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帝打量了眼賈詡,心裏暗語,果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打開手中信件,楚帝凝神瀏覽,沒想到竟是北魏皇寫給自己的,並且希望可以和楚國聯合一起攻打蒙古帝國。

楚帝看着手中信件,直到視線停留在御印上時,臉上瞬間浮現錯愕之色,內心已是驚濤駭浪,喃喃自語道。

「北魏帝國皇帝竟然是曹操,這真是讓人猝不及防!」

對於奸雄曹操,他可是在熟悉不過了,到現在他的名言,楚帝都記憶猶新。

「寧我負人,毋人負我,寧可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曹操,曹阿瞞,北魏帝國皇帝,看來朕又多了一位不可小覷的對手。」

先是天下之霸者鐵木真,現在又是風華絕代,逐鹿中原的曹操,戰爭大陸當真是不太平啊。

「北魏皇欲和朕結盟,一起攻打蒙古帝國,信件里承諾一系列好處,子房,郭嘉你二人如何看待此事。」

「皇上,遠攻近交,一直都是最好的方針,北魏距離吾楚萬里之遙,又有東海一海之隔,可蒙古大軍卻和吾楚毗鄰,微臣不建議吾皇接受聯盟。」

「沒錯,蒙古大軍剛剛撤退,北魏皇的書信就以送達,如果微臣沒有猜錯,離開的蒙古大軍定是前往北魏,現在蒙古帝國空虛,兵力薄弱,按理說是最佳的攻擊時機,可蒙古帝國草原遊民,來無影去無蹤,就算將他們擊敗得到的也只不過是毫無價值的廣袤草原。」

「可如果出楚國一旦發兵,蒙古帝國調轉馬頭放棄攻去北魏發兵前來吾楚,北魏皇沒有任何損失,吾楚將遭受巨大創傷,實乃得不償失。」

張良出言附和。 「爸。」

「葉塵,我殺了你。」

「爺爺。」

「老爺子。」

眾多樊家人一個個驚呼,震怒。

葉塵手起刀落般的速度,砰砰砰的幾下,板磚對著樊老的連拍了五下這樣,就搞定了。

「葉塵,我要殺了你。」

樊隆安一把揪住葉塵的衣領,氣得身子要炸了。

葉塵這是要謀殺父親。

張德強在那邊也是懵逼了,然後心裡幸災樂禍的大笑,這尼瑪,這就是傳說中傻逼嗎?拿著板磚去拍樊老的臉。

只看到樊老的那一張臉都是血,血跡斑斑。

許教授也是傻了,這就是葉神醫的治療手段?

驚世駭俗!

聞所未聞啊。

「來人,把葉塵帶下去。」樊隆安暴怒,一定要殺了葉塵,給老爺子報仇!

樊鬚眉腦子都要炸開了,她沒想到葉塵會這麼瘋狂,拿著磚頭就打爺爺的臉,這真的是幫爺爺看病?

「住手。」

躺在床上,眾人以為死翹翹的樊老開口說話了:「沒有我的命令,誰敢抓葉塵。」

「爸。」

樊隆安快步上前,扶起滿臉是血的父親。

「我沒事。」

樊老說道:「葉塵,你這個霹靂行醫手段,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我感覺很舒服。」

「爸。」

樊隆安傻掉的樣子,父親不是腦子被敲壞了吧、

「爺爺,你,沒事吧?」

樊家的第三代也是上前關心的問道,爺爺被人用板磚拍打了啊,反而感謝葉塵。

一定是腦子昏頭了。

「我很好,比任何時候也清醒。」

樊老說道,從床上走下來,拿著冷水洗了一下臉。

「葉神醫,多謝你。」

樊老鄭重說道;「我能感覺到我心跳強勁有力。」

對,那種年輕時候強勁有力的跳動。

葉塵揮揮手;「沒事,我這一招一般都被人誤會,過後都感謝我。」

「爸,你真沒事啊?」樊隆安不死心的問道,真好了?

「你說呢?」樊老冷冽的眼神。

樊隆安乾笑。

許教授差點要跪下來了,牛逼,牛逼的葉塵啊。

樊鬚眉也是驚喜,剛才真有點錯怪葉塵了,也難怪,這傢伙手段太過嚇人了,是個普通人都要被嚇死。

「張天師,要不你上去給老人家把把脈。」葉塵回頭看一臉鐵青的張德強說道。

「不用了。」張德強眼沒瞎,一眼看出現在的樊老身體很硬朗,很健康,剛才葉塵的那一塊神奇的板磚,似乎真的打通了樊老的堵塞的血管。

莫非,那一塊板磚是某種很厲害的法器?類似靈符一樣嗎?

這個葉塵很神秘啊,到底是什麼門派出來的?

