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凡看到葉靈興奮的樣子,不由得笑了笑,接着說道:“比武功更厲害的功法。”

葉靈又興奮地說道:“那是什麼功法?是修仙的功法嗎?”

“比修仙還要厲害的功法。”楚凡又說。

“那是什麼功法?”葉靈又興奮地說道。

“靈異功法,學好了既可飛天,也可入地,可厲害了。”楚凡隨即說道,而且雙目中也是神采飛揚。

“靈異功法,聽起來就很厲害的。”葉靈隨即兩眼放起光來。

“這麼說你是願意學了?”楚凡又說。

“願意,當然願意了。”葉靈既興奮又激動地說道。

“可是這靈異功法也是有講究的,修煉靈異功法後三十歲以前不可以結婚,也不能生孩子。”楚凡又說。

“不結婚哪來的孩子?”葉靈突然看着楚凡的眼睛說道。

楚凡本想說不結婚也可以生孩子,但還是忍住了沒說,接着又說道:“你是願意還是不願意?”

“我願意了。”葉靈不假思索地說道。

葉靈說完又眨了眨眼睛,又說:“那麼說你也不可以結婚了?”

“我可以,你不可以,因爲我是師傅,你是徒弟,師傅可以結婚,徒弟不可以。”楚凡也眨了眨眼睛說道。

“我看你就象一個神棍。”葉靈隨即說話,而且還笑了。

楚凡也笑了笑,的確,他剛纔也不完全是胡說,修煉靈異功法在二十五歲以前的確不可以那啥,而且靈異功法的確非常的厲害。

楚凡隨即將靈異功法的口訣教給了葉靈,葉靈還是挺聰明的,楚凡教了兩遍後就學會了口訣,接着開始修煉了起來。

楚凡看到葉靈學得很認真的樣子,不由得點了點頭,對於葉靈,他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好象兩人很早以前就相識了一樣,而且還有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也是一樣。

其實葉靈也是楚凡前世的愛人,而且還在一起幾十年,一直白頭到老的那種,只是楚凡並不知道,不過有一點他是知道的,那就是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都是因爲幸運靈符的因果關係才走到一起的。

當然了,要是楚凡修煉靈異功法到第八重的時候,就可以啓動天機術法,這一切他都會算得清清楚楚,都會一目瞭然的。

楚凡接着也開始修煉了,而這裏的確是一個修煉靈異功法的好地方,這個古墓的風水極好。

楚凡隨即運轉靈異功法,幾個周天後,所有的陰氣都向這裏蜂擁而來,很快又形成了一個陰氣旋渦。

這些陰氣環繞在楚凡的周圍一陣陣的旋轉,接着也將葉靈籠罩在陰氣旋渦之中。

葉靈本來已經有了一些感覺,但在這麼多的陰氣環繞之下,馬上就亂了陣腳,而且還進入了一種幻覺之中,就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她們在隱靈洞的時候產生的幻覺一樣,也是似覺非覺,似幻非幻的。

楚凡此時又沉浸在修煉中,很快就入定了,些陰氣都是爭先恐後地撲向他的身體,但楚凡一點也沒有慌亂,他還是按照功法的運行,一個周天又一個周天,周而復始的運行,十多分鐘過後,這些狂暴的陰氣也安靜了下來,而且有條不紊地通過他的以脈,繼而歸於丹田。

隨即楚凡又聽到丹田中傳來一聲輕響,那朵藍蓮花突然旋轉了起來,而且越轉越快,這些進入丹田的陰氣也圍繞着藍蓮花轉動。

大約十分鐘過後,丹田中又傳來一聲輕響,楚凡當即看到丹田中又出現了一朵藍蓮花,而且更藍,更豔。 楚凡看到丹田中又出現了一朵藍蓮花,不由得怔了一下,隨即又是一陣驚喜。

的確,藍蓮花給他帶來了許多驚喜,這在前世的靈異功法中是根本不曾出現過的。

對於藍蓮花的能量現在楚凡也有了很深的認識,而且受益極大,且不說藍蓮花的這股能量有多麼神奇,也不必說這股能量將他的經脈一次又一次的擴寬,使得陰氣運行暢通無阻,更不必說這股能量在他徒步追趕越野車的時候給他持續不斷地補充體力的消耗,從而追上越野車,使得牛大有和他的師兄師姐聞風喪膽,落荒而途,單是藍蓮花的出現,就是一個里程碑,也是靈異功法的創舉。

