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悄悄見時機成熟了,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她。

「老師,你手裡拿著的該不會是小抄吧?」

「這位同學,麻煩你解釋一下。」

監考老師沒想到居然會有人膽子這麼大,敢在這樣重要的場合作弊。

雲舒抬頭:「老師,我不知道怎麼回事——」

她臉色煞白,寫滿了驚慌失措,完美詮釋了一個作弊被抓的壞同學形象。

「同學,你知道這是什麼場合嗎?作弊被抓可是違法的!」

這種等級的考試,絕不是取消成績即可罷休的。

雲舒臉色煞白,渾身都在顫抖,「老師,我真的沒有——」

「怎麼回事,這麼吵鬧?」

巡查老師路過,聽到了聲音,立刻走了進來。

監考老師低聲將事情彙報了,巡查老師臉色驟變,快步走了過來,一把拿過了雲舒的試卷,嘴裡念叨著。

「這種等級的考試,怎麼能——」

看到試卷的那一剎那,他還沒說完的話戛然而止。

怎麼會這樣?

雲舒站在原地,耷拉著頭,無助又可憐。

林悄悄看著這一幕,心下只覺得十分舒坦。

「老師,我能說幾句話嗎?」

巡查老師臉色莫名:「你說。」

「老師,雲舒肯定不是故意要夾帶小抄進來的,你們能不能給她一次機會,他還有大好的前程,不能因為這樣的事情被毀了……如果一定要追究責任的話,那就取消參賽資格好了,請不要把雲舒的前途毀了……」

一番話說得漂亮極了。

但要是認真品味一下,也能聽出話里的其他意思。

從頭到尾,沒人說過雲舒的名字,但她說出來了,目的過分明顯。

作弊的事情還沒敲定,但她卻信誓旦旦地說雲舒夾帶小抄進入考場,一副篤定雲舒作弊的模樣。

看似求情,實際上卻建議取消雲舒的參賽資格。

一石三鳥。

真是一出好計謀。

考場內的學生聽到是國際中學的學生作弊,一下就懂了。

個個豎起了耳朵,想看看事情的發展動態。

尤其是幾個一中的學生,更是發出了不屑的冷笑聲。

還真是輸不起的學校!

雲舒低著頭,不語,眼底卻閃過一絲冷厲。

就在此時,巡查老師和監考老師對視一眼:「同學,你先坐下,繼續考試。」

「抓緊時間,時間不多了。」監考老師甚至低聲叮囑了一句。

「???」

林悄悄傻眼了。

明明都被抓現行了,為什麼他們還不取消雲舒的參賽資格?

這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老師,她——」

巡查老師陰著臉:「這位同學,請不要東張西望,好好做題。」

林悄悄還想再說什麼,但礙於權威,不敢說話。

她惡狠狠地看了雲舒一眼,低頭答題。

雲舒埋著頭,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她低頭答題,揮汗如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四點半,鈴聲響起。

所有學生停止了答題,監考老師挨個收走了試卷。

教室里保持著安靜,林悄悄按捺不住了,一把攥住了監考老師的手:「老師,雲舒明明作弊了,為什麼你們裝作看不到?」 ——

遠處的光芒一共閃爍了三下,這就意味着這次的災難已經被評定為第三級的血色災難!

血色境界便是最最恐怖的災難,有些人活了一輩子恐怕都不會看見血色境界,而只要經歷過一次血色境界的很多人一輩子都無法走這個陰影中走出來!

——

遠方,風雲山脈上方。

此時,李昊獨自傲立於空中,面無表情的看着遠處的數頭君主級妖獸。

雖然面無表情,但是李昊現在都已經開始罵娘了!

說實話,原本根據之前的情況來猜測,從城需要面對的應該就只有一頭可能是大君主級別的狼妖和一到兩頭的小君主級妖獸。

但是誰特么想得到居然有兩頭的大君主級別的妖獸以及四頭小君主級別的妖獸,還有那一大群密密麻麻的各種等級的妖獸啊!

說實話,這種情況他完完全全沒有預想過。原本按照原本的猜測,也就僅僅三頭君主級別的妖獸而已。

這樣的話,以從城現在的高端實力來看,想要取勝,有一定難度,但是拖住它們,還是不難的。唯一決定戰局的,那就是初、中、高三個階段的法師和奴僕、戰將、統領級的妖獸的對戰。

而現在,光是那六頭已經露面的六頭君主級妖獸就讓他們不得不抽調出從城所有能夠抽調出來的高階法師。所以現在的從城內部,也僅僅只有十二名左右的高階法師在坐鎮。

他們這作為全從城的第一道防線,必須要將這些君主級妖獸攔下,並且還有將一部分的統領級妖獸給攔截下來。

至於妖都的援兵,說句不好聽的,李昊並沒有太多指望。本身妖都就是防禦珠三角的妖獸帝國的最關鍵的城市,在這種極為特殊的時間段,妖都想要抽調出人手,太難太難了。

而妖都的那些民間法師,李昊那就更不指望了。本身妖都人的地域意識就很重,對外大到城市、國家,對內小到自己的區、家族。

等援兵?

