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嘯天說道:“她幹嘛去了,你女兒現在可厲害了,她帶着她的幾個小跟班以我的名義去了人家蘇氏集團,在蘇文凱的辦公室裏把人家的一個花瓶給砸碎了,你說說她現在多大的膽子啊,她才17歲啊”

“不就是一個花瓶嗎?咱們賠給蘇文凱就是了” 慕容雪說道。

“還不就是一個花瓶嗎?我告訴你,那是蘇文凱收藏了多年的寶貝你知道嗎,那是清代的官窯燒製的,蘇文凱在一次拍賣會託人花了五百多萬拍回來的”

“啊,是嗎?” 慕容雪驚訝的而說道:“汐兒,你怎麼回事啊,那這事情是你做的不對,怪不得你爸爸發這麼大的火”

林汐兒聽完爸爸說的話,也有點心虛了,便說道:“誰讓他那個王八蛋兒子老纏着我”

林嘯天點了一顆雪茄,喝了一口桌子上的紅酒說道:“你不要搭理他就是了,本來這個事情我也要找蘇文凱說說的,叫他管管他的兒子,現在反倒好,是咱們失了理,不僅要花五百萬,還要搭上我的人情,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嘯天,你總是有辦法的嘛,再說了,確實是他兒子一直老纏着我們女兒,你看看,汐兒也知道錯了,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吧。不過汐兒,你可要好好學習,不許再惹爸爸生氣了”慕容雪看着他們父女倆說道。

林汐兒走過去捏着爸爸的肩膀說道:“爸爸,我錯了,我一定好好學習,不過蘇明這個事情你得幫我解決解決啊”

林嘯天嘆着氣說道:“哎 ,誰讓我生了你這麼個寶貝閨女呢,沒辦法啊”

慕容雪笑着說:“好了好了,嘯天,汐兒,我們去早餐吧”

吃過飯,林汐兒打開手機便看見了周子劍給他發的消息,回了句:算你有良心。 林汐兒倒是無所謂,好像一切都跟自己沒關係一樣,但是子劍卻是有點不情願,自是看不慣林汐兒在某些事情上的做法。

本來想一口回絕樑老師來着,但是一想到平日裏班主任樑老師對自己那麼照顧,平時除了給自己補課之外,還經常給子劍一些好書給自己看,甚至有時候有不懂的問題直接讓自己上家裏去,邊吃飯,邊給自己講,樑老師對自己太好了,想到這時,子劍便也就答應了。

“行了,既然你們倆都沒什麼問題,那麼就從今天的晚自習開始吧,回去看書吧” 樑老師說道。

往教室走的時候,子劍突然叫住了林汐兒,冷冷的說道:“一會有時間嗎?”

“幹嘛,想對我圖謀不軌啊” 林汐兒瞪了一眼子劍說道

子劍看着吊兒郎當的林汐兒說道:“我覺得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請你吃個夜宵而言,你要是敢去的話,你想問爲什麼就留着吃飯的時候問吧,不敢去的話那就當我沒說嘍”

林汐兒邊走邊說:“笑話,我不敢去,我林汐兒是什麼人你不知道?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於是兩人回到教室繼續上課,李軍本來就是個特別好事的人,看見子劍和林汐兒走進教室坐下之後,便走過去,胳膊扶在林汐兒的桌子上,壞笑着問道:“你們倆人這是幹什麼壞事讓樑老師給逮着了”

“滾”,倆人異口同聲的說道,“好好好,我滾,你倆人還真是有默契” 李軍沒好氣的走開了。

東州市一中是全省的重點高中,也是一個尖子生雲集的地方,學校建設的非常漂亮,此時正值初夏,下了晚自習之後子劍和宿舍的幾個打了個招呼之後便叫上了林汐兒準備出去吃。

林汐兒接受了子劍的邀請後,兩個人獨自在學校的馬路上走着,此刻的夜晚,繁星點點,校園裏瀰漫着花香,路燈在星光的點綴之下顯得非常的靜謐,愜意十足,他們倆就這樣走着,彼此都沒有說話。

