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看,我也想知道怎麼回事,誰大打出手了?”伍俊文好奇的看着電視,他拿起另一部電話打給徐懷慶,可是電話大半天沒人接,伍俊文就跟餘飛說:“我問問他怎麼回事,我剛纔把他送到酒店了。”

莉莉和麗薩費了好大力氣才把徐懷慶擡到牀上,他喝多了倒在地上什麼都不管了,莉莉她們也不忍心讓他睡在地上,只好當他的傭人照顧他,人剛放在牀上倆人都沒了力氣,手機還響個不停,麗薩拿起電話問:“誰呀?”

伍俊文認識麗薩,聽的出來是她,“我找徐懷慶。”

“他喝多了,你把他送到酒店我就跟了過來,有個他不喜歡的人在騷擾他,他就把自己灌醉,你找他有什麼事情麼,要不明天我帶他去見你。”麗薩知道伍俊文跟徐懷慶的關係,她在林飛宇家給怡菲當保鏢,即使沒見過林飛宇的弟兄也都聽說過,她知道伍俊文不是個壞人,一直很老實的做着法律允許的生意。

“他喝多了?那就沒事了,晚安。”伍俊文掛了電話,把情況告訴餘飛,餘飛也奇怪,徐懷慶喝多了那誰在外邊鬧事呢?麗薩把手機關了,然後故意讓莉莉看着,她在徐懷慶臉上吻了一下就回到餐廳繼續吃大餐。

早晨徐懷慶第一個醒來,他發現自己蓋着被子,他知道自己喝多了還是躲開很多事情的,他正打算起來發現旁邊多了兩個人,莉莉和麗薩都在牀上躺着,他心想這倆人把我看的夠緊的,難道是誰怕誰先下手不成?他慢慢的起來,然後輕輕的拿起手機溜到了洗澡間裏。

“昨天你打電話了,什麼事情呀?”徐懷慶問伍俊文。

“沒什麼,本地有人幫咱們,還沒讓你收拾的小幫派小團伙遭到毀滅性打擊,我看像是咱們的人做的,感覺不是五哥做的就是六哥做的,我一直感覺他們在這裏,我看過他們的博客,有本地的風景照片,況且大哥剛來告訴咱們不要再殺人,我羣發了電子郵件,我想他們看過,所以是他們,我再發個郵件,估計他們也做完了事情走了,留給我們的都是好做的。”伍俊文大清早就拿着電話聊天。

“他們能做太好了,最近我遇到點麻煩,她們我了,真是麻煩,我幾天之內是不能做事了,讓餘飛自己想辦法去,等我擺平了這裏的事情再說,我不多說了,一會見了你再說。”

徐懷慶洗了澡就匆忙離開酒店,他直接去了軍營,見了餘飛和伍俊文當面把自己的問題說了一遍,餘飛點點頭,“反正事情是有人做了,你不用擔心,好好休息幾天,把自己的事情處理好,不管那個時代都是人怕出名豬怕壯,你把個人問題解決好才能安心賺錢。”

“可我不知道怎麼辦呀?”

伍俊文說:“大嫂給你介紹兩個也是好意麼,別弄砸了。”

“我去問問大嫂。”徐懷慶鑽進伍俊文的房車裏,他打開電腦上了網,然後給大嫂打了個電話,爲了說話方便就約大嫂在網上聊。怡菲收到短信就打開辦公桌上的電腦,視頻窗口打開以後她就先問:“你怎麼了,看上去臉色不好呀?”

“大嫂我怎麼辦呀,你怎麼給我介紹兩個人,她們死纏爛打的我很難脫身。”徐懷慶說出自己的苦衷等待幫助,怡菲說:“可能我私下總說誰找了你就送個帶用泳池的別墅吧,莉莉打你的主意不是幾天了,你還是自己考慮一下,擇優錄取麼,就介紹一個你知道是好是壞呀,兩個一比就明白了,趕快選一個不就不麻煩了。”

“都不好對付呀,選那個呢?”

“我在公司事情很忙,有空就來給我幫忙,不能陪你閒聊了,我先離線了。”怡菲關閉聊天工具,繼續忙着自己的事情,徐懷慶失望的對着電腦屏幕,伍俊文問:“你還是自己選一個,我告訴你一個絕招,你想不想用一下呢?”

“當然想了快說呀。”

“你把你存錢的信用卡拿出來,告訴兩個人,誰要不找自己可以把錢拿走,願意找你的就讓他跟你過窮日子,這樣就能看出來怎麼回事了,你看好不好?”伍俊文的確有點小聰明。

“倆人都要錢怎麼辦,那可是我玩命的錢呀。”

Wωω●тт kān●¢ ○

“那你就不給,把他們趕走。”

“那都不要錢呢?”徐懷慶拿出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勁來。

“不要錢你就把錢捐給慈善機構,這樣她們就得不到經濟上的好處,積極性也少了,就去把酒店房間退掉,租個一室的公寓住,每天不要喝貴的酒,不要吃大餐,你活的簡單自然一點,就跟她們耗下去,你記住多數人結婚都是爲了實際的好處,他們不先挑選人,而是先你有沒有別墅有沒有高檔車,還要你家產值多少錢月收入多少,你的遊艇也先讓我的公司保管,對她們你就說租給我了,我會象徵的給你點錢,你不用真把信用卡的錢捐了,先藏起來就可以。”伍俊文設計出一套非常複雜的程序,徐懷慶立即掏出自己的信用卡和遊艇遙控器。

“東西你先幫我保管,給我留點零花錢。”

伍俊文掏出一張卡,“慢點花,不夠你就當苦力去。”

“沒錢沒勢的他們自然就走了,不過還要讓大嫂取消一下她的承諾,她們可能爲了別墅也要跟我耗到底。”徐懷慶拿出手機繼續給大嫂發短信,然後就離開伍俊文的房車,開始他的僞裝生活。

明明有錢還要假裝沒錢的日子不好過,如果真的沒錢也只能面對現實,是卡上有錢但是不能花,徐懷慶感覺自己就跟有了毒癮一樣難受,他先租了套很一般的單身公寓,然後就在樓下的餐廳裏找了個打雜的服務生當,不是因爲上班近,主要是這家餐廳的職工餐不錯,只要不是太貴的東西,都是讓職員隨便吃的,幹這個工作可以省下回家做飯,不是因爲徐懷慶不會做,只是小時候家裏父母忙他總自己做,出國打工又是在法式餐廳,他已經厭倦了做飯,在茶餐廳裏他也儘量不去廚房,只是擦擦桌子掃掃地。

按照伍俊文的指示混過一天的徐懷慶脫下工衣回到自己家,餐廳裏有空調但是工作一天下來渾身也都是汗,他吹着口哨走進洗澡間,舒服着洗着澡,快洗完的時候他聽見有人敲門,還不是敲公寓門,而是敲洗澡間的門,這可把他嚇壞了,難道是仇家找上門來?他打開個門縫往外看,麗薩拿着件睡衣,“你的衣服,快穿上吧,難道你要光着屁股走到客廳不成?”

