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顏人劍合一的一劍飛天斬來,當頭劈向古墨軒,他手中盤龍戰鐲如一道神光迎向這斬來的巨劍。

傾刻間,便交鋒數十個回合,每一次歐陽顏人劍合一的巨劍與盤龍戰鐲的碰撞,都令這天際搖晃,空間窟窿一個接一個的湧現。

古墨軒的身軀在空中暴退,他同時口吐雷光,喝出一個個洪亮的字元,化為道鍾,戰戈,鐵馬,刀劍,斬向歐陽顏。

他們兩人的交戰,令下方八萬軍士看得目眩神馳,一個個仰頭望著,都感受到了恐怖的氣息。

轟!

歐陽顏人與劍合的一劍,點在那盤龍戰鐲上,浩瀚的力量在這一刻,將盤龍戰鐲打飛。

古墨軒面無人色,在歐陽顏面前實在太被動了,至寶在手都不行。

面對歐陽顏急速斬來的氣勢,他感覺到了危險,就想逃避。

但是歐陽顏的速度快到極致,這一劍的氣勢所向披靡,已經臨頭而來,就要將古墨軒這個太古龍族第一強者的轉世之身斬殺。

就在此時,突然空間一顫,一根神鐵從中捅中,大如山嶺轟來。

巨劍與神鐵在虛空中碰撞,令天地搖晃,漫天華光濺射。

轟隆隆!

狂暴的地水風火噴涌而出,碰撞的一剎那震天的巨響,令附近的山峰都轟然崩塌。

一頭渾身赤焰滾滾的神猴出現在古墨軒面前,這一擊將歐陽顏逼退。

「又是你這死猴子,你真是陰魂不散。」歐陽顏收斂了人劍合一的狀態,在他面前百步怒喝一聲。

「桀桀……正是你空爺爺,你奪走了我的寶玉神胎,就別想有安生的日子過。」美猴王赤瞳涌動著血光,猙獰無比的瞪著歐陽顏,喝道:「識相的把寶玉神胎歸還,我現在就走,否則不僅僅是不死不休,太古萬獸山也即將登門,讓你永世不得超生。」

「哈哈哈……我說猴子,你是在做夢嗎?」歐陽顏以為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歸還?你可還記得與你在萬獸天碑面前義結金蘭的黃聖一?」

「什……么,你怎麼知道?」美猴王眥牙咧嘴,目露凶光,身軀微微一顫。

「我怎麼知道?像你這種背信棄義的妖,到頭來註定是人寶兩空,竹籃打水一場空。」歐陽顏怒喝一聲手中長劍一揚。

古墨軒走到美猴王身邊,輕聲道:「美猴王,我們一起聯手滅了此人,你的寶玉神胎不就回來了嗎?」

眥!

美猴王目光瞪來,眥牙喝道:「我今天救你,是因為敬重你是古龍霄的轉世之身,我是來帶你走的,現在殺他不是時候。」

「為什麼?」

「還有一個更強大的人正在趕來,到時候想走都走不了。」美猴王輕喝一聲,他望了眼遠方。

孤天佑此時正急速的趕往這裡,他踏著神龍的虛影顯現,要不么多久,便會來到此地了。

「想跑嗎?」歐陽顏聲如雷鳴一喝,他也看到了孤天佑的身影。

「我要走,沒有人可以留得住。」美猴王暴喝一聲,一手抓著古墨軒,像是拎著一隻小雞似的,一個筋斗就消失了蹤跡。

歐陽顏抽出蠶絲弓,急速的搭弓上箭,一百根精鋼箭轟隆一響的射出,在空中凝聚成一道奔雷般,往美猴王逃竄的方向暴射而去。

這是百星貫日,肉身開啟了星竅,神魂四劫散仙的境界,天蠶九箭的威力再次提升到一個恐怖的程度。

司馬昭陽騎著戰馬已經追來,這一幕被他盡收眼底。

他終於確認了這個事實,歐陽顏的箭法真是與龐家的家傳箭技如出一轍。

百根精鋼箭凝聚成一根,如一柄巨大的雷光戰矛,急速的追上美猴王,被他以手中神鐵轟然敲碎,在遙遠的天際響徹轟隆巨響。

司馬昭陽滔天的咆哮傳來,「歐陽顏,龐飛是被你殺的,你這個畜牲,龐戰讓我留意,果真證實了是你下的毒手。」

聽到他的怒吼,歐陽顏才發現,這司馬昭陽什麼時候追來了,正在下方怒目如炬的瞪著自己。

「我現在就斬了你的肉身,看你魂歸何處。」司馬昭陽話音一落,身軀自戰馬上躍起,全身綻放出濃郁的金光,慘烈的氣息匯聚成一股沖霄的血氣狼煙,如一道金色的閃電,手提青偃月刀,往歐陽顏的肉身斬去。 第667章這裡,也可以是你的家