「既然,樊老的病已經好了,那我就先走了。」張德強沒有理由呆在這裡了,本以為可以狠狠打葉塵的臉,順便幫蘇震師弟報仇,沒想到葉塵的手法這麼鬼神莫測。

「你怎麼走了啊?是不是忘記說啥了?」葉塵提醒道,男人要言而有信啊,不能說話當放屁似的。

「說什麼?」

張德強裝傻問道。

葉塵兩眼一眯;「這就是千年大門派的作風,說話放屁一樣?」

「葉塵。」

張德強瞬間暴怒:「你別得寸進尺,你治好了樊老的腦梗,不代表你就可以侮辱我龍虎門,就憑你一個人的力量能斗得過龍虎門?」

「我看你年輕氣盛,不和你一般見識,你卻咄咄逼人,是覺得我龍虎門的人好欺負?」

葉塵一愣。

我草,這鳥毛把自己說的好像受害者一樣。

葉塵服了。

真的服了。

「葉塵,還是算了吧。」樊鬚眉說道。「你就讓張天師離開吧。」

龍虎門是大門派,人多,錢多,勢力大,葉塵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

「鬚眉姐,這可不行,這是原則性問題。」葉塵正色道,「我這個人就是這樣,有些時候就是一根筋。」

「那好吧。」樊鬚眉點頭,心裡也是很看不起張德強,說好了認輸叫爺爺,現在拿著門派出來嚇唬人,人品不行。

「葉塵,這樣吧,我幫你引薦給龍虎門的一個堂主。」張德強似乎也覺得有點過分了,想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我們龍虎門需要你這樣的人才。」

「尼瑪的,老子最痛恨就是你這種又裝逼又出爾反爾的鳥人。」

話落下。

葉塵直接拿出板磚,甩出去。

「啊。」

張德強連反應躲避的時間都來不及,就看到板磚狠狠砸在他的臉上,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把他身子甩了出去。

最恐怖的是,那板磚居然強力粘一樣粘在他的臉上。

張德強飛出了門外面,倒在走廊上,嘶聲裂肺的大喊大叫,那聲音聽著樊家人都打了一個激靈。

狠,葉塵太狠了。

連龍虎門的高手都敢打了。

「沒事,沒事,你們接著聊啊,我出去說說話。」

葉塵看大夥一臉懵逼的樣子,笑著說道。

葉塵走出卧室。

樊家人也跟著出來。

張德強雙手拚命的想要把臉上板磚拿下來,但是,那磚頭死死貼著他的臉。

張德強還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在無聲息慢慢的消失。

「葉塵,我錯了,我錯了,快把這磚頭拿走吧。」

張德強求饒。

「就這樣?」

葉塵無語了,以為張德強會裝一下的,沒想到這麼快服了。

「葉塵,我真的錯了,你放我一命啊,爺爺,我錯了,爺爺。」

葉塵沒了興趣,一點意思都沒有啊,單手一抓,那功德磚飛回來。

葉塵把功德磚放進背包。

『滾,以後別讓我見到你,見一次打一次。」

張德強連滾帶爬的走了。

「葉塵。」

樊老也跟著出來了:「你治好我的病,你想要什麼?」

「不用了,你們樊家也沒什麼值錢東西,我看不上。」葉塵大大咧咧的說道。

樊家人怒視葉塵。

你一個道士,看不上樊家十幾億的資產?你裝什麼呢?

樊老哈哈大笑:「葉塵,既然你看不上我們家的資產,那,我有一事相求。」

「什麼事?」葉塵問道。

「你看,我這個孫女樊鬚眉什麼樣?可否配得上你。」樊老笑著說道,「我看擇日不如撞日,今晚上,你們就入洞房吧。」

。「我需要……」

「我並不希望你是那種得寸進尺的人。」虛空人眼的語態冷了下來。

洛塵聳聳肩:「我只是想知道你是誰。」

「我想你應該能猜到。」

金色雙眸中彷彿閃過一絲緬懷,其接着道:「不過我曾經在人間還有個名字,已經過去那麼久了,記得並不是很清,似乎叫……愛迪生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74章你動「是那個收廢品的阿姨?」秦楓蹙眉問道。

「是的,除了他在沒有人接觸過那些綁匪,他們被關在房間里根本發不出任何信號,更何況一天24小時我這裡都在監視著他們。」

洗手間和綁匪在的客房都安裝了攝像頭,而且還是那種24小時無死角的監控。

……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200章手機該淘汰了 大戰持續了約么三個多小時,終於以陳凡勝出而告終,而兩女,則在這一場激烈大戰之下。累癱下來,衣衫襤褸的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下去。」

「一陣神清氣爽之後,陳凡穿戴好衣衫,細心的為馬小玲和王珍珍倆女蓋好遮擋之物,以免他們著涼。

身具天生道體的他,在做完這一方面的事情,明顯沒什麼壓力,就算是再加上十數個女子,他也照樣能與她們一較高下,不弱任何下風。

陳凡眼神微凝,望向外面,此刻的玲瓏寶塔,經過了數個小時的飛行,已經飛出了地球大氣層,來到了浩瀚無垠的虛空當中。

冰冷與黑暗的虛空當中,一道銀河懸挂在虛空當中,為這片銀河點萃幾分色彩,虛空中星光密布,無數星辰交替運行在一起,九大行星緩慢且有序的圍繞著太陽這顆行星交替運行著,這樣震撼的一幕,若是讓他人看到,必然瞠目結舌。」

「終於快要到了!眼見於此,陳凡不由的笑道:「以他的估計,大約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玲瓏寶塔便可以飛行至月球之上,到時候,就可以成功著陸了。」

斜眼望去,陳凡目光如炬,將視線望向遙遠的盡頭,也就是,荒蕪的月球之上,一片隱秘之地,一道身著一襲白衣的倩影,飄飄欲仙,如九天之上的仙女一般,不染世俗上的紅塵。

她就是嫦娥,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有誰知道,嫦娥根本就沒有偷靈藥,而是被人所陷害,偷吃了瑤池仙桃,被迫飛到了月球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