一陣微風襲來,林汐兒拿出手機發了個消息之後突然開口說道:“你準備請本姑娘吃什麼啊”

林汐兒不懷好意的看着子劍,壞壞地自傲着說道:“我告訴你啊,本姑娘對食物的要求可是很高的哦”

此刻的林汐兒心裏在想:“周子劍這個傢伙葫蘆裏賣的什麼藥啊,莫非是黃鼠狼給雞拜年,還是有什麼事情要求我?算了,不管了,反正今晚我可得好好的宰他一頓,好好地整整他”

子劍一臉嚴肅的說道:”別問那麼多了,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嗎,怎麼你還擔心我對你做什麼?不至於吧”

“那好吧” 林汐兒沒好氣的說道。

因爲剛下了晚自習,學校兩旁的馬路上人來人往,突然林汐兒的閨蜜跑了過來喊了一生汐姐,林汐兒還在想事情,冷不丁的被人這麼一喊,嚇了她一大跳,兩個手緊緊地攥住了子劍的手,大喊了一聲。

“汐姐,是我們” 其中的一個閨蜜說道:“剛纔看見你發的消息,沒想到在這碰見了,你這手 ,哦,你倆是不是在搞對象啊,不錯啊,長得挺帥的,哈哈哈….”

林汐兒趕緊鬆開子劍地手不知所措的說道:“想啥呢你,是他欠我一個人情,想請我吃飯,剛纔你喊我,嚇我一跳,所以才…別多想了啊”。

“不多想,不多想,我們走了,不打擾你們了,我們走了啊” 這幾個閨蜜說道,林汐兒本來還想在解釋解釋了,還沒張開嘴,她們幾個笑着就走了,留下她在微風中凌亂,子劍也覺得有點尷尬,看着林汐兒說道:“你編瞎話能力挺強啊,我什麼時候欠你一個人情了,走吧,別愣着了,你的閨蜜們都走了”

林汐兒這纔回過神來,趕緊追上子劍說道:“都怪你,我都被他們誤解了”

子劍鬱悶地說道:“這怎麼能怪我呢” 還沒等子劍說完。

林汐兒又接着說道:“就是怪你”,然後再子劍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子劍確實被掐疼了,他本來想發火呢,想想還是算了吧,沒必要,就這樣那個他們倆你一眼,我一語的爭論這個事情到底是誰對誰錯,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他們倆是一對情侶,在打情罵俏呢? 一眨眼的功夫,他們倆已經走到了校門口,林汐兒對子劍說:“你在這等我一下哈”

子劍看着林汐兒走向了了校門口停的一輛埃爾法,想起了之前在宿舍聽劉浩說過,林汐兒每天上下學都有專車接送,看來還真是這樣。林汐兒走過去對司機柳叔說道:“柳叔,我去和同學吃個夜宵就回家,你先回去吧,我回頭自己和我爸說”,司機顯然不敢這樣,於是給林嘯天打了一個電話,經過林總同意後便自己開車回去了。

子劍看到這一幕,突然想到自己也已經好久都沒有回家了,便打算等這段時間忙完了抽個週末回家看看父母,這個時候正好一輛出租車過來問走不走,子劍說:“走,師傅,你等我會啊”

趕緊招呼林汐兒上車 ,“去哪啊同學,”司機師傅問道。

“安寧路老地方串吧”子劍對着師傅說道。

“好來” 林汐兒這時候目不轉睛地盯着子劍看,看着子劍心裏發毛便問道:“幹嘛這麼看着我,怪嚇人的”

林汐兒說道:“我以爲你要請我吃什麼大餐呢?沒想到你就請我吃燒烤。”

司機師傅聽到了他們倆的對話一邊開車一邊說道:“姑娘,這你就有所不知了,老地方是一家三十年地老店了,在這一片非常出名,他們的燒烤那叫一個好吃啊”。

“是嗎?” 林汐兒好奇的看着師傅說道,這個時候子劍說道:“林大小姐,知道你是林氏集團的千金,但請吃完東西再來評價好不好,ok?”

