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三人均是黑沉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地上身首異處的楊天瀾,心中狂怒:居然來遲了,一個八品的高手追殺一個六品的小子,結果卻被反殺了,到底發生了什麼,那小子是究竟怎麼辦到的?

楊天定仔細盯着林地間一片混亂,想找點蛛絲馬跡出來,可轉了一遍,最終卻毫無收穫,只能判斷出雙方進行了異常激烈的戰鬥,對戰鬥的具體過程卻沒能知曉。

作爲當事人的葉蕭和楚南此時卻早已經遁開到了遠處,

甩開了後方幾人,兩人終於可以緩一口氣了,葉蕭看着幾月未見消瘦了幾分的楚南,開口問道:

“楚兄,你怎麼沒留在望龍城,清竹呢?有沒有和你一起離開?”

“清竹留在血騎了,有副統領紅兕的親自指導,對她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至於我離開血騎的原因,你應該明白。”

“哈哈,我當初離開望龍城時就暗自猜測過,以你的性子,想必不會在血騎停留太長時間,卻沒想到你離開的時間比我想的還要快。”

楚南微微一笑,低聲問道:“葉子,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我要去一趟繾雲宗。”

“繾雲宗啊,這可是個大宗派,不過可惜的是此宗都是些女子,也只招收女弟子,你去那裏做什麼?”

“我去找人。”

楚南點了點頭,“看來是個對你很重要的人,需要我陪你去嗎?”

葉蕭微微搖頭,笑着說道:

“我此行是去找人,不是去幹架,沒有什麼危險性,你就不要去湊熱鬧了,到是你,接下來準備去哪裏?”

楚南聞言眼睛一亮,快速說道:

“玄天宗三年一度的新進弟子招收考覈三個月後就要開始了,我想去碰碰運氣,玄天宗可是天下第三大宗,綜合實力排在繾雲宗之上,是所有修煉之士嚮往的修煉聖地,葉子,你有興趣不?”

葉蕭心裏狂喜,卻沒有向他提及青玄老人一事,大聲笑道:

“哈哈哈。。楚南啊,那就這樣說定了,我先去繾雲宗,等事情完了,到時候我們玄天宗見!”

楚南沒想到葉蕭會答應的如此乾脆,先是愣了一下,最後乾脆的吐出一個字,

“好。”

隨即掏出了身上所有的療傷藥物遞給他,葉蕭先是一怔,剛想拒絕,但看到了楚南眼中的堅持,也不再矯情,盡數收下。

此時夕陽西下,兩人的影子在身後被拉扯的很長很長,就如同兩人以後的命運,不知不覺中開始緊緊的聯繫在一起。共同出生入死多次的兩人彼此深深的看了一眼,眼中沒有一絲離別的憂傷,相反兩人均是微微一笑,繼而默契的轉身就此離去。

兩人分別後,葉蕭不作任何停息一路向西,因爲那個方向有他要找的人。繾雲宗矗立於繾雲峯上,而繾雲峯又處於五極大陸極西之地,故又稱西極,此地地勢極爲險峻,羣峯高聳入雲,人煙更是稀少,而繾雲宗卻是偏偏在如此險峻的山峯上建起了自己的宮殿羣,可見手筆之大。世人遠遠望去,就如同見到了人間仙境,白雲繚繞,神祕而飄渺。

經過幾天的辛苦跋涉,葉蕭終於來到了目的地,仰着頭看着陽光下金光閃耀的建築羣,不由咧開嘴笑了起來,擡腳就踏上了上山的石階小道,可是沒走幾步,他就遇到麻煩了。

兩道白色身影閃現出來,擋在了葉蕭前面,清叱道:

“繾雲聖地,閒人勿進!”

葉蕭擡頭看去,卻是兩位面容清秀不凡的女子,看裝扮應該就是繾雲宗的外門弟子了。葉蕭整了整衣服,很是禮貌的說道:

“葉蕭見過兩位姐姐,勞煩通報一聲,就說葉蕭需要上山見一位很重要的朋友。”

“嘻嘻。。小嘴還真甜,說吧,你的心上人叫什麼名字?”

葉蕭聞言一窒,尷尬的擾擾頭,

“撲哧~~”

其中一個女子看着葉蕭囧樣,忍不住笑了出來,很是可愛,

“你害羞什麼,像你這樣看起來傻傻的男人來我們繾雲宗,除了見心上人,不會有別的事了 。”

葉蕭聞言無奈一笑,

.ttκΛ n .C○

“我要找的人叫青鳥。”

“什麼?青鳥?”

“那不是李長老前幾月前帶回宗的女孩麼?”

