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凝雨大驚而呼,攻擊再度全力出手。

迦藍魔君一雙骨臂再度擋下,這一次他的雙臂全碎了,但還是成功的將柳凝雨砸退三十多米。

三十多米的距離,柳凝雨的速度再快估計也救不了方昊天。

"砰!"

方昊天的身體隨著迦藍魔君的身體翻轉而順勢倒下。

"你的戰體真的是不差,居然不斷。"

迦藍魔君見一下子不能剪斷方昊天的脖子,忍不住驚訝出聲。

"給我斷!"

迦藍魔君猛一咬牙,雙腿力量大增。

方昊天一下子感覺脖子劇能,呼吸困難。他的雙手不管如何用力,迦藍魔君的雙腿都是紋絲不動,完全掰不動。

"怎麼辦?"

方昊天危在旦夕,雖然拚命摧動魂劍暴刺,成功刺穿了迦藍魔君的身體,但對方仗著不死之身根本不理會,受再重的傷也要殺他。

"力量掰不開,根本分不了他的雙腿……"

方昊天一剎那絕望。

絕望之餘,方昊天自是動用一切手段。

瘋狂催動乾坤九玄功於雙臂之餘,他一直沒用的魂火幾乎是無意識的催動出來。

這是人的一種本能。

生死存亡之際,自已會什麼都會拿出來試圖保命。

方昊天也是人,他也會如此。

與人對敵,他極少用到魂火。

而且也很久沒有機會煉丹,魂火的存在他自已都快要忘了。

"嘶嘶……"

魂火布滿雙手,立馬發出燒毀的聲音,怪異的味道瞬間瀰漫。

"啊……迦藍魔君突然發出凄慘無比而且恐懼的叫聲:"你,你竟然有魂火,怎麼可能,你竟然已經煉化魂火……"

"他怕火。"

柳凝雨和方昊天內心陡然大震,同聲而呼。

"給我燒!"

方昊天瘋狂了,魂火全力催動,雙手變成了兩支大火把。

嘶嘶……!

很快,迦藍魔君兩條被方昊天的手死死抓住的小腿居然被燒毀,只剩下骨頭。

迦藍魔君的慘叫更恐怖,他大力亂蹬將方昊天蹬開,跟著衝天而起,竟然恐懼而逃。

"他真的怕火,追!"

終於發現了迦藍魔君的弱點,方昊天和柳凝雨精神大振。

"北斗玄將,殺!"

暴追中,柳凝雨手向前一指,北斗玄將盤呼嘯暴沖,風馳電掣,速度快如風雲閃電。

"九魂劍,上。"

方昊天也是心念暗吼,九魂劍與北斗玄將盤一起瘋狂暴沖,追殺迦藍魔君。

不過剛才的情況真的危急,柳凝雨心有餘悸道:"剛才真的嚇死我了,如果他不怕火,你就麻煩大了。"

"是啊。"方昊天也是心有餘悸:"如果他不怕魂火,我必死無疑。"

但不管怎麼樣,現在形勢大逆轉。

二十個呼吸的時間左右,北斗玄將盤和九魂劍終於追上了迦藍魔君。

迦藍魔君雙臂已毀,雙腿重傷,察覺到北斗玄將羅盤和九魂劍已殺到身後時無奈之下轉身祭劍。

迦藍魔君以氣御劍,抵擋北斗玄將羅盤和九魂劍。

擋是擋下來了。但這一耽誤,方昊天和柳凝雨到了。

"惡魔,你的未日到了。"

柳凝雨怒叱,青笛揮出。

咻咻咻……青笛化為萬千青絲,每一條青絲又似一條細小的蛇。

"我的青絲萬蛇纏肯定能纏住他一小會,你燒他的頭。"

柳凝雨第一時間傳音給方昊天。

話還沒說完,萬千青絲蛇已經將迦藍魔君纏住。

呼!