而現在,隨着這朵藍蓮花的出現,陰氣旋轉的速度又加快了許多,而且還是圍着兩朵藍蓮花不斷地旋轉。

但這並沒有結束,隨着鬼洞中的陰氣不斷奔涌而來,楚凡吸收陰氣的速度也不斷加快,而這些陰氣通過楚凡的經脈後,馬上和丹田中的藍蓮花產生了一種聯繫,接着一起旋轉了起來。

大約十分鐘過後,楚凡的丹田中又傳來一聲輕響,接着又出現了一朵藍蓮花。

就這樣,每隔十分鐘,楚凡的丹田中就會出現一朵藍蓮花,而楚凡現在已經完全入定了,已經進入一種物我兩忘的境界之中。

葉靈此時還是身在幻境,同樣地,她也看見了海市蜃樓,看到了空中樓閣,而且還看到了許多許多的妖魔鬼怪。

葉靈現在的狀態還是那麼飄忽,當她看到海市蜃樓的時候,心裏充滿了美好的嚮往,看到空中樓閣的仙境的時候,心裏也充滿了無限的美好,而當她看到許多妖魔鬼怪在她的眼前飛舞的時候,卻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的確,如果不是她胸前戴着陳圓圓的玉墜,只怕真的嚇死了,這就是心性的問題。

當然了,這也是因爲事出有因,如果不是楚凡修煉靈異功法的時候太過驚天,將所有的陰氣都一瞬間吸了過來,從而將她也覆蓋在其中的話,也不至於此。

而這時候她剛好開始修煉靈異功法,正有所感覺的時候,就一下子帶進了幻境,這就有點走火入魔的意思了。如果不是她的身上戴着法器玉墜的話,只怕葉靈此刻已經瘋狂了,就算不死,也會墜入魔道。

而這一切,葉靈根本不可能會想到,楚凡也沒有想到。

最強三界臨時工 現在,葉靈脖子上的玉墜傳來一陣又一陣的清涼的能量,並且迅速滋潤着她的全身,如此一來,葉靈立馬從無限的恐懼中解脫出來。

很快地,這些妖魔鬼怪都在她的眼前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很大的湖泊出現在她的眼前。

這個湖看起來很大,湖水清澈透明,還有一行白鷺在湖面上飛行,不時跳進水裏,不時飛躍而起,這樣的情景看起來很美好,葉靈的心情一下子恢復了過來。

不過,這樣的平靜並沒有持續多長,緊接着又下起了大雨,雨點打在湖面上濺出一個個水花。

與億萬總裁同枕:早安,小逃妻 這陣大雨來得快,去得也快,不到一分鐘就風平浪靜了,天上還出現了一道彩虹,七彩的顏色,令人十分嚮往。

葉靈一直凝望着天邊的彩虹,她的心裏又是一片平靜,突然眼前的景象又發生了變化,這個湖馬上消失了,接着出現了一個山洞。

準確地說,應該是一條隧道,而且這條隧道還是發出七彩的光影,一陣微風吹來,七彩的光影隨即盪漾了一下,將隧道拉得更長。

葉靈的心裏又是一陣喜悅,一陣說不出的興奮,隨即不由自主地走進了這條隧道。

而當她剛剛踏進隧道的時候,馬上傳來一股極大的吸力,只是一瞬間她的身體就被拉進了隧道中,而且一直向前移動,這條隧道很長很長,彷彿過了無數個世紀後,葉靈才停止移動,站在隧道的另一頭,隨即七彩的光芒就消失了,同時出現了幾個畫面。

第一個畫面是一個大海,海水很藍,和天一樣藍,而且無邊無際,一眼望不到頭的海。

一條美人魚在海里游來游去,很愜意,很自在的樣子,這條美人魚就是葉靈的前世。

葉靈現在雖然身在幻境,但意識並沒有消失,當她看到前世竟是一條美人魚後,驚詫得差點叫出聲來,不過這條美人魚真的好美好美的樣子。

一年又一年的過去,美人魚還是那樣的美麗,還是那樣的自由自在。

不知道多少年過去後,這片海竟慢慢地消失了,而且還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海水消失後,這裏竟成了一座座大山,連綿不絕的山峯一個又一個高聳入雲。

