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紫凝驟然的聽到一道聲音,從自己的腳下傳來,嚇了一跳。連忙的把腳移開。

「額……」兩隻手,從土裡鑽了出來。接著是頭。

「浩天……」

梅紫凝、西門靈鳳、歐陽菲雲:「……」

三女怎麼也沒有想到秦浩天竟然會突然從這裡鑽了出來。都有些的驚詫。

「浩天!」歐陽菲雲和梅紫凝連忙的撲了過去,將秦浩天扶了起來。

秦浩天的脫險,讓歐陽菲雲的心暫時放了下來。這一次,殺天盟能順利的解決盤踞在凱圖王國一代為禍的天族之人。秦浩天可以說是居功至偉,成為了殺天盟中的英雄。眾位殺天盟的修鍊者,對秦浩天都很是感激。可以說沒有秦浩天,這一次殺天盟許多人很可能有去無回。但是秦浩天身上的毒沒有解開。仍然是盤踞在歐陽菲雲心頭的一個陰晦。

在返程中,秦浩天的毒終於發作了。殺天盟只得暫時在景州外的一個小鎮上住了下來。

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兩人再一次聯手的為秦浩天把體內的毒壓制了下來。

「不行,這是治標不治本的。得找到解藥才行。」西門靈鳳的神色很是凝重。

「你上次給梅紫凝吃下的那個解藥還有么?」歐陽菲雲望著西門靈鳳。

西門靈鳳冷冷的望著歐陽菲雲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如果有的話,我早就給秦浩天服下了。」

歐陽菲雲有些無奈的道:「可是,現在真的沒有什麼別的辦法了。」

西門靈鳳點了點頭,神色有些的凝重。:「可惜我們聖殿總殿是有萬靈丹,但是在西大陸,離這裡太過遙遠了,否則……」

歐陽菲雲聞言默然了,這化血散不是一般的毒。一般的解藥,根本就無法取得效果。

「我們現在得儘快的想辦法,否則這劇毒是壓制一次。下一次爆發的將會更加的猛烈。」西門靈風對著歐陽菲雲正色的說道。

「浩天……你醒醒……」坐在床榻前的梅紫凝,看著昏迷不醒的秦浩天,心裡滿是自責。如果不是自己吃了萬靈丹,也許秦浩天現在就不會這樣了。可是自己當時鬼迷心竅,竟然還在心裡責怪秦浩天的薄情寡性。自己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就在兩女有些束手無策的時候,外面走進了一名青年,低聲對著兩女恭敬的說道:「兩位統領,外面有一名和尚求見。」

「和尚?」西門靈風和歐陽菲雲都有些面面相覷的,這個時候怎麼會有和尚找上門來。只是現在兩女那還有時間去見什麼和尚。

「告訴那和尚,不見。」西門靈鳳神色一凝的說道。

那青年遲疑了一下,對著兩女點了點頭說道:「可是那和尚說了,如果不見他,秦浩天就好不了了!」

「什麼,那和尚真的這麼說?」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的神色一震

「是的!」那青年對著兩女點了點頭。

「嗯,讓他進來吧!」歐陽菲雲雖然半信半疑的,但是在這個時候只要有一絲的機會,她都不會放過。

很快,一名大肚連連,看起來像是彌勒佛和尚走了進來。如果秦浩天此時是清醒的,看到這和尚一定會打吃一驚。因為這和尚正是秦浩天曾經碰到過的老實和尚。

「你真的能救浩天?」歐陽菲雲連忙的對著那和尚問道。神色很是焦急。

西門靈鳳看著老實和尚很是邋遢,對他壓根就不信任,只是冷冷的望著老實和尚。

「有沒吃的?」那老實和尚拍了拍手,舔著嘴,似乎並不是很急的樣子。涎著嘴,望著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 秦雪嫣就是一個百毒不侵的小妞,對於陳青雲的話,完全自動過濾。一點都不在乎,又往陳青雲身邊挪了點位置。

「原來你這麼厲害啊還真是不知道。你要是能把我治成男人,那就更加好了。我們秦家現在最缺少的是男人。你要是能做到,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陳青雲暴汗,這妞要比自己想象中的強悍許多。不但腦子聰明無比,臉皮似乎也不薄。誰要是把她給娶了,可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啊