方昊天知道機不可失,再說話只會浪費時間,只會給迦藍魔君逃生機會,於是陡然加速。幾乎是青絲蛇剛纏住迦藍魔君他也到了迦藍魔君的頭頂。

"紫蜃焰!"

方昊天雙掌滿是火焰,施展奪命爪對著迦藍魔君的腦袋狠狠抓下。 東方玉卿微笑著,接著又咬了一口,「嗯,味道果然比我料想的還要爽口。」

如此兩口下去,蘇菲手中的香蕉……只剩下「披頭散髮」的香蕉皮。

蘇菲徹底傻眼了,眼前這個笑裡藏刀的混蛋,竟然搶她的香蕉吃?

等等……這個似乎不是至關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個香蕉是她咬過一口的。

我靠,這豈不是間接接吻了嗎?

蘇菲就這樣石化般地怔愣在原地,一時間都忘了該有的反應。

東方玉卿目光含笑地望著蘇菲,意味深長地提醒:「不管你有怎樣的嗜好都可以,但以後不許養成咬香蕉的壞習慣,我可承受不住!」

聞聲后,蘇菲覺得自己的血脈賁張,儼然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一般,想將眼前這個渣男給扔出去。

她不是單純無知的小白兔,現如今他的話都說到這份上,她再聽不懂的話,智商就堪憂了。

「東方玉卿,你——」

被戲虐一番的蘇菲惱羞成怒,剛想要發飆,卻見東方玉卿已經繞開她,走向了廚房。

「家裡面有吃的嗎?我餓了!」

蘇菲一臉錯愕,這廝剛才不是跟人在西餐廳里吃飯,這才過去多久,又在找吃的?

「我又不是你家保姆……再說了,你剛不是已經吃過西餐了?」

「那家西餐廳的東西太難吃,只喝了點紅酒。」

「……」蘇菲頓時啞口無言。

果然是妖孽,找借口都這麼令人匪夷所思!

聽說那家西餐廳的大廚是個地道的法國人,口碑也是相當不錯的,可他竟然嫌棄人家的手藝?

「麻煩幫我煮碗面,外加兩個荷包蛋!」

蘇菲欲哭無淚,說實話她很想拒絕,但是寄人籬下的她似乎沒有底氣跟主人討價還價。

這個混蛋,把她忽悠來,是想讓她做免費的保姆嗎?

蘇菲轉身去了廚房,忽然意識到自己也想吃點面,莫非真是那家西餐廳的問題—廚子換了,味道變了?

等到蘇菲把煮好的面端出來,卻發現客廳里早已經沒有東方玉卿的身影。

咦,不是說餓了,人跑哪去了?

剛才沒有聽到他開門出去的聲音,所以說,他應該還在家裡。

蘇菲慌慌張張地準備上旋轉樓梯,忽然發現東方玉卿四仰八叉地躺在沙發上,手裡拿著的正是被她百般「折磨」過的某人肖像。

嗚嗚……有那麼一瞬間,蘇菲真的希望自己的簡筆畫差到家,那樣應該就不會被發現她的小惡作劇了。

「咳,面已經煮好了,快點起來吃。」說著,蘇菲就伸手去搶那張畫。

可惜,畫沒搶到手,蘇菲的手臂卻被東方玉卿拽住,稍一用力就撲到了東方玉卿的身上。

蘇菲尖叫出聲,「啊……」,掙扎著想起來,可惜被摟的更緊。

「告訴我,怎麼回事?」

看著東方玉卿那近在咫尺的俊顏,還有那溫熱的呼吸縈繞在自己的鼻端,無不使得蘇菲的心臟狂跳不止。

蘇菲不敢亂動,卻也不想就這樣坐以待斃下去,急忙轉移話題「什麼……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快點起來吃面,要不坨了。」

「不說實話,我吻你了。」

東方玉卿依舊躺在那兒,只是手臂稍一用力就迫使蘇菲的腦袋向自己靠近。

蘇菲條件反射性地捂住嘴巴,悶聲說道:「不要……你不許總欺負我,否則我要搬出去住。」

好樣的,這個小妮子竟然學會討價還價了?