大海消失後,許多的魚類都無一倖免的死去,而美人魚因爲長久的修煉,已經修道有成,換句話說就是成了精,一條魚精。

成了魚精的美人魚並沒有死去,她活了下來,而且還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少女。

wWW¸ ttk an¸ ℃O

美人魚很快就適應了陸地的環境,而且還有了一些小法術,可以對付山中的兇獸。

又過去了許多年後,這些荒無人煙的大山也開始出現了人類的足跡,而且山腳下也出現了村莊。

美人魚還是那麼美麗,還是那樣的自由自在,不過她發現了人類後,心裏也起了波瀾,不再是那麼的平靜如水。

而村莊裏的人也發現了美人魚,他們都視爲仙女,還有許多人跪倒膜拜。

第二個畫面是,美人魚漸漸融進了人類的生活,而且成了村裏最美的女神。

第三個畫面是,這裏的人一輩又一輩的過去,經過了好多年月,又經過了許多變化,村莊也成了集鎮,一代又一代的人生老病死,美人魚還是少女模樣。

第四個畫面是,一個年輕人進山打柴,不慎被蛇咬了,美人魚發現後,治好了他的傷,從此後,一來二去的,年輕人竟愛上了美人魚,美人魚也動了心。

第五個畫面是,美人魚嫁給了這個打柴的年輕人,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而且還生了孩子,而且還不只生一個。 葉靈看到畫面中,年輕的樵夫和美人魚一起男耕女織,一家五口其樂融融的過着美好的小日子,不由得笑了笑,沒想到前世的日子竟然這麼美好。

接着又出現了第六個畫面,美人魚一日在河邊洗衣,被一個大和尚發現了她是魚精的身份,於是取出法器將她捉住了。

大和尚法名法海,是一個不通情理的傢伙,他將美人魚捉住後,任憑年輕的樵夫和四個孩子如何苦苦哀求,依然不放過,而且還將美人魚鎮壓在雷山塔下。

而年輕的樵夫還是日日前往雷靈寺哀求法海和尚放過他的妻子,但是法海還是油鹽不進,任憑年輕的樵夫如何哀求,哪怕跪在廟門口一整天,依然無動於衷。

但年輕的樵夫還是一如既往地每日前往雷靈寺哀求法海,而且天天到雷靈寺門口下跪,就連許多小和尚都被感動了,許多的村民都被感動了,但法海大和尚依然無動於衷,每日照常唸經。

