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碩此話一出,電話這頭登時鴉雀無聲。

「我馬上要拍戲,沒有多餘的時間廢話,如果你們還有什麼疑問的話,我現在可以請我的律師過來學校一趟。」楊碩道。

楚香君的嘴角微微上揚,因為,對方几個剛剛還氣勢洶洶的父母們,此刻已經徹底蔫菜了。

「我們要在商量一下。」廖華華的父親道。

他是生意人,有些事情門清。

他此話一出,李彤的父母和王婷的爺爺都有些不悅,但他老婆卻神情嚴肅,知道事態嚴重。

北宋大丈夫 「好的,我家的林律師出去一趟費用不便宜,如果他證明是你們在誹謗我的朋友,他會想方設法打贏官司,到時候賠償的費用,我想會讓你們比較的——頭疼。」

楊碩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囂張無比。

李彤的父母一聽,立刻就不樂意了。

「一個藝人而已,至於這麼囂張嗎,有律師了不起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法律為什麼存在,就是為了保障我們每個公民的基本權益不受損害,楊碩這麼說什麼意思,難道他還準備讓律師把黑的說成白的?還有沒有王法了。」

李彤的媽媽情緒激動,身為在政府機關工作的她,生活和社會略微有些脫節,畢竟,她是在底層。

有些道理,說破了如果她能懂的話,她在社會上也不會是如今的地位。

廖華華的父母就比較精明了,尤其是廖華華的父親,一聽到對方說是姓林的律師,那臉上的神情略微驚恐。

「他說的,不會是林猋(biao)吧?」廖華華的母親小聲問道,畢竟楊碩故意提到了林姓。

老廖點點頭,十分確定。

「就是林猋,早前的報紙上有報道說他專門服務大明星和上層社會的精英的。」

廖華華的母親一聽,臉上是震驚神情。

「林猋啊,出門自帶三條狗,從未輸過一場官司,我們跟他打官司,必輸無疑啊。」

老廖神情嚴肅的點點頭,望向楚香君的眼神,變得複雜無比。

誰能想到,那狗居然是楊碩的,而且楊碩剛剛說了,這小姑娘是他的朋友。

普通朋友還是女朋友?

閨蜜乘法,攻愛72變 今天這事,不太好辦了啊。

楚香君收起了電話,幾步上前,拿起了老劉辦公桌上的照片,望著上面幾個人身上猙獰的傷口,楚香君無比感慨。

「化妝技術爐火純青嘛。」

楚香君此話一出,廖華華的父母和李彤的父母齊齊變了臉色,各自家庭的男的都找了借口出去了,唯獨剩下王婷的爺爺還在沖著楚香君咆哮。

「你給我說實話,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現在惹出多大禍,狗到底有沒有咬你?」 走廊上面,廖華華的父母和李彤的,幾句重話一說,那邊立馬就招了,說自己確實沒被狗咬,那妝確實是畫的。

「但是爸爸,那狗撲過來的時候把我嚇慘了,而且我們被人拍……」

「等我回來在收拾你!」

廖華華和王婷的父親聽到她們沒被狗咬,氣得就直接掛掉了電話。

這些個不省心的孩子,如果此事真的鬧上法庭,在對上林猋那三寸不爛之舌,後果不堪想象。

兩位父親彼此對視一眼,心領神會,看來大家獲得的信息是一樣的,那就是,孩子們都沒被咬,她們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陷害那個叫楚香君的同學。

兩位父親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就見著王婷的爺爺還對著楚香君破口大罵,張口閉口就要幾萬塊,而楚香君,面無表情的靜靜地聽著,不反駁也不還嘴。

兩位父親看楚香君的眼神,登時就不一般了。

小孩子們都心浮氣躁,尤其是這件事擺明了是自己等人的孩子陷害楚香君,可是,楚香君沒有跳出來反駁,更沒有哭哭啼啼的說自己委屈,她只是靜靜地聽著,像一隻蟄伏的老鷹,用一雙精明銳利的眸子緊盯著獵物,只等待著發動致命一擊。

兩位父親不敢在想象下去,因為,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個小女孩就太可怕了。

她之所以不說話,完全是因為被嚇傻了吧,一定的是吧?

否則……

兩位父親不敢想象如果是第一種情況,接下來自家女兒要如何承受得住楚香君的反擊報復。

「王婷爺爺,這件事我們還要仔細研究一下,您先別激動。」

廖華華的父親笑著道,臉上早已不復之前那般盛怒。

王婷爺爺聽他這樣說,直接就不顧他面子的對他吼道:「還研究什麼,我孫女被她的狗咬成那樣,她難道不該賠醫藥費?而且,你們的孩子不也被咬了嗎,你們做父母的準備認慫嗎,這可不是小好孩子間的小打小鬧我給你說,這件事的性質已經很嚴重了,現在是放狗咬人,下一次是不是要拿刀殺人啊。」

王婷的爺爺一副地痞無賴相,氣得廖華華的父親吹鬍子瞪眼。

死老頭,聽不懂話外音也就罷了,這滿腦子都想著訛詐訛詐,他的工作不會是在大馬路上專業碰瓷的吧?