兩人正說話呢,刑天推門走了進來。看到兩人坐在一起,看似秦雪嫣還挺主動的,心中對陳青雲的敬仰立刻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啊

老闆就是老闆,什麼女人都能搞定。秦雪嫣這樣的烈女都能讓其主動倒貼,太強悍了

「老闆,你要的東西我都準備好了。」刑天將一包銀針和消毒用的酒精棉球放到了房間內的檯子上。

陳青雲點點頭,對秦雪嫣說道:「把手腕伸出來,我檢查一下你的身體狀況。」

秦雪嫣乖乖的伸出手腕遞到了陳青雲的面前。

腕白指嫩,好一雙漂亮的小手。不得不說,秦雪嫣任何方面都很完美,唯獨……還是那句話,老天是公平的。出了一個水晶已經是天大的bug,是不可能再出第二個了。

陳青雲按在了秦雪嫣的手腕上,靜下心來把脈。

一分鐘過後,陳青雲放開了對方的手腕,問道:「你的脈搏有些虛弱,而且肝火很旺。是不是昨天晚上沒有睡好?」

秦雪嫣這次算是徹底服了陳青雲,點頭道:「恩,昨天晚上一夜都沒有睡。人家一直都想著你啊」

「你是想著我給你治病吧?」陳青雲無奈的搖搖頭,這妞太折磨人了。

「嘿嘿,我說想你別的,你也不能相信啊怎麼樣,現在能治療了嗎?」秦雪嫣問道。

陳青雲搖搖頭,說道:「你必須保持體力充沛的時候才行。而且你肝火太重,應該是上火了,必須先消火。」

「啊」秦雪嫣皺了皺眉頭,不滿道:「我當然上火了,還不都是你那好兄弟給我搞的,頭都大了,能不上火嘛你還是趕緊給我治療吧,大不了效果差點,多治幾次罷了」

秦雪嫣是一刻都不願意多等了。

「這可不行。不是最佳時機治療,不但沒有效果,反而會將病情加重。你先睡一會,等你睡醒了,我幫你物理消火,然後過兩天再正式治療吧」

秦雪嫣無奈的攤了攤雙手,說道:「哥哥,你覺得我現在這個狀態能睡得找嗎?」

「那我也沒有辦法啊」

「你是醫生,總會有辦法的。你好好想想?」秦雪嫣不肯放棄,現在讓她睡覺還真是一件挺困難的事情。現在她就跟吃了興奮劑似的,閉上眼睛都費勁,更不要說睡著了。

陳青雲想了想,說道:「好吧既然你都求到我頭上了,我就幫幫你吧你過來。」

陳青雲對秦雪嫣勾了勾手指。

秦雪嫣身子往前探了探,問道:「幹什麼?」

啪陳青雲一掌砍在了秦雪嫣的後頸上,後者直接撲到了他的懷中,昏倒過去了。

站在一邊的刑天抹了抹額頭的汗水。老闆實在是太強悍了,還真下得去手啊

「走,刑天。我們出去喝酒。」陳青雲將秦雪嫣平放到了沙發上,帶著刑天走了出去。

時間尚早,酒吧還沒有到最熱鬧的時候。兩人找了一處檯子坐了下來,服務員送上了幾瓶啤酒。

借著這個機會,刑天跟陳青雲彙報了一下最近幫派中的情況。

有了刑天打理,陳青雲還真懶得管這些事情。他只想過點自由自在的小生活,幫派的事情太纏人,如果不是已經牽扯上了,否則陳青雲根本都不打算過問。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閑聊,大約過了一個小時。陳青雲估計秦雪嫣也快醒過來了,這才獨自走回包間。