徐懷慶飛速的抓過衣服,“你怎麼進來的?”

“你還不容易,你忘了我會做的事情很多呀。”麗薩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徐懷慶穿着睡衣從洗澡間出來,莉莉拿着他扔在地上的髒衣服塞進了自動洗衣機,徐懷慶更驚訝的問莉莉,“你,你怎麼也再這?”

“我怎麼不在呀,你最快的辦法就是跟着她了,你太低估我的智商了。”莉莉按下洗衣機上的電鈕,也坐在沙發上喝着飲料,悠閒的有點像回到自己家一樣。 “你們都來這裏幹嘛,住不下這麼多人的,麻煩你們走吧,我忙了一整天想休息一會。E3小說”徐懷慶說完躺在單人牀上,麗薩走過來坐在牀邊問:“你弄個這麼小的房子我住哪裏呀,你怎麼不弄的大的?”

執魏 “弄個大房子恐怕你就更不走了。”莉莉坐在沙發上用遙控器來回換着頻道,就在徐懷慶感覺到很尷尬的時候門鈴響了,他聽着比較心煩只能自己爬起來開門,打開門一看他更心煩,程潞站在門口伸着脖子往裏看,“家裏來了這麼多人呀。”

“你來幹嘛。”徐懷慶很不歡迎的問道,因爲眼前的這麼人就是自己最大的錯誤,認識她本來就是個錯誤,她也死纏着不放,程潞說:“我來看看你,雖然你不想見我,可我不這麼想,晚上你想去那我陪你去。”

“算了吧,你也見着我了,你該去那就去那。”徐懷慶打算關門,程潞半個身子已經進來,麗薩見情況不好就走到門口,摟着徐懷慶故作親密,然後還故意在他臉上聞了幾下,等表演完了她才用不屑一顧的目光看着程潞,“這個又老又醜的傢伙是誰呀,是你以前交友不慎認識的吧,沒關係我可以原諒你,年輕時候誰不犯錯,打發她走吧,我們沒時間跟她耽誤。”她拉着徐懷慶就往裏邊走,把程潞晾在一邊。

“我知道她是程潞,你以前什麼都不懂,錯認識了人也沒什麼,你大嫂都跟我說過的,也不怪你,以前我沒見你的時候都能把你的社會關係倒背如流,我能原諒你犯這個錯誤,不過以後的路別走錯了就行,告訴她讓她走呀。”麗薩把徐懷慶說教了一番。

徐懷慶到了陽臺,躺在躺椅上看窗外的夜景,程潞很不高興的跟了過來,麗薩把她擋住,徐懷慶扭頭看着麗薩,“你知道我不能再錯了,不如你好心幫幫我,把她送走,我對你的辦事能力百分之百的放心。”

麗薩心裏明白,打發走一個算一個,不能三個人都呆在這裏,只好點頭答應,她臨走的時候用很兇的表情對着莉莉說:“別以爲我一會不在你就可以得手,你也老實點,我一會回來,別讓我看見什麼不該看見的。”

程潞對着徐懷慶喊叫着,還賴着不走,麗薩伸手抓住她的肩膀,用指甲使勁摳着她的穴位,程潞就感覺又疼又麻,這種難受的感覺擴散到了她的全身,她不想走也不行了,被麗薩拖到外邊去,見到公寓的保安麗薩說:“別再讓這個人來搗亂,如果你擋不住他我就去投訴你們。”

麗薩把程潞趕走趕快返回了房間,莉莉還老實的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徐懷慶被她們折騰的心力憔悴,這樣的局面應該終止,要麼自己非崩潰不可,不如干脆跟她們說明白吧,“我很煩,麻煩你們兩位能不能到外邊幫我把門關上。”

“不用這樣吧,你做個決定,要麼我走,要麼她走。”麗薩的脾氣也不好,她也沒時間跟莉莉再耗下去,徐懷慶看看她們,他也很快做出決定,“如果你們不能一起走,非要讓我選一個,那我選擇你走。”

“給我個理由。”麗薩很生氣的追問。

“我以前似乎跟你說過,跟你在一起我感覺不安全。”

“我的本事不次於你,你應該感覺到安全,我是職業保鏢。”麗薩也知道自己的長處正好的自己的短處,徐懷慶說:“倘若你是我女友或者老婆,你只要對我有一點誤會,誤會只需要有一次足以讓你把我也幹掉,你的能力不比我差我也知道,可我不能二十四小時都防着你,那樣我會累死的。”

“就因爲這個呀,人和人就這麼難有一點信任麼?”

徐懷慶笑着說:“一起發財時候不信任也沒關係。”

“他都說明白了你還不走,當電燈泡呀。”莉莉站起來打算送她走,麗薩嘆着氣什麼都沒說就轉身離開,她感覺這段時間沒白過,至少他不是靠下半身思考的人,也不是無能的人,他可以短時間內賺到很多錢,如果非要計較私人關係的遠近,或許自己會失去很好的發展前途,他跟憲兵的關係以及跟保安公司的關係都決定他能發橫財,總有些上不了檯面的生意會給他們做,幹嘛非計較能不能跟他在一起,又不是永遠不見面,即使他結婚後也還是要出來做事的,否則怎麼養的起莉莉那樣的散財美女,即使當不成他的老婆,以後也要用盡手段把他們破壞掉,自己有的是機會。

麗薩走了以後徐懷慶長出了一口氣。

“你說她不好那就是說我好了。”莉莉從新回到沙發上坐下,沒有討厭的人在跟前她感覺很舒服,徐懷慶說:“她走了你怎麼還不走,你也不是沒缺點的吧,如果不是我大嫂答應送我厚禮你會願意找我麼?”