“原來你是林氏集團的千金啊,怪不得這麼挑剔呢?”司機師傅說道。

林汐兒聽完便沒有在說話,而是上下打量着子劍,子劍默不作聲,他看到林汐兒正在看自己,突然心裏泛起絲絲漣漪,坐同桌這麼久了,子劍竟然發現都沒有好好看過林汐兒,怪不得班上好多男生都暗戀她,林汐兒的五官長得確實非常標誌,典型的美人坯子,大眼睛,高鼻樑 瓜子臉,一頭烏黑的大長髮確實非常好看。

子劍突然覺得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算了,頭疼,子劍在心裏默默的想着,今天約她出來是想他答應樑老師了,並準備好好輔導林汐兒功課,子劍確實也想通了,一來是爲了報答樑老師,畢竟他要向校長交代,二來呢?通過輔導別人練習以下自己的講課水平,何樂而不爲呢?

此時,已經是夜裏10點半了,不得不說,近些年東州市發展速度確實非常快,夜幕下的東州顯得格外的漂亮,燈火通明,人來人往,子劍想着自己剛上學來到這座城市樣子。

“到地方了”,司機師傅說道,子劍這纔回過神來,下車之後,司機師傅還高興得囑咐道:“林大小姐,這家店的串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說罷,便開車走了。

子劍和林汐兒他們倆走進店裏後,親切的和老闆娘打了一聲招呼,店裏來吃飯的人熙熙攘攘非常多,只是林汐兒家庭條件好,一般不上這種館子吃東西,更別說是吃燒烤了。

子劍爲什麼帶林汐兒來這家店呢?就是因爲每回父親來看望子劍的時候,都會帶子劍來這家店,吃着烤串,喝着啤酒,以男人的方式聊着最近再學校發生的點點滴滴,這一來二去,便也和店裏的老闆都熟悉了,但是對於林汐兒而言,坐在馬紮上吃烤串,喝啤酒的這種生活肯定是不可能的。

老闆娘招呼子劍坐下的同時,喊了一句:“子劍啊,談女朋友了啊”

顯然,子劍有點尷尬,回了句:“晚自習上完有點餓,和同桌出來吃點東西” 。

此時的子劍不免有點尷尬,林汐兒倒是無所謂,一副愛咋咋的樣子,就好像天老大,她老二一樣,老闆娘問:“還是老樣子嗎”

子劍說道:“老樣子,稍微快點哈,吃完還要回宿舍呢!”

這時,林汐兒倒是有點生氣了,撇着嘴說道:“你請我來吃飯,不僅沒讓我點菜,居然連菜單都沒讓我看,一句老樣子就點點完了,也未免太不尊重人了吧!”

子劍知道林汐兒會這麼說,便開口說道:“這家店裏做的東西都挺不錯的,而你從來沒來過這種地方吃過飯,所以我就自作主張了,相信我!”,林汐兒沒好氣的回了句:“好的吧,姑且相信你吧!”

子劍明白,對於林汐兒這種沒來過這種小館子的千金大小姐來說肯定特別新鮮,什麼東西吃久了,換個口味都覺得不錯,不過林汐兒雖然是富家子弟,但是身上的卻沒有那麼多大小姐的臭毛病,在這樣的地方吃飯也不嫌棄,反而挺隨和,挺接地氣,這一點倒是讓自己按刮目相看。 這都已經11點了,子劍怎麼還不回來,他倆不會是。。。。

由於下了晚自習後子劍沒有和宿舍的人打招呼就去和林汐兒吃飯了,但是他倆一起出去被卻李軍看在了眼裏,李軍本來就是一個很喜歡八卦的人。

回到宿舍後就和劉浩和林清說了這件事,這下可好了,這三個人在一起人七嘴八舌地便議論了起來,劉浩說的最有意思了“子劍這傢伙好福氣啊,這東州的校花就這麼被子劍給拿下了”

林清也插嘴說道:“你說學校裏那些成天費勁心思地討好林汐兒,又是買早餐,又是送花的,也沒見林汐兒怎麼搭理過他們啊,子劍居然把她給約出去了,你們說他倆去幹嘛了呢”