秦雪嫣還沒有醒過來。

其實她的身體已經相當疲乏了,只不過是靠著精神力在支撐著,感覺不到累而已。這一昏過去,立刻就陷入了沉睡,一時半會不容易醒過來。

鎖上了房門,陳青雲來到秦雪嫣的身前,脫掉了對方的上衣。

雪嫩的肌膚展露在陳青雲眼前,一對雪白的大白兔被粉紅色的xiong罩所束縛著。個頭不是很大,但是形狀卻很漂亮,屬於春筍型的。

胸口向下,是平坦的小腹,在往下,牛仔褲的邊緣露出了一點點粉色內褲的邊緣,還真是挺誘惑的。

青春就是好,全身都是閃眼的東西。

陳青雲移開了眼神,這妞遮擋住臉還是蠻誘惑人了。而且對方几乎光著上身,就更加不用說了。身上還散發出淡淡的處女體香,簡直就是極品。

雙手一用力,將對方身子翻了過去,趴在沙發上。伸出兩根手指放到了秦雪嫣的xiong罩扣的位置,輕輕一挑,所有的束縛立刻沒有了。光滑潔白的脊背完全露出來了,沒有一點遮擋。

為了不分神,陳青雲長長的喘了兩口氣,穩定了一下心神,捻起一根銀針刺了下去。治療秦雪嫣的病情根本不需要用特殊的針法,普通的針灸就可以了。 帶只天使去修仙 所以,根本不用耗費氣力。

快速,準確,很快陳青雲就在秦雪嫣的後背上刺出了十多針。

做好了這一切,陳青雲坐到一邊,點燃了一根煙,慢慢的抽了起來。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等待,看看秦雪嫣的反應。

大約過了五分鐘,秦雪嫣慢悠悠的醒了過來。突然想到了什麼,心中一驚,剛想坐起來,陳青雲早先一步按住她的腦袋,讓其無法起身。

「別動,你後背扎著銀針呢。」

「喂,我是怎麼脫光的?」秦雪嫣問道。

「當然是我脫下來的,不然你還想怎麼樣?」陳青雲問道。

秦雪嫣悶不作聲,皺著眉頭,咬著自己的拳頭,看起來十分的氣憤

「放心吧我什麼都沒有看到。」陳青雲撇撇嘴,沒有看出來,秦雪嫣居然還會在乎這些細節。看來女人再怎麼強勢,對這種事情也很在乎。

秦雪嫣轉過頭白了陳青雲一眼,說道:「你完了」

這句話沒頭沒腦的,陳青雲完全搞不懂了。

「秦家女人的身體是不可以隨便給男人看的。現在你看了,就得負責,你就等著娶我吧」秦雪嫣惡狠狠的說道。

陳青雲差點一個跟頭栽倒在地上。

「看看又不會懷孕,再說我只看到了你的後背,其他地方又沒有看到。你們秦家怎麼那麼多規矩?是哪個王八蛋定的。」

「那個王八蛋就是你未來的爺爺。當然,你不娶我也行,讓我把你殺了,你就不用負任何責任了。」秦雪嫣皺著眉頭說道。「兩個選擇,你自己選一個吧你是一個很聰明的男人,怎麼會幹出這種蠢事,難道針灸之前,你不能跟我說明一下嗎?」