“我喜歡你的時候你大嫂的公司還沒今天這麼有實力,況且她是後說的,她說什麼沒影響我做出決定,我一直不理解,爲什麼你這麼不喜歡我呢?不會是因爲我學歷比你高吧?”莉莉把電視關了,專心討論事關自己未來的大事。徐懷慶嘆着氣,拿起雪茄點上,“不喜歡的理由太多了,喜歡的一個也沒有,我們是兩種人,你小時候過的什麼生活,住着別墅,去學校坐的賓利,假期坐飛機環遊世界,即使你不上學,過的日子也跟我大嫂相差無幾,可你太認真的工作,你把自己弄的很強,我在你面前要什麼沒什麼,文化差異就很大,我連高中都沒上過就洗盤子去,你當然會歧視我,另外地域差異很大,你習慣從小拿刀叉吃飯,我習慣用手或者筷子,另外我們不是同一年代出生的人,你喜歡的我都不喜歡,在一起會很痛苦的,你別以爲我什麼不知道,你雖然在我大嫂身邊當管家,可你的權力比她公司裏的ceo權力都大,我大嫂做期貨、股票、基金全部是你運作的,所以你整天在家裏,那些商業雜誌的小記者那知道,其實你纔是我大嫂公司的一把手,我大哥大嫂都是股東而已,你拿的股份也僅次於他們,我跟你比簡直什麼都不是,你可以不上班坐在家裏就賺錢,利用別人打遊戲的時間就能把小半年的生活費賺到。”

莉莉沒想到他知道這麼多,怡菲因爲結婚早所以沒機會獲得更多的學位,面對公司裏大把的碩士博士職員她感覺到很不好管理,另外她也不是全能型的生意人,莉莉在她身邊不光是合作者還是謀士,重大投資決策全出自她手,即使她僞裝的不錯,徐懷慶也清楚他們倆真是的差距。

“你既然知道這麼多還有什麼接受不了的,你跟我在一起至少不用工作,你大哥做什麼在家都跟你大嫂說的,我也不是不知道,你幹什麼他們私下討論的時候也不揹着我,你找了我對你有好處。”莉莉知道自己的本事足夠能讓他過上坐着私人飛機四處履行的生活。

“那我只好試着看了,我受不了就會消失的。”徐懷慶躺在陽臺的躺椅上,繼續抽着剩下的半支菸,他心裏想看來這個包袱是甩不掉了,都打發走也駁了大嫂的面子,留下一個先對付着,反正自己也不是什麼完人,自己有太多別人受不了的缺點,以前在大嫂家自己很斯文的,隨意亂來會被保姆笑話的,所以自己僞裝的不錯,她大概是看走了眼吧,時間久了她受不了就自己走了。

“最近有點太平,我的職員他們的戰鬥力會下降的。”伍俊文每天到雅雲下班時候纔到自己的公司看看,餘飛基本也抓不住幾個人,一個城市又不是都是賊,每天他只跟檢察官的法官打交道,把抓來的人都一一處理,檢察官協助受害人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曾經被犯罪集團傷害過的居民都受到補償,他們除了感激勇敢的憲兵也會感激檢察官,檢察官也可以利用辦案提高自己的影響,沒人願意一直當檢察官,他也需要積累威望,法院的判決格外重,贏得受害人的喝采,法官陳佳芳也不是笨,對犯罪分子處以很高的罰金,直到讓他們破產,還把包庇犯罪分子的親屬也都判很最重的刑罰,新聞節目當然也把她捧成正義的化身。

餘飛說:“賊總有抓完的時候,下一步幹什麼呢?”

“沒有殺人搶劫的你可以收拾收保護費的,對付故意傷害罪的嫌犯,或者抓交通肇事,我可以租給你飛機協助你執法,檢察官法官的威望急劇上升,人們都認爲是法槌一敲正義得到伸張,憲兵在幕後做的工作比他們多,你要多跟媒體打交道,不能讓那些做簡單的掃尾工作的人佔了上風,不如我幫你安排採訪,當然是你不上法院的時候,這樣時間利用率很高的。”伍俊文的後臺就是餘飛,他這麼精心的策劃也是爲了餘飛,餘飛上了電視自己也就很容易的上鏡頭,等於給公司免費廣告。 “讓一個人徹底喪失作惡的能力需要六發子彈,還都是價格比較貴的空尖彈,如果打死他們,我會瞄準腦袋,最多兩發子彈,不殺人反而成本更高,明白麼?”阿虎開着車往回走,阮盈秀問:“你打算去那,你住在那裏呢?”

“我沒固定住處,只好每天住酒店,每天忙着給你們辦事,那有空買房子呀,事情辦的差不多了你們也應該結賬了吧。”阿虎主動開口要錢,阮盈秀從自己的包裏翻出一張信用卡,“卡上有一百萬,夠你用一段時間,以後我還有事讓你做,你開車去我家吧,我感覺不安全,你先幫忙當幾天保鏢。”她很快的想出辦法把秦虎留在自己的身邊,這下有了人才就不用擔心事情做不成,秦虎還跟憲兵有聯繫,看來還能跟憲兵和解。

到了阮盈秀家裏阿虎有點不自在,阮盈秀往自己的房間裏走,雖然是半夜了,可她家的管家和保姆還都沒睡,阿虎估計他們是分班工作的,看來她們家還夠奢侈,她父親被抓了,她們家還能僱這麼多人。阮盈秀跟管家說:“以後他給我當保鏢,給他安排個房間,他想吃什麼給他做點什麼,我先去洗澡。”

阮盈秀進了浴室管家讓保姆去收拾房間,她很客氣的文秦虎要吃什麼,秦虎搖着頭自己拿起一杯冰水喝下去,“我吃什麼還是自己打訂餐電話的好,你們去忙別的事情,我沒什麼需要你們做的。”他不是很喜歡被別人照顧,一個人出來闖蕩習慣了什麼都自己做,他也沒把自己當外人,坐在沙發上拿着電視遙控器找自己喜歡看的節目,感覺坐着有點累他就自己躺在沙發上,旁若無人的看着電視。

洗過澡穿着睡衣的阮盈秀走到客廳,“你喜歡看電視呀,別看的太晚,早點休息,明天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她說完就回自己房間去了,秦虎從沙發上坐起來,感覺這個沙發還不錯就把客廳燈關掉,乾脆就住在客廳,他知道自己手機裏那段視頻對阮盈秀起了作用,她相信自己能把她父親救出來,這樣她就不跟宋綰聯手,餘飛要是聰明就幹掉宋綰,本地的黑幫問題就徹底得到了解決,他可以開始對付犯罪的公職人員,尤其是警察。

雯倩一大早就在保鏢的陪同下來到兵營,餘飛最近也不用抓人抓到半夜,每天早晨下午送嫌疑人上法庭然後把判刑的人關在監獄裏,私人時間還是比較多的,正指揮着士兵把嫌疑人押到車上的餘飛看見雯倩來了就主動走過去問:“今天你不上班麼?”

