積的問題,這個空間站的正體會分批使用軌道器投送到低軌道上,現在正在分段建造中。考慮到要長時間滯空,甚至會有更多的物質通過這個空間站,在其周圍建設朋族的太空工廠,所以空間站本身各種功能乃至於動力都是重中之重。

現如今,1型空間站的主體已經建設完成,並運往了六號軌道器。

整個主體,從此時的船塢內的模型上就可以看出,是一個球狀的物體,上面分佈了六塊接駁口,方便隨後的擴展。動力方面但以現在朋族的磁場引擎技術和空間理論水平,事實上是沒法解決的,有人提出重拾火箭推進方式,可被空幻拒絕,他選擇了從神石處獲得的反重力技術。

不過又想到這種技術與朋族現有技術完全不通,爲免技術侵蝕的問題,在提供這種技術時,他以保密爲由只爲設計局方面提供了這種反重力引擎的藉口數據和相關性能數據,這讓設計局方面很是不滿,卻又沒法強制要求。

對此,空幻當然只能會以苦笑。

當然,他不是傻子,若是真到了危險時刻,他也不會固執地繼續對其保密。現在空幻的動作,也不過是期望利用神石的技術讓朋人長時間停留太空之後,己方能夠進一步發展出屬於朋人的太空技術而已。在與神石內的存在閒聊時,對方對此不作表態。

話題迴歸。

1型空間站的主體並沒有太多的功能化分區,只有一個普通的大廳,甚至裏面都沒留下多少東西。這個大廳主要作爲後續擴展之後各個艙室的中心連接區域,直徑22.7米,重107.32噸,預定軌道在377公里的高度。

另一方面,船塢中的模型上,主體外圍有着如同珠簾一樣分散開來的龐大擴展模式。每一個部分都是如同主體一樣的標準球體並有六個接駁口,每個球體相互之間通過圓柱狀的過道模塊連接。

在朋族的設想中,這種空間站模式能夠讓空間站無限擴大。

不過考慮到設備的使用壽命,以及諸多問題,最後設計人員給出的結論是,最多將這個1型空間站擴展三層,也就是以29個球體部分連接而成的模式,預計可以承載常駐人口70人,並同時展開15個不同的空間物理實驗項目。一旦完成,這將極大地促進朋族的空間技術提升。

當然,現在這些東西都還停留在圖紙上,能否順利完成,就得看多方面因素。

今天空幻帶着咲夜過來,主要就是見證第一個主體球體的發射過程。但實際上,有過三十多次發射、其中正確入軌近二十次的經驗,航天中心的發射技術已經相對成熟。即便是百噸重的空間站主體,在有過幾次試驗的六號軌道器上發射也不會太過麻煩。

所以當空幻兩人在航天中心待了半天之後,伴隨着六號軌道器的強磁場變化,圓球狀的主體被包裹在炮彈般的外殼之下,迅速刺破天空的雲層衝向目的地,再次實現通訊之時,被髮射的主體也沒有出現異常情況。

歡呼聲是必不可少的,因爲這是朋族第一次將空間站部分發射到太空,但這並不是結束。

因爲是第一次發射,爲了確保安全,所以這個主體採用了無人模式(朋族可沒興趣每次都讓能量體冒險),因此空間站主體現在完全處在人造大腦的控制之下。因爲思維模式簡單、計算力也不怎麼高,人造大腦此時正按照設計人員編寫的流程,一步步機械地拋棄外殼,隨後緩慢入軌成功,並在同時啓動球體內的反重力引擎,根據改進後的各種測量儀器數據,調整飛行高度以避免大質量的主體被引力吸引着掉下去。

直到連續五個小時的環繞飛行,確認軌道飛行穩定之後,航天控制中心才真正鬆了口氣。

“好了,三天後進行第一批六顆擴展球的發射,同時將送去六名宇航員和能量補給,在此之前,大家好好休息。”

伴隨着控制中心組長的命令,除了監控人員外,其餘成員開始陸陸續續離開。

行走間,空幻靠近了那名組長。

不久之後,他和咲夜兩人在對方的帶領之下,來到了浮空島上一處隱祕的船塢區。 霸皇紀 在那裏,有着某些朋族未雨綢繆的東西正在設計製造中。 奔向宇宙一直是空幻的夢想之一,在蟲族出現之後,這種夢想更是變得尤爲強烈。在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之後,朋族從最初的木殼浮空飛艇到鋼鐵浮空艦,在實現了投送器1、2號的發射,再配合着連續五個月三十多顆衛星的高強度發射試驗之後,朋族終於開始了真正的宇航飛船研究。

而借用浮空艦、潛艇、宇航投送器、以及衛星的技術支持,加上對宇宙模擬開始準確的幻界試驗,最主要的還是宇宙中蟲族的壓迫,朋族的宇航飛船一開始就是按照戰鬥艦的標準來進行。

當然,這些宇航飛船在朋族的太空工廠從理論轉化爲實物之前,都將受制於地面電磁軌道加速器的設計限制。

從設計人員口中得知,現在的朋族的軌道加速器也只能將重量不超過1000噸、直徑不超過20米,長度不超過100米的物體投送到500公里低軌道上,這就極大地限制了朋族宇航設計的自由度。

