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躍很清楚薛林之所以要去尋死是因為他已經無法給自己的父親看好病了,如果他父親治好了病,再次完好的活下去,他肯定不會去尋死。有孝心的人肯定不會讓自己的父親孤獨終老。

林躍這句話無疑給了薛林更大的希望,讓他眼神中的光芒更大了。

「你……打算出多少錢?」

薛林聲音顫抖的問道。

因為激動和擔心所以聲音顫抖。他激動是因為他終於看到了活下去和治好自己父親病的希望,他擔心是因為他怕這個希望只是曇花一現,這句話問出之後結果或許是殘酷的現實。

「五十萬,怎麼樣?」

林躍也不知道中風需要花多少錢,但是他知道薛林的父親這麼時間沒有得到有效的治療病情早已經惡化了,甚至有可能有了不少併發症。五十萬是他的保守估計。

什麼?!

孟老愕然的看著林躍。

五十萬!這和年輕人竟然要花五十萬買下一個這樣的破房子!

一個破房子怎麼可能這麼值錢! 第420章開業典禮

孟老獃滯的看著林躍,他終於知道了眼前的年輕人要幹什麼了,這是要幫助薛林啊!

用五十萬幫助一個平白無故的人?!

世界上真的有這麼傻的人嗎?

孟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這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傻的人!

孟老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眼前的年輕人了,他傻嗎?或許吧!但是他自認做不到在自己很很清醒的情況下拿出五十萬幫助一個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的人。

是善良還是傻子?

孟老突然想到了那些出家的僧人,也只有那些與世無爭清靜無為的出家人才會這樣不求回報的做這樣的事情吧。

他很難想象一個年輕人的心境可以達到這種地步,突然之間,孟老覺得自己老了,而且很渺小,和眼前的年輕人一比,他的那點心胸和善良根本什麼都不算。

好人有好報!

孟老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祝福著林躍,同時他也為薛林感到高興。

薛林也被林躍口中的五十萬嚇了一跳,他獃獃的看著林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五十萬?

自己的家的房子可以值五十萬?

「五……五十萬?」

薛林結結巴巴的問道,滿臉的不可置信的看著林躍,眼睛緊緊的盯著林躍,眼神中透著期待。

林躍笑著點點頭。

此時他在薛林的眼中已經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沒了那種尋死的淡漠。

薛林急忙看向孟老,似乎求證一般,他怕自己聽錯了,或者林躍說錯了。

孟老先是看了林躍一眼,然後重重的點點頭。

同時,他心中也長嘆一聲,好人啊!

「謝謝!謝謝!太感謝你了!」

薛林急忙上前一步,激動的想伸手去握林躍的手,但是看到自己很髒的手,立刻收回了,只能用感激的眼神看著林躍。

「不用謝我,這個房子值這麼多錢,等以後這個房子拆遷的時候可能會比五十萬更值錢。」

林躍笑著說道。

薛林要為自己所作所為付出代價,要是真的就這樣白白給了他五十萬,他肯定不會吃一塹長一智,為了讓薛林沒有那些守株待兔和天上掉餡餅的刑法,林躍決定收下這座房子。或許過不了幾年,這裡的真的要拆遷,那可能就不是五十萬了,會更多,他這筆生意也不算虧。

「你現在還去打工嗎?」

「不去了,不去了。」

薛林急忙搖搖頭興奮的說道,然後突然想起了自己卧病再傳的父親,急忙說道:「能不能現在就簽合同啊,我爸還在床上,等著救命……」

「沒問題。」

林躍很爽快的說道。

然後就是轉賬和簽合同,薛林的父親後來也醒了古來,聽說林躍劃了五十萬買下了自己家的房子,眼神中立刻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雖然他不能說話,但是林躍能從他眼神中看到感激。這個活了大半輩子的人嫣然已經猜想到了是怎麼回事。

這是眼前的年輕人要幫自己一家啊!

將薛林的父親送到醫院后,林躍告訴薛林,等他父親病好了之後想找工作的話可以去昆明找他,然後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

林躍離開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佛家有言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林躍並不是一個人偏聽偏信的人,不會不相信,也不會完全相信,但是既然這麼個一個說法,那肯定有一定的道理,道家也有類似的說法,人一生要做三千大功德,而救人一命這樣的事情才算是一個大功德。

林躍並不是要成為什麼聖人和真人或者賢人,他要做的是盡自己的可能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於己無損,於他人有意,何樂而不為。雖然在很多人看來這是很傻,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不傻,如果真的是傻的話他願意一直傻下去。

出了醫院,林躍感嘆一聲就回到了那間破舊的小賓館,賀幼藏還沒回來,他只能聯練習劈蟲,雖然沒有《刻經》的下半本,但是他不能因此而停滯不前,必須開創出屬於自己的路來。

在瑞麗的林躍已經忘了今天是「躍龍門」山莊的開業典禮。

在張一哲的策劃下,關於躍龍門的鋪天蓋地的宣傳在各大電視台展開了,還上了央視電視台,雖然廣告費很高,但是一切都值得了。

本來躍龍門山莊並不會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但是這個山莊和前不久火爆整個網路的「殺神」林躍牽扯到了一起,這讓所有人一時間都關注到了這個山莊。