年輕的樵夫一連在廟門口跪了七七四十九天,雖然沒有感動法海,卻感動了天地。

這一天大雨傾盆而下,天上的雷聲不斷響起,大風也是呼呼的吹,直吹得雷山塔一陣陣的顫抖。

法海大和尚看到如此天地異象,不由得也有些心驚,但他依然沒有放過美人魚。

而年輕的樵夫還是跪在廟門口,還是跪在風裏,還是跪在雨中,最後連觀音菩薩都感動了。

觀音菩薩親自出面,讓法海放了美人魚,法海不得不從,於是將美人魚從雷山塔下放了出來。

第七個畫面是,美人魚出來後,當即緊緊地擁抱着年輕的樵夫,年輕的樵夫也抱着他的妻子美人魚,良久良久兩人依然捨不得放開。

觀音菩薩見狀,也是不勝唏噓,而且深有感慨。

第八個畫面是,美人魚回到家裏和丈夫孩子團聚,一起度過了七天,但是按照天道法則,身爲魚精的美人魚還是不能和凡人一起過日子。

但觀音菩薩憐念兩人的深情,而且美人魚身爲妖精,但從未作惡,更不曾害人,決定收美人魚爲弟子,讓她更好的修行,以便投胎做人。

葉靈看到這些畫面後,心裏也是無比的震動,潸然淚下。

畫面消失後,葉靈也從幻境中清醒了過來,臉上依然掛着淚痕,她睜開眼睛看到楚凡的模樣,不由得癡了。

……

……

楚凡還是沉浸在靈異功法的修煉之中,而且還是處於物我兩忘的境界。

他的丹田中又出現了兩朵藍蓮花,但並沒有結束,隨着陰氣的不斷旋轉,一朵又一朵藍蓮花陸續出現了。

直到一連出現了三十六朵藍蓮花後才停止下來,但還沒有結束。

這些藍蓮花還是不停地旋轉,而且速度越來越快,而且陰氣還是源源不斷地涌入丹田。

這些藍蓮花變換着各種方位,從左到右,從上到下,一刻都沒有停止過旋轉,直到半個小時過後,丹田中又傳出一聲輕響,接着又傳出一聲響,一連響了十八下。

響聲過後,三十六朵藍蓮花突然消失了,但陰氣的旋轉並沒有停止,而且越轉越快。

一分鐘過後,陰氣的旋轉突然停止,一朵藍蓮花又出現了,這朵藍蓮花更大,更鮮豔,更亮麗,而且還散發出一種藍幽幽的光芒。

葉靈靜靜地看着楚凡,心裏一陣澎拜,一陣起伏,漸漸地她的心裏又恢復了平靜,接着她又開始修煉靈異功法。

諸神的賜予 大約十分鐘左右,葉靈也開始入定了,整個身心都無比的平靜,波瀾不驚,雖然又看到了海市蜃樓,但卻不爲所動,雖然又看到了妖魔鬼怪,但心裏再無驚懼。

葉靈凝神靜氣地念動靈異功法的口訣,一點點地呼吸,一點點地引導陰氣。

起初葉靈的氣息運行並不順利,而且老是不得要領,陰氣雖然很多,但卻不得其門而入。

好在葉靈現在的狀況很好,心裏一點也不慌亂,她只是一心運轉靈異功法,一遍不行,再來一遍,一遍又一遍。

葉靈也不知道運行了多少遍靈異功法,突然她的小腹中竟傳來了一陣氣感,而且還有些陰涼的感覺。

葉靈感到這股氣息後,不由得精神一振,接着又開始一遍又一遍地運行功法。

……

……

楚凡看到丹田中出現的這朵藍蓮花,不由得十分的驚喜,隨即一股強大的力量感覺傳遍全身。

這種感覺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強大,感覺一拳下去能打死四百斤重的大肥豬至少四隻,一千斤重的大水牛至少兩頭。

楚凡隨即笑了笑,感覺還算滿意,接着又開始運轉靈異功法,幾個周天過後,又有許多的陰氣進入丹田,而且還是圍繞着那朵藍蓮花旋轉。

又過去了一個小時後,楚凡又感覺到了情況的異常,現在無論他怎麼運轉功法修煉,那些陰氣再也不能吸收,一點都不行。

重生回城記 楚凡隨即心裏一動,接着內視了一下丹田,發現那朵藍蓮花靜悄悄地,一動也不動,而且還是一幅懶洋洋的樣子,彷彿剛剛吃飽了飯,需要消化一樣。

楚凡見狀,隨即明白了過來,現在陰氣已經吸收到位,而且只有吸收足夠多的陽氣纔可以突破下一個層次境界了。

而這個古墓中陰氣確實不少,而且還有取之不盡的感覺,但陽氣基本上不存在。

於是,楚凡也停止了修煉,隨即睜開了眼睛,令他感覺有些意外,有些驚喜的是,現在他竟能看清古墓中的一切事物了,而且看得很清楚,就象夜視眼一樣。

楚凡驚喜過後,接着打量了一下葉靈,發現她還在煉功,於是也沒有驚動她,但還是瞅了一下她的腳傷,發現竟已痊癒,不由得一陣驚異。

沒過多久,葉靈也從修煉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她的小腹現在已經有了明顯的氣感,而且還上竄下跳的,有一部分氣息還自動流進她受傷的部位。

葉靈醒來後,隨即站了起來,發現腳上的傷已經好了,再也感覺不到疼痛,但是小腹卻有一團氣在上下折騰,讓她感覺有些驚異。 楚凡看到葉靈醒來,而且狀態還不錯,隨即問道:“怎麼樣了?感覺如何?”

葉靈正自納悶,感覺小腹中一股氣流來回亂竄,折騰不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於是說道:“我的腳不疼了,但肚子卻在動。”

楚凡也看出葉靈的腳傷已經痊癒,當即點了點頭,不過他聽到葉靈剛纔的說話,卻有些好笑的樣子。

因此,楚凡也忍不住笑了,又說:“你的肚子在動,是不是有了?”