“我上晚班,所以白天有空。”雯倩過來也不是找餘飛閒聊的,她很快轉入正題,“最近幾天出了很多事,很多小幫派遭到毀滅性打擊,全城各分區的警察都不停的忙,小幫派多數都呆在遊戲廳檯球廳和酒吧裏,有的在茶餐廳裏,不過不知道什麼人精確的掌握了他們的落腳地,很輕鬆的把他們都消滅了。”

“上車說吧,怎麼還有這麼奇怪的事情呢?”餘飛跟雯倩上了同一臺裝甲車,第一班的憲兵駕着開道的裝甲車走在前邊,餘飛的指揮車很快的跟在開道車後邊,運送着嫌疑人的卡車跟在指揮車後邊,最後是兩臺滿載憲兵的裝甲車殿後,整個車隊有五輛車,不過不是每天都能安全抵達法院的,如果路上有人伏擊嫌疑人的運送車,那餘飛就能少見到一次法官。

“不知道是誰幹的呀,打了那麼多人居然沒人死。”雯倩說到這裏雅雲很好奇,就問:“怎麼打的,還打不死呀?”伍俊文因爲要保護雅雲,所以也坐在裝甲車上,如果不是擔心雅雲的安全,他這個總裁可以每天在遊艇上玩,不用操心這些事情。

“不管案發現場在那,現場發現的彈殼都是九毫米子彈,傷口裏的子彈都是空尖彈,只要天一黑小混混聚集的地方就會遭到襲擊,一般匪徒先把人打傷,主要打腿,然後用手槍一一射擊躺在地上的傷員,兩槍打在耳朵上把耳朵打壞,然後在胳膊和大腿上補槍,因爲用的是空尖彈所以胳膊腿都殘廢了,即使有死的也是搶救不及時死在醫院,大量輸血就沒什麼危險。”雯倩把她知道的告訴給餘飛他們。

“原來本地也有俠客,怎麼這麼差勁呢,我不抓賊他們還不出來,我開始抓危險的抓大的,他們對付小的,有沒有搞錯呀,這麼搭我的順風車,有本事再我來之前就單幹,那我才佩服,真犯在我手上我也會從輕處罰的。”餘飛知道這件事沒打算插手去查,雯倩知道他肯定這樣,他同情嫉惡如仇的人。

“警察局也沒法查,雖然不少人曾經是各個幫派的盟友,可他們也就見死不救,我猜想這個俠客下一步會對付執法部門,你是最安全的,不用怕他。”雯倩這麼說是讓餘飛放心,餘飛對犯罪分子從不手軟,也沒收過什麼不乾淨的錢,雖然不能大富大貴但是也能問心無愧。

“我不跟幫派做交易當然大俠們不會殺我了,你上班可要離同事遠一點,你知道他們誰不乾淨麼,萬一槍戰打起來子彈亂飛傷着你怎麼辦。”餘飛很希望自己喜歡的人不上班,可他那點收入也養活不起雯倩,也只能這麼提醒她注意。

“我跟蕭燕一起進警隊,我知道她很乾淨,我最多跟她在一起,其他人我會保持距離的,那些同事都是其他分局調來的,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怎麼回事。”雯倩坐在裝甲車上感覺不太適應,裏邊跟一般的車不一樣,她感覺這車非常奇怪。

“這就好,你一會要跟我去法院麼?”餘飛問。

“不去了,一會你到了我就坐車回去,中午你打算吃什麼,今天我休息,我給你做飯吧。”雯倩跟餘飛談着很私人的話題,車裏還有不少外人,大家很不習慣他們倆旁若無人的聊天,雅雲低着頭還偷偷的笑,她知道餘飛長官跟這個女警察之間是女警察更主動,不過換成自己也會這樣,餘飛每天忙的要死,指望他自己找閒暇功夫談戀愛,那就沒談成的希望,雯倩主動找他成功的希望更大一些,如果餘飛沒女友雅雲也打算找他,不過每天跟伍俊文呆的久了奢侈的日子過多了,總感覺餘飛活的很冤枉,總拼命追逐理想,什麼時候纔是終點,當個少尉軍官買不起轎車買不起別墅,連高檔公寓都買不起,他要不找個雯倩這樣的女友恐怕以後連住處都成問題了,他只要順其自然就可以了。

“不知道法官在午飯前能不能判決完畢。”餘飛也不知道自己幾點下班,雯倩還打算說什麼車就停下,雅雲和文雍先下車指揮士兵警戒,餘飛跟駕駛裝甲車的士兵說:“先送她回兵營,然後你再回來,我要去工作了,中午我儘量過去。”餘飛下了裝甲車,憲兵們已經把法院四周警戒起來,軍用卡車上下來十幾個帶着手銬腳鐐的嫌疑人,等待他們的是公平的審判,被法官判死刑也比死在路上要好的多,不知道誰打死自己那才冤枉呢。

雅雲提着步槍站在法院門口,餘飛問:“進去聽麼?”

“我嫌煩,檢察官真囉嗦,不讀稿子不行呀,畢業論文也沒讀全稿的。”雅雲不喜歡呆在法院裏邊,裏邊空氣沉悶,又不能吃零食喝飲料大聲聊天,還是外邊自在,一會開庭了就躲在裝甲車裏,拿着mp4或者手機看電影,似乎伍俊文還帶着掌上電腦和筆記本電腦,隨時可以上網打遊戲去,在外邊才舒服呢。

餘飛假裝很嚴肅的說:“連伍俊文都進去聽的,你一個人在外邊吧。”他說完就走了進去,伍俊文假裝往裏走,雅雲反應很快,她一下就明白了餘飛的意思,他是拿伍俊文釣自己呀,她纔不上當轉身就上了裝甲車,把步槍放下就拿着mp4在工作時間娛樂,反正沒人敢襲擊憲兵,大幫派跟憲兵鬥了幾天沒少死人,他們鬧內訌,小幫派都快死光光了,雅雲感覺沒什麼可怕的。

“回去陪着她,可別讓她亂跑,所有的事情沒結束之前我們都有危險。”餘飛戴好自己的軍帽整理着軍裝走進法庭,嫌疑人一一被法警帶了進去,庭審每天都在進行,陳佳芳每天要看卷宗到半夜,白天還要法庭調查起草判決書,看來改善治安不是很容易的,需要大家都累個半死。

宋綰用望遠鏡看着法院門口,“什麼時候才能消滅他們。”

“有點不可能,拿伍俊文下手吧他整天跟總統的女兒在一起,綁架雅雲那不可能,殺掉伍俊文萬一傷到了雅雲,國家機器會全速運轉起來處置這個事情,擊斃餘飛也很難呀,他身邊有不少憲兵拿着狙擊步槍,他還佈置了不少便衣保安監測狙擊手,我們請不到合適的人。” 宋綰還在琢磨跟憲兵鬥下去可不知道自己家成了戰場,負責保護他住處的保鏢正在跟秦虎展開激烈的槍戰,秦虎拿着一支裝了消音器的akm步槍挨個射殺在草坪上的保鏢。本來這些保鏢平時就什麼都不會,遇到襲擊就跟被猛獸追逐的羊羣一樣亂跑,秦虎正好用這些人當移動靶,反正帶了幾百發子彈,對付十幾個人浪費一點也沒什麼。