關於林躍自己出資修路的事情被秦瑤瑤的父親和賀常和動用各種的關係給壓了下來,這是林躍央求他們這麼做的,他實在是不想出名了,要不然他連門都沒法出門。雖然修路的事情,但是關於林躍的事情依舊的炒的沸沸揚揚的,這個在人們眼前消失了幾個月的人再一次出現在了人們的眼前,怎麼能不引起人們的注意。尤其是那些「殺手」們,更是打算組團去躍龍門山莊參加開業大典。

那些記者也是聞風而動,基本上所有的人都是沖著林躍而去的,如果運氣好可以看到林躍本人,如果運氣不好能採訪一下林躍的家裡人也是一件好事。但是他們終究要乘興而去,敗興而回了,因為秦瑤瑤將林父林母接到了昆明去住了,目的就是為了躲避這些記者。

開業典禮這一天,賀常和還有常泰,以及他們的老朋友都和賞臉的去了躍龍門山莊,當然還有賀嵐玥這個小魔女。

來到無相山,還沒有上山,這幾個老者立刻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他們在雲南呆了一輩子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秀美的景色。這也讓他們立刻喜歡上了這裡。賀嵐玥更是跳下車就瘋狂在上山的小路上跑著。

「老賀,老常,這就是你們徒弟一手建立的,你們可真是收了個好徒弟啊!」

一個一身長衫老者,身形健碩,聲音很是洪亮的說道,一聽就知道是一個很豪放的人。

其他的兩個人也不住的點頭,他們和賀常和還有常泰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自然知道兩個人眼力之高,當初聽說他們找了同一個徒弟的時候他們的第一感覺是不相信。一個人再怎麼聰明也無法學到兩項八竿子打不著的技藝。這點他們深信不疑。

當他們看到林躍在景德鎮的表現的時候,立刻猜想林躍是得到了賀常和的真傳,至於常泰,或許只能是一個記名的徒弟。

但是當他們問常泰的時候,常泰告訴了他們一個讓他們無比震驚消息。

林躍竟然是常泰的關門弟子!

不僅如此,也是賀常和的關門弟子! 第421章靈性雕刻

關門弟子是什麼意思他們這些人很清楚。關門弟子就等於衣缽傳人,這個是在技藝傳承的過程中是一個絕對的定理。那就是代表從此以後不會再收徒弟了,而且,林躍也是他們的衣缽傳人了,他們可以就收林躍是賀常和的關門弟子,畢竟林躍的在景德鎮的表現有目共睹,但是他們怎麼也無法接受林躍竟然也是常泰的關門弟子。

一個翡翠王兼瓷器鑒定大師和一個雕刻大師同時收一個人為關門弟子,這件事說出去誰也不敢相信啊!但是卻真實的發生在了他們的眼前。而且從賀常和和常泰的臉上他們很清楚的看到了對他們關門弟子的滿意。

而且不是一般的滿意!

這讓他們一直很想見見林躍這個讓兩個大師級的人都很滿意的人,但是一直未能如願,也讓他們對林躍這個年輕人更加充滿了期待。他們這次來也是看看林躍這個年輕人究竟做出了什麼超乎一般的事情,希望可以從側面了解一下林躍這個人。

「我也是第一次來,具體的我也不清楚,要是那小子不告訴開業典禮的事情,我還被蒙在鼓裡呢。「常泰無奈的說道,然後看向賀常和。

「別看我,他雖然說過一次但是也沒具體的說,我也是第一次來。」

賀常和立刻澄清道。

老鄭大笑道:「既然都沒來過,那就讓我們領略一下這裡的風光吧!」

賀常和叫過賀嵐玥,一行六個人並沒有打擾其他的人向著山上走去。

上山的路上,賀嵐玥一直嘰嘰喳喳的指著周圍的景色,不斷地發出驚呼聲,就像來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來到躍龍山莊所在的山坳處,還沒到大門口,幾個人就遠遠的看到了那四個挺拔的柱子。

他們並沒有看清楚柱子上雕刻的是什麼,但是他們能感覺到柱子上散發的濃濃的威嚴的氣息,似乎那一根柱子在那,看到它的人就立刻心生膜拜的感覺。

這怎麼可能?!

除了賀常和和賀嵐玥其他的四個人都是雕刻界的大師,他們的眼力自然不是一般的人所能比的,他們自然知道這是雕刻的效果。但是他們心中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常泰他們四個人就像見到蜜糖的孩子一般,瘋狂的向著那四根石柱飛奔而去。那速度絕對不是一個老人能做到的。

賀常和和賀嵐玥獃獃的看著四個人的背影,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賀嵐玥更是向自己的身後看看,滿臉的疑惑,低聲嘟囔道:「沒有怪獸哇?這四個老爺爺跑什麼啊?」

在賀常和拉著賀嵐玥的手在後面慢慢的走的時候,這四個雕刻大師已經來到了四根柱子面前。

看到第一眼,四個人完全呆住了。

這還是人雕刻的嗎?

