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木子墨明白了眼前的這個靈魂體的強大,當年可能真的是半神,就算經過了千年的歲月,實力也可以與人皇比擬,這時沉重的威壓壓在了木子墨的身上,木子墨瞬間跪坐在地。

「你可以懲罰,但是請放我的朋友離開,我承受所有的懲罰。」

這時威壓消失了,木子墨大口大口的喘氣。

「孤名為木青天,我不知外界現在如何,但是自古以來擁有鋒力與元氣,還有魔息和鬼氣,不知現在還有誰記得當年的眾鬼之王木青天!」

看到木青天自豪而又高傲的樣子,木子墨也不好插話,聽他繼續說下去。

「你的朋友我可以讓他們離開,但是你,就別想離開了!」

木子墨低著頭,咬著牙,也許這就是宿命,大地顫抖,隨後恢復平靜木子墨被吸進結界之門內,眼前是長長的通道和骷髏海。

「小子如果你能在這裡活著出來,我放你走!石門已經打開,你的夥伴被我推出去了,但是你別想逃走,如果你能逃離這個結界,你也逃離不了那個石門!」

木青天放下了自己的架子說出了這些話,木子墨也見怪不怪了,反正自己註定要死在這裡了。

龐大的骷髏海撲向木子墨,木來萬念俱灰打算放棄生存的念頭的時候,此刻想起了芊靈兒,又想起了白雪柔,還有自己可愛的女兒木紫茜,估計她現在哭著鬧著呢吧…..老師們也很著急吧….

木子墨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了一下,自己要活著,自己不能死,如果自己死了,很多人會傷心欲絕,木子墨召喚出夜魅,甩刀出竅,沖向骷髏海。

「石門為什麼開了?我們為什麼被推出來了?爸爸呢?」

木紫茜一臉焦急,這時石門緩緩的落了下來。

「爸爸!!」

無論木紫茜如何掙扎,如何喊叫,墨小優都抱緊懷中的木紫茜。

「爾等凡人…」

這時木青天的聲音傳了出來。

「是誰!是誰在說話!!」

「爸爸!還我爸爸!」

墨小優無奈之下打暈了木紫茜,木紫茜就這樣在墨小優懷中睡著了。

「爾等凡人擅闖孤墓室,但是一個男人替你們承受了全部的懲罰,所以從今以後不準踏足這裡一步!」

墨小優心想,果然如此,木子墨肯定會這麼做,沒想到真竟然做到了這種地步…

「請問這個男人還可以活著出來嗎?」

「哈哈哈,你問孤?他如果想出來也不是不可以,一切靠他自己!」

隨後這個聲音消散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而這個時候金雷克帶著白雪柔和姬問夢迅速跑了過來

「子墨呢?」

對於白雪柔的問話,墨小優等人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真的對不起,我以為那天會長所說的地點就是幻陣核心沒想到,怪我好心辦壞事…」

金雷克自責著,白雪柔瞪了他一眼。

「不怪你,但是木子墨為了救我們….」

聽到了這句話白雪柔心中咯噔一下子。

「子墨怎麼了??」

「他….」

羅曉麗第一次看到墨小優說話支支吾吾的也看不下去了直接接著說下去了。

「木子墨為了救我們,他犧牲了自己!而這裡並不是核心,而是一個墓室!」

說著羅曉麗上前抓住金雷克的脖領子將其拎了起來。

「金雷克你為什麼要陷害我們..」

鐵雪雲煙 溫柔的雲梓鳶上前拉住激動的羅曉麗。

「曉麗,別這樣,金雷克可能也只是想快點結束這戰鬥,不經意好心辦壞事了而已,他已經知道錯了,已經很自責了。」

羅曉麗將金雷克丟在一旁,金雷克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好心辦壞事?金雷克看白雪柔的眼神都不一樣,分明是嫉妒木子墨,然後陷害木子墨,殺之而後快!!」

一言不發的墨小優本來就心煩,但是眼前發生這一幕點燃了她的怒火。

「夠了!明明大家都是校友,都是朋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羅曉麗看都不看金雷克一眼,而白雪柔卻皺著眉頭,因為她知道是什麼情況,但是現在的情況又不好說出來,每個人的情緒都不穩定,包括白雪茹自己。