最少都得二十四小時,要是情況不太妙,恐怕四十八小時甚至七十二個小時之後才能等到援兵的到來。

李昊微微嘆了一口氣,接着招了招手,一個身披風之翼的法師飛了上來。

「讓白曉過來見我。」

「是!」

說完,這名法師就迅速離去。就在他離去之後,李昊深旁出現了一位頭髮花白老者。

老者輕聲說道:「小李啊,這會,從城可未必保得住嘍。你天賦很好……」

「我不會離開的。」李昊輕笑一聲,堅定道:「從城養我育我,在這種危難時刻,李某豈能就這樣離開?」

「人活着,才是最大的希望。要是從城真的守不住,那你就帶人撤離吧。」

老人顯然有些悲觀,不過老人的表情卻是異常堅毅,完全看不出有半點害怕的意思。

「是啊張叔,從城到了這種危難的時刻,正是我們這些人回報的時刻!」

很快,一道身影出現在李昊身旁。

來人正是白曉!

李昊沒有回頭,出聲詢問道:「老白,你的兩頭契約獸,能夠擋住多少頭君主級的妖獸?」

白曉臉色有些難看。

不是,老子的兩頭契約獸雖然有一頭統領級巔峰的亞龍種妖獸,實力也都能堪比一般的亞君主。但是那是一頭戰鬥力不算特別出眾的風羅亞龍啊!撐死能夠頂得住一頭小君主。

而另外一頭冰霜翼龍,雖然也都是亞龍種妖獸,實力也有統領級,但是跟君主級的妖獸打,完完全全就是找死啊!

但是你這樣子,是要老子擋住三五頭的樣子?

不過白曉還是應道:「風羅亞龍能夠頂住一頭小君主級別的妖獸。冰霜翼龍的話,配合上我的召喚獸在加上我,應該能夠再擋住一頭小君主級別的妖獸。」

「沒出息!」

「我……」

「我什麼我!」

「你……」

「你什麼你!」

白曉都快氣炸了,老子一人能夠擋得住兩頭君主級的妖獸已經是極限了好吧,你還想怎麼樣啊?

李昊思考了片刻,安排道:「這樣,你將風羅亞龍和冰霜翼龍留下,你人可以離開了,讓黃婭、上官俞師、張雲山將軍三人過來。」

「你確定要這樣做?」

白曉很清楚李昊的意思。

黃婭和上官俞師,一個主修音系,一個主修心靈系。兩種都是以精神力控制和引導為主的高階滿修的法師,抵擋住一位小君主還是沒有問題的。

而張雲山將軍,他是張羽的爺爺,也是從城軍部的最高領導人。他一手風華天斬曾經在有人牽制的情況下能夠重創一頭弱君主,實力還是非常強悍的。

加上張雲山將軍終生無望超階,所以在高階巔峰的沉澱和戰鬥經驗也讓他超出同階段的法師很大一截。

所以李昊安排他上來,也是相信他跟冰霜翼龍配合能夠將一頭小君主給纏住。

加上風羅亞龍頂住一頭小君主,還有那位頭髮花白的老人也能夠勉勉強強拖住一頭大君主。

那還剩下一頭小君主和一頭大君主啊!也就是說,李昊要以半步超階法師的修為,去強行頂住兩頭君主級的衝擊,難度和危險性都太大了!

雖然白曉很清楚李日月曾經有過單人斬殺全盛小君主的實力,但是現在他要面對的是兩頭君主,這讓白曉很是不放心!

「我確定!」李昊輕笑一聲,說道:「我在半步超階這個階段沉澱了這麼久,現在也是時候需要給我來一下壓力祝我突破了!」

雖然聽到李昊說他想藉此突破超階,但是白曉的臉色也同樣不是很好看。

片刻,白曉還是應了下來:「好,我同意。」

說完,白曉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就在白曉離開之後,李昊的手上憑空出現了一柄樣式跟他給李日月的斬馬刀同樣款式的斬馬刀。不過要是有人能夠細細端詳兩柄斬馬刀,肯定能夠發現李昊手上的這一柄斬馬刀,做工和氣勢方面都要超於李日月手上的那一柄很大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