廖華華的父親懶得跟這種無賴說話,直接甩給他太太一個眼神,廖華華的母親於是笑著就找了個借口將王婷的爺爺強行拉了出去。

楚香君似笑非笑的望著這一幕,一抬頭,就對上了廖華華父親審視的眼眸。

廖華華的父親心裡一「咯噔」,楚香君根本不是被嚇傻了,她一直都胸有成足,而自己等人早先對她的指責,在她眼裡,完全就是小丑跳大神吧。

想到此,廖華華的父親簡直內傷無比。

偷雞不成蝕把米!

當王婷的爺爺再次出現在老劉辦公室,他的臉黑的能滴出水來。

廖華華的父親委婉的向老劉暗示表示不會在追究此事,但也需要一個台階下,老劉怎麼會不懂家長的想法呢,於是,老劉微笑著說出了一個讓幾個家長們也十分內傷的解決辦法。 老劉提出的解決辦法是楚香君請客吃飯賠罪,至於狂犬疫苗和其他的費用,家長們自行承擔。

老劉想的是,在學校外面吃一頓最多一百多塊錢,到時候自己幫楚香君把這錢給出了就成,而家長們只要保證不追求,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省的楚香君在被通報批評一次就要被學校開除了。

總的來說,老劉想的解決辦法是比較偏幫楚香君的,但家長們知道自家孩子撒謊冤枉楚香君,也沒那個臉繼續糾纏。

家長們表示接受,但是王婷的爺爺卻心不甘情不願的道:「既然是吃飯賠罪,那地點我們來定,就去華夏樓好了。」

王婷爺爺直接做了決定,老劉倒吸一口涼氣。

明明你丫的孫女也有責任,現在獅子大開口,真當楚香君沒有家長在場是軟柿子啊。

老劉正想說隨便在學校外面找個地兒吃,又近又不耽擱大家時間,誰知道,楚香君竟然答道:「沒問題。」

重生之網絡爭霸 華夏樓吃一頓飯,最低都是四位數起的,更何況這麼多人,少說也要吃個七八千吧。

王婷爺爺擺明了是要宰楚香君,這沒心眼的實誠孩子,咋就答應了呢。

老劉簡直內傷無比,楚香君卻微笑著對她道:「劉老師中午一起去吧。」

老劉:「……」老師沒錢啊,孩子。

「那我先回去上課了。」

楚香君道,老劉內傷無比滿臉便秘的點了點頭。

王婷的爺爺見楚香君要走,又開始作妖:「還上什麼課,現在都八九點了,走個路出學校,在坐個公交車去華夏樓時間也就差不多了,那裡吃飯都要排隊等的,我們現在就出發直接過去吃午飯。」

王婷的爺爺好不容易能敲詐一頓免費的白食,自然不願意臨時有其他變故,畢竟華夏樓可是A市數一數二的大酒樓,吃過的人都對立面的飯菜讚不絕口,並且,能進去裡面吃一頓,出來可能炫耀個十天半個月的,自己每天鍛煉都是路過,還從來沒有進去吃過呢。

楚香君停住了腳步,望向王婷的爺爺,眼中神色不明,王婷的爺爺不屑的瞪了一眼楚香君,道:「怎麼,你害我孫女這樣,我吃你一頓飯算是便宜你了。」

楚香君於是望向老劉,老劉,你啥意思?

上午沒有語文課,老劉倒是有時間,但是,有其他課啊。

「這不太好吧,上午還有課呢,楚香君馬上就要升初三了……」

老劉話還沒說完,王婷的爺爺聲音立刻拔高:「有課怎麼了,楚香君的成績在班上都是倒數,難道上兩節課就能補回來了?」

說罷,又是嘰里咕嚕一通難聽的話。

老劉對王婷的爺爺簡直厭惡至極,可是其他兩對家長亦不開口說話,顯然他們也很默許王婷爺爺的做法。

得,楚香君這頓飯是逃不掉了,自己的錢包啊。

老劉再次肉疼!