「我會申請學院高層來這裡救木子墨。」

說完白雪柔離開了這裡,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尋找到鳳凰妖人並詢問出下一個地點,金雷克也站了起來惡狠狠的看了羅曉麗一眼,隨後也離開了。

「雪柔對於這件事情也很擔憂,但是她是會長,有些事情不能感情用事」

姬問夢這時候只好打圓場。

「不能感情用事?那就別當學生會會長啊!口口聲聲說著在乎木子墨,現在呢?交給上層領導?我估計上層領導只會說,啊,實力底下的人不值得我們去大費周章!」

「羅曉麗!」

墨小優聽到羅曉麗這番話氣的不輕,金雷克也就算了,認識的兩天的朋友而已,但是雪柔不是那樣的人。

「啪!」

姬問夢走上前去扇了羅曉麗一個耳光。

「不止你一個人擔心木子墨,還有請注意你說話的態度!」

姬問夢轉身也離開了,羅曉麗傻獃獃的站在原地,右手撫摸著被打的臉龐,劇烈的疼痛感讓她清醒了不少,不在被之前的憤怒所支配。

「曉麗我們在這裡等子墨出來吧。」

「嗯….」

在洞穴深處木子墨衣服殘破,自己已經不知道斬碎了多少骷髏,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腦海里一直回蕩的就是,殺!殺!殺!!

黑紫色的氣息逐漸潛入木子墨的體內,在木子墨心臟部位形成了一個紫黑色的核,而胸口上也呈現了如紋身一樣的標誌,證明著這枚核心的存在。

「殺!殺!殺!!!」

木子墨不斷的喊打喊殺,黑色的瞳孔映射出猩紅色,而周圍的骷髏也發生了改變,出現了一些類似於殭屍一樣的東西,但是殭屍身上的血液全部都是黑紫色的,每次血液濺射到木子墨身上,木子墨心口的核心就會增大一分。

「給我停下來!!!!」

木子墨腦海中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木子墨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這個聲音就是五年後的自己

「你就這麼弱小?被所謂的鬼氣控制了?你的體內被鬼氣入侵了你都不知道?再這樣下去你會死在這裡的!」

腦海中那個黑髮少年也就是五年後的自己好像異常憤怒,木子墨也不知道說什麼好,的確是自己的弱小讓自己被這些鬼氣所控制。

「我允許你用紫雷強化自己,但是你要記住,不要總想著依靠我,我也是為了你的未來而積蓄力量,還有最後一句話,小心金雷克!」

隨後木子墨可以調動紫雷之力,而黑髮少年的聲音再也聽不到了,這時雷電布滿全身,鬼氣再也無法入侵到體內,但是體內的鬼氣核心卻無法排除,無論怎樣去運用紫雷,紫雷都會避開鬼氣核心,木子墨也只好放棄。

「那麼繼續吧。」

木子墨漸漸的走出通道,但是周圍漸漸的出現了黑紫色的霧氣,離開通道的一瞬間看到一個三米高的巨人出現在木子墨面前,巨人周圍有各種各樣的殭屍之類的存在,而正中間是一個大門,是與當初威剛和雲風嵐傳送走的大門相同。

木子墨握緊手中的夜魅,迅速向大門沖了過去,撲過來的殭屍木子墨用夜魅將其斬成兩段三段。

「數量太多了,這樣下去不行…」

正當木子墨打算用戒指的力量的時候,三米高的巨人動了,揮舞著雙拳,地面上的殭屍全部翻飛在空中,不少殭屍直接砸向不木子墨。

「這些都是當年陪葬的士兵嗎?時隔六千年實力不衰退反而增加,難道是因為鬼氣嗎?」

說著木子墨運用紫雷加速不斷的在殭屍海中穿梭,不斷揮舞夜魅,讓敵人一個個減少,中間那個巨大的巨人才是木子墨真正要小心的存在,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了。

木子墨尋找到一處角落用紫雷組成一個可以承載一個人的屏障,坐在一塊石頭上從空間戒指里拿出當初墨小優和羅曉麗做的飯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也幸虧沒有多少殭屍可以偷襲木子墨了,吃完之後將飯盒收好,又拿出一個當初雲梓鳶送給木子墨的易拉罐,打開后開始恢復著身上的傷口。

