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笑着一一回了招呼,眼角餘光又瞥見平錫帶人灰溜溜的離開了。

習慣了古武祕境中沒有管束,殺伐混亂的日子。

平錫等人顯然還有些沒反應過來,在這個地方,誰敢動手?

就算是九級大宗師胡亂出手,也會遭到官方的制裁。

這裏,是一個有秩序的世界。

“林哥,要不要去我家做客?”雲萍笑道。

自從見到林洛的一劍擊敗魏無天后,雲萍小迷妹的身份就坐實了,對林洛的稱呼也換成了林哥。

“算了吧,我還有事。”林洛微笑拒絕。

“要不我去你家也可以。”雲萍狡黠一笑。

“就你話多!”

林洛輕輕敲了雲萍一下,知道不能順着雲萍說下去。

這丫頭,最擅長的事情就是把別人帶偏。

“林洛,有空的話。歡迎你來京都城找我。”北冥月主動道。

“俺也一樣。”張楚楚笑道。

兩人同是京都城的人,此時正好作伴。

“下次一定!”林洛笑着答應。

四人有說有笑的離開了明珠塔。

魔都城,作爲華國兩座超級城市之一,可謂日新月異。

一年不見,似乎魔都城又繁盛了一些。

與雲萍她們告別之後,林洛馬上給家裏打電話報了平安。

因爲提前和父母說了,所以父母雖然擔心,卻也沒有像之前那樣慌亂。

只是叫自己早些回去,老媽做了一桌好菜等自己。

與父母報了平安後,林洛又給陸依柔打了電話。

自己離開時,正是公司鼎盛發展的時期,諸多業務全部交給陸依柔打理。

林洛對陸依柔心中愧意還是挺深的,

洛蘭公司自微末崛起,到如今成爲全國都有名氣的大公司,全是陸依柔一手操勞。

“喂,依柔!”

“林洛,你回來了?儘快來白沙市一趟吧。”

陸依柔的語氣似乎十分疲憊。

林洛預感不好,肯定是公司出了什麼事情,以往陸依柔絕不會用這種語氣和自己說話。

何況是久別重逢,當喜之時。

陸依柔向來是積極向上,堅韌不屈的女強人性格。

能讓陸依柔這般頹廢,肯定是遇到了無法解決的麻煩。

“怎麼了依柔?是公司出事了嗎?”他急切問道。

“嗯!電話裏說不清,你先回來吧。”

“好!”

林洛當即攔下一輛出租車,迅速往機場趕去。

“師傅,去機場。”

“好嘞!”

車上,出租車師傅見林洛不說話,便找話題開始閒聊。

“小哥,最近的商業大新聞你關注沒有?聽說去年那勢頭威猛的洛蘭公司要倒閉了。”出租車師傅閒聊着。

林洛心中卻掀起了驚濤駭浪。

“洛蘭公司要倒閉了?怎麼可能!”他下意識的喊了出來。

師傅的話中帶着地道的魔都口音,神色之間很是驕傲,高聲道:“怎麼不可能,那洛蘭公司賣的那麼貴!後來我魔都的帝王集團造出新產品後,那洛蘭公司就急了。

價格戰打不過我們魔都的帝王集團,就開始搞假冒僞劣產品,還出了人命哩,那麼大新聞你不關注?

年輕人呀,工作遊戲閒暇,也要關心關心民生大事。”

出租車師傅滔滔不絕的說着。

萌寶入侵:Boss娶一送二 林洛完全懵了!

僅僅一年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按理說,洛蘭公司正處於發展巔峯期,又有官方的保護,沒有誰能夠動得了纔是。

唯一的可能就是官方那邊發生了分歧。

最大的可能就是華南指揮使那邊出問題了,否則有華南指揮使保着,沒誰動得了洛蘭公司。

還有一點就是,帝王集團是怎麼造出一代產品仿品的?

就算他們夜以繼日的剖析,也不可能這麼快研究出一代產品的仿品!

其中定有貓膩。

自己離開的這一年,究竟發生了多少變化。

下了出租車,林洛立馬給蕭遠打了個電話。

令他意外的是,蕭遠的電話打不通,一直顯示通話中,顯然在忙重要的事。

林洛心中愈發焦急。

這種未知的焦慮感讓他倍感恐懼。

儘管自己如今的實力已經很強大,但是若真的牽扯到官方,自己的實力依舊不夠看。

想要在官方說得上話,除非能達到九級大宗師的水準,纔有那個資格。

就算是九級大宗師,也得看看你的盟友強大與否,後臺如何!

孤身一人的話,依舊難做大事。

飛機上,林洛一直在推算着各種各樣的可能,到頭來依舊沒有任何頭緒。

只有見到陸依柔,一切才能說得清楚。 龍獄島,秦飛傲立海邊,一語不發。

在他身後,數萬人單膝跪地,其中有老有少,可毫無疑問,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着駭人的氣息。

一柄大旗迎風獵獵,大旗上寫着‘恭送龍神’四個血色大字。

“龍神,船已經安排了,馬上即到,另外我在封城有一個當年跟我的小弟,您到了封城,他會來找您的。”

“好。”

秦飛從懷裏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張帶血跡的照片,血跡早已乾涸,但依稀能夠看出照片中是一名清純靚麗的女孩。

緊了緊拳頭,他柔聲道:“小雅,這些年,你,還好嗎……”

“嘟……”

遊輪的汽笛聲響起,在封城碼頭靠岸,秦飛還穿着當年離開時的衣服,又破又舊,看上去就如同難民一般。

周圍的人看到後紛紛遠離。

而這人渾身破兮兮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剛剛從龍獄島回來的秦飛。

秦飛望着眼前這即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感慨萬分。

時隔三年,他又重新站在了封城的碼頭,這一次,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被所有人瞧不起的廢物而是龍神島的龍神。

“龍神,我來接您,我已經替您安排好了酒店,現在帶您過去嗎?”

不一會兒,一人出現在他面前恭敬的行禮。

“不着急,林雅在哪兒?我現在就想見到她,她看到我,肯定會很驚喜吧。”

說着,秦飛到了臉上露出了一抹癡迷的笑容。

“龍神,林……林小姐正在舉行婚禮。”此人低聲道。

“你說什麼?”

秦飛大爲震驚,立刻極速離開碼頭。

……

林家此時張燈結綵,鞭炮聲鳴,每個人的臉上也都洋溢着笑容。

今天是周氏集團的少爺周董跟林家大小姐林雅的新婚大喜的日子。

林宅內。

一對新人正在奉茶,林老太太也是紅光滿面。

“奶奶,您喝茶。”周董高興的笑道。

“好好好,哈哈,小周啊,以後你可要對咱們家小雅好一點,還有咱們林家,你也一定要多多幫襯纔是。”

林老太太語重心長的道。

“奶奶您放心吧,我對小雅是真心的,而且我現在可是林家的女婿,林家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

周董拍着自己的胸口保證道。

“那真是太好了。”

林老太太見他如此說,心裏頓時高興不已。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準備鼓掌祝福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騷亂。

林老太太的面色一板,有些不悅:“發生了什麼事兒?今天可是我們林家大喜的日子,誰敢來鬧事兒!”

“老夫人,外面有一個乞丐,怎麼趕都趕不走,現在已經衝進來了。”一名保鏢急忙稟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