宋綰家的勢力能保持到就是因爲有後臺,幾乎每個獅子城的警察都拿到過他的好處,他家被襲擊警察肯定來管,不過秦虎給槍裝好了消音器,他的車裏有手機信號干擾器,家裏的有線電話的線路已經被他破壞,他用槍認真的瞄準每一個對手,他專門打別人的胳膊和腿,這對提高他的射擊技術有好處。

一輛巡邏的警車正好路過此地,巡邏車是局長林士嶽親自安排的,他跟宋綰合作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即使宋綰有什麼麻煩巡邏車會隨時到,警察看見宋綰家裏的人亂跑,就把車直接停在路邊,下了警車掏出手槍對着秦虎喊:“不許動,舉起手來。”

警察也知道局長安排他在附近巡邏的目的,當然巡邏中免不了遇到宋綰,宋綰每次都會扔給他個信封,裏邊是嶄新的鈔票,就因爲有利益關係所以警察才這麼積極主動的保護一個賊的房子,警察一邊掏出m9手槍一邊用對講機呼叫自己人,不過周圍的無線電信號已經被屏蔽,他根本叫不來援兵。

秦虎一邊笑呵呵的轉過身,從容的把彈匣換好了,不過他沒用步槍還擊,這東西近距離可以把人擊穿,他從容的掏出一支裝了消音器的m1911手槍,秦虎打開手槍上的激光瞄準具,一個紅點落在警察的胳膊上,“去死吧混蛋,幹嘛保護一個賊,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收了黑錢。”他扣動扳機子彈輕聲飛出槍管,警察的右胳膊當時就被打出個血窟窿,秦虎還繼續射擊警察沒受傷的胳膊和腿,把警察打殘廢了他走過去,說:“我是仁慈的,但是不是萬能的,我本來可以慢慢收集證據去法院告你,但法院給你判刑的時候會處以罰金,並沒收你的非法所得,連你合法拿到的薪金也剩不下,罰金等於你好幾年的收入,如果你殘廢了,說不定還能得到警察的榮譽獎章,收了黑錢的局長也不會傷害你,你能得到一筆撫卹金並按工傷致殘退役,每月警察局還會給你錢,這樣你的老婆孩子不會露宿街頭,本來我也是可以花錢知道你的住處,把他們全打成殘廢的,不過我沒這麼做,讓你還繼續花納稅人的錢,雖然這樣很無恥,但是不會讓你的孩子變成地痞混混危害社會,你回去好好管着你的孩子,別逼我殺你全家。”

m1911手槍裏還有三發子彈,秦虎強忍着怒火說完不殺他的理由,然後用槍把警察的兩隻耳朵打飛,然後重重的在他的身上踢了一腳,“你這個人渣,敗類,無恥小人,我真想殺掉你全家。” 見你知春意 秦虎把剩下的兩發子彈打在警察耳朵上,最後一發向警察的腰上打去,即使警察不死,也終身殘疾,四肢殘廢下身癱瘓還沒耳朵,以後在見到他就好辨認了。

秦虎邊換手槍彈匣邊往宋綰家走,此時不少保鏢躺在草坪上哀號,他們的大腿骨已經被akm射出的大威力子彈打斷,所以各個動彈不得,有骨頭硬的咬着牙掏出手槍打秦虎,秦虎坦然的站在他們面前被打,他穿的攔截者型防彈背心,近距離連ak槍的子彈都擋得住,被打幾下有什麼了不起,保鏢用的9毫米左輪槍對秦虎一點傷害都沒有。

“都快完蛋了還抵抗。”秦虎揹着步槍拿着手槍對地面的保鏢補槍,要不是大哥林飛宇找老七伍俊文談話,說什麼別殺人,秦虎能節約好多子彈呢,既然不讓殺人就打殘廢吧,你還指望把他們教化成有利社會的棟樑之才麼?秦虎收拾完別墅外的保鏢就進了裏邊,阮盈秀看他進去了心就提到嗓子眼,他可是自己唯一的王牌,想自己不被消滅全靠他了,他要是有事自己怎麼辦?那個徐懷慶可是個不好對付的傢伙,徐懷慶就是餘飛手上的一支毒箭,一旦放出去沒有人不倒黴的。

秦虎走進別墅裏,掏出塑膠炸藥粘在保險櫃上,炸開之後他把成捆的鈔票裝進自己的提包裏,別墅裏的管家和保姆都被嚇跑了,裏邊沒人抵抗,秦虎順利的完成任務。回到車上以後阮盈秀說:“再宋綰,把他和他的隨從全部幹掉就可以,你有把握麼?”

“要不是我大哥不讓我殺人,我早就用火箭筒弄死他們了,你先說說錢的事情吧,事成之後我要拿錢,估計我大哥也在看新聞,他知道我這麼折騰肯定會不高興的。”秦虎拿出一個紙盒,把裏邊的子彈壓進空彈匣裏,阮盈秀問:“你大哥是誰呀?”

“問這個幹嗎,人家做正行的跟你不同,你馬上準備錢吧,我做完事情就走,走之前安排你跟餘飛他們見個面,你只要認個錯,保證跟他們合作就天下太平了,本地的幫派勢力徹底完了,我也不用繼續湊熱鬧,賺點錢我該回去休假。”秦虎整理着武器彈藥,準備最後一次攻擊。

“憲兵真的不會找我麻煩?”

“你父親在監獄裏什麼樣你也看見了,他是污點證人,餘飛沒虐待他就是給自己留個退身餘地,倘若他做絕了你們還怎麼見面?”秦虎把手槍裝進槍套裏,手裏提着自己的akm步槍,阮盈秀聽說他要走心裏有點捨不得,她有些喜歡這個愛冒險的傢伙,居然身上連傷都沒有就把本地的幫派打的差不多,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你真要走呀?”阮盈秀問。

“是的,下一步他們要對付警察裏的壞分子,警察可不好對付,我不想跟着餘飛他們對付警察,至少他是憲兵,他犯罪有軍隊的檢察官去管,警察不能把他怎麼樣,可警察可以對付我。”秦虎說話的時候車就停下了,宋綰一羣人拿着望遠鏡正在看法院的方向,秦虎下了車對着宋綰一羣人就下了死手,他把步槍調到半自動模式,挨個射殺背對着他的人。

阮盈秀看看車裏的兩個手提箱,一會這小子就要拿錢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他,外邊連槍聲都聽不見,秦虎打完人就回到車上,“開車去憲兵軍營,我給你引薦一下,你們以後就能好好合作,你也轉入正行,不轉的已經全被幹掉,你們可以成爲朋友的。”

阮盈秀只好開車跟他去,到了兵營也沒馬上見到餘飛,等庭審結束了餘飛纔回來,秦虎看見文雍上去跟自己的兄弟見面,然後秦虎對餘飛說:“我能做的已經做完,剩下的你們來做,我要走了,不過介紹個朋友給你,她已經做正行,不要爲難她,茶餐廳發生的事情就是她贊助的。”秦虎說完把車裏的武器交給伍俊文,“拿這些不能上飛機的,留給你用,坐一下你的直升機送我去機場。”

“餘長官,我先送他去,一會見。”伍俊文領着秦虎上了直升機,把這個暗中幫助他們的兄弟送走了。 重生之首席千金 阮盈秀見到餘飛說:“我想看看我父親,你看今天方便不方便?”