葉蕭聞言心中狂喜,青鳥,你果然在此,終於找到你了。

“只是。。只是。。。青鳥妹妹的身份有點特殊,你先在這等着,我們先去彙報,看能不能得到長老或者宗主的允許。”

“多謝。”

葉蕭雖然對她們口中所說青鳥的特殊身份有點疑惑,但他還是選擇了耐心的等待。不消片刻,前去通報的人已快速返回,胸口微微起伏,喘息着看着葉蕭,一臉歉意道:

“李長老說了,青鳥不見陌生人,尤其是陌生男人。”

葉蕭心底一沉,暗道果然事情沒有想象中的簡單,只好再一次認真解釋:

“我和青鳥從小一塊長大,算是青梅竹馬,不是什麼陌生人。”

一白衣女子看着一臉堅持的葉蕭,遲疑了一會,終於一咬牙,

“長老說了,青鳥誰都可以見,唯獨不能見你。”

葉蕭眯起眼睛,壓住心中怒意,沉聲問道:

“爲什麼?!”

兩人對葉蕭還是挺有好感的,此刻急切的勸道:

“我們也不知道,這都是李長老吩咐的,你還是趕緊下山吧。不然等會長老出來看到你肯定會生氣,她脾氣不太好,到時候你可就要慘了。”

葉蕭低下頭開始沉默,兩女看到他這樣子以爲他要放棄了,雖然有點小難過,但心裏卻是微微鬆了一口氣,畢竟以往硬闖宗門的人沒有一個能有好下場的。

“謝謝。”

葉蕭慢慢擡起頭,露出雪白的牙齒,眼睛眯的越來越細,兩女子微微一笑,以爲他想通知難而退了,正欲安慰他幾句,突然被他下一句話給弄愣了,

“但對不起了。”

一道黑影快速從她們兩人之間閃過,朝着山頂暴掠而去,每踏一步,就在石階上留下了一個深深的腳印,葉蕭眼中寒光不斷閃爍,氣息伴隨着瞳孔深處的殺氣瘋狂攀升,整個人就猶如一柄出鞘的利劍,氣勢凌厲無比的刺向山頂。

我葉蕭的女人,誰也不能碰! “啾~~”

尖銳的哨聲很快傳遞開來,急促的聲音很快傳遍了整個山門,繾雲宗多數人聽到後先是一怔,隨之很快反應過來,急忙向宗門前殿趕去,居然有人敢硬闖山門,真是好大的膽子。

“唰!”

葉蕭身影閃現出來,穩住身形,擡頭看着對面一羣白衣女子,正嚴陣以待的擋在自己前方,葉蕭微微皺眉:

“今天我來此只想找人,不想惹事。”

一個身穿白色素袍,頭頂黑色髮髻,手持拂塵道姑模樣的人從前殿中走出,看着被衆弟子圍困於中間的葉蕭,冷聲道:

“哪來的渾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先拿下了!”

“是!”

衆弟子輕喝一聲,手持明亮的利劍紛紛向葉蕭圍了上來。葉蕭見狀也就不再遲疑,既然不講道理,那就靠拳頭來解決吧。

黑色人影衝入白色人羣中,簡直就是狼入羊羣,場中頓時一片混亂。繾雲宗大多數女弟子雖然修爲不弱,甚至有幾人已是和葉蕭不相上下,已經踏入了六品,但平日只知道修煉的她們哪裏是葉蕭的對手,前者從小在溫室中長大,後者可是一路廝殺,帶着生死戰鬥的覺悟而來。

葉蕭腳踏神行,身形快如閃電,身負黑絕,出拳力如山嶽,幾乎是一拳就轟飛一個,雖然戰鬥看似野蠻粗暴,但他已經儘量留手了,只是利用寸勁將她們遠遠震開。不然以他以往的戰鬥風格,恐怕此地的衆女弟子中,有很多人已經消香玉損了。

“砰~”

又是一拳將身邊最後一人遠遠震開,葉蕭眼神中帶着幾分歉意,卻不曾停下腳步,沉默而堅定的繼續朝山上走去,衆人卻只是圍着他,沒人再敢上前。

“好大膽!”

手持拂塵的道姑叱喝一聲,身形極速朝葉蕭衝去,看她的顯露的澎湃氣息,赫然以是八品了。

葉蕭面無表情,看着攜帶着凌厲氣勢向自己快速攻來的道姑,右手往後一伸,黑絕入手,熟悉的觸感傳來,體內的力量開始咆哮,葉蕭已經開始有點不耐煩了,黑劍狠狠超前劈去,這次已不再留有餘力。

白衣道姑剛衝到葉蕭面前,正準備一掌印去,眼角突然瞥見一黑色劍影帶着暴戾的氣勢,對着自己狠狠襲來,道姑瞳孔猛的收縮,好快的速度,只好以掌全力相迎。

“嘭~~”