但這並不能動搖被蟲族壓迫地時刻都想要發泄的設計人員們,去研究能夠與蟲族對抗的宇宙戰艦,進而將戰線從雙月星推到宇宙的決心。

“……因此,我們根據當前情況,提出了兩種設計思路:一種是整體式的宇宙戰鬥艦,地面自重971噸,長87米,最大直徑15米。 我真的只想做遊戲 但是,動力問題上,磁場引擎在太空的效用太低,而空幻長老你那種反重力引擎又……此外就只剩下火箭推力,我們進行了少許理論驗證,但發覺如果換用火箭推力,大質量的物體發射很困難……”

設計人員搖了搖頭。

很顯然,當前最適合宇宙戰艦使用的,就是空幻抱在手中不放的反重力引擎,因爲在引力圈作戰,這種對引力產生影響的引擎將會是最適合朋族當前使用的。

但很明顯,空幻沒打算放手。

“與其去考慮這些,你們還是多想想能否研究出進一步的宇宙用引擎吧,之前我不是提出了集中可行性方案嗎?”

“可大人你所提出的都只是簡單的概念和名字,完全沒有任何實際數據、乃至於理論證明。”

脈衝推進、太陽帆……甚至於空間動力,這些東西除了前面幾種,設計人員聽着都覺得比神庭還要神祕,更別說研究,但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機。

“至於另一種設計思路,其實和空間站差不多。我們考慮設計一種模塊化的設計,組合成一種功能艦,單個模塊的體積都在戰鬥艦的水準,但是發射到太空之後,如同空間站對接一樣進行組合,最後在太空焊接整合成爲一艘巨型主力艦。”

“當然,這許多東西都只是構思,還沒成爲現實,最主要的,還是引擎。”

※※※

回過神來的空幻和咲夜已經站在了船塢龐大的陰影之中,此時駐足此處的空幻仍然在感嘆着這些設計人員的能力。他是完全沒有想過,最重要也最困難的引擎問題,會被這些設計人員們如此快速、如此奇特地解決。

他們首先從空幻處借去了三臺反重力引擎,一開始空幻以爲他們是要拆卸,但出於對自己用念力一點點弄出來的反重力引擎的自信,他並不擔心。不過幾天后查看了一次,發覺這些設計人員們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麼去做(或者做了,只是拆不了所以放棄),而是將反重力引擎通上了能量,然後放在實驗室的掃描室內。

這些設計人員,竟然創造性地將反重力引擎,作爲實驗室觀察引力波的實驗儀器。

這一舉動連空幻都感到震驚。

但仔細想來,這不過是一個思維方式的問題。能夠設計出反重力引擎的一個前提就是觀察到引力波,而能夠擁有反重力引擎了,還需要去做這種都事情嗎?但朋族的情況特殊,我們的反重力引擎技術是別人提供的,空幻不過是複製般地製作出引擎卻並不理解原理。

看到這些時,空幻只是遲疑了一下,就沒打算去制止這種行爲。

通過反重力觀測到的引力波與自然存在的引力波是相同的,此刻反重力引擎產生的作用不過是一個類似放大鏡的功能,對朋族獨立的技術沒有多少影響,空幻也樂得讓實驗室積累引力波理論和實驗數據。

然而沒幾個月,通過對這些數據的分析,在試驗人員們龐大的計算力和豐富的想象力不斷推動下,他們提出了全新的誘導引力波引擎。

不同於反重力引擎的完全逆反方向作用,朋族試驗人員提出的誘導引力波引擎如果單聽理論的話,似乎比反重力引擎還厲害。它將通過對周圍空間的引力波干擾,產生諸如正引力波、斜向引力波、乃至於將引力波作爲蜘蛛線一樣的存在而產生不同的效果,從而讓飛船實現在太空中引力波存在的地區進行加速、減速、斜移等等功能。

但事實上,要實現這些功能只不過需要多裝幾個比反重力引擎還要簡單,但設計思路卻與反重力引擎完全不同的引力波干擾裝置而已。

當然,空幻必須承認他的文明控制中心研究模式,在這個引力波干擾裝置的設計上也有着不弱的作用,但這畢竟已經是朋族自己發展並且完全理解的東西。

然後又是一個多月的倉促試驗,直到最近幾天,設計人員終於拿出了第一臺誘導引力波引擎的實物,並裝在很久前就爲理論驗證而做出來進行實體試驗的宇航飛船原型艦上。今天,空幻帶着咲夜過來,顯然就是爲了見證其第一次啓動。

“不過有個小問題。”咲夜站在空幻身旁,狀似無意的詢問一旁侃侃而談的設計人員。

“長老大人請說。”幾個月時間從無到有拿出誘導引力波引擎,設計人員們現在顯然自信滿滿。

“如果,我是說如果,飛船飛到宇宙中沒有引力的地方去了……那該怎麼辦?”