“跟我來。”餘飛知道了阮盈秀花錢支持秦虎對付剩下的毛賊,他心裏還是很舒服的,那些人殘廢了不能爲害社會,自己也不用調查他們,反正他們以後也不能再犯錯了,倆人一起走進拘留室,阮盈秀說:“一直跟你做對的宋綰也被打成殘廢,聽說你下一步要去對付收黑錢的警察,我會隨時幫助你的。”

“那我怎麼報答你的幫助呢?”

“你做事不光爲了自己,主要是爲了大家,全市每天都沒一起搶劫案,保護費也成了歷史,即使你停手也已經是英雄,我也不喜歡警察中的壞分子,你要用的上我,我可以提供所有的幫助。”阮盈秀的態度好,餘飛知道是秦虎做了工作,伍俊文的這個六哥還真不錯,在暗中幫了自己,伍俊文的能量也是大的出奇,有羣好兄弟真好呀,能威脅他的人都被他的兄弟幹掉了,看來秦虎也是自己的支持者。

餘飛打開一間拘留室的門,裏邊鋪着地毯,有空調有電視,還有v機和一大堆電影光盤,家庭影院也不錯,沙發茶几都是名牌,拘留室弄的跟酒店客房一樣舒服,裏邊只有一個人,阮盈秀見父親住的地方如此奢侈,心裏就明白秦虎說的沒錯,餘飛沒把事情做絕。

“女兒,你來這裏幹嘛,不要讓別人知道你見過我,我是污點證人,在這裏很安全,還能自由上網還能打電話,每天在法庭上被審的不少人都是我當證人寫的證詞,你在外邊要注意安全。”阮盈秀的父親見了她格外嘮叨。

“爸,沒事了,能威脅我的都已經不存在了,我很安全,只要監獄裏的人不跑出去。”阮盈秀仔細看看父親,身體非常不錯氣色也好。 秦虎發了筆橫財上飛機走了,伍俊文心裏跟挪走一個大石頭一樣輕鬆,再怎麼說他是自己的哥,他在自己面前自己總不是很自在,有時候還要聽他的,他離開了回家過好日子,獅子城又成了自己的天下,似乎自己的五哥丁延也在本地,給文雍提供線索的似乎就是他,他不露面也好,撈點錢也走吧,自己要在這個國家紮根,跟着餘飛把他們的事業做到底。E3最新更新

丁延此時也提着一個行李箱過安檢通道,他的老闆把幾個孩子託付給他,讓他送到外地去,所有明眼人都看出來獅子城已經是個是非之地,黑幫已經被打垮,以職業保安公司和憲兵隊爲首的新興勢力開始控制這個城市,他們可是不好得罪的,不少跟黑幫打過交道的或者知道他們內部事情的人紛紛外逃。

從機場回到兵營以後伍俊文感受到了這裏的一些特色,因爲政策的關係本國的居民只要有護照可以去地球上大多數國家,包括歐盟和美國,一旦人跑了那破案成本就高了,萬一餘飛開始調查警察犯罪警察們外逃了那不就麻煩了,機場和港口必須派憲兵看守,另外私人飛機俱樂部的機場也是重要的外逃通道,以及州的邊界地區等很多地方都要加強戒備。

回到兵營的時候伍俊文沒看見餘飛,他還想找餘飛商量事情,雅雲過來直接告訴他,“餘長官出去了,陪她女朋友吃飯去,你有事就跟我說,他不在的時候我負責。”伍俊文聽她這麼說就笑着問:“文雍那去了,他不是代表餘飛管理部隊麼?”

“他去餐廳吃飯了,是午餐時間。”

“你怎麼不去吃飯?”伍俊文知道她不喜歡吃軍營的飯,她平時跟着自己好吃的吃多了,沒法吃普通的飯菜,另外憲兵裏沒專業廚師,做的還不如肉狗攤上的東西味道好,雅雲說:“我已經品嚐過了,食堂裏的東西不好吃呀,中午你吃什麼?”

“你沒看見我的公司職員吃飯呀,弄的跟派對一樣,吃的是五花八門的東西,動不動就露天燒烤然後拿啤酒當水的喝,竟吃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而且活動還有主題,每次吃的還不是一樣的,我怕我的肚子受不了折騰。”伍俊文很少跟自己的手下一起吃飯雅雲也是知道的,雅雲想了想,“要不你請客我選個好地方。”

“大小姐,你總去很貴的地方我可受不了。”

“都當了老闆還這麼小氣,我看你公司運作的不錯,餘飛拿着大筆的錢給你,你可是本地賺錢最快的人呀,年輕輕的就小氣,老了以後還不知道成什麼樣子呢。”雅雲故意刺激他,伍俊文不想跟她繼續磨嘴皮子,只好開車請她到喜歡的地方吃飯。

伍俊文可是個很會利用機會的人,他知道雅雲從自己身上得到的好處已經足夠多,所以開口跟她說點什麼她一定會給自己幫忙的,伍俊文邊喝香檳邊說:“你們憲兵人手不足呀,很多正在進行審理的案件都跟警察和海關有聯繫,我會根據實際情況加強對你和餘飛的保護,那些幫派勢力之所以能存在到今天,警察是有功的。”

“那你的意思是警察會對我們下手?”雅雲吃着大蝦仔細的聽着伍俊文說話,伍俊文說:“那是自然的,比如你們的巡邏車經過警車旁邊的時候或許你們不緊張,可警察隨時會拔槍向你們射擊,另外重大案件的管轄權歸你們,他們先進入現場,或許那根本沒什麼案件,警察裏級別高的督察警司給你們打個電話,你們按照規定過去,警察換上便衣拿上他們證物庫裏的槍向你們射擊,這都很危險。”