「那現在就過去吧。」

老劉道,王婷爺爺冷哼一聲:「這不就對了。」

一行人出了門,廖華華的父親和母親開著寶馬,兩個人直接就上了車,上車之前,廖華華的母親說了句還要去辦事,直接華夏樓見,然後開著車揚長而去。 見著廖華華的父母直接就將車開走了,王婷的爺爺臉上閃過一抹鄙視。

今天這飯還是自己爭取來的呢,這富人就是小家子氣,連個車都不請自己坐一下。

於是,王婷爺爺和老劉將目光投向了李彤的父母。

剛剛見著廖華華的父母開的是白色寶馬,李彤的父母臉上閃過一抹自卑,但是現在,廖華華父母將車開走了,比起沒車的王婷的爺爺,李彤的父母臉上已經滿是得瑟神情了。

李彤的父母開的是一輛老式的桑塔納,看樣子已經很舊了,四個人一起走到李彤父母的車前,誰知道李彤的父母一個開車,一個坐副駕駛座,兩個人上車之後竟直接就將車給開走了,完全沒有要搭王婷爺爺和老劉的意思。

王婷爺爺:「……」

老劉:「……」

畢竟車是人家的,人家不給坐就不給坐。

王婷爺爺轉過頭望向老劉,老劉尷尬一笑:「我只有兩個輪子的小毛驢,而且也騎不了這麼遠,我們還是坐公交車過去吧,反正時間還早。」

老劉話是這樣說,心中卻在得意。

王婷爺爺自己提議去吃華夏樓,現在打臉了吧,給其他兩對父母一起爭取到的權益,結果人家鳥都不鳥他。

呵呵了!

「楚香君呢,不會跑了吧?」

王婷爺爺市儈無比,老劉對他簡直反感至極。

從剛剛出來楚香君好像就沒跟上來,是去找銀行取錢了嗎,可是自己已經決定今天替她出了這飯錢,畢竟,楚香君的家境自己也是知道的,學雜費都拖欠的孩子。

老劉再次覺得頭疼、心也疼。

楚香君咋就這麼老實,人家說去吃華夏樓就去吃華夏樓,這飯真是,還沒吃自己現在都已經肉疼了。

「劉老師!」

老劉聽到楚香君在叫自己,於是轉過頭一看。

勞……勞……勞斯萊斯?

而且旁邊還站著一位……藍衣服西裝男神?

老劉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勁的揉了揉,確實是楚香君在對自己招手。

「劉老師,我們坐這個車過去。」

說罷,楚香君利索的就鑽進了車,旁邊的那位男神,還優雅的伸手幫她遮擋了一下頭部,防止磕碰。

這電視劇中才會出現的浪漫畫面,老劉的一顆少女心都跟著冒粉紅泡泡了。

老劉奔了過去,那一身藍色衣服的西裝少年只是微笑著對她說了句:「劉老師,請。」

老劉整個人就飄飄然,連自己怎麼進車的都不知道,一直到屁股坐上了柔軟的真皮座椅,老劉才恍恍惚惚,剛剛男神好像也幫自己擋頭了的呀,哎呀呀呀呀,自己怎麼不晚出生個二三十年啊,嗷嗚,難受想哭。

「對不起,這車坐不下了。」

車外面,阿元單手攔住王婷爺爺去路,溫和有禮道。

王婷爺爺立刻不樂意了,指責不了廖華華父母和李彤父母自私,欺負楚香君可是自己的強項。

我真沒想重生啊 於是,王婷爺爺扯開嗓子就對著車子裡面吼了起來。

「楚香君,你請我去吃飯,我去是給你面子,你給我找輛車過去。」完全是理所當然的命令口吻。 王婷爺爺的破嗓子發出的聲音是又尖又刺耳,聽得老劉這才驚覺,王婷爺爺居然沒上車。

剛剛藍衣服西裝少年對他說車上坐不下了?

老劉一看,這車裡面的空間開闊,十分敞亮,在多個人,完全坐得下啊,而且,前面不是還有副駕駛座嘛。

老劉往前面一看,整個人如遭雷擊。

男神中的男神!

坐在前面的男子,一身黑色的西裝,五官宛若天成,一雙眼睛深邃邪魅,只一眼,讓人沉醉其中的同時又為其敬畏,這是一個長得很好看的男子,但同時也是一個很危險的男子。

他身上的西裝是阿瑪尼高定,即使他是坐著的,可是身姿筆挺,看起來就像是去參加新聞發布會的大明星。

而且,這人莫名眼熟啊,似乎在雜誌上經常看到他,但是一時又想不起他到底是誰。

老劉正透過後視鏡觀察著夏侯欽,夏侯欽只淡淡的掃了一眼後視鏡,老劉整個人立刻身子坐正,宛如木偶一般。

夏侯欽直接將後視鏡轉動了一下方向,對準了楚香君。

老劉:「……」

偷看美男被發現了!

老劉的臉火辣辣的燙,整個人都覺得很囧很囧,於是低下了頭。

阿元禮貌無比,可架不住王婷爺爺一副無賴的樣子。

楚香君於是拉開車門就要下車,老劉卻一把拉住了她。

那王婷爺爺簡直就是個老流氓,楚香君最好少惹他,老劉的意思很明顯,楚香君卻沖她微微一笑,道:「我去處理一下就好。」

然後輕輕的拉開了老劉的手,就下車了。

和花樣美男單獨坐在車裡,老劉整個腦子一團亂麻。

為毛,為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