「幸虧有這些讓我休養生息,也要感謝老師,曉麗和梓鳶。接下來的是苦戰了,這回可沒有人用神力幫我了,如果這個巨人與當初那個巨人相同的話,雲風嵐他們所在的地方也應該是某個人的古墓….」

一想到這些木子墨頭頂冷汗直流,幸虧當初那個古墓的主人沒有出現,站起身凝視著三米高的巨人。

「今天的我可不是那個在角落瑟瑟發抖的我了,來檢驗一下我一年來的成果吧。」

此刻木子墨將三個戒指的力量全開,強大的氣息包裹住全身,彷彿火焰跳動一般,而紫雷緩慢的環繞在夜魅的刀身上,木子墨半蹲蓄力衝刺飛躍,而巨人也第一時間發現了木子墨,一拳轟擊過來,巨大的拳頭轟擊到夜魅的刀刃上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木子墨不以為意,迅速整理身形,向上翻滾跳到巨人的手臂上,將夜魅插進巨人的手臂里向前跑動,巨人整個手臂血肉翻飛,隨後巨人憤怒的怒吼著,木子墨被它另一隻手擊飛,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木子墨艱難的爬了起來。

「使用我吧…我來幫你達成目的….」

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在木子墨的腦袋裡回蕩著。 對於這個沒有聽過的奇怪聲音,木子墨選擇無視,這個地方太詭異,發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很正常,木子墨再次打開一個易拉罐修復自己的傷口,隨後一躍跳到巨人的腿上,借力想斬向巨人的頭顱,卻被巨人一把抓住狠狠的摔在地上。

「咳咳,好驚人的力量。」

這時巨人一腳踩了過來,木子墨立刻起身跳躍閃避。

「好險。」

木子墨不斷的奔跑躲避巨人所帶來的攻擊,並仔細觀察著巨人的一舉一動尋找弱點,之前所斬傷的手臂雖然沒有恢復,但是巨人毫無痛感的繼續揮舞著那個手臂。

木子墨再次一躍跳到空中,將鋒氣聚集到夜魅上,一道夾雜著紫雷的刀氣迅速飛向巨人受傷的手臂,不出所料巨人毫無痛感無法感知自己手臂的危險,而手臂在這道刀氣的斬擊下與身體分離,重重的掉落在地上,揚起灰塵。

木子墨平穩降落大口喘氣,運用鋒氣去攻擊還是很勉強,而此刻時間到了,戒指的光芒消失,木子墨開始承受著強大的痛感,這時木子墨立刻運用鋒氣抵消掉了副作用,之後一頭汗水,喘著粗氣。

「果然…還是…不行嗎。」

巨人雖然失去了一隻手臂,但還是生龍活虎的在那裡張牙舞爪的。

「來吧….使用我….你可以打敗它。」

這個聲音再次出現在木子墨的腦海中,木子墨沒有理會,開始不斷的躲避巨人的攻擊,殭屍的襲擊,緩慢的恢復著自己的鋒力,元氣和鋒氣。

「看來我只能用這種方法磨死它了。」

就這樣日復一日,木子墨不斷在運用斬斷巨人手臂的方法進行戰鬥,不斷的恢復,戰鬥,恢復,戰鬥

終於這個巨人被斬成了兩半,周圍的殭屍也被殺的乾淨了,木子墨累得趴在地上喘著粗氣。

「成….成功了…幸虧這個巨人沒有靈智,否則第一下我就死了..」

吃過飯修復過傷口之後木子墨緩慢的走向這道大門,在觸碰到大門的那一刻感覺到自己在此漂浮在宇宙之中,彷彿看到了諸天神魔一樣,不對,這卻是一場戰鬥。

右邊的是諸天神佛,雖然不能準確的看清,但是木子墨可以感受的到,而左側彷彿是地府里爬出來的骷髏,殭屍,鬼魂,一個黑髮黑瞳的大叔坐在一個骷髏王座上凝視著諸天神佛。

這時兩顆不知名的行星碰撞,彷彿是開戰的信號,雙方的戰鬥開始,強大的紫黑色鬼氣,金燦燦的神光,這場大規模戰鬥讓人眼花繚亂,最終諸天神佛付出了劇烈的代價將擁有鬼氣的人們擊退。