“……”

“……”

“咳咳,至少現如今我們的飛船隻用於雙月太陽系內,這裏到處都能感受到引力波的存在,而等我們突出宇宙,到時候引擎也會經過升級吧。所以咲夜,現在考慮這個問題早了點。”

爲免氣氛繼續冷下去,空幻出言解圍。

咲夜神色平靜地點了點頭,似乎只是問了個無關緊要的問題,並不在意。一旁的設計人員卻神色尷尬,因爲從本質上來講,他們的確是對這方面忽略了,這對於要求嚴謹的科學設計是一個極大的失誤。

但空幻也知道緣由,人少。

這仍然是老生常談的話題,因此就不多廢話,將話題從這個尷尬的點上轉開,步入船塢後的空幻看向了眼前的‘宇航飛船原型艦’。

要說對於已經將浮空艦設計到幾百米長度、上萬噸的朋人而言,眼前這艘不到百米長,十幾米直徑的飛船,放到浮空艦隊中根本不夠看。不過相比於浮空艦那些大氣層飛船,宇航飛船的設計突出了防護、密封等諸多安全方面的問題。

“在防護方面,船體外殼部分圓滑設計,以保證突出宇宙時不會因爲大氣摩擦產生問題。

同時,這種設計,也方便了我們安裝各種類型的裝甲防護甲板。

比之大氣層浮空艦,這艘宇航飛船船殼有着近兩米的厚度,其實彈防護能力將超出雷霆級3倍,同時也強化了能量腐蝕、化學腐蝕的防腐性。最主要的是,在最外層裝甲板的內側,我們還爲其安裝了大量經過改進的22型防輻射板。在這樣的設計之下,這個傢伙九百多噸的重量,有三百多噸事實上都是外殼以及防護區的重量。”

放眼望去,光滑的甲板設計的確比現在的浮空艦要美觀很多,有些接近專用的劍魚級這類專用的高速艦,卻又比劍魚級粗壯了不少。

空幻點了點頭,在研究員的引導的之下,通過連接橋進入了艦體內部。

“因爲一開始就要考慮太空戰,在那種環境下,我們不能讓我們設計出的飛船變成一炮死。可問題是,體積太小,我們也沒法實現雙船殼甚至多船殼設計,因此我們將整個船體內部,設計成了近十個可以相互完全封閉的隔艙,類似水面艦艇的多水密艙設計。”

“不過最主要的是,作爲一種宇宙戰艦,其武器方面將完全針對化發展。”

船體內部的空間很小,只有一個直通的過道,所謂十個隔艙就是通過這個過道連接,空幻等人登船是位於中段,沒幾步就走到了中前端的艦橋處。

艦橋的位置比其它隔艙高一點,但仍舊隱藏在艦體內部,取消了浮空艦相對囂張的突出艦橋設計。也因爲體積小沒法實現多艦橋設計,這種飛船的艦橋內部只有艦長席、駕駛席和領航員席位能夠透過舷窗看到外面的景色,其餘位置都沉入艦體。舷窗也不再是寬大設計,而是低矮狹長的類型。

不過大量自動化設計、人造大腦和屏幕安裝,讓整個艦橋顯得很科幻。

通過一陣操作,艦橋內的幾個大屏幕被開啓,最中央的屏幕上顯示出了這艘宇宙艦的主體圖。通過全船3771個感應器,艦橋成員就能在這張圖上即時地瞭解整船各個部位的損傷情況,從而即時地做出因對。

對此空幻滿意地點頭。

而此時,設計人員已經將主體圖的顯示切換到武器上,然後與普通浮空艦設計最大的不同就顯示出來了。

“通過多年的與蟲族戰鬥,我們與軍事院聯合討論之後,認爲蟲族對我方最大的威脅,其實在於那些防禦不強但數量衆多的中低等蟲族。因此,我們在設計這一艘飛船的武器時,經過多次討論,拋棄了使用率不高的中、大口徑電磁炮,完全採用了高射速、自動填裝、7mm口徑的SS-3型軌道電磁風暴炮塔。”

“劍走偏鋒,這樣不會出問題吧?”咲夜凝神提問,被搶先一步的空幻,也點頭附和。

“不會。”研究員經過幾分鐘的緩衝,似乎再一次恢復自信:“我們只是取消了那些高不成低不就的中、大口徑電磁炮,但不是完全放棄高端攻擊能力,大家請看……”

圖像拉近片刻,空幻在船體前端看出了些跡象。

“雷霆炮?”

“對,就是雷霆主炮。”

揮舞着手臂,設計人員面色激動:“我們在這艘飛船上留安裝了六座SS-3炮塔,這樣一來,每分鐘就要消耗近4000發的7mm口徑彈藥。雖然這種彈藥體積小,但全船常規備彈也只有20萬發,也就是說在高強度戰鬥之下,她最多也只能堅持一個小時而已。”

“而且,我們也不可能只遇到那些小蟲子。如果來個觸手怪,SS-3可是完全無力。所以我們也添加了主炮設計,將不依靠實體彈藥,對觸手怪又有大殺傷,甚至還能擁有一定範圍攻擊、以及防禦能力的雷霆炮添加了進來。”

“也就是說,放棄中端戰鬥,以純射速作爲主力,輔以主炮絕殺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