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和趙雲戰鬥的水鬼一聽這一聲大吼差點嚇得跪在地上,媽的還有?!

又是一道圓形的光門出現在了張謙的背後,一個人影出現了,同時一支迅疾無匹的羽箭對準了水鬼就疾射而去!

光芒慢慢不再刺眼,所有人也看清了這個新出現的人影。

出乎張謙的預料,眼前的這個黃忠居然不是那些影視作品中塑造的老頭子形象,而是一個身材修長風流倜儻的中年人,他身穿羽甲後背箭囊手持金色長弓,動作如行雲流水般順暢自然,羽箭一支接一支的不停的射向水鬼,而且每一支箭都快似流星,每一支箭都準確無誤的命中了水鬼的腦袋和心臟!

要知道此刻的水鬼正在和趙雲激烈的打近戰啊,打近戰就難免不斷的移動位置,所以面對這種高頻率高速位移的敵人居然還能射的這麼準這麼快,張謙只覺得又是興奮又是激動,活活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黃忠真不愧是百步穿楊的超級射手!

水鬼都快哭了,這踏馬到底惹了一個什麼人啊這是!

貓皇徹底進入了石化狀態:“媽-了-個-逼-的…”

他終於忍不住了!他再也忍不住了!所以他爆出了一句在人類社會裏學會的髒話。

村民們則是全程都保持着呆滯的狀態,他們那已經像是漿糊一樣混沌的大腦現在更混沌了。

小兵甲乙和鬼兵們的士氣則是因爲兩大古代名將的出現而空前暴漲,他們嗷嗷叫着舉起手裏的武器衝向了那些鬼魂!

戰鬥到了現在,勝負其實已經定了。

有黃忠和趙雲對付水鬼,所以那邊已經不需要擔心了,於是張謙拿出了封魔瓶跑向了鬼兵們,村民們的鬼魂也能提供不少的能量點了,不要白不要。

跟在鬼兵們的屁股後頭撿漏,趁着這個時間張謙和系統聊了起來:“哎我發現你每次都能及時出現啊。”

“你快滾蛋吧!”系統氣道,“我根本就沒完成升級!因爲你的生命受到了極大威脅所以我強制中斷了休眠,要不然你以爲你胳膊上的傷怎麼會好的那麼利索?那全是我用那些還沒來得及被我消化的能量幫你恢復的傷勢!”

“嘿嘿謝謝了啊,要不我就成了獨臂青年了。”

“你快得了吧!”系統更生氣了:“你難道就不會等着黑白無常冷卻時間到了再來嗎?”

“我哪知道這水鬼這麼厲害啊!我對她的印象還停留在上次呢!”

“唉算了不說你了。我也沒想到她居然會融合一部分仙氣。”

“鬼爲什麼會融合仙氣?”一說這個張謙趕緊問出了自己的疑問,“仙氣不是鬼的剋星嗎?”

“我估計是因爲祠堂中的仙氣被污染的緣故。仙氣本應是天地間最正統浩然的強大氣息,但是在某些情況下仙氣也是可能被污染的。這就好比你們人類社會,你也知道你們人類的社會尤其是底層是很骯髒的,再純潔純真的人也有可能會被浸染成一個奸詐狡黠的惡徒。所以同理,這些仙氣常年待在這麼一個充滿了殘酷殺戮怨恨的地方難免會被污染。”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仙氣在鎮壓鬼氣的時候也會被鬼氣影響。以前甲冑還在所以這種影響微乎其微,現在甲冑不在了,仙氣的源頭消失了,所以就會被更快的污染。”

“我大致明白了。”張謙點了點頭。

因爲水鬼現在忙着和兩大名將戰鬥,所以原先被她分到這些村民鬼魂身上的力量全都被她收了回去,這些鬼魂也就變弱了很快就被貓皇和鬼兵們殺的全軍覆沒,張謙吸收完了之後就帶着貓皇和鬼兵加入了圍毆水鬼的大軍。

水鬼和兩大名將戰鬥了這麼一會已經很脆弱,身上繚繞的金光幾乎全部消散了,見到這一大幫傢伙全都急赤白臉的跑了過來當時就果斷的發出水波抵擋住了趙雲和黃忠然後跳出了戰圈。

看着全身是傷的水鬼,張謙率衆而出:“現在你成了孤家寡人了,所以不要再做無畏的反抗了!”

水鬼喘着粗氣:“你助紂爲虐,傷天害理,早晚會遭報應的!”

“該遭報應的是你!”張謙冷聲說:“冤有頭債有主,你可以殺掉把你拐賣來的人販子和那些殺害了你的仇人,那是天經地義!但是你爲什麼要傷害無辜?”