短暫的對視后,東方玉卿自然知道蘇菲沒有在跟他開玩笑。

郁林楓已經回國了,蘇菲肯定會有所顧慮,說不定郁林楓已經開始懷疑蘇菲了。

其實東方玉卿不介意讓郁林楓知道他跟蘇菲的關係,可是一想到蘇菲即將要面臨諸多猜疑和誹謗,他就有些於心不忍。

思及此,東方玉卿避重就輕地轉移話題:「還不快起來,你想謀殺親夫啊?」

蘇菲手忙腳亂地爬起來,不小心按在了某個敏感位置上,惹的東方玉卿悶哼一聲。

「喂,你這該死的女人,能不能溫柔一點?」東方玉卿簡直又氣又想笑,她還真是不肯吃虧。

「那個……我又不是故意的。」蘇菲耷拉個腦袋,像個做錯事情的小學生一樣,甭提有多可愛了。

知道蘇菲臉皮薄,某人見好就收,長臂一伸,等著人伺候。

「過來,扶我起來。」

「我只碰了你一下,你少訛我!」

看著蘇菲氣呼呼離開的背影,東方玉卿的唇角勾出一抹邪肆的笑弧,這個小妮子還真是不經逗,有趣。

剛剛被壓到了,確實挺疼的,不過也沒有自己表現的這麼誇張。

能夠看到某個小女人一臉歉疚和擔憂的眼神,也值了,呵呵!

兩人相安無事地吃完面,氣氛又莫名緊張起來。

蘇菲知道東方玉卿估計會追問她有關肖像的事情,所以她在廚房裡磨磨唧唧了半天才走出來。

原以為某人早已經回書房辦公去了,可是她想多了。

「蘇菲,過來一下,我有些問題想請教你。」

我靠,要不要這麼惺惺作態、睚眥必報、緊追不捨、不依不饒……但凡是蘇菲能想到的相關成語,差不多都在腦海中過濾了一遍。

蘇菲知道,但凡是東方玉卿喊她全名,八成是要跟她秋後算賬了。

果然,接下來就聽到東方玉卿追問:「你把我的肖像扔在地上,做什麼?」

「你哪隻眼睛看出來,我畫的是你?」蘇菲矢口否認,然後就準備跑去旋轉樓梯。

可惜剛跑出去兩步,手腕就被東方玉卿給拉住了。

蘇菲早有防備,一個后抬腿就踢了過來,卻被東方玉卿輕鬆避開。

奶爸有植物系統 蘇菲一腳落空,頓時心有不甘,猛地轉身又是一記迴旋踢。

這一次,東方玉卿沒有刻意的閃躲,卻反手擋住了蘇菲的攻勢。

緊接著握住了蘇菲的腳腕,一個瀟洒的轉身,輕而易舉地將她向後一推,抵在了牆壁上。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搞得蘇菲都有些驚詫於某人的撩妹手段,是她不該在瘟神面前班門弄斧。

嗚嗚,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嗎?

「你……放開我!蘇菲皺眉,她受傷的腳腕好痛。

她還真是低估了這個混蛋的惡趣味! 趁你病,拿你命。

殺!

方昊天把握時機,隨著他的修為精深而更加神妙的奪命爪變化莫測,變化無窮,十指狠狠抓向迦藍魔君分身的腦袋。

迦藍魔君的分身太厲害了。若不是怕火的話簡直沒有弱點,沒有任何破綻,比方威和鐵鉉骨都要厲害得多。

方昊天和柳凝雨都是處於天人境一重初期實力,聯手之下都難以應付。

但現在知道迦藍魔君的弱點是怕火,此時更是重傷之際,方昊天暗下決心,定要不顧一切代價將此魔斬殺,替聯軍除去一大強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