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羽想到這三頭惡魔臨死前的對話之後,也是隱隱間猜測到這股味道應該就是他們所說的信號吧。

看來,此地不可久留,若不是怕這三頭惡魔發出信號,楚天羽剛剛就不會瞬間將這三頭惡魔給斬殺。

因為他對這三頭惡魔所說的變異惡魔非常的有興趣,本來打算留一活口,然後問問其中一頭惡魔這所謂的變異惡魔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結果這三頭惡魔直接準備發信號搬來救命,而且聽這三人所說的波惡惡魔大人,實力怎麼都比這三頭惡魔強大不少吧?

出金屋記 楚天羽現在只有這一道意識體的存在了,當他發現自己晉陞之後實力越來越強,更是變得無比的謹慎起來。

儘可能的不讓自己一不小心就載在了這惡魔深淵之中。

此時的楚天羽是意識體,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夠回歸到本體之中去,而且,也不知道自己在這裡死後是不是現實世界之中的本體也徹底的死去。

如果是這樣的話,楚天羽就真的虧大發了,好不容易重生一次,結果就直接載在「九幽焚心訣」。

原本還想著依舊這天階功法崛起呢,結果卻直接死在了這天階功法之上,這是楚天羽萬萬不能接受的。

所以,在這惡魔深淵之中,楚天羽無論如何都必須小心行事,同時也是必須找到回去的路,絕對不能一直被困在這裡。

因為楚天羽已經隱隱間感覺到,如果自己的意識在這深淵之中呆的時間越長,那麼他的本體可以清醒過來的希望也就越小。

所以,現在楚天羽當務之急必須是儘快的提升實力,然後找到回去的路,不管如何,楚天羽都必須將這惡魔深淵之中的規則搞清楚。

將這三頭三階惡魔的能量吞食掉之後,楚天羽也是再度感覺到體內惡魔內丹之中的力量再一次暴漲了一些。

而本身的實力也是提升了不少,不過,距離四階惡魔的實力卻是差了非常之多。

不管了,此時的楚天羽要做的就是儘管的晉陞四階惡魔,所以,接下來便是繼續。

捕獵!

下沉之中,楚天羽不斷的感受到周圍的環境,卻是依舊一無所獲,他根本感受不到周圍有什麼,只有無盡的黑暗和寂靜。

無奈,楚天羽也是不再顧慮其它,而是隨心所欲的下沉著,直到有所發現之後再說。

而在這期間,楚天羽也是非常好運的又再一次碰到了一頭三階惡魔帶領著一群二階惡魔的隊伍,也是讓得楚天羽直接飽餐了一頓。

就在楚天羽吞食完這一群惡魔能量的時候,突然間,一股顯得有些恐怖的威勢也是自無盡的黑暗深處朝著楚天羽掃了過來。

感受到這股氣息的瞬間,楚天羽的眉頭也是微微皺了一下,不過,心緒也是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因為,這頭散發著強大氣息的惡魔並不是不頭有多強大的惡魔,而是一頭四階惡魔。

楚天羽從剛剛那頭三階惡魔的口中也是打聽到了一些關於變異惡魔的消息,關於變異惡魔,其實很好理解。

就與人類的變異武魂一樣,此時的楚天羽在惡魔的眼中就是一頭變異的惡魔,實力與各種手段也是與普通的惡魔不盡相同,甚至強上加強。

而且,變異惡魔是最有希望成為惡魔統領的,只是在這惡魔深淵之中,只要一查探到有變異惡魔的存在。

都會被這深淵之中的各大惡魔無止盡的追殺,因為變異惡魔成長起來之後太過可怕了,所以只能在變異惡魔還未成長起來趁早將其殺害。

這樣,也就少了一位強大的惡魔統領,而其它一些普通的惡魔也擁有更多的機會,因為吞吃了變異惡魔之後。

一些惡魔也能得到一些變異的加成,強化自己,讓自己擁有普通惡魔所沒有的能力。

所以,此時的楚天羽已經確實自己就是那所謂的變異惡魔,區區四階惡魔而已,楚天羽怎麼可能將其放在心上!

當感受到對方的查控氣息之後,楚天羽二話不說直接朝著那頭四階惡魔的方向而去,心中也是浮現一抹獰笑!

而在遠處趕來的那頭四階惡魔也是沒有想到這頭三階變異惡魔竟然不逃反而朝著他狂奔而來,一時間,心中也是詫異不已。

他正是之前那三頭被楚天羽斬殺時所說的波亞惡魔大人,當他收到信號的瞬間,就直接從自己所在的位置狂奔而來,就是為了那頭變異的惡魔而來。

變異惡魔從第三階開始就是一個分水領,但三階的時候,實力為不怎麼強,雖然他沒有見過變異惡魔,但卻是了解過一些。

而且,這一次前來對付這頭變異惡魔,他也沒有一個人來的意思,而是通知了另外三頭他的死對手。

在面對這種逆天般的變異惡魔,那幾個老對手自然也會暫時放下他們之間的爭奪開始一至對負變異惡魔的。

畢竟,只要吃下變異惡魔的惡魔能量就可以讓自己也得到部分變異能量,今後的前途也是將變得無比的光明。

這是眾惡魔無法抗拒的誘惑,所以得到波惡惡魔的消息之後,這另外三頭四階惡魔也是瘋狂趕來。

此時的楚天羽自然也猜想到了這些,但此時的他只感受到前方只存在著一頭四階惡魔,如果一對一的話,即使對方是四階惡魔,楚天羽也有絕對的信心。 那頭四階惡魔並不知道楚天羽的實力究竟如何,在他看來,即使楚天羽是一頭四階惡魔,那隻不過才三階而已。