“無辜?”水鬼怒極反笑指着那些村民:“你說他們無辜?你知道不知道?我逃走了三次,但卻都被這些你口中的‘無辜’的人給抓了回來!我也想不殺他們,但是如果他們不管閒事我就可以逃走了就不會慘死了!就是因爲他們所以我纔沒有逃走成功!你說他們無辜?!” 張謙看着這些村民,這些村民的目光卻躲躲閃閃。

水鬼繼續說着:“第一次我已經逃出了村,卻被幾個老婦女抓着不讓走,還把我的胳膊撓的全是傷痕!然後她們叫來了一羣村民硬是把我抓了回去,那兩個禽獸就把我毒打了一頓!”

“吃了虧之後,我做了萬全的準備,第二次逃走我已經快逃到大巴車站了,卻被兩個從地裏回來的死老頭認出來了,我哭着哀求他們別回去說,他們嘴上說不說,回去以後卻叫來了一幫村民騎着三輪車追我!然後我又被抓了回去捱了一頓打!”

“之後幾次也是這樣!所以最後我絕望了,本以爲生了孩子會好一點,結果生了女孩,又是一頓打還是往死裏打!”水鬼哭的特別慘,“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還有那該死的人販子!憑什麼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當成貨物去賣?”

水鬼說着憤怒的指着張謙:“你永遠都體會不到那種痛苦和絕望!你和他們也是一類人!你也是個豬狗不如的東西!”

“放肆!”趙雲和黃忠怒道。

小兵甲乙和貓皇則是準備衝上去揍她了。

“慢。”張謙伸手阻止了,“退下。”

張謙看着水鬼的眼睛說:“你也已經殺了不少人了,憤怒和怨氣還沒平息?”

“遠遠沒有!我要殺掉他們所有人!”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他們中也有好人,也有被壓迫的人。你不分青紅皁白要把他們全部殺死,那你和他們又有什麼區別?”

“這裏沒有好人!”水鬼憤怒的說,“我最後一次逃跑的時候本可以逃走,但是卻被兩個小孩告發了!你聽到了嗎?連小孩都…”

此刻張謙的心裏非常的矛盾。

上網的時候他經常會看到網上的類似的新聞,總會有一些大學生或者年輕的女人被人販子用各種方法騙走,然後再被拐賣到貧窮落後的山村。

這些花季少女本可以過上她們想象中的美好生活,但最後卻只能守着一座瓦房一羣牛羊一個竈臺一羣小孩鬱鬱而終。

有些比較幸運,會被解救出來,但是解救出來以後呢?

她們可能會活的更加痛苦,因爲噩夢會永遠糾纏着她們。

有多少被解救出來的苦難女人會在深夜驚醒?而驚醒她們的夢境又是什麼?只有她自己知道,別人只能看到她的眼淚,聽到她的哭聲。

“別發愣了,趁現在趕緊收了她。”系統說。

張謙沉默着。

系統不耐煩的哼了口氣,不用說了,肯定是這傢伙老毛病又犯了,他乾脆的說:“你先把她收進瓶子,我不吸收,然後你再去報官讓官府來解決這件事,這幫村民又是殺人又是買賣人口都已經犯了法,你用水鬼威脅他們讓他們自首,這樣讓她親眼看着村民受到懲罰,她也就能安心的被我吸收了,村民也受到了制裁,這不就萬事大吉了?”

他一聽這是個好主意,於是笑了:“你爲什麼不像以前一樣攛掇我殺了這些村民?和你風格不符啊。”

“我說了有什麼用?你會聽那才叫見鬼!”

張謙沒理他:“趙雲黃忠聽令!將水鬼拿下!”

趙雲黃忠立刻衝他一抱拳,衝向了水鬼,水鬼尖叫反抗,但是她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在趙雲黃忠和貓皇的夾攻下很快就被制服了。

張謙走過去把她收進了封魔瓶。

趙雲和黃忠衝張謙一抱拳:“少年,事情解決了,吾等告辭。”

“辛苦兩位了。”張謙趕緊抱拳還禮。

兩大名將進了光門,張謙轉身看着這幫村民。

粗略的數了一下……他沒數過來,估計差不多還有百十個村民,他不禁嘆了口氣,原本這個村子也有個幾百人吧,現在死的就還剩這麼點了,而且估計這些沒死的以後也會一直活在恐懼中吧。

聽到了他的嘆息聲,村民們逐漸反應了過來,立刻有人就給他跪下了:“謝謝高人!”

“謝謝高人救命之恩!”

“多謝高人!”

“高人真是高人!”

……

貓皇把身體變小然後輕輕的跳到了他的肩膀上:“哼,這幫凡夫俗子的嘴臉真是噁心!你打算怎麼處理他們?”

“報警。”張謙說。

貓皇沒再說話。

張謙走到這幫跪在地上的村民面前,冷聲說:“水鬼我只是暫時收服了,並沒有消滅,所以我希望明天你們報警自首,否則我就再把她放出來!”