他們完全看不出任何人工雕刻的痕迹,似乎一切都是天然形成的一般。尤其是眼前的四條龍散發出的威嚴和其實讓他們差點跪下頂禮膜拜。

這怎麼可能?

四個人此刻腦子全是空白的,嘴裡不停的低聲重複著一句話:「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以他們雕刻大師的身份完全看不出這四條龍到底是如何雕刻的,如果是讓他們雕刻他們根本也無法達到這種登峰造極的程度。而且,他們也從來沒聽說過誰能達到這種地步!

靈性!

片刻后,四個人腦海中同時閃現一個辭彙。

這讓他們全是同時一震,眼神中的獃滯和震撼更加的濃郁。

將一個事物的靈性給雕刻出來只有傳說中才能見到,現在的雕刻大師只是追求的形式美,比的是形式,看水雕刻的惟妙惟肖,看誰在細節上把握的更到位,完全沒有那種充滿靈性的感覺。不是他們不追求,哪有人不追求最高的境界而自甘墮落的,而是他們根本無法想象靈性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有的認為「像」就是靈性,甚至還有人認為靈性雕刻根本就不存在,而是人們杜撰出來的。

幾乎在所有的人都忘記了什麼叫靈性雕刻的時候,雕刻界一位碩果僅存的泰斗級的人物雕刻出了自己一生最為滿意的作品,讓人知道了什麼叫靈性雕刻。靈性不是像,而是一種感覺,雖然看起來物品是死的,但是感覺上卻是靈動的。

但是今天他們見到的四根石柱的雕刻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他們看到了更強大更渾厚的靈性,比那位泰斗級的雕刻大師有過之而無不及。今天他們終於知道了什麼叫靈性。

靈性就是一種勢,一種每個事物特有的勢。因為勢才讓事物活靈活現。

不知不覺中四個雕刻大師看著四根石柱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們知道這是他們感受靈性雕刻的最好的時候,一旦錯過永遠不會再有。

那些來參加開業典禮的人都奇怪的看著四個老人,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每個人都對著一根石柱發獃。這些人也覺得這四條龍雕刻的惟妙惟肖,而且很有威嚴,看的時候都讓他們心靈感到一震,但是也不至於如此專註的看吧。

不懂,真是不懂。

但是沒有人去打擾他們,也因為眼前的山莊已經超出了他們想象,依山傍水,設計獨具匠心,與自然完美融合到了一起,說是天人合一也絕對為過,他們要去參觀整座山莊。

賀常和和賀嵐玥這個時候也來到了山莊的大門外,看到四個人的神情,賀幼藏所有所思的沉吟了一下,然後拉著賀嵐玥一起進入了山莊。

不知過了多久,常泰第一個從感悟中清醒過來。多少年困擾他的桎梏終於被打破了,他看到了一條嶄新的道路出現在他的眼前。

這四根石柱是誰雕刻的?

常泰心中興奮之餘也冒出了濃濃的疑惑,那位泰斗級人物似乎沒有達到這麼高的境界吧,上次看到的那件作品只是有一點靈性的感覺,並沒有像眼前的石柱一般充滿了靈性。

難道是林躍?!

常泰被自己這個想法深深的一陣,很快他就想到了《刻經》的第二階段擬神,雖然他不知道具體的效果是怎麼樣的,但是能叫擬神這個名字肯定是非凡的。

難倒林躍已經完全掌握了那半本《刻經》?

常泰越想越覺得有可能,這世界要是能有人達到眼前的這種地步恐怕也只有林躍了。

常泰的心立刻激動起來,林躍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古雕刻術今天就要重現世間了!

列祖列宗啊!睜開眼看看吧,你們的徒孫的林躍已經完成了你們的心愿,你們可以放心了! 第422章老樹皮

一滴淚無聲的出現在常泰的眼角,自己的徒弟達到了自己都達不到的境界他怎麼能不高興。

多少輩人的心愿今天終於實現了!

常泰真想放聲的大笑,將自己這些年的重擔完全笑出來。

林躍,以後就讓師傅看著你的成就吧!師傅老了,你千萬不要讓師傅和師祖們失望啊!

就在這個時候其他的三個人也陸續的醒了,眼神中都透著欣喜。

他們的收穫也同樣不小,三個人似乎心有靈犀都看向常泰,一臉的期望。

「老常,這四根石柱是誰雕刻的?簡直太巧奪天工了,我要拜他為師!一定要向他請教!」

這三個雕刻大師在實力面前完全放下了面子,能像一個雕刻技藝如此出神入化的人學習也是他們的福分。

他們之所以問常泰,因為這個山莊是他徒弟建立的,他怎麼會不知道。

常泰呵呵一笑,道:「我也很想知道,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不過我能猜出來。」

「老常,別廢話了直接說吧,你想急死我們啊!」

老鄭的大嗓門直接說道。

「我徒弟林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