“有什麼了?”葉靈愕然問道。

楚凡本想說是不是有孩子了,但想想覺得這樣的玩笑開得有些過分,於是說道:“是不是有動靜,而且還很大的樣子?”

葉靈當即點了點頭,突然想到剛纔自己的說話似乎有些那個,不由得臉上微微一紅,楚凡因爲現在可以在黑暗中視物,因此看得一清二楚。

葉靈現在的樣子的確很美,楚凡也感覺很動心,趕緊吞了一口唾沫壓住了心猿意馬。

而葉靈卻感覺小腹的氣流越來越竄得慌,不禁有些着急了起來,楚凡見狀,當即說道:“你的肚子是不是感覺有一股氣流在亂竄?”

葉靈趕緊說道:“是的,是這樣的,有沒有什麼問題呀?”

“問題有一點,不大。”楚凡說。

“現在怎麼辦?”葉靈還是有些着急地說道。

“沒事,出現這樣的情況是正常的,過上三五天就好了。”楚凡又說。

葉靈隨即放下心來,雖然小腹的氣流還在折騰不休,但也不痛,也不癢。

突然葉靈忍不住放了一個屁,接着又放了一個,一連放了好幾個屁,那股氣流當即穩定了下來,也不再鬧騰。

葉靈放了幾個屁,感覺肚子輕鬆了許多,而且全身都是一陣輕鬆,感覺手腳都要靈活了許多,但想到剛纔當着楚凡的面放屁,又覺得有些那什麼的感覺。

不過楚凡也沒有在意,也沒有拿這事兒開她的玩笑,隨即說道:“我們上去吧。”

葉靈馬上答應了一聲,她在這個黑暗的空間呆了這麼久,現在眼睛也適應了這裏的環境,現在雖然看到不遠處有幾處鬼火忽明忽滅的,也沒有那麼害怕了。

於是,楚凡和葉靈一前一後的跳出了古墓,隨即往來路走了過去。

這個洞雖然很大,很廣闊,但到處充滿了黑暗,而且到處都是鬼影,到處都是白骨。

楚凡和葉靈兩人都是一路踏着白骨前行,不知不覺地他們就回到了從上面掉下來的位置。

楚凡又看到了六口棺材,看到了牛大有,看到了牛大有的師兄和師姐都在那裏,而且還一幅垂頭喪氣的樣子,不由得一愣。

牛大有他們幾人看到楚凡和葉靈到來,先是吃了一驚,但卻並沒有逃跑。

楚凡隨即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情,原來牛大有他們雖然跑到了這個洞口,但卻上不去,這個洞口至少有五人深。

楚凡記得那會從上面掉下來的時候,感覺過了好久才落到實地,現在這個洞口這麼高,這麼深,還真不容易上得去。

楚凡隨即看了看這個洞口,發現兩邊的石壁都被磨光了,顯然是牛大有他們剛纔作過努力的嘗試,但卻沒有爬得上去。

現在,牛大有他們三人看着楚凡和葉靈,也沒有說話,現在他們五個人都被困在這裏了。

這五個人裏面,只有楚凡的功力最高,而且他的眼睛現在還可以在黑暗中視物。

楚凡看了看洞口的高度,接着對牛大有說道:“你們想不想上去?”

牛大有和他的師兄師姐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一起點頭,表示願意上去,他們自然不想困死在這個黑暗的洞裏。

“想上去也容易,只要你們聽我的就行。”楚凡又說。

“真的?”牛大有馬上說道,而且兩隻小眼睛還一閃一閃的,接連轉了好幾下。

“當然是真的。”楚凡又說。

牛大有還想說什麼,但他的師姐卻先開口了:“好吧,我們聽你的,只要能上去就行。”

那個女人一開口,牛大有當即閉了嘴,然後瞪着兩隻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楚凡。

“這個洞雖然有些深,但還是可以上去的。”楚凡又說,說完又停頓了一下。

牛大有他們都靜靜地看着楚凡,等待他的下文。

楚凡並沒有馬上說話,而是用手摸了一下石壁,感覺溼溼的,潮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