劍道丹尊 這幫村民一聽都傻了,呆呆的擡起頭看着他。

“殺人,買賣人口。”張謙說,“你們犯下的罪該是償還的時候了!”

“高人,能不能別…”新村長剛剛開口求饒,貓皇就發出了憤怒的喵叫:“放肆!膽敢頂嘴?”

小兵甲乙也帶着鬼兵圍了上來死死的看着他們。

在這極度的恐懼之下,村民們全都低下了頭不敢多說話了。

“你們當中有人犯過罪但是也有人沒犯過,所以這對你們來說是最好的結果了!不要逼我放出水鬼,否則你們將會無一倖免!都回去吧,今晚我的手下會在村裏巡視,誰敢逃走,殺無赦!”

說完他扭頭走了。村民們則是在鬼兵們的注視下戰戰兢兢的站起身跟在了張謙的身後。

回到了住的地方,張謙草草的衝了個涼就迫不及待的進了臥室。

系統雖然沒有完全完成升級,但是也已經升到了10級了,而且在升到10級之後還開啓了一個新功能——兌換功能。

剛纔那會情勢危急所以他並沒有仔細去了解,現在總算有時間詳細看看了。

在抽獎頁面旁邊就是兌換頁面,其實就是一個兌換列表,列表中列出來了五個可兌換的東西。

兌換列表裏的東西除了有各種抽獎能抽到的獎品以外還多出了一些新的物品,比如——卡片。

而且卡片佔得比重很大。

卡片總共分爲鬼雄卡、妖精卡、魔怪卡、仙靈卡和佛陀卡五類,是消耗品。

剛纔的趙雲和黃忠就是使用鬼雄卡召喚出來的,區別於打手和隨從。召喚出來的打手和隨從都是擁有完整戰鬥力的本體,而卡片則只能召喚出相應人物的分身,每張卡片只能用一次,不過好在卡片往往都是一下可以兌換一沓而不是一張。

兌換卡片需要使用能量點或者升級點,比如趙雲和黃忠,使用300能量點可以兌換一沓也就是十張。 對於這個能量點張謙有些懵,系統說:“能量點這個東西你不用搞得太明白,我會實時告訴你的。比如今晚你吸收的這個水鬼,因爲殺了很多人積累了很多怨氣,而且還融合了一部分仙氣,所以能提供2000能量點。”

“兌換列表會在每天午夜時分自動刷新一次,另外每天第一次手動刷新也是免費的,從第二次開始就需要花費升級點進行刷新了,一次消耗一點。”

“我靠刷一次一個升級點?這麼貴嗎?”張謙一驚。

“你也可以不刷新。聽我說完,列表中可兌換的物品也是根據我的等級走的,我的等級越高列表中的東西也就越厲害。小夥子你要努力了。”

“你早說你升到10級能開放這個功能我就選強化流了!”張謙突然有些後悔。

“如果你選強化流就沒有這個兌換功能了,這個功能只對選擇抽獎流的宿主開放。”系統說。

“這樣啊,那如果是強化流的話升到10級你會開放什麼功能?”

“強化流沒有這些花門道,10級不開放新功能,只是10級之後每升1級能再額外免費強化一次。”

“哦,行不錯。”張謙笑了:“那我就再刷新看看有什麼好東西。”

張謙在列表中花了600能量點兌換了趙雲卡和黃忠卡各10張,剩下的三樣東西就有些雞肋了,所以他直接點擊了刷新。

“砰砰砰砰砰”連着五聲響聲,列表重新變換,張謙的眼睛立刻瞪圓了情不自禁驚呼出聲:“臥槽!捲簾大將仙靈卡!”

他的心臟激動的砰砰直跳!

捲簾大將啊!西遊四人組裏面的沙和尚啊!

但是一看價格他立刻翻了個白眼,20000能量點兌換10張…

日……

但是往下一看他又激動了——四木禽星-井木犴仙靈卡!

但是一看價格他更是差點破口大罵,13000能量點兌換10張!

“怎麼這麼貴啊!不是都只能召喚分身嗎爲什麼還這麼貴?”

“廢話這可是仙靈卡,而且還是古代衆仙。就算只是擁有本體一部分力量的分身那也是非常變態的,能不貴嗎?你老老實實兌換個厲害點的鬼雄或者妖魔吧。”

張謙翻了個白眼,趙雲和黃忠這麼厲害的鬼雄只要300點就能兌換10張,而仙靈卻是這麼貴!他可算是知道仙靈和鬼雄之間的差距了。

再下面是鬼雄卡呼延灼,100能量點10張。剩下的兩個東西分別是牛肉水餃和游龍戲鳳丹。

張謙徹底沒了興趣,關閉了這個頁面開始抽獎。

從6級升到10級,他現在有4次免費抽獎和4個升級點。

開啓拉霸,‘砰’的一聲,獲得豬肉水餃一盤。

又一聲,獲得火靈符一張,可以發射出去給敵人造成火傷害。

再來一聲,獲得飛行符兩張,貼在身上可以進行持續10分鐘的飛行。

還剩最後一次了,他來到院裏洗了洗手,回到臥室開啓了拉霸。

‘砰!’這次的聲音格外大:恭喜獲得法器【純陽棍】一個!