第二天,南煙原本想出門。

但是吃過午飯之後,人又有點懶懶的,提不起精神。

她走到門前的一棵樹下,坐在石桌前乘涼。

這時,蒙克來了。

他仍然穿著一身翠綠色的長衫,腰帶鬆鬆的系在腰間,整個人閑散得就好像一個散仙一樣。

他一轉頭,就看見南煙坐在樹下,微笑著走過來:「在這裡看風景嗎?」

南煙道:「這裡的風景不錯。」

蒙克走到桌邊坐下。不過這一次,他不是一個人來的,身後還跟了一個侍從。

他揮揮手,那人就過來,將一些東西放到桌上。

南煙一看,是一些新鮮的水果,又大又紅的水蜜桃,李子,還有顆顆飽滿的葡萄。

另外有兩包,似乎是炎國特產的糕點。

她有點驚訝。

要知道,在倓國,這些東西是很難弄到的。

她輕聲道:「這些是——」

蒙克微笑著說道:「朕聽說這兩天,司貴妃都是食欲不振,沒怎麼吃東西。想來是不習慣我們倓國的食物,所以,朕特地讓人去北平帶回來的。」

「……」

「你嘗嘗看,如果喜歡的話,朕再讓人給你多準備一些。」

南煙有點驚訝。

她原本以為,這幾天蒙克也就是跟她一樣,等待著那位巫師回來,判定自己的血緣而已,卻沒想到,他居然還關心到自己吃飯沒胃口上了。

而且,還特地去到北平給自己找吃的。

南煙道:「這,讓陛下費心了。」

蒙克道:「費心倒沒什麼,只要你能夠在這裡住得舒服,就好了。」

他說話的聲音低沉而平靜,加上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不自覺的,就給人一種很溫柔的感覺。

南煙讓兩個侍女去洗了一盤桃子,她和蒙克一起拿著吃,那桃子非常的新鮮飽滿,咬一口下去,甜膩的汁水就盈滿了整個口腔。

讓人舒服極了。

可是,南煙在這裡,可不是為了舒服的。

她咬了一口桃子,又想了想,抬起頭來看向蒙克,道:「陛下派人去北平帶東西回來,現在關口還是打開的嗎?」

「當然。」

「……」

「不管是倓國人,還是炎國人,仍然都可以自由的出入。」

「哦……」

看來,應該是不會打仗的。

南煙心裡鬆了口氣。

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因為自己而引起戰爭,畢竟,打仗是一件大事。

但在慶幸之餘,又覺得有點茫然。

她之前真的以為,祝烽會一怒之下對倓國用兵,畢竟這一次,他都已經快要衝到長城壕了。

但後來,還是退回去了。

不但退回去了,而且,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南煙遲疑著道:「那,陛下的人去了北平,有沒有聽到——聽到那邊的什麼消息?」

蒙克低頭看著她:「你是想問,炎國皇帝的消息吧?」

「……」

南煙下意識的咬了一下下唇。

還是承認了:「嗯。」

「……」

「我想知道,他怎麼樣了。」

蒙克看了她一會兒,然後說道:「聽說,炎國皇帝現在還停留在北平,一直就住在他以前的燕王府里。」

「……」

「不過,他好像沒什麼動靜。」

「……」

「全北平的人都看到,那一天,他跟一個很美的女人同乘一車回到燕王府。那一天之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過王府了。」

南煙的心狠狠的一沉。

這一刻,連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原本香甜的桃子,吃在嘴裡,一下子泛起了苦味。

寧妃,秦若瀾……

祝烽一直跟她在一起。

那天,在分開的時候,也是看到秦若瀾跟他在一起的。

其實這些天,南煙的心裡一直在擔心,當初在越國邊境,自己被童桀擄走,祝烽單槍匹馬的衝到越國大營都將自己救了回來,所以這一次,她也在擔心。

卻發現,白擔心了。

祝烽,根本沒有一點要出兵的意思。

甚至,沒有任何動靜。

難道,他的身邊有了秦若瀾之後,真的就不需要自己了嗎?

只這樣一想,她立刻用力的甩了一下頭,想要將那沮喪的想法甩出去——

怎麼可能?!

明明是他,從星羅湖一直追到了北平,他是想要自己回去的!

他,不會因為秦若瀾,就放棄自己!

不會的!

想到這裡,南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有些沙啞的聲音輕聲道:「我,我知道了。」

「……」

「多謝陛下。」

話雖這麼說,但手指卻有些不受控制的顫抖。

那個桃子,被捏得汁水直流。

穿越后我被氣夫系統綁定了 蒙克安靜的看著她,過了很久,突然道:「南煙……」

「……!」

南煙愣了一下,抬頭看向他。

兩個人相識這麼多天了,蒙克對她一直是以禮相待,客客氣氣,稱呼也一直是「司貴妃」。

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而且是——

南煙。

叫了這一聲之後,蒙克自己也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這裡,也可能是你的家。」

「……」

「你不必擔心,無處可去。」

「……」

南煙說不出話來。

他想得,的確很深。

剛剛那一刻,南煙的確想到了,就算將來,自己有機會離開倓國,但再回到炎國,她還能心無芥蒂的回到祝烽的身邊嗎?

如果,祝烽的心裡,已經只有秦若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