林清說完後,劉浩有點小小的失落,便躺在牀上說道:“你說我怎麼沒有這個命呢,桃花怎麼也不關照關照我呢”

李軍一邊洗腳一邊說道:“長這麼大,終於明白什麼叫近水樓臺先得月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子劍好像是比咱仨優秀啊,人長得不賴,學習又好”,說吧,便長嘆了口氣。

不得不說,“老地方”的上菜速度確實挺快,不一會兒,老闆娘便將點的東西上齊了:花生,毛豆,羊肉,脆骨,牛筋,啤酒,土豆片…….

林汐兒從來沒有吃過這些東西,從小到大,嬌生慣養的她基本上都是在家裏廚師搭配的營養餐,即便是出去吃,基本上也是星級酒店的招牌菜或者優雅的西餐廳,所以第一次吃燒烤她還是蠻期待的。

子劍點頭示意林汐兒嚐嚐,接着又給林汐兒倒上了啤酒,他看到林汐兒期待的表情突然間笑着說:“吃着燒烤,就着毛豆,喝着啤酒,你不覺得是人生一大樂事嗎?”

“大哥,你真挺社會的”,林汐兒看着子劍剛纔的一舉一動說道,然後隨便拿起了一個烤串,放在嘴裏嚐了嚐

“嗯…還不錯,媽呀,有點辣”,林汐兒一邊吃着一邊說道,而子劍看着林汐兒臉部的表情就知道了,子劍說:“有點辣是不是,再來口啤酒試試”。

林汐兒聽了子劍的話,一杯啤酒下肚,頓時臉上露出了開心的表情,便說道:“味道不錯,配着啤酒簡直太爽了,就是稍微有點辣”

子劍看着這樣的林汐兒,說道:“我之前的那個同桌可能是個假的”,子劍笑得特別開心,林汐兒半天才反應過來,便做了個鬼臉撇了撇嘴。

子劍覺得林汐兒其實還挺可愛的,他準備進入正題給林汐兒說正事,便故作姿態的提了下嗓子說道:“今天樑老師說的事情我也想通了,所以呢,我準備每天晚自習抽出一個小時來輔導你的功課,希望我們共同努力,共同進步,來喝一個”。

子劍說完看着林汐兒有點驚訝得表情,聳了聳肩說到:“樑老師是個好老師,而且他對我挺好的,所以他的話我得聽,雖然我也不願意浪費時間,但是這個活我接了”

林汐兒聽完差點沒把剛喝進肚子裏的啤酒給吐出來,她生氣的說道:“周子劍,你不是吧,本來我也不惜的讓你教我,因爲上不上好大學對我來說並不重要,你明白嗎?但是你這話說的就有問題,什麼叫在我身上浪費時間,我怎麼這麼不願意聽呢?行吧,那既然你這麼說了,姑奶奶我還偏偏就要浪費下你這個三好學生的時間嘍,這是樑老師的命令,我也得讓你看看我的水平,省的某些人門縫裏看人”,說完便要起身回家

臨出店門口時回過頭來說了句:“味道不錯,讓您老人家破費了,記着要好好輔導我哦!”,說完,便打車回家了。

子劍從小受父親教育:”不輕易和別人置氣,男人的格局是委屈和困難折磨出來的”,所以也沒往心裏去,喝完最後一口啤酒,結完賬,便起身回宿舍了,其實子劍挺怕別人浪費他時間的,因爲除了高考的科目之外,子劍在課餘時間涉獵也頗爲廣泛,經濟,商業,網絡等等,他都在學習,因爲在他的心裏有一團火,他希望將來自己能夠成就一番大事業。