“是呀,我怎麼沒想到,萬一餘長官繼續追查警察的犯罪行爲我們排不就跟在敵國一樣了,四面受敵呀,不過你可有了賺錢的機會,你可以派輛車保安護送一輛憲兵的車,出的力多錢也多呀。”雅雲喝着香檳繼續閒聊,伍俊文說:“就怕警察跟國防部勾結,不批准新的合同,你們憲兵自己在街頭上跑那多危險。”

“餘長官可以給總統信箱寫信麼,我可以跟他聯名,當然是以同僚的名義聯名,不過還不如警察真動我們一下,到時候我給我爸親自打電話。”雅雲邊吃邊喝感覺很舒服,伍俊文要她幫忙的事情她也不反感,她一直把伍俊文當成同僚和朋友,只有他纔是跟憲兵是一條繩的螞蚱,槍林彈雨中他始終跟憲兵在一起,他轉折點錢實在不是太輕鬆的事情,雅雲每次在餐廳吃飯都想起來那次被襲擊的事情,伍俊文也是拼了命跟匪徒打的,他手邊還有一支梅薩達步槍,不過換成了步槍彈,這子彈穿透力不次於m43子彈,對付防彈衣效果更好。

吃個飯都弄的如臨大敵,顯然上次的事情影響很大,伍俊文平時不坐裝甲車就坐公司的防彈車,車上還有可以升降的遙控武器站,如果有警察真敢狗急跳牆,職業保安公司的設備會打的警察不知道怎麼死的,雅雲也想看看遙控武器站是怎麼開火的,是不是跟陸軍裝甲車是一樣的呢,防彈越野車充當遙控武器站的平臺會不會不穩呢。

“我倒希望憲兵能增兵,餘飛似乎寫過幾次報告,被國防部的官僚們把報告扔在保險箱的最裏邊了,光靠我們只能防,真正有資格抓捕警察中的壞分子的只有你們,我們可不能拿着逮捕證抓警察去,他們可以先向我們開火,我們可以反擊,然後警察跑掉保安不能追,我也很尷尬,公司要麼不出事,要出事肯定不是小麻煩。”伍俊文拐着彎的把憲兵應該增兵的消息透露給雅雲。

“是呀,人手不足才類麼,要開始就有一個連,我也不用執勤到半夜。”雅雲說完了這個事情也就記在心裏,伍俊文說:“本地有一個國際機場,航班可以直達世界很多地方,私人機場也有跑道,港口和碼頭更多,還有漫長的國界線,警察打不過我們拿着黑錢就躲到國外了,到那時候他們在暗處我們在明處,他們隨時可以僱傭殺手回來找我們,可我們沒辦法。”

宋綰被秦虎用akm打成了殘廢之後,還沒死的跟班打了報警電話,警察到達現場以後把宋綰送到醫院,身體裏的幾發步槍子彈很快的取了出來,不過他的兩條腿暫時殘廢了,骨頭被打斷只能先裝進去鋼釘,兩隻胳膊暫時只能用一個,比較完好的胳膊是被步槍子彈穿了個窟窿,另外他的腰上也捱了一槍,醫生估計即使腿能治好他下半生依然會在輪椅上度過。

分局局長林士嶽親自來到醫院看他的財神宋綰,宋綰能做大做強他的功勞最大,‘好心’的警察也是林士嶽很早以前就安排好的,宋綰沒死林士嶽還繼續能從他身上撈更多的錢,宋綰清醒過來就看見了林士嶽,林士嶽很關心的問,“是什麼人乾的?”

“我一直在對付憲兵,你也是知道的,不過憲兵不會傻到派自己人打我,也不可能讓職業保安公司的人來對付我,那你們太容易查到了,我知道一個人,是他乾的你們可以通緝他,他叫秦虎,是我僱的一個人,不過他被阮盈秀帶走了,不知道爲什麼這小子要打我。”宋綰說的話並沒有證據,阮盈秀不會傻到主動交代的,當然秦虎用的步槍根本無法查到,槍早就被伍俊文保存起來,警察沒有證據永遠無法勘驗保安公司所有的武器,林士嶽很清楚這是個無頭案,還沒證據證明秦虎和保安公司和憲兵的關係,看來是沒法給宋綰報仇,憲兵要不要動警察,林士嶽還不知道,他可不想碰餘飛這個刺蝟,本地還總出怪事,總有身份不明的人跳出來掃射憲兵希望死的人,林士嶽不想被身份不明的人擊斃。

“你能什麼便於我們調查他們的證據麼?”林士嶽需要的是法律上的證據,而不是準確的猜想,只有足夠讓法官信服的證據才能拿到逮捕證,宋綰是個法盲所以根本幫不上忙,他搖着頭說不出什麼來。林士嶽拿出手帕擦擦汗,“以後你打算怎麼辦?”

“你抓到秦虎弄死他,不管合法還是非法手段,我不會少給你錢。”宋綰知道只有錢才最管用,林士嶽說:“秦虎長什麼樣,多大歲數,那的國籍,入境時間是什麼時候。”遺憾的是宋綰沒有照片,秦虎本身的名字也是假的,曾經被他幹掉的一個長得像他的傢伙叫秦虎,他就一直用着假的身份。

在醫院裏林士嶽感覺沒有什麼進展就轉身離開,他邊走邊想怎麼能自保,憲兵可以調查警察,可警察一般不能調查憲兵,兩個機構設置是平等的,但是權限不一樣,自己除了儘量隱藏犯罪證據之外基本沒什麼能做的。 “每天就跑法院,也不繼續抓人破案有什麼意思,我都快煩死了。”雅雲坐在伍俊文的辦公室裏發着牢騷,伍俊文喝着咖啡說:“事情總是要一件一件的辦,不去法院人都超級羈押了,那不是沒事找事,再說你父親是三軍總司令,他不派兵支持憲兵,餘飛就靠幾個人去查好幾個分局的警察,那怎麼行,做這樣的事情需要更多刑偵專業的軍官和軍士,靠一羣士兵怎麼行。”

“不行我請假回去跟他談談。”雅雲無奈的嘆着氣。

“是在不行就等嫌疑人全部判刑後你帶着餘飛一起回去,你就當是帶着同事去家裏做客,只要見到你老爹事情就解決了,我知道餘飛寫了無數次報告。”伍俊文正說着對講機裏傳來手下保安的報告:“發現一隊軍車,來意不明。”

“讓憲兵的人去接待,你們都離的遠一點免得誤會。”

“明白。”