他堂堂四階惡魔,怎麼都可以拖住對方,然後等待著那另外三頭四階惡魔的到來。

想到這裡,這波亞心中也是充滿了冷意,看著那越來越前的楚天羽,心中也是充滿了期待,他要的就是楚天羽的大無畏的勁頭。

只有這樣,他才能夠不廢太大的勁將楚天羽給拖住。

來了,哈哈,變異惡魔,只要吃了你,我就可以得到變異能力,然後比其它惡魔擁有更強大的能力。

四階惡魔實力上比三階惡魔強大一個大等階,同時,自身所擁有的勢也是比三階惡魔多了一道。

也就是說,四階惡魔可以同時釋放出兩種勢,比三階惡魔強了不是一點半點。

所以,此時面對著楚天羽的到來,這四階惡魔充滿了信心,即使對付不了楚天羽,但也絕對可以憑藉著自己強大的實力將對方給拖下來。

咻咻!

突然間,就在楚天羽衝擊而來的瞬間,兩道銳利的勢也是直接朝著那四階惡魔波亞呼嘯了過去。

波亞惡魔冷冷一笑,那龐大的身軀之中也是直接釋放出兩道勢,伴隨著四階惡魔的能量直接朝著楚天羽那兩道勢轟了過去。

鏘鏘!!!

兩道銳利的交擊之音直接響起,然大,這兩道銳利的響聲還未徹底的停落,楚天羽那同樣龐大的身影也是發出一股無比強烈的風勢。

呼的一聲就直接朝著那四階惡魔波亞衝擊了過來。

只在一眨眼間,楚天羽的身影就來到了這頭四階惡魔的身影不遠處,嚇得這波亞也是一臉的驚慌之色,同時其龐大的身影也是瘋狂的向後退去。

然而,就在這時候,又是兩道銳利的勢再度襲來,一柄巨大的刀影,還有一柄巨大的劍勢,這兩者之上的勢也是充滿了強大的氣息。

讓得這四階惡魔也是充滿了詫異之色,眼神之中更是充滿了恐懼之色。

「這……這就是變異惡魔的能力嗎?這也太恐怖了吧,同時釋放出四種勢就已經足夠強大了,結果這勢還如此的強大,一道刀勢就足足比他兩道勢都要強上太多!」

天哪,我根本不可能是這傢伙的對手,即使我的實力比他強,但對方的勢太可怕了,不行,我必須要等到他三人的到來才行!

想到這裡,這頭四階惡魔也是二話不說直接向後倒退而去,直接躲避楚天羽的攻擊,

然而,對方太過小視了楚天羽的速度了,又是一個瞬間,楚天羽的身影也是猛然間追上,隨後那兩道強大的刀與劍也是瞬間朝著對方的巨大身影侵襲而去。

感受到身後那兩強大的銳利風勢之聲,這波亞惡魔也是立即召喚回之前釋放而出的勢,再一次凝聚體內的內丹能量然後直接對著身後那瞬間襲來的一刀一劍而去。

鏘鏘!

又是兩道銳利的交擊之音響起,只是令這四階惡魔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楚天羽所釋放出的勢明顯比之前強了太多了。

這一相擊之後,不再如之前那般相互糾纏,而是直接被楚天羽的一刀一劍之勢給轟得直接散了開來。

沒錯,他那階惡魔內丹所釋放出來的勢竟然直接被眼前這三階惡魔的一刀一劍之勢給破散了。

略微愣了一下,這頭四階惡魔也是一臉的茫然,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那長得極其怪異的臉上也是露出了驚恐之色,沒有任何的猶豫瘋狂的朝著遠處繼續奔逃。

可是,楚天羽會給對方機會嗎?

對方在楚天羽的眼裡就是一塊大肉,已經快要到嘴上了,怎麼可能讓它給飛了。

於是,體內的內丹的能量也是再度被釋放而出,繼續加持到了那一刀一劍之中,頓時,這一刀一劍兩勢的度也是猛然間暴漲,瘋狂的朝著前方的四階惡魔而去。

呼呼!