張謙的精神可算振奮了,法器!純陽棍!聽這名字就6的很啊!

結果他卻聽到了來自系統的那熟悉而又放肆的浪-笑。

“哈哈哈,太牛b了你!總是抽到這種東西哈哈哈哈!”

“啥意思啊你?”張謙有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難道又是…

“你自己看看這是什麼東西吧。”

張謙召喚出來拿在手裏一看,差點當場氣的吐血!

什麼狗屁純陽棍,這不就是【嗶——】嗎?

“我踏馬要這玩意有個屁用啊!我自己就長了一根呢好吧!”張謙憤怒了。

“哎這你就不懂了。”系統故作嚴肅的說,“春夢雕像是專門對付男性的,而純陽棍則是專門對付女性的。只要拿出來一照就可以讓那些女人女鬼啊、女妖精女魔頭啊什麼的瞬間體會到強烈的快感!抵抗力差的甚至會把持不住自己當場達到高x,你想想,在這種情況下她們肯定會喪失反抗能力,多麼的厲害!”

富豪繼承人 “厲害個毛線啊!”張謙臉都氣紅了:“春夢雕像好歹還是個手辦,雖然是光屁股的但是也勉強還能接受,但是這東西你讓我怎麼拿得出手?!這尼瑪分明就是成-人-用-品!”

“你乾脆別叫什麼超級惡靈系統了,改名叫超級色-情繫統算了!”

系統卻很嚴肅的說:“嗯,你這個建議值得考慮。”

“去吃翔吧你!”

不過不可否認,雖然這東西很污很不健康,但也是很厲害的。張謙聳了聳肩膀,要是能把外形換一換換成個正常點的東西就完美了。

想到這他又拿出了之前從那個道士身上搜刮來的那些東西問系統:“你知道這都是些什麼玩意嗎?”

系統掃了一遍說:“雷靈符、重壓符、水殺符和鎮壓符,成色也還勉強,可惜你不會道術用不了。”

“那我抽出來的那些符咒…”

“我說過了,只要是你抽出來的就都是爲你量身定做的你完全可以用,但是那並不代表你也能用別人製作的符咒……這些丹藥主要就是療傷藥,留着吧。這個銅製八卦鏡是個仿造品,上面有些靈力,可以用來照出妖魔鬼怪的原形,只不過僅限於實力比較弱的那種,總之吧沒什麼太好的東西。”

“好吧。”張謙默默的把這些東西收了起來。

剩下的四個升級點張謙沒用,因爲說不定能碰上什麼用升級點兌換的好東西。

第二天,接到報案的警察來到了這個小山村,曾經做過壞事的村民在張謙那森冷的目光中乖乖的選擇了自首。

水鬼在封魔瓶中看着這一切。

事已至此,也總算是有了一個交代了。

村子的現狀實在不怎麼樣,張謙最後想了想,最終也只是拿了5萬塊錢。畢竟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以後村裏的青壯年已經很少了,面對這些可憐巴巴的老弱婦孺他實在狠不下那個心。

估計不久之後這個村子就徹底沒了。

“人啊,自作孽不可活。”系統和貓皇同時說。 張謙的老媽心情非常好,不對,用‘非常好’這個詞已經無法形容了,因爲力度不夠。

出於喜慶和炫耀的心理,她做了一大桌好菜,請了村裏的一些有名望的以及和他們家有些親戚關係的村民來家裏喝喜酒。

然後,一則標題爲‘搶劫犯的兒子,沒什麼出息的張謙是全省高考狀元’的新聞開始在村裏流傳。

被宴請的村民出於對張謙的恐懼全都很給面子,不但來赴宴而且還帶來了賀喜的禮物,在席間也是對張謙和老媽各種猛誇,什麼早就知道張謙是神童,早就覺得張謙老媽是會教育孩子,總之就是使盡了渾身解數來往死裏捧。

尤其是村支書,直接送來了兩萬塊錢。

老媽有些震驚,連連推手不敢要,村支書說:“嫂子這錢你一定得拿,因爲這並不是我個人送的。這是我在得到這個好消息以後連夜跟上面申請的!我早就知道小謙兒是個辦大事的人,又厲害又聰明!這次更是給咱們全村都爭了大光啊!”

“是啊是啊!”

“小謙真厲害!”

“咱們村終於出了一個狀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