隨後眼前一花,看到鬼王墓室是如何創建的,最後這個王拋棄的肉身,沉睡於這個古墓,而為了未來與諸天神佛戰鬥溫養了一批骷髏,殭屍,鬼魂。

但是在某一天,隕石隕落,將墓室砸塌,而這一帶莫名其妙的變成了火山,在流星的背後能看到一個人形的影子,隨後墓室之中只剩下了最低下的炮灰兵,而這個王也只能寄宿在門口結界的石碑里。

之後木子墨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這個墓室。

「這樣啊…果然這個世界的善惡無法區分,戰鬥永遠無法停歇。」

木子墨將自己的元氣緩緩的輸送到這個大門上,也幸虧木子墨有元氣,否則真的就束手無策了。

隨後黑紫色光芒閃爍木子墨消失在這個墓室。

而之前那個靈魂體出現在這個石門面前,看著石門逐漸破碎,直至散落一地石渣。

火山深處,此刻外界已經過去一個月了,白雪柔等人也找到了鳳凰妖人的聚集地,但是來參戰的上百學員如今死的差不多了,一半已經傳送回學院,一半死在這裡,屍體被燒為灰燼。

「你的力量是如何得到的!」

白雪柔手持銀龍槍身穿銀龍鎧,質問著鳳凰妖人。

「這要感謝我們的聖妖大人,你們也不要苦苦掙扎了,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乖乖受死吧!」

鳳凰妖神渾身被紅色的火焰包裹著,一臉邪笑向白雪柔一步一步走了過來,手中也出現了由紅色火焰構成的長矛,槍與矛不斷的相互衝擊,當長矛刺中白雪柔的銀龍鎧的時候強烈的熱度不得不讓白雪柔取消掉銀龍鎧。

「沒有了鎧甲,你就是一直待宰的羔羊!」

鳳凰妖人狂笑著,長矛不斷刺擊著,白雪柔也不斷躲閃著,生怕被火焰長矛貫穿,但是白雪柔還是沒有躲避及時,肚子被火焰長矛貫穿,此刻沒有一個人可以戰鬥,雲梓鳶也忍受著灼傷給還有希望活下來的人緩慢治療著。

「沒死透?喂,白髮美女,一路走好。」

正當鳳凰妖人準備將火焰長矛貫穿白雪柔頭顱的時候,木子墨突然出現在鳳凰妖人面前,條件反射一樣一刀將火焰長矛擊飛,站穩后看向周圍,周圍山石全部都被紅色的火焰灼燒著,渾身是血的墨小優用冰給自己止血,特別虛弱,羅曉麗衣服殘破渾身都是燒傷,懷中緊抱著木紫茜,而木紫茜已經害怕的一動不動。

雲梓鳶已經躺在地上無法動彈,還在努力的用翡翠綠元氣連接著每一個人治癒著她們的傷口,姬問夢少了一隻手臂,背靠著石壁喘息,虹千羽身上還有火焰跳動,整個人一動不動不知生死,金雷克卻不見蹤影,這時木子墨也想起了黑髮少年的那句警告「小心金雷克」

「入境界?喂喂喂,你是來搞….」

還沒等鳳凰妖人說完,左手一拳將鳳凰妖人轟飛。

「不可能,明明境界這麼低,你怎麼有這麼強大的力量。」

木子墨陰沉著臉一步一步的向自己的夥伴們身邊走去,並在她們身邊各自打開五個易拉罐,確定沒有生命危險了,將她們全部移動到安全的地方,而鳳凰妖人特別謹慎沒有輕舉妄動,也許是被剛才那一擊嚇到了,眼睜睜的看著木子墨救人。

「梓鳶等你恢復的差不多了給大家在細緻的治療,我來解決一下這個自大的妖人。」

說著木子墨三枚戒指的光芒爆發,氣息環繞周身沖向鳳凰妖人的方向,鳳凰妖人手中再次出現一桿火焰長矛,舞動火焰長矛與夜魅碰撞,火花不斷,鳳凰妖人不斷刺擊,因為速度過快無數的矛影出現在木子墨面前,木子墨飛退,但是身上還是出現了許多傷口,在離開墓室的一瞬間自己的紫雷在此被封印,因此實力也降低了不少。

「也不過如此,真是嚇了老子一跳。」

說完鳳凰妖人左手也出現一桿火焰長矛。

「託了聖妖大人的福,我獲得了真正的鳳凰之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