兩道勢瘋狂的欺進,兩股強烈的寒意與風勢也是讓得這四階惡魔叫苦連連,就在那一刀一劍兩股勢快要靠近這四階惡魔的時候。

遠處也是幾道強烈的四階惡魔氣息也是快速的靠近過來。

頓時,這四階惡魔波亞臉上也是終於露出了逃生的希望,心中興奮不已。

只是他的興奮不過持續了一秒鐘,身後一刀一劍就徹底的劃開了他那龐大的軀體。

隨後,楚天羽的身影也是猛然間撲了過去,直接將這四階惡魔能量給吞食乾淨。

而這時候,遠處也是不知道來了多少頭四階惡魔,在楚天羽的感應之中只感覺到前方一股浩大的惡魔能量不斷的靠近而來。

楚天羽事不疑遲,毫不猶豫吃完就走,瞬間朝著遠處飛循而去。

原本楚天羽想下沉,但卻是發現惡魔深淵的下方處竟然也有著惡魔朝著他衝擊而來,也是讓得他有些無語。

無奈之下只能朝著上方處而去。

此時的楚天羽感覺到自己吞食掉那頭四階惡魔之後,實力明顯增強了許多,比之前吞食掉三頭三階惡魔要強了太多了太多了。

體外那層鱗甲也是變得越加的堅硬了起來,同時,彷彿一條蛟般的存在緩緩的在成形,給楚天羽一種莫名的怪異之感。

蛟?難道自己成形之後的形態是一條蛟嗎?

楚天羽有些意外,對於這種長著鱗甲的蛟,楚天羽曾經倒也是見識過,同時也明白,蛟化龍這個道理。

但感覺到自己要真正的化形之後,也是有些詫異和怪異感,畢竟自己是一個人類,現在成為惡魔之後又要化身成怪異的惡魔形態心中難免有些難以接受。

想了想后,楚天羽也是直接拋開了這個念頭,管他那麼多,只要能讓自己變強,哪怕變成一棵樹又如何!

唾了一口,楚天羽也是瘋狂的朝著上空處而去,楚天羽的速度很快,但那些追擊而來的惡魔之中有幾頭的速度也是並不比楚天羽慢多少。

所以,那些追擊著楚天羽的惡魔也是緊緊的咬著楚天羽的身影,根本不給楚天羽隱匿的機會。

一時間,也是讓得楚天羽有些鬱悶。 四周有來往的人,好幾次,葉佳期都想推開他。

吻了許久,他才放開,手指頭摩挲著她的眉眼,輕輕摩挲,眼底是繾綣不舍的光澤。薄唇緊抿,終究說不出一句話來。

葉佳期心虛,垂下眼睫毛,沒有看他。

他不說話,她也就沒開口。

良久,他那低沉而甘冽的嗓音才響起:「要悄悄走嗎?」

「不算吧,出去后我會告訴你。」

「冠冕堂皇,為自己找借口。」喬斯年語氣里是深深的無奈,「回家好嗎?我離不開你。你走後,我有時都不敢回喬宅,因為那裡滿是你的氣息,我怕我會哭。不過一個大男人哭算怎麼回事呢,所以我只能把自己埋沒在工作里。」

他的眼底是情真意切,那種滾滾熱意幾乎能把葉佳期融化。

可葉佳期搖搖頭,淡淡道:「我沒有做好面對你的準備。」

「這些天在村裡,還不夠嗎?我可是要瘋了。」

「我那種心痛,你體會不了,不求你感同身受,但求……讓我靜一靜,我怕那些痛沉積在心裡頭,久了,會更痛。」

「在家裡看看乘帆和小柚子,不好嗎?你如果嫌棄我,我可以搬出喬宅。」

「不用了,那是你的家。」葉佳期看著他,「你還不明白我心裡難受的是什麼嗎?僅僅因為你隱瞞我乘帆的事嗎?不,不僅如此,我難受的是,你說過,不會隱瞞我任何事,可你沒做到。我好失望……」

「佳期。」喬斯年抱住她,「我不是故意的……還記得我說過,書房的保險柜里,有你想要的東西嗎?裡面有喬乘帆和你的親子鑒定書。」

葉佳期怔了怔。

半晌后,她哂笑:「你何必呢?」

「有時候我也不喜歡自己的性格,我甚至在想,如果當初我掉進江里沒有醒過來……我在你心裡頭,會不會沒有那麼無恥,至少還是你喜歡的模樣。現在的我,已經沒有能讓你喜歡的地方了。夫妻之間是不是都這樣,在一起久了,就膩了……」

葉佳期看著他:「喬斯年,我們不是夫妻,而且,我就算再不喜歡你,我也希望你好好的。」

「你真得不喜歡我了嗎?」

喬斯年灼熱的目光落在葉佳期的臉上,真摯而深沉。

只不過,葉佳期沒有給他答案。

「可我喜歡你,會一直喜歡。」

「小柚子呢?」

喬斯年眉頭微蹙:「在動物園辦公室那。」

「你早點回醫院吧,你身體不好,以後別太任性,我希望你好好的。」

「你不回來,我怎麼好呢?」喬斯年的眼中滿是悵然,手指頭還摩挲著她的臉頰,「好不了。」

「沒想到你詛咒起自己來也是厲害。」

「……」

秋陽下,葉佳期默默看著他。

他也在看著葉佳期。

「我要走了。」她臉色平靜而從容。

「做個約定好不好,等我把喬氏收回來,你就回家,給我一個對你好的機會。」

「你說話不算話。」

「我有那麼糟糕嗎?」

「你覺得呢?」 自己不過是吃了一頭四階惡魔嗎?你們至於這樣不要命的追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