從老地方出來時已經快凌晨了,子劍沒有打車,他知道走路能夠增加人體多巴胺的分泌,能夠促進大腦更好的開動和思考問題,東州的凌晨街道上依舊是車水馬龍,子劍看着這座城,不明覺厲,心中的那團火燒的更旺了 ,回到宿舍時,舍友們都已經睡下了,而他在牀上輾轉反側,心裏裝着太多的事,他在腦海裏對自己的未來做着一個又一個的計劃。 第二天,舍友們都還沒有醒,子劍早早的就起牀晨跑鍛鍊,還有練習父親教他的軍體拳和一些比較實用的格鬥技巧。練完之後神清氣爽,整個身體都處在一個興奮的狀態中,然後他去食堂買了早餐便去教室上自習去了。

從高一就已經習慣了,子劍每天都是去教室最早的那一個,舍友們醒來後還在議論:這傢伙昨天晚上莫非是…….

等到他們去教室的時候才發現子劍已經在看書了,李軍便湊道子劍耳邊說:“昨天晚上玩的不錯吧,哈哈哈……”

此刻的子劍有點哭笑不得,回了句:“你睡得跟頭豬似的你自己都不知道吧”。

林汐兒還是以前那個老樣子依舊是那個去班級最晚的學生。

因爲是省重點高中的原因,所以學生只要是在學校裏就必須要穿校服,而今天的林汐兒還特意打扮了一番,顯得的格外精神,格外漂亮,素顏也擋不住那精緻的五官,穿着校服也有一種大牌的感覺。

幾乎每天早上林汐兒走進教室的那一刻,都是班上好多男生意淫的一刻,大家都擡頭看她,雖然都各自心懷鬼胎,但一個個的都是有賊心沒賊膽,只有子劍像是沒看見似的看着他的書,好像所有的一切都跟他沒有關係,這讓林汐兒感覺很不爽。

林汐兒坐到了座位上,輕輕的用胳膊肘碰了碰子劍,說到:“鑑於你昨天晚上請我吃飯的份上,本姑娘決定讓你來輔導我,不過有件事咱可得事先說好了,我會給你按勞計薪的哈,免得讓別人說我佔你便宜”,子劍低頭看書,頭也沒擡,說道:“隨便你嘍”,林汐兒瞬間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個時候樑老師進來了,樑老師每年都當選學校的優秀教師代表學校到市裏領獎,工作經驗十分豐富。

放下課本的時候,便用眼睛掃視了一圈教室,教室裏出奇的安靜,彷彿都在等着樑老師開口說話,樑老師看了下子劍和林汐兒,嘴角微微一笑,便在黑板上寫下了:“同學們,加油”,這五個大字,便翻開課本說:“來開始我們今天的學習,上節課我們講到了有機反應的幾種類型…..”

教室裏只有老師在黑板上寫字的聲音和學生們翻書的聲音,教室外面微風習習,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場交響樂的前奏,美妙極了!

其實對於林汐兒而言,單純的是因爲懶惰,根本不學才導致的學習成績差,樑老師曾經說過,只要林汐兒肯動腦經勤奮一點,估計能和子劍的學習成績差不多,今天的林汐兒聽講格外的專注,彷彿換了個人一樣,樑老師意料之外還有點驚喜!

昨天晚上林汐兒回到家已經是12點多了,但是並不擔心女兒的安全問題,因爲暗地裏都有保鏢跟隨,林汐兒回到家裏之後發現父親還沒有睡,在別墅的院子裏一邊喝着紅酒,一邊點着一顆雪茄在那裏吞雲吐霧,彷彿在思考着什麼。

“爸,我回來了,先睡了哈”,林汐兒說道,這時候,林嘯天卻叫住了自己的女兒說道:“寶貝,你過來,爸爸有點事情想要和你談談”。

林汐兒不耐煩的說道:“爸,我累了,你有什麼話不能明天再說嗎?”,“不行,必須今天晚上說”,林嘯天有點生氣地說道,林汐兒瞬間變臉。“好的嘛!”林汐兒妥協了。

其實林嘯天雖然是一個叱吒商場幾十年的生意人,但是在忙事業的同時卻從來沒有忽視過自己的家庭,而且林嘯天是一個特別傳統的人,在他眼裏,家庭比什麼都重要,他深深的懂得家和萬事興的道理,而且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變過,對女兒更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林汐兒走過去做到了院子裏的藤椅上說到:“爸爸,你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啊”,爸爸走過來撫摸着女兒的頭髮說到:“乖女兒,知道關心爸爸了”,“那可不咋地,我可就你這一個爸”林汐兒說道。