白衣道姑輕哼一聲,身體不受控制的被擊飛,一路倒退,其身後的衆多女弟子如城火殃魚,被她撞的東倒西歪,場面混亂狼狽不堪,衆人均是面帶驚慌的看着黑劍在手依舊沉默的葉蕭。

白衣道姑站起身來,不可思議的看着葉蕭手中的黑劍,只有親自交手的過的她方能感受到黑劍的詭異之處,剛纔看似普通的一劍,但她仿若是被一座沉重的鐵山狠狠迎面撞擊,太恐怖了。

葉蕭只用一劍就擊退了白衣道姑,周邊衆人被深深震撼住了,眼中滿是驚懼之色,這才明白原來對方一直在留手,要是一開始就用黑劍,那麼自己這些人的後果就不堪設想了,一想到這,看向葉蕭的眼神中也就帶着一絲感激。

葉蕭看到已無人上前阻攔,沉默着收起黑劍,快速穿過前殿,繼續朝山頂飛馳而去。繾雲宗羣殿繁多,山腳殿堂稱爲前殿,山腰中間的建築爲中殿,而山峯之巔則爲正殿。

當葉蕭成功闖過前殿時,有人闖宗的消息就已經通過特殊的渠道傳遍了整個繾雲宗,所以當葉蕭還在趕往中殿半途的時候,中殿殿堂廣場上就已經站滿了一羣嚴陣以待人。

與前殿外圍弟子不同,這些人都是繾雲宗正式的入門弟子,每人都經過嚴格的考覈,無論是修爲和心性都是遠遠高於常人。

今天繾雲宗中殿衆弟子原本正和往常一樣靜心修煉,突然聽聞有人正在闖山,而且已經成功闖過了前殿,很快到達中殿,因此衆人平靜的外表下都帶着一絲好奇,想看看是何許人有這麼大的實力和魄力。

“啪啪啪。。”

清晰的腳步聲從山下石階道路上傳了上來,衆人聞聲望去,一個模糊的人影逐漸顯現出來,隨着不斷的拾階而上身影逐漸清晰起來,最終看清了闖山者的容貌。

葉蕭終於踏上了中殿的寬闊廣場,看到了更爲宏偉的中殿殿羣,遠方更爲清晰的正殿,自然也看到了眼前嚴正以待的一羣人,而此時那羣人正一臉好奇額打量着他,

“怎麼是個稚嫩少年,看他的容貌肯定不會超過十八歲,小模樣長的還挺俊。”

“是啊,居然比我們還小,就憑單槍匹馬敢闖我們繾雲宗的這份魄力,嘻嘻,姐姐我很是喜歡。。。”

“我真不想說認識你們,都什麼時候了,能不能別犯花癡了,宗門的臉都讓你們丟光了。”

“。。。”

葉蕭看着面前如此大的陣仗,不由倍感頭疼,因爲這羣人的修爲幾乎都在六品以上,雖然單挑一對一他有信心可以獲勝,可現在情況是他要面對的是一羣人,也就是說,他現在要挑一羣人了。

葉蕭抱着最後的希望,拱手說道:

“在下葉蕭,今日無意冒犯,只想上山見一人,不知你們爲何要阻擾於我。”

“上山做什麼我們不管,我們只是奉李長老之命,今日必將你驅出宗門。,或者你自己就此離去下山,我們可以不追究先前的事。”

“是啊,你才六品修爲,在我們面前沒有任何勝算,你還是放棄吧,免得平白多受些皮肉之苦”

葉蕭聽出了兩人話中的端倪,爲何這個李長老會百般阻擾自己,

“各位,不知這李長老和青鳥是什麼關係?”

“原來你要找青鳥妹妹啊,李長老是我們繾雲宗的供奉長老,據說青鳥妹妹修行天賦驚人,悟性絕倫,所以李長老將她收爲親傳弟子,對她期待很高。”其中一人嘴快,脫口答道,引得邊上人猛翻白眼,對方可是敵人好不好,真是單純的丫頭啊。

葉蕭一怔,這才明白了問題的根源所在,這李長老應該是對青鳥的期望頗高,怕自己的到來亂了青鳥的修行之心,所以這才千方百計的阻攔,而恐怕此刻的青鳥也並不知曉自己正在闖山吧。

雖然情況對自己很會不利,可惜,今天我必須要見到青鳥,所以這山我闖定了。

葉蕭擡起頭,一臉平靜的看着對面黑壓壓的人羣,右手提着黑絕慢慢走了過去,黑劍劍尖抵在地上,隨着葉蕭的前進,在用大理石鋪成的地面上拉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跡,看起來觸目驚心。

對面人羣一片寂靜,她們看着朝自己走來的少年,感受到了他臉上的堅定,微微嘆一口氣,其中一人玉手一揮,輕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