「…………」

陳青雲鬱悶了好半天,鬱結道:「你爺爺的,你不知道針灸是脫衣服的嗎?」

「我管不著。我只知道你沒有經過我同意就看了我的身子。少廢話,快點選擇,是第一條還是第二條?」

「啪」陳青雲再次一掌砍在了秦雪嫣的後頸。還是不要跟這妞廢話比較好,就知道這妞不好對付。他可不認為秦家這麼多家訓,純粹是這妞胡編亂造出來的。

又過了五分鐘,陳青雲將秦雪嫣身後的銀針都拔了下來。也懶得再管秦雪嫣了,將衣服披在對方身上後走出了房間。

刑天就等候在門口。

「守著門口,別讓任何人進去打擾她。等她醒了,讓她直接走人就好了。」說完,陳青雲先離開了。一會要是這妞醒了,又該折磨人了,還是先閃比較好。

…………

第二天一早,陳青雲帶著桃花早早的出發。先接了林晚榮,然後來到學校。

學校內已經來了許多的家長和學生。

一來到桃花班級的位置,就看到葉蜻蜓亭亭玉立的站在那裡。

帶著一頂遮陽帽,一副墨鏡,遮臀的t恤,淡藍色的牛仔褲。高挑的身材讓她在人群中格外的鮮艷。

「葉老師,我們來了。」桃花在遠處就招手示意。

葉蜻蜓望向陳青雲的方向,淡淡一笑,揮了揮手。

來到近前,陳青雲上下打量了一下葉蜻蜓,笑著說道:「今天很漂亮。」

葉蜻蜓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潤,有些受不了陳青雲的眼神,說道:「恩,謝謝。」

「桃花,昨天你買了那麼多東西,不是說有要送給葉老師的嗎?」陳青雲摸了摸桃花的腦袋說道。

桃花從背包中摸索出來一個手機,諾基亞n8。

「葉老師,這是送給你的。」

葉蜻蜓奇怪的接過手機,問道:「這不過年,不過節的,送我這麼貴重的東西做什麼?」

桃花嘿嘿一笑,說道:「這是爸爸借著我的手送給你的。裡面我已經給你預裝了許多程序,還儲存了很多好東西。等你有空的時候,跟爸爸一起看吧」

「好看的東西,是什麼?」葉蜻蜓問完,就去要擺弄手機。

「別,別,別。先別看,等晚上有空的時候再看」桃花趕忙按住了葉蜻蜓的手。() 歐陽菲雲和西門靈鳳都有些的無語,看這老實和尚的模樣。【】似乎吃東西比救人,那是重要的多了。

雖然西門靈鳳的心裡有些的不爽。但還是安排人給他做了點東西。

「別忘了,加更雞腿……」老實和尚,嘿嘿的乾笑了一聲。

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有些無語的看著他。似乎也都在想,和尚不是都吃素的嗎?

似乎是看出了兩女臉上的那個疑惑。老實和尚一本正經的說道:「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

歐陽菲雲沒想到這句話都成了現在和尚吃肉的最佳借口。

「不知道大師是……」因為關係到秦浩天的關係,所以自始至終,歐陽菲雲對老實和尚仍然是彬彬有禮的。

「貧僧法號老實。施主叫我老實和尚吧!」老實和尚正色的說。

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

在吃完雞腿,老實和尚用他那幾乎是萬年不洗看起來非常油膩的黑手。摸出了一粒丹藥、對著眼前的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說道:「這是我自己煉製的丹藥。兩位施主試試了!看看靈不靈,貧僧也沒用過。」

西門靈鳳和歐陽菲雲聽的有西無語,沒用過就這麼大大咧咧的拿出來了。這不是將秦浩天當做試驗品,是什麼。

「大師你認識浩天?」歐陽菲雲看著手裡黑乎乎的丹藥,皺了皺眉頭。

「哈哈,這小子請我吃過烤肉,貧僧欠了小施主一個人情。」老師和尚說完,走出了房間。

「你真的要給他吃這丹藥,我看這和尚不靠譜……」西門靈鳳看著床榻上,仍然是昏迷不醒的秦浩天,淡淡的說。

「試試吧!死馬當活馬醫了。而且我覺得浩天都這樣了,那老實和尚似乎沒有必要再害浩天。」歐陽菲雲皺著眉頭說。

西門靈鳳聞言,看著床榻上的秦浩天。點了點頭道:「這我就不管你了。只是你自己想清楚。」說著,頓了頓又道:「反正這小子的生死,和我沒有什麼關係。」

西門靈鳳說完,走了出去。

西門靈鳳走到了帳篷外,心裡其實沒有像她表面上說的那麼平靜。不知道為什麼,她自己也覺的很是詫異。自己對秦浩天似乎有著超乎尋常的關心。而且她心裡有種感覺,秦浩天似乎和那天揭開自己蒙面巾的男子有點關係。雖然在黑暗中,但是秦浩天和那人所使用的兵器,還是非常相像的。當然,這一切,只是西門靈鳳心裡的懷疑。

但如果那人真的是他呢!西門靈鳳一想到這個問題。心裡有些複雜。陡然,她的目光閃過了一道寒芒。

「秦浩天,如果真的是你做的,我不會放過你的……」

可是稍頃。西門靈風自己搖了搖頭。心裡暗道:哎,他這一關能不能過,還在未知之間。我又何必,操心太多。

夜已很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