林嘯天很開心,笑着說:““爸爸聽說你今天和一個男同學出去吃飯了對嗎?是樑老師給你安排那個輔導你功課的同學嗎?”,林汐兒聽到爸爸的話,有點不開心的說道:“爸,你又監視我,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啊”

其實林汐兒內心並不想變成現在所謂別人眼中有錢有勢的大姐大,只是覺得父親一味的給她安排她自己的人生,才導致她越來越叛逆,其實很多事情都是這樣,要適可而止,過了反而容易起反作用。

林嘯天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又不高興了,便說道:“吃飯是司機柳叔告訴爸爸的,當時讓樑老師給你安排同學輔導功課是爸爸和校長打過招呼的,爸爸這不都是爲了你嗎?”

林汐兒沒好氣的說道:“爸爸,我知道你從小到大所做的這些事情都是爲了我,但是問題的關鍵是你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從來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你知道嗎?這纔是讓我真正生氣的地方”。

“好了,寶貝,爸爸知道了,爸爸下次注意,我的乖女兒啊,今天是不是喝酒了?”,“少喝了點,沒事啊爸,不用擔心,是我同桌請我吃飯,順便告訴我,樑老師安排的任務他接受了,他會輔導我的功課的,他是這次考試全年級的第一,他叫周子劍,這下你放心了吧!”,林汐兒說罷便用可憐的眼神看着父親。

爸爸看到女兒的樣子,心裏有點欣慰,語重心長的說道:“汐兒,爸爸就你一個女兒,以後林氏集團都是要交到你手裏的,而且現在社會發展速度這麼快,公司也發展的很迅速,而且隨時面對着新的挑戰和機遇,爸爸有時候都覺得有點力不從心,尤其是現在的互聯網和高科技變革,所以你要好好學習啊,等將來掌握了一定的本領才能更好的將我們林氏做大做強啊“

其實林汐兒是想做一名自由職業者,她喜歡無拘無束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一轉頭看到爸爸的鬢角上都有了白頭髮,心裏還是挺難過的,所以便答應了爸爸。

林汐兒雖然是含着金鑰匙出生的,但是小時候媽媽經常會給她講一些家裏過去發生的事情,她知道爸爸原來是國企的職工,下崗後自己創業差點把命搭上,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的磨難纔有了現在的成就,現在的父親雖然已經是五十歲的人了,每天還那麼拼命,就是想給家人更好的生活,想到這,心裏不免有點難過,她覺得自己也該爲這個家做點貢獻了,那就先好好學習吧!

所以,林汐兒看着爸爸說道:“老爸我去睡覺了,實在是太困了,我會認真學習,放心吧,爸爸,你也早點休息,別累壞了身體”,林嘯天喝了一口紅酒,望着天上繁星點點,覺得很欣慰,他相信自己的女兒,關於周子劍,他也讓柳叔做過詳細的調查,所以他很放心. 但是今天中午的這一幕可是讓不少仰慕已久的男生看在了眼裏,嫉妒之情油然而生,他們沒想到平日裏囂張跋扈,誰都看不到眼裏的校花居然和全年級的學霸走到了一起。

爲什麼說人言可畏呢?就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這麼被傳壞的,但是不巧的是這件事情傳到了蘇明的耳朵了,連子劍都沒有想到的是就是因爲今天中午的這一幕,他已經被學校男生當作了公認的“情敵”,甚至在後來的日子裏給他帶來了各種各樣的麻煩。

子劍和林汐兒中午的這頓飯吃的彼此都挺開心,林汐兒天生就是那種俏皮又討人喜歡的女孩。面對這樣的女孩,即便是冷的像冰塊的子劍也被她給逗笑了,他沒想到林汐兒看起來這麼瘦,飯量卻這麼大。