十幾輛軍車停到憲兵隊門前。

餘飛正在門口跟士兵閒聊就見來了不少憲兵的車,他一看這些車就知道自己的事情總算有個瞭解,上級還是派遣了援兵,一名少校走了過來,拿出任命書,“宣佈命令,餘飛少尉由於在執法過程中表現優異辦案效率高,晉升爲憲兵中尉,全權指揮南洋州所有憲兵部隊,憲兵排擴編爲連,餘飛擔任連長,特派一批專業士官和士兵加強南洋州的兵力,國防部希望你能繼續做出成績,因爲你的良好表現國防部授予你優異服役獎章。”

少校軍官給餘飛戴上獎章換上新的軍銜。

“感謝國防部和憲兵總部的信任,我會努力的。”餘飛剛說完少校就轉身準備走,一個年輕的女少尉走了過來,“長官你好,我是新來的排長靳函雯,憲兵連第二排歸我指揮,全排有十個專業士官和三十名士兵,他們都是有案件調查權的,以後立案登記表那些東西就不用你親自寫,他們都勘察現場的專業人員。”

“領導一羣辦案能手,你一定是探長了,我正好有重大案件交給你們,我先帶你們熟悉一下軍營,然後你們就開始工作,我先給你介紹一下情況,黑幫被我們消滅掉,那些低智商的犯罪嫌疑人都被繩之以法,不過你要明白,有幫會的地方一樣會司法腐敗,本地的警察檢察官和法官都不可信賴,包括州長市長議員都有問題,沒有司法腐敗他們怎麼冒出來這麼多,你看看軍營的牆是什麼樣子,被一百多支自動武器打的,我們開始調查公職人員,你首先要知道每個級別的警察收入是多少,然後去國內收入調查署和銀行調查他們的賬戶,我國實行的是實名儲蓄,警察和他們的親屬都要調查,看看他們的信用卡消費記錄,以及現金提取存款記錄,另外現金購買的東西是不是超出他們的收入,法官、議員、警察全部公職人員都要調查。”餘飛爲這次大規模行動計劃了很久,雖然本地有廉政公署但是餘飛不相信他們。

“我還知道本地的高級商場和酒店都有監控錄像,我需要都拷貝下來,那些警察拿了黑錢不會藏在牀下吧,存入銀行或者信用卡里國內收入調查署和廉政公署不會不知道,如果他們也有問題,警察可以把髒錢存入信用卡然後消費,沒見誰拿着一捆錢消費的,或者商場有問題,警察可以拿個死人的信用卡購物,商場不去計較非實名的信用卡。”靳函雯可是在警察學校上過兩年的,後來又進入警察學院獲得學士學位,因爲各州警察都超編所以她沒順利的進入警察系統,她也知道警察內部有問題,她這樣沒後臺的人很難進入警察隊伍,所以憲兵部隊招募了她,經過一段時間培訓,她就成了憲兵部隊的刑事案件調查員,她對警察沒好感,在警察學校時候就知道。

“你說的沒錯,我們需要把士兵派遣到所有地方,海關、出入境管理局、港口管理局、航空管理局、民航機場,要申請航線的私人飛機必須調查,出境檢查站也要派人,安裝電腦系統,可以快熟識別人的五官的那種,然後跟通緝犯數據庫連接,這樣效率可以高一點,飛行俱樂部申請的航線後也要查他們,我們可不能把警察們嚇走,雖然他們走人了本地治安好了可我們等於沒破案。”餘飛帶着新來的戰友進入軍營,文雍立即派人打掃空的營房給他們用,兵營內是一片忙碌。

“你的意思是全面封鎖?”靳函雯問道。

“是呀,他們跑了我們不就白忙了。”

雅雲回到兵營看見多出來很多軍車,看來上邊真派人了,這下自己可以不用回家見父親,自己還能在這裏自由自在的生活,雅雲看見新來個女軍官,餘飛正拿着文件給她看,她好奇的跑過去問:“你是新來的?”

“你是雅雲吧,來之前就知道有個名人在這,我可知道你的身份。” 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幽冥刀已經把楊辰逼到了擂臺的邊緣,楊辰額頭上冒出了一絲冷汗,已經無路可退。 靳函雯知道總統的女兒也在這裏服役,沒想到雅雲還是個小女孩,估計也就十八歲,跟剛入伍的士兵一樣大,不過她可是軍械士官學校出來的,那可是輕武器專家。

“不會是人人都知道吧?”雅雲不太喜歡父親帶給自己的特殊身份,靳函雯說:“你是輕武器專家呀,在這裏服役是不是擊斃過很多匪徒,開槍的時候你緊張麼?我可還沒真拿槍打過人呢。”

“打過匪徒,沒什麼意思,很多人都開火,亂成一片,本地治安不好,警察有問題,以後少不了跟他們發生衝突,你要離開軍營一定要穿着達到五級防護標準的防彈背心,頭盔要戴好,下車後長槍不離手,尤其去餐廳,不要坐在靠近窗戶的位置。”雅雲來了時間不長可見識過大場面,這個方面靳函雯還是需要跟她學習的。

“我們這裏女兵少所以委屈你一下,跟雅雲住一個房間吧,這裏實在很小,堆積的證物太多,很多房間都成了證物倉庫。”餘飛解釋着,雅雲很高興的領着靳函雯去了自己的宿舍,不過她自從來到部隊很少住在這裏。

雅雲把靳函雯領到自己的宿舍,裏邊有兩張牀,以前是餘飛的軍官宿舍,後來餘飛給了雅雲,可雅雲就想住在華麗的地方,她住在伍俊文租的遊艇上,靳函雯少尉可是在警察系統的學校裏學了六年,有刑偵專業的學士學位,專科警察學校兩年,本科警察學院四年的生活幾乎讓她有了職業病,她走進宿舍看了一眼都是用勘察刑事犯罪現場的眼光看此地,她立即問:“你好多天沒在這裏住了?”

“你怎麼知道?”

“女孩都愛漂亮,總有很多化妝品,我看你臉上用了化妝品可房間裏沒有,另外你頭髮上的味道是種很貴的洗髮水留下的,我可每間盥洗室有這個洗髮水,另外你還喜歡用香水,房間裏可沒香水味,牀鋪還這麼整齊乾淨,肯定是你不在了,告訴我你是不是搬出了去了,是不是有男友呀?”靳函雯很快發現問題,雅雲不好意思的說:“別亂說,沒有男朋友。”

“那你一個人在外邊住安全麼?”

“以後跟你說,暫時保密。”雅雲幫着她收拾着房間。

靳函雯看着雅雲的表情就知道里邊有問題,她這個身份會讓很多人主動巴結她,不過很少有人能成功呀,跟她約會需要很多保鏢的,雅雲自己每天還帶着槍,自己用不了幾天就知道她住在那,跟誰住在一起還是先忙着投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